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门好亲事 > 第二十七章

医门好亲事 第二十七章 作者 : 春野樱

    门外,有人贴门细听房里动静。不是别人,正是司马毅。

    聂平远跟穆希恩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很沉重。

    他一直都知道穆希恩的想法,当初若不是他趁着聂平远落难,而自己又掌有左右判决的权力,纵使他给穆希恩全天下的财宝,让她住在黄金宫殿,炊金馔玉、锦衣华服,她都不会动摇,不会离开聂平远。

     

    她对聂平远的爱有多坚定,他都看在眼里。见她终日抑郁,形影消瘦,他心里并不舒坦,但对她,他从没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欲念,他只是需要她,她给了他一种安全感,而那来自于国师那些话对他的制约。

    穆希恩对他说话向来不客气,甚至有时带着训斥意味,他不生气,因为他总觉得她的口吻像是母亲,也像是姊姊。

    突然,有人一把抓着他,他一怔,转头一看竟是聂平莘正恶狠狠的瞪着他,然后将他拉到旁边去。

    “司马毅,你快放了我嫂嫂。”

    看着她,他不自觉的露出笑容。老实说,他对聂平莘反倒有点兴趣,这丫头直率刁蛮却很可爱。

    “注意你的态度,我可是仁康王。”

    “谁管你是什么王?”她气恼地说:“我大哥跟嫂嫂如此相爱,你却要拆散他们,我告诉你,拆散姻缘的人是会遭天谴的!”

    “我哪里拆散他们了?”他蹙眉一笑,“是穆姑娘自愿离开他,不跟他回去的也是她,我并没限制她的行动。”

    “你少得了便宜又卖乖!”她对他尊贵的身分一点都不顾忌,畅所欲言地说:“嫂嫂要不是担心你会对付我大哥、报复聂家,她早就跟大哥走了,你真卑鄙,利用了我嫂嫂深爱我大哥的这个弱点留住她,你是小人!”

    尽管她骂他卑鄙又骂他小人,他却一点都没生气,只是兴味的笑视着她,突然,他伸手掐着她的下巴,令她吓了一跳。

    他笑视着她,“你娘肯定给你生了八颗胆,才让你敢这么对我说话吧?”

     

    她拨开他的手,娇悍地道:“你根本不爱我嫂嫂,只是把她当成一张护身符!”

    “爱?你懂什么是爱吗?小丫头。”他促狭问。

    “我比你更懂爱。”她直视着他,“真正的爱是不会忍心看着对方不幸福、不快乐的,如果你懂爱,就不会眼睁睁看着我嫂嫂郁郁寡欢,愁眉不展。”

    他沉吟道:“所以你认为穆姑娘很爱你大哥?”

    “当然。”她笃定地道:“只要有眼睛都看得出来,就算眼睛看不见,心也能感受,你感觉不到,那表示你既没心又不长眼。”

    闻言,他忍俊不住一笑,“你这丫头真够大胆的。你说穆姑娘很爱你大哥,那么你大哥呢?他又有多爱她?”

    “我大哥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她一脸骄傲地道:“这就是他的爱。”

    “他对她的爱有没有这么坚定,不是你说了算。”

    “我敢说,他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事!”她语气坚定又带着挑衅。

    司马毅挑眉一笑,“等着瞧。”

    翌日一早,古超来到客房,聂平莘正在为聂平远张罗早膳。

    “两位,王爷请两位到大厅一见。”

    “司马毅想干么?”聂平莘眉心一皱,“大哥还很虚弱,他想……”

     

    “平莘,休得无礼。”聂平远打断了她,“古大人,烦请带路。”

    古超领着两人去到一处厅堂,一进门,已见司马毅等在那里,聂平莘按捺不住脾气,一个箭步便往前冲。

    “司马毅,你又想做什么?”

    “稍安勿躁。”司马毅好整以暇地道:“你先坐下吧。”

    “平莘,你太无礼了,不准再放肆。”聂平远训罢,看着司马毅,“舍妹放肆,还请王爷海涵。”

    司马毅一笑,“令妹是位有趣的姑娘,我准她放肆。”

    这时,门口传来声音——

    “王爷,穆姑娘到了。”

    聂平远微顿,回头一看,穆希恩已经到了门口,两人对望,都愣了一下。

    穆希恩走了进来,狐疑的看着司马毅,“你找我来是为了……”

    “我们今天就把话摊开来说吧。”司马毅说:“聂平远,我是不会把她还给你的。”

    聂平远神情平静,语意却强悍坚定。“但我必须带她走。”

    “司马毅,你——”

    “欸,”司马毅打断了想插话的聂平莘,然后深深一笑,“不是要你等着瞧?”

    她一怔,突然意会到什么而安静了。

     

    “王爷,我不会违背我们当初的约定。”穆希恩真的很担心聂平远走不出仁康王府,“请你让他们走吧。”

    “穆姑娘,你还是爱他的吧?”他问。

    穆希恩顿时语塞,她当然爱着聂平远,只是突然这么问她,她又怎么答?再说,爱又如何?她再也不能回到他身边了。

    “聂平远,你呢?”司马毅笑视着聂平远,“你真这么爱她?你真能接受一个休了你又跟过别人的女人?”

    “王爷,”聂平远唇角微微一勾,“我不需要去想她发生过什么事情,只要她还爱着我,她愿意跟我走就好。”

    司马毅哼笑一记,“你该知道她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吧?”

    “我听说过。”他说。

    “国师说过,救我一命的女人就是能保我一世平安,长命百岁的女人,也就是说……”司马毅目光一凝地道:“如果我把她还给你,我便无法安稳一世并有性命危险。她是我的护身符,是我的宝。”

    聂平远听完,沉静的一笑,“对王爷来说,穆希恩是宝,对我,她不只是宝,而是命。”

    听他说她是他的命,穆希恩心头一紧,热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是命吗?”司马毅不以为然地道:“既然是命,那就一命抵一命,你要我的宝,拿命来换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陡然一惊,除了聂平远,他依旧文风不动,不惊不怒。

    “司马毅你想怎样?!”聂平莘气极败坏地道:“你太可恶了!”

     

    穆希恩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聂平远,沉声地说:“你走吧,别做傻事。”

    “你在这儿快乐吗?舒心吗?”他问她。

    迎上他的眸子,她一震。

    “如果你在这儿犹如笼中鸟般的不快乐,那么我用一条命换你的自由,也值。”他说。

    “什……”她感觉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会,真的敢。“聂平远,我不准!”

    说着,她转身怒视着提出这无理条件的司马毅,语带警告地道:“你若对他做什么,我就杀死你的护身符。”

    司马毅蹙眉一笑,“好好好,你别这么恼,要他的命或许是过分了一点,那这样吧,我就大发慈悲,”他眼底黠光一闪,对聂平远说:“让你用一条手臂把她换回去好了。”

    聂平远淡淡一笑,“谢王爷。”

    闻言,穆希恩跟聂平莘都陡地一惊。

    “大哥!不行!”

    “聂平远!”穆希恩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他,“你疯了?!”

    他笑视着她,眼神温柔无惧,“一只手换回你,我可没做过这么划算的主意。”

    “不!你疯了吗?”迎上他坚定无畏的目光,她知道他是真的下定决心,无可动摇。

     

    “古超,刀拿来。”司马毅一喝,古超便呈上一把早已备妥的大刀。

    “司马毅!”聂平宰冲到他面前,激动又愤怒地道:“我不准你断我大哥的胳膊!”

    他笑视着她,“你不是说你大哥对她的爱很坚定吗?”

    “你……”她语塞。

    他轻推开她,走向聂平远,“放心,这刀锋利得很,绝对不会让你太痛的。”

    “不行!”穆希恩一个箭步冲上前,张开双臂挡在聂平远面前,恶狠狠的瞪着司马毅,“你敢?”

    “古超!”

    司马毅一跟古超使眼色,古超立刻驱前抓住穆希恩并将她拉走。

    穆希恩奋力的挣扎哭喊:“司马毅,不准你伤害他!聂平远,不可以!不要!”

    “聂平远,你不后悔?”司马毅站在他面前,直视着他。

    他目光坚定无惧,“拿去吧,我只希望你说话算话,把她还给我。”

    “好,那我就成全你。”司马毅说完,高举大刀。

    “不要!”穆希恩尖叫着。

    司马毅大刀一落,往聂平远的左臂砍下。

    穆希恩闭上双眼的同时,两腿一瘫,整个人软在地上,没了声音。

     

    聂平莘也捣着眼睛,浑身发抖。

    “呃!”只听嘉平远闷哼一声,然后再无声息。

    聂平莘放开手,手心下,眼泪早已溃堤,可当她看着眼前的景像,先是一愣,然后笑了。

    “嫂嫂,”她奔向瘫在地上不动的穆希恩,摇摇她,“没事,没事。”

    穆希恩像是回了魂似的抬起眼帘看着她。

    “没事,大哥没事。”聂平莘兴奋地道:“他的手还在。”

    穆希恩闻言,迟疑的望向聂平远,只见他用右手按着自己的左肩,神情有点痛苦,可他的左手还在,地上一滴血都没有。

    司马毅笑叹一记,“这是一把反刃刀,断不了他的胳膊,不过痛是肯定痛的。”

    听着,穆希恩呆住,两只眼睛吶吶的看着毫发无伤的聂平远。

    聂平远疑惑的看着司马毅,“王爷,你……”

    “我只是想确定你爱她的决心跟勇气罢了。”司马毅耸肩一笑,“不这样,本王如何心甘情愿的将她还给你?”

    闻言,聂平莘旋身奔向他,一时忘情的抱住他,又哭又笑地道:“司马毅,谢谢你,你是好人,我错怪你了,我不该骂你。”

    司马毅先是被她这直率的举动吓了一跳,然后又莫名开心的笑了。“既然你知道我是好人,是不是该跟我道歉?”他问。

    聂平宰不好意思的笑笑,“真是抱歉,我不该骂你浑蛋……可是,你没了护身符,会不会死?”

    看她一脸忧心,他忍俊不住的一笑,“你担心吗?”

    “我当然……”聂平莘话到嘴边惊觉不妥,连忙吞下,“我也不希望你死呀。”

    “罢了,听天由命吧。”他一派洒脱。

    “王爷,”聂平远压根不信护身符之说,一点都不担心司马毅真会因此遭遇不测,“你的恩情,聂某没齿难忘。”

    司马毅无奈地道:“是你自己帮了自己,我把她还给你吧。”

    聂平远点头,转身走向瘫在地上的穆希恩,后者看着他,哇的一声哭倒在他怀里,紧紧的抓着他。

    他将她揽在怀里,温柔地道:“希恩,我们回家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门好亲事最新章节 | 医门好亲事全文阅读 | 医门好亲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