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冰艳娇妻 > 第九章

冰艳娇妻 第九章 作者 : 元婷

    “什么?”原本打算-住耳朵的古绛枫,几乎是整个人从床上弹跳起来,她难以置信自己所听到的事实。

    “你说什么?麻烦你再讲一次。”她冲到孟水雁面前问。

    “我是定敖的亲生母亲。”

    “呵!”古绛枫忍不住笑出声来,“就算你要扯谎也扯个较有根据的,定敖没有母亲,他母亲早就跟人跑了、死了。”

    “他是这样告诉你的吗?他是这样形容我的?”孟水雁忍不住泪水直往下掉。

    “这件事我是从丫环那里听来的,详情我并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他痛恨他的母亲。”

    而她从小也是在父母不重视的情况下长大的,所以她能理解卓定敖的心,也为他抱屈。

    “是的,他痛恨我,他说过会一辈子恨我的。”

    难怪她会觉得孟水雁和卓定敖有某些部分非常神似,原来她真的是卓定敖的母亲。

    “哼!谁教你贪图荣华富贵、-夫弃子,你这种行为谁都不会原谅你的。”古绛枫看她哭得好伤心,她讨厌自己竟然对她起了同情,所以语气更加冷冽,“你现在掉这种虚伪的眼泪给我看做什么?我也不想同情你。”

    “不,实际的情形并非如此……”

    “算了,你用不着跟我解释,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囚禁我?”

    “我……我想要见敖儿。”

    “你囚住我就是想要引来他?”

    孟水雁心痛的摇头道:“其实我也是真的很喜欢你,难道你没感受到吗?”

    “可是你的行为却让我无法苟同。”

    “对不起。”

    “我不要道歉,我只希望你放我走,我……我跟他无瓜葛的。”她倔强地道。

    “是吗?若真无瓜葛,你怎么会肯为他冒险来这里拿剑谱呢?”孟水雁拉起她的手道:“绛儿,别再倔了,正视自己的情感吧!”

    古绛枫像被烫着似的甩开她的手,又一次躲进棉被里不理人了。

    “怎么回事?绛丫头竟然不见了,定敖,你到底在做什么?”听闻傲世剑谱下落特地赶来的瞿意,不满地道。

    “就是啊!绛儿她又不会武功,独自在外真的非常危险。”古雨枫连同夫君聂宥淮也接到古氏夫妇的命令,前来找寻妹子的下落,却不料扑了个空。

    “没错,定敖,你有没有四处仔细的搜查过?”和绛枫是青梅竹马长大,聂宥淮当然也很关心这小姨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质问,在一旁的荷儿简直看不下去,立刻跳出来为卓定敖说话。

    “哎呀!你们怎么回事嘛,人家卓少爷找小姐找得已经好几日都无法安歇了,你们没瞧见他变得憔悴许多了吗?为什么还这么逼问他呢?”荷儿不满道。

    “唉!可稀奇了,荷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识大体了?那失踪的人可是你的小主人耶。”古雨枫怀疑问。

    “我知道,就是这样我才会从头就参与卓少爷找人的工作,也才知道他的辛苦啊!”

    荷儿道。

    “好了,荷儿,谢谢你替我说话,不过绛儿的失踪我的确得负责任。”卓定敖有自信的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回她的。”

    “说得这么有把握,难道你已经知道那丫头在哪了?”瞿意洞悉的问。

    卓定敖低下头,他的确知道古绛枫在哪里,但是那个地方他却死都不肯去,正左右为难着呢!

    “你知道?”荷儿立刻哗啦啦的大叫,“卓少爷,原来你知道小姐在哪,太好了,那她在哪里?我们立刻去找她吧!”

    卓定敖脚步未动,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定敖,你这样不对喔!既然知道绛丫头的下落,就应该快些找她回来啊!”瞿□

    NB72E□不解地道。

    “是啊!”聂宥淮看出他为难的样子,清朗的一笑,故意调侃问,“难不成那个地方是个龙潭虎穴?教你望之却步。”

    “非也!那不但不是个龙潭虎穴,而且还是个景致绝佳的好地点呢!”突然,斐兆昀那优雅的声音由门外传来,笑着对大家道。

    “是你。”古雨枫记得他,她还欠这个人三文五呢!

    “是你。”斐兆昀更是没忘记她,“太像了,你跟绛枫姑娘简直一模一样。”

    就在他想靠近古雨枫的时候,聂宥淮立刻挡在前头。

    “你认识绛儿?”聂宥淮问。

    眼睛直溜溜地看佳人看得忘了自己是谁的斐兆昀,方才记起自己的任务。

    “当然认识,她会到水雁山庄还是我带她去的。”他潇洒承认道。

    佳人身边已有个英俊挺拔的护花使者,斐兆昀只好化伤心为力量,尽力的将自己的任务达成。

    “果真是你。”卓定敖激动的拉住他的领子,问:“快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少主人,你先别那么激动,我这也是奉命行事。”斐兆昀没想到卓定敖捉狂起来会这么吓人,早知道他该离他远一点才对。

    “谁是你的少主人?你快将绛儿还给我。”

    “行。”斐兆昀退了好几步才敢说:“不过你得去跟将军和夫人要人。”

    “你……”

    看见他们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旁边的几个人简直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将军和夫人又是谁?”古雨枫好奇无比的问。

    “将军和夫人就是少主人……也就是卓少爷的亲生父母。”斐兆昀实话实说。

    这句话就彷佛炸药,震撼力十足,令在场的人足足呆了三秒钟才能够再思考。大家都将视线转向卓定敖。

    “别听他胡扯,我的父母早就死了。”卓定敖转身要离去。

    “少主人,你不想承认将军和夫人没关系,但难道你也真的不管绛枫姑娘了吗?”

    “哼!量你们也不敢对她如何。”卓定敖看透道。

    啧啧!原来这大少爷算盘打的比他们还精,也难怪他能够沉得住气,这么多天还不去水雁山庄要人,斐兆昀可真是服了他。

    “那可很难说,如果绛枫姑娘没有利用的价值,我也不会特地将她骗到山庄去,少主人你说是吗?”斐兆昀语气一样的潇洒,但听得出来带有威胁的意味。

    他是柳平远的副将之子,由于柳家对他们一家恩重如山,所以他和他爹一样忠于柳家,也肯为柳家做任何事,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你……”

    “别生气,少主人,如果你知道我是如何将她骗到山庄的,或许你会很高兴也说不定。”斐兆昀邀功似的道。

    “高兴?”卓定敖根本不信他的话。

    “是啊!”于是斐兆昀干脆将他那天的诱骗事情说了一遍。“如果少主人你只是存着跟她玩玩的心态,那也无妨,我们会替你除掉她的。”他故意试探地道。

    “啊——”荷儿听他这么说,吓得大叫,“你敢、你敢动我的小姐一根寒毛,我绝对跟你拼了。”

    “没错,不许你伤害我妹妹。”古雨枫也听得胆战心惊。

    卓定敖在听完他的叙述后心里的激动更是难以言喻,没想到绛枫竟然会为了他而到水雁山庄去。她对他无情吗?不,或许同他一样,他们都是不擅言语之人,不过他们的心意都已用行动表露无疑。

    “怎么样?你还要继续考虑下去吗?”斐兆昀看不透卓定敖心里在想什么,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跟这种人为敌。

    “你觉得呢?”卓定敖话说完,便走了出去。

    “卓少爷,你不能放弃我家小姐,少爷……”荷儿急着在他身后大嚷,接着又恶狠狠地转过身来面对斐兆昀,“斐兆昀,我警告你,如果你敢动我家小姐,我真的不会放过你。”

    “我……”有没有搞错,这么凶?

    古绛枫调教出来的丫环果然与众不同,居然还敢威胁他,斐兆昀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丫头呢!

    “那一切得看你的卓少爷喽!我做不了主的。”他无奈地道——

    暗夜沉寂,埋藏着一抹骇人的诡谲。

    十来个蒙面的劲装大汉,翻越过水雁山庄那高筑的围墙,慢慢的接近前屋,俐落的身手无声无息,一瞧就知道武功绝非一般。

    可水雁山庄里的守夜队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他们欺近没多久就发现了行踪,一时间灯火辉煌,整个水雁山庄彷佛都沸腾了起来。

    “剌客,抓剌客——”

    高昂的声音一声声的不绝于人耳,在火光下,人影窜动,显得紧张万分。

    “剌客?!”

    在凝翠居的古绛枫也醒了,她赶紧穿妥衣服走到前堂去瞧个究竟,心里有个期许,或许是卓定敖来救她了。

    “绛儿,你怎么出来了?危险啊!”孟水雁突然在徐明和几个丫环、守卫的簇拥下,也来到了凝翠居。

    “危险?!”

    “是啊!”孟水雁将她拉进屋里,跟着让所有的人在屋外守护着,“今晚的剌客非同一般,听说都是些武林高手,功夫很厉害,你千万要小心。”

    “武林高手?”瞧他们那么紧张就知道不是卓定敖,古绛枫对此有些失望,“他们来做什么?”

    “大概也是为了傲世剑谱而来的吧!”孟水雁突然从怀里拿出一本袖珍的黑色本子,交到古绛枫手上。

    “这是什么?”古绛枫怀疑的拿着那本簿子左看右看,不明所以。

    “这就是傲世剑谱,我想通了,其实只要敖儿过得好,就算他不在我身边我也会很欣慰,我不忍让他再为你担心了,今晚剌客一退,我就立刻送你回去,请你帮我将剑谱交给他,就当做……当做我这做母亲的一番心意吧!”孟水雁含着眼泪道。

    古绛枫知道她一直都想见卓定敖的,虽然他们才相处几天,但她却能体会到孟水雁的善良,像她这样的人真的会-夫弃子吗?她开始对传言有所质疑。

    “如果……如果可能,我会劝他来见你的。”古绛枫真心地道。

    “真的吗?那真是太……”孟水雁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屋顶上传来徐明紧张的大吼声。

    “屋顶上有剌客,夫人、姑娘小心——”

    随着他的吼声,屋顶上传来打斗的声音,而原本守在外头的几个守卫其中的两人也跟着冲了进来。

    “保护夫人。”两个守卫有志一同地将孟水雁围在中间。

    “不用不用,你们都去好好保护古姑娘。”孟水雁吩咐着。

    “你们还是保护夫人吧!”古绛枫的话语方歇,就听见屋顶上的刺客正对着他的同伴大喊。

    “大家快来,剑谱在这里,快围住这里。”一个男子大吼。

    “哼!你们这群贼人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光做痴心妄想。”兵刃夹带着徐明有力的怒斥声。

    屋顶上的战况似乎越加激烈,刀剑交接的声音清晰可闻,脚步声也越踩越重,就像随时都会踏破屋顶闯入般。

    古绛枫见情形不对劲,她知道在柳平远的身边有一批武功非常高强的人保护着,现在情况如此危急,她必须当机立断。

    “你们好好保护夫人,我去找将军来。”她吩咐完,立刻向外冲去。

    “不,绛儿外面危险,你千万别乱跑。”孟水雁见阻吓无效,连忙命令身边的两个守卫道:“你们快去将古姑娘给找回来,务必保护她的安全。”

    “可是徐护卫要我们保护夫人安危。”守卫道。

    “你们……”孟水雁本想亲自去找人,但无奈守卫却坚持不肯放行——

    古绛枫才跑了几步,远远就看见火把闪动,柳平远似乎已得到消息,一群人正火速的往凝翠居赶来,她一颗高悬的心也才敢放下。

    原本也想跑回去告知孟水雁这个消息,但又想回来,她已经达成了来这里的“任务”,孟水雁的性命也已经无虑,她何不趁这混乱时机先回客栈再说呢?反正孟水雁都已经承诺要让她走了。

    主意打定,她立刻往反方向跑。

    她是个冷静又聪慧的人,纵使水雁山庄楼阁台榭纵横交错,建筑十分复杂,但她还是很快就找到了出口。但由于有外贼侵入,出口守卫更加严谨了,她这一出去准会让守卫给拦住的。

    正在苦恼之际,突然有个人猛抓住她的头发,痛得她差点泪眼汪汪。

    “你……放开。”她挣扎着道。

    “别乱动。”

    恶邪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后,突然一柄薄薄的利刃架在她的脖子上,那刀锋又尖又利,吓得她不敢再挣扎。

    “告诉我,珍宝到底在哪里?”

    “珍宝?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古绛枫不懂他在说什么,不过身上的那本傲世剑谱她藏得更加紧了。

    “还敢骗我。”那柄薄刀轻轻的在她脖子上划了一横。

    “啊……”

    “痛吧!痛吧!呵呵……”那男子继续威胁道,“再不老实招来,这炳利刃可是不长眼的。”

    “我……”古绛枫根本不怕他威胁,只是现在身上这本剑谱非同小可,她可不想让这奇怪的人给拿走,“山庄里的珍宝很多,我哪知道你说的是什么?”

    “珍宝很多,真的?”他突然放开她,走到她面前,兴奋地问。

    “真的,当然是真的。不知道你要找的是什么?”

    古绛枫这才看清这个人的长相,对方大概已经五十多岁了,穿著一身的藏青色衣服,个头不高,横眉竖眼、一脸恶霸的模样令人害怕,不过讽刺的是,他那脸上的笑容竟有些天真无邪。

    “我……我要找……”那人摸摸头皮想的半天,才苦着脸道:“我也不知道要找什么,总之我知道□NB72A□邺派在找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我就要找他们要的玩意儿。”

    “□NB72A□邺派?”她摇摇头,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哎呀!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笨,今晚那群闯进来的剌客不就是□NB72A□邺派的人吗?”

    古绛枫立刻点头,原来他说的珍宝就是“傲世剑谱”。她仔细的掠了对方两眼,再推敲他话中的意思,很显然的对方可能只是跟随着□NB72A□邺派来“趁火打劫”的,至于要劫的东西是什么他并不清楚,这下可好了。

    “噢!那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要的东西是什么了。”

    “真的?”那老头又笑的十分开心。

    “当然,我是水雁夫人身边的贴身丫环,她和将军都很信任我的,自然什么事都会告诉我了。”她信口扯道。

    “那太好了,快、快带我去将那珍宝给夺来,我一定要比□NB72A□邺派的人更早拿到宝藏。”

    “好。”古绛枫在走了两步后,突然停住不走了。

    “小丫头,你在搞什么把戏?怎么不走了?”对方催促道。

    “我……”古绛枫故意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道:“老实告诉你,将军和夫人早料到一定有很多人会来抢夺那珍宝的,所以那珍宝他们已经将它放置在安全之地,并不在山庄内。”

    “聪明,早就知道那姓柳的一定没那么简单。”那人接着又道:“那你知道东西藏在哪里喽!”

    “我……我……”

    “快说,要不然我可是会杀了你的。”他又亮出了那炳利刃。

    “不,大侠饶命。”古绛枫佯装害怕的求饶,“只是山庄门禁森严,我们若出去一定会引起追兵,夫人……夫人若知道我透露珍宝的消息,她更是一定会要了我的命。”

    “门禁森严?哈!真是天大的笑话,而且你若不带我去找珍宝,我现在就要你的命。”那老头话一说完立刻拉起她的手,几个飞跃已经带着她掠出山庄外了。

    “好厉害的武功。”古绛枫却被吓得手脚都软了,这个人看来也很难缠,早知道应该在山庄内等着剌客退了,让水雁夫人送她回客栈才是。

    “废话少说,那珍宝藏在哪里?”

    “在……”明亮的月色下,古绛枫看到远远有座山峰,她于是遥指,“就在那座山附近……呃!由山下数起第八棵大树下。”

    “第八棵大树?赫!姓柳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了?”

    古绛枫耸耸肩,露出一个傻笑。

    “好,那你现在跟我走。”

    “不……不用了吧!你自己去找不是比较快?”

    那人又亮出了利刃,“哼!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不过你放心吧!只要我找到那珍宝,一定会放你去逃命的。”他以为这小丫头在害怕被山庄里的人追杀。

    “是。”无奈的古绛枫只好随着他“寻宝”去了。

    从夜晚走到天白曙光乍现,她走得又累又喘,数次都差点跌倒在地上。

    “哎哟!”又跌了一次。

    “你这小丫头真是没用,走路这么慢吞吞,是不是不想活了?”那人威胁道。

    “不……不是,你别生气。”

    古绛枫知道自己一时半刻是逃不了的,但怀中这本剑谱可不能让这恶人给夺去,她眼睛突然瞧见旁边有株大树,脑里顿生一个念头。

    “哎哟!好痛好痛啊!哎……”她抱着肚子大叫。

    “你又怎么了?”那老头似乎快被气死的样子大吼。

    “我……肚子痛,肚子好痛。”

    “你别给我耍花样。”

    “我怎么敢啊!”古绛枫吹捧他道,“大侠武功盖世,我一介平凡小女子又怎么敢骗您呢?哎哟!”捧他之余还不忘继续作作状。

    那老头思考了一下才点头,向旁边摆手,“去吧!快点啊。”

    “没问题,没问题。”

    古绛枫立刻跑向那株大树,快速地用手挖了个**,小心翼翼的将剑谱给埋进去后,又立刻将土覆上。

    “你在做什么?”

    古绛枫一抬头发现对方竟在咫尺之间,把她吓了好大一跳,“你……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偷看我……”下意识她看向自己刚刚埋的小土堆。

    “胡说,是你来太久了,我怕你掉进矛坑中。”

    古绛枫还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幸好她不是真的肚子疼,要不然不全教他给看光了?

    “还不快走,你在等什么?”

    “我……是。”

    古绛枫没有武功基础,所以走的速度在那老头的心目中就像蜗牛在爬,气得他连连催促着:“快点快点,以你这种速度,我看到太阳下山还没走到山底下呢!快点……”

    “知道了。”整晚没睡,而且已经近午了又没吃东西,她又累又饿根本快走不动,不过口头上还是虚应着。

    那老头看她的速度不但没有更快,反而还渐渐慢了下来,性子一急,突然在路旁发现一根绳子,于是拿来将她的双手都给绑住,自己则牵着另一头走。

    “你在做什么?放开我,我是人不是畜生耶!”这样好象拖头牛或猪要去卖似的,古绛枫性子一拗,连走都不想走了。

    “你别再哇哇叫了,我今天若找不到那宝藏,我就杀了你。”

    “杀就杀,谁怕你?”反正她剑谱藏好了,根本不怕他威胁。

    “哼!你这丫头还真嘴硬,我这就教你做人的态度。”拾起旁边的树枝,毫不留情的就往她身上打。

    古绛枫痛极了,但她就是倔强的不出声,别过脸去连理都不理他。

    “可恶,你这丫头还真是硬骨头,不过我就不相信我无法治你。”他施展起了轻功,一手拉着绳子往前跑去。

    古绛枫脚步跟不及,整个人只有被拖在地上的份,地上的树枝野草将她露在外头细嫩的手脚肌肤都给磨出了血,虽然非常的痛,但她还是强忍着不出声。

    不过纵使她再坚强,身体上的痛楚却仍折磨着她,才走一小段路,她整个人已经快要虚脱了。

    “哼!你这小丫头真是能撑,就让你再试试我的轻功。”

    那人似乎玩上瘾了,拉着她在树林下东窜西跑,就在古绛枫已经奄奄一息的情况下,突然他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喂!小子你没长眼睛是不是?干嘛来撞我?”那老头先声夺人道。

    “对不起,你没事吧。”

    好熟悉的声音,古绛枫原本已经气若游丝,以为自己会就这样死去的她在听到这声音后,整个人就像受到电极般又活了过来。

    “定……定敖,救我……救我……”她发出微弱的声音求救。

    卓定敖在听到她的求救声后,这才发现原来地上还有另一个人存在,而那个人正是他遍寻不及的古绛枫。

    “绛儿。”他立刻上前去将她整个人抱进怀里,她苍白的脸色和浑身是伤,让他心如刀割般痛楚。

    “喂!小子,放开她,这小丫头是我的,你别碰。”

    那老头上前想要阻止,卓定敖却早一步将她给抱开,并扯断那绑在她手上的绳子。

    “是你,是你伤害了她?”卓定敖的眼睛内迸射出杀人的火焰,就像要将眼前的老头给吞噬般。

    “哼!是又怎么样?识相的话快将她给放下。”那小子的眼神非常可怕,但他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会由着人要胁的。

    卓定敖真的小心翼翼将古绛枫放置到一旁去,他深怕等下动起了手会伤到她。

    “乖乖等着,我替你报仇。”他在古绛枫耳边道。

    “小心。”在他离开前,古绛枫拉住了他的衣袖叮嘱着。

    卓定敖给她一个安心的笑容,接着拾起地上那条染着古绛枫鲜血的绳子,立即向那老头攻去。

    “好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奉陪。”那老头大喊了声,躲过他的攻击也出招了。

    一时间尘土飞扬,两人身行快如闪电,动作只在眨眼间一气呵成,卓定敖毕竟武功较佳,那老头见不敌,于是发出了自己最厉害的兵器,一把把的薄刃就像雨下,落在卓定敖的周身。

    卓定敖也拿出自己随身佩带的剑,一面闪过那些薄刀,使其不会伤害自己和一旁的古绛枫,另一方面快攻对方的面门。

    剑光闪闪、飞沙走石,卓定敖突然一喝,那柄剑就这样刷过对方的脸,留下一道血口子。

    “你……你跟天绝神剑瞿意是什么关系?”那老头见他剑法熟练,且师出名门,又惊又骇的问道。

    “瞿意正是我师父。”卓定敖亮出了自己的底牌。

    “师父……”那老头行走江湖也不是一、两天了,他当然知道天绝派剑法的厉害,也知道眼前这臭小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剑法却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自己绝非敌手。

    “哼!算你厉害。”他由地上抓起了一把尘土洒向古绛枫,趁卓定敖分心之际施展了轻功立刻溜走。

    卓定敖火速奔到古绛枫身边问:“绛儿,你没事吧!”

    “我没事,不过那人逃走了。”

    “总有一天我会抓到他的。”他立誓道——

    “天啊!我的小姐,她……她怎么全身是血?”荷儿看见古绛枫的模样,吓得哇哇大叫又泪水猛滴。

    “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绛儿怎么会这样?”

    在大夫为古绛枫医治的时候,大伙人围着卓定敖询问着。

    “本来我是想到水雁山庄找绛儿的,却得到消息有剌客窜入水雁山庄,而且绛儿也在混乱间不见了,我四处找寻下,才发现她竟让个恶人抓去……”卓定敖将他所看到的情形说了一遍。

    “天啊!你说那恶人用绳子绑住小姐,还在地上拖?”荷儿哭得更惨了,“小姐真是太可怜了,那恶人真是太可恶了,卓少爷,你应该多在他脸上划几刀的,让他痛死才好,呜……”

    “就是啊!太可恶了,就别让我遇上,要不然我一定扒了他的皮。”古雨枫也义愤填膺的道。

    众人一面计划着该怎么惩冶凶手,一面担心着古绛枫的伤势,过了好一会儿,在大夫宣布她幸好没伤及内脏,只要好好调养个几天就没事了,大家才放下一颗心。

    “小姐,你痛不痛?”大伙人一直等在房内不敢离开,直到古绛枫醒来,丫头荷儿立刻上前询问。

    “我没事。”古绛枫轻声道。

    她眼眸朝房内一掠,发现除了卓定敖和荷儿外,竟然还有瞿意和聂宥淮及古雨枫,她的表情显得十分惊讶。

    “绛儿,爹娘要我和你姊夫来看你,不过他们若知道你伤得这么重,一定会很伤心的。”古雨枫上前,心疼的拉拉她的手道。

    “伤心?”古绛枫露出一抹轻笑,“他们会担心我吗?”

    “当然会啊!天下有哪一对父母不关心自己的子女?”聂宥淮道。

    古绛枫突然想起了昨晚孟水雁对她的交代,果真天下没有一对父母是不关心自己的儿女的,就连曾经-夫弃子的孟水雁也一样。

    “我想跟定敖单独谈谈。”她看向在一旁一直默默无语凝视着她的卓定敖。

    “没问题。”古雨枫听她这么说,暧昧的朝卓定敖一阵挤眉弄眼后,立刻将闲杂人等一律拉开,还善解人意的替他们关上门,以免好奇的荷儿偷窥。

    “我在水雁山庄里见到她了。”等所有人离开后,古绛枫对他道。

    “谁?”

    “你知道我在说谁。”古绛枫主动去拉住他的手,“你能原谅她吗?”

    “原谅?”卓定敖痛苦的酸涩一笑道:“你怎么能要求我去原谅一个-夫弃子、水性杨花的女人?”

    “但是……但是我觉得她是个好人,如果她会这么做,一定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绛儿,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赢得你的信任,但是我却知道我爹就是因为她的背弃,伤心而死,他死的时候我就在他身旁,他竟然告诉我,他不恨孟水雁,他爱她,而且这样的结局他一点也不后悔。你懂吗?我爹是用全心在爱她的,她却负了他。”他沉痛地回忆着往事。

    古绛枫轻咬着唇,对于上一代的恩怨情愁,她也无法理得清,但对于自己的情感,她却能够确定了。

    “那我呢?你能原谅我吗?”

    “原谅你?你犯了什么错吗?”卓定敖不解她所说的。

    “很多很多。”她眼眶含着泪道,“我太过小心翼翼,更是一再地将你的真心隔绝于外,可是你却一直容忍着我,对我好,我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傻瓜,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那不是你的错。”卓定敖忍不住将她抱进怀中。

    他刚刚特地的仔细观察她见到聂宥淮之后的神情,而她终究没令他失望,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始终锁住了他,他的狂喜难以形容。

    “你真好。”

    他的深清令她动容,古绛枫欣喜忘情的轻轻在他颊边落下一吻,脸随即羞红的躲进他的怀里。

    卓定敖整个人似乎愣住了,她那爱的表示的一吻令他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哪够?她已经点燃他心中无限的爱火。

    他低头以迅雷之姿封住了她的朱唇,轻吮着她的唇舌,大手摩挲**着她诱人的曲线,挑动着她所有的感官。

    一股熟悉的气息环绕住了她,他的碰触令她有种酥麻的感觉,难以言喻的甜蜜滋味将她紧紧包围,他的挑弄更让她忘记了羞怯,他们的唇舌忘情交缠,两人的体温也逐渐升高,陶醉在他醉人的柔情中。

    卓定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她的伤势未好呢!来日方长,他安慰着自己。

    “对不起,刚刚没碰伤你吧?”他呼吸浓重地喘息着问。

    古绛枫轻摇头,头又再度钻近他的怀里,这个温暖的怀抱是她安全的靠山,也将是她一辈子的依靠。

    “对了,关于剑谱……”

    “别担心,剑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他轻点了点她的鼻尖,“以后可不许你去冒险,我可是经不起惊吓的。”他拉起她的手按住自己的胸,郑重吩咐。

    “知道了,可是其实那剑谱……”

    “我说过你别担心了,你现在只要给我好好休息、努力休息、安心养伤就行。”他霸气无比的再度说道。

    看他那紧张的模样,古绛枫就好想笑,有个人如此紧张自己,生命似乎也变得可贵起来。

    “放心,我会为你而保重自己的。”

    “说到做到。”他迅速的轻吻了一下她的唇,但不敢多做停留,怕自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现在再休息会,待会我亲自帮你送晚膳来。”

    “大少爷又当小厮?”

    “为了你那又何妨?”他将她轻放在床上,再温柔的为她盖上被子,看着她闭上眼睛才轻手轻脚的离去。

    在门关上的时候,古绛枫张开了眼,她知道卓定敖绝对不知道他所想要的“傲世剑谱”其实在她手上。没关系,等她伤好了,她就给他一个惊喜,回报他所有的爱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冰艳娇妻最新章节 | 冰艳娇妻全文阅读 | 冰艳娇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