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前男友 第三章 作者 : 沈韦

第二章

……

蓝克庸吃痛退开,捂着嘴巴,抹开一看,看见沾到指尖温热的鲜血。“你咬我?”

以绮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真的敢咬破他的嘴,红肿的唇瓣动了动,终究没说出半个字,她抓着包包转身就跑,不愿再与他纠缠。

蓝克庸向前追了两步,随即停下,抹抹嘴,不肯再追,烦躁的长腿来回踱步,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我疯了不成?竟然一再地吻那个女人,而且还是在人人都会看见的地方,难不成我想要流言满天飞?”

目前他最不需要的就是在百货公司开幕前闹出绯闻,虽然公司由他管理,但真正的大老板是老爸,他可不想让事情传到老爸耳里,让老爸误以为他借由职位之便,大泡员工。

他要将心思放在工作上,不让梁以绮的身影占据脑袋,可是她吻起来好甜美,就算她咬伤他,就算她惹他暴跳如雷,他仍旧渴望再吻上那甜美如蜜的粉唇,而且很奇怪的是,不知为何,方才吻她的感觉好熟悉,宛如不是头一回。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真的认识?倘若如此,为何她要否认认识他?她就像等待他解开的谜团,他却迟疑是否要再靠近,不可否认,她对他拥有强大的吸引力,这股力量拉扯他,竟让他感到些许恐惧,担心过多的接触,会激发更多难以控制的泛滥情潮。

他烦躁地用手指刷过浓密的头发,严厉告诫自己。“蓝克庸,一切到此为止!所有疯狂举止都到此结束!”

确认自己可以心无罣碍后,他傲然旋身,准备搭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取车,却在转头时眼尖瞥见一抹灰色身影一闪而过,想追上前时早已不见踪影,不禁懊恼低咒。“该死!”

他完全被冲昏头了,完全不顾后果,现在可好,被看见了,重点是那个人看到多少?知道他是谁吗?

可恶!这么蠢的事竟然会发生在他身上,哥哥他们听到,一定会狠狠嘲笑他一番,特别是在知道他还被女人狠咬一口后,更会笑得前俯后仰吧?

如果他能拥有大哥和二哥的无穷魅力,或许迷人的小东西就不会咬他——一想到这,心情变得更差了,因为他一点都不喜欢她会被大哥或二哥吸引的想法,她应当要属于他所有,不论她同意与否。

“该死!蓝克庸,你果然疯了。不!一定是最近工作量太大,让你累翻了,以至于脑袋紊乱,才会胡思乱想,好好睡一觉,明天醒来,你又将会是全新的蓝克庸。”

没错,就是这样,他并没有那么喜欢梁以绮,并没有对她充满独占欲,一切纯粹出于奇怪的遐想。

结论是,他太累了,只要得到适当的休息,铁定就能恢复正常。

另一头,惊慌失措的以绮逃到百货公司外,确定他没有追上来,这才惊魂未定地坐在幽暗的花坛,黑色大包包落在脚边,抖颤的手抚上红肿中带着些许痛楚的酥麻唇瓣,脆弱的呜咽不受欢迎地逸出。

她哽咽着声,努力不让委屈的泪水落下。“梁以绮,你这个大笨蛋,难道你受的教训还不够吗?为何要让一个吻软化你的意志?难道你对他还有期待?”

她不能容许他再伤害她,可是却让他吻她,而且如他所说的,陶醉其中,她唾弃自己对他有反应,那是不对的,幸好他刻薄高傲的言词唤回她的理智,不然难保他第二次吻她,她会难以克制地热情回应。

“这份工作,究竟换得对不对?”她感到不安,担心还会再遇见他。

“我已经过了八年的平静生活,不会因为他突然的出现,又掀起惊涛骇浪吧?”紧张不安,使她的手抖得更加厉害,尽管拼命地想让自己不再发抖,却控制不了,最后只能软弱地将脸埋进掌心。

“你不能让他再毁了你的生活,这是偶发状况,振作!”不肯轻易服输地将脸自掌心抬起,她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刚刚那两记亲吻没什么大不了,不必放在心上,就当作是被路上的小狗突袭好了。

拎起脚边的包包,她挺直腰杆,深吸一口气后,踏出坚定的步伐,踩着月色翩然离开。

忙碌繁重的工作压得百货公司上下快喘不过气,推广百货会员卡、专柜设置、货品摆放、装潢、清洁整理、软体测试、硬体设备……这些工作都在进行。

在大家忙得快翻白眼的时候,有一则有趣的八卦在厕所、在楼梯间、在茶水间快速流传。

听说,三天前,有一名还没下班的清洁人员,在三楼不小心撞见一对男女旁若无人地亲密拥吻。

该名清洁人员所站的位置较远,所以没能清楚看见那对男女的模样,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男的身材高大结实、西装笔挺,女的因为被男的挡住,看得更不清楚,但似乎是穿着百货公司的制服,两个人黏在一起热力四射,他们不害羞,看到的清洁人员反倒替他们害羞了。

男女情事向来是茶余饭后最热门的八卦,尤其最近大家都累坏了,更需热腾腾的新鲜消息调剂苦闷。于是这流言愈传愈过火,愈传愈激情,只差没绘声绘影地说话题中的男女主角做了不该做的事。

这天开会结束后,以绮步出会议室,带着成堆的资料,准备再打电话跟厂商联络,确认专柜进来装潢的时间。

走在她后面的是负责二楼国际珠宝首饰的谭雯,她脚步轻快,伸手拍了下以绮的肩膀。“嘿,以绮。”

“嗯?”以绮旋身,看向心情显然很不错的谭雯。

“你听说了吗?”打扮时尚的谭雯语气轻快,眼带笑意。

以绮满脸纳闷,不懂她指的是什么?“听说什么?”

“关于你负责的三楼的最新八卦呀。”

“什么八卦?”她仍旧是满脸问号,和谭雯站到边边角落,让从会议室里鱼贯而出的同事们能顺利通行。

“听说三天前,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三楼有一对男女躲在角落,热情接吻,被打扫的清洁人员撞见。”谭雯开心分享八卦,精明的眼眸仔细留意她的表情变化,毕竟事情发生在三楼,在三楼工作的女性员工都有可能跟某个男人上演激情戏码,所以她也是谭雯怀疑的对象之一。

听到这话,以绮惊愕地瞪大双眼,差点被口水呛到,可是为了避免被发现她是事件的女主角,便努力不显一丝慌张,故作讶异地扬眉。“你从哪里听来的?我怎么都不晓得。”

天啊!她要昏了,蓝克庸吻她的情景竟然被看见,是不是所有人都听说了?不过应该没人知道她就是那个跟男人窝在角落接吻的女人,否则大家早就对她指指点点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好想抱头放声尖叫啊!

谭雯仔仔细细地看着她,停顿五秒钟,很遗憾没发现可疑之处,便拨拨俐落的短发。“这件事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大家都在说女主角一定是你们三楼的女员工呢,你有没有怀疑的人选?”

“没有,一个都没有。”以绮坚定地摇头,直视谭雯双眼,看出谭雯在怀疑她,就更不能露出破绽。

她害三楼所有女性员工都成为被怀疑的对象,她对不起大家。

“是吗?你不会是想维护底下的人吧?”谭雯不相信她,认为她应该是有可疑人选,只是不想说出来。

谭雯看了下四周,特意压低声音,暧昧笑说:“我还听说那两个人打得非常火热,男的把女的压在墙上,吻得欲罢不能,两个人差点就要当场上演限制级画面。”

以绮惊骇得瞠目结舌,听谭雯口沫横飞地描述她跟蓝克庸亲吻的情形,完全吓傻。

第一,她并不晓得当时有别人在场,假如知道的话,她根本不会那么忘形。第二,第一个吻她确实是热情回应了,不过她扬手打了蓝克庸一记耳光,而在第二个粗鲁的吻时,她咬了蓝克庸一口,很显然的,那名清洁人员只看到后半段。

最重要的是——第三,她没有让蓝克庸将她压在墙上!

究竟是谁在加油添醋?实在太超过了,他们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爱编故事?

“应该不可能那么夸张,是大家在乱说吧。”呜,她好想哭哦,好想大声疾呼,那根本不是真的!

谭雯肯定点头,拍拍以绮的肩。“事实就是这么夸张,那对男女太离谱了,大家都在说,既然他们那么激情,怎么不去汽车旅馆?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很想知道,究竟是谁那么热情如火。以绮,我们交情不错,如果你知道是谁,一定要告诉我。”

害怕成为流言中心的以绮呆滞地看着被谭雯握住的手,点头,机械式地回答:“好,我一定会告诉你。”

分享完最热门的八卦,使谭雯又充满活力,她跟以绮挥挥手,开心投入堆积如山的工作中。

以绮目送谭雯离开,拖着沉重的步伐准备回到三楼,满脑子都是刚接收到的可怕八卦,她要疯了,真的要疯了!如果被知道她是八卦里的女主角该怎么办?她在外商公司就是受不了可怕的流言跟排挤才离开,现在不会刚进百货公司不久,又要因八卦离职吧?光是想像成为可怕的流言中心点,她便惊骇得寒毛竖起。

蓝克庸倒好,他再次吃了就跑,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人会知道他是八卦男主角,又是她要承受满天的流言蜚语。

以绮委屈瘪嘴,闷闷地自言自语:“蓝克庸,你这个超级大坏蛋,我讨厌你。”

忙、忙、忙,蓝克庸除了忙还是忙,他刻意将梁以绮抛在脑后,用繁重的工作填满时间,马不停蹄地到处巡视,跟高阶主管开会,指出仍未完善的地方。

他认真盯住每个细节,不想让底下的人因为他才二十九岁,就小看敷衍了事,之前有一名五十几岁的公关主任仗着自己年纪大,经验老道,又曾跟在他父亲身边多年,认定他不过是能力平平的富二代,所以对他的要求总是随便敷衍,该发的新闻稿发得零零落落,该办好的事也以六十分低空飞过。

他口头告诫过一回,该名公关主任却依然故我,蓝克庸心下清楚,倘若该名公关主任是跟在两个哥哥身边,绝对不敢虚应故事,被认定是靠父兄保护的幼雏,让他打从心里感到不悦。

于是在这名公关主任再次将他的要求当耳边风时,他便二话不说,不留任何情面地直接开除,同时杀鸡儆猴,要所有人都知道,他确实是在父兄保护下长大,但是豹子生的孩子,也是豹子,该伸出利爪抓破敌人喉咙时,绝对不会犹豫。

这一开斩,让原本小看蓝克庸,认为他开百货公司不过是玩票性质,美其名当个挂名总经理的人,全都不敢再混水模鱼,对他交代下来的工作全力以赴。

今天,蓝克庸跟阿诺到规划为城市艺文中心的十四楼,他双手环胸,站在广场中间,看着美人鱼喷泉,一只只美丽传神的美人鱼或坐或卧,栖息在喷泉周围。

为了打造出海洋的气息,广场以各色的蓝、各色的白及各色的绿融合,并设计贝壳造型的各式座椅,让前来参观艺文作品的顾客歇脚。金灿阳光自天井的透明玻璃洒落,让这里充满静谧氛围,洗涤城市喧嚣。

“那只美人鱼……”蓝克庸好看的下巴朝坐在大石上的美人鱼扬了扬。

“是。”阿诺立刻拿着笔记本,凑到蓝克庸身边,看向他所指、体态穠纤合度的美人鱼。

“眼神太妖媚了,美人鱼该是最纯净美好的化身,把它换掉,重新打造一只。”他不喜欢这只美人鱼的眼神,不论他怎么看,就是不对。

阿诺左看右看,还是看不出雕刻的美人鱼眼神哪里妖媚了,毕竟眼珠子没雕刻出来嘛,不过老大都这么说了,那就是非换不可,他立刻拿起手机,联络雕刻家,重新打造一只纯净天真的美人鱼。

蓝克庸旋步离开,审视尚未完全完工的城市艺文中心,在十月十号开幕时,这里会摆放一些装置艺术,同时展出国外新锐画家——J.WALL的作品,那一幅又一幅颜色大胆强烈的画作,将悬挂在精心打造的艺文中心。这份新闻稿才从公关室发出,便在艺文界造成轰动,因为在国内有许多J.WALL的爱好者,开幕时,势必会有不少热爱艺术的人前来参观。

他的心因即将到来的开幕,热切鼓动,深邃眼瞳发光、发热。

大脑不期然浮现一张精致的脸孔,这三天他刻意不到三楼,就是不想再见到梁以绮,但是看见喷泉周围一只又一只美丽无邪的美人鱼时,他的思绪便不受控制,满脑子都是她迷人的身影。

“她究竟拥有怎样的魅力?否则怎会让我一再想起?”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偏偏就是控制不住,他不仅白天会想到她,连晚上睡觉时也会梦见她。

他竟然梦见自己在跟她谈恋爱,梦里的她好清纯,看起来比现在还要年轻,像是大学生,对他笑得好甜,而且在他看书的时候,她整个人就软软赖在他怀中,故意闹他,亲吻他的下巴、喉头、鼻尖、眉心,就是不肯吻上他最渴望的地方——他的唇,他被她闹得看不下书,却又舍不得发脾气,便抓着使坏的小女人,狠狠吻住她的唇,惩罚她。

一幕又一幕和她亲密相偎、亲吻玩闹的情景不停在梦中播放,让他在一个又一个亲吻中清醒过来,像个欲求不满的男人,再也难以入眠,情况诡异到不行。

一想到她,他就心烦气躁,没见到她,又浑身上下不对劲,他已经不晓得该如何处理这些因她而起的异样感觉。

“真烦,假如没有遇见她,我会过得更顺遂开心。”她对他的吸引力太过强烈,令他难以抗拒,也难以掌控。

讲完电话的阿诺在这时候刚好回来,听见蓝克庸的喃喃自语,问:“蓝先生,您刚才说什么?”

“没事。”蓝克庸的口气粗鲁不耐。

跟在他身边已有两年多的阿诺,立刻明了此时老大心情不太好,可能正想拿人开刀,自己没事最好别开口,以免无辜成为刀下亡魂。

“三楼的装潢工程进行得如何?”紧接着,蓝克庸心浮气躁地问。

咦?阿诺竖起耳朵。又特别关注三楼,一定是三楼楼长得罪了老大,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开除,他立刻报告。“我已经指示特别紧盯三楼的状况,根据回报,除了两、三个专柜还没开始动工,其他的都已在进行。”

“办事效率这么差。”蓝克庸皱眉嫌弃。

阿诺噤声不语,不敢搭腔,事实上三楼的办事效率算好的,其他楼层还有更差的,偏偏老大不盯其他楼层,特别针对三楼,只能说算三楼倒楣。

蓝克庸脚跟一转,走向电梯。

阿诺赶忙跟上,暗自猜测老大即将前往三楼,或许是要赏三楼一顿排头吃了,可怜哪,他默默同情三楼楼长。

三楼最近倒是处于多事之秋,听说三天前有人在角落亲吻,被清洁人员看见,这件事传得沸沸扬扬,连他都听到了,只是那对男女没做出更过分的事,所以他就没报告老大。

不过三天前,晚上十点多,不正是老大搭电梯准备下班回家时,忽然说有事,不让他跟着而独自到三楼的时间吗?

八卦里的男主角该不会是老大吧?阿诺疑惑地看着西装笔挺的老大走进电梯,且在面板上按下三楼按键,心下觉得老大确实非常符合八卦里的男主角穿着,可开玩笑,他们家老大颇为洁身自爱,不曾传过乱七八糟的绯闻,怎么可能做出跟女人窝在角落忘形亲吻的事?

老大如果想要亲女人,一定会……一定会怎样?其实阿诺也不晓得会怎样,总而言之,他就是认为老大不会做这种事啦。

“你在看什么?”蓝克庸挑眉问,阿诺看他的眼神怪异到不行,让他很不爽。

“没有,老大,你真的很帅。”阿诺谄媚地对他竖起大拇指,老大心情不好,当属下的自然是要竭尽所能,让老大恢复好心情。

蓝克庸蹙眉,认真严肃地说:“阿诺,拍马屁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呃……”阿诺立刻乖乖闭上嘴巴,以免马屁又拍到马腿上。

他们盯着电梯门板,一层楼,一层楼,快速往下降,直达三楼,叮一声,电梯门开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再见前男友最新章节 | 再见前男友全文阅读 | 再见前男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