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洋半子 第三章 作者 : 米乐

【第二章】

下午两点多,卓宥羽跟着姑姑来到一间看得出年代久远的日式建筑豪宅,门牌上写着“西川”。

因为她想多了解一点日本文化,因此秀子姑姑带她来这里参加一个月一次的花道讲座,里面清一色都是女人,其中又以年轻女子居多,大家都穿着正式和服,她也是,因此心情特别兴奋,她身上这件和服是之前秀子姑姑送给她的二十岁礼物。

此时秀子姑姑在旁边低语道:“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年轻女性吗?西川家是正统派流的花道世家,在社会上的地位崇高,新一代的继承者叫西川隆一,三十岁,还没有结婚,所以有许多未婚女孩都来参加花道讲座,如果我再年轻个二十岁,我也会每次都来参加,那个西川隆一可是个型男大帅哥。”

“是吗?”卓宥羽没有太大反应,因为再怎么帅,也比不上在神社遇上的那个男人,可惜她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留下联络方式。

不过这栋日式传统豪宅真的很漂亮,古色古香,她借口说想上洗手间,走出了讲座的大厅,然后到处看着,发现这房子比她所想象的还要大,庭院里种了几棵松树,他们家道馆旁也种了一棵松树,那是爷爷种的,大概有五十年,但远比不上这些松树的巍峨宏伟,她仰头望着,猜想这些大松树树龄至少有一百年以上。

然后她瞄到有人走过来,是两个男人,在看清楚走在前方的男人长相时,她眼睛乍亮,惊喜不已。

是他!

在神社遇上的那个像黑道大哥的男人,他也来参加花道讲座吗?不同于上午的休闲打扮,此刻的他穿着传统的日本和服,英姿焕发,简直帅呆了,她的心又开始狂跳。

西川隆一也看见她了,是那个莫名向他告白的笨女人,不过她为什么出现在他家里?她跟踪他?不,早上她似乎比他更早离开神社,那么她是来参加他的花道讲座?

卓宥羽,镇定点,别再乱说话、别再搞砸了!她在内心不断的要自己冷静点,这次她得好好的跟他道歉,还有说谢谢。

她心里想着要快点到男人面前好好跟他道歉,完全忘了自己此时身上穿着和服,行动不是那么便利,走路更是只能小碎步,因此当她迈开大步想往前走时,当场往前扑倒。

“啊——”

“白痴!”

她真的很幸运,因为她再次被救了,被喜欢的男人所救,而且这次还是正面抱住,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令她有点头晕了。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心轻飘飘的,又觉得很兴奋。

西川隆一真的不知道眼前的女人为何会如此笨手笨脚,她真的想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吗?

“你到底想要抱到什么时候?”

被发现她在偷抱他了吗?卓宥羽微红着脸站好。“对不起,不过你又救了我一次,真的非常谢谢你。”白皙的小脸蛋笑得很甜。

看着她的笑容,西川隆一没有说话。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也是来参加花道讲座的吗?我也是,我叫卓宥羽,是台湾人,上个星期来日本,现在住在姑姑家。”卓宥羽开心的自我介绍,却发现他的表情变了,看起来像是在生气,又好像有着厌恶,怎么?她刚刚有说错了什么吗?

西川隆一俊颜僵硬,下颚绷紧。

“隆一少爷,时间快到了。”站在后方的松尾明彦提醒着。他是松尾管家的儿子,目前也在西川家工作。

没有再看卓宥羽一眼,西川隆一直接从她身旁大步离去,留下她一个人呆在原地。

怎么回事?刚刚不是都还好好的,而且他又再次救了她……

卓宥羽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不过后面那个人叫他隆一少爷?他该不会就是西川隆一吧,这个花道世家的新一代继承人?

大厅里,卓宥羽跪坐着,看着西川隆一态度从容优雅的解说插花的内容,她又再一次的被迷住了。

她喜欢他!

她几乎可以完全确定自己此刻的心情,这是除了她家人之外,她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人,这就是人家说的一见钟情吗?愈是看着他,她喜欢他的心就愈笃定,可是她该怎么让他知道她喜欢他呢?

虽然早上她已经跟他说过那句话了,但是如果可以,她想好好表达自己喜欢他的心意。

她可以说从小在一群男人堆里长大,爸爸及三个哥哥对她而言是家人,因此她完全不会紧张,而道馆里的男学员,甚至是学校里追求她的男同学,对她而言是朋友,她也不会因此心跳加快。

唯独只有他,给她一种恋人的感觉,她会紧张、会心跳加快,只不过是在早上见过一面,但却能清楚的记着他的长相,甚至还有点被雷给打到,脑袋一片空白,只剩下内心那股强烈的感觉——她喜欢这个男人,想跟他在一起。

一个小时后,花道讲座结束,西川隆一跟往常一样不跟学员聊天,起身离去,毕竟该说的该教的,在刚刚都已经说了。

看着他走出去,卓宥羽马上跟着起身,不过腿麻的她差点跌倒。

卓秀子连忙扶住侄女,对于不习惯穿和服的人,又跪坐了一个小时,脚会麻掉是当然的,只是小羽为什么急着站起来?“小羽,你要去哪里?难道又要去厕所?”

“嗯……对啦,秀子姑姑,你先在这里等我。”说完,卓宥羽连忙走出去追人,这次她知道要小步走路,再加上腿还麻麻的,因此走得有些慢。

“西川先生,请等一下。”

高大的男人依旧大步往前走着,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难道没有听见她在叫他吗?卓宥羽跟在他后面追着。

“西川先生,请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她就这样追过一厅又一厅,要命,这间大宅的厅堂还真多。

终于,前面的男人停下脚步了,她这才稍喘了口气。

西川隆一转过身,双手环抱在胸前,脸上表情明显不悦。“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表情给人感觉很冷淡,又像是想跟她划清界线,但为什么呢?看着他冷淡的脸,害她想说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一双厉眸盯着眼前支支吾吾的小女人,他冷漠的开口,“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但你听好,我不喜欢你,听清楚了就快点离开。”

见他说完便转身欲离去,她急问道:“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他语气有着明显的烦躁。

一个不喜欢就已经让她觉得很难过了,他还连说了两次不喜欢,他真的这么讨厌她吗?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很喜欢他。

“为什么你会这么讨厌我?”想起早上在神社的相遇,那个时候他看起来不讨厌她啊,然后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又抱住了差点跌倒的她,如果他真的讨厌她的话,就不会那么做了不是吗?因此她想要知道自己被他讨厌的原因。

以前,妈妈总是时不时的对她耳提面命着,男人不要看外表,要看他的本质,看他是否是真心待你,而早上,当他在神社抱住了差点跌倒的她,她觉得自己被他温柔的抱住,因为感觉他像是在她后面待了许久,所以她才没有受伤,这一点让她惊喜、让她呆住,当然,会呆掉有部份是因为他长得很帅。

尽管他后来看似生气的离开,可是在当下,她真的感受到他对她的态度,那温柔怀抱的感觉不是假的,还有他因为担心她而皱起了眉……

他真的不喜欢她吗?可是那个时候她明明有着被呵护的感觉啊……

西川隆一没想到她会追问,还真是不死心。“我就跟你说原因吧,我最讨厌像你这种留着长发看起来很娇弱,又随时得要人家呵护的女人,一点个性也没有,还有,你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是什么样的家世背景,就随便说喜欢,真是太可笑了,你有办法负起责任吗?如果做不到,就不该这么随便说喜欢对方。”后面几句话,他几乎是咬牙说着,与其说生气,更像是承受着某种痛苦。

负起责任?这是什么意思?是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吗?卓宥羽当然可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要她拍胸脯保证都行。

“我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我当然可以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任,还有,也许早上你觉得我是脱口而出说喜欢你,可那不是随随便便说喜欢,我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见了某个人而心跳加快,我是真心……”她微低下头诉说自己的心情。

“够了!”他严正的打断她的话。“我管你是认真还是随便,你的心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总之,到此为止!”他凶恶的说完话,大步离去。

她被彻底的讨厌了?

卓宥羽很想叫住他,因为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可是如果现在追上去,他应该会很生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很介意早上她突然向他告白的事?如果可以,她希望他给她一点时间,她想跟他解释清楚告白的事,就算他仍然不喜欢她也没关系,起码不要像现在这般讨厌她。

他到底为什么突然像是很讨厌她似的?卓宥羽回想自己说了什么,她只是自我介绍而已啊……

难道因为她是台湾人?他讨厌台湾人?

想起秀子姑姑还在大厅等她,叹了口气,卓宥羽转身往大厅方向走去,此时突然听到有人像抱怨似的说话——

“真是的,临时说要请假一个月,这叫我去哪里找短期女帮佣?这么多的家事,我怎么做得完?看来我得一个人从天一亮做到天黑了,唉。”

说话的妇人约莫五十多岁,正一边擦着地一边喃喃自语,卓宥羽听着,慧黠的明眸闪过一抹光亮。既然用说的无法让他明白,那么她就用行动来证明自己是认真的。

想想她第一次想去好友卢咏欣家过夜,尽管两家住得不算太远,但她爸爸一口就拒绝,当时的她,可是足足抗争了七天七夜,爸爸才终于点头答应。

她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放弃的,至少得让他看到她的真心,她真的不是随口说说的。

“小姐,你有什么事吗?”松尾太太发现有个小姐站着发呆。

卓宥羽穿着和服,有礼的跪坐在她面前。“我想要应征临时短期帮佣。”

“什么?”松尾太太看着眼前长相和笑容都很甜美的女孩,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说要应征短期帮佣,但她的确是需要个帮手,只是……这个小姐看起来娇娇嫩嫩的,帮佣这种粗活她做得来吗?而且她说话腔调怪怪的。“你不是日本人?”

卓宥羽笑着点头,“对,我是台湾人,我叫卓宥羽,你叫我小羽就行了,我预计要在日本待三个月,所以你可以聘请我当临时的短期帮佣。”

“你是台湾人”松尾太太惊讶地提高语调。

“有什么问题吗?”卓宥羽觉得很纳闷,刚刚西川隆一像是在听到她是台湾人后,表情就变得生硬,而这位管家也一脸的讶异,这是怎么回事?他们真的不喜欢台湾人吗?

“台湾人的话,那就……”松尾太太虽然很想要有个帮手,但是她是台湾人,这样少爷会不会生气?

她不会连当个帮佣都要被拒绝吧?卓宥羽尽管深感困惑,但她努力为自己请求。“您放心,我会很努力的工作,虽然我不太会煮东西,可是不管您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很认真的去做。”

问题不在于认不认真工作,而是……松尾太太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麻美才请假第二天,她这把老骨头就快被一堆家事给压得喘不过气来,毕竟西川家这么大,只靠她一个人做家事很吃力,虽然老公和儿子多少会帮点忙,但是如果有个短期的帮佣会更好。

但她是台湾人……

“请你相信我,我会认真努力工作的。”

松尾太太轻叹了口气,虽然她是台湾人,但应该不要紧吧?只是当帮佣而已,因为她真的需要有个帮手,再说,现在要请临时短期帮佣很不容易,因为现在的人都不喜欢当佣人,不像她和老公,都是十多岁就到西川家工作,算算都已经四十个年头了。

“就算是短期帮佣,也是得住在这里,你可以吗?”

“我可以,我现在就回姑姑家整理行李搬进来。”听到自己被录用了,卓宥羽开心不已。

“不用这么急,你明天早上九点过来就可以。”

“是!”卓宥羽甜笑应着。

等着吧!西川隆一,请拭目以待,她一定会让他改变对她的看法,她才不是什么娇弱的女人,更不是随随便便说喜欢他的!

卓宥羽眼底透出闪闪发亮的坚定,她可是在道馆里长大的孩子,就算没有练功夫,但是每天都听着学员喊着“只有努力付出,才会有好成绩”、“比赛不到最后一秒,绝对不能放弃”,在潜移默化下,这些也成了她做人处世的信念。这可是卓家道馆的精神呢,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她会努力向他证明,她不是他所说的那种女人。

现在,她已经可以住在西川家了,接下来她要怎么跟秀子姑姑说呢?姑姑会同意吗?但无论如何,她都要住进西川家当帮佣。

还有……她摸着自己的长发,她得先去做另外一件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洋半子最新章节 | 东洋半子全文阅读 | 东洋半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