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独宠妾心 > 第五章

独宠妾心 第五章 作者 : 艾佟

    终于等到雪妍睡著了,拈心穿上披风,蹑手蹑脚的关上房门,穿过前厅,来到回廊,她小心翼翼的打探一下四周,确定空无一人,便举步走向院子,预备前往“吟风苑”。

    不过,刚走出“采云阁”,就见到允的贴身侍卫秦海劭等在外头。

    “莫姑娘!”秦海劭恭敬的朝拈心作揖。

    这府里,就数他最清楚拈心的地位,跟了贝勒爷这么久,他是第一次看到贝勒爷对一个女人如此痴迷、怜惜,为了不让莫姑娘落人口舌,每天晚上撤走“吟风苑”所有的侍卫和奴才,只留下他,而且还每晚亲自抱莫姑娘回房。

    拈心也有礼的屈了屈膝,“秦爷找我?”

    “莫姑娘,贝勒爷今晚有事要忙,请你不必前往‘吟风苑’。”

    顿了一下,拈心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秦爷!”

    “莫姑娘,那我告辞了。”

    “秦爷慢走。”

    秦海劭走了,拈心也跟著转回“采云阁”,折进自己的房里。

    也好,终于可以喘口气,好好睡上一觉,不过,当拈心脱下披风和外衣,躺进被窝里,脑袋瓜子却是塞得满满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正乱七八糟的不肯休息,她也只能叹了声气,坐起身来。

    她是怎么了?总觉得心头沉甸甸的,好像有什么事揪在上头,不舒服极了!

    贝勒爷今天也没上“采云阁”,这会儿又有事……对了,表小姐今儿个来康亲王府作客,难道贝勒爷是忙著陪表小姐吗?小梅不是说,表小姐总是死皮赖脸的缠著贝勒爷不放,今儿个初到康亲王府,她一定吵著要贝勒爷尽地主之谊陪她……想到这儿,拈心突然心浮气躁了起来,都这么晚了,贝勒爷就算得尽点主人的责任陪陪表小姐,也该休息了,这会儿他们还能做什么?

    蓦地,拈心脸色一变,她连忙慌张的摇著头,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就算贝勒爷真的跟表小姐在一起,那也是他们的事,她计较什么?充其量,她也不过是个见不得人的侍妾,贝勒爷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她一点说话的权利都没有,惟一可以生气的人只有格格!

    幽幽的叹了口气,拈心螓首往床柱一靠,虽然她没资格计较,也没资格吃醋,可是,她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心,难道……她爱上贝勒爷?

    不,她不可以爱上贝勒爷!贝勒爷属于格格,她不该有一丝丝的妄想,而且,她要让贝勒爷爱上格格,只要确定贝勒爷真心疼爱格格,她就会离开康亲王府,从此长伴青灯,了结尘俗。她知道,也许这样的割舍很痛苦,可是能看到格格得到幸福,她就心满意足了。

    既然有这样的领悟,她又何苦想东想西,徒惹自己烦心?

    再度钻进被窝里,拈心闭上眼睛,努力的想教自己入眠,可是……

    ☆☆☆

    正当拈心辗转反侧,允则陷入“水深火热”——“表哥,你不要再写了!”生气的抢走允手上的笔,慕容香懊恼的瞪著他,“我都来这么久了,你也不跟我说句话,一直写一直写一直写,你不累吗?”

    “很晚了,你应该回房休息了。”冷漠的面孔不见一丝丝的起伏,允拿起另外一支笔继续书写。

    再一次拿走他手中的笔,慕容香干脆坐到他的腿上,诱惑的将自己的身子贴向他,双手不安分的在衣襟徘徊,“我不要,人家想陪著你!”

    “我已经有人陪了,用不著你!”允不假辞色的拒绝。

    误以为他口中的那个人是雪妍,慕容香嫉妒的喊道:“表哥,那个病榜格哪一点比我好?她比我美吗?她比我还懂得伺候你吗?”

    根本懒得回答慕容香,允只是冷冷的命令,“下去!”

    “我不要!”搂住他的脖子,慕容香恨不得将自个儿的身子柔进他的身体,她不停的吻著他的颈项,充满爱恋的说:“表哥,我好爱你,我不在意当侧福晋,只要可以跟你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

    粗鲁的一把推开慕容香,她狼狈的跌坐在地上,允冷酷无情的说:“可惜我不爱你!”

    “表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哪一点不好,你为什么不爱我?”

    “我讨厌唆的女人,你再烦我,我就教海劭把你撵出去!”

    “表哥,你……”

    “我说的话应该够清楚了,你不要以为有我额娘帮你撑腰,我就会对你客气,就是我阿玛,也奈何不了我!”允警告的看著她。

    这个讨厌的丫头,他已经受够她了,如果不是因为额娘求他,他早就把她赶出去,哪容得了她在这儿撒野?

    虽然心里呕得要死,慕容香还是忍了下来,表哥的脾气她很清楚,他可是说到做到,若是让秦海劭撵她出去,她的面子往哪儿摆?

    堆起笑容,慕容香赶紧从地上站起身,“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嘛!可是,你总可以告诉我,明天能不能陪人家去骑马?”

    “我没那种闲工夫陪你!”

    “你……那你什么时候有空?”她要忍,不可以乱发大小姐脾气。

    “不知道!”

    脸色瞬间惨绿,慕容香气得咬牙切齿,可恶,她从来没有对一个人这么委曲求全,他竟然……好,他这样子对她,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没其他的事,你可以走了!”允没什么好口气的下逐客令。

    脚一跺,慕容香气冲冲的走出允的书斋,她在心里对天发誓,她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表哥是她的,康亲王府的少福晋应该是她,谁都不准跟她抢!

    “小姐!”一看到慕容香,她的贴身丫环凤儿赶紧迎上前。

    “凤儿,你去帮我打听雪妍格格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就不相信她比我好!”

    “现在?”

    赏了凤儿一个白眼,慕容香气恼的道:“笨蛋!当然是明天!”

    “凤儿遵命!”

    “走啦!”

    慕容香和凤儿走没多久以后,允也跟著走了出来,挺拔的身影走在黑夜当中竟是无声无息,俐落的身手不到一会儿的工夫,就来到“采云阁”。

    ☆☆☆

    看著炕上的拈心,她好像睡得很不安稳,一会儿翻过来,一会儿又转过去,允缇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著她晶莹剔透的娇容。

    他从来不认为有哪个女人可以占有他的心,即使是她也不例外,虽然他那么不可理喻的迷恋她,虽然他总是不由自主的纵容她,但是对他而言,她还是可有可无的“女人”,可如今……何时让她占据了他的心,他怎么都不知道?没有她的夜晚,心就像少了一块,一切不再完整,她应该待在他的怀里,那才是属于她的地方。

    手指轻轻往下一滑,解开她的亵衣,允低头埋进她的胸前,眷恋的吻著,他好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清香诱人。

    “不要了……我好累……我要睡觉……”拈心突然发出呢喃的梦呓,她挥著手,像是要赶走什么人。

    坐起身,允又恼又无奈的摇摇头,她连睡著了都在抵抗他!

    突然,他深深的皱起眉头,她瘦了,而他竟然没发现!

    不曾有过的自责在心里蔓延开来,允心疼的摸著她消瘦的脸庞,“小东西,我真的把你累坏了,是不是?”

    像是在回应允,拈心动了一下,不过很快的,她好似感觉到什么,眼睛忽然睁开,她模模糊糊的看见眼前有个男人,可是,她只当自个儿是在做梦,立刻又没事的闭上眼睛,然而下一刻,她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又睁开眼睛,整个人跳起来放声尖叫,还好允反应灵敏的伸手捂住她的嘴巴,才免除一场蚤动。

    “你若不想吵醒所有的人,就闭上嘴巴。”

    贝勒爷!拈心定睛一瞧,确定真的是允,连忙点头应允,不过等他一放开她,她又迫不及待的开口问:“贝勒爷怎么会在这儿?”

    “我在这儿不好吗?”冷然的口气有著明显的不悦,允责备的看著她,他亲自来这儿找她,她应该高兴。

    “奴婢以为贝勒爷有要事在身,走不开!”虽然想表现得很无动于衷,却还是控制不了一肚子的酸意。

    允笑了,“你在吃醋?”

    “贝勒爷真爱开玩笑,奴婢跟谁吃醋?”

    “谁?”允挑挑眉,“我可曾说过,我刚刚是跟某个人在一起?”

    拈心心虚的捂住嘴巴,她真是不打自招!

    “我不在意你吃醋。”他一向讨厌善妒的女人,更不容许女人当著他的面争风吃醋,那会让他觉得俗不可耐,可是知道她会为了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而不高兴,他只觉得开心,他很满意她的心里有他。

    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人,竟然连吃醋都可以说得好像是他格外的恩宠!

    “贝勒爷,这个地方不适合你,你还是早早回房。”

    允却脱下鞋子,双脚往炕上一放,“我今晚就睡在这儿。”

    闻言一慌,拈心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早被松开,肚兜己经跑出来见人,她连忙拉紧亵衣。

    “你这身子哪一寸我没摸过,用得著这么多此一举吗?”这个小东西,都已经是他的人,还这么害羞!

    红了脸,拈心结结巴巴的想打消允的主意,“贝勒爷,你……你不可以睡这儿……这里太简陋了……你……”

    将她压在身下,允眼神一沉,他直勾勾的瞅著她,仿佛要把她吞进肚子。

    “你的坏习惯越来越多,现在连本贝勒爷想睡哪儿你都敢管?”

    “我……奴婢不敢……奴婢只是……”

    “你胆子不是很大吗?怎么这会儿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牙一咬,她硬著头皮直言道:“贝勒爷,奴婢累了,奴婢想休息了!”

    “我有说你不可以休息吗?”

    “可是……”

    “闭上眼睛!”将拈心揽进怀里,他以从来没有过的温柔说:“放心,今晚我不会要你,我只想这么抱著你,睡吧!”整个人顿时放松下来,拈心再也抗拒不了那温暖的怀抱,柔软的靠在他的胸前,她听见他的心跳声,好美、好美……感觉到她沉稳的呼吸声,允轻柔的吻吻她的额头,也跟著闭上眼睛。

    ☆☆☆

    拈心怎么也没想到,慕容香会来得这么快,第二天一大早就带著贴身丫环出现在“采云阁”,而她根本来不及警告雪妍。

    “你就是表哥口中那个病榜格?”用不著雪妍承认,慕容香己经非常确定她的身份,她像个病西施卧在躺椅里,脸色苍白得像个鬼,她当然是雪妍格格。

    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来来者不善,不过雪妍还是有礼的询问:“请问你是……”

    “我是允贝勒的表妹慕容香。”

    “敢问慕容小姐来此有何贵干?”

    “我来看看,那个死皮赖脸,硬要嫁给表哥的是什么人?”

    脸色变得更加苍白,雪妍双唇微微颤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怎容得下慕容香如此欺负雪妍,拈心站出来讽刺回去,“表小姐,瞧你长得如花似玉,却说出这么不得体的话,你不觉得有失颜面吗?”

    没想到有人敢跟她顶嘴,慕容香气急败坏的瞪著拈心,“你是谁?”

    “表小姐,我只不过是一名丫环,你用得著知道我是谁吗?”小梅说得一点也没错,这个女人真的很不要脸,她是什么身份,竟然跑来这儿向格格撒野,这实在是太好笑了!

    “好啊!嘴巴倒挺厉害的嘛!”

    “表小姐抬举,奴婢只是说实话而已。”

    “你……凤儿,替我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可恶的丫头,不好好修理她一顿,难消她心头之恨!

    “是!”凤儿立刻上前准备给拈心一巴掌,却让拈心一把抓住。

    “表小姐,奴婢可有说错什么话?你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命人动手打人,不觉得有失身份吗?”反正已经惹上这个麻烦,拈心自然不会乖乖任人宰割。

    “你……”说不过拈心,慕容香只好转向雪妍,“你这个病榜格倒是挺厉害的嘛,教出这么一个目中无人的丫环!”“我……”雪妍手足无措的看著拈心。

    像是要给她力量,拈心紧紧握住她的手,“格格,我们用不著怕她,是她自个儿莫名其妙的来这儿找碴,我们没有理由骂不还口,打不还手啊!”

    “可是……”雪妍不安的看著慕容香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格格,人必自重,尔后人重之,对于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我们对她尊重就像是对牛弹琴,一点意义也没有!”

    “你这个该死的丫头,你竟然敢说我是牛……”

    “表小姐,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指名道姓!”拈心无辜的眨眨眼睛。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羞辱她,慕容香再也受不了了,直接冲上前抓住没有警觉的拈心,拚了命似的朝她脸上猛打。

    拈心很快的反应过来,她用力推开慕容香,可是脸上已经挨了好几巴掌,疼痛的灼热感让她知道自己的脸被打得肿起来了。

    虽然怒火难平,可是看到自个儿的杰作,慕容香算是满意了。

    “这是给你的一点点小教训,以后你要是敢再出言不逊,我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

    趁著拈心还没开口反击之前,雪妍拉住她,摇了摇头。

    实在很不甘心,可是看到雪妍恳求的目光,拈心也只能投降。

    “凤儿,我们走!”慕容香高傲的带著凤儿转身离开。

    “拈心,让我瞧瞧!”看著拈心红肿的脸庞,雪妍自责死了,她小心翼翼的一碰,“是不是很痛?”

    “不痛,这没什么大不了。”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拈心刻意咧嘴一笑,不过这一笑,牵动了两颊的肌肉,疼得她眉头一皱。

    “你不要骗我,都肿成这个样子,怎么会不痛呢?”

    拈心坚决的摇摇头,“格格,我真的没事,倒是你,千万不要受她的话影响,我听小梅说,她很喜欢贝勒爷,她是故意刺激你,你可别上她的当!”

    “拈心,其实她说得也没错,我明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却还死皮赖脸硬是要嫁给允……”

    “不是这样子,格格和贝勒爷从小订亲,你想嫁给贝勒爷本来就天经地义。”将雪妍瘦弱的双手包围在自己手里,拈心鼓励道:“格格,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也已经嫁给贝勒爷了,计较那些又有什么意义?重要的是,你要把自个儿的身子养好,好好珍惜跟贝勒爷相处的时候,抓住他的心,知道吗?”

    “我……我知道。”她不能让拈心再为她躁心了,虽然同允相处的时日不长,但是她已经看得很透彻,她永远进不了他的心,她敬畏他,甚至可以说是怕他,他们之间就像隔著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谁也没办法接触到对方的心,他离她好远好远,她猜不透,也没力气了解,对他,她不敢再期望什么,只要他能够常来“采云阁”看她,她就满足了。

    ☆☆☆

    “这是怎么一回事?”瞪著拈心的脸庞,允眼里燃起一道愤怒的光芒,真是可恶,哪个家伙胆子这么大,竟敢动他的女人!

    “还不是托表小姐的福,她下手可真是一点也不留情!”她不是有意告状,只是那位千金大小姐下手太狠了,脸上的红肿一天根本消不了,她晚上又得来这儿伺候贝勒爷,想瞒也瞒不住。

    允微微眯起眼睛,“你说,这是香儿打的?”

    “除了表小姐,还有谁会莫名其妙的跑到‘采云阁’撒野?”努努嘴,拈心好无辜的接著道:“奴婢不过说了表小姐几句实话,就被打成这个样子!”

    似乎可以想像当时的情况,香儿被拈心那张小嘴气得恼羞成怒,允语带笑意的眉一挑,“我看,你是狠狠的训了她一顿吧!”

    “贝勒爷真会说笑,奴婢只是个丫环,怎么敢教训表小姐?”

    “你连本贝勒爷都没放在眼里,你还有不敢的吗?”

    “我……就算我真的教训她,那也是她无礼在先,有什么不对?”她是理直气壮,行得正,做得正,没什么不敢承认。

    “本贝勒爷可有指责你不对?”

    张著嘴“嗯”了半晌,拈心最后傻呼呼的朝允咧嘴一笑。

    小心翼翼的摸著她的脸,允心疼的问:“是不是很痛?”

    “贝勒爷试试看不就知道吗?”像是在申诉,又像是在撒娇,拈心好委屈的转著那双水汪汪的眼睛。

    没想到允竟然道:“好,你就给我源源本本的照著打,我倒要看看她下手有多重,我会让她尝尝这种挨打的滋味。”

    吓呆了,拈心不知所措的看著他,她只是说著玩,他怎么当真了起来?

    “动手啊!”

    “我……”不会吧!动手打贝勒爷,这罪名可不轻!

    干脆抓起她的手,允直接用命令,“本贝勒爷要你动手,你就动手,你放心,我绝不会怪罪于你。”

    “可是……”静静的看著允,这个男人让她情不自禁,又让她咬牙切齿,拈心举起手,却轻轻的落在他的脸上,就算他不是贝勒爷,她又怎舍得打他?

    握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允缠绵的吻著,“你舍不得打我是不是?”

    “我……奴婢不能打贝勒爷。”拈心心慌的垂下螓首。

    “看著我!”

    抬起头,她无助的看著他,那双眼睛此刻不再是无情的冷酷,而是炽热的深情,可依然不改那股狂妄的霸气。

    “告诉我,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我的!”

    “不”还来不及脱口而出,又吞回肚子里,拈心犹豫不决了起来,贝勒爷若是听到那个字,肯定又要生气,他是那么高高在上,怎么容得了她反抗?可是,她更不想承认自己是他的,她害怕这种逃不开的感觉,害怕自己的心会陷进去,害怕最终她会背弃格格,从此万劫不复……“不要反抗我!”允恼怒的瞪著她不定的神情。

    “贝勒爷,奴婢只是一个平凡卑微的丫环,不敢妄想贝勒爷一辈子。”

    “我不准你有这样的念头,我要的女人,这辈子都要定了!”这是宣告,也是承诺,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勾走他的心,教他想一生一世的为她沉沦。

    一颗心就这么被震住了,拈心茫然了,她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他,他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她该怎么办?

    扣住她的下颚,允语气转为蛮横,“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今生今世,你的人、你的心,只属于我。”

    “我……”她的心好乱好乱,她真不知如何是好!

    “不要再抗拒我,你难道还不明白,你根本离不开我!”

    她是离不开他,可她还是得狠下心来离开他,该拥有他的人是格格,不是她!

    不过,拈心还是幽幽的叹了声气,顺从的说:“今生今世,我的人、我的心,只属于贝勒爷。”面对这么固执的他,她怎能不降服?就让她放纵自己这么一次吧!

    允笑了,霸道却又温柔的说:“以后,不许再叫我贝勒爷,我不爱听!”

    “贝勒爷……”

    “这是我的命令,若是犯错一次,我罚你一天一夜不许下床,若是犯错两次,我就罚你两天两夜不许下床,如果你不希望一辈子都待在床上,你就牢牢的把我的话记在嘴边,切莫犯了大忌!”

    “可是……”

    “你的坏习惯怎么改不了?不可以再质疑我的话,听清楚了吗?”允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也只有她不怕死,一点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拈心终于点点头,不过她有个条件,“这是私底下,在其他人面前,你还是贝勒爷,我也只是少福晋身边的丫环。”“你真的很在乎她?”允口中的“她”指的是雪妍,拈心当然也听得出来。

    “打从我进庄亲王府,格格待我就如同亲姐妹,她有的,我也一定有,她什么都会想到我,她是那么善良、那么温柔、那么无私、那么教人心疼,这么好的一个人,任谁都会打从心里疼惜她,何况是与她情同手足的我?”

    虽然他想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拈心是他的,可是,他却不能不怜惜她对雪妍格格的爱护!

    把她紧紧的揽进怀里,允认命的说:“好,就照著你的意思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独宠妾心最新章节 | 独宠妾心全文阅读 | 独宠妾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