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景年知几时 > 番 外

景年知几时 番 外 作者 : 匪我思存

    “听说你有个女儿。”

    迟非凡抬起眼睛,看着桌子对面的那个女人,确切点说是个女生,还在念书,乳臭未干。她乌黑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他,长长的睫毛忽闪着,像是风里拂动的花蕊:“是真的吗?”

    迟非凡“嗯”了一声,告诉她;“我还有一堆女朋友,你没听说?”

    “太好了。”她笑得很开心,“那这样你就不会占用我太多时间了吧?要不你给你女朋友们排个表,一三五,二四六,星期天归我好了,我不介意的。”

    迟非凡端详:“这么大方?”

    “哎呀,反正我们两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呢,拿你妈没辙,我呢,拿我妈没辙。既然她们想让咱们谈恋爱,咱们就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给她们看好了。”

    “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谈过,就谈过一次。”

    “后来呢?”

    她的样子有点沮丧:“后来就分手了。”

    不知为什么他笑了笑:“那好,让我们从今天开始,谈恋爱吧。”

    他恪守诺言,只在星期天的时候去找她,因为周一有课,周日她经常已经回学校了。大学校园里风景如画,深秋的湖山寂寥。走在落满黄叶的林荫路上,听枯黄的叶子在鞋底被踩得粉骨碎身时细微不可闻的轻响,身边有学生骑着自行车丁零丁零地呼啸而过,然后给她打电话。

    有一次她手机大约没带,室友接了:“岑歌在洗衣服,你等下,我叫她。”

    她的名字叫任岑歌,室友只叫后面两个字,也挺好听的。

    他站在树林边等,远远看到她从宿舍楼里出来,绕过花坛朝他走过来。她平常总是穿仔裤T恤,天气冷了加件外套,头发又短,乍一看像个小男生,其实她五官精致,是水晶娃娃般的剔透。见着他告诉他:“哎呀,今天我们寝室的同学都知道你了,要敲你吃饭。”

    他却问:“你自己洗衣服?”

    “是啊,懒得拿回家,所以用手洗洗得了。”

    “你同学想吃什么?”

    “她们要吃必胜客。”

    都多少年没吃过比萨了,上次大约还是在国外的时候叫过外卖。不过陪几个同学吃比萨,任岑歌还是蛮高兴的,起码和平常跟他在一块儿不一样,一帮小丫头吱吱喳喳,从《画皮》讲到《保持通话》,最后她回过头,商量似的问:“要不吃完了我们去看电影吧?”

    “好啊,我请客。”

    另外三个女孩子倒是齐刷刷地笑:“那多不好意思。”

    去看《画皮》,他去买了几桶爆米花还有可乐汽水之类的回来,三个女孩子离他们远远的,只有她在原来的位置等他。

    “她们说不当电灯泡。”她接过爆米花的大桶,“麻烦你陪我坐。”

    他没想到她会哭。陈坤说:“如果她是妖,我必定杀了她,可是身为丈夫,我又怎能放弃?”她先是吸鼻子,然后就窸窸窣窣地哭了。银幕上光影一闪一闪,映着她泪流满面,他正想拿纸巾给她,没想到她抓着他的袖子,一下子就哭出声来。很压抑的低声哽咽,像是小狈,或者其他什么小动物,在那里呜咽。他拿了纸巾给她,她堵着眼泪,可眼泪却没完没了地流着。过了一会儿,陈坤对周迅说:“我爱你,可是我已经有佩蓉了……”她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把纸巾都捏成一团,不哭了。

    过了很久他还是觉得这事很好笑,本来哭得悲悲切切,突然一下子就戛然而止。到底是小泵娘,泪点低,容易伤心也容易不伤心。

    她所谓的谈恋爱也就是星期天见面,有时候她会拉着他的手,但他也只觉得那是妹妹对哥哥。她对他像是根本没有男女之心,有时候她会跟他说说学校里的趣事,把他当成半师半友来看待。

    不温不火,就像一杯温吞水,永远不会让人感觉到不适。

    一次周末,他带小黄豆去游乐园,正好遇见她。和他平常看到她的样子差不多,学生气十足的T恤、外套、波鞋,短短的头发,背影像是个单薄的小男生,可见和他外出时她也从来没有刻意打扮过。见到小黄豆,她还是蛮耐心的,蹲下来逗小黄豆玩,小黄豆也很喜欢她,肯让她抱。

    她带小黄豆坐旋转木马,乐得小黄豆咯咯直笑。

    最后小黄豆玩累了睡着了,他抱着孩子坐在长椅上,她去买了两支雪糕,一支给他。

    他问:“为什么都游乐园来玩?”

    “想来玩,就来了呗,又没规定大学生不准再玩游乐园。”停了一停她又说,“你女儿很漂亮,不过应该长得更像她妈妈吧。”

    他笑了笑:“她是长得挺像她妈妈。”

    也有一点儿像她的大姨,尤其是眼睛,忽闪忽闪的长睫毛,总让他觉得心里有个地方在发软。小小的孩子,如同安琪儿一般。每次带着她出来玩,他就觉得心里一片宁静。难怪叶景知总是骄傲地说:“我女儿是治愈系的!”

    “治愈系”他不懂,叶景知不耐烦,让他“百度”,他还真去“百度”了。

    治愈系动画最早出现在日本,其定义是:

    1. 温暖人心,净化心灵,悲伤时看能得到安慰的动画;

    2. 治愈系的具体正统定义是要到心理学的书籍中探求,一般节奏舒缓,情节平淡清新,没有绝对的邪恶,没有所谓的服务性,一般有励志倾向的动画都能算作治愈系动画;

    3. 治愈系就是能治愈自己心灵中的创伤、修补自己心灵上的缺陷的动画;

    4. 此类动画的故事情节多为现实题材,以能让人会心一笑的生活小细节的动画表现形式为观众打造一个触手可及的心理接受平台,以动画中的生活细节去诠释现实生活,让观众在观看动画的同时达到共鸣的目的。

    一大堆名词高得他头晕脑涨,后来明白大概就是所有的心灵鸡汤……小黄豆是心灵鸡汤,这是陆与江说的。

    所以他常常带小黄豆出来玩,哪怕陆与江气鼓鼓的,但他是孩子的干爹,谁也拿他无可奈何。

    她咬着雪糕,告诉他:“我和我男朋友就是在这里分手的。”

    他哦了一声:“伤心地还重游?”

    她吃着雪糕,声音有些含含糊糊:“就算是再伤心,又有什么办法。”

    他咬了口雪糕,凉凉甜甜,很久没有尝试过的味道。

    她问他:“你为什么不结婚?”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她说了实话:“我曾经爱过一个人,很爱很爱,爱到没有办法停止,只好继续爱下去。”

    “她嫁给别人了?”

    “没有,”他轻轻抚摸着小黄豆乌黑柔软的头发,声音很轻,“她不在了。”

    她乌黑的大眼睛看着他,渐渐有种无措的悲悯,最后她说:“对不起。”

    “没关系,已经好几年了。”他吃着雪糕,很凉,冰得牙齿都隐隐作痛,“她走的时候我不在她身边,可是我知道,她很幸福,也很快乐。所以即使我不能在她身边,我也觉得很满足了。”

    好一阵子她都没有说话,最后她把雪糕吃完了,用那根微凉的木棍按在自己手背上,像是一根小小的手指,肌肤微微地凹下去,无意识的游戏。她的语气十分惆怅:“我总觉得这世上是没有这样的感情的。”回过头来,她对他笑了笑,“我以前的男朋友,也说很爱我,可是后来他爱上了别人了。”

    他说:“这是很寻常的事。”

    她点头:“但我那个时候,非常的骄傲。我觉得我一心一意地对待他,为什么他要变心?”

    “爱情不是个等式,你付出多少,不一定可以收获多少。”

    她叹了口气:“你说得对,可我花了很久才明白,又浪费了很多时间才甘心。”

    “年轻嘛,”他不以为然,“当然是这样。”

    她忽然调皮地笑了笑:“欸,你只比我大八岁,为什么总是这副老气横秋的语气?”

    “八年很久了,我八岁了,你才刚刚出生。”

    她怜惜地看着小黄豆,说:“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她,所以跟家里闹得不可开交,没想到是另外一个故事。”

    “她是我干女儿。”

    “啊?”

    他如愿以偿地看到她惊讶的样子,他笑笑:“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我曾经爱过一个人,很爱很爱,爱到没有办法停止,只好继续爱下去。”

    她怔怔地看着他,最后,问:“现在还爱吗?”

    他点点头。

    她叹了口气:“好男人不是没有,他们只存在于小说和电影中,现实中凤毛麟角,也早已经被别人抢走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晴朗高爽的蓝天:“命运的事谁说的准呢,也许你明天就可以遇见。”

    她也笑起来,眉眼弯弯:“面包会有的,王子会有的,五彩祥云会有的,爱情总会有的。”

    过了几天突然有个陌生的号码打给他,当时他正在开会,于是没有接。等开完会出来再拨回去,原来是她室友,小泵娘挺着急地告诉他:“岑歌发烧,我刚把她弄到医院来了。”

    他去附属医院,嘈杂的急诊部,找到输液观察区,一排排人里头他一眼就看到了任岑歌。因为高烧,她的脸红扑扑的,像幼儿园小朋友要表演节目所以打了胭脂,让人觉得怜惜。

    她说话嗡声嗡气,说一句就要停一会儿:“感冒,鼻炎也发作了……”

    室友下午还有课,他留下来照顾她,两个人并排坐在椅子上,看药水沿着点滴管,一点点落下来。他问:“怎么不告诉家里?”

    她吸了吸不通气的鼻子,说:“爸妈都忙,告诉了也就是让秘书来看看,何必呢。”

    “要不换个人少点的医院?”

    “不用了,就是感冒。”

    倒是他看轻了她,其实她就和许许多多二十来岁的女孩子一样,念大学,谈过一场恋爱,父母工作忙,跟朋友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不娇气,会自己洗衣服,搭地铁回家。考六级的时候认真复习,考过了也兴高采烈,听到有交换生的名额也会跟他随口提起,然后并不想争取。

    “国外闷,小时候跟爷爷奶奶在德国待过两年,闷得很。”她说,“还是国内好。”

    窗子外边是草地,有医生与病人来来去去,太阳渐渐落下去,深秋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来,有一种和煦的温暖。到后来她睡着了,像个小不倒翁,一下子歪过去,一下子又歪过来,嘴唇和双颊仍旧是红红的,看着更像小孩子。他伸出手揽住她的肩,于是她终于很安稳地靠在他肩头,沉沉睡去。

    拔针的时候大约有点疼,她才醒过来,他不动声色地活动着微微麻痹的肩膀。她的烧已经退了,双颊仍有一点粉色,像是苹果,秋天里有薄薄一层果霜的苹果。她说:“欸,真饿。”

    “想吃什么?”

    “粥……”她说,“言情小说里,女主角病了总有碗好粥可以吃。”

    还是小孩子,还在看言情小说。他说:“那我煮给你吃吧。”

    她吃惊地张着嘴,真和小孩子一样,半晌她说:“你别这么好啊,我怕我会爱上你的。”

    “反正我们两个在谈恋爱,你就算爱上我也没关系。”

    “可是你不爱我,那我岂不是吃亏了……”

    结果她还是嘀咕着跟他回家去。他熬了一锅香米粥,然后拍了两根黄瓜,腌了一个红辣椒香干,酸酸凉凉,两个人喝掉一锅粥,吃得很饱暖。

    她第一次往他的屋子里来,吃饱了就开始参观:“你这屋子真干净。”

    “钟点工收拾的。”

    “墙上这字……”

    “我自己写的,仿得很像吧?”

    两个人哧哧地笑,她说:“要不你也给我写一幅吧,我拿回去挂在寝室床边。”

    他说:“可以啊,你要写什么?”

    “任君莫话诸岑歌。”她说,“就这七个字好了。”

    他说:“平仄不通,用词浅薄。”

    她说:“这是我姥爷的诗!”

    他很意外,不便再批评,她又哧地一笑:“其实我姥爷的诗真的很滥啦。我舅舅还说要给他老人家出个诗集。我妈说,算了吧,他是一流画家,九流的诗人,出诗集还不让人笑话?这些诗,还是家里人看看得了。”

    “你的名字就是因为这句诗?”

    “对啊,”她说,“正好又是岑字辈,我的堂姐叫任岑歆。”

    “任岑歆是你堂姐?她是我大表哥的儿媳妇。”

    “不会吧?我们还是亲戚?!”

    “亲上加亲嘛,乖,叫叔叔!”

    “哼!”平白无故矮了一辈,任岑歌显得很不高兴。最后他送她回学校,她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等到了学校,他替她开门,她突然踮起脚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把他吓了一跳。她往后退了一步,狡黠的大眼睛忽闪忽闪:“我亲了你了,你是我男朋友了,那我们就是平辈,甭想让我叫你叔叔!”

    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跑到宿舍里面去了。

    宿舍楼灯火通明,一扇扇窗子就像明亮的眼睛。他摸了摸脸颊,被她亲到的地方似乎还有温柔的触感,就像春天晚上的风,夹杂着花的气息,令人沉醉。

    星期天再见面,他们去看电影。新上档的《剑蝶》,搞笑武侠加颠覆,最后还是大团圆结局。任岑歌这次没有哭,一边吃爆米花一边说:“多好啊,《梁祝》都能大团圆。”

    他说:“要是匪我思存再不写悲剧,人生就圆满了。”

    她差点没被爆米花噎死:“你还知道匪我思存,你看小言?”

    “不就是一个九流小言作者,我不看。”

    “那你怎么知道?”

    “昨天陪景知来看这部电影,她这样说的。”

    “你昨天就看过了?景知是谁?”

    “我说过一次……”他转过脸来看她,大银幕上的光线映进他的眼底,他的眼珠很黑,显得很专注,“我曾经爱过一个人,很爱很爱,爱到没有办法停止,只好继续爱下去……”

    她问:“她不是不在了吗?”

    “是啊,景知就是她妹妹。”

    她问:“那她为什么要和你一起看电影?她没有人陪吗?”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吃醋啊,你是我男朋友。”她振振有词地说,“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可以想别人!”

    他微微一笑:“这么小气干吗,你又不爱我。”

    她伸出手把他的脸扳过来:“谁说我不爱你?”

    第一次是她亲他,第二次还是她吻他,他觉得很好笑,为什么这女孩子跟他从前认识的都不一样?

    她的嘴唇很轻很暖,像羽毛一样,绒绒的,扫过他的唇,他的心。

    他轻轻吸了口气,很快被这甜而暖的气息打动,情不自禁扶着她的后脑勺,有些意外地深深吻下去。唇齿相依,陌生而熟悉,久违的眩晕与迷离的感受像潮水般涌上来,让他忘情地迷失。

    银幕上已经到了最后的字幕,主题音乐响起来。

    是大团圆结局。

    〈全文完结〉

    下面是〈〈匪大?史记〉〉里的一段

    注:那个字不认识,就口里面带眼睛和嘴的,所以用?代替

    京城四少的姑娘们困在京广线上

    杜晓苏:“我在火车上被困17个小时,还没开车的迹象,没盒饭卖,厕所也上不了……”

    雷二:“你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来。”

    杜晓苏:“可是机场必了,高速封了……”

    雷二:“我马~~上来。”

    守守:“我在火车上被困17个小时,还没开车的迹象,没盒饭卖,厕所也上不了……”

    纪南方:“你别哭啊,到底在哪里,能看得到站名吗?”

    守守:“看不到……”

    纪南方:“你别哭,你手机还有多少电池?你别着急,别哭啊,你再哭……唉……正在全球定位,你别哭啊。”

    沈恋恋:“我在火车上被困17个小时,还没开车的迹象,没盒饭卖,厕所也上不了……”

    叶慎容:“活该!叫你在家呆着,你非要去,活该!”“啪”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沈恋恋哭了一会儿,又睡了一会儿,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突然有人在外面敲车窗,还以为是工作人员,结果敲了又敲,伸头一看——叶慎容

    佳期:“我在火车上被困17个小时,还没开车的迹象,没盒饭卖,厕所也上不了……”

    东子:“别急,咱爸已经赶过去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景年知几时最新章节 | 景年知几时全文阅读 | 景年知几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