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食诱堡主夫 > 第四章

食诱堡主夫 第四章 作者 : 艾林

    水芙蓉一下马就被三叔和三婶团团围住,三婶的脸上还挂着泪。

    “我的芙蓉啊,刚才乱烘烘的,我四处都找不到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被山贼们抓走了。”

    “三婶我很好,大伙都无碍吧?”

    “大伙除了受了惊,其他都还好。”

    “多亏了你李叔还有那些蓝衣马贩,他们太神勇了,比大内里的高手都还厉害呢,几下子就把那些冲到前头的山贼打得落花流水。”

    耳朵听着三叔三婶的话,水芙蓉分神注意着四周,黑面男高大的身影犹如天神一般雄伟,他平直宽阔的肩几

    乎抢走她所有的目光,四周很曙杂,有家人团聚后的呼声,有喜极而泣的拥抱,有喂食牲口的响动,在人声鼎沸的忙乱中,她的目光始终追逐着他。

    “芙蓉,起风了,去庙里吧,你三婶把草都给你垫好了,你也累了,快睡吧。”

    两位老人家确定她真的没有受伤后,双双架着她,把她带进了土地庙瑞安歇。

    脑子里塞满今日遭遇的水芙蓉哪里睡得着,她等着三叔三婶都睡着后,悄悄爬起身来,来到土地庙外。

    “姑娘怎么还没睡?”脸颊带伤的李叔亲切地问道。

    “李叔,你的伤还好吗?”水芙蓉关切的问。

    “你李叔我走南闯北,刀里来剑里去的,这点伤算不得什么,倒是姑娘还好吧?你要出了什么事,老头儿就没脸见你爷爷了。”

    “我没事,山贼来的时候我掉进了河里,幸得那个蓝衣公子相救。”

    “难怪山贼攻来的时候我没找到你,这次真是走大运了,没想到会碰到他们在商队里。”李叔的嗓音越压越低。

    水芙蓉附耳过去,也小声的问道:“李叔是说那些蓝衣马贩吗?”

    “正是,听说他们是福兴马行的人,可我看着不像,长听商道上的武师说,有一队极神秘又武功高强的马队,他们时常会混迹在各商队当中,扫清商道上的山贼和响马,这些年来,他们抓到的山贼不下千人,扫平的山寨不下百座,声名远播,偏偏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被抓到的山贼响马土匪,第二天准会被五花大绑送到官府的门口,那个福兴马行又是铁桶一个,什么消息也不透露。”

    天下还有这样的侠义之士?水芙蓉听得双眼不由自主地看向土地庙左侧的布帐子。

    “姑娘别看了,他们刚才有人过来交代,不要靠近布帐,今日所有犯恶的山贼都被看管在布帐后面的空地。”李叔提醒她。

    “好,我不过去。”水芙蓉提着桶子,打算去河边取水,“我去汲些水来做宵夜。”

    “啊,有口福了。”

    水芙蓉婉拒李叔要为她提水的好意径自走了,走到半路,想起顺子哥两兄弟。

    他会怎么处置善良的两兄弟呢?不行,她放心不下。挽着桶,水芙蓉莲足一旋,改变方向,朝布帐后走去。

    夜风幽冷,月亮懒散地在云朵里露脸,冷沉的黑夜,被布帐后的两团熊熊营火烘暖。

    远远便能看见布帐四周把守严格,高大如天兵天将的蓝衣人神情严肃的环立四周,根本不容人靠近。

    小小身影转而爬上了处倾斜的坡道,借助高处将帐后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身着深蓝长袍乌黑皮甲的黑面男傲立正中,山贼们都在他身前跪成一片。

    只见黑面男沉着脸,握着一幅画像对着上了年纪的山贼们问话。

    “做山贼多少年了?”威严的音调响起。

    “十……十多年了。”

    “十年前,有九个山寨联手突袭应鹊城,你有参与吗?”

    “……有。”当时那可是一件大事啊,整个西北地区的山贼,十有八九都有分,经过他们洗劫之后,整个应

    鹊城毁于一旦,那个在西北曾繁华一时的城镇,如今只剩一堆黄土。

    “可有见过这个女人,可有抢过这个女人?”

    上了年纪的山贼低垂着头,用眼角偷偷摸摸的瞄着画像。

    “看仔细!”

    “是……是。”

    隔了半晌,才听那山贼道:“没没……没见过。”

    火光在黑面男的脸上映出恐怖的阴影。

    “上了年纪,脑袋不好使了吧,再想想,可有见过我家少夫人。”霍光感染到主子的凛洌之气,厉声道。

    “大爷,都这个时候了,咱们怎么还敢胡说,瞧瞧这画像,这夫人容貌俊得天仙似的,我要见过绝对不会忘,当时,大伙劫了许多女子带回各个寨子,九个山寨的寨主把长得好的俏的俊的都自己留下了,他们甚至差点为了一个美人打起来,如果当时有这般绝色的话,他们早就自相残杀了。”

    又是毫无头绪,黑面男转过身,面向河岸闭眼吐息。

    她究竟被带去了哪里?十年了!他背负了十年的罪过何时才能得到救赎?

    锐利的眼睛睁开,首先进入他眼底的,是远处那一抹青色身影,心中烦忧瞬间被移到一旁,他足尖一点,几个起落,人已站在陡坡上与水芙蓉相对而立。

    “为什么还不睡?”他不悦道,“荒村之地,别在野外久留,出外最好有人相陪。”口气相当的严厉。

    “李叔想吃宵夜,我出来汲水……这是你……的夫人吧?”水芙蓉盯着他仍拿在手上的画,轻声问。

    他轻嗯一声,不愿多谈。

    “你在这里等,哪里都别去。”他将画收回腰袋,毫不温柔地拿过水芙蓉手里的水桶,提气而去。

    几个眨眼的工夫,他已空着手回来了。“水我已经给你放在土地庙外了,你回去吧。”

    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滋味的水芙蓉垂着头道:“顺子哥他们……”

    “其他人明早送官,你说他俩还有些一向善之心,我暂且留着他们赏他们一口饭吃。”对山贼,他从不抱任何怜悯之心,山贼就是山贼,不可饶恕。水芙蓉向他求情,他本来可以置之不理,不过一见她瘦弱的身影,他顿时改变了主意。

    低垂的螓首点了点,青色衣衫越过高大的身子往土地庙走去。

    顺子哥俩重获新生,她应该很高兴的呀!为什么心底沉沉的?酸酸的?从刚才起,她就觉得自己变得好奇怪。

    “明天,我与兄弟们就会带着山贼离开商队,前方有大宋及西夏驻军,不会再有危险了,你们可以平安到达西夏。”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让人心痛的瘦弱肩膀定住,缓缓转过身来,水芙蓉的脸上有些苍白,头水陆又瞳盯着霍炎庭阳刚俊朗的轮廓。

    “这一辈子该不会再见了吧。”她嘴唇畴晖,声音又小又低。

    “你说什么?”

    苍白的小脸上,绽开一丝笑花,“没什么,晚安。”

    水芙蓉大步跑开,夜色模糊了她的身影,唯有被营火映得通红的粉裙在他的瞳中翻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泛入心湖。

    她刚才到底说了什么?猜测令霍炎庭有些烦乱,以至于这夜不得好眠。

    喔喔喔——

    两个时辰之后,远处村庄的鸡鸣了,太阳对面的山蝴里探出一个光亮的弧度。

    布帐前的营火早就熄灭了,浓重的青烟缓缓上升,蓝衣人已整装待发。绑起来的山贼被牢牢的个成一大串,准备送官。

    “主子,上路了!”

    霍炎庭对着前头开路的霍飞点了点头。

    马儿在晨光里嘶鸣起来。

    “等等!”清脆干净的嗓音忽地从缭绕的山岚里传来,“三叔快点,他们要走啦。”

    是水芙蓉!霍炎庭迅速回头。

    “呼,总算赶上了。”水芙蓉带着笑脸出现在他眼前。

    她的笑容当中难掩那藏不住的疲惫,眼睛虽然还是那样明亮,眼圈却清楚地告诉霍炎庭她一夜未眠的事实。

    没来由的,他胸中一团愠怒,气她不懂怎么照顾自己,这个姑娘让人放不下呀,遇到危险时太迟钝,长途跋涉又不懂如何休息,别人歇脚的时候,她又在为其他人烹煮食物……他越想越不舍。

    “这是我做好的馒头,给你们路上带着吃,我想你们每日都这么辛苦,饭量一定很大,所以做了三大笼,三叔,快,给他们。”

    成山的馒头被包在包袱里,正冒着暖暖软软的香气。

    霍光霍飞霍康等人都傻了眼。

    “公子你们就收下吧,我家小主人做了一夜呢。”说着,三叔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馒头的好处很多很多,可以存放比较久,饿了烤一烤就能吃,不烤就着水也能下肚充饥。”

    霍炎庭抑住心中波澜,目不转睛地盯着水芙蓉看。

    “后来想想馒头可能还不够,我就带着三叔去村子里,买了猪肉跟香葱,给你们包了一百颗包子。”水芙蓉拿起放在桶里的一个纸包打开给霍炎庭看。

    白白胖胖,香气扑鼻的包子引来在场人的惊叹,四周响起吞咽口水的声音。

    她为了弄到足够的材料,大半夜的跑去敲人家的门,还好善良的村民没跟她计较。

    “你当我们是……”霍炎庭脸色有点难看。

    “对了对了,我还烤了二十个金银卷子,味道极好,这是专门送给你的。”

    “不……”

    “这是给道貌岸然马儿的糖球,那天它真的是在跟我要糖吃,虽然它狡狷的不愿承认。”

    “龙驹它……”

    “这是给你的羊肉干,我本来打算留着自己吃的,给你了!炳哈。”她越说越有劲。

    闭目吸气后,霍炎庭维持平板的语气道:“送这么多吃的做什么?”

    “我爷爷说,口袋里有吃的,才人见人爱,肚子里有好料的,才会没有烦恼。”

    “我不想人见人爱。”

    “吃了好料没烦恼。”她笑得很可爱。

    “主子,这包子好好吃,口齿……留香……哇,你看那鲜美的汤汁都滋滋往外冒了。”

    活泼的霍飞已率先吃开了,受到美味的吸引,有好几个人也都忍不住拿起刚出炉的食物塞进嘴里。

    他们原本都是很谨慎的人,不会随便吃东西,但因为知道主子曾救了这姑娘,因此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她的谢礼。

    “黑面男,恐怕后会无期了,收下吧,做个留念,一路上保证没烦恼。”

    后会无期这四个字勾起霍炎庭的一丝伤感,那感觉他还未抓住确认,就被硬生生挡在心门之外。

    “祝你早日找到爱妻。”水芙蓉将装满吃食的三个大桶交给霍康后,对着霍炎庭挥了挥手,与三叔一起离开众人的视线。

    与霍炎庭告别之后,水芙蓉便跟着商队进发,前往西夏,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行程,终于到了西夏都城兴庆府。

    “怎么才初冬就飘雪了呀,好冷啊,受不了了。”

    酷寒的气候,想不让离乡背井的水芙蓉打退堂鼓都不行。

    还未在西夏安定下来,水芙蓉便又带着三叔三婶往回走。

    终于,在大宋与西夏的交界处,她找到了一个心仪的住所——紫溪城。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食诱堡主夫最新章节 | 食诱堡主夫全文阅读 | 食诱堡主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