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心哑娘子 第十三章 作者 : 玛奇朵

【第七章】

带着凉意的风徐徐吹来,即将要入冬的北方早已带着寒气,沈蔓娘有些无聊的趴在窗台,看着外头的青翠开始染上或红或黄或橘的颜色,心思却忍不住飘了老远,连脸让风给吹寒了也没察觉。

她自己没察觉,任守一留下的两个丫鬟却马上发现了,连忙关窗的关窗,拿手炉的拿手炉,不过几个眨眼,沈蔓娘就从窗边回到屋里暖和的地方,窗也被关上了,手里给塞了一个已经放了炭的手炉。

莫忧、莫怀是任守一在这庄园里特地给她安排的两个丫鬟,本身不是任府买来的丫鬟,在外面做过事,都会点拳脚功夫,后来有经过管家的调教,服侍人细心又贴心,留在她身边当陪伴是再适合不过了。

如若不是留了这样让他放心的人,他还真不放心就这么把她一个人留在山上。

山上的日子是清静的,甚至让沈蔓娘感觉到许久未曾有的心灵平静,只是突然从忙碌的人变成一个整天吃吃喝喝的闲人,她有些不习惯。

闲下来的日子,她最多的时间是花在看尽这庄园里的风景,再不然就是一个人坐在房里出神。

沈蔓娘想着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似乎也有过这样悠闲的日子,那时候的她,还没体会过嫡庶之分,也没想过以后,她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算学上,偶尔还能跟爹父女俩互相讨论算学的问题,而娘则是静静的坐在一边笑看他们。

那时候或许是她有记忆以来目前幸福的时光。

但那是对以前的她来说,对现在的她而言,童年时光已经变成幸福时光的其中一段,而另外一段则是有任守一陪伴的日子。

她自己也不明白,他总是故意闹她逗她,不是强拉着她爬山,却在半路上猛地背起她,听她尖叫连连,最后忍不住挣扎的打了他,才肯朗朗大笑的松手;要不就是学起那四不像的戏子扮相,偶尔扮日了偶尔扮丑的逗得她忍不住捧腹大笑。

最常的就是从背后搂着她、走路的时候牵着她、过溪的时后抱着她,任何一个可以轻薄她的机会总不会放过。

在过了好多年那样平板无趣的人生后,她终于又尝到了这样被完全疼宠的日子。

他总是认真听着她说的每一句话,虽说有时候愿不愿意还是得看他自己的主意,但他愿意用最大的心意呵宠她,不管那行为在世人眼中有多么放荡不羁,甚至少了男子气魄。

她曾这么问过,“难道你就不觉得这样少了男人该有的尊严及气魄吗?”

“能够宠妻爱妻是我想做的,只要能博得美人一笑,这就是我认定的男子气魄。”他明亮的双眼闪动对世俗看法的不以为然,完全没有半丝勉强。

世间男子能找到第二个和他有相同想法的吗?沈蔓娘曾想过,答案是,或许有,但或许这辈子她再也无缘得见。

想着他就会想笑,想着他就会想念,想着他就会一次次的想起他的好,她开始每天都忍不住一次次的问自己,这是对他动了心吗?

她不解,但不可讳言的,冰冷了许多年的心的确随着他的入侵而有一寸寸融化的感觉。

想得出神,她手里轻轻摩拳着那男人离去前塞在她手上的玉佩,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了她漫无边际的恍神。

她回头看着门外,一道熟悉的男音说着,“大少奶奶,刚刚庄园外头传来了一个跟码头有关的消息……”话说到这,那人便没再往下说。

沈蔓娘知道任守一出门前交代了下人,若没什么重要事情不要打扰她,既是如此,管家会来传消息,肯定是有重要的事要跟她说。

码头?!这次的消息该不是跟盐买卖有关的事吧!沈蔓娘心下一凛,也顾不得手里还揣着手炉,就要起身走出门外,想了解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且这管家是任守一极度信任的人,会这么急着传消息来,自然是可相信的,毕竟他不是会无的放失的人,消息也必定经过了一番查探。

“怎么回事?传来了什么消息?”她问。

那管家的脸色有些不好,语气急促,“刚刚传来消息,说是昨天夜里,码头那里走水又起火了!”

走水又起火?!沈蔓娘忍不住紧皱了眉头,马上开始思索若是任家或沈家的船遭了殃,这损失可能有多少。

但即使她脑子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心里还是存了几分侥幸,希望能大事化小。

“哪家船走水了?哪家船起火了?损失如何?有伤亡吗?”

管家见她不若一般女子遇事只会哭哭啼啼,心中也略微镇定些,便把昨夜探到的消息一一说了。

“听说昨夜码头的走水情况挺严重的,毕竟这几日码头的船停泊得不少,不少船都紧挨着,而起火的这三艘船都是容易烧的,一家药材商,一家是别人府上刚送上城里的嫁妆,一家就是任家的盐船。”

一听盐船起火,她心一沉,“船身可有损害?情况严重吗?”

管家摇了摇头,“实际消息还没探到,但是听说昨夜码头的火烧得连城里都看得到,只怕是……”整艘船都救不回来了。

沈蔓娘也沉默了,管家没说完的话她就是不用猜也知道了。码头离城里还有一段距离,那火烧得连城内都能见到,怕不是普通的大火而已。

“还有……”管家有些欲言又止的看着她,“这消息是下人传上来的,但是少爷另外还让人传来一个消息。”

见他支支吾吾的,她明白接下来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但她也不想听人隐瞒或者是美化后的解释,直接就让他把那消息说白了。

“少爷说,亲家老爷突然被官府给抓了,现在已经在大牢待了一天一夜,他还在想法子探探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让沈蔓娘一时有些晕眩,但她很快的冷静下来,脸上回复以往一派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表情,眼睛一眨一闭之间,她就已经决定好接下来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好了,这些消息我都知道了,莫忧、莫怀收拾行李,准备下山。”她口气肯定,没有一丝犹豫。

莫忧想着少爷说过不要让大少奶奶提前下山的事情,还想出声提醒大少奶奶,却被一边的莫怀给拉了拉衣袖,适时闭上了嘴,乖乖的应了。

沈蔓娘吩咐下人去准备下山的马车,脸上平静得看不出她对于这两个坏消息的看法。

但只有她自己才明白,她的情绪有多紧张,手掌心里全都是冷汗。她紧紧握着拳,不断的在心中告诉自己,这时候她更是要比其他时候还稳。

她要先稳下心神才能够去处理更多事情,几个深呼吸之后,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的仿徨。

若是任守一为了护她,一个人孤身在外替她撑起立斗天,那么她也必当以此回报,替他守着身后这一片地,定不让他有任何后顾之忧……

任家在过了许多年的好日子后,清早一声快马通报下,众人皆是一脸惶惶不安。

任凭任老爷见过多少大风大浪,遇到这种事也不免有些着急,任家一两兄弟更是脸黑得要滴出墨,而任夫人和任宝珠则是有些茫然的看着家中男人光着急。

“守一呢?”

“大哥还没回来,不过刚刚让人送信回来,说让我们稍安勿躁,这件事情他会处理。”任守业急急说着。

一听这话,任老爷本来高悬的心先放心了一半,虽然还没完全松一口气,但是听到向来最信任的义子让人传了这样的话回来,他心中已经不像刚刚那样着急。

对于这个义子他向来是信任的,既然守一开了口,就代表这件事情他心里有数。

任宝珠向来是任家的掌上明珠,这从她的名字上就可窥见一二,她一想到现在这个要紧的时候,向来最信任的大哥却不在家里,而是有可能陪在那个刚进门、才见过一次面的女人身边,嘴里的酸话忍不住就往外吐。

“娘,我说都是那女人的错,要不是她,大哥平日哪会没事就往外跑,这种要紧的时候我们也不会像没了主心骨,心慌得紧。”

任夫人虽然也觉得女儿说得对,心中有些埋怨,但是小姑批评嫂子这传出去可不好听,她低斥了声,“胡说什么?!什么这女人那女人的!你可记着了,那可是你的嫂子,不管怎么说都跟你大哥行过礼、拜过堂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石心哑娘子最新章节 | 石心哑娘子全文阅读 | 石心哑娘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