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恋君难舍 > 第一章

恋君难舍 第一章 作者 : 怡珺

    夕阳西斜,将天边的云朵染成红花,耳边听着阵阵海潮声,好平静啊……

    突然,一双手从风隽扬身后捂住他的眼。

    “猜猜,我是谁?”

    他的嘴角淡淡扬起,“除了兰儿,还会是谁?”他一把将身后的女人拉至身前,一双长臂将她包围。

    “扬,你告诉我,如果有一天你要回汴京,带不带我一道?”兰儿心里总是不踏实,怕他随时会离开她。

    她是这么平凡,比不上外边那些城市姑娘,她只是一个平凡的渔村女子。

    “傻瓜,离开那里之后!我就不打算回去了,而且我可没那精力娶什么三妻四妾,太麻烦了。”风隽扬呵呵一笑,压根没把她的问题当真。

    兰儿唇一扁,泪水盈眶,“那么说你根本就是没得选择,才待在我身边的喽?”

    他又心疼又好笑的搂紧她,“傻瓜,我是那种人吗?都替我生孩子了,怎么还不了解我,当初你怎么看上我的?”

    “你英俊嘛,而且明明就是你看上我的。”她羞红着脸藏在他胸前撒娇。

    “这倒是,那就对啦!我在汴京都还没有娶妻,谁知道一到这里,就被你这渔村里的小村姑给迷上了。”

    天地良心,他风隽扬可不是始乱终弃的人,喜欢上就是一辈子,他就是喜欢兰儿这个小村姑,也打算在这平静的渔村里度过下半辈子。

    谁想得到他这在汴京是赫赫有名的世家公子,这会居然躲在小渔村里平静度日,还喜欢上在海上悠游生活的型态。

    他这一辈子都不想离开。

    “我怎么知道你娶了没?”兰儿虽然没听见她想听的,不过她了解他,这样也就足够了。

    她早听紫苑说过他在汴京无妻无子,是到了这里,她才成了他的妻,替他生了子。

    如果就这样一辈子,那该多好……

    风隽扬望着怀里的妻子,心里涨满幸福的感觉。

    “兰儿,你是我的女人,我要爱你一辈子。”

    兰儿开怀的笑了。“记住你说的唷!是一辈子。”

    言犹在耳,他怀中的兰儿瞬间消失,夕阳依旧染红整片天,却成了怵目惊心的血腥……

    “兰儿、兰儿!”他疯狂的在村里四处搜寻,他看见了认识的村民浴在血泊中,哀号声四起。是海盗,他们竟然破坏了这美丽的地方!

    “兰儿,快出来,告诉我你安好无事!”他的眼前晃过许多人,有紫苑、他的儿子小傲,还有许多村民,可是为什么就是没有他的妻子?

    身旁的嘈杂声都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漆漆的。

    “兰儿?”一道白色的人影由远而近,他看清了那个人,是他的妻子,他释然一笑迎上去,“你跑哪去了?我怎么也找不到你,急死了。”

    他的手指在触到兰儿的衣裳时感到一阵寒意,接着他穿透了她的身躯——天哪!他居然抓不到她!

    他回身,看见兰儿也回头看他,她的眼里充满悲伤与道别,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他。“兰儿——”

    风隽扬狂吼的坐起身,赤luo的上半身满是汗水,一张脸哀恸欲绝,他的眼四处梭巡,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纤纤身影。

    只是在做梦……

    他坐在床沿,垂下的脸被一头长发盖住。

    都几年了,他怎么还忘不了那时发现兰儿时的心痛?

    他说过要爱她一辈子,这就代表他要带着伤痛过一生吗?

    他不希望。

    她永远会在他的心里,但他也想要找回笑容,可是他做不到,对兰儿的牵挂像成了他的梦魇,怕一辈子都逃不了了。

    兰儿死了,他没有来得及赶回来救她,只能抱着她冰冷的身子哭泣,那时如果不是紫苑劝他,他根本不愿意让兰儿独自的离去。

    为了兰儿,之后,他终年在海上寻找海盗,他要杀光海盗,因为或许那其中会有杀死兰儿的凶手。但海盗却怎么也杀不光,他也不知道是否已经替兰儿报了那血海深仇。

    这些年来,他的双手沾满鲜血,再也不是从前逍遥的风隽扬。

    难道上天真要这样折磨他?他风隽扬做过什么对不起天地了?

    他摇摇头,唇角微微上扬。

    怎么一睡醒就这么颓丧?大概是太久没出海,把自己闷坏了。该找点事做,不然他怎么活下去?

    他伸着懒腰走出门,却被坐在门外栏杆上的小豆子吓到。

    “在这里做什么?”他靠着栏杆,揉揉她的发顶。

    “等你醒来啊!有事告诉你。不过……你又梦到兰姐姐了?”小豆子了然的看着他。这几年里她早已听过大哥的一切,虽然她不了解大哥的女人,却深深体会到大哥的爱。

    风隽扬稍稍沉了脸,“你管这么多做什么?没事干啊?”

    “你怎么知道?我真的没事啊,我们什么时候出海?”小豆子侧着脸笑,似乎也过腻了一天到晚待在水寨里的日子。

    在村里,她无聊时还可以到城里玩玩,可是待在水寨太无聊了。

    “快了。”他伸着懒腰,吸进熟悉的海味。

    当他第一回闻到海的味道时,熟悉感油然而生,他猜想他的前生或许是个打鱼郎呢!

    “愈快愈好。”小豆子问声说。

    懒腰打完了,风隽扬瞪着她,“什么意思?”她话中有话唷!

    他可不会看轻这小表,小豆子的精明曾经救过他们好几回。

    “我刚才看见大将军和那娘儿们在咬耳朵,于是就在旁边偷听,他们说要你替朝廷打海盗。大哥你宁可自己抓海盗,也不愿让人冠上‘朝廷走狗’吧?”

    风隽扬不悦的皱眉,“谁把那娘儿们放下来的?”

    那个叫燕离愁的家伙,他怎么看就是不J顷眼。

    “紫姐姐叫我放的,她说再不把他放下来,他会被晒死的。”小豆子咯咯笑着说,被阳光晒成健康肤色的脸蛋有着动人的年轻气息,“如果紫姐姐知道我们是故意让船漂到太阳晒得到的地方,她准会气坏了。”

    “该把他晒成人干的,世上哪有这种手下,居然会咒自己的主子死。”燕离愁让大家都以为大哥死了,害他们伤心欲绝,结果大哥仍旧安好,他这捉弄他们的真凶活该被吊在桅杆上。

    “有机会你去看看他的模样,他啊,不像娘儿们,倒像只黑猫了,晒得不知道脱了几层皮……”小豆子愈说愈乐,没注意到身后有人慢慢走近。

    “原来你也乐得整他,难怪前两天我问你燕离愁在哪,你净推说不知道,害他白皙的皮肤晒成黑炭,以后若是恢复不了,看你怎么赔他。”紫苑含笑看着一脸尴尬的两人,好气又好笑的直摇头。

    这两个真是一对宝,耍起人来有时真的不知节制。

    “简单,那就让小豆子嫁他喽,”风隽扬恶意的笑着说。

    “喷!那可是你的点子,是你叫我别放他下来的,还敢把所有的事推到我身上?”小豆子冒火的翻他一个白眼,双颊莫名其妙的涨红了,“更何况……他真的长得太像娘儿们了,给他晒黑点也好!”

    说完,一大一小笑成了一团。

    紫苑望着他们,有些无奈却又放任的纵容。

    他们两个人都背负着太多的仇恨和委屈,她真不忍心打断他们难得的快乐。

    “别闹了,扬,你大哥找你。”

    “什么事?”风隽扬敛起了笑容,一脸抗拒。难道大哥想利用紫苑来说服他?如果是紫苑出马,他可能就会屈服了。

    他啊!坏就坏在这一点,所谓铁汉柔情,他就是容易被女人牵着鼻子走。

    紫苑长叹一声,“我怎么知道?他现在根本下不了床,不然他肯定会亲自来见你。”风隽云的伤真的很严重,看来不修养一阵子是好不了的。

    不过还好他们俩都平安无事,只要一想起她以为风隽云死了,她的心依旧会发疼。就算他的伤复元了许多,她还是常常要去确定他平安无事,这样她才能安心。

    一大一小对望一眼,心底已经有了默契。

    溜!

    “紫姐姐,大哥马上就去。不过我们的船跟龙霸天对阵时受损严重,现在正在修呢!等大哥看过情形之后,马上就去呵。”小豆子油嘴滑舌的扯着谎。

    其实说起修船,那些事交代给渔夫大哥、大叔们就行了,根本不需要风隽扬出马,小豆子只是要把紫苑骗走罢了。

    “小豆子你……”紫苑打量她古灵精怪的模样,发现她又在耍诡计了。

    “去吧,你明明不想离开大哥的,看你一直想要转身离开。”风隽扬笑着赶她走。

    “噢……”虽然心里觉得怪怪的,不过渴望守在风隽云身边的心情盖过了她的不安,她点点头,笑着往风隽云的房间飞奔而去。

    风隽扬抬手拍了小豆子的后脑勺一下,“你这小表,说谎不打草稿,连你紫姐姐都骗,谁教你的?”

    “妈的,见鬼了,我帮你耶!你还恩将仇报,小心以后死了下地狱。”小豆子跳下栏杆,一脸委屈的揉着后脑勺,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

    “听紫苑说那娘儿们有办法治你这满口粗话,他怎么做的!”这是他对那娘儿们惟一感兴趣的地方。

    “告诉你才有鬼咧!你去问他啊!顺道让大将军捉去当朝廷的走狗。”小豆子凑上前,一脸奸笑。

    “哎呀!你没提起我差点忘了,那我得赶快逃命去。”说完,他已经溜得老远了。

    “喂!大哥,带我一起走,不然我去告密!”

    “告个头啦!你这大嗓门,连汴京都听见了啦!”

    话才说完,风隽扬便回头拉住她,往码头奔去。

    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留给那坐船就会晕的大将军去做,他呢,要继续当那呼风唤雨的鬼见愁。

    鬼见愁,哼,到底是谁想出的烂绰号?他堂堂美男子居然成了鬼见愁?让人知道了,以后哪个姑娘家还敢嫁他?

    ***

    带伤的风隽云躺在床上听燕离愁“泼男”骂街,把风隽扬骂得体无完肤。

    也难怪了,任谁被绑在桅杆上几天且又差点晒成人干都会想杀人的。

    “待会扬来了,我让他向你道歉就是。”风隽云一扫数年阴霾,爱妻回到他身边,让他心里踏实了不少。

    但想起紫苑后来说的话,他也忍不住瞪着晒成焦炭的燕离愁,“你咒我死啊?”

    “我哪有,是你弟弟说你已经死了,要帮你发丧的。”事情好像不太妙,连主子都不爽了。

    突然一阵紊乱的脚步声传来,接着门被推开,紫苑一改平时的恬静,慌张的冲进来道:“扬……”

    风隽云见状,脸色一紧,“他怎么了?难道海盗发现这里了!”

    “不是,他……”紫苑稍稍喘息,然后一口气把话说完。“扬带着手下逃跑了。”

    “这小子,撇得这么干净哪……”风隽云揉着眉间,开始烦恼谁来替他处理海上的战事。

    “逃了最好,不然我一刀劈死那混帐!”燕离愁发现自己真是近墨者黑,说话愈来愈粗鲁了,一定是小豆子带坏他的。

    “迫上去。”风隽云简单利落的下了个命令。

    “啥?”还在烦恼要怎么治自己这一身疼痛的燕离愁傻眼了。

    “说服他回来,不然你也别回来了。”风隽云沉声警告的同时,紫苑也在一旁直点头。

    “你……”他指着风隽云,气到说不出话来。

    他何辜!只为了报恩,就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他还得当他们风家一辈子的奴才呀!他能不能当个忘恩负义的混帐?就算让雷劈死他也心甘情愿。

    “快去吧!不然扬不知道要躲到何时呢!”紫苑也在一旁焦急地劝着。

    “再不追的话会来不及喽!”风隽云像是赌定他拒绝不了,一副优闲自在的模样。

    “我上辈子准是造了什么孽,才么会碰上你们这些人。”燕离愁带着含恨的泪水奔出房间。不知道现在追不追得上?

    “你想,他劝得了扬吗?他们一向水火不容呢,”

    紫苑早就看出两人不和,所以不解风隽云的打算。

    “别担心,我自有打算。”风隽云倒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模样,他搂紧紫苑,“别理他们,我们分隔了七年,更该要好好相处……”

    七年了,他们现在才能拥有真正的宁静,说不定他会躲在这里和紫苑好好聚聚,以补回过去七年分离的日子,至于他的大将军之职,管他的。

    ***

    “喂!停船!等等我!”燕离愁追到码头边,看见已被破坏得相当严重的船仍旧坚决地朝海洋航去,他只得使尽全身的功力飞身追船。

    小豆子见他飞身追来,惊讶得张大了嘴,“哇!他可真卖命,会不会还没上船,人就掉进海里……”

    话没说完,燕离愁已追上来了,但因为力气用尽,从空中硬生生坠下,摔在甲板上。

    “啧啧啧,痛吧?”小豆子蹲在他身边,一脸虚情假意的慰问。

    他到底欠这些人什么了?

    燕离愁趴在甲板上,不想睁眼更不想动,他想就这样死了算了。

    “喂,说句话啊!死了我好把你丢进海里喂鱼……

    哇!大哥救我!”小豆子被突然跃起的燕离愁吓到,她要转身逃跑时却被他拉住。

    “你这小表,见不得人好!”他要找人发泄,一定要!他收紧手,长久以来的怒火全发泄在小豆子的身上。

    小豆子瞪大眼,怕被他撕成碎片,“咳,放开我,我快被你掐死了。”她挥动双手,“大哥,快救我。”

    可是风隽扬忙着上上下下查看船的状况,只当他们两个在闹着玩。

    她真的快死了啦!

    小豆子瞪着一身杀气的燕离愁,火大的抬手往他身上抓去,燕离愁满身都是晒伤,就连动一下都痛,更何况是用抓的。

    “啊——你这臭小表,我今天要杀了你!”燕离愁像是疯了似的,追着小豆子满船跑,甚至忘了身上的疼痛。

    他到底算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白痴?他要这些以欺负他为乐的人付出代价!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小豆子四处逃窜,却忍不住想笑。

    这燕离愁不是三天两头吟诗作对,还嫌她嘴巴脏吗?这下他怎么什么粗话都说得出来?

    可见人性是改不了的,他长得再怎么好看,再怎么有气质,心里不也有恶劣的一面?

    “唉唷!”小豆子才正要躲进船舱,却被人挡住,她撞上一堵肉墙,然后狠狠的反弹跌坐在地上,正巧让追在后头的疯男人提起她的衣领。

    她勉强露出虚假的笑容,“嘿嘿,英俊的大哥,饶小的一命吧?”

    “什么英俊的大哥?你不老是‘娘儿们、娘儿们’的叫吗?这下怎么不叫了!”燕离愁把小豆子举高,眼对眼,满脸杀气显然想将她痛扁一顿。

    “呃……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小豆子突然瞪大眼,回头瞪向害她被逮的元凶,“喂,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船上?”

    是关绮玉和小五,他们躲在船上直到船出了海才出现。

    她的惊呼声引起众人的注意,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们身上。

    “关绮玉,你怎么会在这里?”风隽扬从桅杆上跃下,一脸不悦的瞪着不请自来的两个人。

    “我想来就来,怎样?”关绮玉没有一点歉意,就连偷上人家的船都这么理直气壮。

    “船上有女人会走霉运的。”一名灰发老者满脸震怒的叫嚣。

    “是啊!把她送回去,太可怕了,船上怎么可以有女人?”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他们从不让女人上船,这样是不吉利的。

    一向被人千捧万宠的关绮玉哪吞得下这股气?她瞪大杏眼横扫船上所有人,傲慢的扬起下巴。“女人又怎样?女人就不是人吗?不就是一艘破船嘛!我爹的财富足以买上几十艘、几百艘的船,这些算什么。”

    还被燕离愁拎着的小豆子拍手叫好,“继续说,如果被打死的话,你那手下也可以替你收尸。”

    “你还有空说风凉话?我们的事到一旁解决去!”

    燕离愁拎着她往旁边站。平时让这小表耍也就够了,今天他需要发泄发泄怒火。

    “哇!不要啦,不然……我给你擦药,你就不会痛了,这样算是给你赔罪,行不行?”小豆子一脸求饶。

    燕离愁闻言,考虑了一会儿,“你说真的?”这小表的提议非常诱人,他浑身的皮都快绷开了,几天太阳晒下来,他连肉都晒熟了,如果有人可以替他减轻这种痛苦,他就不会这么浮躁,把气质都破坏了。

    “在陆地上骗你就算了,这里是汪洋大海我骗你能逃哪去?走啦!擦药去!”小豆子领着他下舱,至于那个嚣张的女人就留给大哥去解决吧!

    他们躲开了上头的纷争,不过关绮玉似乎还想将众人的不满挑到最高。

    “下船去!如果老大不回水寨,那我们就把他们放在小船上,让他们自己划回去。”有人对关绮玉这样叫着。

    “呸!我堂堂太宰的掌上明珠,你们敢这样对我?”

    关绮玉快被这些粗俗的人气死了。若不是要找表哥,她何须受这些人的欺负?“喂!风隽扬,你说句话啊!”

    “怎么不敢?”风隽扬睨了眼她的骄蛮跋扈,当真考虑刚才手下的提议。

    “你……上次你侵犯我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帐呢厂她千金之躯哪是他这粗鄙的人可以碰.的?而他非但抱了她好久,还认为理所当然,她的身子都让他给弄脏了啊!

    如果在家,她一定要爹把这混帐杀了泄恨。

    风隽扬没感受到丝毫威胁,他只当她是无理取闹的小泵娘,“放手来啊!”

    “好,我……”关绮玉真的要拔剑。

    “小姐,我们在贼船上,脾气收敛点,别把他们惹火了,会对咱们不利的,这个人虽然是风将军的弟弟,却也是个人人闻之色变的海盗啊厂小五捏了一把冷汗,要不是茫茫大海无处可逃,他早脚底抹油溜走了。

    “那又如何?”她瞪着他们,心想一定要给这些人一点教训才行。

    “老大,她好凶唷!”说话的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他和刚才率先发言的老者长相十分相似,他们是祖孙。

    风隽扬咧嘴一笑,“小表,你别烦恼,我不会把她嫁给你的,那是造孽呢!”

    那小孩就叫小表,这外号起于他爷爷。老的叫老鬼,小的自然就叫小表喽!

    “噢,那就好。”

    一群人因为小表松了口气的模样笑成一团。

    “好哇!看我杀了你!”关绮玉怒火中烧,抽剑刺向笑弯了腰的小表。

    众人看着手无寸铁的小表就要被刺中,全都惊呼着上前来救人。

    狠狠刺向小表的剑突然被阻止了,关绮玉身子一顿,手中的剑差点飞脱出去。她定眼一看,是风隽扬用双指夹住她的剑尖,使她动弹不得……

    “哼!雕虫小技。我还以为关世伯会请怎样的名师指点你,不过如此罢了。但这样也好,免得你太粗鲁反而找不到婆家。”风隽扬笑着,然后双指一弹,将她的剑推回去。

    “要不是你抢了我表哥的船,我现在早就……”关绮玉咬着下唇,俏脸上净是恨意,“鬼见愁,把我表哥还来!”

    “你这姑娘怪了,难道在海上死的人都是我害死的不成?”他的恶名真的如此夸张,所有的罪都往他身上推?这不公平哪。

    “别抵赖了!明明是你抓了我表哥向我家要赎金,一要三回,还说没有!”关绮玉剑尖指着他,满脸恨意。

    “是没有哇!因为我不会留活口,去哪要赎金?”

    风隽扬老实回答,他杀的都是杀人越货的海盗,从不碰一般人。大概是哪个没良心的冒用他的名绑了她表哥吧。

    “我不信,一定是你干的。小五,跟我一起杀了他!”关绮玉怎么也忍不下对他的恨,再听他这么说,更是判了表哥的死刑,她恨这男人!

    “是。”小五苦了脸,却也不得不抽刀跟着关绮玉追杀风隽扬。整件事听起来他是很怀疑眼前处处礼让的男人会是害死表少爷的人,可是小姐又这么坚持,他只得舍命相陪了。

    “唉,烦死了。”风隽扬最后玩腻了,一掌推开保护关绮玉的小五,另一手拍掉关绮玉的剑,“再对我动刀动剑,我就不客气了。”

    “你们这些海盗,全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人!”关绮玉见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能用一张嘴唾骂所有人。

    “喂,姑娘,你上到船上来我们已经很不开心了,你还这样骂我们,莫名其妙。”一名大个子忿忿不平的念着。

    “闭嘴!”她抬脚勾起甲板上的木棍踢向那大个子,他一吃痛惨叫的坐在地上,还掉了两颗牙。

    “唉唷,阿花,你可要小心这泼辣的母老虎唷!”

    有人虽笑着说,但生气的人却更多。

    他们手上拿着刀或木棍将关绮玉和小五团团围住,他们本性不坏,但在海上当了几年的海盗,性情难免有些火爆。

    “小姐,好汉不吃眼前亏。”小五冷汗直冒,他们会不会死在这些海盗的手里啊?

    “杀!杀!杀厂众人声声喊着,气势吓人。

    “好了!全都给我退开!”风隽扬拨开人群走到关绮玉面前,两眼怒瞪她,“想留在船上就给我安份点,否则我会亲自把你丢下海喂鱼去,听清楚了吗?”

    “我……”关绮玉原想抗议,但硬是被风隽扬杀气腾腾的眼给逼回了话,乖乖的点着头。反正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只要她还在他身边一天,就有机会替表哥报仇。

    这仇,她一定要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君难舍最新章节 | 恋君难舍全文阅读 | 恋君难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