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夫也是有爪子 第十章 作者 : 风光

春夏秋冬的眼光果然精准,她们并没有把那些金光闪闪的华衣美服硬往雀儿身上套,而是替她挑了一件月华色的丝绸褶裙,同色大袖开襟上衣再配上水蓝色披肩,脸上薄施脂粉,头上挽了个飞仙髻,只插上典雅的玉钗,更显得气质出众,楚楚动人。

这样的打扮内敛且高雅,不至于抢了生辰会主人柳竹音的风采,又有着自己的韵味风姿,莫宸压根没想到他的雀儿打扮起来竟是如此雍容华贵、端丽无匹。

“嘻!少爷原就傻,现在看起来更傻了。”春儿突然笑道。

“少爷没见过雀儿这么漂亮吧?”夏儿得意地问。

“漂亮!漂亮!”莫宸动容地走上前去,捧起雀儿的小脸左看右看。

由于还有其它人在场,雀儿不好闪躲,只好红着脸任他端详。

可是莫宸看了老半天,却皱起眉说道:“眉毛太细了,我来画。”

秋儿马上取来了眉笔,莫宸接过后,一脸认真的开始替雀儿画起眉来。

夫妻之间的画眉之乐,已是相当亲密了,他的俊脸离她是那么近,呼吸似乎都能吹到她的脸上来,重生之后,她再没有这么仔细又接近的看过他,彷佛只要对上他的眼,她就会深深沉迷,不可自拔……

不过雀儿终究没有痴迷,心中的哀愁与爱恋交战着,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觉得他并不傻,他的眼神如此专注,像是在仔细修整着精心打造的美人塑像似的,恐怕他听到了她激越的心跳声,都会调笑于她。

越想,她越是钻入了牛角尖。少爷真的傻了吗?连她都可以重生了,会不会少爷身上也发生了什么事,让他变得不傻了?

但很快的,她又推翻了这个假设。上天给予一次奇迹已是恩赐,哪里会有那么多奇迹。

终于,莫宸完成了他的画眉大作,得意地欣赏起雀儿的妆容。

“少爷……”雀儿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排解心中的波涛汹涌,可是当她看到春夏秋冬的表情有些古怪,还捂着嘴偷笑,她马上拉回心神,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冬儿努力憋着笑,递给了她一面铜镜。“你自己看吧。”

雀儿接过镜子一看,赫然发现自己的柳眉被他画成了一字眉,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粗,看起来蠢到了极点。

望着得意洋洋不断拍手叫好的少爷,雀儿方才那种起伏的情潮,顿时像是田里的水一般,被泄得一干二净。

她的俏脸一垮,自嘲自己方才居然还一度以为少爷是正常的。

好吧,少爷的确傻,而且非常傻。

柳竹音的生辰会在莫府举办,仍是那般声势浩大,比起莫老夫人的六十大寿也不遑多让。不过她是官家千金,有这种排场并不令人意外,反倒可以衬托她的身家,以后嫁入莫府也能让莫府长脸,因此她办得越风光,莫老夫人越开心。

柳竹音一袭紫红色裙装,头戴金钗贴金钿,显得贵气逼人,莫老夫人站在她右手边,莫宸则是站在她的左边,呆头呆脑的一语不发。

比较特别的是,三人身后跟着一名清丽如水的佳人,身着月华色长裙,比起柳竹音的美艳,更显得雍容华贵、气质特出。

这位佳人自然就是雀儿了,她无意抢走众人的目光,但确实不少青年才俊对她投以仰慕的眼光,私底下谈论起她的身分,都觉得莫宸这傻子未来能娶得柳竹音这般美人便罢,居然连冲喜的妾都长得如花似玉,简直羡煞人也。

对于莫宸羡慕嫉妒的议论多多少少的传进了柳竹音等四人耳中,莫宸自然是在心里开心叫好;雀儿则是羞怯不已,看来更加惹人怜爱;至于原该是众所瞩目的柳竹音嫉妒得都要发狂了;而莫老夫人则是讶异地多看了雀儿一眼,暗自点了点头,至少这寒酸丫头还知道要打扮一下,没丢她孙儿的脸。

就这样,四人各揣着心思走向宾客,柳竹音为了讨好莫老夫人,将各式贵重礼物转送,甚至原本她想收入囊中的几样珍奇异品,她都忍痛割舍给了莫老夫人,只为了在气势上压下雀儿一筹。

只不过雀儿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她这么做倒是多此一举了。

待莫老夫人心满意足地被劝离去看戏了,在莫宸与雀儿的记忆中,接下来该是一场众人对莫宸的羞辱。

果然,柳竹音走离了莫宸几步,像是给大伙儿制造机会似的,几个公子围了过来,冷嘲热讽不断——

“莫宸,听说你傻了啊?吱个声来听听,该不会哑了吧?”

“晚上睡觉会不会还尿床?哈哈哈……”

“就你这副傻样,还敢站在竹音身边,真是癞虾蟆想吃天鹅肉!”

原本雀儿在等着莫宸提议要走,她便可顺理成章的带走他,绝不会再让他受一次污辱,想不到他居然笑嘻嘻地对着众人道:“你们都围过来,是要跟我一起玩吗?”

带头的赵公子笑得阴险,见莫宸自己跳入陷阱,连忙接话道:“是啊、是啊,我们就是和要你一起玩呢!”

“那你们要陪我玩什么?”莫宸傻傻的问。

“玩什么啊……”赵公子摸着下巴打量了他一会儿,朝着他勾了勾手指。“你不是要吃东西?我们就玩吃东西的游戏好了。”

这样的情景雀儿再熟悉不过,她连忙阻止道:“少爷,你想吃东西,雀儿做给你吃,这里的东西是特别为竹音小姐生辰宴的宾客准备的,做主人的怎么吃得呢?”

“没关系,我要玩吃东西的游戏。”莫宸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小脸,好像得傻病的人是她。

雀儿当下脸蛋微红,她的身分是小妾,他有这样的举动也是理所当然,不过保守的她总是不习惯,更别说她一直在逃避与他太亲密。

见雀儿这副娇羞的模样,让一群对她很有遐想的公子哥儿们又妒又恨,想要整莫宸的念头就更坚定了。

他们很快的拉着莫宸来到桌边,一盘一盘的食物放在桌上,众人把食物都推到他面前。

赵公子笑道:“吃吃吃,快吃!先吃完的人就赢了!”

然而莫宸并没有动手,目光巡视着众人,最后锁定在宋青涛身上,惊喜的道:“青涛!我要和青涛一起玩!没有青涛我不要玩!”

傻子居然耍起任性来了?众人饶富兴味的看向宋青涛。

他本就想好好整整莫宸,如今他自己送上门来让人羞辱,那就别怪他了。

宋青涛大方的走上前,豪气的说道:“好,我陪你,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众人嘻笑了起来,开始鼓噪着。

想不到莫宸突然喝道:“开始吃!”大伙儿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便抓起鸡腿往宋青涛嘴里塞,抹得他一脸油腻,措手不及。

“你做什么……”宋青涛气急败坏的拿下鸡腿,想不到莫宸又拿起一块烧饼堵住他的嘴,甚至捧起一大碗的羹汤往他头上倒,根本来不及阻止。

宋青涛头上、衣裳是剩菜残羹,嘴里还被烧饼塞住,狂咳不止,狼狈得那翩翩公子哥的风范荡然无存。

其它公子连忙架住莫宸,要替宋青涛出气,自然,雀儿也不顾自身安危的想替莫宸解围,众人吵成了一团,索性连雀儿一起抓了起来。

宋青涛好不容易吐出了烧饼,立刻破口大骂,“你这傻子!是想害死我吗?”

赶巧这时候大牛匆匆忙忙的带了莫老夫人过来,莫老夫人听到这话,再看到一群人架着莫宸和雀儿,眉头皱得死紧。“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吵?你们勒着宸儿做什么?”

原来雀儿深怕今日莫宸会被欺负,早早就请大牛注意厅里的动静,一有不对要快些去请莫老夫人来。

众人见莫老夫人来了,讪讪的将莫宸和雀儿放开。

柳竹音连忙解释道:“老夫人,是莫宸又犯傻了,他居然把汤倒在了宋公子头上……”

莫老夫人瞪向雀儿,正要骂她没顾好少爷,莫宸却巧妙的在这时候插口道:“祖母,是青涛帮我和别人比赛吃东西,我怕他输了,所以要喂他,你说我是不是很厉害?”

莫老夫人为了顾及宋青涛的面子,假意骂道:“宸儿啊,你怎么这么儿戏,拉着青涛玩呢?”

“是青涛自己说要跟我玩的。”莫宸不服气地道。

莫老夫人看向宋青涛的眼神带有询问之意。

在众目睽睽之下,宋青涛总不好说谎,只好呐呐地辩解,“我是答应了他,但是……”

“看吧看吧!”莫宸得意地打断道:“青涛常常去和一些穿得很少的女人吃饭,我早就知道青涛很会吃才叫他的。”

穿得很少的女人?由于在场自命清高的士子不少,宋青涛平时也以正人君子的形象示人,听到这话,众人看向宋青涛的目光顿时变得奇怪,柳竹音更是暗地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中妒火横生。

倒是莫老夫人一下子没想那么多,厉声责问道:“青涛,你上青楼?”

宋青涛急急否认,“其实……其实那是应酬,我是为了锻造坊的生意才和几个重要客户到青楼去,并不是去花天酒地的。”

这样的解释让莫老夫人心中好过了点,不过还是叮嘱他道:“即使如此你也该告诉我一声,让我知道我们的客人有谁,而不是像你这样私下行事,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是,老夫人。”宋青涛一身狠狈还要吞下这口怨气,现下安抚了莫老夫人,等会儿还得向柳竹音解释,惹上这一连串的麻烦,都是那傻子害的!他低下头的同时,暗自冷瞪了莫宸一眼,眸光杀意十足。

雀儿刚巧清楚捕捉到了这一幕,她不由得倒抽了口气,当下决定先避开为妙,于是她主动向莫老夫人道:“老夫人,今儿个是竹音小姐的生辰会,为了不让少爷再闹下去,我先带着少爷离开吧?”

莫老夫人没有直接回答她,反而问道:“是你让大牛来叫我的?”

被揭穿的当下,雀儿立即感受到几道饱含敌意的目光射向自己,但这时候她又不得不承认,只好硬着头皮说道:“是的,因为雀儿的分量还叫不动少爷,才会惊动老夫人。”

这番话倒是说得莫老夫人心头舒坦,她点了点头,难得地夸赞道:“这件事你做得不错,你倒是越来越机灵了。”

然而这句夸赞,又让雀儿觉得自己中了好几箭,四周传来的恶意几乎让她身体僵硬,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接着,莫老夫人让人重新上了一桌菜,而她也让柳竹音劝回去看戏。

当雀儿正要带着莫宸回房时,柳竹音特地来到两人身边,冷冷地笑道:“你现在可看清楚自己的地位了?让你嫁给莫宸做妾,是要你好好照料他,不是让你巴结莫老夫人,可别以为入了门,你就真的是莫家的夫人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傻夫也是有爪子最新章节 | 傻夫也是有爪子全文阅读 | 傻夫也是有爪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