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年知几时 第十四章 作者 : 匪我思存

这种时候还敢朝我吼,也不怕吓着我这个产妇。

果然医生狠狠瞪了他一眼:“安静!”

他乖乖闭着嘴,连大气都不敢喘,陪我到病房。

老太太一直被他瞒着,他兴高采烈打电话四处报喜,都忘了老太太压根不知道我怀孕这事了。陆与江得意扬扬地告诉老太太她抱孙女了,害得老太太只差没有心脏病发作,直接搭最快的一班航班赶来了。还有我爸和我后妈,接到电话也都又惊又喜地赶来了。老太太抱着小黄豆就乐得不肯撒手:“好啊,多俊的姑娘,一看就是咱们陆家的孩子,你看看这大眼睛双眼皮,你看看这长睫毛,你看看这鼻梁,这小嘴儿……到时候长大了,一定迷倒一大票小伙子!到时候他们排着队追咱们姑娘,不过女乃女乃我这关,门儿都没有!”

老太太竟然把五代单传这码事忘到了九霄云外,看来只要有了陆家的第六代,就觉得万事足矣。

不速之客是迟非凡和陈默。迟非凡是兴冲冲来当干爹的。陆与江见着他就有点不高兴,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勉强答应让他当小黄豆的干爹了。至于陈默,他是单纯来看我的。我最感激他危难中借了我两万块,所以慷慨陈词:“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剧。赠金大恩无以为报,要不这样吧,我把陆与江送给你好了,你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

陈默横了我一眼,说:“还有那天你喝醉了呢?你姐夫在机场气冲冲地打电话遥控我去找你,吐了我一身……半道里碰上你姐夫赶过来,你又吐了他一身……你就是一祸害!”

“啊,原来那晚是你赶来救我啊,我就记得是你,姐夫还骗我!”我忍着没说,丫还骗我说我跟他上床了,害我良心不安了好久好久……我又瞪了迟非凡一眼,他笑得四平八稳,说不出的讨厌:“看你下次还敢借酒浇愁吗?不给点教训,你记不住。”

陆与江都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他要是知道了非剥了我的皮不可……正巧护士来说得给小黄豆打疫苗,我连忙打发陆与江抱着小黄豆去了。

我趁陆与江一走,就偷偷问迟非凡:“你抓着陆与江什么把柄了,让他肯这么待见你,让你当小黄豆干爹?”

他偷偷告诉我:“我告诉他你在上海的地址了,他能不待见我吗?”

这是我没想明白的一个大谜团,我一直不知道陆与江是怎么找着我的,原来是迟非凡告诉他的。可是迟非凡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难道传说中的子弟就真的神通广大到这个地步?

迟非凡说:“我给你的那个概念手机,有个功能,就是即使关机了,仍旧可以依靠卫星进行全球定位,而且方位准确到误差不超过五米,所以公司全体高层拒绝将它投入产量,觉得它危害个人隐私甚至国家安全……

我靠!

我说为什么偌大的城市,数以千万的人口,比大海捞针还难,竟然都能被找着,原来我带着个最紧密的全球定位在跑路。

我气愤地看着迟非凡:“你这么搅和,对得起我吗?“他冲我直笑:“你别生气啊,如果我不这么搅和,你跟陆与江还不知道要硬碰硬,卯到哪一天去呢?你看现在多好啊,被我搅和的,都一家团园了。”

我只觉得哭笑不得:“姐夫,你这是为什么啊?”

他还是笑得那样腹黑:“你都叫我姐夫,难道你不知道为什么?”

我怔怔地看着他,他揉了揉我的头发,这动作总让我想到姐姐,他的口气也和姐姐差不多,他说:“傻丫头,傻人要有傻福才好,如果你姐姐可以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会觉得很高兴。陆与江那个大笨蛋,快气死我了。你姐姐还偏偏喜欢他,可惜她病了。所以他一直没说什么,也一直陪着你姐姐到了最后,算他是好人。可是他竟然一直不告诉你,简直是滥好人滥成了滥混蛋。”

我都快被他饶晕了:“我姐姐……他……”

“这个混蛋,我一听说他跟你离婚了,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年他要跟你结婚的时候,我专门买了机票赶回来兴师问罪,那会儿他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说从头喜欢的就是你,因为你姐姐病了,所以想让她心里好过点,才没把事给挑明。你姐不在了,他还是想跟你结婚。当时说得那个一往情深啊,我问他爱你什么,他还说,就爱你吃红烧肉的那个劲儿。这混蛋,没三年就跟你离婚了。哼!我不把这账跟他算清楚了,我怎么对得起你姐姐!”

原来最爱姐姐的,还是迟非凡。为了姐姐,他做了这么多事,还帮我找回了我自己的幸福。

可打死我也没想到陆与江从头到尾爱的就是我啊,这也太狗血了。唉,算了,我知道编我故事的这作者,她从来就是不狗血就编不下去。

我十分感激,叫了声“姐夫”,问:“那你妈妈那儿……”

“早就摆平了。”迟非凡微笑,“她本来天天逼我交女朋友,所以我就把你带回家,给她来了招釜底抽薪,然后前不久我告诉她你身体不好,脑子里有颗小黄豆,现在她可不敢逼我了。”

我就知道他带我回家是一箭双雕,另有所图,我就不知道他是怎么图谋成功的,反正他永远吃不了亏。

我琢磨着一定要审审,不要轻信了迟非凡的一面之词,虽然他是我姐夫,可他也是男人,男人都是靠不住的。所以我一定要弄清楚,到底陆与江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我总觉得这事透着诡异,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瞄上我的?如果是在姐姐没死之前,那也太没人性了,如果是在姐姐死了之后,那也一样没人性!如果从一开始他就瞄上我了,那就更没人性了!

没人性的陆与江很快就回来了,而且无精打采,十分沮丧。

原来他按照护士的吩咐,抱着孩子去打疫苗,结果人家向他要准生证。

我们连结婚证都没有,只有离婚证,当然更没有准生证了。

怀孕的时候吵吵闹闹,后来我又跑路,他找着我之后又只顾照顾我的健康,我们俩都把这事儿忘到了九霄云外。

所以他如五雷轰顶,抱着孩子就回来了。我也如五雷轰顶,完了完了,我的小黄豆竟然一生下来就是私生子,连合法身份都没有,这也太晴天霹雳了!我就知道编故事的这作者不会放过我,都到这分上了还节外生枝。

老太太更急了,骂陆与江:“活该!这么好的媳妇,谁叫你跟她离的?有了孩子还不赶紧办复婚,现在好了!我告诉你,我孙女要上不了户口,我就从今往后再不许你进家门!”

迟非凡在一旁看着我和陆与江垂头丧气的样子,笑了一声,慢吞吞地说:“景知啊,你说我这时候如果拿出你和陆与江的结婚证还有准生证,你觉得陆与江会答应我什么?”

我还没说话呢,陆与江已经说了:“我什么都答应你。”话音还没落,却又马上反应过来:“不过有关她们母女俩的事除外。”

不愧是老奸巨滑,迟非凡笑得意味深长,他从包里掏出两个大红本本,还有准生证:“拿去,就知道你们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我干女儿就差点成黑户人口了,有你们这样做爹妈的吗?”

我被迟非凡骂得眉开眼笑。当事人不在场他都能办出结婚证和准生证,我这姐夫终于也子弟了一把,不枉我女儿认他做干爹,他这干爹真不是白当的。

这下连陆与江都服气了,很客气地说:“谢谢姐夫。”

“不用谢。”迟非凡拍了拍陆与江的肩,“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我都替陆与江毛骨悚然,我这姐夫太腹黑了,他要算计一个人,那可真是防不胜防。谁知道他会要陆与江干什么,说不定比赵敏要求张无忌做的那些事还难呢!

但陆与江不卑不亢:“你放心,既然答应你,那么不论什么事,我都会尽力去办。”

我十分想知道迟非凡会让陆与江做什么,但我知道迟非凡有分寸,不会过分。所以我也懒得去想了,毕竟眼下好好养身体,好好养女儿最重要。

谁要再说写我这故事的作者是后妈,我就跟谁急。她一定会让我脑子里的那颗小黄豆永远安稳下去,让我平平安安活到老,让我的女儿也平安长大,聪明漂亮,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丫的我都给你戴了这么多高帽子了,你还好意思真把自己当悲情天后?你还好意思真不虐不舒服?你还好意思硬生生把这大好结局给扭曲了?

算了,就这样大团圆吧。

我施施然替编我这故事的作者拿了主意,反正她也江郎才尽,狗血泼尽,没得往下编了。虽然貌似还有几个伏笔没交代清楚,但聪明的你,一定早就可以猜到答案了。

总之,奥运已经结束啦,神七已经上天啦,国庆已经长假啦,普天早就同庆啦,不管是读者还是作者,故事到了这里,大家都该松口气歇歇啦。

听听她给我这故事取的名字——景年知几时。真是要多俗有多俗,要多装文艺有多装文艺。幸好这次丫没卖弄她认得的那几个生僻字,我估计她是不好意思卖弄了,省得人说她和孔乙己似的,连个茴香豆,都想告诉人有四种写法。

这都快要到结尾了,坚决不给某无良作者扭曲大结局的机会!丫也不怕被人扔西红柿臭鸡蛋,这年头,谁不朝专写悲剧的作者扔西红柿?啊什么,西红柿太贵了,大家打算扔苹果皮?各位同学,苹果皮是美容的好不好?别便宜了这个后妈!

难得人这次改邪归正,所以还是我辛苦点,替某无良作者结局了吧。我抱着小黄豆,支使着陆与江,拿着结婚证和准生证,再亲亲小黄豆女敕女敕的小脸。

景年知几时?我叶景知的这辈子,哼哼,还长着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景年知几时最新章节 | 景年知几时全文阅读 | 景年知几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