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十四章 死守贞节 作者 : 绿光

一顿晚膳笑语不断,一家子吃喝笑闹,如此欢腾的气氛在杨府已是许久不曾出现,饭后众人不免又留下聊了几句。

然,眼见天色已晚,樊允熙已经自动找樊柏元讨抱抱,杨如瑄知道孩子已经累了,所以向双亲和奶奶道别。

一家子送他们出大门,却正好遇见李氏送着杨如琪欲离开。

“欸?”杨如瑄微愕地望向杨如琪和李氏,突觉才一段时日不见,她像是衰老许多,以往神采飞扬的气势消弭不少。

“真教人搞不清楚,到底谁才是这个家的女儿。”杨如琪悻悻然地道。

“如琪。”杨祁沉声低斥着。

“我说错了吗,爹,我才是你的女儿,但是你却不允我和娘上大厅用膳,我出阁没有回门,你也不闻不问,如今初二我回娘家,你置若罔闻……你到底是谁的爹?”一见黄氏和穆氏,甚至杨如涵和杨如歆都站在杨如瑄那头,她内心的不满一口气爆发开来。

“当初你执意要给樊二少当妾时,我就说过,你从此以后不是我的女儿!”

杨如瑄闻言一惊,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如琪和爹等同断了父女关系……傻瓜,为了嫁给那个无法依靠的男人和家里断了往来,她蓦地一顿,想起这岂不是以往的她?如琪不正是走在她曾走过的路上?

“所以你就把别人的女儿当宝,她一回府就这么多人伴着她,她谁呀?她不过是三房的孤女罢了!”她气她恼,她不能忍受杨如瑄过得这般好。

想当初要不是她设计了禹哥哥,自己不会落得和娘在院落里相依为命的下场!好不容易她出阁了,想替自个儿攒片天,可是杨如瑄却总是挡在她面前!她的良人觊觎她,三番两次要她牵线,而自己不过是个妾,就连公爹的面都见不了,樊府除夕团圆桌边也没有她的位子,可杨如瑄却什么都有!

“你给我住口!”杨祁怒吼着。

“我偏是要说!我要让爹知道,爹错了!杨如瑄嫁的不过是个瞎眼侯爷,她在仕途上是拉拔不了爹的,她根本就帮不了爹什么忙,但我不一样,有朝一日我会让爹亲自到樊府求我帮忙!”

“你!”杨祁气得一个箭步上前,穆氏和李氏赶忙将两人拉开。

杨如瑄愣愣地望着杨如琪满是恨意的眸,仿佛在她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这是什么样的命运?难道说,她重生后的改变,改变了自己,却反害其他人得要接着她先前的路子走?

而这一次的牺牲者是如琪?

她该怎么办?如果她的幸福是牺牲了如琪才得到的,她又要如何弥补?

“成何体统?还不给我住手!”黄氏重击着手上的乌头杖。

“你给我滚,我往后再也不要见到你!”杨祁吼着,拂袖而去。

“你以为我稀罕?!我再也不会回这个家!”杨如琪话落,举步往门外跑去。

“如琪……”李氏追出去,却只是停在门边遥望着飞快离去的马车。

杨如瑄呆愣在现场,久久不能言语。

这一幕,活脱脱就是过往的她……难道改变命运,就是找别人当自个儿的替死鬼?当初她嫁给樊柏文当妾,而后她听说如琪是嫁给知府主簿当妻,过得还不错,可如今她嫁给樊柏元,却变成如琪嫁给樊柏文……想着,她身上不由爆开一阵恶寒。

“如瑄,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杨如涵轻声提醒。

“姐……”

“放心,爹有娘安抚着,不成问题,倒是你,要是在樊府遇到如琪的话,找个机会多多开导她。”

“好,我知道。”杨如瑄愣愣地点着头,回头向黄氏和杨如歆道别。

坐在回程的马车上,杨如瑄一反常态的默不作声,她满脑子思索着这其中是否真有关联,是否真是她窃了如琪的幸福,毕竟如果她没有重生,如琪不会因为她而经历这些,而她,是不是不该重生?

樊柏元静静地观察着她,直到回到樊府,下了马车,她忘了牵他的手,独自往前走去。

“侯爷,还是我先领着侯爷回梅贞院吧。”负责驾马车的默言把马缰丢给门房,准备接过他怀中已睡熟的樊允熙。

樊柏元没让他接过樊允熙,只是静静地望着妻子的背影。

这还是头一回,她彻底忘了他的存在。

不过是一个丝毫不亲的妹子,犯得着因为她而魂不守舍?他是听杨致尧说过杨家二房的一些琐碎杂事,就连杨如琪为嫁樊柏文当妾不惜和父亲撕破脸,这事他也是知道的。

还是说,当着他的面掀开家丑,教她觉得难堪?然看她的样子,似乎并非如此。

“侯爷,先把小少爷给我,蜜儿,去跟少夫人说一声。”跟在马车后头回来的杏儿伸手要接樊允熙,回头顺便吩咐着蜜儿。

只见樊柏元微摆手,低声喊着,“如瑄。”

杨如瑄呆愣了下,蓦地回头,急步走来。“侯爷,对不起,我在想事情,一个不小心把侯爷给忘了。”天,瞧她走神得多严重,竟把侯爷给抛在身后。

“在想什么?”单手任她牵着,他沉声问。

“也没想什么,就很久没回去,想家人。”她随口道。

要她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再者,说了他会信吗?

她自个儿的事还是自个儿烦恼就好,过两天再找看看有没有机会和如琪碰头……有些事虽然她很懒得管,可是她真的担心如琪成了自己的替死鬼。

“是吗?”他轻哼了声。

很显然的,她在说谎,但他也不想戳破她。

只是自个儿被排除在外,心里就不怎么舒坦。

这一日的满心愉悦,却在夜里被一场骤急大雪给冻进了冰点。

一早,杨如瑄已经坐在床畔发呆,她一整晚都没能睡好,满脑子想的都是杨如琪和杨祁绝裂的那一幕。

幽然叹口气,才刚起身,杏儿已在门外轻敲了门,唤了声。

“少夫人?”

杨如瑄起身开门,才要问何事,却见有几个丫鬟打扮的姑娘跟在她身后,要说是丫鬟,可是一个个面貌绝色,眸色流转间像在打探自己,压根不像是一般府上丫鬟。

“少夫人,夫人发派了几个丫鬟,说是怕梅贞院人手不足。”杏儿说着,不住以眼示意。

杨如瑄了然于心,横竖八九不离十,这是她那个没手段却又爱耍强的婆婆派了几个美婢想要跟她争宠了。

唉,长得再美有什么用?侯爷又看不见,她这个婆婆,手段真是不高明。

“少夫人,该怎么着?”杏儿也很清楚柯氏送了美婢的用意,但要是明目张胆地退回,就怕柯氏会趁机发难。

杨如瑄笑了笑。“还能怎么着,那就收下吧。”

“可是——”

“这些日子光是为了年节,就让你和蜜儿累翻天,现在多了人手,往后你们也可以轻松一些。”反正梅贞院原本就人手不足,现在添人手刚刚好。“现在先带她们到厨房准备早膳,至于往后要怎么分派,你拿主意吧,别让她们靠近鹿鸣阁就好。”

侯爷可以八风不动,但不代表这几个美婢不会作乱,一切还是小心为上。再者,婆婆送了大礼……她也得好生回报才是。

杏儿闻言,了然地笑了笑。“奴婢明白了。”

“走吧,先替侯爷准备早膳。”

“是。”

弄了早膳,照料着房里的一大一小,过了晌午之后,樊柏元和默言进了书房,杨如瑄才得了空,把樊允熙交给杏儿,她便朝主屋而去。

“娘,媳妇这么晚才过来问安,实是礼数不周。”一进了柯氏的院落,杨如瑄先礼后兵地问安着。

柯氏品了茶,瞧也不瞧她一眼,掀唇冷笑。“你也知道礼数不周?好歹也是出身名门,但你这个媳妇却是一点礼数都不懂。”

“所以媳妇赔罪来了。”杨如瑄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只木匣,边打开边道:“娘,这是我那个恭王世子妃姐姐特地从怀南城带来,要我孝敬娘的,盼娘莫嫌弃寒酸。”

一听到恭王世子妃,柯氏的眼光一瞟落在打开的木匣上,就见里头躺着一支上等的羊脂玉簪,簪头雕凿玲珑,雕工极为精细,远远的看便知道是上品。

“羊脂玉罢了,我没看在眼里。”

“也是,咱们樊府也不是一般门户,羊脂玉在娘的首饰匣里说不准随便翻找就十来支,不过……这可是怀南城所出的羊脂玉,放眼王朝,怀南城的羊脂玉要是说第二,就没有任何地方敢说是第一,再者这是特聘宫廷御匠所雕系的,在外叫价可是千两起跳。”杨如瑄没夸口,说的是一般行情价。

柯氏闻言,将茶盅递给身旁的婆子,再示意跟前的丫鬟将木匣取来,一接上手,就发现那羊脂玉通体滑腻细致,雕工精美,教人爱不释手。

“对了,娘所赠的几名美婢,媳妇已经收到,改明儿个,媳妇也会找几个美婢赠给娘。”明知此事于礼不合,她仍故意提议,存心磕绊柯氏。

柯氏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杨如瑄佯装不解,反问:“娘,媳妇不懂娘的意思,娘赠美婢,媳妇回赠,这不是礼尚往来?娘说媳妇不懂礼,如今这么做又错了?”

“我这儿人手充足,不需要美婢。”

“那就送给公爹吧。”杨如瑄笑眯眼道。

“你敢?”

“娘,媳妇这么做,错了吗?”

柯氏几次张了嘴却吐不出半句话。要是说错,岂不是自打嘴巴,可要说对,那些美婢真要送到老爷身旁,岂不是要惹风波。

近来老爷待她爱理不理,要是身边多几个美婢,恐怕往后这府里就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了!更可恶的是,这一切全都是杨如瑄造成的!要不是她莫名其妙要把那个杂种小孩扶为嫡子,又岂会害她惹老爷生气?

“要不这样吧,娘不愿接受,媳妇也不勉强,不过媳妇希望娘可以把当初皇上赏赐给侯爷的赏金和良田全都还来,要不然送到公爹面前的,恐怕不只是美婢了。”她语带保留地打住。

柯氏怒极,紧握着木匣。“你在威胁我?”

“怎是?”杨如瑄笑容可掏地道。“媳妇只是替侯爷取回他的东西,总不好意思一直交给娘打理,给娘添麻烦,害娘疏于保养,要是他日公爹另结新欢,冷落了娘,媳妇心里会过意不去。”

柯氏一愣,轻抚着自个儿的颊。

“娘也不希望有那么一日,对不?”

“你……”柯氏气得直发颤,却怎么也没勇气把木匣给砸出去,这羊脂玉簪可是价值千两呀丨

“娘要是想通时,再请贾管事通报一声,媳妇会立刻处理接手。”话落,她优雅欠了欠身离开,压根不管柯氏一副想要将她活活掐死的脸色有多铁青。

呵,她正想着要开铺子没资金呢,老天就立刻替她张罗了起来。

照道理说,侯爷的赏金和良田,柯氏不过是代管,如今侯爷既已娶了她,柯氏就不该再霸着不放,想讨回,她多的是方法,但人以和为贵,她尽可能地想和每个人和平共处,不想再惹纷争。

为了侯爷,她得要再收敛脾气才成,必须尽量像如涵姐姐那般,做到面面倶到。

一回到梅贞院——

“如琪?”杨如瑄接过杏儿递上的字条,有些意外地问。

“琪小姐派人送了字条,说是要给少夫人的。”

“下人呢?”

“走了。”

杨如瑄闻言,打开字条,上头的字迹她有些陌生,毕竟她没看过杨如琪的笔迹,但极为娟秀,应是姑娘家所写。而上头写的尽是她的苦闷,为了嫁樊柏文和父亲撕破脸,如今在浣香院受尽排挤却又无人诉苦……

轻轻地将字条收起,杨如瑄秀眉紧蹙着。

多像以前的她……

原本她就打算趁着年节时分,樊柏文和公爹去亲友府上走动,应该不在府里,找个空档溜到浣香院找如琪的,如今如琪正巧先捎了字条给她,约她在浣香院小门相见。

就算如涵姐姐没要求,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见见如琪才是,她得去劝劝如琪,不能让如琪变成第二个她,更不可能让如琪有朝一日成了樊柏文的棋子。

“杏儿,晚膳就交给你张罗,我去见琪小姐。”

“这样好吗?要不要奴婢陪少夫人一道去?”琪小姐对少夫人向来就不是和气相待,况且昨儿个才闹得不愉快,今日却突地派人捎讯,总觉得不对劲。

“放心吧,不会有事,你先让蜜儿发落那几个美婢到厨房工作,别让她们造次,我会在晚膳之前回来。”

“好,奴婢知道了。”

“我的小祖宗,你别哭了,咱们找侯爷,好不?”

杏儿柔声哄着,抱着樊允熙从天一水榭来到鹿鸣阁,却没在寝房瞧见樊柏元,只好又往书房找,一路上不住地哄着。

“我要娘……”樊允熙哭闹不休,不住地扯着杏儿的衣襟口。

“好,少夫人待会就回来了,你再等等好不?咱们先找侯爷。”杏儿耐着性子安抚,然见天色已经全暗,蜜儿领着几名美婢上厨房准备晚膳,少夫人却还不见踪影,更古怪的是她连侯爷都找不到。

天啊,她该怎么办?

小少爷睡觉有个怪癖,要是午睡没睡好,睡得不安稳,一醒来就是发狠地哭,哭得让人无法安抚,可偏偏唯一安抚得了的两个人都不在身边,教她被哭声逼得心慌意乱,整个人莫名地焦躁起来。

“杏儿?”正要踏进书房,就见默言刚好打开了门,一见到自己,随即转开眼。

“你你你的衣衫开了。”

杏儿闻言赶忙将襟口拉好,默言趁机抱过樊允熙,有些赧然地问:“发生什么事了,小少爷怎么哭成这样?”

“小少爷午睡没睡好,一睡醒就哭,奴婢怎么哄都没用,少夫人又不在,只好将小少爷抱来侯爷这儿。”尽管杏儿力持镇静,但仍难掩满脸羞怯。

“少夫人去哪了?”

“她去会琪小姐。”

“琪小姐?”默言微扬起眉,想着昨儿在杨府大门前叫嚣的那位,不就是她口中的琪小姐?

她昨儿个不满的话意全针对着少夫人,可是少夫人却去找她?

“琪小姐差人捎讯邀少夫人到浣香院,说是晚膳之前会回来。”

“浣香院?”

杏儿闻声,见樊柏元走到门边,赶忙欠了欠身。“侯爷。”

“爹爹……我要娘……”樊允熙朝他伸长短短的双臂。

“她去多久了?”樊柏元置若罔闻,沉声问着。

“去了一下子……应该快半个时辰了吧。”

“她和杨如琪有那么多话可以聊?”

杏儿偏了下头。“以往在府里少有往来,然昨儿个欲回府之前,涵小姐嘱咐少夫人多加开导琪小姐。”她猜想正因为如此,夫人才会赴约。

默言瞧樊柏元沉着脸,不知道该不该将伸长手的樊允熙递到他怀里,就在这当头,他敏锐地听见脚步声,随即朝通往鹿鸣阁的小径望去,“谁?!”

“我……”

杏儿回头一望,脱口道:“琪小姐?”

“杏儿,我找如瑄。”杨如琪停在拱门边,撇了撇嘴道。

“少夫人去找琪小姐了呀。”杏儿急忙走向她。“少夫人已经去了快半个时辰了,琪小姐没瞧见少夫人吗?”

“没呀,就是如瑄没来我才特地过来瞧瞧,瞧她是不是真生我的气,所以不理我了,可她……她真去找我了?”杨如琪压低声嗓问。

“是的,但琪小姐没遇见少夫人……少夫人是上哪去了?”杏儿心底突生不安。

“难道说……被他带走了?”杨如琪一脸迟疑地道。

“他?谁?”

“就……”杨如琪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说!”

杨如琪怔了下,抬眼瞪着不知何时已来到面前的樊柏元,面对那双沉沉魅眸,没来由的,她心底颤了下。

“就……二少……”她咬了咬下唇道。“二少向来对如瑄极有兴趣,要是如瑄去找我的路上遇见他……”

“带路!”樊柏元冷声低喝道。

杨如琪浑身颤了下,稳了稳心绪,忙道:“是。”

默言赶忙将樊允熙还给杏儿,领着樊柏元跟上杨如琪的脚步。

一路上,杨如琪走得不快,还不断频频回首,默言以为她有所顾忌,出声道:“你可以走快一点无妨。”

“是。”杨如琪点点头,领着他俩踏上九曲桥,穿过枫林,来到浣香院。其实,这正是她的目的,就是要让杨如瑄被樊柏文染指,如此一来,她就不信樊柏元这个瞎眼侯爷还会要她这个不洁的妻子。

杨如瑄什么都有,得了爹和奶奶疼宠,竟然还使计害她和娘被禁足在院落里,吃穿用度就跟府上的丫鬟没两样……甚至就连她喜欢的人都垂涎她!

那女人什么都有,却还什么都跟她抢,既然如此,她就让她一无所有!

“通常这时候,二少喜欢待在这座小楼台里,我猜要是如瑄被他逮着,许是来到这儿……”杨如琪领着两人踏上廊阶。

默言悄悄觑了樊柏元一眼,那铁青脸色教他连句安抚的话都说不出口。

杏儿说,少夫人已经离开快半个时辰了……半个时辰可以做很多事的,况且少夫人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要真是遇上二少,二少只要用强……那么待会见到的那一幕,恐怕……兄弟俩势必要相残了。

希望一切不是他想象的那样,毕竟只是揣测……

“啊……”

突地,属于男人的呻吟声传来,教樊柏元顿住脚步,长睫掀动,黑曜般的魅阵肃杀地瞪向声音来源。

就在几步外的那扇门……就在那里吗?

“侯爷……”杨如琪装出不知所措的神情,她也听见那暧昧的声响。

樊柏元蓦地抬手,示意她闭嘴。

他该去打开那扇门吗?他忍受得住满腔怒意而不动手吗?然而一旦动手,他双眼恢复的事就会被揭穿,接下来的计划就难以进行……但,一想到如瑄被樊柏文一逞兽欲糟蹋,他的心痛如刀割。

但如果……如瑄是心甘情愿的,毕竟他们曾当过夫妻,说不定他们此生会再燃情,再续前世的夫妻情缘……

“侯爷。”默言忍着痛启口,樊柏元扣在他手臂上的力道,像是要将他的手给卸了下来。

“走。”他沉声道。

默言只好咬着牙,领着他来到门前,正欲推开门时,突然听见——

“如瑄,别走……”

樊柏元紧闭着眼,不敢相信亲耳所闻的事实是……她是心甘情愿的,真是心甘情愿地背叛他!

忍无可忍,他抬脚欲踹门的瞬间,却突地听见樊柏文杀猪般的哀嚎声,伴随着杨如瑄勃然怒斥。

“我要你碰,我要你碰,我要你碰了吗?!你这混蛋东西,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你哥的妻子,是你的嫂子,是如琪的姐姐,你敢碰我,你看我敢不敢杀了你,我想杀你已经很久了!”

默言呆住,樊柏元下一瞬间踹开了门,就见门内桌倒椅翻,一片狼籍,而樊柏文倒在地上,杨如瑄像是杀红眼般地不断踹着他,踹得气喘吁吁。

这一幕和众人猜想的,天差地别。

“侯爷?”踹门声让杨如瑄停脚回头,错愕地看着樊柏元。“你们怎么来了?”

“你在做什么?”樊柏元哑声问着。

“我……”杨如瑄像做错事的孩子,低垂着脸。“我不是故意打他的,可他骗我说如琪在这儿,又想对我胡来,所以我……”

她试着释怀过往,试着原谅,可这混蛋是畜生,说不听只好用拳头了。

樊柏元敛眸看着樊柏文被打成猪头,抱着肚子发出呻吟,就如他刚刚所听见的暧昧呻吟一样,原来他想岔了,原来不是他想的那般不堪,没有她从与不从的问题,而是她坚守着身分,甚至为护贞节而动手。

“打得好。”他扬笑道。

那股将人往死里打的狠劲,直教他赞赏不已。

“咦?”真的吗?那她可不可以再踹两脚?

“回去了,允熙在找你呢,哭成泪人儿了。”他朝她伸出手。

杨如瑄随即向前握住他的手。“那可糟了,杏儿哄不了他,咱们得赶紧回去才成。”

“是啊。”

走出房门,瞧见一脸错愕的杨如琪,杨如瑄满脸抱歉地道:“如琪,抱歉,我赴约了,可却被他缠住,但不打紧的,我替你教训过他了,相信他会收敛一点,至于你想找我聊的话,下次你就到梅贞院来。”

樊柏元对于她的决定和安排相当满意。她懂得保护自己,扞卫贞节和尊严。

杨如琪愕然点头,望向房内,不懂怎会变成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誓不为妾最新章节 | 誓不为妾全文阅读 | 誓不为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