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洋半子 第二章 作者 : 米乐

他去了哪里?

过了转弯处后,前面是一处绿地,不过不同于前殿那一片绿茵茵的草地,这里种有各色的花朵,清香雅致,而教人意外的是,旁边有栋看起来像是私人住宅的日式房子,那男人是进去屋里了吗?

就在她考虑是否要走过去敲门时,秀子姑姑找到了她。

“小羽,你怎么了,不是好好的在前殿看人家的婚礼?刚刚我走出化妆室,就看见你拿着东西急急的往这边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卓秀子看见侄女往这边跑过来,她连忙跟了过来。

“我要找……”

“你要找什么?你丢了东西吗?”卓秀子问着。她和老公没有孩子,多年来一直把哥哥们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宥羽了。

卓宥羽无法老实说自己在找一个陌生的男人,秀子姑姑不吓坏才怪。“没什么,我刚刚看见一只猫,追到这里来就不见了。”

“你在追猫?下次不要这样,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秀子姑姑,对不起。”

“没事就好。”

卓宥羽看了下那间日式房子。“秀子姑姑,为什么这里会有栋房子呢?”

“那是浅野住持的私人住宅,他是这间神社第十八代的继承者,不只是这间神社,这附近放眼看过去的所有土地,几乎都是浅野家族所有。”

“听起来神社的住持像是很有钱。”

“不是很有钱,而是非常有钱。”卓秀子笑着。“好了,我们回去吧。”

“嗯。”卓宥羽又看了下那间屋子,然后跟着姑姑一起离开。

如果再有机会见到他,她一定要好好的跟人家道歉。

隔着一道厚重的木门,日式房子里,浅野久义正笑着迎接进屋的客人西川隆一,不过他看起来一脸的不领情,完全没有笑容。

“隆一小伙子,瞧你这是什么表情?一脸好像是来跟我讨债似的,可别吓坏了我这个老人家。”说怕被吓坏,但浅野久义脸上还是一贯的笑咪咪。六十多岁的他,是神社第十八代继承者。

想到自己今天是来干么的,西川隆一脸上的表情就更僵硬,他开门见山地说:“听说我爷爷前几天又跑来跟您借钱,这是真的吗?我要看借条。”

浅野久义当然也知道他是来干么的,因为他昨儿个晚上已经打过电话了,再说,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他们已经习以为常,因此他将准备好的借条拿给他看,只见他看了借条后,一脸的怒气。

“该死的臭老头,这次居然借了两千万日币”西川隆一遏不住内心的那把火,大声怒吼着。

西川家一整年的开销,包含古宅每年高额的修缮费用,也就大概这个数字了,但那个老头居然一次就借了两千万日币

“不过是两千万日币,又不是两千万美金,用不着这么生气吧。”浅野久义笑嘻嘻的说着。

“不过是两千万日币?”西川隆一用力握紧手中的借条。“住持,我不是要您别再借钱给我爷爷了吗?”

“是啊,我是答应过你日后不再借钱给西川爷爷,但是他老人家一直苦苦哀求我,还说什么他很痛苦,活不下去了,你想我怎么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老人家痛苦,所以我只好把钱借给他了。”

西川隆一真的快被爷爷给气死了!他将几乎揉烂的借条丢进垃圾桶里。“我明天会让人把钱还给你。”

“好。”浅野久义还是一脸笑咪咪的,一点也不在乎两千万日币的借条已经被“销毁”了,因为他知道隆一这小子会还钱。“对了,就跟平常一样,我要收点利息,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西川隆一哼了声,跟着他走进旁边的偏厅,看着榻榻米上所摆放的东西,一个大花瓶以及各类枝条很长的花朵,一看就知道这次的利息是“立花”。

“隆一小子,你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明天前殿有场祭祀,所以帮我插盆立花,我要雄伟大气一点的。”浅野久义自行找了地方坐下,一脸准备好好观赏某场花道表演的表情。

虽说西川隆一是在付“利息”,但这真的是场名副其实的花道表演,别看隆一小子一副黑道老大的模样,他可是花道世家的传人。

日本花道有着上千流派,但不管哪个流派,均是以有五百年之久的“池坊”为元祖,而西川家的祖先辈曾为“池坊”的老师,因此社会地位崇高,西川隆一则是西川花道世家的第四十三代传人。

西川隆一跪坐着,姿态立挺优雅,他缓缓动作着,开始插花。

他知道自己的脾气不好,但只要一碰触到花朵,他暴躁的个性就会莫名的沉静下来,连脸上的那抹戾气都消失殆尽。

浅野久义看着他插花,举手投足间充满着艺术家的美感,不愧是系出名门。花道大概分成五大类,生花、立花、盛花、投入花和自由花,但每一类又可千变万化,上次他收到的利息是自由花,当时隆一所使用的花朵并不多,但所展现的意境很美,当他摆放到前殿时,见过的人莫不惊艳,在得知插花者是西川隆一后,大家更是赞叹不已,来神社参拜的人也变多了呢,呵呵。

自己是看着这个小子长大的,二十多年前在他父亲离家后,当时大家都觉得西川家应该就此没落了,谁会料到被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给撑了起来,那个时候的他就已经展现天才花道的高超技艺了。

“我听说你和圣也打算成立分公司是吗?感觉好像很有趣,也让我投资一起合作,如何呢?”浅野久义笑问着。圣也是他的外甥,中学时和隆一念同一所学校,因此成为好朋友。

手上握着花朵,西川隆一难得语气温和。“您已经很有钱了,不需要来抢赚我们的钱。”

浅野久义不以为意。“话不是这么说的,开公司哪有稳赚不赔的,你想想,如果你们的新公司倒了,不就可以少赔一点吗?”

“谢谢您的担心,我们的公司营运很好。”西川隆一完全不受影响,神情专注在插花上。

“隆一小子,你有没有想过,这万一哪天要是被外界知道你跟什么样的人一起合开了间公司,不怕坏了西川家的名声吗?”因为他的外甥黑部圣也,身分非常的特别。

三十多年前,他的二妹离家,当时他父亲怕丢脸,因此对外说他二妹去美国留学,其实他二妹是跑去当日本最大黑道组织山口组组长的情妇,然后生下圣也,那小子受到他父亲重用,是最被看好接任组长的人选。

西川是名门的花道世家,万一被人知道继承者和黑道少爷有所挂勾,甚至还一起合作开公司,那绝对是丑闻。

“不劳您替我们担心,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跟他合作的是圣也,不是山口组,算是个人私下的投资,何况公司所有的文件完全看不到黑部圣也的名字,他们讲求的是绝佳的默契和信任。“好了。”

闲谈间,一盆气派又华丽的立花已经完成了,它美得让浅野久义无法移开视线的拍手叫好,“真是太美了!”

付完“利息”,西川隆一站起身准备走人。

“隆一小子,等一下。”

西川隆一皱了眉,不知道他还想干么?

浅野久义还是笑咪咪的,但笑得有些诡异。“小子,为了谢谢你,我就跟你说一件事,你,最近红鸾星动了,呵呵呵。”

说什么鬼东西!西川隆一不予理会的直接步出屋子。

经过偏殿时,他停下脚步,望向台阶,那个女人离开了?

想起她刚刚突来的告白,他就觉得很好笑,有人会自己告白完,然后被自己吓到的吗?真是白痴。

想起她吓呆的可爱模样,一向抿紧的薄唇微微上扬,不过她说的日文不甚标准,是外国观光客吗?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一愣,他该不是被传染发呆症了吧?居然在这里发呆,再说她是哪里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哼了声,转身离开。

西川隆一回到家里,看见他爷爷正秀着他刚买来的“宝贝”,火气一下子就上扬了。

“臭老头,你去借了两千万,就为了买一个破碗回来?直接打破算了!”

“千万不要啊!”西川爷爷动作很快的将陶碗给抱进怀里。“这不是碗,这是一流的绿釉窑变的钵,你知道这是谁的作品吗?”

“谁的作品一点也不重要,我只知道这个破碗不值得两千万。”他是真的生气了,因为他爷爷实在太会败家了。

西川家虽是名门的花道世家,但其实早就债台高筑,他爷爷是标准不识人间疾苦的贵公子,年轻时就很爱乱花钱买些无用的古玩,完全不管家里欠了多少钱,现在老了一样爱乱花钱,想想他花了多少年的时间辛苦工作赚钱,才把庞大的债务给解决掉,结果他爷爷一下子就花掉两千万日币,真的快气死他了。

“现在,我要你把这个破碗拿去退还给人家,然后把两千万给拿回来,听到了没有?”西川隆一决定不再姑息,不能让这个老头为所欲为。

看来少爷这次真的生气了,松尾管家及妻子坐在一旁不敢作声,而西川奶奶则是若无其事的继续喝茶。

西川爷爷紧抱着怀中的宝贝,可怜兮兮的说道:“我一个老头子,再活也没有多久了,你难道要我带着遗憾离开吗?”

“你少在那里装可怜了,浅野住持说你可以活过百岁,至少还有二十年以上可以活,所以,马上给我拿去退掉,把钱拿回来,不然我就把它给砸碎!”

“哎呀,我的宝贝……”西川爷爷喊着,然后用眼神向老婆求救。

西川奶奶喝下最后一口茶,将杯子放到桌上。

“隆一啊——”她开口,语气和蔼。

“奶奶,别替爷爷求情。”那老头以为他没有看见他求救的眼神吗?

“我要说的是,晚上花道讲座要用的花朵刚刚已经送来了,但好像有点问题,你要不要去看一下呢?”

听到花朵有问题,西川隆一咬牙离开。他向来很注重插花用的花朵品质与新鲜度,毕竟那会影响作品的美感。

看着孙子走出客厅,西川爷爷松了口气,然后谢谢老婆,“还是你这个老婆子对我最好。”

“隆一他很辛苦,你不要再让他更辛苦了。”西川奶奶只是不愿意见到他们祖孙争吵,心疼孙子的辛苦。

“我知道了,但你不觉得我的新宝贝很漂亮吗?”西川爷爷再度把新宝贝给放到桌上,笑得好不得意,完全没了刚刚装可怜的模样。

仆人们看着,实在不怎么懂得欣赏,也不明白这样的一个钵,值得两千万吗?

虽然西川家不如以前风光,但主人待下人极好,他们都舍不得离开,愿意留下来继续服侍。

西川爷爷很开心,其实他还看上了另一款绿釉窑变的手捏钵,不过孙子正在气头上,等过几天孙子气消了,他再去把那个宝贝也买回来,呵。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洋半子最新章节 | 东洋半子全文阅读 | 东洋半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