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招财下堂妻 > 第七章 戚郡王妃来添堵

招财下堂妻 第七章 戚郡王妃来添堵 作者 : 梨雅

    原本以为戚勤业只是说说,毕竟这小农超市虽说红火,但说到底就是一家卖杂货的店铺,有什么可逛的,世子爷纵然好奇,应该也是不会去的。

    只是过了晌午,当戚勤业真的骑马前往西市,停在小农超市前,远云真不晓得要说什么,只能尾随着打点一切。

    戚勤业一走进小农超市,马上成为注目焦点,不少官宦家的管事都认出了他,他本人倒是好整以暇地无视他人,径自细细观察起这间小农超市。

    细节和动在线的规划都非常详尽,甚至还提供购物后专人送货到府的服务,这倒是很省事,也不怕买的货量大了带不走,尤其种类精细,分门别类,只是这门户不紧实,万一遇上心思不正的人顺手牵羊,岂不造成损失。

    清贵眼尖,发现世子爷大驾光临,立刻上前,“世子爷,您怎么有空来?”

    戚勤业问道:“觉得新奇就进来逛逛,你们这店铺门户大开,万一有人拿了东西没付账就离开该怎么办?”

    “不会的,我们的收银柜台设在门口,也规定进门的客人若有随身包袱一定要寄放,这寄放处是有锁匙的柜子,由客人自行放置,钥匙自行保管。”清贵指着门口一旁高有七尺的酸梨木柜,看上去非常显眼,若有人在柜前鬼鬼祟祟也十分惹眼。

    戚勤业赞许地点头,“这倒是好方法,谁想出来的?”

    清贵恭敬的回答,“这店里的规划和陈设均是当家的巧思。”

    全是叶宜秋的杰作?戚勤业有些讶异,他知道她的陪嫁挺有本事,只是不知道她自己也身怀绝技,有些巧思可不是宅内妇人想得到的,光说这个置物柜,若是没有在商场上经营,怎么会想到要防贼,而且还想出这种应对方法。

    “这店筹划了多久的时间?”

    “大概四十天左右,毕竟还要跟木工沟通,幸好当家画了一些详尽的说明图,所以进行得很顺利。”

    戚勤业可就好奇了,“那些说明图呢?”

    清贵回答,“当家的收走了,按当家的意思是未来开分店时还要用呢。”

    戚勤业挑眉,“分店?”

    “我们当家说要把小农超市开遍燕朝每个角落。”清贵之所以会如此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皆是叶宜秋授权,只是他也讶异啊,世子妃是怎么猜到世子爷会亲自造访小农超市的,难不成世子妃是掐指神算?

    越想,清贵就越佩服自家主子,尤其亲眼见了那些说明图稿,他开始庆幸自己没有冲动,本来他觉得空有一身才能却不受重视,颇有志不能伸的遗憾,思索着想自请回叶宅,幸好他坚持下来了,更感谢的是夏书的提醒。

    “开遍燕朝的每个角落?她真的这么说?”志向真弘大,戚勤业越发觉得这妻子变得不一样了。

    “当然,我们当家可不是空口无凭。”

    戚勤业暗暗摇头,终究是后宅之妇,要知道燕朝幅员广大,就算是皇商也不敢这么大口气,他就想不透了,她怎么敢夸口,也不怕咬到舌头,“那么她仰赖什么?”

    “世子爷何不进内室详谈。”清贵迎着他进入内室。

    戚勤业尾随着清贵,有点讶异这店铺内有乾坤,本以为就是一方陋室,但是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方天地,几张月牙矮凳散落在雪白的墙边,墙上还搭着一个小竹蓬,颇为闲适。

    “这儿是给伙计休憩使用,当家说员工松快舒活,干活就会更有精神。”清贵解释。

    “这些都是世子妃交代你告诉我的?”否则清贵没道理这么坦白。

    清贵也不遮掩,“世子妃的确有交代若是世子问起就坦白告知。”

    “那么她想做什么?”

    “世子妃提到一种叫加盟的概念。”清贵只要想到这些就热血沸腾,毕竟连他在商场拚搏多年都没听说这种方法,但经过世子妃的解释,又觉得不是不可行,不,应该说是大大可行。

    戚勤业蹙起眉头,“加盟?”

    “就是类似与人合伙,只是我们不用出资金,而是帮忙对方把店铺的装潢和所售的物品兜齐,讲白一点就是我们收取一定金额的『加盟金』,并在当地复制出一间和这里一模一样的小农超市,再交给合伙人经营,利润盈亏由合伙人自行承担。”

    “那之后呢?既然合伙人可以自行开设和盈亏自负,为什么还要给你们加盟金?”

    “为了取得稳固的货源,而且当一家、两家、一百家的小农超市出现后,质量的稳定和充足的货源就会在市场上形成一定口碑,信誉卓越,届时小农超市会成为金字招牌,也会有不少人冲着这品牌来买东西,客源稳固后获利自然就会成长,合伙人并不是单打独斗,这是一个利润共享的商业模式。”清贵把当时叶宜秋的说词全部说了一遍,越说越有自信。

    戚勤业又问:“那你们赚什么?”

    清贵回答,“我们会成为中间商,把持和审定所有能在小农超市上架的物品,当然,我们也会将产品配送到全国各分店,届时会形成一个联络网。”

    戚勤业一惊,若是将这联络网善加利用,说不定可以替他收集更多信息,也可以替皇上监督各地民情……

    或许他现在的想法也在她的计划之中,所以她才会让清贵一一解释?

    “这些很耗时间,并非一蹴可几。”

    “世子妃知道,所以才想了解世子爷有没有打算合伙?”清贵终于揭晓答案。

    “她早就猜到我会来?”

    清贵拱手,“这倒没有,世子妃只说她喜欢把事情想通透,今天就算不是世子爷来,也可能是其他富贵的人来。”

    闻言,戚勤业心底有些不是滋味,“所以她并不是只找我合作。”

    清贵说得客气,“既然都说利润共享,这合作的对象当然是要双方都有意愿,细节才好谈。”

    “好,我会考虑。”戚勤业没立刻答应,但也没把话说死。

    清贵问道:“那么美食街开幕时,世子爷要来吗?”戚勤业一怔,“美食街?”

    清贵详细解释,“就是挨着小农超市开设,里面分有五个小铺,贩卖有糖水、米

    饭、面食和糕点,其中一个小摊未来是专售一些长安城的流行小食。”

    “这也是世子妃的想法?”小农超市吸引的人潮绝对不止当地人,还有一些外来客,如果未来成为一种趋势,那么来访人数只多不少,兼卖吃食当然可以再赚一笔。

    清贵笑得十分得意,“是的,因为价格不高,食材也是小农超市提供,所以占有绝对成本上的优势。”

    戚勤业也是人精,“西市里卖小食的多着,小农超市的售价明显比较贵,不一定大家会买账。”

    “贵在新奇、好吃又便利,我们推出的每一道小食绝对只有这儿才吃得到,只是这美食街就不会跟着小农超市一样开遍全燕朝了。”

    “为什么?”戚勤业被勾起好奇心,只有在美食街才吃得到的美食,难道就跟那什么狮子头一样?

    他还记得那齿颊留香、入口即化的鲜嫩滋味,所以回郡王府后,他又要厨房弄了两回,其中一回是给父王和母妃品尝,他们吃过后也是赞不绝口,还赏了厨房红封。

    清贵仔细解释,“食材有运送上的难度,而且因为只有这儿有卖,才更显珍贵。世子妃的意思是对街山海楼是京城里最有名的酒肆坊,举凡遇上要事商议,名门贵胄都会选择在山海楼里,所以美食街要当平民百姓的餐桌。”

    “平民百姓的餐桌这句话也是她说的?”戚勤业内心讶异万分,表面却不动声色。

    “是的,我们当家是这么期许。”

    “我越来越期待她之后的表现了。”

    戚勤业站起身,离开内室,尾随在侧的远云则是敛起惊诧的表情,尾随在后离开。

    就这样?什么都没有?没有惊为天人求着要合作,也没有递帖子来要约见面?

    叶宜秋瞪着夏书,仍然不死心的瞪着她问:“有没有漏掉没说的?”

    “世子妃,奴婢重复第三次了,清贵真的就只有说这些。”夏书一脸无奈。

    叶宜秋整个人瘫在桌上,把额头贴着桌面,“这死家伙一定是认出清贵了,不然堂堂戚郡王世子逛什么超市。”

    “世子妃不就是故意要让世子爷认出清贵的吗,否则为什么交代清贵遇上世子爷,凡是世子爷问什么都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夏书实在不懂世子妃的想法。

    “我只是猜他总有一天会找上小农超市,但没有料到他来得这么快啊!小农超市现在才刚开幕,未来景况怎样都不确定,我估计至少要发展到有五家以上的规模才会有人商谈加盟,现阶段还太早了。”叶宜秋知道现在只是因为大家感觉新奇才有这一窝蜂的

    热潮,要等热潮过后才会知道实际营收,偏偏现在就被那家伙发现底牌,而且他也只说有兴趣,连投资的意愿都没有。

    此时春画端着一个白瓷盘进来,“世子妃,这是作坊做好的凉皮,您要试试吗?”

    叶宜秋马上转移注意力,“当然要,我尝尝!”

    凉皮便是把大米磨成粉,和水变成米浆再入锅熬煮,待冷却凝固后切成条状,老抽、醋、蒜泥和辣油拌炒后加上芫荽就是完美的酱汁,再切些黄瓜丝点缀,入口轻爽又美味。

    春画问:“世子妃觉得口味如何?需要再改进吗?”

    叶宜秋笑得灿烂,“就是这个味道,你们真的太厉害了!让厨房再送一些来,今天午膳就吃这个,如果再放些鸡丝上去更好。”好怀念,差点热泪盈眶。

    其实凉皮也有用绿豆做的,到了夏天可以换成绿豆,用来降暑火。

    “世子妃会知道这些东西,也是之前梦里的奇遇?”冬琴好奇的问。

    叶宜秋一愣,忙不迭的点头,“是啊!我们分享了很多事情。只是大都是她在说,我当听众,毕竟她的世界对我而言比较新奇,有太多意想不到的理论。”

    夏书做最后的确认,“世子妃,美食街贩卖的菜单都确定好了,目前预订是下月初三开幕,清贵问您这日子行不行?”

    叶宜秋点头,“这些交给清贵全权处理就好,开幕我就不过去了,免得人挤人。”

    “这才是正理,世子妃虽然胎象稳,但万事还是要小心。”冬琴一直是容易紧张的性格,“只是这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瞒不了人的,过阵子庄子里的下人便会瞧出端倪,届时消息很快就会传回郡王府。”

    这也是叶宜秋烦恼的事情,虽然第一胎比较不显怀,加上又是冬天,穿上厚重的衣裳就可以遮掩一二,但是这些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只要她继续住在陇南庄园,秘密就有外泄的可能。

    “找个理由搬到农庄去住吧。”叶宜秋想来想去就只有这个方法。

    夏书问:“什么理由?世子妃是来这里养病的,若搬到自个儿的产业上住,外面不知情的人会怎么想?”

    “谁会这么无聊盯着我?”叶宜秋不以为然。

    “世子爷的那些姨娘和通房,还有三房的人,只要是想给世子妃添堵的人,都会紧盯着您。”

    夏书的说法无疑是往叶宜秋头上倒一桶冰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烦死了!”

    “奴婢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把怀孕这件事告诉世子爷?这可是好事啊。”冬琴碎念着。

    “我现在一门心思放在生意上,而且我对和离这件事还没有死心,如果让世子爷知道我怀有身孕,和离这件事基本上就是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

    夏书蹙眉,“世子妃为什么一个劲儿想着和离?只要您证明了自个儿的能力,便能赢得世子爷的尊敬不是?夫妻关起门来,怎么相处难道还要旁人指手划脚?”

    “你以为这件事我没有想过?”叶宜秋浅笑,“未来王爷百年后,世子爷就是继任人选,我若占着世子妃这位置,确实能享有这头衔带来的荣耀、财富和权势,但同时也有『生下嫡子』这项义务要履行,此外还有那些姨娘和通房,甚至二房、三房、族里的事情都要我负责打理,我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这么累?”

    “但是世子妃已经有孕,难道您舍得下孩子?”夏书点出实际面。

    叶宜秋深深叹口气,就是舍不下啊,毕竟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所以她才会陷入这种两难的局面,“总之,过段时间肚子就遮掩不住了,到农庄住是必然的事。”

    冬琴还想再劝,却让夏书以眼神阻止,世子妃现在心意已决,多说无益。

    戚勤业背负着戚郡王府的荣耀,责任重大,打从启蒙后他就搬到外院独立生活,只有晨昏定省才会进入内院向戚郡王妃请安,这习惯一直维持多年不变,除非他领了差事离家,否则不曾间断。

    只是今儿个傍晚到内院请安时,他发现母妃正笑盈盈的和两位姨母聊天,路明雪和三弟房内的柔姨娘也在一旁。

    大姨母嫁给了鸿胪寺少卿王大人,育有两子,两人现在都还在秘书省熬着;至于六姨母则是嫁给御史中丞李大人,育有一子李承允,择武弃文,目前在边关担任校尉,戚勤业与李承允比较谈得上话。

    “母亲,两位姨母安好。”

    王夫人笑呵呵地说:“好!我听说你帮皇上办好了差事,今早皇上还在大殿上盛赞你一番,妹妹你啊就是有福气的,生了这么个优秀的儿子,光耀门楣了。”

    “姨母过奖了。”戚勤业作揖。

    “业儿,母妃想问问你对你表妹依莲的印象如何?”戚郡王妃言笑晏晏的询问。

    王依莲是王夫人的女儿,只比戚勤业小四岁,在京城素有才女称号,容貌随了王夫人,清丽端庄。

    戚勤业自然见过这位表妹几次,只不过都是小时候,及长就因为男女不同席渐渐淡了,现在见面也只是不冷不热地打声招呼,母妃怎么突然问起她来了?

    “表妹才貌兼备,孩儿曾听同僚赞赏过表妹做的诗文,说意境甚好。”说着,他话锋一转,“圣上最近对于世族之间的联姻总有过多的揣测,尤其朝中风向难定,三皇子和六皇子即将前往封地,也需要确定侧妃人选,如果大姨母想要帮表妹订亲,还是多等些时日才好。”

    王夫人一愣,随即扬起笑容,“业儿提醒的是,真正要过些时日才好。”

    “母妃,那么您继续聊,孩儿先告退。”戚勤业拱手后就离开了。

    他一出了内室,就朝候在门外的远云招手,“这是怎么回事?都快到晚膳时间了,怎么两位姨母还在府里?”

    远云禀道:“方才郡王妃的大丫鬟芙蓉说了,郡王妃有意让王依莲当世子爷您的侧妃。”

    戚勤业一听,蹙眉甩袖,“荒唐,父王都没有立侧妃,我立什么侧妃,母妃到底在想什么?”

    远云叹了口气,“郡王妃不喜世子妃,所以才趁着世子妃不在府里给她添堵吧。”

    “放肆!”

    “小的踰矩。”远云低头告罪。

    “待会儿自己去领罚。”虽然他知道远云说的没有错,但议论主子就是错。

    “是,小的遵命。”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落幕,谁知道在有心人士的刻意安排下,消息传进了陇南庄园。

    “这消息可正确?”叶宜秋听了秋棋的汇报,瞠大眼。

    “我们院里的大芽捎来的消息,应该错不了。”秋棋无奈的说。

    “太好了!”叶宜秋额手称庆,“冬琴,快点,咱们把包袱整理好。夏书,你去通知吴管事备马车。”

    “要回郡王府?”冬琴欢快的说。

    “应该是去农庄吧。”夏书泼了冬琴一桶冷水,“世子妃莫不是要藉这理由搬到农庄去?”

    “当然——”叶宜秋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媳妇生病去庄子休养,婆婆却拱着儿子再讨一房小妾进门,摆明了就是不待见媳妇,那么媳妇腾位置到农庄去不是正好?”

    “可如果世子妃只因为这理由就搬到农庄,岂不犯了七出之罪?”春画很快指出问

    题。

    “那也是郡王妃行事不厚道在先。其实依我的看法,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要怎么天花乱坠就随他们去,我一点都不在乎。”虽然这理由很牵强,但如今她也想不到更好的了。

    冬琴还想再劝,“世子妃,现在出了庄子,如果世子爷不去带您回来,那么——”叶宜秋断然回答,“那么就不要回来,最坏的打算就是休书一封。”夏书也不赞同,觉得世子妃太冲动行事了,“世子妃,和离和休弃不同,被休的妇人往后日子是很艰难的。”

    “日子是人在过的,相信我,我会过得很好!”叶宜秋黑黝的眸子,闪着光亮,她已经开始期待下堂后的生活了!

    “冬琴,我帮你收拾吧。”叹了一口气,春画率先被说服了,终归她们都是世子妃的陪嫁丫鬟,主子的决定她们也只能遵从。

    更何况从世子妃清醒到现在,哪件事情世子妃不是处理得干净利落,她算是心服口服了。

    叶宜秋知道她只要前脚一离开陇南庄园,吴管事就会马上通知戚郡王妃,但她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随便戚郡王妃怎么处理,最好是能逼着戚勤业写封休书来。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消息确实传到了戚郡王府,却让戚勤业拦截并下达封口令,还说若是让人知道世子妃不在陇南庄园,泄漏消息的人就提头来见,所以叶宜秋以为的事一直没有发生。

    当然,这是后话。

    叶宜秋远远就看见农庄上搁了块竹牌匾,上头写着“悠活农庄”,这是上回她随口取名的,没想到周管事惦记在心,让人制了个牌匾。

    “世子妃,您来了。”周管事已经领着所有农庄里的奴仆候在门口。

    叶宜秋让春画扶着下了马车,带着微笑说:“让大家都回去做事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是!”周管事立刻让大伙都散了。

    之前叶宜秋已经大概了解了农庄的环境,这次既然要长住,当然要布置得更舒适,所以清贵拉的嫁妆中,有部分就是移到农庄来。

    农庄主要是生产农粮,自然比较朴实,门板糊的是普通的棉宣纸,但是叶宜秋喜欢这种风格,行事不用小心翼翼,这才是实在的生活。

    跨进大厅,墙上挂着四尺红线毯,绣着喜庆的红柿连枝,搭配整套的紫檀矮柜和案几,主家气势显现得极好,只要再放上一些小摆件,倒也不失大气。

    周管事恭敬地说:“世子妃看看,如果还有什么地方要改进,小的再吩咐下去。”

    “这样极好,你也忙了一阵子,先下去歇息吧。”叶宜秋打发周管事离开后,才瘫坐在矮榻上,“也不晓得怎么回事,一个上午就累了。”

    春画忙说:“世子妃,之前奴婢听屋里的嬷嬷说,怀了孩子的女人很容易累。”

    这倒是,幸好她只是犯困,倒没有什么不适,至少没有吐得死去活来,看样子这孩子挺乖巧。

    叶宜秋接过热毛巾拭着脸和手,再喝了口热茶才觉得缓过来,“冬琴,你等会儿帮我找套男装,越厚实越好,再找些毛毯和棉布。”

    “世子妃是要做什么用?”

    叶宜秋理所当然的说:“之后我要出门巡视产业,总不能一直以女装示人,当然要穿上男装才方便。”

    冬琴一惊,“万万不可,世子妃这肚子万一大起来,怎么瞒得过?”

    “所以才需要棉布啊。”叶宜秋早就设想齐全了。

    她必须为未来做通盘考虑,做好最坏和最好的打算,如果戚勤业一直没有意愿要投资,她势必要寻求更有力的投资者,官商之间互惠互利才能走得长远。再者,如果戚勤业不投资也就罢,万一他以后反过来打压她呢?她不能不谨慎。

    冬琴找清和借了一件全新的男袍,厚棉袄织成,套在叶宜秋身上遮盖住了玲珑的曲线,她在肚子上绑上厚实的棉布,让它看起来像是大肚腩,再把发髻拆掉改成束发,黛眉画粗,接着拿起假胡子一戴,不到片刻就出现一名粗犷的中年男子。

    这种神奇的转变让四婢看得啧啧称奇,没想到世子妃居然有这种巧手。

    接着,叶宜秋特地在走路姿态上稍微豪放一点,大步迈进,手势也不再轻柔,这么看起来十足十有男子气概。

    秋棋转了一圈说:“世子妃,您这样真的很像个男人。”

    “到了外头,你们就要改称呼我大爷,至于名字……就叫叶谊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招财下堂妻最新章节 | 招财下堂妻全文阅读 | 招财下堂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