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情夫 第一章 作者 : 简璎

【第一章】

白雪从试衣间走出来。

她身上是一件豹纹贴身短洋装,特殊的剪裁、夸张的肩线与金属材质的拼接装饰,搭配夺目的金色耳环与项链,让她身上那件豹纹洋装在野性美中有着非凡的气势,足蹬八公分的亮皮黑色短靴,使得身高一六六的她更显高?修长。

“请问还可以吗?”造型工作室的负责人莉萨彭在白雪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语气小心翼翼。

白雪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还可以。”

莉萨彭登时松了口气,白雪这位挑剔的贵客可不好伺候啊,合作三年了,从她口中得到最好的评语就是“还可以”三个字,更多时候是直接否决她做的造型。

“那么,这边请。”莉萨彭笑容可掬的招呼贵客移驾化妆区。

她通常不亲自为客人化妆的,除非是顶级的VVIP客户,而白雪就是其中之一,更何更她也怕交给其他化妆师做,她们会被白雪无情的批评吓哭。

白雪坐下后,造型室的助理忙送上一杯刚煮好的浓缩咖啡,莉萨彭深知这是她化妆前的习惯,耐心等她喝完咖啡才开始化妆。

镜子里是一张素净的容颜,分明是个灵透的清秀佳人,一双浓眉显得刚毅,但黑白分明的眼眸又澄澈无比,饱满润泽的嘴唇形状非常完美,只要上点唇蜜就会诱人得想一亲芳泽。

偏偏,这些毫无润饰的美再过半小时都将隐藏于浓妆之下了。

她动作利落的为白雪画了做足气势的奢华猫眼妆,从下眼头开始画到眼尾,连接上眼线并往后拉出,眼线液加强眼头的线条,让轮廓更突出,眼下打亮让五官更立体,再刷出根根分明的睫毛。

白雪的眼睛原本就大,画上这么个线条利落、眼尾上扬的眼妆后,被她瞪一眼恐怕都会遍体生寒,当然,嘴唇也是重点,白雪是一个随时在发号施令的上位者,她的嘴唇自然是引人注意的,她为白雪上的是最夯的勃根地红色唇膏,这颜色没有点气势的女人是撑不起来的,而白雪跟这唇色是百分之两百的契合!

最后,她为白雪披上一件没有袖子的白色外套,肩膀的肩线做得十分挺,一挂上去就不会掉下来,嚣张的女人一定要有一件,而白雪就是个嚣张的女人,所以她当然配穿一件这样光在气势上就能压倒众人的外套。

此刻看过去,白雪浑身充满了一种名叫“不要惹我”的氛围,不知情的人会以为是哪个电影明星要去走红毯,完全看不出来她是一间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如此年轻貌美的女董座,到底是幸运还是悲催此刻还无法定论,毕竟这三年来,白雪从来没有为私人约会来给她化妆造型过,都是为了工作需要。

白雪自然是不知道莉萨彭对她的看法,她脑袋里只有即将出席的股东会,股东们一定会十二万分的关切今年少于往年的股利,她必须说服他们支持她保留现金的理念。

“刚刚得到的消息,今年出席的股东十分踊跃,几乎快把会场挤爆了,当然记者也是。”侯羽珊在上司上车之后旋即报告,她是白雪的秘书,也是大学同学。

白雪眉头也没皱一下,只扬了扬眉。“早料到了,方其华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攻击我的机会,他太沉不住气了。”

豪华的黑色轿车在二十分钟后抵达齐石集团,高耸的玻璃帷幕大楼在骄阳下焕发着眩目的光影,两名身高过人的保镖佩戴着耳机率先下车,环顾四周有无可疑人物,确定安全后其中一名打开车门,侯羽珊提着公文包下车,律师陈百岳第二个下车,接着是白雪,后面还有两名助理随行。

挑高的大厅足有三个楼层高,六个人浩浩荡荡的簇拥着白雪进入大楼,排场与气势都是十足十的女王出巡,这便是外人眼中强悍又精明的齐家外姓人,长年欺负老弱妇孺、一心想要侵吞齐家家产的商界女强人白雪。

电梯上了十楼的大型会议厅,一整层的无隔间空间足足可以同时容纳三百人,此时黑压压地坐满了齐石集团的大小股东和自成一排的记者。

白雪旋风般落座,陈律师坐在她左边,侯羽珊坐在她右边,就像她的左右护法,她调整了麦克风的高度,自在的任由镁光灯对她闪个不停,双眸猎光莹然,太刻意的侵略表相掩藏了她的心。

由会议厅的后方望过去,白雪比众人高一等,就像有把聚光灯打在她身上似的,因为她在座椅动了手脚,她的座椅比别人高,因此她可以轻松的睥睨会场,光是那傲然的姿态就可以先发制人。

“首先,我在这里向各位股东说明,虽然我们去年在国内市场舍弃经营多年却没有附加价值可言的原料买卖业务,但却创下更好成绩,明年的营运主轴仍是调整结构、稳定增长,在大陆陆续有新厂完工启用,我规划未来在大陆每个省设立一个生产基地,可更贴近在地市场,在国内也投入兴建第十个综合食品生产基地,今年将先完成基础建设,东南亚的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印度等地也有商品销售,在布局上以深耕、壮大为首要,以掌握亚洲未来成长的脉动。”

一阵她预期中的热烈掌声响起,她状似满意的微微一笑,刻意不去看方其华。

她知道方其华安排的人要发言了,但她安排的人更早一步举手。

“董事长,我这问题是代表我们成千上万的小鄙东问的,去年齐石的股东每股赚了八元多,为什么只配三元的股利?股利应该多加发零点五元才合理。」

虽然方其华安排的人也会针对同样问题提问,但由她自己安排的人来提问,感觉就不同了。

方其华的人提问,她就像落入了十分不妙的境地,被人压着打,但若是她安排的人提问,一切就像她早有全盘推演,手到擒来。

最重要的是,那提问之人方其华一定也认得,是管家贺伯的弟弟,她就是故意找个方其华一定知道的人来提问,存心让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各位股东一定要了解一点,去年下半年的经济开始不景气,在第三、四季,衰退来得非常快,造成全球的金融风暴,所幸第四季及今年第一季仍然有赚钱,虽然没有预期中多,但是编列财务报表时,包括应收帐款、存货及潜在性负债,都完全依法提列。”

不等有人提问,她又继续说下去。“我个人认为,越是在不景气的时候,资产负债表更要用最严谨保守的原则来做,虽然没有达到各位股东期望,可是严谨作帐,比政府规定还严、比一般保守还保守的作帐原则,就是希望更强化体质,来面对明年的经济走势及各项挑战,希望各位股东可以理解我的作法。”

“董事长的意思是,赚钱不能只看半年、一年,而是要看长期吗?”

“完全正确。”白雪嫣然一笑。“我有信心明年会比今年更好,所以在盈余分配上经过试算之后,决定多保留现金在帐上,主要是考虑明年有很多机会需要用钱,到时就可以很快动用现金,不必受制于银行。”

“这么说,长远来看,齐石的股票值得长期拥有喽?”

“我很认同这个说法。”白雪眸光一闪,微笑。“保留现金发一些股票,是表示公司还有很多成长机会,还有很多投资、并购的机会,不景气时保留现金对公司有好处。”

股东会历时三个小时,离开时,白雪一派从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方其华一眼,料想得到他恐怕在地上气到口吐白沫了。

临上车前,记者还不死心的追问:“白董,外传您已经将齐家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过到自己名下,真有那回事吗?”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她惊讶地挑起眉毛,彷佛对方问了个蠢问题。“我是什么人?那些股份当然要属于我,这很公平,不是吗?”

“呃——”记者没料到她承认得这么爽快,反倒期期艾艾了起来。“您就不担心外界误会您欲将齐石集团占为己有吗?”

“不是误会,是事实。”她冷笑。“打从坐上这个位置的那天起,齐石集团就是我的,任何人也别想从我手里夺走,有人想试试看的话,我一定奉陪。”

“这件外套真见鬼的碍手碍脚。”

一上车,白雪就迫不及待把披在肩上的造势外套甩到一边,迅速拉下短靴的拉链,脱掉,让双脚暂时自由。

侯羽珊把一个双层牛肉汉堡递给她,她咬了一口,也不管肉汁四溢还流下来,忙登入手机游戏继续破她卡了两天的关,前座的陈律师和保镖早见怪不怪,都在做自己的事,没人回头,而后座的大空间就她们四个女人——白雪、侯羽珊,助理晓菁和多芸。

“我有多久时间?”白雪头也不抬的问,眼睛定在游戏画面上,也不忘大口大口的咬着汉堡,她饿死了。

“一个半小时。”侯羽珊把可乐拿到她唇边,她大大吸了一口,表情满足。

人前,她只喝不加糖的热黑咖啡,事实上她爱可乐,爱所有不健康的碳酸气泡饮料。

“妳们也快吃啊!”白雪催道,依然没抬头,破关比较重要,卡太久太丢脸了,宇、宙、银河都有在玩这个游戏,不能让他们看扁,觉得她这个大姊很笨。

“我们都有吃早餐,吃得很饱,只有妳没有,所以快吃吧!”侯羽珊叨念着,“还空腹在莉萨彭那里喝了浓缩咖啡,早晚会把胃搞坏。”

她对白雪每每开会前都不吃早餐的习惯实在不能苟同,白雪却说那样才能保持头脑的清醒,不知是什么歪理。

“停停停!”白雪忽然火烧房子的大喊。

司机小方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忙打方向灯,紧急靠边停,就见白雪漂亮的五官皱成一团,双眸正看着人行道上的一个小摊贩。

“正中午的天气这么热,老奶奶要卖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会中暑吧?”

又来了,大家都心照不宣白雪那见不得老人、小孩与动物受苦的毛病,多芸自动自发拿了皮夹开门下车。“我去把那些艾草糕全买下来。”

白雪很满意的笑了。“报公帐,下午带到公司给大家当下午茶。”

传统的艾草糕虽然已经式微,但她觉得比什么戚风蛋糕、爆浆餐包好吃几百倍。

在等多芸时,白雪忽然看到中央分隔岛有只小小脏脏的玛尔济斯慌乱的站在原地,那湿漉漉的黑眼睛和一脸无措在在告诉她,牠迷路了。

“你们看!”她倒抽了口凉气,手口并用,指着分隔岛。

侯羽珊也倒抽了口气。“太危险了!”

“我去把牠抱上来!”保镖很快下车,人高马大的他,几个大步就到了分隔岛,他把小狗抱在怀里,迅速上车。

“可怜的小家伙,不知道流浪多久了。”白雪很懊恼自己待会得见客人,不能弄脏衣服,不然她真想抱抱小狗狗。

“我去开会时,你们先送到兽医那里,扫扫有没有芯片,没有的话,让兽医帮牠详细检查身体状况,没找到主人前就先跟我回家。”

她是独生女,妈妈总在上班,放学后也是一个人,寂寞的她从小学就开始捡流浪猫狗回家养,见妈妈没怎么反对,她也就继续捡下去。

这动作到现在已成惯性了,看到路上的流浪猫狗,她一定要关切一下,不然回到家也是一直想,睡不着。

“妳这个小家伙原来是个小女生啊,怎么会流浪到这里来呢?妳的家人在哪里?长得这么讨人喜欢,应该不是被恶意弃养的吧?就算找不到家人也没关系,就跟姊姊回家吧!姊姊会照顾妳一辈子……”

听着白雪絮絮叨叨的跟狗狗讲话,前座的陈律师嘴角扬了起来。

她有颗善良到不行的心,却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齐又平没看错人,白雪是唯一一个能在三个孩子成年前,为他们守住齐石集团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公是情夫最新章节 | 老公是情夫全文阅读 | 老公是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