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河东狮 第十九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可惜,美人儿回神了。杜慕羽难掩遗憾的坐回椅子上。

她看着他直言,“我从不识男女情爱,就现阶段而言,我也不觉得该是谈感情的时候,你要重回朝廷当官,这才是你唯一要认真做的事。”

杜慕羽笑着摇头,“老天,我开始认真怀疑你是我外公派来的说客了。”

“当然不是,只是……如果你真的能成为国家栋梁,我就让你以身相许。”

他挑眉,没想到她会这么率性干脆,“当真?”

她用力点头,给点甜头也好、激将法也行,反正天大地大,报恩最大,不然这家伙最近吻她吻上了瘾,也没有前阵子来得用功,哪有机会重回仕途?

他真的要对她刮目相看,看来她身上藏的秘密一定不小,不然不会连自己都贡献出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一定会更努力用功,但现在……”

他邪魅一笑,再次将她拥入怀里,正要吻下去时,珠帘晃动,厉总管带着姜顺跟孙茵茵走进书斋,一眼就瞧见两人的亲密举动,三人急急转身,快步的往寝房门口走去。

“没!我们没做什么啊。”蓝千蝶用力的推开笑出声音来的杜慕羽。

“对啊,还来不及做什么……噢,打是情、骂是爱,你真不羞。”杜慕羽的腰间被拐了两个拐子后,才不得不出声将三人叫回书斋。

厉总管笑得眼儿眯眯,行了礼后就出去了。

“别怪厉总管,我想说这阵子表哥跟蓝大夫都在书斋里读书,所以想说来看看你之后就走,才刻意放慢脚步不想打扰你用功……”

姜顺愈说愈心虚,其实是爷爷要他能走多轻就走多轻,要他这一次来,偷偷看看小两口有没有什么进展,不然表哥的内力精湛,要瞒过他的耳力哪有那么简单,而也刚好表哥正好……在忙。

“那浪荡子若是专心做坏事,也会听不到的!”

想起爷爷还这么说过,他忍不住想大赞爷爷真是神算,还真让他们一行三人逮着了两人的亲密互动。

孙茵茵也脸红红的,她跟姜顺一直都相敬如宾、相处以礼,不曾有过拥抱。

杜慕羽一直盯着姜顺看,他知道自己的表弟没心眼,但走进来能让他连脚步声都没听见,可见有高人指点。

“你干么一直看姜大哥?”蓝千蝶也脸红红的,刚刚被杜慕羽一抱,竟让人瞧见了,真是糗死了,现在杜慕羽还一直瞪着姜大哥看是怎样?嫌他们不够丢脸吗?

杜慕羽正要回答问题,就看到她又将目光落在表弟身上,表情微微羞愧,怎么?让表弟看到刚刚那一幕,她觉得很丢脸?

他的胸口有点闷,相较于每每看到姜顺时,她粉脸微红的小女人娇态,她对自己却老是发火、凶巴巴的,真是天壤之别。

他立即看向表弟,出言调侃,“我在看,表弟跟孙小姐现在都是夫唱妇随,老是连在一起?”

“不是的,是我跟姜少爷在街上巧遇,姜少爷说要来看你,邀我同行。”孙茵茵愈说脸蛋愈是涨得红通通的。

“表哥,你别净见面就糗她。”姜顺挺身而出。

“舍不得了?”他大笑的再看向蓝千蝶,神情带着温柔的诱哄,“我们也得赶一下进度,你瞧人家这对多好。”

闻言,姜顺、孙茵茵倒是相视一笑,由姜顺开口,“是你们这对多好吧。”

“也是,我的蓝大夫说了,一旦我成为国家栋梁,她就让我以身相许,来报答她的恩情。”

杜慕羽深情款款的看着蓝千蝶,她则是翻了个大白眼回应,这种事也能拿出来说?她真是被他打败了!

孙茵茵看着又羞又气的蓝千蝶,只有佩服,同是女子,自己就少了她的直率啊。

姜顺反而脸红了,这种事只有女子以身相许,怎么由男子……

“去去去,不就是想来看我有没有读书,我在读了,而表弟你是不是该加把劲?”杜慕羽很清楚表弟太拘束于礼,这怎么让姑娘家幸福呢?

姜顺脸皮儿薄,于是急急的转移话题,“明天就是皇上的寿辰。”

杜慕羽耸耸肩,一脸无趣的走回椅子上坐下,姜顺也走到他面前,“我跟爷爷要进宫为皇上庆寿,爷爷说,他会提前进宫,赶在寿宴开始前,跟皇上提及表哥要复职一事。”

他直觉的看向也跟着孙茵茵走过来的蓝千蝶,她没否认。

“没办法,你的任何大小事,姜爷爷都要我报告。”

杜慕羽其实也知道,每夜溜进她房里偷看她写的书册,亦从中了解到外公对他的期望仍在、关切仍在,不过……他抿抿唇,“各种官职调派那也是明年初的事,外公会不会太心急?”

“爷爷只是想跟皇上说,表哥有在反省,如果皇上可以再给你机会的话,那就太好了。”姜顺也知道自己是白说的,近几日他重抄一份表哥所拟的增辟财源的政策给皇上看,就曾试问要不要说白了是出自表哥之手?但表哥却坚定拒绝。

“你要外公别忙了,皇上若真要给我机会,就不会罢我的官。”他脸色一沉,深邃黑眸的深处闪过一丝火光。

他根本没做错,若真要说他做错了什么,就是他对太子太过尽心尽力、对堂哥太过掏心掏肺,才会让他苦吞被背叛的屈辱!

“表哥……”

“好了。”杜慕羽突然翻开书本,“我得读书了,要让脑袋塞满才不会想些不该想的东西,你跟孙小姐找个地方赏花喝茶,别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不管姜顺还要说些什么,他硬是下了逐客令,让姜顺不得不带着孙茵茵离开。

杜慕羽瞪着桌上的书本,没再说话,而这应该是蓝千蝶第二次看到他俊脸上出现了凝重。

“我师父说过,人生有很多事是老天爷掌控的,但绝对有其存在的意义,只是有一些事需要时间来催化才能看见,”蓝千蝶在他对面坐下,“若是遇到一些挫败,就从挫败中记取教训,仍然会有重新再起的机会。”

“这是你师父对心病的万用药方?”他嗤笑一声。

“有些事无法事过境迁,但因此放弃自己就赔太大了。”她也说得直接。

他没有放弃,只是想回报那些背叛他的人,至于对他好的人,像是眼前的美人儿,他就不介意以身相许,何况,明天就是他人生翻转的好日子。

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又是大好,表情也恢复成愉快,“蝶儿,你要是想上些人生大道理的课,得先亲我一下,我才有耐心听下去。”

她瞪着他,与他相处也有两、三个月了,她怎会不知他的神情转变就是一种伪装,他就是不想让她看到真正的他,像他会武功的事,若不是他主动愿意向她坦承,也许直到她报完恩,她都不会知道……

“你竟然认真的在思考!”杜慕羽笑得好开心,“我就知道你对我的用心超乎常人,看来我一直在怀疑的那件事,绝不是我的自大与自恋。”

她蹙起柳眉,“你怀疑什么事?”

“我的病其实早好了,但你还舍不得离开我,所以才用什么余毒等话为借口,让你可以继续留在我身边,”他会这么说,也是有根据的,他昨晚在她的册子里看到的是——杜慕羽,除了吃我的豆腐外,多花点心思在学业上吧,不然要一直无病的过一生吗?

“你真是自大又自恋。”她说得有些心虚,毕竟他的话有一半以上都是真的,更糟糕的是,还被他看出来了。

“你真的心虚了。”他莞尔一笑,“蝶儿,所以我真的完全康复了?”他倾身向前,眼睛发亮的问她。

“呃……”她怎么可能答“是”,她的目的还没达成呢,所以就算他怀疑,她也要力持镇定的大声否认,“当然没有,不然我干么吃饱撑着把时间耗在这里,大部分的大夫都有怪癖,除了对奇怪的病症好奇外,更想研究并观察怪病的前因后果。”

“说穿了,你就是舍不得离开我。”见她气得又要驳斥,他示好的道:“好,我相信你是要研究才留下来的,那么是不是该实地探访,清楚我去过的地方,这对奇毒怪病的研究才更有帮助。”

“什么意思?”她完全被他搞胡涂了。

“衙门查案,不是要到受害人去过的地方一一查访吗?”他笑咪咪的起身走到她身边,“这几日,你开个润补养身的大补帖给我吃吃,我带你去逛大街,让大家瞧瞧你这个年纪小小的小大夫,医术可是凌驾在那些知名的老大夫之上。”

“跟你逛大街?查访?”她不由得也跟着站起身。

“是啊,研究并找寻可能的病毒来源。”他黑色瞳眸里闪动着迷人的笑意。

他的病有啥好研究的?就她下的毒,不过,让他上街,测试测试还有什么毒瘤没清干净也行,免得他的心老是这么不定,明年初的考核就是他能不能复职的关键,时间也不过几个月而已。

“好,就这么说定。”

他笑咪咪的又将她拥入怀里,“你真可爱。”就某方面而言,她还是太单纯了。

“放开我!”她气呼呼的要推开他,但他总知道要扣住她的手腕穴道,让她无法用力挣扎。

他愉悦的凝睇她含着怒气的容颜,她真的很可爱,要是她知道,他带她上街是要让大家知道她高明的医术,替她招来更多的病患,而无暇管他,她一定又火冒三丈。

但如果消息无误,他明晚就能见到严月,接下来他可没有太多时间跟她谈情说爱,所以这会儿要多珍藏一些好事儿。

他再次以唇封住她的唇,先温柔轻吻,转而狂野炽烈,接下来是缠绵逗弄,一次次的、缓缓的向她喂养。

在他这名情场老手的挑逗下,蓝千蝶只觉得整个人酥酥的、麻麻的,还带了点说不上来的怦然心动,而在气息交融间,掺杂着彼此微喘的呼吸声下,她竟也懵懵懂懂、糊里胡涂的回吻了他……

糟了糕的是,滋味还真的很不错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神医河东狮最新章节 | 神医河东狮全文阅读 | 神医河东狮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