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心哑娘子 第十四章 作者 : 玛奇朵

任宝珠第一次被任夫人这样斥喝,虽然并没有打骂,却还是觉得委屈了,忍不住回嘴,“本来就是!我哪说不对了?!那女人我才不喊她大嫂,刚进门就让我家生了这许多事儿,根本就是个丧门星!”

本来大哥终于能娶嫂嫂她还是很高兴的,以为就跟二嫂、三嫂一样,多了个人来疼她,重要的是,再也不用看大哥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谁知道那女人进门的隔天就闹出那种事,还不知道是怎么给大哥下迷魂药的,让大哥陪着她回门后连自家门也不回了,就这样带着她跑到外头庄园住。

现在家里遇到了这样的大事,大哥不在,就算爹和两位哥哥都在,但是习惯了大哥一个人扛起所有问题、笑着说没问题的样子,没见到那熟悉的人她就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一想到这里,她那心里的不高兴哪里还掩饰得住,话也就这么不加修饰的冲口而出。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任家两个媳妇儿更是大气不敢吭一声,这时候可不是她们这种嫁进来几年的新媳妇能说话的,更何况这件事情还牵扯到大伯和大嫂呢!

任老爷看了看眼前的子女媳妇,最后把视线落在小女儿身上,语气严肃,带着不悦的问:“让你上了这么些年的闺学到底学了什么?难道就是把先生教的东西都读进了狗肚子里头去了不成?!”

没想到亲爹竟然也跟着训斥她,任宝珠忍不住错愕的大喊了声,“爹——”

“别喊我爹!”任老爷在一干儿女面前算是颇有威严,只要脸色一沉,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他严厉的说:“今儿个我就在这里把话给说白了,这媳妇我也不喜欢,但是不管我们心里怎么想的,你们大哥既然说了,他就是认定了沈家那个二小姐,所以沈二小姐就是你们的大嫂,这就是规矩,谁也不能坏规矩。”

任守成和任守业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对于爹今天说的这一番话完全不意外,毕竟大哥对那个女人是如何小心呵宠,他们也都看在眼底,只是不免怀疑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孽缘,大哥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冰山美人?重点是那姑娘还是有残疾的,虽说只是嗓子有问题,但毕竟不完美……唉……

任老爷这话说得明白也直接,而主要原因则是在任守一陪妻子三朝回门前,早已单独找上他谈过。

那一日的场景,任老爷始终记得——任老爷坐在书房里,看着眼前让他骄傲的儿子,虽然不是亲生的,却更胜于亲生的,那孩子就这样笔直的站在他面前。

“守一,沈家的事你可确定了?你要知道你若有半分不满,那我就是丢了面子,也要让沈家付出代价,这件事情的确是他们做过分了。”他到现在还心火难消,实在是已经许多年没人敢这样不给他面子。

那天在大厅,若不是守一护着那个沈家二小姐,他早就不给她任何好脸色看了,更不用说受他们的礼、喝下那杯茶。

“我很确定。”任守一一改平日总是慵懒不羁的态度,也少了那份轻浮感,此刻是一脸的平静认真,表现出刚毅果断的样子。

“即使你知道沈三小姐是庶出的?即使知道她身有残疾,也不改想法吗?”任老爷严厉的质问,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儿子。

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能够在这一声声的质问中,看见儿子眼底闪过一丝的犹豫,只可惜,任老爷终究还是失望了。

提到沈蔓娘,任守一除了心疼外,就只有满心满眼的温柔和深情。“义父,我明白你和义母都心疼我,知道我在婚事上并不顺遂,还是想找最好的许配给我,只是……”

任老爷叹了口气,轻声说:“既然你明白,就该知道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那沈二小姐都不是你的良配!”

“义父,对我而言,就是即便所有人都说她不好,但在儿子心里,她却是最好的。”他的话掷地有声,眼中没有半点怀疑。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对他来说,看到她的瞬间,心灵上的满足,就让他明白了,她就是只属于他的那一瓢弱水。

他的世界因为有了她而圆满,他以往从没有尝过那样整颗心被塞得满满的感觉。

“痴儿!痴儿!”任老爷忍不住摇头叹息。

任守一笑着摇头,“义父,我这不是像极了我爹和我娘。”

任老爷无言了,他想起那对到最后即使抛下了亲生儿子也要死在一起的夫妻。

任守一的父亲是个有名的大夫,那一年碰上瘟疫盛行,他不顾多人劝阻,强行进入疫区替人治病,他的妻子舍命跟随,临行前两人把独子寄托给他。

他想起当年夫妻俩临走前的微笑,与今日的任守一何其相似。

愿得一心人,自首不相离。

任守一那时候早已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看着爹娘逐渐离去的背影,虽然有点心酸,但在看到两人相牵着的手时,又在心底埋下一丝羡慕。

小小年纪却已无比早熟的他在心中埋下了一个疑问:将来会有这样一个人愿与我生死不相离吗?而他真心希望有。

任老爷似乎又看到那个曾经救他一命的男人站在他面前,用那样眷恋的语气、那样坦率的心情,述说着属于他跟妻子问那真心真意的爱恋。

唉~老了!老了!罢了!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看着办吧!

那一天任老爷让任守一离开后,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坐了许久,最后做出这个决定——不管如何,看在儿子那样固执的表态后,他即使不高兴也要帮助那个姑娘站稳了在任家的地位。

任宝珠和其他任家人可不明白任守一和任老爷之间还有这样的一段,只觉得任老爷是不是糊涂了,竟然护着沈蔓娘,这让任宝珠的眼眶更是瞬间都红了。

她踩了踩脚,备受委屈的飞奔而去,任家两兄弟也同样摸不着头绪,不懂亲爹怎么会说出这番话来。

只有任夫人了解丈夫最深,知道他会说出这番话来,必定是守一那孩子跟他说过什么了,所以她知道现在不是多说什么的好时机,起码这些家事还是等到守一回来了再说。

“好了好了!既然你们大哥已经把消息传回来了,那大家就都先各自回房休息好了,晚点再出去打听有什么新消息。”任夫人毕竟是管理这座宅邸的人,一声令下,除了跑出去的任宝珠外,其他人也都懂得是两老在下逐客令了,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各自告退离开。

只是所有人才刚离开厅堂,门房那却传话进来——“大少奶奶回府了!”

沈蔓娘在回府之前,从未想过自己这次回来会受到怎么样的待遇,她一路上在马车里都在盘算这次若盐船受损会损失多少?又想着该从哪里挪借银两度过难关?

外头那些商人的角逐她不擅长,但是内宅里有关于银两的算计,却是十个大男人都不见得比得上她一个。

而她现在能认真的做出这些盘算,也是因为这些日子他把任家可以拿给她看的帐本全都拿来给她,让她无聊时看着解闷。

一下了马车,她还没站稳脚步,就看见一道急匆匆的人影从她身侧跑过,她原本也不在意,但是那人影在看见是她后,又旋了回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对方要做什么时,那人就莫名其妙甩了她一巴掌。

因为那一巴掌,她被打得侧过了脸,连一旁的莫忧、莫怀也抢救不及,只能看着她硬生生承受了一巴掌。

莫忧忍不下这口气,想跳出来教训那个胆大包天的人,却发现眼前人是任家最受宠的任宝珠,顿时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该怎么办?等等大少奶奶和大小姐要是打骂起来,她们要帮哪一边?还是哪边都不帮,只要负责拉开两人就好计莫忧、莫怀两人面面相颅,眼底同时闪过同样的担心。

方才任宝珠抱着一肚子气冲出厅堂,就听见门房那传话说沈蔓娘那女人回来了,她想都没想就直接冲了出去,在见到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时,忍不住一时冲动,便冲上前甩了她一巴掌。

只是刚打完,她想起刚刚亲爹说过的话,马上就有些后悔,但这时候后悔也来不及。

打都打了!她能奈我何?!她在心中暗忖,却暗暗提防对方,怕对方随时有可能回敬自己一巴掌。

只是周遭的人都在注意她们两个人的时候,沈蔓娘却是半点动作都没有,她像是连看都没看见任宝珠一样,顺了顺乱掉的发丝,扶正刚刚被打歪的髻子,就继续往前走去。

任宝珠在她都已经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才从怔楞中回过神来,连忙又冲到她面前,跳脚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瞧不起我吗?你不过区区一个庶女竟敢……”

沈蔓娘停下了脚步,回头冷淡的看了一眼这个曾经装得很端庄、如今却像个泼扫一样的小姑。

“人重自重者,现在任家可能遭逢大难,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停下来理会这种小儿似的胡闹。”云淡风轻的说罢,她当真不再理会被她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任宝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石心哑娘子最新章节 | 石心哑娘子全文阅读 | 石心哑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