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门好亲事 > 尾声

医门好亲事 尾声 作者 : 春野樱

    聂平远将穆希恩带回天祈城了。

    虽然一开始有些闲言闲语,但聂平远却不畏惧旁人眼光每天与穆希'E出双入对,并带着她到万济堂及济生院帮忙,每当外人对穆希恩有所疑虑及批判,聂平远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替她抵挡炮火,并不厌其烦的解释,让更多人了解穆希恩当初的用心及本意。

    因为有他的支持,穆希恩得以抬头挺胸的行走在天祈城,并利用她护理方面的专业,协助聂平远管理及经营万济堂。

     

    她建议聂平远将之前因吃了罗定波给的药而瘫痪及昏迷的病患接至济生院照顾,聂平远采纳了她的意见,将患者接至济生院进行全方位的治疗及照护,穆希恩甚至亲自到济生院协助并教导一些学习生如何照护瘫痪及昏迷的病患。

    聂平远从旁看着,心中的疑惑大爆发,他深深觉得她跟他一样来自遥远的未来。

    这天,聂平远到济生院接穆希恩回府,夫妻俩手牵着手,一步步的往聂府的方向而去,路上,两人一如往常的闲聊着。

    “今天病患的状况如何?”他问。

    “李老跟张妈好多了。”她一脸兴奋地说:“今天他们都下床走了几步路,张大夫说只要持续用药,情况一定会好转。”

    “是吗?”他笑视着她,眼神温柔,“你看起来很开心。”

    “看见病人渐渐痊愈,我当然开心。”她续道:“到济生院接受照护后,他们恢复的状况变好了,唉,果然还是需要专业的照护才行呀。”

    说着,她不知想起什么,突然眼睛一亮兴奋的看着他。“夫君,我有一个建议,不知行不行得通?”

    “你说。”

    “聂家先有万济堂,后有济生院,我认为也可以开设一家赡养或是疗养院,提供需要的人长期或短期的照护。”她说。

    他充满兴味的看着她,“你……真是让我惊奇不已。”

     

    “咦?”她一愣。

    “我总觉得你不属于这里。”他语带暗示。

    她微顿,“你是指……”

    “你有太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之处,例如你用了神奇的方法救回司马毅,现在又提议开设赡养院。”他停下脚步,伸手轻抚着她的脸颊,“希恩,你到底是打哪儿来的?”

    迎上他疑惑的眼神,穆希恩沉吟片刻。

    是的,他一定对她充满疑问吧?她决定对他坦白,不管他相不相信。

    “夫君,我现在要说的事,你一定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觉得我脑袋有问题,可是……”她直视着他,神情坚定,“我决定对你坦白。”

    他一脸“洗耳恭听”的表情,两眼专注的注视着她。

    “你听好了,我来自遥远的未来,我救司马毅的方法叫做CPR,我们有可以在天上飞的交通工具,叫做飞机,我们有电话、传真机、计算器,可以跟十万八千里外的人说话,并看见他们的脸,然后我们……”说着,她发现他的反应很平静,表情超淡定,彷佛他能理解她所说的这些事情般。

    她狐疑的看着他,“你一点都不好奇、不疑惑吗?”

    “你不是说你来自遥远的未来吗?”他一笑,“我相信你所说的那些,在未来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吧?”

    “……嗯。”他的平静反倒让她吃惊了。

    “那么,你是怎么来的?”他又问。

     

    “我、我死了。”她说:“我在医院里死去,灵魂出窍看着医生们对我进行急救,只可惜他们没救回我,我被吸进一个白色隧道里,再醒来时就变成穆希恩了。”

    “原来如此。”他了然一笑。

    看他非常轻易且平静的接受她所说的“天方夜谭”,她越来越觉得奇怪。“你真的是个很奇怪,很特别的古代人。”她说。

    聂平远深深一笑,没多作解释,也没将自己的故事说给她听。他想,他就永远当她心目中奇怪又特别的古代人吧。

    “欸,未来人,”他紧握着她的手,一脸认真的问:“你不会离开我,回到未来去吧?”

    闻言,她哈哈大笑。“放心,我的肉身应该烧掉了,回不去了啦。”

    他眉心一拧,故作懊恼地说:“原来是因为肉身不在,回不去,走不了,才留在我身边啊?”

    “不是不是。”穆希恩赶紧解释,并向他撒娇,“我是真心真意想待在你身边的,才不是什么无可奈何呢!”

    “是吗?”他故作怀疑状。

    她再一次强调,“我说的绝对是真心话。”说着,她将他的手紧紧抓着,“我会待在你身边,陪你一起打拚,我们还要开一家赡养院,不是吗?”

    有了她的再三保证,聂平远深深一笑,“嗯。”

    看着他沉静安定的笑容,穆希恩甜甜一笑,“夫君,我们一起加油吧!”说着,她做了一个招财猫的动作。

     

    从前每当她为失去意志的病人打气时,总是会摆出这动作。

    看见这个动作,聂平远陡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她愣住,“怎么了?”

    “张雨夏?”他脱口而出这个名字,他永远都记得这个动作,每当他不想治疗,说些听似潇洒,实则颓丧的话时,负责照顾他的护理师张雨夏总会做出这个可爱的动作逗他笑,为他加油打气。

    那些流连病榻的日子,若没有张雨夏,他无法想象该有多难捱。

    难怪她总有一些动作、表情似曾相识,那熟悉感原来来自于他们曾经有过的交集及接触。

    他是个不配合的病人,脾气又急又坏,凡是接触他的护理师没有一个不被他气哭或是拿他没辙——除了她,张雨夏。

    不管他多么凶,她总是有方法治他,而他不知不觉中竟也顺从了她。

    他记得他死后,灵魂离开身体飘出病房外,在那游荡的短暂时间里,他发现她躲在顶楼哭,看见她哭得那么撕心裂肺,他的心也揪着。

    她照护他的那段时间里,他感觉得到彼此对对方的好感,当时他不只一次的想……如果他能活着,他一定会追求她。

    只可惜,他的生命在那一年画下休止符。

    穿越重生为聂平远后,他还是经常想起她,但他知道他再也不可能见到她了,如今,她竟然以另一种面貌出现在他眼前,而且成了他的妻子!

     

    老天爷,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缘分?

    “你、你怎么……”听他叫出自己从前的名字,穆希恩吓得瞪大了眼睛,“你、你是……”

    他深深一笑,眼底有一抹黠光,一字一字的说:“我是邹、宇、宁。”

    穆希恩呆住,嘴巴因惊讶而微微张开,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他是邹宇宁,那个脾气差,气跑也吓跑了所有护理人员的工作狂?她还记得他过世的时候,她难过了好久好久……

    在癌症病房工作,对死亡早已看透、不知道送走多少病人的她,仍因为他的离开而感到痛苦。她时常回想起跟他相处的时光,那些曾经不愉快的事情,最终都变成美好的回忆。

    她是个专业的护理人员,不管面对什么病人都不会有任何想法,可是在照顾他的过程当中,她却慢慢被他吸引,而她也常常从他锐利而沉静的眼眸中,看见了他对她的好感,只是见他一天天消瘦,她知道他终有一天要离开,于是她将那样的情愫放在心里。

    她以为那一别已是永别了,没想到他们的缘分这么深,竟然先后穿越重生,然后再度相遇。

    想着这不可思议的缘分,她忍不住激动落泪。

    见状,聂平远立刻将她揽进怀里,让她在他怀中轻泣,久久不能自已。

    “为什么哭?这么不想再遇见我?”他开玩笑。

    “不是……”她软软地道:“你、你走的时候,我、我很难过,我……”

     

    “我知道。”他温柔一笑,“我看见你躲在顶楼大哭。”

    她一怔,抬起头看着他,“你看见了?”

    他点头,“你的灵魂都能飘到半空中看见医生帮你急救,我当然也能飘到顶楼去。”说罢,他蹙眉笑问:“姑娘怎么挂的?”

    “……过劳死。”她说着,自己都觉得好笑而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我们都是不要命的工作狂。”

    “往后不能如此了。”她语带提醒及警告地道:“我们要珍惜老天爷给我们的『再一次』。”

    他浅浅一笑,眼底满是浓情地道:“那是当然,老婆大人。”语罢,他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深情一吻。

    万济堂附设的赡养院宁夏苑,在那年的夏天落成启用了。宁夏是取聂平远、穆希恩之前名字中的其中一字而来,没人知道它的由来,却都喜欢这个名字。

    落成那天,司马毅亲自带着贺礼前来祝贺,看两人夫妻情深共创事业,他十分羡慕,也献上祝福。

    “看你们如此恩爱甜蜜,总算不枉我当日冒着一死成全了你们。”司马毅笑视着聂平远,“你可要好好照顾我的护身符,若亏待了她,本王——”

    “王爷放心吧,”聂平远打断了他,深深一笑,“我不会给王爷任何机会的。”

    司马毅先是一顿,然后哈哈大笑。

     

    “咦?”这时,聂平莘走了过来,“司马毅,你来了?”

    司马毅见着她,笑了,“聂姑娘,别来无恙?”

    “我好得很,倒是你,”聂平莘上下仔细的打量他,“看来还活得好好的。”

    “托福。”司马毅已经顺利过了二十岁,不幸并未发生。

    不过他并不认为国师的预言失准,应该是有其它因素让他至今还活着,但他已不去想,人生过一天是一天。

    “看来国师也有失准的时候。”聂平莘说。

    “怎么你好像很可惜的样子?这么希望我死?”他开玩笑。

    她一脸认真,“绝对没有,我经常上般若寺祈求佛祖佑你长寿耶。”她轻啐一记,“我才没那么坏心。”

    听见她说常去寺里祈求他能长寿,他不禁惊喜。

    穆希恩跟聂平远使了个眼色,然后说道:“平莘,我跟你大哥还有事忙,你帮我们招呼王爷吧。”

    “喔,好的。”聂平莘不做他想,立刻答应。

    穆希恩跟聂平远走后,聂平莘看着司马毅,眼底满是感激,“谢谢你。”

    他微怔,“谢我什么?”

    “谢你成全了我大哥跟嫂嫂,并且真心的祝福他们。”她衷心地说:“我想便是因为你做了这样的好事,才替自己争取了时间。”

     

    他一笑,“这么想倒也是不错。”

    “就算你往后真的病了,放心吧,就到宁夏院来。”她一脸认真地道:“我接受了嫂嫂的训练,将来也会在宁夏院工作,虽然女看护是不照顾男性病人的,但如果是你,我可以勉强服务喔。”

    “勉强?”司马毅眉心一蹙。

    “我可是未嫁的姑娘,贴身照顾男性病人,要是传出去怎么嫁人?”

    他挑眉一笑,“我可是仁康王,不是寻常男性病人。再不行,我娶你不就得了?”

    此话一出,聂平莘瞬间红了脸,搭不上话。

    这时,两个正在追逐嬉戏的孩子朝小桥上的他们冲过来,一个不小心就将站在边上的司马毅撞进池子里。

    “啊!”司马毅不谙水性,一落进池子便惊慌失措。

    聂平莘见状,毫不犹豫的跳下池子把他救起。

    “你没事吧?”她忧心的看着他。

    司马毅摇摇头,看着全身湿透十分狼狈的她,心头一阵狂悸。这时,有人围过来关心他们,可他眼里却只看

    得见她。

    聂平莘被他看得慌了,故作镇定地道:“我说你呀,好像挺多灾多难的。”

    “可不是吗?随时都会遭遇不测似的。”他说着,两只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她,炽热不已,“欸,聂平莘,你相信国师说的话吗?”

     

    聂平莘一愣,“什么?”

    “会不会本王的护身符不止一张?”他笑问。

    明白他此刻暗示,聂平莘的脸儿红了。

    不远处,聂平远跟穆希恩看着他们的互动,不禁相视而笑。

    “我有一种预感,”聂平远故作神秘地道:“聂家就快要办喜事了。”

    “嗯,我也有相同的预感喔。”穆希恩点头微笑,却突然一阵作呕。

    “你没事吧?”聂平远紧张兮兮地道:“待会儿让张大夫帮你把个脉。”

    穆希恩睇着他,眼底有着一抹可爱的狡黠,“欸,老公,我有一种预感,你快要当爹了。”

    聂平远一怔,呆了似的看着她。

    须臾,他回过神一把将她抱住,不顾众人目光。“我要当爹了?”

    “嗯。”她腼腆地道:“好了啦,大家都在看。”

    “我不管,我就是开心!”说完,他还是用力的抱着她。

    她无奈的一笑,便也放任着他,谁教他骨子里是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大男人呢!

    回头想想,这是多么难得又不可思议的缘分啊!他们在未来错过,却在过去相逢。

    如果能再活一回,只想跟你在一起。

     

    她想起他写的那张字条。他写的那当下,倾注了多少意念及感情,才足以深刻到让老天爷听到他的无声祈盼?

    老天爷真的让他们在一起了。

    而她,满心的感激。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好亲事最新章节 | 医门好亲事全文阅读 | 医门好亲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