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不可失 第七章 作者 : 攸齐

【第三章】

高中以前,江妮黛不曾在外头的早餐店买过早餐,因为母亲不仅是教育方式严格,饮食方面也管得紧,不让她和弟弟随便买外头的食物,每日三餐除了午餐在校用营养午餐之外,早晚餐皆是母亲准备。

升上高中后,学校离家有段距离,她得早起搭车,早餐来不及在家里吃,母亲终于允许她在外头吃。

当初填志愿时,她打听过她心中前几名志愿学校的风评、校方资源等等,听说学校合作社和饮食部选择多,价格也便宜,她总算体验到了。

捧着刚从面食部买来的干面,她寻了处空位坐下来,撕开免洗筷包装,两根筷子磨了磨,夹起一筷子面条往嘴里塞,然后慢慢露出笑容——果然和传闻中一样,便宜又好吃。

吞咽后,她再夹起一筷子,才往嘴里塞进一半,眼前出现一双手,那双手上有着饮料杯与汉堡盒,头顶上随即飘来一句:“请问这里有坐人吗?”

“喔,没有。”她咬断面条,抬眼应声,一口面条还未咀嚼,就这样把她的右颊鼓成了圆。待看清面前那人模样,她自颈项开始泛出热潮。她迅速低首,慢慢地咬着嘴里的面条。怎么……怎么会是白靖远?他也上这所学校吗?

当年在医院,他不接受她的道歉,她回家哭得半死,觉得自己做了全天下最糟糕的事,妈妈还叨念着万一她害他长大以后没办法结婚生小孩她就准备嫁给他。

彼时她才念小学,哪能理解结婚生小孩和踢到他那里有何关连,她只是一有机会就去他教室找他,但他无论如何就是不肯踏出教室听她一句道歉;有几次在走廊相遇,她试着开口说话,他总是哼一声转头就走。这时,会有同学在一旁不断提醒她把人家踢坏掉的事,她对他感到更加抱歉。

直至小学毕业前,她都找不到机会再开口说抱歉,亦是他不给她机会说。

小学毕业后,她上了学区内的国中,有听说他上私中,所以这段时间她不曾再见过这个人;但每回上体育课时,她几乎都会想起自己曾经害过一个男同学住院,她是怎么样也不可能忘记这张脸,尤其是,他对她的道歉视而不见。

“同学,你那个干面好吃吗?”白靖远咬了口汉堡,盯着她颤动的眼睫,那慌乱的神情,透露出她不安的情绪——她还记得他!这令他感到心情愉快。

慢了几秒,她才意识到他在和自己说话,犹豫了一会才说:“好吃。”

“难怪,我看你低着头猛吃,连鼻子黏了面条都没发现。”

她圆睁眼,急忙伸手往鼻子一摸,却什么也没。她看向他,他抿着微微扬起的唇,露出一种近似恶作剧成功的得意笑容;她僵滞数秒,慢慢垂下眼,安静进食。

刚刚一认出他的脸,心口即胀满歉疚,她心虚又不安,也想知道他是否完全复原了;可现在他这么一闹她,她又觉得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也许他的情况好得不得了,更也许他根本不屑她的道歉。

生气了?他轻咳一声,道:“我只是看你埋头猛吃,怕你消化不良,才开个玩笑,你不是生气了吧?”

江妮黛没看他,半低着脸咀嚼着面条,摇了摇头。

“你每天都来饮食部吃早餐?”

几秒钟后,她才勉强点了下头。“嗯。”

“我也是。样式多又不贵。”

她不说话,还是安静地吃着面条。

“你吃面不配汤,不会太干吗?”

“……不会。”她嘴里塞着面,含糊应声。

白靖远把他那杯奶茶移至她面前,她疑惑看向他时,他说:“给你喝。我看你那个面真的很干。”

她看着奶茶数秒,总算抬脸正视他,面无表情地开口:“因为这是干面。”

“……”他愣了愣,有点自讨没趣的感觉。拿回奶茶吸了一口,见她又低首吃面,一副不想理人的姿态,他问:“同学,你吃饭不喜欢说话?”

江妮黛还没想好说词,左前方一道阴影罩下,她抬眼,就见另一名男生捧着两盒蛋饼和一杯豆浆,在她左前方的位子坐了下来。

“认识的?”颜家甫一坐下,用手肘顶了下白靖远。

白靖远见对座的她仍是不怎么想理他的姿态,他摇首。“不认识。反正都坐在一起吃了,就随便聊两句。”

“喔。”颜家甫点头,吃起蛋饼。

不认识、不认识……这三个字在江妮黛脑海里不停转着,她一口口吃着面条,心思翻转着。他是真的不认识自己了?但对于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他能这样对她开玩笑?还是说,他认出了自己,但不想承认,因为他讨厌她?

想想也是。一个害他缝了那里又住院的罪魁祸首,他怎么可能不讨厌?那么他过来共桌一定只是想要捉弄她吧?难怪刚刚她摸自己鼻子时,他会有那种得意笑容。

反正校园这么大,即使他们新生的教室在同一栋楼,但真要遇上的机会也不多,只要知道他读哪一班,避免经过他们教室前,自己应该不会太常碰到他吧?她心里是这么打算的。

隔日一早,她照旧走进饮食部。今天她买了一份煎饺和玉米浓汤,坐在角落安静吃起来。吃进第四个煎饺时,对座椅子被拉开,她稍抬眼,正好对上刚坐下来的那张脸。她错愕地看着他几秒,接着往四周瞄了瞄,空的座位不少,他挑自己对座,是有心还无意?

“早啊。”白靖远平静地打声招呼。

“……早、早安。”她愣回了句,低下眼帘。

“今天换吃煎饺?”

“……嗯。”她僵硬地应声,安静吃着早餐。

“真巧,我也是。”他嗓音听来挺愉快。“昨天我有同学说学校的煎饺和蛋饼还不错,所以今天点来吃吃看。”

她迟疑几秒才点了下头,看了眼他的早餐,果然有一份蛋饼和一份煎饺,她默默地舀了汤,轻抿一口。

“你吃东西时好像真的不喜欢说话?”他微低下脸看她。

她缓缓抬起眼帘,对上他探究的眼神,半晌才说:“用餐本来就该安静。”

“……也是。”他低首吃进一口蛋饼以减低此刻被纠正的尴尬感,抬眼时,她微低脸蛋,拿着汤匙一口一口抿着汤的样子令他多看几眼。

九月的天气实在闷热,合作社走道两侧立着大型电风扇,她扎着马尾,但过长的刘海被风扇送来的风吹得有些凌乱,她一手压着乱飞的长刘海,一手握匙喝汤,模样十分乖静;他盯着她看了好半晌,直到她喝完汤,也吃光煎饺。

江妮黛放下餐具,抬眸时视线与他的对上。她发现他的瞳仁很黑,这样子静静盯着人看时,有一种让人摸不清底蕴的感觉,她心微慌,收拾着空餐盒就想离开。

“吃完东西了,可以说话了吧?”白靖远看着她的动作,在她起身前开口。

她顿了一下,慢吞吞地开口:“你要说什么?”

“也没什么。”见她睁大眼,他失笑。“一定要说点什么才能说话吗?”

江妮黛垂下眼。“我跟你不熟,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她起身,道:“我吃饱了,你慢用。”她拿起空餐盒,扔进角落垃圾桶,快步离开。

一连两日皆遇上他,但她不想往自己脸上贴金,所以她不认为他是专程来这里等她,他们的情况她只能解读为冤家路窄。

直到第三日早上,差不多的时间,同样的饮食部,她又眼睁睁看他在她对座坐下来时,她不得不想,他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同学,这么巧?”白靖远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定。他今天买了火腿蛋吐司和一杯奶茶。

她怔怔看着他数秒,再看看周遭的空位,低下脸不说话。明明空位子这么多,他偏挑了自己正对面,这怎么会是巧合?她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开口:“早安。”

“你今天又是吃煎饺?”他看着她的早餐。

“嗯。”

“我换了。虽然煎饺真的好吃,不过我想每天换口味,才不会吃腻。”

她只轻应一声,继续安静塞着煎饺。

“听说学校的早餐都不错,我打算每一种都吃一次。你呢?你想不想每一种都试试看?”

她垂着眼,考虑片刻才回道:“我没有打算,有的份量比较多,会吃太饱。”好比前天早上买的干面,好吃归好吃,但份量太多,她记得她肚子撑到第三节课还饱着。

白靖远笑。“那有什么关系?可以找人合买,一起吃啊,或者是交换吃。”

她抿唇微微笑了一下,吸了口红茶,没有说话。

“这样吧,既然我们都遇到好几次了,不如以后一起吃早餐,每天点不一样的,然后分着吃。”

一起吃早餐?江妮黛似听见什么惊悚故事,惊疑地看着他,问:“你是说,我跟你一起吃早餐?”

“是啊。”他一副理所当然。“我想把全部早餐都吃一遍,你也怕有的量太多吃不完所以不敢乱尝试,那我们就一起吃早餐好了;我们每天都点不同的,一人一半,你食量应该比较小,吃不完的话我会帮你解决。怎样,这方法不错吧?”

她连着三天遇上他,已经感到坐立不安,有点消化不良了,若每日与他一道早餐,她还能轻松地享用早餐吗?

“我、我觉得没必要。”思考一会,她直接拒绝。

“为什么?”白靖远有些意外。

“因为我跟你不认识,我不习惯和不认识的人一起分食。”

他不知道她这句“我跟你不认识”是因为听了前天他对颜家甫说的话,才让她这么回应他,还是她真的打算假装不认识他?

“不认识有什么关系?多见几次面、多说几句话,自然就认识了。”顿了一会,他又问道:“还是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她要假装不认识?没关系,重新认识总可以吧?

自我介绍?不说他们本来就认识,没必要做自我介绍,就连之后的往来她也觉得没必要;她每每想起让他住院一事,心里总要愧疚一次,偏偏当时他不接受她道歉之外,还完全不理她,现在突然热络,会令她感到无所适从,她根本无法平静地面对这个人。

“不用了,我、我觉得我们没有认识的必要,毕竟也不同班。”江妮黛匆匆起身,拎着尚未吃完的早餐,像是害怕被他拦下,她急忙开口:“那个……我突然想起早自修要小考,我赶着回去复习,再、再见。”

她几乎是以一种不留余地的态度拒绝了他,白靖远怔怔坐在那,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眼色一点一点地沉了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机不可失最新章节 | 机不可失全文阅读 | 机不可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