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食诱堡主夫 > 第三章

食诱堡主夫 第三章 作者 : 艾林

    【第二章】

    水芙蓉,那个娇娇小小、有些迟钝的女人,简直是他的劫数!

    一个晚上,他就见识到她所带来的麻烦。

    她搅动着他的心绪,打劫了他内心的平静。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令他印象如此深刻。

    “好了,我穿好衣裳了,我们赶快回土地庙吧。那些山贼会袭击商队吗?李叔能应付得过来吗?”

    他通体灼热,眼底掠过的仍是她在火堆旁天真无邪的样子;而她却神情自若,并无半点尴尬。

    该死!她应该叫嚷着哭着,要他负责。

    青衫从他跟前走过。

    “你走错了,那边才是回去的路。”若没必要,他真不想开口说话。

    “啊!那边啊,哈哈,上路了上路了。”她嘻嘻哈哈地走向霍炎庭指的路。

    霍炎庭几个大步走向前,离她远远地率先走在前面,丢给她一个壮硕的背影。

    好似计算过她的脚步一般,虽然没有与她并肩而行,但他总是保持好十步以内的距离。

    水芙蓉脚下不停,心里也不停地想着他的细心。

    仍然黑着一张脸,可他真不是坏人,他是很好很好的人。

    “我很小的时候,就跟爷爷去厨房做事,跟前来来去去的都是爷爷的师兄弟,要不就是爷爷的徒弟,要不就是爷爷徒弟的徒弟,他们都是男子,混在他们中间,我时常都会忘了自己是位姑娘,哈哈哈。”他是不是还在为刚才的事尴尬呢?其实她并非养在深闺的娇小姐,在男子中混迹,男女之防比别的姑娘淡薄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不动如山的背影依然沉稳的保持前进,不为所动。

    “你就把我当你的兄弟好了!兄弟之间看一看,完全没有关系。小冬哥就常常这么跟叔叔说。”女红什么的她可能不懂,兄弟相处之道她倒是懂很多,眼下好像他才是吃亏的那一个,需要她开导开导。

    霍炎庭眉头皱得更紧,继续赶路。

    半炷香的工夫,霍炎庭霍然停住脚步。

    “过来,轻点。”他压低声音道。

    这次她可听话了,一眨眼的工夫,她便像只小老鼠一样溜到他身旁,身子乖乖的矮了下来。

    俊眸往下一瞥,那可爱的模样柔软着他的心。

    “有山贼吗?”

    “看那边。”霍炎庭慢慢也矮下身子。

    水芙蓉顺着霍炎庭指出的方向往西边望去,只见远处烧着两个大大的火堆,靠近他们这边的火堆,有六个山贼正看守着跪坐在地上的一群妇人。

    稍远一丈以外的另一处火堆,则是有四五位十六七岁的姑娘,在她们身畔同样有山贼看守。

    “这不是商队里的姑娘们吗?”水芙蓉定睛一看,认出所有人。他们是商人的家眷和手艺人的女儿们。

    霍炎庭沉凝不语,锐利的眼密切注视着两团火光。想要救出所有人,他分身乏术,他武功再高强,也不能同时救出分散的人质。

    隔得很远,山贼的交谈随风而来。

    “都快点吃!别磨蹭。”

    “等老狗牵来牛车,就把女人们全赶上车,拉回山寨……啊炳哈,让兄弟们好好乐一乐。”接下来是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和yin笑。

    霍炎庭与水芙蓉不由自主地互相望了望。

    如果,她能引走一部分山贼的注意力,也许霍炎庭连忙打消这个念头,他不忍拿她冒险。

    “我去引开最远的那两个山贼。”水芙蓉握紧胸前乌黑的发辫,很有勇气的说道。

    一眨也不眨的目光落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

    “不行!”

    “公子,你救得了东边的妇人,就会让另一边的姑娘们受陷危困,除了让我去引开那两个看守姑娘的山贼,你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搭救两处。”

    “你会武功?”他拉长脸,微眯起眼睛,语气严厉。

    “不会。”

    “会轻功?”

    “不会。”

    “那你凭什么去引开那两个山贼还能全身而退?”他救人时,哪还有工夫去护她周全?

    “跑得比较快。”

    “你!”强词夺理。

    “让我去吧。”水芙蓉聪慧的眼底闲着坚持,她有些激动地拉住霍炎庭的袍袖道:“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救人。如果我们此时不出手,姑娘们的清白就都毁了,这无疑是要了她们的命啊!如果我今天不做些什么,明天我一定会后悔,可能我会被砍几刀,可能会摔断腿,可我更害怕后悔,我不想到头来既没能救她们,还成为你救她们的累赘。”

    夜风里的星光就这样洒在她的小脸上,霍炎庭将她的样子真切的看在眼底心里。

    “好!傍你,他们如果欺近,你用它防身。”霍炎庭递给她一把玄铁匕首,刀刃雪亮。

    水芙蓉接过刀道:“比我经常用的菜刀好,又轻又锋利,如果他们为难我,就让他们尝尝我的菜刀刀法。”话音刚落,水芙蓉便矮着身子离开霍炎庭的身边,直接往最远处的火光奔去。

    半袋烟的工夫,靠西边的一处坡地上传来清脆的叫喊。

    “吴家妈妈,你们……”

    树影婆娑的山坡上,青色衣衫惊动了两团火堆旁的山贼。

    “水家姑娘,快跑,有山贼!”妇人中有人认出那件青衣,连忙提醒。

    “有山贼?呀——不好了不好了,山贼吴妈妈不要着急,我去找人来救你们!等我。”

    “你们两个,快去把那个女的给我捉住,宋三、黑头过去看住那些姑娘。”

    原本看守着姑娘们的两个山贼依言提刀,追上山坡。

    宋三跟黑头正打算往另外一个火堆移动,然而就在此时,深蓝色的疾风闪过,一个身影腾空而起,乌黑的长鞭在山贼中间万分凌厉的攻击。

    六个山贼,一个被鞭头打瞎了双眼,一个被鞭子卷起,撞击到粗壮的树干上,再重重落到地面,一个正想偷袭霍炎庭的山贼,被坚实的铁掌打得倒地不起,其他三人则是在如冰看一般落下的鞭子之下被打得遍体鳞伤,连连求饶。

    上了年纪的妇人们见情势逆转,连忙站起来帮忙,她们找来树藤,把受伤的山贼捆成一团大粽子。

    “主子,我们来了。”

    与霍炎庭同色衣袍的霍光霍康霍飞带着其他人从重重山林后奔出来,走在后面的霍飞身后持着绳子,七七八八的山贼被他像蚂蚱一样串成一串儿,队伍的最后是高昂着头颅的龙驹。

    “主子,属下来迟了。”

    “主子,山贼都被我们收拾得差不多了,他们整个山寨都被我们抄了!”开朗强健的霍康德意的道。

    “属下失职。”老成持重的霍光则是请罪道:“这些妇人原本被商队护卫藏在山洞里,山贼对地势很熟,从洞后将人劫走,我们刚一发现就追来了。”

    “把妇人们送回营地,将所有山贼都严加看管,等我回来定夺,龙驹过来。”霍炎庭拍拍霍光的肩,骑上龙驹朝水芙蓉消失的方向前进。

    犹如一大团白云的龙驹在山林中狂奔,劲风扑面,却吹不散霍炎庭心中的不安。

    她在哪里?她还好吗?她是否有被砍上几刀再摔断腿?

    不,他不允许她有任何闪失!

    为什么还看不到她?为什么?

    一颗强壮的心越悬越高,他几乎无法呼吸。

    强烈的自责令他怒不可遏,他不该答应她的!

    快要把自己骂死的当头,他在风里听见一声清脆的笑声。

    是她在笑!

    他拉住缰绳,跳下马背,走到幽暗的山坡边上。

    乱石山岗的下方有了处平坦地势,一团小小的火堆正燃烧着,水芙蓉坐在火堆旁,手里捧着一个手掌大小的罐子与两位山贼有说有笑。

    她,完好无缺,可那干净的笑,他觉得刺眼。

    “顺子哥,再来一块,这糟卤鸭胗可是我爷爷专门做给我吃的,一路上我都舍不得吃,你们快多吃些,我爷爷的手艺,在这里很难吃到哟。之前我落水时,全赖它被系在布袋暗兜里才没有被水冲走,这位小扮你也多吃点。”

    “真的好美味。”个头高一点的小山贼满足的惊呼后道:“姑娘,一会你就绕到这座山后面,往北去,不久就能回到那座土地庙。”

    “多谢两位小扮不杀之恩,你们跟那些狠毒的山贼不一样呢。”她漂亮的眼睛笑起来很是可爱。

    “我们哥俩也不想当山贼杀人,可天不给人活路啊,家里遭了灾,吃不饱饭,娶不上媳妇,除了当山贼,没有别的路,我们山寨当家的心狠,姑娘年纪还小,我们哥俩不忍心抓你回去,一会你快走,一定能找到你们的人。”

    “顺子哥,不如别当山贼了,你跟着我走,我没什么钱,可我有手艺,以后寻个地方开家食肆,可以给你俩一口饭吃,不用再提着脑袋打家劫舍。”

    忽地咻的一声,利鞭盈满内力击来,两个山贼后背被袭,双双倒伏在黄土里。

    水芙蓉讶异的抬头。

    黑面男阴鸷地现身,挺拔高大的身子透着一股阴寒。

    “公子你别绑他们!顺子哥是好人。”

    “哼。”高挺的鼻子冷冷地哼了声。

    “喂!吧么这样。”水芙蓉为顺子哥俩抱屈,“他们都没有伤害我。”

    “姑娘,别说了,落草为寇的那天,我兄弟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他们认命了。

    “不行不行,你们还要给我当食肆小二呢。”

    霍炎庭脸色更黑了,他将手指放在唇边吹响。

    一眨眼的工夫,五六个深蓝身影快速出现。

    “将人一起带回营地。”

    “放了他们好不好?”顺子哥俩被蓝衣人带走,水芙蓉只得跟在霍炎庭的身后求情,“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哟!道貌岸然你也来了。”她看到了龙驹。

    龙驹鼻孔里喷出粗气,好像在说,你说谁道貌岸然?

    “一会再跟你说糖球的事。”对龙驹眨眨眼,水芙蓉对着深蓝的背影循循善诱,“人哪有不做错事的时候?他们刚才放我一条生路,说明他们本性不坏。公子,啊啊啊……好可怕|!”

    小小的身子突地被丢到龙驹背上,从未骑过马的水芙蓉吓得花容失色,直到一副强壮的身躯来到她的身后,给她依靠,叫声才停止。

    “那个胆大包天跟山贼拉交情的女子去哪里了?”他嘲笑她。

    “牠牠牠……真的好高。”水芙蓉向后靠了靠,轻触到他的胸膛,又像被烫到似的躲开。

    “我不想再听那两兄弟的事。”他很严肃相说道,他恨透全天下所有的匪颈,即使是刚才那两只善良的山贼也一样,没有原因,就是恨!

    他为什么那么讨厌顺子哥?水芙蓉紧闭着嘴,心里好纳闷。

    黑面男真的很生气耶,如果她再说下去,会不会被他的鞭子劈死?识时务者为芙蓉,嗯,她再找机会说说看好了。

    “可不可以……咳咳,让我下马……我真的好怕!”她缩着脖子可怜兮兮地道。高大的马儿每动一步,她便一阵摇晃,而身后那灼热坚实的胸膛,也不断扰乱她的心湖。

    “把头抬起来,目光放远,看见那团火光了吗?那里就是土地庙。”

    “真的?那里是土地庙?”

    “你很快就能知道三叔三婶是否安好。”

    经他指点,她渐渐不再那么害怕了,留神着两边树林的风景和远处的火光,渐渐的领略到在马背上才能看见的景色,她好像离天更近了一些呢。

    “抓紧。”他叱了一声,龙驹四蹄腾空,如箭般疾射而去。

    如他所言,要走半个时辰的路程,他们很快就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食诱堡主夫最新章节 | 食诱堡主夫全文阅读 | 食诱堡主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