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独宠妾心 > 第四章

独宠妾心 第四章 作者 : 艾佟

    刚刚帮雪妍梳好妆,拈心就听到外头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两人疑惑的互看一眼,拈心便扶著雪妍起身往前厅走去,见到小梅正忙著指挥丫环们,她们个个手捧著托盆,有珠花耳饰,有胭脂水粉,有各式各样的补品。

    冷冷清清的“采云阁”突然变得如此热闹,雪妍又惊讶、又疑惑,她好奇的望著拈心,拈心了然的开口问:“小梅,这是怎么回事?”

    忙不迭的转身迎上前,小梅兴高采烈的朝雪妍屈了屈膝,“少福晋早!”

    温柔的点头回礼,雪妍用眼神询问一室的琳琅满目。

    “少福晋,这些东西是贝勒爷要送给您的。”小梅欢喜的道,她真为少福晋高兴,贝勒爷一声令下,以后再也没人敢瞧不起少福晋,也没人敢欺负拈心,这真是好人有好报。

    “贝勒爷?”雪妍颤抖的抓住拈心的手,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事。

    “少福晋,贝勒爷还请了裁缝师傅要帮您和拈心做衣裳。”

    “我……我也有?”拈心不安的看了雪妍一眼,贝勒爷犯糊涂了是不是?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会让人奇怪吗?

    “这是贝勒爷交代的,贝勒爷说天气冷了,少福晋和拈心应该做几件冬衣。”

    完全没注意到允对拈心的关照,雪妍只是激动的沉陷在这个不可思议的意外中,尽避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她还是很不踏实,昨儿个她的生活还是一片凄凉,怎么过了一夜,全改观了?

    握紧拈心的手,雪妍满是期待的问:“拈心,这都是真的吗?”

    看到雪妍眼中散发出来的光彩,拈心哪里还管得了心里的顾虑,她肯定的点点头,“格格,这些当然都是真的!”

    “少福晋,贝勒爷还说,从现在开始,小梅就留在‘采云阁’跟拈心一起服侍您。”

    小梅迫不及待的又道。

    放开拈心的手,雪妍像个充满好奇心的小孩子,走过去摸著允差人送来的东西,一样一样,那么小心翼翼,那么专注谨慎。

    “少福晋,贝勒爷还交代,今晚会在‘采云阁’跟少福晋一起用晚膳。”

    “贝勒爷……要来‘采云阁’?!”这又是一个天大的意外。

    点了点头,小梅福了福身,“少福晋,小梅这就去帮您准备早膳。”

    等小梅退了出去,雪妍立刻抓住拈心,兴奋的说:“拈心,你有没有听见?他还要来‘采云阁’……他要来‘采云阁’跟我一起……”

    “我听到了,格格别急,先坐下来再说。”拈心扶著雪妍坐下来。

    像是想到什么,雪妍焦虑的皱起眉头,“拈心,这么突然,我是在做梦吗?”

    “格格,大白天的,怎么会是做梦呢?”看到雪妍这么惶恐,拈心真是心疼极了,她不知道自己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可是不管如何,能够换得格格的笑靥,已经值得了!

    “可是……”

    “格格,这些本来就是贝勒爷应该做的!”

    雪妍摇摇头,“我没想到能有这么一天,我真的……好高兴!”

    虽然眼前的一切是她换来的,拈心还是由衷的感激允。

    拿起放著珠花耳饰的托盘,拈心递到雪妍面前,“格格,看看你喜欢哪个,我帮你戴上。”

    满心期待今晚的到来,雪妍欣然的点点头,挑选她喜欢的珠花耳饰。

    ☆☆☆

    第一次见到允,雪妍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他比她想像的还要高大、威严,虽然有一张刻划鲜明、俊美无比的睑庞,只是太过冷酷了,教人望而生畏。

    在这同时,允也打量著雪妍,她生得很美,完全不同于拈心的娇艳,她美得很缥缈、柔弱,好像风儿一吹,就会倒下来,一点生命力也没有。

    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向站在一旁伺候的拈心,允眼里不自知的流转过一瞬的柔情,他一点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想得到她?就因为她的不驯,激起了他征服的欲望吗?女人怕他,这对他来说早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她却不怕死的挑拨他的极限,惹他生气,她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女子!

    感觉到允的注目,拈心不安的瞪了他一眼,他在干什么?万一被格格瞧见,那可怎么办?

    优雅的回拈心一笑,允清了清喉咙,首先打破沉默,“在康亲王府住得还习惯吗?”

    “谢谢贝勒爷关心,雪妍住得习惯。”

    “我们是夫妻,用不著这么见外,直接叫我允就行了。”

    雪妍温顺的点了点头。

    “如果这儿有缺什么,你尽避告诉刘总管,他会帮你准备妥当。”

    “谢谢贝勒爷!”

    “我说过了,直接叫我允。”

    “对不起,允!”

    老天爷,像他们这样的夫妻大概很少见,你一句,我一句,跟陌生人没什么两样,不过严格说起来,他们本来就是陌生人,他不过是奉旨娶她,至于她为何非要嫁给他,他可就不明白了。

    两人再度陷入僵硬的沉默,允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他虽然不是一个善于言词的人,倒也不至于口拙,可没想到,这会儿他竟然一点也使不上力,他完全不知道跟她说什么才好!

    这实在可笑极了,他允贝勒竟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

    无奈的默默一叹,允拾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肉放进雪妍的碗里,“你太瘦了,要多吃一点。”

    “谢谢!”拿起碗筷,雪妍静静的吃著晚膳,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怕说错了什么,允好不容易踏进“采云阁”,她不想气走他。

    意兴阑珊的跟著闷不吭声的享用晚膳,一直到碗底朝天,允不得已,只好闲聊的问:“平时,你喜欢做什么当消遣?”

    “我喜欢看书、弹琴。”

    就这样?允终于失去耐性,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反正他来过“采云阁”了,他已经做了他该做的,够了吧!

    似乎看出他想离开的意图,拈心连忙出声插嘴道:“贝勒爷,格格弹了一手好琴,可惜琴留在庄亲王府,要不然贝勒爷就有耳福了。”

    赞赏的看了拈心一眼,允只好暂时压下脑海的念头,“这不难,明儿个我派人去买一把琴回来。”

    “允,可否顺道买一支箫回来?”雪妍情不自禁的请求道,“如果有拈心的箫声跟我的琴声和鸣,那就更好。”

    “是吗?”目光不经意的又飘向拈心,“那我可不能错过。”

    “奴婢没这么好,是格格不嫌弃。”拈心不自在的道。

    “不打紧,我还没有机会聆赏琴箫和鸣,这已是难能可贵。”说著,允站起身,“我还有事要忙,你早点歇著。”临去之前,允看了拈心一眼,无声的告诉她,他在“吟风苑”等她。

    允走了,雪妍却说不出来是失望,还是轻松,她真的不知道自个儿该怎么跟他相处,他总是冷冰冰的板著一张脸,让她好紧张,可是……不管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是她的夫君,她都得习惯他。

    ☆☆☆

    明知逃不掉,拈心还是习惯的靠著拱门,尽可能拉开她和允之间的距离。

    允倒是一点也不急,“我今天做的一切,你应该满意了吧!”

    原本心存感激,可是一听到允这么没有感情的言语,拈心一恼,心里的谢意全散了,“看到格格,贝勒爷难道没有一丝丝的怜悯吗?”

    “这是她自个儿强求的姻缘,怪得了谁?”允不以为然的皱了皱眉头。

    “贝勒爷错了,不是格格硬要嫁给贝勒爷……”

    “这已经不重要了!”他都已经娶了,说这些又有何意义。

    “可是……”

    “记住,你是来这儿伺候我,不是来说这些没意义的话,过来!”允失去耐性的手一勾,今晚,他要取回他应得的报酬。

    紧张的咽了口口水,拈心缓缓的走了过去。

    “把我的衣服脱了。”

    不愿意也得脱,拈心顺从的动手解开他身上的衣服,然而紧张的双手像是快打结似的,不停的颤抖,结果脱了好一会儿,一件也没脱成。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你付不起代价!”

    “我……”可恶!她又不是故意的!

    咬了咬下唇,拈心深深吸了口气,一鼓作气的脱去他的衣服和裤子,转眼间,允全身光luo的站在她的眼前,她却像是大梦初醒,一脸惊惧的瞪著他,她不是没瞧过他不著片缕的模样,可是,远看可不比近看。

    允突然粗鲁的抓住她的手,直接放在灼热的欲望之源,吓得她倒怞一口气,他得意的嘴角一扬,挑逗的抚著她的唇道:“现在,我要你取悦我。”

    “我……我……”看到他眼中的警告,拈心只好把嘴边的抗议乖乖的吞回肚子里。

    她的唇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轻吻他强壮的胸膛,很快的,她粉嫩的丁香舌也加入其中,恬逗侞蕾,她的手不自觉的握紧那活儿,感觉那不可思议的柔软在她的抚弄下变得硬挺。

    虽然她的碰触是那么纯真,允却觉得体内仿佛被点起一把火,将他的冷漠燃烧殆尽,欲望如波涛汹涌而起,他不再满意这样的接触,他渴望更多。

    一把抱起拈心,将她放到炕上,允充满掠夺的扯掉她身上的衣物,她纤细的娇躯无限风情的绽放眼前,雪白的肌肤完美得令人垂涎。

    俯身攫取她饱满的蓓蕾,如蜜桃般甜美的滋味教人沉迷,他狂野的用唇舌一一膜拜,蕾心颤抖的为他苏醒。

    理智告诉自己,虽然身子由不得她作主,可是她的心绝不能投降,然而他火热的唇仿佛纠缠不去的折磨,不断的攻击她的意识,企图摧毁她的防卫。

    他的唇舌急转直下,撩起更惊涛骇浪的掠夺,娇羞的花蕊按捺不住的绽放,请君采撷。

    “不……”不知所措的羞赧唤回即将沦陷的思绪,拈心抗拒的想靠拢双脚。

    “不准反抗我!”允野蛮的将她的双脚扯得更开,幽密的花谷毫无遮掩的进入眼帘。

    “你要我的身子,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你为什么还要折磨我?”她恨透现在的自己,觉得无地自容,却又没法子不对他的碰触反应,她怎么可以如此软弱?怎么可以一点也不厌恶他的所做所为?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占有你吗?”抬起她的双脚,他的舌恶意的恬著敏感的大腿内侧,邪气而残酷的说:“可惜,我还没玩够,你是我的侍妾,只好乖乖的陪我玩!”

    酥麻的颤抖一波波的在体内激荡,拈心无助的道:“我求你……不要……”

    “我不想再听到‘不要’这两个字!”手指长驱直入的闯进幽谷,深深撩拨她的欲望,他无情的在其中来回纵横,“只要你好好的求我,我可以成全你,立刻占有你。”

    “唔……”承受不住的轻轻吟哦,拈心软化的求饶,“我求求你,好吗?”

    得意的撤出他玩劣的手,将她的双腿勾住他的肩,允又猛又快的向前一挺,将早就蓄势待发的肿胀埋进她的体内,撕裂的疼痛让拈心尖声一叫,不过随著他的温柔绿动,渐渐转为狂野的驰骋,欢愉加入了不适的痛楚,女人的娇喘与男人低吼交织出无尽春色……

    ☆☆☆

    懒洋洋的睁开眼睛,拈心全身酸痛的翻了个身,两眼无神的看著床顶,一时之间,脑袋一片空白,恍然,整个意识清醒了过来,她慌慌张张的坐起身想冲下床,却发现她已经在自个儿的寝房。

    奇怪,她不是在贝勒爷的房里吗?她是怎么回到这里?还有……拈心摸摸身上的衣服,除了外衣,衣服全好端端的穿在身上,如果不是全身疼得要命,她真要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春梦,她也没有失去清白。

    唉!但愿那真的只是一场春梦,只可惜……不知道怎么了,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格格,虽说这全都是为了格格,可是扪心自问,她真的对贝勒爷一点点私心都没有吗?

    不,其实对贝勒爷,她并非完全无动于衷,也许是他的霸道,也或许是他的冷酷,他就是教她想忘也忘不掉,一切仿佛是注定的,她逃不了的陷入其中,她是不由自主,却也是她自己选择的。

    就在这时,拈心听见房门传来一阵敲打声。

    拿起外衣披上,拈心撑著疼痛的身子走向房门,喊道:“谁?”

    “是我,小梅。”

    赶紧梳理一下头发,并拉了拉身上的衣裳,拈心打开房门让小梅进来。

    看拈心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小梅大惊小敝的叫道:“拈心,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午时了!”

    “午时了?!”天啊!她竟然睡得这么晚!

    “少福晋一直等不到你,心急得不得了,所以差我来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心虚的垂下螓首,拈心随口编了一个谎言,“对不起,昨晚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睡不好,到了天亮才真正入眠,没想到会睡得这么晚。”

    “你没事就好,我赶紧去跟少福晋说一声,免得她担心。”

    “小梅,有劳你了,我随后就到。”

    送走小梅,拈心以最快的速度整装打扮,一会儿之后,她已经走进雪妍的寝房。

    “拈心,你还好吗?有没有哪儿不舒服?”虽然小梅确定过拈心没事,雪妍还是不放心的追著又问一遍。

    摇摇头,拈心歉疚的在雪妍身旁蹲下,“格格,对不起,让你为我躁心了,我很好,只是一时睡得太沉,醒过来就已经午时了。”

    心疼的触摸著拈心明显消瘦的脸庞,雪妍自责的说:“都怪我不好,这阵子让你累坏了,竟然都没有注意到!”

    “格格,没这回事,是我自个儿贪睡。”

    “拈心,你来看看这是什么。”拉著拈心的手,雪妍从躺椅站起身,她像个急于献宝的小孩子,兴高采烈的带著拈心来到窗前的茶几边,上头搁了两样东西,因为用绣花绒布盖著,没法子瞧见它们的真面目,不过,从那一大一小的形状仔细瞧来,并不难猜到它们是什么。

    难得看雪妍如此开心,拈心故作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这是允派人送来的琴和箫。”雪妍欢喜的翻开绣花绒布,虽然这是允自个儿承诺的事,可是,她并不敢抱太大的期望,没想到他不是随便说说,她真的好高兴、好高兴!

    “这琴真美!”拈心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其实她也弹了一手好琴,这全是托雪妍的福,她的琴艺甚至比雪妍还精湛,不过通常只有自娱,绝少弹给外人听。

    “拈心,贝勒爷虽然冷冰冰的不好相处,不过,他并非是个无情无义的人。”

    闻言,拈心不禁忧心忡忡,“格格,贝勒爷不过送了你一把琴,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你用不著这么感激他。”

    “他也可以不必这么做啊!”

    “他本来就应该这么做……”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冲动莽撞,拈心连忙转个弯,“我是说,格格是贝勒爷的妻子,贝勒爷疼爱格格本来就是应当的事。”

    偏著头,雪妍若有所思的看著拈心,“拈心,你是不是很讨厌允?”

    压抑住内心的不安,拈心试著轻松一笑,“格格,我是什么身份,怎么敢讨厌贝勒爷?我只是希望贝勒爷能真心待你好。”

    “拈心,我知道你心疼我,舍不得我难过。”

    “我希望格格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健健康康。”

    “我会的!”她很清楚自个儿再活也活不了几年,不过,她不想让拈心躁心。

    “格格,你已经好一阵子没弹琴了,要不要先试试这把琴?”

    雪妍兴致勃勃的点点头。

    ☆☆☆

    打了一个哈欠,拈心无精打彩的走到椅子坐下,虽然上“吟风苑”伺候贝勒爷不过几天而已,她已经快吃不消了,这几天她总要日上三竿才爬得起来,她担心这样子下去,格格会起疑,她一向是天亮就起床的人,突然变得这么贪睡,再粗心的人也会觉得奇怪,何况格格是这么细心的人!

    好在,贝勒爷一直谨守承诺,几乎每天都会来一趟“采云阁”,虽然贝勒爷和格格还是常常相对无言,不过,除了听格格弹琴,贝勒爷也愿意陪格格下棋,这算起来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吧!

    其实事到如今,她除了这么继续下去,也不能怎么样,不过,总得想个法子让格格对她的贪睡习以为常……“啊!”一个脚步没踩稳,小梅整个人从门槛往屋内一栽,硬生生的趴卧在地上,手上的花儿也随之飞散一地。

    “小梅!”拈心好笑的上前将小梅扶起来,“你是怎么了?”

    “我……”一脸糊涂的看著拈心,小梅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摔倒,她想著刚刚听到的消息,想著想著,就这么往地上一栽……“瞧你心神不宁的,在想情郎啊!”拈心调皮的朝她挤眉弄眼。

    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小梅嘟著嘴道:“才没有!”

    “那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失魂落魄?”

    “我……”四下看了一圈,小梅压著嗓门问:“少福晋呢?”

    “格格累了,上床歇会儿。”

    把拈心拉到外头,小梅大惊小敝的说:“你知道吗?今天府里来了一个客人!”

    她当然不知道,虽然她跟府里的奴才一向没什么往来,可是到处走动,倒也不难听到府里的事情,不过现在,她什么活儿都不用做,只要陪著格格,走出“采云阁”的机会自然减少,府里这会儿有什么事,来了什么人,她更是无法得知。

    “什么客人?很重要吗?”拈心漠不关心的问。

    “重要是不太重要,只是挺麻烦的,还不就是表小姐慕容香,她是福晋的外甥女,人长得是很漂亮,可惜骄纵了点,好难伺候,尤其她那个丫环,仗势欺人,更是蛮横无礼,府里的丫环个个叫苦连天,怕她们主仆怕得要死。”

    拈心听了,倒是挺幸灾乐祸,“你担心什么,反正又轮不到你去服侍她!”能够让康亲王府这些目中无人的丫环们那么害怕,这对主仆还真不简单!

    “我当然不担心,我是……”欲言又止,小梅迟疑的看了屋内一眼。

    “干什么吞吞吐吐?”

    “拈心,你不知道,表小姐很喜欢贝勒爷,她一直想嫁给贝勒爷,好多次要福晋帮她作主,可是贝勒爷跟少福晋有婚约在,福晋又不敢委屈表小姐当侧福晋,所以这事就一直搁到现在。”

    这听起来好像是个麻烦!拈心不安的皱起眉头,“表小姐知不知道贝勒爷已经娶了我家格格?”

    “这么大的事谁会不知道?而且大伙儿还知道贝勒爷不要这门亲事……”捂住嘴巴,小梅抱歉的看著拈心。

    拈心不在意的耸耸肩,只要不在格格面前提起这事,惹格格伤心,人家爱怎么说,她都无所谓。

    “小梅,贝勒爷是否有意娶表小姐为妻?”格格在康亲王府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这会儿若是再来一个横行霸道的侧福晋,那岂不是雪上加霜?

    “这我也不清楚,谁知道贝勒爷心里头在想什么,不过,我倒是听过府里其他的丫环说,贝勒爷好像不太喜欢表小姐,都是表小姐死皮赖脸缠著贝勒爷不放。”

    “那就好。”拈心总算松了口气。

    “拈心,你别高兴得太早,你不知道表小姐有多不要脸,也不怕人家说嫌话,经常当著奴才面前勾引贝勒爷,你想,表小姐长得那么漂亮,贝勒爷哪有不心动的道理?”

    “这……贝勒爷应该不会乱来吧!”拈心说得一点也不肯定,哪个男人不贪恋美色,何况以贝勒爷的身份,三妻四妾又如何,可是……她是怎么了,竟然那么讨厌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一点也没察觉到拈心心里的波动,小梅不安的说:“希望如此,不过,我比较担心的是,表小姐会找少福晋麻烦。”“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家格格。”

    “你当自己是谁?人家是表小姐,你不过是个丫环……拈心,我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要你认清楚自个儿的身份,我们只是奴才,连说话都没资格,哪有本事保护少福晋?”

    “小梅,我很清楚自个儿是什么身份,可是教我眼睁睁看著格格被人家欺负,我做不到!如果表小姐当真找上‘采云阁’,你什么都别管,我自有分寸。”

    “拈心,你可别乱来!”这些天相处下来,她发现拈心很保护少福晋,她真怕她会一时冲动,招惹上表小姐。

    “你别紧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推著小梅,拈心态度转为轻松,“你去帮格格准备一些点心,我来帮你把地上的花插起来。”

    反正说不过拈心,小梅也只好乖乖的听命行事。

    幽幽的叹了口气,拈心转回屋子里,但愿是她们在穷躁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独宠妾心最新章节 | 独宠妾心全文阅读 | 独宠妾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