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公是只鬼 第十三章 作者 : 风光

灵心心慌意乱,想抄近路回到自己的位置,竟忘了自己是个天生的大路痴,和太庙的队伍隔开距离后,因为看不到队伍的尾巴,凭着直觉一阵胡走,结果居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庭园里。

“这什么鬼地方啊?怎么到处都长得一样?鬼打墙吗……啊!对了,我还可以问鬼!”灵心原本欲哭无泪,突然想起自己明明有个好向导在身后,干么自作聪明抄近路,然后没头没脑的狂冲?于是连忙回头,朝着奚辰就要发问。

想不到奚辰脸色凝重,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目光就望向庭园之中。

灵心也好奇地看了过去,庭园里站着几个人,为首的赫然是刚才在大典上看到的三皇子奚英。

这就奇怪了,所有人都该在太庙祭拜的时候,奚英在这里做什么?

不待她多想,奚英等人的说话声就落入了她的耳中。

“该死!该死!凭什么太子会是他?凭什么本皇子就要看着他得意?全紫渊国都知道他弃文从武,根本不关心政事,难道只因为他是长子,太子之位就要让给他吗?”

奚英气得将手上的文书往地上一攒,口中的“他”,指的自然是大皇子奚阳了。

听他暴怒,身旁一位老太监马上安抚他道:“三皇子息怒,如今事已至此,三皇子千万不能泄露了您的怒气,更要韬光养晦,静待时机到来。”

“还有什么时机?”奚英愤怒地双手都握成拳了。“原本父皇看好二皇兄,现在二皇兄变成那样子……本皇子以为机会终于来了,这下太子之位必是本皇子囊中之物,结果居然给了大皇兄?”

灵心听得张大嘴,差一点就叫了出来。这个三太子……啊不,是三皇子,似乎知道奚辰的情况?

一旁奚辰的目光也凝重了起来,虽然他也怀疑奚英,但以奚英的鲁莽,不太可能做出这么天衣无缝的事,最后还赔上了太子之位。如果真是奚英,那还真是笨到赔了夫人又折兵。

“三皇子,您既然提到了二皇子,何不考虑考虑,也许夺得这太子之位的契机,就落在二皇子身上呢?”老太监原本就是三皇子的智囊,一切都帮他想得很周到,任何可以利用的机会都不放过。

“哼!二皇兄现在只是个活死人……等一下,你的意思是?”奚英眼睛一亮。

“没错!”老太监阴阴一笑。“二皇子的病体被大皇子妃给藏了起来,这件事并没有人知道,如果能利用好时机,说不定能把二皇子身上发生的事,栽赃到大皇子头上……”

“不只这样,大皇兄那种好武勇、瞻前不顾后的个性,本皇子也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奚英也阴阴笑了起来。“一次去了两个劲敌,太子之位就一定是本皇子的了!”

听着他们主仆奸笑,灵心只觉一阵寒意由腰椎通到了头顶。她知道自己听到了不得了的大事,再不跑只有人头落地的分,连忙踮起脚尖,转身就要溜。

没想到她好死不死踩到了一根枯枝,发出了些微的声响。这个庭园原本在宫里就算隐密,少有人来,三皇子等人在此又是讨论重要之事,自然反应敏锐,一听到异响就连忙过来查看。

不管了!灵心这下也顾不得隐藏身形,连忙拔腿就跑,不一会儿,便听到后头追来的脚步声。

死了!这次她死定了!她好不容易穿越到古代,还没活够就要毁在这里了吗?

就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住她整个人的时候,庭园里突然狂风大起,刮起了片片落叶石尘,打得三皇子等人一头一脸,等他们好不容易从大风中睁开眼睛,灵心已逃得无影无踪。

“居然是个宫女?给本皇子查!今日谁没有在册封大典队伍里的,全给我查一遍!”

册封大典才过了一天,那种喜庆的感觉都还没过去,隔日皇宫便发生了一件几乎压过太子册封的大事。

二皇子结束微服出巡了,却是被人抬回来的,因为二皇子不知受了什么伤还是中了什么毒,居然是昏迷的,让皇帝又惊又怒,誓言追查凶手。

于是,深怕被三皇子查出来的灵心,就在这种乌云密布之中低调了起来,希望那天追她的人没有看得太清楚,免得她什么都还没查清,就先被三皇子做掉了。

不过既然奚辰的肉体出现了,灵心也没有道理不过去看看。由于这一切都见不得光,所以她只能在晚上进行,趁着深夜,她便与奚辰潜入寝宫,有个熟门熟路的人带路,自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虽说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睡下了,不过奚辰身边也应该有随侍的宫女太监才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偌大的宫殿里什么人都没有,倒是为灵心两人行了个方便。

站在大床旁,灵心呆看着床上的人,久久不语,好半晌才喘出一口大气。“哇塞!本人就是不一样,真的好帅喔!”

奚辰原本看到自己的肉体奄奄一息,情绪十分复杂,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得意地一笑。

“哼!本皇子虽从不恃外貌行事,不过要让你这等没见过世面的女子惊艳,还是绰绰有余的。”表面上很谦虚,言下之意却是自满到了骨子里。

这么嚣张的话,在他口中说来却似顺理成章,灵心的心思却不在这里,只是连忙说道:“那你快回你的身体里吧!”她羞涩地看了他一眼。“我想看我的情郎真正的站起来,希望你能主动抱抱我,我从来没感受过异性的怀抱呢……”

奚辰心头一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本皇子明白了,本皇子会做得比你所希望的更多,届时……你可别逃了。”

灵心满脸通红,她已经想到那种限制级的画面,听说古人虽保守,但房门关起来花样可是不少,她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奚辰似乎很明白她在想什么,朝着她暧昧地一笑,很快地飘近了自己的肉体,躺了上去,几乎与他的肉体重合。

然而灵心看着看着,就是觉得不太对劲,果然没一会儿,奚辰的生魂居然又坐了起来,一脸沉重。

“本皇子……没有办法回到本皇子的身体里!”

灵心倒抽了口气。“那怎么办?”这下,她真的手足无措了,原以为一切水到渠成,居然在这最后关头出了差错?

她眼眶一红,连忙察看起奚辰的肉体,但她这半调子的灵异体质哪能看出什么?眼看着她的手将他的五官捏成各种可笑的形状,接着又摸摸他的胸膛,再捏捏他手臂的肉,然后又往他的腹部探去……

“住手!你这笨丫头!”奚辰连忙阻止她,这具肉体虽然没了意识,但本能还是有的,再摸下去他怕自己出糗。“本皇子知道你觊觎本皇子这副玉树临风的肉体,但现在这时机并不适宜……”

灵心这才反应过来她做了什么,小脸不由涨红,讷讷地解释道:“我我我……我没有要吃你豆腐,我只是想看看究竟哪里不对。”

奚辰瞧她又羞又惊又紧张,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觉得好笑。“你放心,既然找到了我的肉体,那回魂一定有办法的!届时本皇子可不介意你随便摸,如果你害羞,那换成本皇子摸你也成。瞧你那白暂软嫩的肌肤,本皇子可是好奇了很久,很想知道手感是不是跟看起来一样那么好……”

这时候他居然有空和她调情,灵心知道他在安慰她,免得她被他无法回魂的事实给急哭了,一时心中感动莫名。

他真的……很重视她啊!把她的心情都放在心上,虽然他骄傲又难搞,但她真的有着被这个情郎疼宠的感觉。

她目光朦胧地看着他,两人视线交缠着,相信如果奚辰现在已回到肉体,可能巳经进展到肌肤之亲的阶段了,她在他眼神之中看到了一股说不清的欲望,让灵心觉得他仿佛要将她吃下去。

此时外头突然传来脚步声,打破了这一室暧昧,灵心吓了一大跳,但此时要躲已经来不及了,她索性一个箭步钻到奚辰的被窝里,再飞速地把被褥整平。

幸好,那群人只是经过,并没有进门,边走还边骂着,声音传进了房里——

“太过分了!要不是二皇子得了怪病,躺在床上起不来,他一定会当上太子,哪容得大皇子宫里的那些太监嚣张?”

“就是嘛!连个奴才都敢对我们不敬!居然连太子举办的宴会都不让我们参加。”

“唉,二皇子要死不活的,不怪别人将我们瞧低了。御医都说二皇子醒不过来了,万一他有个差池,我们也全都会被遣散归家,难怪那些下人不当我们是一回事了。”

“这日子过得还真是窝囊,都是二皇子那个活死人害的!还以为在他身边后势可期呢……”

几个人说着说着,声音远去,直到脚步声听不到了,灵心才悄悄地由被窝里探出头来,吐了口长气后跳了出来。

“刚才那些是什么人呀?说话好不客气……”灵心正想询问,却见奚辰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沉痛。

“她们是你的亲人吗?”灵心回想了一句方才那群女人说的话,确实很伤人,要是她的亲人这么说,她也会很伤心的。

一向同情心泛滥的灵心,极为心疼他都已经被毒害了还要受这些风言风语,于是她真诚地看着他道:“如果是我,一定不会那样对你的!我会对你很好,会一直陪着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相公是只鬼最新章节 | 我的相公是只鬼全文阅读 | 我的相公是只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