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夫也是有爪子 第十一章 作者 : 风光

第五章

柳竹音的警告像是把利刃悬在头顶上,让雀儿胆颤心惊的,她几乎不敢吃府里厨房准备的吃食,当然更不会让莫宸吃,他要入口的东西都是她亲手煮、亲手端,绝不假他人之手。

如果只是针对她也就罢了,偏偏宋青涛那对莫宸带着杀意的眼神,她怎么都忘不了,再加上最近看守少爷院落的护卫默默换了人,她在莫府服侍多年,这些人她全都没看过,而且对方散发的阴沉及恶意都让她极不舒服。

甚至春夏秋冬四婢都无预警的被调走了,临走前还特地来找她哭诉了一番,但是以她在府中的地位,也无可奈何。之后调来的几名新婢女,除了陌生、对主人十分怠慢之外,她甚至发现她们在监视着莫宸,只要走出房门必定有人远远看着,有一次一名婢女还状似不经意的在她面前展露武功,彷佛在警告她什么。

这些事,都只发生在短短几天之内,让雀儿不由得把内心的警戒提到最高,猜想着会不会是宋青涛打算要杀害莫宸了?毕竟她虽然重生,但很多事情却与上一世不一样了,说不定生辰会那时宋青涛遭受的耻辱,让他决定提前下手了?

雀儿不愿赌,也不敢赌,但她真的无计可施,尤其今日她要带莫宸去向老夫人请安时,护卫甚至不让他们出去,只说老夫人不在府里,要他们好好在院子里待着。但护卫说话时眼中的寒意,让雀儿知道有些事情似乎不能再拖下去。

当晚,雀儿拼命的在布巾里塞东西、装干粮,莫宸坐在一旁一脸高深莫测地盯着她,却不发一语。

好不容易弄好了一个包袱,她马上来到他身边,吞了好几口口水,才像下了决心般说道:“少爷……跟我一起走吧!”她深深地望着他。“我不知道你听不听得懂,但你现在有危险了,宋青涛很有可能要杀我们,所以把我们关在房间里不准离开。我知道那些护卫瞧不起我们一个弱女子和一个傻子,所以防卫不严密,这几天我也观察过了,半夜三更他们都会偷偷打瞌睡,这个时候是我们唯一逃出去的机会。”

她说得语重心长,听在莫宸耳中却是无比的震惊,他认识的她,单纯善良、坚强勇敢,却不可能敏锐到由这阵子的异状推断出宋青涛的阴谋,所以最有可能的是她早就对宋青涛心存怀疑,可是宋青涛之前并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会不会……

他表面上波澜不兴,一颗心却用力狂跳着,他怀疑着一种可能性,他经历了重生,可是重生后她对他的态度却明显变了,难道她有着跟他一样的奇遇?

想到这里,莫宸再也装不了傻,直接问道:“你怎么知道宋青涛会对我们不利?”

心慌意乱的雀儿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口气和模样已经没了那股傻劲,直接回道:“因为……因为我经历过,我还为了这件事情死了,上天保佑才让我活了过来……唉,说了少爷也不会明白,你现在根本听不懂,总之,我知道宋青涛现在对莫府尽心尽力的模样都是装的,他其实心怀不轨很久了,他不仅要杀少爷、要杀我,还要杀掉莫老夫人!”

他定定地看着她,她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而且他现在注视她的眼神精明又敏锐,哪里像个傻子?

“我也是。”他突然道。

“你也是什么?”雀儿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愣地反问。

“我和你经历了一样的情形,我记得在我与竹音的婚礼上,宋青涛让贼人混了进来要杀我们,然而在你身顼的那一刻,我却清醒了,我抱着你哭求你回来,但你却再也听不到了……”

想到那哀莫大于心死的一幕,莫宸仍是无法释怀,他既知雀儿与他同样重生了,自然再也忍不住动情,紧紧抱住了她。

“幸好……幸好你也重生了,否则我再走这一遭却没有你陪伴,所为何来?”

雀儿的脑袋一片混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她本能的把他推开,摇着头抗拒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他站了起来,神情认真的看着她。“我现在不就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我还知道你为了我受了不少苦,我成亲时的喜服还是你亲手缝制的,那些记忆,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所以你……现在的傻病是装的?”她终于有些回神了,突然又想到……“那你之前……”

“重生之前我是真的傻了,而且是被毒傻的。”莫宸的神情蓦地一沉。“重生后,我怀疑是宋青涛一手主导,但我不知道他究竟掌握了多少权力及人马,再加上他深得祖母信任,为了搞清楚情况,并让他放松戒心,我只好继续装傻,免得我声称病好了,他又想出新方法来陷害于我。”

他说的极有道理,雀儿理智上接受了,只是情感上她仍然过不去。“既然如此,你可以早些告诉我的,害我每日都过得胆颤心惊的。”

“雀儿,在今日之前,我并不知道你重生了,我要如何告诉你?”一抹笑意浮上他的俊脸,她的确单纯到有些傻气。“如果你并没有重生前的记忆,而我贸然告诉你,只怕你不是觉得我傻了,而是觉得我疯了吧?”

她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能惶惶然地看着他。

“既然我俩有这种缘分,你以后也不必再害怕了。”莫宸再一次想拥抱她。

“我会保护你。”

“不!”雀儿躲开了。“我……我没有办法,我们不应该这么亲近……”

他难掩失落,不解的问道:“我们是夫妻啊!为什么不能亲近?”

“因为你之前是傻的,我只是嫁给你冲喜,并不是真的就成了你的妻子,我只是个婢女……”虽然不是主因,她仍说得有些难受,因为莫家人一再对她耳提面命的就是她的身分,她表面上不在意,但事实上不会有人一直愿意被人眨低的。

“你是我的妻子,我们曾经有过夫妻之实!”莫宸打断了她的话,正色强调。

“不会再有了!”雀儿想都不想便脱口回道,心酸苦涩漫上心头。“如果、如果没有经历那些事情,或许我会窃喜少爷还愿意要我,可是经历过了之后,我知道很多事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我以为的幸福,事实上并不一定是幸福……”

她的脑海中常常闪过他为了救柳竹音而犠牲她的那一幕,每一次想起,就等于在她心上又划一刀,那心痛的伤口从来没有愈合过。

然而他却误解了她的顾忌,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你担心旧事重演,是吗?放心,这一次我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雀儿的双眸漫上氤氲水气,她怔怔地望着他,却不知道是对将来的惶然,还是对他感情的迷惑,但她晓得现在可不是厘清那些儿女情长的时候,所以她硬压抑下险些突破防线的爱恋,回归正题,“那我们还要走吗?”

“当然不。”莫宸面色一凛,沉声道:“前一世没有解决的事,现在该做个了结了,属于我的,我会取回来,包括……”他望了她一眼,眸光温柔至极,彷佛用眼波抚过了她的全身。

她似乎听懂了他的暗示,又似乎听不懂,怔怔的望着他,默然无语。

隔日,莫老夫人派婢女来请,说是要视察铺子,让雀儿替莫宸换好衣服,一同前往。

听到这个消息,雀儿与莫宸心有灵犀地对视了一眼。

来了!重生之前,宋青涛就是替莫家锻造坊接了胡城主的生意,要不是莫宸还有着身体的本能会铸剑,而且他那时因为只吃雀儿做的东西,傻病已有好转,否则莫家锻造坊早就被胡城主找了个理由吃下。

这次宋青涛是否又会故计重施,勾结城主埋下什么伤天害理的阴谋?

做足了准备,雀儿带着装傻的莫宸一起上了马车,来到了莫家锻造坊。

锻造坊仍如记忆中一般,占地辽阔,人员众多,打铁吆喝声此起彼落。

来到这个熟悉的地方,莫宸深吸了口气,心中感慨良多,这是他们莫家的产业,他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练就了一身无人能及的技艺、看着这里兴盛又没落,如今面临危机,他发誓一定要好好守护这片先辈传下的产业。

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傻子的感慨,莫老夫人带着宋青涛及雀儿、莫宸等人,进入锻造坊内,而宋青涛也开始忧心忡忡地说起最近接的一笔生意。

城主府果然来订制武器,只不过不是一把,而是一万把,要在一个月内交出。

以莫家锻造坊的能力,不眠不休全力以赴是造得出来的,偏偏城主府运来了好几车的镏石铁,强调要用这种铁矿打造,其实要用馏石铁铸刀铸剑不难,最麻烦的是将它烧熔要花费许多时间,只怕无法如期交货。

听到这里,雀儿有些意外,这次发生的事果然和上次不同,她记得上回城主府只订制一把,而且坚持要用精金铁,现在怎么又冒出了什么馏石铁,而且一次就要一万把?

莫宸见她神色有些慌,镇定的朝她点了点头,代表他有解决的办法,馏石铁虽然难缠,但对身怀九龙锻绝技的他而言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比较担心的是,重生了一回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有意无意的插手,影响了事情发展的轨迹,万一接下来他无法预测事情的发展,他要怎么拆穿宋青涛层出不穷的阴谋?又要如何避免憾事发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傻夫也是有爪子最新章节 | 傻夫也是有爪子全文阅读 | 傻夫也是有爪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