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十三章 一家子 作者 : 绿光

过了新的一年,樊府里里外外喜气洋洋,人事物皆无变化,唯一令人不解的是,樊允熙莫名地黏着他的爹。

不管樊柏元去到哪走到哪,他都跟着,甚至主动牵着他的手。

这是好事。

但是樊柏元的脸却是冷到极点,可偏偏又狠不下心拨开樊允熙的手,所以只好连床都得分出一小部分给他。

所幸初二回门,搭上马车的樊允熙对樊府外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不再那么黏人,不过——

“爹爹、爹爹,那个是什么?”他兴高采烈地指着车帘外的铺子。

坐在一旁的樊柏元冷冷朝声音来源瞪去,问:“我可以毒哑他吗?”

“侯爷,允熙学话学得勤,自然是聒噪了些,你……”

樊柏元没好气地抽着眼皮,他瞧见了杨如瑄一脸紧张的模样。“虎毒不食子,随口说说的玩笑话,你也能当真?”

“侯爷的表情很认真。”杨如瑄呐呐道,有些被他肃杀的目光吓到。

樊柏元乏力地闭上眼,耳边听着樊允熙那聒噪又尖锐的喊声,就在他快要忍遏不住时,杨府已经到了。

“瑄小姐。”杨府总管一早就在门前候着,一见到樊府的马车驶来,立刻向前迎接。

“傅总管,近来可好?”杨如瑄笑吟吟地问候着。

“好,如今见瑄小姐气色红润,老奴就更宽心了。”傅总管笑眯眼,见她回头牵着樊柏元下马车,而樊柏元手中还抱了个娃。他家小姐出阁不到一年,生不出这约莫两三岁的娃儿吧,可如果是平西侯的儿子,怎么好似不曾听闻过?

见傅总管心里揣测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问,杨如瑄只觉得好笑。

“傅总管,我爹娘呢?”她笑问。

“老夫人、老爷和夫人全都在大厅等着小姐呢。对了,大小姐也回来了,把那两岁的小少爷也给带来了。”

“真的?”杨如瑄喜出望外地拉着樊柏元直往里头走。

怀南城距离翟阳城有千里远,所以先前的初二回门,如涵姐姐都没回来,想不到今年竟回来了。

樊柏元配合着她,看她一脸雀跃且迫不及待的神情,俨然像个未出阁的丫头,哪里有半点在樊府里的主母姿态。

一进大厅,里头早已是笑声连连,放眼望去,几乎杨府的成员都到齐了,一个都没缺。

“女乃女乃、爹、娘,如涵姐姐,你回来了。”杨如瑄掩藏不住喜悦,松开丈夫的手,直朝杨如涵走去。

杨如涵回头,笑柔了水灵大眼。“瑄丫头。”

“姐,”杨如喧一把抱住她。“姐过得好吗?”

“你觉得我过得不好吗?”杨如涵一扬眉,有几分穆氏的潇洒劲。

杨如瑄打量着她,看来是丰腴了一些,但眉眼未变,性情未变,还是她记忆中刚柔并济的姐姐。

“你呢,过得好吗?”杨如涵轻拍着她的颊,笑问的当头,目光已经很自然地挪移到站在门口的樊柏元身上。

杨如瑄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这才发现每个人的目光都定在侯爷身上……不,认真的说,应该是定在那对父子身上。

糟,她都忘了先和大伙介绍允熙了。

轻拍了杨如涵两下,她走回樊柏元身旁,轻握住他的手后,掐了掐樊允熙粉女敕的颊,对着众人道:“女乃女乃、爹、娘,这是允熙,侯爷的嫡子,也是我的儿子。”

嗯……大伙的眼睛都瞪得很大呢,还好侯爷看不见。

大伙在大厅里寒暄了一会,一票女眷离席,移到他处说些体己话,而樊柏元则留下来和杨家几个男人话家常。

当然,男人间的话题不可能会绕在育儿经上,但是女眷们谈论的则是——

“瑄丫头,你也未免太有度量,收了通房的儿子虽是天经地义,可问题是怎能让通房之子当嫡子?如此一来,你往后生的孩子不都得摆在他后头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樊柏元是平西侯,是世袭侯爷,他的嫡子就是侯爷世子?一个庶子怎能变成侯爷世子,况且你又不是不能生,犯得着做这决定吗?”

一票女眷来到黄氏的院落,黄氏都还没发话,穆氏已经忍不住抓着杨如瑄的肩头摇着她,就盼能将她摇清醒。

这举动教樊允熙双眼不住地盯在穆氏身上,像有不解,更像是只要穆氏再走近一步,他就会立刻扑上前去阻止。

“娘……”杨如瑄干笑着,以眼神安抚樊允熙。

“落英,你冷静一点。”黄氏低声制止。“瑄丫头会这么做,必定有她的用意。”

“是啊,娘,我倒觉得瑄丫头这么做没什么不好,还博得贤妇美名,未来她的公爹会更加疼惜她、弥补她,而且双眼不便的樊侯爷有了个嫡子在,也比较受到重视。”杨如涵一针见血地道出她的看法。

“姐,我不是……”

“当然,我也猜得出你没把心思放得这么远,八成纯粹是可怜那孩子的处境。”杨如涵噙笑打断她未竟的话。“虽说平西侯无权无势,但总不至于有个儿子却无人知,这其中必定有原由的,对不。”

杨如瑄苦笑了下,甘拜下风。

在大厅时,对于允熙的身分,她也不过略略提过,没说得太深入,然而姐姐就是这般聪颖,一眼就看穿她到底在做什么。

“允熙这孩子很惹人心疼,我只是想替他正名身分,否则在府里就连下人都会瞧不起他的。”她笑了笑,朝樊允熙招招手,他立刻扑进她怀里。“瞧,他和侯爷是不是很像?”

“那倒是。”打量完樊允熙,杨如涵看向正窝在角落玩稀奇木制玩具的岁未央。

“你瞧我那儿子,长得太像我,性子像他爹,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相较之下,你家的允熙稳多了,可以想见他长大后就和平西侯一个样。”

“静点有什么不好?允熙有些野,教起来很费精神的。”

“娘,我想玩那个。”樊允熙指着岁未央手上的玩具。

“那个……”杨如瑄偏着头看着姐姐。

“未央,教弟弟怎么玩。”杨如涵喊了声,岁未央随即抬眼,轻点个头。杨如涵掐了掐樊允熙柔女敕的颊。“允熙,去跟哥哥玩,姨娘跟你娘还有话想聊呢。”

“好!”

“允熙,跑慢点。”杨如瑄轻喊着。

杨如涵瞧她极有当娘的架式,忍不住佩服起她。

“瑄丫头,你确实是相当有度量,是打从心底疼允熙,可既然你这么喜欢孩子,怎么都嫁了几个月了,肚子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杨如涵仔细地上下打量她,突地眯起眼。“怪了,都嫁做人妇了,为何看起来还是姑娘模样?”

杨如瑄心头一颤,羞赧地别过脸。“姐说这话,姐不害臊,我都害臊了。”姐是鬼吗?怎么可能连这种事都看得穿?

“有什么好害臊的?既然已经出阁,自然得要生个孩子,儿子女儿都好,虽说儿子可以保住身分地位,但女儿较贴心,”杨如涵拉过她的手往自己腹上轻按,“所以,我这胎肯定要拚个女儿。”

“这么听来,恭王世子似乎待姐姐不错。”

“他能不待我好吗?”杨如涵笑了笑。“你要知道,整个恭王府里里外外都由我打理着,他要是敢对我差,那是他自个儿活腻了。”

杨如瑄闻言,不禁低低吃笑。“这么听来,姐姐可是已经把恭王世子给吃得死死的呢。”

杨如涵笑了笑,秀眉一挑。“别想给我岔开话题,你跟他之间到底如何?”

“哪有如何。”

“如歆,把你的瑄姐姐抓住,我要亲自严刑逼供。”

一直在旁看两人笑闹的杨如歆跳下长脚椅,一把将杨如瑄的手挽着。“我说瑄姐姐,你要不要趁早招了呢?”

“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她好气又好笑地道。

“如涵姐姐的话我可不敢不从,你还是认了吧。”杨如歆身子一转,转到她的身后架开她的双手。

眼看着杨如涵伸展双手,纤白十指直朝自己的腰侧而去,她不禁尖喊着,“女乃女乃、娘,快救我!”

穆氏和黄氏对看了一眼,各自品茗叹气。“姐妹感情好,这是好事。”

可怜杨如瑄惨遭两姐妹霸凌,笑到岔气又满面泪水,偏偏樊允熙又“玩物丧志”,弃娘于不顾,教她哭笑不得。

那嬉笑声从后院顺着风飞扬着,萦绕在充满喜气的院落中。

通往后院的拱廊上,樊柏元望向后院的方向,低声道:“看来她和家中的姐妹都相处得极佳。”听着她的笑声,望着她为逃出魔爪在长廊上奔跑的身影,他不自觉地勾弯了唇角。

“好,好得没话讲,有时就连亲生的都不见得有那么好。”身旁的杨致尧,娃娃脸上没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纯粹地享受这一刻的家族团聚。

“我还不曾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他眸色淡然,却是怎么也转不开眼,贪恋她回眸时脸上流转的鲜明神情。

“那么侯爷就得要好生检讨了。”

樊柏元斜睨着倚在廊柱上的他。“倒是你,才应该好生检讨吧。”

杨致尧挠了挠鼻子,真是无法反驳。“唉,女人心真是海底针,谁知道一旦攀附权贵之后,变心就跟翻书一样快了。”

“那是正常的,她是孔二爷的宠妾,而你却要扳倒孔二爷,在这种情况之下,她有可能帮你毁了自个儿的靠山?”

“我也不过是依令行事呀,侯爷。”到底是谁要他去办这件事的?

“就是知道你肯定会依令行事,却又不肯对女人下重手,所以这个结局反倒是好。”他淡噙笑意道。

杨致尧有些模不着头绪。若论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只要一丁点征兆他就能模透个几分,可要论朝政间的斗争,他没法子像樊柏元那般透彻。

“侯爷的意思是?”

“我就是要孔二爷有所防备。”

杨致尧好歹也是在商场里游走的,只要樊柏元提了个头,他大概也猜得出几分。

“侯爷真是太不够意思了,不把话说白,该不会是不信任我吧?”

安插在孔二爷身旁的小妾,肯定会将他企图设计孔家的消息告诉孔二爷,如此一来才能有所防备,稳住她的靠山。而侯爷的意思,就是要让对方自以为是地揣测,加以防备,这样反倒正中下怀。

“我要是跟你说白了,到时候你舍不得姑娘家受苦,一个不经意另作安排,恐怕就会被人看穿。”

杨致尧自觉理亏,反驳不了。“唉,人多少都是有弱点的,侯爷不也是?”没有办法,疼惜女人是他家的家训,他真的没办法对姑娘家太残忍,但要是对男人的话就不用太客气了。

“我何来弱点?”迎着刺骨寒风,听着远处传来的银铃笑声,他只觉得舒适愉悦,就算在这儿多站一会都无妨。

“不就是瑄丫头?”不要说自己栽在女人手里,他也没好到哪里去。

顶多差别在于瑄丫头是他的妻子,而自己是对全天下的姑娘都心软。

樊柏元笑了笑。“你是这么认为?”

“我是这么认为。”杨致尧万分肯定。

光看侯爷会笑了这档事来说,要说跟瑄丫头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不、信!记得侯爷刚从西突回来时,整个人冷沉得像是从地狱回来的鬼神,活在不见天日的黑暗里,可如今他眸底有光了,唇角有笑意了,真真实实地活过来了。

“无聊。”

“是不是无聊,侯爷心底有数。”

樊柏元懒得睬他,转了话题道:“你那些铁矿,留下部分赤铁砂冶铁制器,至少要有千件。”

杨致尧愣了下。“侯爷,我顶撞你什么了,你要耍这狠招要我的命?”私铸铁器视同谋逆,这罪名他可扛不起。

“就算要你的命,也要等你把所有事都办好。”

“这种话你说得出口?还有没有人性啊?”杨致尧忍不住哇哇叫着。

“好像没有。”他煞有其事地道。

在他死在亲人之手,奇迹重生之后,他残存的人性应该是不多的,可是如瑄的出现……明明是他把她拉到身边,明明是要利用她的,可到了最后,他反倒动了情,失去的人性似乎又重回他体内。

前年女乃女乃办了宴,那是重生后初次遇见她,可是那时他的眼力尚未恢复,只见一片朦胧的白,而后再见是在佛寺后院,他的眼力已经可以看清她的面貌,同样的温柔,他却没认出她。

一如她曾骂他,他瞎的不只是眼,还有心。

若要他说,他只是被仇恨蒙蔽了心,看不见天空的蓝,看不见花儿的艳,看不见她毫不遮掩的呵护和怜惜,如今,他的眼是真切地好了,破损的心也几乎被她给疗愈,再多的恨,也被她的温柔给弭平了。

黑暗之中,唯有她,是他才能看见的光。

她是指引他的光,不是他的弱点。

“侯爷……”不要回答得这么理直气壮,没人性不是什么好事好不好。

“对了。”他像是想到什么,“年节后赶紧收购农粮囤货,愈多愈好。”

杨致尧愣了下,不禁低笑。“怎么你跟瑄丫头一样也爱收购农粮囤货?不过现在囤货未免太早,照瑄丫头的玩法,通常都是到了四五月她才会动手的。”

“她为何那么做?”

“那是为了——”他大略将当年发生的事说过一遍。“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和她走得近些,不过侯爷如今要我囤粮,这实在是……”

樊柏元微扬眉,还未开口,拱廊另一头已经传来脚步声,他没回避,反倒是朝脚步声来处望去——

“你们两个……竟然见死不救!”杨如瑄跑得气喘吁吁。

刚刚她在逃命之余,瞧见了她的夫君和堂哥就在廊栏边上,虽说她没朝他们呼救,但就不信他们没听见她求饶的嗓音。

“你们姐妹间玩闹,还要咱们救人,传出去能听吗?”杨致尧没好气地道,但事实上他心想着,你夫君都没动作了,我这个当哥的有什么好鸡婆的。

“允熙呢?”樊柏元朝她伸出手。

杨如瑄随即向前握住他的手。“别提那个小没良心的臭娃,和未央玩得可乐了,压根不睬我。”她努了努嘴,嘴里骂着,阵底净是笑意。

“既然这样,晚上回府就不带他了。”

“怎么成?允熙不是贪玩,他是贪个伴,未央大他几个月,性子极静,但一点都不藏私,把箱底的宝贝玩具都搬出来和他同乐了。”

樊柏元微扬眉,尚未启口便听杨致尧道:“还不简单,你赶紧生个伴给他,保证收敛他的野性子。”

话一出,杨如瑄含羞带嗔地瞪着他,他不在意地笑了笑,可侧边那冷若冰霜的注视教他立刻朝天一比。“好像快下雨了,咱们先回大厅吧。”话落,他立刻脚底抹油,溜了。

“等等,你去帮我把允熙抱来大厅,顺便跟姐姐说差不多要用膳了,要她们都一道过来吧。”

“我是你哥,不是你的下人。”

“我是你妹,是你很亲很亲的家人。”

杨致尧撇了撇嘴问樊柏元。“侯爷,娶了一个伶牙俐齿的妻子,有没有觉得日子难熬?”

“我话少,她话多,刚好。”

“……”真是够了!

看着杨致尧摇头晃脑地下了廊阶,杨如瑄才牵着樊柏元的手慢慢往另一头走去。一路上,极静默,静默到她觉得有点尴尬,因为刚刚杨致尧提议要她给允熙生个伴,这话题对她而言,相当难为情。

她也想替允熙添个伴,但这事……实在是天无时、地不利、人亦不和呀,他没动作,她自然不敢大胆诱惑。

为了消除尴尬,她想起她到来之前听见他们隐隐约约聊起的话题,脱口问着,“侯爷要尧哥哥囤粮做什么?”

樊柏元扬眉不语。

“侯爷知道吗?打从去年开始,工部就彻查这事,囤粮一事是不成的,而且我看尧哥哥似乎也不是挺想这么做。”事实上,尧哥哥也警告过她,不可以再作囤粮这种损人买卖。

其实她从未经手过,不过是曾故意把这消息放给李姨娘罢了。

想起李姨娘,她这才发觉,打从她出阁至今,回府两次都没瞧见李姨娘呢,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

“不过说笑罢了。”樊柏元淡道。

“说笑?”

“你尧哥哥问我有没有兴趣做些买卖,我说我这样子怎么打理生意,所以便聊起近来有何买卖可以赚钱,囤粮不过是说笑罢了。”樊柏元信手拈来说词,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喔,刚刚瞧侯爷不说话,以为你生气了。”

“我有什么好气的?”他沉默只是因为他在思考。

思考杨致尧刚刚说的话,她为了整李姨娘而让李姨娘去做囤粮买卖,这事听来就觉得是门可以钻营私利的生意,只要暗地里进行得好,捞个几年不成问题,她却是打一开始就是要整李姨娘,可她怎会知道工部在去年开始查办这事?

还是她曾听闻身为工部侍郎的岳丈提起这事?但也不可能布这么长的局,不知怎地,这事教他想不通,忍不住在意起来。

杨如瑄压根未觉他的心思,迳自道:“没生气就好,不过我也在想咱们弄点生意来做好了。”

“你也想经商?”

“倒没想那么远,只是想要是有个铺子,张罗一点小生意也好,如此一来至少每个月领分例时可以少受娘一点白眼,好像咱们不事生产,只会蚀米似的。”杨如瑄说来轻描淡写,却想得极远。“不管怎样,也得替允熙打算才成,他要是想求仕途还是经商都由他,但咱们得要先存点家底,而侯爷是走不成仕途,那就得要经商,有我在,还有尧哥哥帮衬着,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樊柏元听着,不禁笑了。

“侯爷在笑什么?”她听见笑声,有些微诧,尽管那笑意是她梦寐以求的,但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说了什么能引他笑出声。“还是侯爷觉得我想得太天真了?”

“不,只是突然觉得咱们是一家子。”直到这一刻,他才比较真切地感觉自己是爹她是娘,而她这个娘正一心一意地替孩子计量将来。

“咱们本来就是一家子了,不是吗?”

“是,咱们是。”他轻握起她的手,凑在唇边轻吻着。

杨如瑄羞红了脸,没想到他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亲吻她的手……

“咳咳,允熙,你说舅舅要遮你的眼还是舅舅的眼?”

后头响起杨致尧欠揍又蓄意调侃的声调,杨如瑄不禁羞恼瞪去,却见他的身后还有杨如涵、娘、女乃女乃……

“都不用遮啊,爹爹常常趁娘睡着时亲娘的嘴。”樊允熙一脸天真地道。

亲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不解极了。

杨如瑄闻言,愣愣地望向樊柏元。什么时候发生过这些事,怎么她被蒙在鼓里了?他是这般大胆的人吗?

樊柏元有些不自在地咳了声,催促道:“走吧,像是要下雨了。”

杨如瑄望着他泛红的耳垂,还未答话,杨致尧已经唯恐天下不乱般地在后头喊道:“欸,侯爷不是看不见,怎会知道快下雨了?”

樊柏元微恼回头。“因为本侯爷尚未瞎眼之前是个征战沙场的将军,身上伤痕无数,每逢雨季便痛苦难休!”这混蛋,笑闹过头了,他的事岂能在这当头闹着玩?

杨如涵可是恭王世子妃,恭王是皇上的表哥,要是这事往上传,可是会替他招来杀身之祸,轻则抄家,重则灭族,岂能玩闹?

“尧哥哥,你真是的。”杨如瑄微恼地瞪他一眼,赶忙安抚着樊柏元。“侯爷,尧哥哥说笑罢了,你别恼。”

“不原谅他。”

“侯爷……”

杨致尧扬起眉,怀疑他是假气还是真恼,遂上前试探着,“侯爷,要不我任你差遣一回,你就大人大量原谅我口无遮拦吧。”

就见樊柏元突地扬笑,问着身旁的杨如瑄,“如瑄,就让你尧哥哥替你找家好地点的铺子,如何?”

杨如瑄脑袋一时转不过来,而后瞥见他坏心眼的笑,才知道自个儿竟被他给骗了,原来是招引君入瓮啊。

“就这么着。”

“哇……有没有搞错?夫妻联手阴我?”杨致尧不敢相信樊柏元竟趁机拗他。竟把对付六公子的手段拿来对付他,有没有搞错?他是他舅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誓不为妾最新章节 | 誓不为妾全文阅读 | 誓不为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