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冰艳娇妻 > 第十章

冰艳娇妻 第十章 作者 : 元婷

    在众人的悉心照料下,古绛枫很快就恢复了健康,只剩下些皮外伤没好而已,不过一连在床上躺了两天,躺得她腰酸背痛,再也躺不住了。

    “小姐?”荷儿一见到她起床走动,就哇哇大叫,“哎呀!你不好好躺着,起来做什么?要让卓少爷看到了一定会怪罪我的。”

    “放心,他又不在这里。”古绛枫甜蜜的一笑。

    这几天卓定敖对她总是一副不放心的模样,老是寸步不离的守护着,甚至连她的生活起居都由他包办了,让她又感动又好笑。

    “对了,卓少爷呢?”睁开眼见不到他可稀奇了。

    “刚刚他一个属下将他找了去。他不放心小姐你,特地吩咐要我好好照顾你。”

    荷儿突然掩嘴一笑,“小姐,我觉得卓少爷照顾你好象在照顾个小小孩,怎么都放心不下似的。”

    荷儿也发现这小姐似乎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了,尤其是这两天,每次看见她的时候,她的唇边总是挂着如梦似幻的微笑,再配上她一身灵秀的气质,简直美得让人舍不得移开眼去。

    “别胡说。”古绛枫虽然也有这种感觉,但她怎么能够在荷儿面前承认呢!

    对了,趁他不在,她何不干脆去将那本傲世剑谱挖来送给他呢?相信他如果看到那本剑谱一定会很高兴的。

    对!就这么办。

    “小姐,你去哪儿?”荷儿见她一脸开心的样子往外跑,立刻拦住了她。

    “我……”古绛枫眼眸溜了溜,决定保守秘密,“我先出去一下,如果定敖问起你,就要他在这里等着,我要给他一个惊喜,最慢两个时辰后我一定会回来的。”

    “惊喜?什么惊喜?”

    “等我回来不就知道了。”

    “那怎么行?卓少爷若发现我没好好跟着你,他一定会掐死我的,不如我跟你出去吧!”

    “不行。”古绛枫坚持道:“你在这里替我传消息给他,如果我回来没瞧见他就唯你是问。”话说完她像只彩蝶似的一溜烟不见了人影。

    “小姐——”荷儿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只好坐在原地等待,只希望卓少爷能快点回来才好——

    “雨儿,你怎么样?没事吧?”若不是接到古雨枫遭人狙杀的消息,恐怕卓定敖是不会肯轻易离开古绛枫身边的。

    “还好啦!幸好淮哥实时发现了我,要不然我可能让那几个大坏蛋给劫走了。”

    古雨枫握着自己受伤的手道。

    “看你以后来还敢不敢乱跑?”聂宥淮又心疼又生气的警告。

    “耶!我只是去逛街而已,你总不能一直叫我闷在客栈里吧?”古雨枫嘟囔着拉着师父瞿意道:“师父你说对吧?”

    “对是对,不过你连续两天都受到人狙杀就太不寻常了,丫头,你是不是又惹上什么麻烦了?”瞿意怀疑问,谁要他这女徒弟总是调皮捣蛋,没一刻安静。

    “我?才没有呢!我很乖耶!淮哥一直跟在我身边可以做证。”古雨枫连忙喊冤。

    “可是你常常在我不注意时乱跑又怎么说?”聂宥淮质问着。

    古雨枫翘着唇,她大声抗议,“你们怎么回事?我受伤耶!你们不去追究坏人,倒一个个攻击我是什么意思?”

    卓定敖觉得她说的有理,连忙询问:“那些坏人有没有什么特征?他们又为什么要抓你?”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古雨枫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线索,“不过很奇怪,他们一直问我要什么……什么剑谱的,哎呀!我忙着想师父所教的武功招式要对付他们,也没听清楚。”谁要她平时练武不够专心,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剑谱?!”所有人听到这句话,心中都起了怀疑。

    “怎么了?难道你们知道他们要的剑谱在哪里?”古雨枫研究着他们的神色问。

    卓定敖没回话,心中想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糟了,我怕他们是针对绛儿而来的,那就惨了。”

    古雨枫和古绛枫由于是孪生姊妹,所以容貌相似,除了他们几个亲近的人外,外人很难分得清的。思及此,卓定敖更恨不得立刻插翅飞回绛枫身边。

    众人看到他急慌的模样,也连忙跟着他后头而去。

    卓定敖在未踏入古绛枫房前,已看见六神无主的荷儿在门前走来走去。

    “卓少爷,你来了。”荷儿看见他就宛如看到救星般向他奔来。

    “小姐呢?还在睡吗?”卓定敖急忙欲进门查看。

    “卓少爷,你不用看了,小姐不在里面。”

    “什么?”卓定敖怀疑问。

    “我说小姐不在里面。”

    聂宥淮看荷儿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有问题,“那绛儿呢?她去哪里了?”

    “我……我也不知道,她只告诉我要给卓少爷一个惊喜,要卓少爷安心的在这里等她,她最慢两个时辰以内就会回来了。”荷儿将古绛枫吩咐的事一口气说完。

    “两个时辰?”卓定敖哪能等这么久?一想到古雨枫曾被狙杀的事,古绛枫又一点武功都没有,他就无法安得下心,更遑论会有什么惊喜的感觉了。

    “卓少爷,你要去哪里?”看见他要走,荷儿连忙拦住他。

    “我去找绛儿。”

    “可是小姐说要你在这里等,她回来若没看到你她会生我气的。”荷儿央求道:“卓少爷,你就先在这儿等等吧!”

    “也好,定敖你在这里等,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和陈奎去帮你找那丫头吧!免得那丫头回来看不到你,可不好了。”瞿意提议道。

    “师父,那就麻烦你了。”卓定敖只能暂时这么决定了——

    水雁山庄遭剌客入侵的事简直非同小可,尤其山庄还是大名鼎鼎平远将军的地方,若真任由贼人来去,那面子岂不是全扫了地。

    当晚到山庄的贼人共有十多名,虽然山庄内高手云集、不容小觑,但那些人全是难得一见的武林高手,在山庄内众高手的围剿之下,仍有三个漏网之鱼,斐兆昀便奉了命全力追击,势必将他们全部擒住为止。

    “束手就擒吧!不然就算你们能逃得了一时,也是无法逃过一世的。”斐兆昀对着那晚逃脱的大汉道。

    “哼!你要有本事就干脆杀了我们,要我们投诚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三个人中较矮的一个道。

    “就是,我们□NB72A□邺派的人又不是被吓大的,看招!”另一个秃头的男子抓起大刀就朝斐兆昀所带来的人砍去。

    所有人又打成了一团,刀光剑影连数尺内的树叶都给扫射地飞散一地。

    古绛枫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人在打斗,可是她的剑谱就放在离打斗地点不远处,若不穿过那些人,她势必无法拿到剑谱。

    既然来了就没有空手而回的道理,他们打他们的,只要她小心点别给发现不就好了。

    主意打定,她悄悄的接近那些五斗的人群,突然眼前一亮,一把无眼的利刃朝她直挺挺地飞来,她却呆愣在原地忘了动弹。

    “小心,绛枫姑娘。”斐兆昀认出是她,赶紧飞身扬剑替她挡去了那夺命的利刃。

    突然出现的女子,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暂停了打斗,众人的眼睛直盯着她。

    “是她。”突地□NB72A□邺派的那矮小的男子认出了她,围攻水雁山庄的那晚,他就站在凝翠居屋顶上,拉开一小片红瓦,亲眼看到水雁夫人将傲世剑谱交给她。

    现场另外两个□NB72A□邺派的人也曾听那矮小的男子提过,自然知道他所说的“是她”是什么意思了。

    情况遽变,□NB72A□邺派的人放弃了跟斐兆昀对抗,改转方向狙杀古绛枫。

    古绛枫虽然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那三个穿著劲装的男子都不是好人,更糟的是现在他们的目标是她。

    思及此,她聪慧地立刻往来路跑。

    “捉住她。”那三个大汉也对她穷追不舍。

    斐兆昀也不知道那些□NB72A□邺派的人为什么要追古绛枫,但她是少主人的未婚妻,他们有义务要保护她不受伤害的。

    “全力保护古姑娘。”斐兆昀指挥手下道。

    可惜他的命令下得还是太慢了,古绛枫才跑没几步,立刻让那矮男子给抓住。

    “快将傲世剑谱交给我。”他凶狠的要胁。

    “什么……什么剑谱,我不知道。”古绛枫装傻道。

    “哼!别装了,那天我明明看到水雁夫人将剑谱交给你的,你不可能不知道。”

    矮男子恶狠地掐住她纤白的脖子道:“快将剑谱交出来。”

    “我没有。”古绛枫仍倔强的不肯听话。

    “对啊!她怎么会有剑谱呢?你们快放开她!”斐兆昀心急如焚的道,但又不敢上前去抢人,怕她受到更大的伤害。

    □NB72A□邺派的人虽然不知道自己手上抓的这女子是谁,但是他们却知道这女子身份绝非一般,要不然水雁夫人不会将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而斐兆昀也不会那么紧张。

    “不说也没关系,明日午时在这里,如果想要她活命,就拿傲世剑谱来换。”矮男子和同伴交换个眼神,抓住迸绛枫便向一旁掠去。

    “糟了,完了!”斐兆昀懊恼的道。

    那矮男子说过他看见水雁夫人将剑谱交给古绛枫,那表示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剑谱有可能在卓定敖那里,但他一想到要面对卓定敖就头皮发麻,尤其是这坏消息。

    “继续搜查他们三人的下落,有消息立刻通报。”吩咐过手下后,斐兆昀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去找卓定敖了——

    “什么?你说绛枫让□NB72A□邺派的人给抓走了?”卓定敖挑高了眉,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是的,□NB72A□邺派那群人手段非常凶狠,我想为了将枫姑娘的安危,你最好拿剑谱去换人,有机会再伺机拿回。”斐兆昀无奈的道。

    “你明知道我没有剑谱的!”卓定敖横了他一眼道,他不敢相信他才离开那么一会儿,古绛枫竟然又遇上了大危险,他决定这次若让他找回她,他要时时刻刻将她拴在身边才行。

    “可是据□NB72A□邺派的人说,夫人已经将剑谱交给绛枫姑娘了。”斐兆昀怀疑地道:“难道绛枫姑娘没将剑谱交给你?”

    “什么?她……她竟然将剑谱交给绛儿?”卓定敖简直不敢相信,他气愤地往外冲去,非找孟水雁要个公道才行——

    孟水雁在得知儿子回来的消息,兴奋的难以言喻,立刻冲到大厅去,她忽略了厅上那一触即发、剑拔弩张的气氛,眼中只有卓定敖一个人。

    “敖儿,敖儿,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虽然有二十年没见面,但孟水雁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她跑向他,卓定敖急急的给退开去。

    卓定敖完全不去看她那欣喜落泪的神情,他眼神带着浓浓的恨意,逼问:“孟水雁,你说,你到底是什么居心?难道你害死我爹还不够,还想害死我吗?”

    如果失去了古绛枫,他的生命就不再有意义了,这比害死他更恶毒。

    “害?我……我怎么会害你?”孟水雁怎么也想不到儿子眼中对她的恨意无减反添,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吗?你摸着良心说啊?”卓定敖一步步的逼近。

    “放肆,你这么逼迫你母亲,这是身为人子该做的事吗?”柳平远搂住颤抖的妻子,边问眼前这比他还高大的儿子。

    “我不用你教训。”卓定敖也恨这个带走他母亲,破坏他幸福美满家庭的凶手。

    眼看他们父子就要起冲突了,孟水雁赶紧安抚着:“敖儿,你别这么激动!到底我是做了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你做了什么?”卓定敖愤恨的转头面对她道,“你居然将傲世剑谱那么危险的东西交给绛儿,你的居心叵测,真教人怀疑。”

    “我……我也是为你好啊!”

    “为我好?她现在被抓走了,你高兴了吧?”

    “这……这怎么会?”孟水雁慌张地喃喃念着,“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一回事?”

    斐兆昀见状,立刻将经过情形重述一遍。

    “什么?那……怎么会?”孟水雁带着歉意对卓定敖道:“我只是想对你的亏欠太多,希望能多少弥补,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么说,剑谱应该还在绛儿那儿?”古雨枫担忧的问:“那怎么办?”

    “你应该是绛儿的姊姊吧?我对你也真是非常抱歉。”孟水雁对她道。

    “不,我相信夫人并没有恶意。”古雨枫诚挚的道。

    “没错,定敖,你也别再责怪夫人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回绛儿那丫头才是。”

    瞿意出面调解。

    “对对对,大家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追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下落的。”斐兆昀有把握地说。

    “这样吧!如果各位不嫌弃,就留在水雁山庄等消息。”柳平远向大家邀请道。

    “这怎么好意思打扰呢?”瞿意客气的笑笑道。

    “别客气,这里总比客栈舒服,我立刻命人去准备准备。”孟水雁满腹的担心中还带着一点点的喜悦,她终于见到儿子了。

    “那就麻烦夫人了……”瞿意客套地答谢。

    卓定敖却面无表情的往外走,“我到外头去等。”

    众人面面相觑,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

    从夜晚等到清晨,卓定敖一直直挺挺地站在山庄门前,而在山庄内的人也不好过,大家见他焦急的样子,也跟着惶惶不安,都是一夜无眠。

    “师哥,别这样,好歹你也吃一点东西。”

    “我吃不下。”卓定敖面色凝重地道。

    “可是你没吃东西也没休息,到时候怎么去救绛儿?”古雨枫再度诱哄着,“多少吃一点嘛!”

    卓定敖别过脸去,不再搭理。

    古雨枫垮下小脸,她是受了众人之托,努力的想要劝服他的,奈何劝了老半天他就是不肯吃,她也技穷了。

    站在他们身后的一群人中,隐隐可看到孟水雁那哭肿了的眼睛,她不知道有多心疼呢!

    “来了来了,他们回来了。”斐兆昀突然看向前方的几条人影,发出令人振奋的声音。

    他的话声方落,几条人影迅速地停落在他们面前拱手道:“见过将军、夫人、斐副将。”

    “免了。”柳平远挥挥手道:“快说,你们是否打听出那几个恶贼的落脚处了?”

    “回将军,是的。他们现在就在落绚断崖附近。”探子道。

    “落绚断崖?!”卓定敖激动的道:“快带路。”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那里出发了——

    “妈的,师兄,好象有群官兵在监视我们。”□NB72A□邺派逃脱的三人中,那秃头的男子道。

    “真是可恶,难道这丫头不像我们想的这么有价值?”那矮男子抓住迸绛枫的下巴恶狠狠地道。

    “哼!”古绛枫别过脸去,“我会有什么价值?只不过是一个平凡小女子而已,你们抓错人了。”

    “是吗?可是我见那姓斐的小子还挺在乎你的。”秃头男子道:“师兄,你千万别上这死丫头的当。”

    “废话。”矮男子不悦道,心机深沉的思考着,“这样吧!我带这丫头先去引开他们,你们两个先伺机逃走,咱们在总坛外十里处会合。”

    “这个主意好。”

    秃头男子话才说完,立刻有人反讽。

    “我说这个主意不好,你们谁也别想走。”卓定敖高大的身影乍现,随后跟着一大群人。

    “定敖。”古绛枫一见到他,开心忘情的想奔入他怀里,奈何却让那矮男子给牵制住。

    “哼!你们这群人真是不守约定,不过也无妨,早点交换东西我也不反对。”矮男子眼中闪烁着奸邪问:“剑谱呢?”

    所有人的眼光一致看向古绛枫,但她别过头,冷冷地道:“哪有什么剑谱?早告诉你们没有了,你们死心吧!”

    “住嘴,你这死丫头。”矮小的男子边说边在她两颊各甩上一巴掌。

    卓定敖更是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那矮男子给碎尸万段。“可恶。”他已经等不急的率先出手了。

    而秃头男子和另一个伙伴则挡在矮男子的前端护着他,“师兄,你先走。”

    “哪里走?”

    接着双方一触及发的引燃了战火,刀来剑往如奔雷骇雨。

    但毕竟□NB72A□邺派的人居于少数,而且卓定敖这边的人武功也不弱,很快就将他们给擒住了,众人再度追赶那胁持古绛枫逃跑的矮男子。

    “束手就擒吧!你的两个同伴都已经被我们抓住了,你不会有所侥幸的。”卓定敖霸气冷颜地道。

    “是吗?你们似乎忘了我手中的筹码。”矮男子看得出来,走在前端那高挺的男子非常在乎他手边的女子,所以他一点也不害怕。

    “快放了她。”古雨枫着急的喊。

    “放?哪那么容易?”矮男子道,“要我放了她也可以,只要你们将剑谱交出来,然后保证我的安全并放回我另外那些师兄弟,否则一切免谈。”

    “你真懂得得寸进尺。”斐兆昀忿忿不平地道。

    “要不要随便你们,把东西交出来,否则有这么漂亮的美人陪我一起死,我也没什么损失。”矮男子yin邪地轻触了一下古绛枫的脸蛋。

    卓定敖眼里都快喷火了,他冲动不顾一切的上前想要救回古绛枫,那矮男子看出了他的举动,立刻拿出利刃架在古绛枫脖子上。

    “别轻举妄动,要不然她这漂亮的脖子会多几道血口子的。”他的利刃刷过她的脖子,留下一道血痕。

    “绛儿……”所有人都替她捏了把冷汗,但古绛枫却毫无表情,连哼都不哼。

    “算了,绛儿,快将剑谱给他,我只要你平安。”卓定敖再也无法承受她处在危险之中,急忙的喊道。

    “什么?剑谱在你手上?”矮男子-起眼望着手边的女子问道。

    “是在我手上,不过我将它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你别想我会交给你。”古绛枫固执的道。

    “可恶。”矮男子□NB358□的又是一巴掌甩在她白皙的脸上。

    “别打,绛儿,交给他吧!你说过要为我保重自己的。”卓定敖担心的道。

    古绛枫却闭着嘴不说话,反正她已打定了主意。

    “很好,我就不信你这死丫头这么有骨气。”矮男子将她拖到悬崖边,将她头往下按,“如果你再不说,我就让你粉身碎骨。”

    “不要,绛儿,你快说,他是玩真的,你别倔了,快说吧!”古雨枫吓得投进夫君的怀里,忍不住哭出声来。

    “没错,我是玩真的。”矮男子由腰际取出一颗暗绿色约拇指大的药丸,“如果你再不说,我就先让你吃下百毒淬缘丸,毁了你。”

    古绛枫瞄了他一眼,冷静道:“不必威胁我,我不怕的。”

    “可是我怕,绛儿,你懂吗?”卓定敖向前欺近了几步。

    两人四目交接,古绛枫对他露出了一抹绝美的笑容,眼睛还向他一眨暗示。

    卓定敖心慌了,他不敢,他怎么能拿她做赌注呢?这赌本太大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古绛枫给完暗示后,她趁矮男子不注意之际,用力的推开他,跑向卓定敖。

    所有人见情况有异,也开始一致地行动了。

    矮男子哪是这么简单的人物,他立刻反应伸手将古绛枫给抓回来,手上的百毒淬缘丸也往她嘴里塞。

    “倔丫头,到阴曹地府再找你算帐。”矮男子没见过比古绛枫更倔强的姑娘,竟然敢跟他挑战,他知道这丫头是不会轻易认输的,反正任务失败回总坛也是死,他干脆拉着她一块往悬崖跳。

    “啊——”矮男子发出最后的吼叫声。

    “不要……”卓定敖被吓得魂飞魄散,他不顾自己,纵身一跳,用力的抓住了古绛枫的手。

    他却忘了顾到自己也处在危险之中,幸好一旁的人早有所注意,柳平远、瞿□

    NB72E□、聂宥淮和斐兆昀四人联手将在悬崖边缘的卓定敖给拉起,连带的也救起了古绛枫。

    “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古雨枫立刻跑上前去抱住她放声大哭,“你怎么会这么倔强呢?”

    “我没事。”她的哭声才让古绛枫吓到呢!“定敖,你呢?”

    卓定敖的脸色非常难看,半晌不吭声,也不去看古绛枫。

    “生气啦?我……我也是为你好,更何况那剑谱是你娘要给你的,我怎么能交给别人?”古绛枫走过来扯扯他的衣袖,道。

    “你跟我保证过什么?你说你会为我而保重自己的,而我看到了什么?你想吓死我是不是?是不是!”卓定敖激动的问。

    “我这不是平安无事了吗?”古绛枫露出个讨好的笑脸,撒娇道:“人家知道你一定会救得了我的,我果然没看错。”

    “平安无事?亏你说得出。”卓定敖的好性子都给她磨得火爆了,“你忘了自己刚刚吃下什么了吗?百毒淬缘丸耶!你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很严重吗?可是我没什么感觉。”她睁大一双水灵灵的眼眸,天真地道。

    “丫头啊!那百毒淬缘丸可是个致命的毒药,吃到的人不出十日必定没命,而且还痛苦万分呢!那□NB72A□邺派的人还真是恶毒。”瞿意叹口气。

    “真的?那怎么办?”古雨枫着急的问。

    “那有什么关系?我还有十天的时间。”古绛枫伸手划着卓定敖死皱的眉头,“别担心。”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卓定敖轻抚着她受伤的脖子和红肿的脸蛋,“我不要只有十天,我要你的一辈子。”

    古绛枫笑得灿烂,“其实不快乐活着根本没有意义,但是我知道这未来的十天,我一定会很快乐的,所以我根本不怕。”

    “傻话,你在说什么傻话?”古雨枫觉得她这妹妹还真不是普通的与众不同,“师父,你老人家见多识广,难道绛儿真的无药可救了吗?”她拉着瞿意问。

    “也不是无药可救。”柳平远突然出声道。

    “真的,远哥,你有办法吗?”孟水雁欣喜的问。

    “当然,去年皇上赐我一进贡圣品万年雪,听说这万年雪可化百毒、养长生。”柳平远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绛儿有救了,真是谢天谢地。”孟水雁诚意地双掌合十。古绛枫是她儿子的心上人,而且和她还十分投缘,所以她当然希望她能平安无事。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柳平远看着卓定敖道。

    “你休想我会答应你什么条件。”在卓定敖眼里,柳平远跟□NB72A□邺派的人相差不远。

    “胡说,柳将军你请讲吧!不论几个条件我们都会答应你。”古雨枫插嘴道。

    “没错。”瞿意拉着卓定敖,低声道:“难道你不顾绛丫头了吗?”

    卓定敖看了看古绛枫,无奈地只好低头,“说出你的条件吧!”

    “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肯认我们这对亲爹娘,并回到我们身边,我就救她。”

    柳平远昂然地说道。

    “什么?亲爹娘?哼!我亲爹早就死了,而我娘……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想要我认她岂不是强人所难?”卓定敖毫不留情的批判。

    “你……你说什么?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娘呢?”柳平远大动肝火道。

    “敖儿,铨大哥不是你的亲爹,平远才是你的爹。”孟水雁哭着道。

    “胡说,你别又想哄我,我已经不是小孩儿了。”卓定敖气愤道。

    “难道你没有感觉吗?你跟远哥长得是一模一样,父子天性,这是难以抹灭的。”

    孟水雁陈述着这项事实。

    瞿意也才觉得奇怪,他这徒儿真的和将军长得很像,他即问道:“夫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孟水雁眼神幽幽,说出了这段往事——“我和远哥一见钟情,当时的他只是个平凡的农家子弟,而我是个千金小姐,远哥为了娶我而决定随大军西征,待事业有成再回来迎娶我,不料我爹贪图富贵,竟硬要逼着我嫁给当时县太爷之子。

    “当时的卓铨是我家的长工,他见我那么烦恼,甚至有轻生的念头,遂提议先带着我逃离家,他愿意照顾我直到寻找到远哥为止,我别无选择只好跟着他走。但后来我才发现自己竟早已怀了远哥的孩子,为了孩子,我答应铨大哥先嫁给他,他也答应我只要找到远哥就无条件放我和孩子回到他身边。

    “我很感激他的,他将敖儿视为己出,对我也尽心的照料,我知道他对我的情意,但是我的心早已容不下第二个人了。远哥果然没令我失望,六年后当他成功时找到了我,铨大哥也果真遵守诺言愿意放了我,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敖儿跟他早建立了跟亲父子一样的情感,无论我怎么说都不肯跟我走,后来又一直的逃避我,直到现在。”

    往日的故事说得孟水雁泪水汪汪,这许多年来她没有一天不想找回儿子的,但她知道卓定敖恨她,她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化解他心中的恨意。

    “师哥,我觉得夫人没有错,她不是水性杨花,更没有-夫弃子。”古雨枫一面轻拍孟水雁的肩,一面道。

    “你懂什么?我爹确实是为她而死的,她难辞其咎。”无论如何,卓定敖都无法忘记卓铨对他的好,而他原本快乐的家庭也是柳平远出现才毁灭的,所以他根本无法原谅他们。

    “我……我知道自己对不起铨大哥,我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对我那么痴心,我无意害他呀!”孟水雁掉着眼泪道。如果当年她早知道会有那种结果,她倒宁愿自己走,自己扶养小孩,饿死都无妨的。

    “你现在说得再好听都无用了,反正我爹都已经死了。”卓定敖负气道。

    “好,你有骨气。”柳平远扶住娇妻道,“水雁,这个孽子完全无法体会你的苦心,要他何用?我们回去吧!”

    “这……”孟水雁吞下了满腹的泪水,在多看了卓定敖几眼,然而他就是不看她,让她失望透顶。“算……算了,让人跟我们回去拿万年雪给绛儿吧!”

    “不,他并没有照我的条件做,我当然毋需兑现我的诺言。”

    “可是远哥,那绛儿她……”

    “是啊!那绛儿怎么办?”古雨枫看他们走向马车,心中也十分慌急。

    卓定敖心中也有些着急,他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古绛枫没命,但他也不想屈服,真是左右为难。

    柳平远在走上马车之前,回头对卓定敖道:“我知道你一定希望绛枫姑娘快乐平安,而我也一样,我也希望你娘能够快乐,我舍不得让她如此难过,所以我一定会坚持到底。”

    他们父子对望了一眼,闪露出同样倔强的个性——

    古彻和连绣在接到小女儿生病的消息后,再也无法心安,非赶去见女儿一面不可。

    谁料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却听见女儿只有十天的寿命可活,惊得他们夫妻俩不惜向卓定敖下跪,求他去水雁山庄为女儿求药。

    而在这期间所有人包括古雨枫、聂宥淮、瞿意甚至斐兆昀、蓝香……等人也都轮番上阵给卓定敖来个疲劳轰炸,卓定敖这也才想起为什么他听到蓝香唱的曲儿,总是有种熟悉之感,原来当年孟水雁在哄他的时候总是唱着这些曲儿,那时候他不明白,现在他才知道,她是在思念柳平远。

    而蓝香和梁伯的出现也是为了要唤起他童年时对于母亲的记忆。

    “定敖,我是不是错了?”

    风和日丽,卓定敖带着古绛枫骑着马遨游在四处,他们现在坐在一处青草地上,大树为屏,为他们遮住了懊热的阳光,清风徐拂,则带来无限的凉意。

    “什么事错了?”卓定敖温柔的撩起她一丝秀发问。

    古绛枫靠在他怀里,心虚的哽咽道:“我一直以为我爹娘不爱我,可是……可是昨晚他们却为了我的事甚至不惜向你下跪,我才知道他们……他们其实还是很爱我的。荷儿说都是我拒绝别人的关爱,我想她说的有道理。”

    “的确,我也觉得岳父岳母是爱你的,只是……”卓定敖叹了口气,“我太对不起你了,我……我竟然无法救你。”

    “别自责,定敖。”古绛枫拉着他的手,“我不怪你,也不要你受到一丝的勉强,我只要你照着自己的意思去做就行了。”

    “可是你身上的毒……”

    她巧手轻掩住了他的唇,“事实上我活了十八年,从没有一段日子像现在这么快乐,我有爹娘的关爱,姊姊、姊夫的疼爱,我还有你,其实我已经很满足,再无遗憾了。”

    卓定敖偷偷吻了吻她的手,“绛儿,你就是如此与众不同。”

    “所以你才会爱我对吧!”她俏皮的问。

    “是啊!不知不觉的就栽在你这小魔女的手上了。”他露出一笑,爱怜地轻拧了一下她翘挺的鼻头道。

    他们之间再也不需要那三个月的考验约束,彼此已经心甘情愿的认定了对方。

    古绛枫笑着躲开,大胆问:“那现在小魔女想要吻你,如何?”

    “最乐意不过了。”他立即献上了自己温暖性感的唇。

    古绛枫只是如蝶采蜜般轻轻地一吻哪里足够?卓定敖决定主动出击。

    “现在换我吻你,我就将你身上的毒素吸一半过来,咱们两人同生共死。”

    他的唇再也不肯等待,如狂风般激情地攫获了她的芳唇,热切渴望地吸吮她口中的蜜汁,澎湃汹涌的爱怜如狂涛向她涌去。

    她被狂吻得脑子一片浑沌,心荡神驰、如痴如醉,心跳狂乱地无法控制,嫣红由她粉颊延烧到白皙的颈子,随着他的吻,整个人火热起来。

    他高大的身躯压住了她,敞开她的领口,大手摸索着她全身令人着迷的细致肌肤,和窈窕的身段,两人的喘息声越来越浓重,体内的火苗再也无法控制的燃烧着,在他们之间爆发。

    “我要你。”浊重的粗喘声充满欲望的宣告。

    大手挑逗着她浑身每一处的敏感地带,**着她每一寸诱人的肌肤。

    “定……定敖——”她被激情扰得全身颤抖。

    她用自己所有的热情来响应他,随着他的挑弄吮咬,娇喘连连地臣服在他霸道的侵略,纤细雪白的娇躯承受着他所有的激情狂爱。

    “绛儿,我爱你。”

    她狂乱的脑袋因他这句话而更无法思考,她再问一次:“你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他百般爱怜的吻着她,“我爱你,绛儿……”

    古绛枫欣喜若狂,“我……我也爱你。”

    “呵!很好……”

    他的眸光转为深浓,与她的娇躯合而为一。

    在她的娇喘下,于她的耳边许下承诺——“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

    尾-声平远将军府上最近喜事连连,先是将军找回失散多年的儿子,再来是迎娶杭州富贾古彻的小女儿古绛枫当媳妇。

    这媳妇不但长得如花似玉、毫无骄气,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儿子还是靠这媳妇才能寻回的,因此无论是将军柳平远或是夫人孟水雁,都将她当成是自己亲生的掌上明珠来宠爱。

    卓定敖更是为了弥补古绛枫小时候的遗憾,发誓要给她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因而敞开心胸接纳自己的亲生父母,使得将军和夫人感动得无以复加外,对这媳妇更是疼人心坎。

    而这媳妇儿也没教他们失望,在成亲没多久就怀了身孕,再为将军府平添一桩大喜事。

    不过就在古绛枫即将临盆前,家里的气氛开始起了变化,将军和卓定敖这对父子表面上和气,但私底下却闹得挺僵的。

    原因就出在即将出世的小婴孩姓氏上。

    卓定敖觉得人不能忘恩,所以在帮未出世的小孩取名字时,不论男女都决定让孩子跟着他姓卓;但将军柳平远可就不是这么想的,卓定敖不肯改回原本的姓氏就算了,但他的金孙怎么可以再姓别人的姓氏呢?这点他坚持反对。

    府里的两个女人孟水雁和古绛枫对此也挺无奈的,但这对父子就是这么拗,谁也拿他们没辙。

    孟水雁劝说得烦了,有一回忽然感叹地道:“如果绛儿能像她母亲那样生对孪生子,一个姓卓,一个姓柳,那不知多好呢!一切问题就解决了。”

    没想到竟让她的话应了验,古绛枫真的一次产下了两子,而成功地结束了那对父子的战争。

    “绛儿,你辛苦了,如果早知道生个孩子那么痛苦,我就不会跟爹坚持了,更宁愿没有孩子。”卓定敖拉着娇妻的手,心疼地道。

    古绛枫生产时他就在产房门外,听她痛苦的吼声他倒宁愿她别生了,没有孩子也无妨,更不想去坚持孩子的姓氏问题了。

    “你别这样。”古绛枫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道:“其实能见到可爱的孩子,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卓定敖双手环住了她,轻轻偷个香吻问:“告诉我,我该怎么感激你的辛苦呢?”

    “我们是夫妻,何况小孩也是我的,怎么对我说感激呢?”

    “那你告诉我,你还有什么遗憾吗?”卓定敖诚挚地道,“只要你说得出口,我一定为你做到。”

    “能嫁给你,又得到你和公婆及多人的关心宠爱,我这辈子已无所求了。”古绛枫露出灿烂的笑容,真心道。

    但她开朗的笑容在突然忆起自己幼年时的情景后,随即褪了去,心中感慨万千。

    “怎么了?”卓定敖敏感的发现了她的改变。

    “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够答应我。”

    “没问题,就算十件、百件我都答应。”

    古绛枫先是叹了一口气,才幽然道:“我希望……我希望那两个孩子所得到的关爱是均等的。”

    “我懂。”卓定敖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他将她搂得更紧了,“相信我,我们的孩子一定都会有着同样的幸福和快乐,我将用我这一生来跟你证明。”

    “谢谢你。”

    “傻话,你都说我们是夫妻了,怎么还对我道谢呢?”

    她再度露出微笑,那灿美无比的姣美笑容,连阳光都要为之失色几分呢!

    幸福将他们俩紧紧缠绕,古绛枫靠在他温暖的怀里,心中再无遗憾。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冰艳娇妻最新章节 | 冰艳娇妻全文阅读 | 冰艳娇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