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情夫 第二章 作者 : 简璎

不知不觉就冬天了。

白雪在热腾腾的按摩浴缸里感叹着一年又快过了,巴不得有三头六臂,但她绝不把工作带回家。

所谓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如果她累倒了,那些觊觎齐家产业的人就会趁虚而入,所以她要把自己的健康照顾好,照顾好自己才能保护宇、宙、银河。

知道她怕冷,莉茵已经打开暖气了,她从浴室出来只穿着浴袍也很舒适,脚踩着厚厚的地毯,不穿拖鞋更是温暖。

她的房间在二楼,这间连着浴室的大主卧以前是她母亲和继父的房间,重新装潢后由她使用,既然她的形象是要侵吞齐家的外姓人,那就要像一点,连主人家原本的主卧室都霸占了,鸠占雀巢这才叫坏。

“小姐,豆浆热好了,快来喝吧!”

她在梳妆台前坐下,喝了几口热豆浆,莉茵拿起吹风机开始帮她吹干头发。

莉茵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在她泡澡后送上一杯热豆浆和孩子们的家庭连络簿,然后帮她吹头发,再把她签好的连络簿收走,而热豆浆则是月婶的老人家智慧,说睡前一杯可以有个好睡眠跟好体质,所以要她天天喝。

她都对莉茵说过几百次她不需要做这些,也不必叫她小姐,但莉茵就是坚持这样叫,坚持服侍她,这点跟月婶倒是很像。

月婶是齐家的帮佣,说是帮佣,但她在齐家做了二十年,早跟家人没两样,莉茵是她的远房侄女,因为不喜欢念书,所以没进大学,都二十三岁了还找不到象样的工作,月婶才把她带进齐家来做事,工作内容是帮着照顾齐家一大家子的生活起居。

“小姐,妳觉得宇少爷有女朋友吗?”莉茵闲着无聊乱问。

白雪却被她这天外飞来的问题吓了一跳。“宇吗?妳说宇吗?宇今年才高二,怎么可能有女……”

她蓦地闭上嘴,倒抽了一口气。

不是“才”,是“已经”高二才对,高二有女朋友也不奇怪了。

时间果然是不等人的,她跟着母亲嫁进齐家时,齐宇只是个在读小学的小鬼头,如今已经长成让少女眼冒红心的翩翩贵公子了。

“我不知道。”她喃喃地道,同时锁紧了眉心,怪自己太疏忽了,竟没注意到这方面的事。

高中已经没有家庭连络簿了,为了了解齐宇在学校的生活,她特地加了齐宇他们班导的社群网站,随时跟老师保持连络,还从老师口中得知原来她这个身兼父母两职的没血缘大姊是齐宇的偶像、是不可或缺的家人。

哈,原来宇把她当偶像啊,她还以为常冷冷吐嘈她的宇对她很不以为然呢!

宇的认同让她得到莫大鼓励,她誓言要好好保护他们,为他们守住公司,为了这三个孩子,她再辛苦、再怎么被误解都没关系,继父对她视如己出,她回报在宇他们三个孩子身上也是应该的。

十年前,她随母亲嫁入齐家,与过去的眷村生活截然不同,齐家是道地道地的豪门,是名门望族,一开始她很胆怯,战战兢兢的在这个家生活,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会连累母亲被人指指点点。

是继父齐又平的温暖让她打开心里的防备,是继父先把她当亲生女儿对待,她才开始在家里感到自在。

继父对她视如己出,送她出国留学,毕业后安排她进公司,把她带在身边学习,像在栽培接班人一样的栽培她,从没让她有一丝一毫自己不是他亲生女儿的感觉,因为他的重视,连带着公司里的人也不敢看轻她。

同样的,她母亲也把宇、宙、银河当自己的孩子,而且没再生育,但母亲毕竟背负着“后母”的头衔,即使孩子犯了错也不敢真的管教,怕外界的眼光,也怕一个不小心,丈夫和继子女们会对她有误解。

所以,嘿嘿,管教孩子的责任就落在她头上了,那是继父拜托她的,说母亲必定不敢管,要她放胆去管。

既然有了尚方宝剑,她不开铡就有负继父诚恳的请托了,所以喽,当她发现齐家的小孩就是太好命,过太好,可以说是没教养,很欠教育时,她可是一点也不手软的管教了他们,就连最小的银河也不例外。

四年前,她母亲与继父出国旅游,不幸在国外遇难,母亲当场死亡,继父虽然在当地救治后又送回国内治疗,但拖了一个月还是走了。

临终前,继父把公司和家里都托附给她,任命她为董事长,也帮她寻求了绝大多数股东的认同,这才安心的阖上眼。

然而,这个决定却有个人很不服气,那就是她继父亡妻的哥哥方其华,也就是孩子们的舅舅,对于她继父把公司交给她,他一直愤愤不平,认为自己才是最有资格被托附公司与家里的人,却被她抢走了。

关于这一点,她行得正坐得直,不怕别人说闲话,她母亲不是小三,原是她继父十年来的秘书,跟丧偶多年的上司日久生情才会决定携手一生。

自小,她就只跟母亲两个人过,从母姓,不知道父亲是什么人,也没有跟其他的亲友来往,母亲决定要结婚时才告诉她,年轻时一段错误的感情才有了她,她的生父有自己的家庭,不想打扰他,也让她不要找生父了,那没有意义。

她其实压根也没想过要找生父,一直都觉得跟母亲两个人过很好,她同学的爸爸还会家暴,有些很爱喝酒发酒疯,有些一天到晚在感叹时运不济、咳声叹气,还有个共通点是,她同学的爸妈都一天到晚吵架,指责对方的不是,所以她觉得有爸爸也没什么好的。

因此,当方其华说她是为了生父想谋夺公司时,她真的很不以为然,她根本没见过生父,又怎么会为他争夺公司的经营权?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方其华已经不再乱放话,他现在的目标是董事长的大位,她能预期得到下次股东会将有场硬仗要打……

她把豆浆喝完,莉茵收好空杯和连络簿满意的离开房间后,她便迫不及待的开机,登入“笑傲京师”。

这款游戏原本是齐宙在玩的,她为了跟他有话题才跟着一起玩,但后来齐宙又迷上另一款游戏,她只好自己摸索。

旁人无法理解身为堂堂齐石集团女董座的她,怎么会分出心力投入网游?

因为这可是她一天之中唯一能放松的时间,就算白天再忙再累,她也一定会登入游戏,进入那个可以让她暂时忘却公司烦心事的世界。

她级数低,还在学生活技能,今天跟昨天一样,继续劈柴。

事实上这五个月来,她都在劈柴……

她觉得劈柴好痛快,“阿砸”一声,把那一根根粗大木柴当成商场上的对手狠狠的劈下去,顿时畅快淋漓,虽然经验增加的速度超级超级慢,但她的乐趣在劈柴本身,不在增加经验,所以并不在意。

正劈柴劈得忘我,好友栏闪起来,点开是小小玉女传来的消息。

她们是同个帮派的,她刚入帮,齐宙就不讲义气不玩了,当她在新手村里呆呆的无所适从时,全靠小小玉女主动带她,她才有现在的十三级。

她和小小玉女当然没有见过面,她估计对方可能只是个国中生或高中生,她告诉小小玉女自己是个上班族,第一次接触网游,请她多多指教,小小玉女就很够意思的把她加为好友了,只要她一上线,小小玉女就会告诉她官网和帮派的大小事,让没那么多时间上线的她可以很快获得讯息。

“我帮妳找了个师父。”

白雪愣了愣。“为什么要找师父?”

“没发现以前劈一块柴有二十点经验,现在只有五点经验吗?”

白雪又愣了。“妳没说我还真没发现。”

难怪经验累积的速度越来越缓慢,原来是劈柴的经验值少了啊。

“再这样下去,妳没法升级,也就不能去中级地图劈柴,所以我帮妳找了师父带妳升级。”

虽然很感谢小小玉女的一番好意,但她很有自知之明。“可是我怕连累了师父……”

“我是谁?小小玉女耶,自然会找一个不会被妳连累的师父,妳到流水草原的麒麟石等着,等他到了,他会向妳发送徒弟邀请,妳点确定就行了。”

白雪恭敬不如从命。“谢谢玉女。”

她连忙到流水草原的麒麟石去等着,没多久一位白衣翩翩、潇洒出尘的剑侠来了,但那人的名字让计算机前的她无法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孟家二少。

他是笑傲京师的第一高手,级数一百二十级,根本是她望尘莫及的人物。

不可能,她的师父一定不是他……

她连忙私聊问小小玉女,“我师父是?”

“孟家二少啊,还没到吗?我确定他已经到了呀。”

白雪倒抽了一口气。“玉女,妳认识孟家二少?他怎么会愿意当我师父?妳怎么跟他说的?”

“他是我哥的朋友啦,知道妳级数低、装备烂,但他不介意,反正他什么都有,妳烂一点没关系。”

“玉女……”白雪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此刻她倒好奇了,不知道小小玉女是怎么样的人?主动、热忱,她在学校一定很有人缘吧?

看到孟家二少向她发出了徒弟邀请,她连忙按了确认,两人正式结为师徒,系统送了一套装备为贺礼。

“给妳吧。”做师父的很大方的把装备赏给了徒儿。

“谢谢师父。”白雪马上感受到有大神师父的好处。

“到日月谷去做任务吧。”

白雪吓了一跳。“做任务吗?”

她从来没打怪做任务,一直就在那里劈她的柴,血量就那么几百点,攻击力是十以下,估计对手半招就可以把她秒得一乾二净了。

“难道妳还要继续在这里劈柴?”孟家二少问她。

“当然不!”白雪跟上去。

此时孟二少的座骑——白色神鵰从天而降,他示意她坐他身后,她连忙跳上去,但距离没抓好,跌了个狗吃屎。

呜,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公是情夫最新章节 | 老公是情夫全文阅读 | 老公是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