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招财下堂妻 > 第六章 真的怀孕了

招财下堂妻 第六章 真的怀孕了 作者 : 梨雅

    叶宜秋连着六天不动声色,没想到外院的渣男就这么好吃好喝的把她供着,不管她要求什么都照单全收,没有半句不允,倒是陈绵绵连送了两次拜帖都让她推掉了,至于第三次的拜帖,她直接让夏书送到外院给戚勤业,由他处理。

    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们居然连面都没见上一回,这算什么夫妻,难道为了家族使命感,她就得这么糟蹋自己的青春?

    叶宜秋在心里碎念,却也没有胆子再去找戚勤业,这可爱的颈子还想要陪着她走完这辈子呢。

    “世子妃,世子爷吩咐中午要过来用膳。”去送拜帖的夏书回来禀报道。

    叶宜秋懒懒的扬眉,“用膳?那让春画去蔚房吩咐一下。对了,我昨天吩咐的那些猪肉丸子做好了吗?”

    “有的,都按世子妃的要求。”

    “那就来道红烧狮子头吧!”叶宜秋想吃这道江浙菜很久了,尤其那入口即化的绵软肉香,光想着哈喇子就流了一地。

    “好的,奴婢现在就去吩咐蔚房。”夏书转身出去。

    叶宜秋则思索着怎么跟戚勤业说她想回陇南庄园,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一趟她的功用大抵就是烟雾弹,现在既然已经达到渣男要的效果,她应该可以走人了。

    再者,她确实感受到身体的变化,虽然这具躯体才十八岁,但灵魂已经是熟女,她再笨也知道怀孕初期黄体素增加,所以体温会变得较高,再来就是身体容易疲劳,胸部也渐渐胀痛,再拖些时间可能就瞒不了了。

    叶宜秋翻着游记,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外间门被打开的声音。

    “世子爷。”冬琴和秋棋福身行礼。

    叶宜秋收起游记,缓缓站起身,也跟着一福,“爷。”

    戚勤业点头,坐到桌前。

    叶宜秋这回非常有自觉,她接过夏书递来的铜壷,开始泡茶。

    泡茶讲求心定,茶汤要好喝有些步骤不能少,从温杯到茶叶的冲泡都是关键,感谢之前的客户对品茗十分讲究,为了迎合客户喜好,她才练出一手绝佳技巧。

    戚勤业看着叶宜秋行云流水的动作,不得不承认这雪白的柔荑执壷倒水温杯,渣匙拨着茶叶,举手投足不急不缓,如蝴蝶飞舞。

    而且他从来不知道叶宜秋泡茶技术如此精湛,她泡的茶茶汤碧绿无波,香气四溢,举杯浅尝,喉韵极佳,齿颊留香。

    “爷,要用晚膳了,这茶浅尝就好,夏书,传膳。”

    “是。”

    夏书听了吩咐离开,秋棋也跟去协助,其余人等则退到门外等候差遣。

    室内寂静,只有啵啵的炭火燃烧声响。

    这称得上第二次见面,叶宜秋想着总得说些什么事情打破僵局,她没有忘记自己现在可是仰赖丈夫鼻息过活的憋屈女人,你好我才能好的连坐概念逼得她不得不低头。

    “不知道爷打算怎么处理那张拜帖?”

    戚勤业轻描淡写地说:“以前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

    “毕竟都是一家人,推拒拜帖的次数多了也会让人寒心,以后回京城可是要常碰面的。”叶宜秋其实乐得一直待在陇南庄园,最好一辈子不回戚郡王府。

    “既然是我给的主意,就一定不会有事,再说,你没有猜到个中原因?”

    叶宜秋撇撇嘴,“二爷贪了多少?要让爷这么大费周章。”

    “十万两。”

    咳咳咳!叶宜秋没料到戚勤业这么爽快就告诉她答案,“十万两?二爷一个人就可以贪这么多?”

    “他还不是最多的,这个窟窿大得惊人,一旦铲起,这附近三州的势力都会一并瓦解。”难道让要他走一趟,希望他顺藤摸瓜,只怕把这些积累过久的世家蛀虫一并剧除才是真正目的。

    戚勤业一直都明白圣上把他当做一柄利刃,只是为人臣子,自然要为君解忧,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怨的。

    叶宜秋非常有警觉心,“爷告诉妾身这些事好吗?”

    “过些日子,那些人恐怕会有所行动,所以你明天就回京城吧。”戚勤业把这份善心当成是奖励。

    叶宜秋面露狐疑,“这一路上可安全?”

    戚勤业带有深意的说:“再晚些就不一定,回程我会派人暗中保护。”

    叶宜秋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么世子爷也要多保重。”她不忘把为人妻子的关怀角色做足。

    太好了!终于可以回京城了,说不定可以赶上超市的开幕。

    “这趟就直接回王府吧,我会写信告诉母妃的。”这也算是奖励她在这次事件上处理得不错。

    “爷,这么做不好,妾身到庄子上养病是对外的说法,对内实情谁不知道,爷这么做岂不是驳了母妃的面子?依妾身的看法,还是让妾身回庄子上吧,这段时间妾身想了很多,确实有些事是做得过了。”叶宜秋低首敛眉,声音压得低低的,做出十足十的自省模样。

    若是真有心,早在发现是误会一场的时候就该让她回去了,拖到这时候才说,她不稀罕!况且不是她要说,这种假慈悲最恶心了。

    “做得过了是指提和离一事?”戚勤业眯起眼,不放过叶宜秋脸部的细微变化。

    以前他一直觉得叶宜秋不懂得掩饰,心里想什么很容易在脸上展露痕迹,只是这次见面总觉得哪里变了,直到今天才发现,他看不透她了。

    “和离这件事是妾身大彻大悟后的决定,不会改变,只是妾身也明白爷的顾虑,所以就这么走着吧。”叶宜秋斟酌着字句,坚持信念一直是她的行事作风,有志者事竟成,但她也懂得以卵击石有多蠢。

    “就这么走着?”戚勤业细细琢磨。

    她又一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原本以为她会收起心思,没想到她却坚持走到底,甚至不掩饰的揭穿一切。

    “是的,就这么走着,等到爷哪一天觉得该分道扬镳了再通知妾身,妾身绝对没有第二句话,马上腾出位置。”叶宜秋眼神坚定地直视他。

    “什么意思?”竟然鼓励他休弃糟糠之妻,这是把他当陈世美之流了。

    “缔结两姓之好无非就是利益结合,如果我能提供比这更高的价值呢?世子妃的位置大可以让其他人来坐,我则和世子爷成为合伙关系,共创利润,如此世子爷便可鱼与熊掌兼得。”她叶宜秋可以年纪轻轻就升上外资企业经理,可不只是用嘴巴说说,实力也是一流的。

    有趣!这女人的意思是拿掉尚书左丞嫡女这个头衔以后,她还有其他的价值?

    “那我就拭目以待。”

    这时夏书提着食盒进来,“世子爷、世子妃,膳食来了。”

    叶宜秋询问身边的男人,“就在这儿用膳吧?”

    戚勤业点头。

    夏书与秋棋开始布菜。

    因为有戚勤业一起用餐的关系,所以厨房添了两荤两素,桃枝缠叶碟上摆着刀工精湛的菊花鱼,这连皮鱼肉先弄成菊花形状,再进油锅炸至定型后捞出装盘,淋上浓郁的酱汁,吃起来外酥内嫩,是叶宜秋的心头好。

    除此之外还有百合银杏豆腐、芝麻拌翠花芽菜、酒焖大虾,其中还有她的最爱,就是红烧狮子头,她还特地交代厨房用砂锅慢慢焖煮入味,所以一打开砂锅盖,扑鼻的香

    味让叶宜秋兴奋不已。

    真不愧是戚郡王世子,带来的大厨硬生生比陇南庄园的厨师道行高了不止一点半点,这刚交代下去的菜谱就可以马上加入个人经验改良,而且这一改还更合她的口味。

    “这是什么?”戚勤业看着砂锅里圆滚滚的肉球,还有几枝菜梗在旁边,油亮的模样确实卖相绝佳,但他还没有吃过这种连锅子都摆上桌的菜色。

    “红烧狮子头,用肥瘦各半的猪肉剁碎敲打出黏劲,再下锅油炸定型后,放进调好的酱汁哩,以砂锅炖煮收汁,就出现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的清爽口感了,爷试试。”说完,叶宜秋为他布菜。

    戚勤业对于吃食非常讲究,乍见叶宜秋对这道料理说得头头是道,他点点头,双箸轻轻一夹肉丸子,不用费劲就可以分开,确实软嫩,他尝了一口,果然入口即化,酱香十足却又十分爽口。

    戚勤业用行动表达出对狮子头的爱好,尤其那汤汁拌着热腾腾的米饭,肉香味十足,让他足足吃完一碗半的饭,把肚子都吃撑了,最后喝了些山楂茶消食,他才稍微觉得好些。

    这次的用餐氛围称得上宾主尽欢吧!叶宜秋看戚勤业满意的离开,心底期望未来的日子,可以越来越好。

    “皇上,这是从郑州送来的密函。”内侍总管常卫将密函送到案上。

    顺成帝打开密函,细细阅读,嘴角扬起一抹笑,“朕没有看错人,这戚侍郎果然绝顶聪明。”

    “皇上排除众议让戚勤业接下这差事,才是真正的知人善用。”

    “常卫,你这嘴皮子可是越来越灵巧了。”顺成帝抚着胡子,愉快的收起密函。

    “小的说的全是肺腑之言,再说若没有皇上的英明,这次戚郡王家可就要遭罪了,尤其这戚知州贪赃枉法,若是换成其他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躲过祸事,就是脱层皮也摆不平。”常卫可是人精,明白什么话圣上爱听,所以才能在圣上身边服侍多年。

    “这你可猜错了!戚勤智是自写罪己状文、缴回贪墨的银两,经由戚勤业审理确定,押解回朝提归刑部候审。”

    顺成帝就是钦佩戚勤业这点,对事情的张弛拿捏准确,他确实是要利用这件事情测试戚郡王府的态度,尤其皇子们的野心渐渐显露,他想知道到底这奉天殿上跪拜的大臣中,还有多少是忠于他的。

    这张龙椅,他不可能坐到万万岁,他会让、也一定会给,但前提是他愿意,而不是他们来抢。

    常卫一惊,“戚知州如果回来刑部候审,这官职不就没了吗?”

    “这就是戚勤业的手段,如果戚勤智没有自述罪状,那么这些盘根错节的势力斗争,一定会逼得戚郡王府选边站,这是断尾求生。”

    “所以戚知州成了弃子?”

    “是也非也。”

    “奴才不懂。”常卫越听越胡涂。

    “戚勤业的罪可大可小,端看戚勤业手中到底有多少证据,如果这证据直指戚勤智不知情,甚至是在有心人士隐瞒之下才收下那些银两,加上犯后表现出深切悔意,就算被夺了官职,但功名还在,只要沉潜几年,靠着家族势力再起复再简单不过。”顺成帝细细分析其中关窍。

    “唉啊!到底是皇上英明。”

    “戚勤业不枉朕对他的信任。”抚着美髯,顺成帝的心情好上了几分。

    至于那些爱蹦跶的朝臣们就趁着这次一并收拾掉,同时他也该好好思考让皇子前往封地,免得这心思大得越来越不着边。

    这趟回程倒没有沿途游览,玩兴少了许多,毕竟心头还压着正事儿,所以叶宜秋一行人只花了十三天就回到陇南庄园,隔天就到农庄里让周管事请大夫来把脉,这是叶宜秋的坚持,四婢也拿她没有办法。

    大夫把脉后,确定是喜脉,而且也说叶宜秋身强体壮,这几趟舟车劳顿对她并无影响。

    “恭喜世子妃!”把大夫送走后,四婢叽叽喳喳,每个人脸上都漾着喜色。

    整整三年,世子妃好不容易怀了胎,这可是泼天的好事,如果是儿子,世子妃的地位就更稳固,不管后宅那些女人再蹦跶也越不过去,郡王妃再不喜世子妃,也势必要服些软,届时世子妃的日子就会好过些,果然人活着才会有盼头。

    “盼头怎么会是这样来?”叶宜秋听着四婢的对话,忍不住泼了一桶冷水。“这盼头应该是手里掌着钱才是。”

    “世子妃,您这是掉进钱洞去了。”春画笑得乐滋滋。

    叶宜秋知道四婢心里向着她,所以知道她怀上后很是替她开心,可她却烦恼极了。怀着娃儿怎么和离?但要她跟那渣男搅和一辈子,怎么想怎么糟心。

    “只能努力证明我的可利用价值,才能摆脱后院花瓶的宿命了。”

    “世子妃,您看这生意要不要就——”冬琴思索了下,开口问道,却没想到话都没说完就让叶宜秋给打断。

    “就大张旗鼓、狠狠的做了!秋棋,你明天把东市的店面也收回来。”

    冬琴吓了一跳,“世子妃,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要不要先歇息,您现在的首要责任是把小主子平安生下来,可不能瞎折腾,万一累着身体可就不好了。”

    “怕什么,这都折腾一个月了,娃儿还不是好好的揣在肚子里。人要居安思危,这吃一堑长一智,所以这生意要做,而且还要赚得金银满盆才行。”

    夏书力挺,“我赞成世子妃的想法。”

    秋棋接着附和,“我也是!”至少有事情忙碌,可以让世子妃分散注意力。

    叶宜秋点头,“那么明天就进城一趟。”

    “进城?我们要回郡王府?”冬琴不明白,郡王府并没有派人来接世子妃啊。

    “当然不是,明天我要去西市看超市的生意,开幕时我赶不及回来,这会儿当然不能错过。”

    “周管事不是说生意好到店里每天都挤满人吗,世子妃在人堆中万一出了什么状况,这可怎么办?”冬琴吓到脸色发白。

    “只要小心就好,我只是怀孕,又不是重病,哪儿就去不得了。”叶宜秋是打定主意要去。

    隔天叶宜秋一早就吩咐管事备车,为了怕冬琴大惊小敝,所以特地把冬琴留在庄子里。

    只是就连夏书等人也带着一脸担忧,让叶宜秋心底直翻白眼,只能翻着手中的书,不去理会。

    从金光门进入西市,上回出城没有仔细观察,这回叶宜秋把帘子半掀,看着外头的熙来攘往,街宽约百步,坊内商店林立,客栈、酒肆、民宅各成一区,有仕女喜爱的绸缎店、衣帽坊、珠宝铺、首饰行、脂粉肆;公子们热衷的弓箭坊、鞍辔店、车马行;书生们必去的书肆笔行,商贾们存取钱票的柜坊,持家必到的鱼店肉铺、米行酱坊,还有各种作坊提供个性化服务,举凡刀剑铸造、家具订做、金银器打造、玉器雕琢、布匹绘染、书纸订制,不一而足。

    这些都让叶宜秋看得目不转睛,由于燕朝民风开放,夫人小姐们外出没有那么多规矩,甚至有人着男装骑马悠然过街,这些景象都让她觉得新鲜,其中还发现胡人穿着色彩鲜艳的胡服穿梭其中,交易往来的商品也不乏胡族物品。

    马车停下,夏书率先下车,偕同秋棋小心翼翼的扶着叶宜秋下马车。

    叶宜秋为了避人耳目,自然是要戴上帷帽,她可没有忘记自己现在应该是在庄子上养病。

    透过黑色纱幕,她抬头看着写着“小农超市”的牌匾,热泪差点夺眶而出。

    店里面万头攒动,她规定的收银台用黄梨木制作,聘用的收银员拿着算盘利落地拨着珠子,一旁还搭着一位理货员,忙着把顾客购买的物品分装打包。

    “夫人,怎么没有事先差人来通知,这会儿客人可多着呢!”周管事发现夏书,马上就知道这戴着帷帽的女子是自家主子,连忙迎向前,并且谨慎地换了称呼。

    “先进去瞧瞧,看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叶宜秋小心的跨过门坎。

    超市里大至柜子,小至摆设,她都严格要求,瞧这调味品区特地挂着风干的大蒜和辣椒,白红成串,还绑上喜庆的红绳结,相当有特色。

    到了生鲜区,光是鸡蛋篓子就分了不同鸡只产的,有乌骨鸡、杏花鸡、麻黄鸡,应有尽有,之所以会分门别类到这么详细,当然也是因应这长安城里富贾人家多不胜数,三餐吃喝已经不局限于填饱肚子,更重要的是吃得精致和讲究,光看进来购物的人,衣着最普通也是精绵布,就知道这儿的价格并不低。

    叶宜秋除了看摆设,主要也是来了解一下客人们的消费能力,“这会员卡进行得如何?”

    “有按夫人的要求先制作成册,等到做好再通知会员们来取,只是不知道夫人要求登记他们购买的品项要做什么用途?这刚开业,人手短缺,却还要派个人一一记录,真的有些忙不过来。”周管事双手不安的搓着,他只是管农庄的,虽然有些主意可使,但接手商铺还是头一次,难免有些局促不安。

    “这些事你做得很好,我知道你习惯的是农庄里的庶务,之前我一时事忙走不开,现在我会好好思考这小农超市的事要交办给谁,你有什么推荐的人选吗?”叶宜秋知道周管事的个性,商铺交给他只能守成,但这可不是她要的。

    “夫人手底下的清贵是个有主意的,以前农庄里盛产的品项,少不得托清贵帮忙找门路出售,连这间超市开幕时,有些事也是他搭把手,所以清贵也清楚。”周管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清贵现在是脂粉铺的掌柜。”夏书在一旁提醒。

    清贵原本是在另一间铺子当差,因为原本脂粉铺的管事贪墨被叶宜秋撤换,才让清贵管理脂粉铺。

    原来也是家生子,叶宜秋点头,“派人通知他,得空就来这儿一趟吧。”

    小农超市的隔壁就是美食街,现在还在装修,预计会在中间做一扇门,让两边能够互通。

    这美食街说的好听是街,其实就是两进大小的店铺,摊位共有五个,分别出售糖水、面食、米饭、小食、糕点,制作的原料当然来自小农超市,只是出售的品项很简单。

    像糖水铺子就是芝麻糊、冰糖莲子汤,还特地寻了柠果做出酸甜的柠果冬瓜露,这可是消暑圣品,只是冬瓜露的制程不能外泄,所以叶宜秋目前暂时交给周管事去处理,至于面食,除了简单的哨子面外,她惦记的凉皮也在其中。

    “夫人要奴才找的那些人都已备齐,看夫人哪天有空,作坊就可以开始了。”周管事一一禀告。

    这周管事办事殷实又牢靠,连有些她没有想到的细节,周管事都参详齐全,叶宜秋现在由衷感谢叶林氏给原主这一群帮手,从春夏秋冬四婢再到这些管事,只能说天下的母亲总是为自个儿的子女操心。

    叶宜秋要不是怕自个儿在叶林氏面前会露馅,还真想要替原主承欢膝下……唉,看以后的缘分吧,现在不能操之过急。

    美食街还在装修,地上物什甚多,夏书和秋棋只让叶宜秋绕了一圈就赶紧哄她出去,刚巧清贵也到了,她让人将他领到内室。

    这内室是叶宜秋要求的,分为伙计休息的地方、会客室和办公室。

    一进屋里,叶宜秋就发现清贵不是先看她,而是注意着夏书,夏书则一直回避清贵的视线。

    太刻意的回避就是有鬼,这两人很有戏哦!

    夏书平常代替原主去收帐,认得清贵也在情理之中,只是她不急着打破沙锅问到底,至少要先了解清贵的为人。

    稍微询问脂粉铺的营业状况,叶宜秋就发现让清贵管理脂粉铺是大才小用,既然现在知道了,自然要做最好的安排,所以除了让清贵继续管理脂粉铺外,连小农超市也一并让他打理。

    叶宜秋交代清贵全权处理,只要按时汇报进度就好,如果她不方便,告诉夏书也是一样,做这些指示时,她还特地注意夏书的反应,只是夏书反常的低着头,什么也看不见。

    远云知道世子爷一向不管后宅女人的事情,所以不明白为什么从邺州回来,世子爷就态度丕变,竟要求孙大把这段时间世子妃的作息一并汇报入册,真不知道世子爷是怎么了。

    但是主子既然交代了,还是得一一办好,所以纵使一头雾水,远云仍然把密函放在案牍上。

    戚勤业一边翻看着孙大送来的信函,一边问道:“你可知道西市最近开了间小农超市?”

    远云一愣,随即回答,“知道,这铺子现在可火着呢,底下的人都在讨论,听说戚总管手里就有会员卡,其实就是一个木质刻条,上面有些奇怪的符号,听说是什么防伪记号,就和柜坊的银票是一样的意思,凭卡消费可以减免一些银钱,消费金额若累积到五千两,就可以升格为金卡会员,每次消费时能减免的银钱更多。除此之外,每个月都有会员专属商品,可以用优惠价格买入,只是小的本以为要买到五千两很困难,谁晓得戚总管还真的做到了。”

    “把府里的缺件一次全在那里买齐,要集到五千两并不是难事,那铺子你有去过?”戚勤业挑眉,这种招揽顾客的手段非常高明,前所未闻,难怪引起一阵风潮。

    远云摇头,“小的对这种杂货铺兴趣不大,不过这小农超市的老板可真会做生意,听说不少官家都在那儿消费,而且把这卡当成一种身分,不过也是,听说里头光是鸡蛋就分品种卖,还有猪肉也是,而且窗明几净,没有什么尘土飞扬,十分讲求卫生。世子

    爷怎么会突然提起小农超市,难道这密函里有提到?”

    戚勤业点头,“小农超市是世子妃新开的铺子。”

    远云瞠目结舌,“世子妃开的?!”

    “现在的掌柜是清贵,清贵、清和这两人,我记得是世子妃的陪嫁管事。”戚勤业有着过目不忘的惊人记忆力。

    远云赞叹,“世子妃的经商手段这么厉害,怎么以前都不显山不露水的?”

    “这就是你的鱼与熊掌吗?”戚勤业扬起一抹微笑,她确实成功引起他的兴趣了,“明天我们去一趟小农超市吧。”

    鱼与熊掌?世子爷的晚膳吗?远云有点不解这话。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招财下堂妻最新章节 | 招财下堂妻全文阅读 | 招财下堂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