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君难舍 > 第二章

恋君难舍 第二章 作者 : 怡珺

    小豆子无奈的坐在阴暗处,免得被烈日给晒成人干,她懒懒瞟着在一旁叽哩咕噜说了一堆的燕离愁,她的耳朵都快长茧了,他怎么还说个不停啊?

    躺平晒太阳的风隽扬睁开双眼,伸伸懒腰,看见丁坐在一旁正瞪着自己的燕离愁,“啊,你怎么还在这里?晒了好几天还不够吗!”

    他……没在听啊?

    燕离愁拉下脸,一副快崩溃的模样。他花了一上午想要说服风隽扬,结果他却连一个字也没听进去,气死他了!

    “风隽扬,你别以为你是风隽云的弟弟就这样嚣张,如果你不回去,那别怨他不顾兄弟之情!”

    “反正他也上不了船,抓不到我的。”风隽扬老神在在的回嘴。

    “那么若因他扫除海盗不力,被朝廷治罪了呢?”

    燕难愁动之以情,这对兄弟虽离别多年,但总还有一点感情吧?

    “叫他赶紧丢官抛甲,当个平民百姓还自在呢!”

    风隽扬毫无所动,懒懒收拢散开的长发,用皮绳绑住,忽略燕离愁的态度有些微怒。

    他气得眼前发黑,没想到一向耍风隽云成习惯的他竟被这个海盗制得死死的。“别以为这样我就放弃,我一定会逼你回去,不然我交不了差。”

    “反正他现在有妻万事足,没空过问我的事,你啊,滚回去吧!”

    “妈的,见鬼了,我怎么会碰上你们这对难缠的兄弟?”燕离愁真被他惹火了。

    “喝,你的嘴怎么也这么臭!受人影响啦。”小豆子闻言爬起来,指着燕离愁晒得红通通的鼻头,一副抓到他的把柄似的开心。

    “现在别惹我。”燕离愁一脚把她扫开,小豆子惨叫滚了几圈,撞到从另一头奔过来的小表,两个人瞬间摔成了一团。

    “别对她动粗。”风隽扬头一回改了无动于衷的表情,冷了脸。

    燕离愁也发现自己刚才下手重了些,叹口气唤了和小表坐在甲板上揉着痛处的小豆子,“过来。”

    “干么啦?”小豆子臭着脸走过来,眼底堆满了怒气,只要他敢再动她,豆爷就让他绝子绝孙!

    “对不起啦,痛不痛?”燕离愁把她拉坐在自己怀里,像对个小孩子似的揉着她的脸。

    “我……没事啦!你不要碰我!”小豆子的声音突然提高,七手八脚的从他怀里爬开。

    风隽扬朗声大笑,“小豆子,逃了可惜,这可是你的艳福呢!”

    “呸!这娘儿们!”小豆子羞红了脸,瞪着一脸无辜的燕离愁。

    “你不就是……”风隽扬想起一旁还有个小表,连忙把要说的话打住,“小表,叫你擦甲板,动作这么快,都做完了?”

    “唔,前头都擦了,可是后头……那个母老虎在那儿,我不敢……”

    “你说谁是母老虎?”关绮玉的声音冷冷传来,小表吓得赶紧躲到风隽扬的身后,他还记得自己前几天差点命丧在她的剑下。

    “这船上只有你一个女子,当然是说你喽!”风隽扬翻个白眼,拿她不知如何是好。她待在船上就让大家心浮气躁,更别提万一碰上海盗时,要怎么照顾她?

    “你这小表,下次再这样叫我,看我撕烂你的嘴!”

    关绮玉指着小表大骂,不过吴侬软语听起来让人挺舒爽的。

    “唷,娘儿们,终于找到个手段比你还狠的人了。”

    小豆子嘲弄地瞟着燕离愁。

    “是啊,下回把你交给这只母老虎好了。”燕离愁忍不住低笑起来。这关家大小姐还真是不得人心!

    “什么厂关绮玉瞪着燕离愁。

    “够了吧!你当你还是关家的千金?现在这艘船上我最大,如果你不想待在这里,就给我下船去。”风隽扬站起身,高大身子形成的阴影把关绮玉给掩盖住。

    “我……”再一次,她又被他的霸气给压了下去。

    一向无法无天的她,对这个男人却只能顺从,当他生气时,没人敢吭一声。

    她告诉自己是为了表哥才会这么听话,这个臭男人,小心以后她的报复!

    “喂,有船!”在桅杆上守望的人扬声唤着,船上的人闻言,都戒备了起来。

    “你们又想抢劫了?”关绮玉眼神渐沉,她真讨厌这些海盗!

    “还不知道。”风隽扬抬头对桅杆上的人喊着,“喂,是商船还是海盗船?”

    “是海盗。”

    “太好了。”风隽扬的脸上浮起嗜血的笑容,他看着一旁的人,“小表、小豆子、燕离愁,还有你,全都给我下舱,千万别出来。”

    “不要。”被他点名的人统统抗议。

    “滚下去!”他扬起手上的刀威胁着,令所有的人把话全都吞了回去,有默契的一同转身躲进船舱里。

    ***

    众人大眼瞪小眼,都想着要去上头看看,可是没人敢提,他们可没忘了刚才风隽扬杀气腾腾的模样。

    小五也急急忙忙跑来,“上头在吵什么?”

    “有海盗。”被赶下来的小表一脸不悦,他也是海盗耶!可是出海这么多次都没亲眼见过,因为上头的人总叫他下来。

    “真的吗?上去看看吧。”小五没见识过海盗战,难掩兴奋的想要一探究竟。

    “去啊去啊!”小豆子不安好心的在一旁怂恿。

    “小五,我们去阻止他们。”关绮玉不希望自己的悲哀不断在他人的身上重演。

    “噢。”小五跟在她身后步上楼梯,还摸不清头绪的他有点不安,却又不得不跟上去。

    “等等我,我也要去。”小表不管小豆子频频瞪眼,忍不住也好奇的追上去。

    “小表!”小豆子也要追去,却被燕离愁拎住后衣领。

    “这回听我的别去,那大小姐八成会闯祸,别被她拖下水。”他像是有了预感,虽然他也很想跟上去瞧瞧,不过还是忍住不趟这次的浑水。

    “可是小表……”小豆子被他拉着走,怎么也甩不掉。这个男人看起来没几两肉,力气倒不小。

    “你能保护他吗?你比他还瘦小耶!真不知道你都吃什么,怎么都长不大?我看你才像是个娘儿们哩!”

    燕离愁把她挟在身侧,两人贴得紧紧的,心里想着要怎么说服风隽扬回去,却忽略了小豆子愈加羞红的股、

    这就是海盗相残的景象吗?

    为什么这些人宁可在刀口上生活,也不安份守己的度日?难道正正当当的做人,就没办法过活吗?

    关绮玉望着在不远处与一群海盗厮杀的风隽扬,对他恨之入骨。一个大男人,明明有手有脚,更是风家的次子,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

    “畦!爷爷!”小表看见不远处的爷爷受困,想也没想的就提着刀杀过去。

    “小姐,要不要去救那小表?”小五替前去杀敌的小表感到担心。

    “对方不也有孩子?”关绮玉抽出剑,上前格开老鬼的剑,“别打了。”

    “你在这里凑什么热闹?滚下去,”老鬼见着是她,气得七窍生烟,却又看见小表在一旁腹背受敌,他吼叫冲过去将那两人杀倒,但依然迟了一步,小表已经受伤了。

    关绮玉望着小表痛楚的哀号,一脸错愕。

    如果她没让小表跟上来,他就不会受伤了,刚才她不阻止老鬼,他也不会被人围攻……天哪!她到底闯了什么祸?

    她眼睁睁看着老鬼为孙子惊惶失措,对身旁的厮杀浑然无所觉,而她紧盯着小表的脸,突然对他心生歉意。

    等将海盗船攻下后,风隽扬来到他们身边,他扫看所有人,看见她面有愧色,怒吼着抓起她问道:“是你对不对?是你带他上来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望着暴怒如狂的他,关绮玉忍不住回嘴,身子却微微颤抖,透露了她的恐惧。

    他原本的优闲懒散已不复见,取而代之的是盛怒的而容以及充满怒火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她。

    关绮玉真想没出息的求饶。

    “你说话啊!别以为装傻就没事,他只是个孩子,你不知道这对他来说很危险吗?”风隽扬猛摇着她,当他看见小表躺在地上肚子不断的流着血,心头就不住的涌上一股怒气。

    她的视线掠过他的肩头,看见其他人正忙着清理甲板上的尸体,把他们一一丢下船时,她那股正义感又冲过了恐惧。

    “那又如何?你们刚才不也杀死了很多孩子?看看这片大海,全被血染红了啊!”她对他吼叫,而且口气里净是愤恨与责备。

    风隽扬眯眼瞪她,冷笑的说:“想想,他们也曾这么对其他手无寸铁的人啊!我只是让他们少杀点人罢了厂

    她根本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没人愿意让双手沾满鲜血,他也想要从这团恶梦里解脱啊!

    可是没人帮他……

    “这都是借口。我只看到你不断的杀人,你是杀人凶手!”她瞪进他眼底,却发现他那股无法言语的悲哀,她看傻了,不解他的沉痛由何而来。

    “是又如何?我从来不觉得自己高尚,有人说我的血是黑色的,也有人说我铁石心肠,对于那些杀人无数的海盗,我的确如此。如果凭这点你就想杀我,哼,还差远了!”

    “放开小姐厂小五见情势不妙,虽然担心惹怒这些海盗,却不得不拔剑救回小姐。

    “啧!”风隽扬把关绮玉摔在一旁,几招便将小五逼至船边,然后把他一脚踢下船。

    “小五!”关绮玉尖叫追上来,火冒三丈的猛打风隽扬,“把他救上来!”

    “这么差的随从不要也罢!来人,给他一艘小船和饮水。把船开走。”吩咐手下之后他转身走向船舱,烦躁的脱下身上的血衣。

    他以为将海盗杀尽可以一解他的恨意,但是没有,这些年来他一直活在痛苦中,尤其在杀人之后。

    他到底要怎样才能得到解脱?兰儿,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喂,你不能丢下他不管,他会死的,赶快救他起来厂关绮玉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虑,让他烦躁的心更加火爆,他突然回身,害得跟在他身后喋喋不休的关绮玉撞到他胸前。

    “闭嘴,不然我直接要人杀了他。”他抓住她的肩,粗鲁的把她推开。

    “你……”关绮玉为之气结。“喂,他根本不懂水性,他会死的。”

    “这附近就是岸边,常有渔船出没,他死不了!”

    她的声音为什么好像兰儿……不,世上没人可以跟兰儿比,她是独一无二的。

    “万一他又碰上海盗船,那……”

    “那他就去当海盗!总比跟着你这个不会看场面的主子好吧?他还没为你送命真是奇迹。”

    “你说这什么话?喂,救他回来。”她跟着他走进房间。

    “这么黏他,你为什么不跟他一道?你没感觉吗?船已经开了。”他瞟了她一眼,“你就这么大方进到男人的房间!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什……什么?”她被他一串话堵得哑口无言。

    “这表示你想要当我的女人。”

    自从失去兰儿之后,他就没再抱过女人,他现在也不想破例,尤其是身后那个难缠的女人。

    他不想和她有任何瓜葛,他甚至想告诉她,她要找的人在哪,但是他说不得,那会让她气死、呕死。

    关绮玉倒抽一口气,连忙退后两步羞怒的说:“你……想得美!我已经许人了。”

    “难道你忘了?当初如果我没有离开汴京,你爹是想将你许配给我呢!”他随手揉了布浸湿,把身上的血汗拭净。

    他还敢提这件事?就是因为他们风家两兄弟都拒绝娶她,害她成了汴京的笑话,“那又如何?还好我没这么苦命,当个海盗婆子,我已经找到了我的爱人,但是你又硬生生的把他从我手边夺走!”

    “你不明白吗?他不属于你了,再也不是厂他转身面对她,话中有话。

    “什么意思?”她很想要认真谈话,可是两眼却情不自禁的直盯着他的身体。

    她不是没看过上身**的男人,可他却要命的好看,他结实的肌肉和古铜色的肌肤在在吸引着她。

    “希望你喜欢。”风隽扬嘲弄的挑起一抹笑,眼神里净是轻蔑,“你这样看男人,等于是在投怀送抱。”

    关绮玉惊呼一声,转身逃跑,又因他的一句话停住了离去的脚步。

    “你的表哥,他的死活再也与你无关了,你就忘了他吧!天下有那么多的男人,你又何必执着于他?”

    “那……与你无关。如果他尚在人间,你是知道他在哪的,不是吗?告诉我他在哪,我不会再缠着你。”

    她站在房门外,不放弃追问着她爱人的下落。

    “放弃吧!回去当你的大小姐,还有更好的姻缘在等着你。”以她的身份和出色的外貌,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她又何苦如此坚持?

    “你不懂吗?我不甘心哪!为什么我就是没人要?你大哥不要、你不要,就连表哥都不要我了吗?难道我关绮玉真的没有男人愿意爱?”她再也忍不住委屈,泪水夺眶而出,忍了一年的泪终于在此刻奔落而下。

    “不是这样,只是……”风隽扬轻叹,“唉,事不由人。有时候,人得随波逐流啊。”

    “你懂什么?我爱表哥,你呢?你又曾经爱过谁?别在这里无病叫J吟了,你根本不懂我的苦厂说完,她再也忍不住心头的伤痛放声大哭,当风隽扬的手搭上她的肩时,她惊跳着躲开,逃得不见踪影。

    风隽扬颓丧的靠在门边,一脸倦意。

    “你错了,我懂,我了解为了追寻那根本没有希望的事,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不堪是什么感觉。如果你还有选择,为什么不早点解脱?别踏上我的步子啊……”

    ***

    什么嘛!他凭什么对她说教?他只是个海盗,而且还是个无情无义、杀人无数的坏蛋!

    她只要找表哥,为什么爹不许,也没有人愿意帮她?

    累了,她坐在甲板上低声抽噎着,喉咙都哭哑了。

    “喂,小泵娘,喝点水润润喉吧,别把喉咙给哭坏了。”身旁响起和蔼的声音,她抬头看,原来是老鬼。

    “谢谢。”她接过水,低声道谢。扫看四周,她才发现自己坐在海盗堆里。

    “谁惹你不开心哪?老大吗?别看他老拉着一张脸,其实他心肠很好的,只是你上船来大家都不欢迎罢了。”老鬼微笑的替风隽扬说话。

    “心肠好?心肠好的人何必要当海盗?”她忍不住翻白眼。

    “谁愿意啊?要不是我们被海盗欺负得这么惨,又何必铤而走险的做起海盗来。”说话的是大家口中的傻大个——阿花。他本姓花,听说是前朝大官的后代,不过他有点憨傻。

    “你们不也在当海盗?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她还是看不惯他们的行为。海盗就是海盗,没什么好辩的。

    “唉,你说得没错,我们是海盗,但是我们从未伤过一个好人,我们都只杀抢人钱财、夺人性命的海盗。

    至于老大,他原本不是海盗的,是他的妻子被海盗杀死,又见我们这些人可怜得很,才会带着我们出海。”

    “他……娶妻了?”很难想象他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人。

    “是啊!还生了个孩子,都长这么高喽厂阿花认真的比了比高度。

    “妻子被杀……难怪他这么恨海盗,难怪他刚才那么悲伤……”她似乎有些了解风隽扬这个人了,在他玩世不恭的外表下,似乎有着一颗受伤的心。

    他这么坚持着要杀光海盗,足以想象他是多么深爱他的妻子。

    “对了,你的孙子没事吧?看他流了好多血。”她一脸歉意的问道。她无心让小表受伤,这些人要气她更有理由了。

    老鬼摇摇头。“小豆子替他缝了伤口,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他吵着要跟上船,我已经很为难了,一直吩咐他不许上来,告诉他,他打不过那些穷凶极恶的海盗,他偏不听,活该!”

    听着眼前的老者一点都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关绮玉的眼眶又红了。

    这些人,看起来虽都是粗鄙的渔民,可是心地却很善良,和他们比起来,她是多么的肤浅啊!

    “姑娘你怎么又哭啦?”阿花难得见到女人,一看到她落泪,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别哭啦!免得人家以为我欺负你。”

    “我没事。”她赶紧抹掉泪水,提醒自己别再掉泪了。

    “老大他从前不曾提过自己的身世,我们只当他是富家公子,是那位大将军出现,我们才知道他尊贵的身份,可是他把自己当成是我们的一份子,甚至这船上大部份的人都曾被他救过呢。”

    “你一直跟我提他做什么?我正在生他的气呢!”

    她瞪了眼老鬼,不喜欢他脸上诡异的笑容。

    “看看能不能再给他找个姻缘啊,他年纪还轻,长得又挺英俊的,可是一直对姑娘家没兴趣,我看你和他满配的,凑合凑合喽!”老鬼咧嘴一笑,露出了少了牙的嘴。

    原本她该觉得受冒犯而生气,可是她没有,这些人这么单纯,哪知道这些烦杂的礼教。

    就随他们去说吧!只要她能够找到表哥,事情就结束了,她也不会再和风隽扬有任何瓜葛。

    “哼!当初我爹要把我许配给他,他还嫌我乳臭未干呢!不过我也马上反咬他一口,也不算吃亏。”想起头一回见到他时的情景,就让她觉得好笑,她把他咬得哀哀叫。

    不过谁想得到风隽扬这么受人爱戴?看来他是真有能力的,否则怎么带着一船的人,还打响了“鬼见愁”的封号?看来她对他的认识还不够呢!

    不,她不想再了解他,她跟着他只因为他应该知道表哥的下落,她此行只为了寻找表哥,其余的事她不想多管。

    就算他际遇悲惨,也与她无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君难舍最新章节 | 恋君难舍全文阅读 | 恋君难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