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四章 作者 : 风光

奚辰心头狠狠一震,抬起头来深深地看着她。

刚才那几个女人其实是他的妾室,而且各个都是出自名门,若没有今曰的变故,他还不知道这群女人对他竟全都是虚情假意,平时的顺从温婉都是装出来的。

总是被捧得高高的,一朝由高处跌落,那种痛苦及失落可真是难以言喻。虽说他对她们称不上有多疼爱,但也没有薄待过任何一个,想想自己一直都是被朦骗度日,在她们眼中的他,没有了利用价值就什么也不是。

这下真称得上众叛亲离了,在他被逼到了绝境,连能不能回魂都还不知道的时候,唯一在他身边的人,居然是这个单纯又傻气的女孩,奚辰知道灵心说的一切都是出自肺腑,也是这一片真心,令他方才被重伤的心,适时的得到了慰藉。

如果没有她这一句及时的话,他相信自己宁可化作修罗,不管耗费多少元气,也会现身跟刚才那几个女人好好算帐。

“你知道你说的话代表着什么承诺吗?”奚辰若有深意的说。“这可是比做你的情郎还要多得多了。”

“我……我一直都对你很好啊,我也一直都陪着你啊……”灵心被他看得心头小鹿乱撞,一时也想不清自己的话里究竟多了什么东西。

不过不待她多想,奚辰已经下了决断。“很好,等本皇子恢复之后,或许很快就会要你履行你的承诺了,你——要一辈子对本皇子好,一辈子都和本皇子在一起!”

这个承诺,代表着她也愿意做他的妻妾,奚辰突然觉得,方才受到的那些背叛反而不算什么了。

“可你现在无法回魂怎么办?”灵心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她也想一直和他在一起,可是眼下还有最急迫的问题等着他们解决。

“别急。”有了她的承诺,奚辰的心反而定了下来。“生魂回到肉体似乎没那么容易,或许我们少了什么步骤。”

灵心也是恍然大悟。“对啊!我们立刻去问武仕书!”

“不急,这些日子都等了,还差这么一天吗?你立刻离宫,保证还没出宫就被抓起来。你明日到司礼监告假,循正常程序出宫较好。”

“嗯嗯嗯,就这么办。”灵心点头如捣蒜。

“还有……”奚辰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你千万别忘了自己今晚所说过的话。”

遵循着正常程序,在赵公公的刁难,而且又加扣了一个月的月俸后,灵心向宫里告了假,终于能带着奚辰前往长眉道长的道观。

道观所在的鹊鸰山,恰好位于京城与朴月镇之间,灵心盘算着由京城这头前往,就算直去直回,也要七到十日的时间,便考虑雇一辆马车。当然她一个家底普通的女子,雇用马车这么多天,花的银子也够叫人肉痛的。而这笔款项,自然得先算在奚辰头上,等他醒来后,一定要叫他连本带利吐出来。

然而灵心才刚走到马车行外,却像看到鬼似的停下了脚步,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无法回神。

“你怎么……”奚辰正想问她,但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他也意外的住了口。

原来,武仕书便站在对街,笑吟吟地看着灵心,而他的后头站了一个长眉白须,仙风道骨的道人,便是他的师父长眉道长。

“武仕书!”灵心终于清醒,连忙跑到他的身边,惊喜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

武仕书神色古怪的摇了摇头,但却又点了点头。“是京城有人请我师父过来做一趟法事,所以我才会和师父来的。不过师父说做法事之前,一定要先来这里,这趟法事才会圆满,所以我们就来了,想不到等的人竟是你们。”

他默默的望向灵心身后神色有异的奚辰,后者也是大为意外,故而沉默地听着他的解释。

灵心马上转向了长眉道长,笑吟吟地福了福身,“道长果然神机妙算,连我们会到这里都料得这么准。”

长眉道长受了她的礼,拂了拂长须,慈祥地笑道:“好说、好说。”

然而她的下一句话,却差点让长眉道长一把将自己的胡子扯了下来。

“道长这么一出现,让我省了好多银两啊,这下不用花钱雇马车了!”灵心讨到了小便宜,喜孜孜地道。

长眉道长闻言一楞,不禁苦笑了起来,他这般高人对她而言只有这点价值吗?

而武仕书则是捂着脸,觉得这个小丫头实在不给他面子,亏他还多次在师父面前夸赞她;奚辰更是揉着额际,她到底搞不搞得清楚重点在哪里啊?

“你们的事,贫道已经知道了。”长眉道长清了清喉咙,直入重点。“二皇子殿下无法回到他的肉身之中,对吧?”

“对对对!”灵心对长眉道长更佩服了,只差没整个人巴上去。“道长,你怎么知道?”

听到灵心的问题,奚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道长是高人,自然洞察万物,他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事如何解决。”

“没错没错。”灵心猛点头,又巴向长眉道长,双眼亮晶晶的像在看什么偶像。“道长,请问奚辰的事要怎么解决啊?”

终于有比较受到尊重的感觉了,长眉道长微微颔首道:“二皇子回不去他的肉身,是因为冤气太重,只要化解掉他的冤气即可。”

“那他的冤气要怎么化解?”灵心苦恼地看着奚辰。“对他洒糯米?黑狗血?还是在他嘴里塞黑驴蹄子?”

这次换武仕书哭笑不得。“灵心,你这些怪招哪里听来的?那是针对殭尸的!对生魂没有用。”

长眉道长也是一脸古怪的表情,不过他很有礼貌地憋住了笑,“原本二皇子只要待在你身边,那冤气便会逐日消退,只是他的肉体可等不了那么久。”

长眉道长自然也知道,灵心的折纸有化解鬼魂冤气的作用,虽然要花一段不短的时间,只是现在时机未到,他不好说得太明白,免得泄露天机。“欲解决此事,说不得你们今日需与贫道走一趟。”

“道长此行欲何往?”奚辰难得地带着敬意问道。长眉道长虽然不显山不显水,还看不出有多厉害,但光看他未问先知自己的问题,又带着徒弟在这里堵人,就知道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

长眉道长拂了拂长须,笃定地道:“洛王府!”

听到这个地方,奚辰与灵心都微微变了脸色,面面相觑。洛王府便是曲如雪的娘家,而武仕书刚才说长眉道长是应邀来京城作法,难道是曲如雪的手笔?洛王府有什么事,需要动用到世俗之外的力量?

这趟洛王府,确实非走不可,而且奚辰隐隐觉得,此事与他一定有关。他忍不住深深地望了长眉道长一眼,这老道越发令人看不清了。

“不过,你们就这么去可不成。”长眉道长突然说道,分别看了看灵心与奚辰两人。“灵心,你暂且打扮成贫道的小道童。至于二皇子殿下……”

长眉道长取出了一个葫芦,接着口中念念有辞,做了几个手势,奚辰的生魂居然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收进了葫芦里。

灵心倒抽了一口气,连忙把葫芦抢了过来,拚命的往外倒。“道长!你把他怎么了?他怎么跑到葫芦里了?出不来怎么办?”

武仕书止住了她的动作,温和地劝道:“别急,灵心,是这回二皇子不宜现身,师父暂时将他收进葫芦里,不会有事的,这葫芦有温养灵体的效果呢!”

听到奚辰没事,灵心才松了口气。“所以奚辰没事啰?”

瞧她那副心慌意乱的模样,武仕书顿时百感交集,但仍是勉力一笑。“自然没事,而且他还能透过葫芦察觉到外界的情况,这葫芦目前就等于他的本体。”

他的本体?灵心诧异地举起葫芦,左瞄右看之后,忽地伸指住萌芦一弹。

“痛吗?”她试探性地问。

葫芦很不客气地上下晃了两下,像在回答她的问题。

灵心又不信邪地打量了下葫芦,居然又拿起来,双手在上头摩挲了好几下。

“爽吗?”她大剌剌地再问。

葫芦沉默了一阵,蓦地飞了起来,往她的额头重重的敲下去,让她痛呼一声,可怜兮兮地摸着额头。

“我不过是做个实验嘛!现在我知道了,确实可以代替你的本体……”灵心委屈地咕哝着,不依地对着葫芦又弹了几下。“让你欺负我!我也要欺负回来!”

这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一旁的长眉道长及武仕书看得已经不知该生气还是该大笑了,尤其是长眉道长,他祭炼这葫芦都不知道多少年了,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被拿来这么用。

他有些同情地看了眼葫芦。“灵心,这葫芦你要好好收着,此行必有收获。”

“没问题!道长!”灵心连忙小心翼翼地收起了葫芦,稳妥的收在衣襟里,原本还不觉得如何,但几个呼吸之后,她突然满脸通红,又飞快的把葫芦取了出来。

这感觉跟直接接触奚辰没什么两样……又是在这么敏感的地方……

虽然两人的关系是情侣了,可是这么“真枪实弹”的接触,她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武仕书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眼捷手快的要将葫芦取过来。“放我这里好了,我帮你保管!”

奚辰才不可能就范,就见葫芦滴溜溜的转了个圈,乖觉的溜进了她的袖袋之中,再无声息。

武仕书拿他没办法,气呼呼的瞪着葫芦,一人一物居然就这么对峙起来,而夹在其中的灵心一脸无辜,不知道武仕书与奚辰没事怎么对杠了起来。

长眉道长见状,也只能无奈长叹。

“到底是孽缘,还是良缘呢?天赐良缘,是贫道也无法主导的,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