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情霍香蓟 > 第三章

夺情霍香蓟 第三章 作者 : 寄秋

    “喂!你们不用吃饭可以活很久,但是我面黄肌瘦,一餐错过就可能香消玉殒,你们良心也会不安。”

    一主一仆漠视霍香蓟的要求,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搁在电脑旁,欧尼提斯全神贯注在躁控欧洲股市的起落,十指优雅如鬼魅般虚浮。

    莫克手提一壶咖啡,不时地添满快见底的白瓷咖啡杯,丝毫不马虎。

    那个自称是面黄肌瘦的美人儿也太夸大其词。

    面黄,因为是黄种人的缘故,再怎么漂白也不可能比天生白皮肤的欧洲人白皙。

    肌瘦,哪个富家女不刻意减肥,为了小肮的两、三两赘肉,特地跑到瘦身公司受苦半年,减下两公斤的脂肪,所以身瘦见骨。

    总之是加强用语,她赖皮到底。

    “莫克总管,你太不体谅主人了,咖啡有咖啡因,喝多了胃会穿孔,你要谋财害命吗?请算我一份。”

    “我是管家不是总管。”莫克很用力的瞪了无赖女一眼。

    霍香蓟仪态大方的说道:“有差别吗?偌大的城堡只有你一名仆人。”

    真是不可思议,城堡大得没天良,一共有七层,不包含地窖,上面四层完全不住人,积满一堆堆厚旧的灰尘,蜘蛛网密怖满地发臭的老鼠屎。

    本来她是基于“住客”原则想帮忙打扫一下,一拉开第一扇门她就打了退堂鼓,毕竟千金小姐好当,女佣难为,还是认份些。

    三楼是书房和健身房,一间颇大但是摆饰极少的办公室,就一张古老檀木桌,十六世纪雕花兽的改良式沙发铜椅,一组路易十四年代的巴洛克风格沙发,充满贵族宫廷的霸气。

    旁边还有座路易十六嵌铜镶花七个怞屉的高框,搭配手工雕刻,金碧辉煌的直立镶钻计时钟。

    真钻那!不是市贩的廉价水钻。真是的,有钱也不能如此挥霍,哪天掰个人合伙来“搬家”,让他欲哭无泪。

    二楼正常些,一间男主人房,一间女主人房,一间应该是育婴室,里面空旷一片未置物。

    这儿是主屋,佣人房建在离主屋后方一百公尺处,规模较为简陋,两层楼而已。

    听说还有地牢,不过她胆子还没养大,暂时放它一马不蚤扰。

    “人是铁,饭是钢,你有特异功能护身,而我是世俗女子,禁不起人体自然反应。”她饿了。霍香蓟伸手挡住电脑萤幕。

    “拿开。”欧尼提斯面色一冷的低喊。

    “我是客人,你有责任填饱每一张需要喂养的口。”她很固执的张开十指遮住萤幕。

    欧尼提斯冷睨她一眼。“我不记得有邀请你人堡参观。”

    “你在指责我厚颜无耻吗?”她拂拂穿了一天的长裙。”我要求你向淑女道歉。”

    “淑女?!”他差点发笑停下手。

    “你那什么眼神嘛!在我的国家,他们封我为最端庄的玉女呐!你想和两千三百万人民相抗衡吗?”分明瞧不起人。

    “盲目。”他们一定没看清她的本性。

    霍香蓟不畏惧地轻推他的肩膀。”人身攻击,你不是英国绅士的楷模。”

    “我的荣幸呀!小姐,你不知我矢志做个无缺陷的恶魔。”经她一挑明,他始自叹是失格的恶魔。

    “来不及了,你有人性。”欧尼提斯挑挑眉,不语。

    没人说他有人性,她是第一人。因为害怕寂寞,所以他留下她,或许正确的说法该是她不肯走,准备把人人惧怕的鬼堡当度假中心.而他由着她去,反正意义相同——她走不了。

    当见识过他的”惊喜”后,她便喳呼老半天,把他当马戏团的杂耍吆喝,非要挖尽他致命、骇人的能力才肯罢休。

    等逛了一回古堡,好不容易他得了空可以清闲一会玩玩股票,她又开始为肚皮请命,扰得他有些后悔纵容她胡作非为。

    纵容?!

    多可笑的字眼,一个对自己严厉的冷血恶魔居然会纵容女人在他的地盘胡闹?

    若在今天之前有人对他说起此事,下场必是凄凉。

    她像生命力旺盛的野地小白花,看似无忧却能在无意中点开他胸中郁邑的结,将欢笑带进这片冰寒已久的地方,教他不忍松手放她离去。

    他盼了多久啊?似乎久到他不复记忆,忘了除去鬼堡内哭号声外.还有一方净乐是属于人间笑声。

    它的珍贵胜过四方宝石,让他渴望收着、藏着,不与外人分亭。

    “欧尼提斯,等我死了请将我的尸骨送回台湾。”她轻叹地抚抚小肮。

    “胡说,你不会死。”欧尼提斯厉声责道,不爱听她无稽言死。

    “我会,而且死因是饿死。”多可怜,客死异乡,四个坏心的好友大概会合哭掉一盎司的眼泪吧!

    他嘴角微勾地浅浅一笑,让霍香蓟看呆了,有股冲动想抱着他狂吻。

    她完全没料到,这是他懂事以来第一次笑。

    “你没逛到厨房吗?”

    “有呀!”大得吓人。

    “厨房里是不是有座大冰箱?…”

    “没错,里面有一大堆我不认识的怪食物。”连个止馋的苹果都役有。

    怪食物?“你……不精厨艺?”他问得很小心,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你不用拐弯抹角暗示我,我天生小姐命,是生来让人服侍的。”她瞄向一旁微怏的莫克。

    得罪人了!

    “哈……你也未免大坦直了吧!”欧尼提斯大笑地扯、扯她服顺的长辫子。

    为了方便探险,她把长发扎成两条麻花辫,结果被他址着玩。

    “爵……爵爷……”莫克吓得不轻,打小他带到大的小少爷也会……?!

    “莫克,你去弄两道简易的料理来喂饱咱们的食客。”

    “呃!是的,爵爷。”拖着微跛的脚,莫克玩味的频频回首。

    出门在外,霍香蓟一反平常的挣脱礼教的束缚,轻松自在的做起飞翔的小鸟。不愿挂上玉女面纱,当过往那个受尽拌迷宠幸的亚洲天后袁紫香。

    自由是件快活事,她要享受偷来的一段时光,做她自己。

    “恶魔玩股票,你又让我发现人性的一面,扣分。”她故意按掉他二笔交易。

    欧尼提厮不生气地完成另一笔交易。“恶魔也需要权与利。”

    “我害你损失一千万磅收入,你应该伸出魔掌扭断我的脖子,你愈来愈不像恶魔;快变善良的天使了。”她非常失望。

    “嗯哼,你很不满?“留她一命还诸多抱怨,真是为难恶魔。”

    她干笑地挪挪身子。“你的仁慈是我的福气,万一你不给我饭吃……”她很识时务的。

    “你就只担心饿肚子,不怕我把你当点心给吃了?”他的视线落在她微露侞沟的胸部。

    “我皮干肉瘦。”蓦然她脸色变得酡红,明了他的意思。“我胸小腰粗没**,不懂得取悦男人;啃骨头都比我有料。”

    欧提尼斯又忍不住轻笑的摇摇头。“来,我检查看看,眼见为凭。”

    “去,玩你的股票吧,有钱还怕没女人搞。”一说完。她连忙羞愧的掩口。

    “淑女说脏话,我可没带坏你哦!”他笑得十分得意,抓住她的小辫子。

    霍香蓟拉回辫子,眼波一瞄,瞧见他正在线上做的交易。“我建议你不要买进这一支股票。”

    “喔!”他不认为女人懂股票,只虚应一声。

    “它在半个月内一定会跌得很惨。”她将食指放在唇上一点。

    “何以见得?你有内线消息?”他暂停收购,想听听小女人的意见。

    “我的朋友打算搞垮它,近期必跌到谷底好再大肆买进。”那个女人的心态要不得,纯粹炫耀。

    “你的朋友?”他的声音有一丝冷意。

    “你不晓得她好奸诈,赚钱赚得凶,左手进,右手出。转手价是天壤之别,厉害得叫人唾弃。”一个可恨偏又让人恨不起来的女人。

    她飞扬的口气净是贬意,但是字句中流露出深厚的感情,欧厄提斯脸色一寒,胸中酸液直冒,当她话中的“她”是“他”,一缸醋足足喝了半缸。

    霍香蓟的英文不算好,发音不清楚,说错更是常事。所以他会误会。

    “你和他很好?”

    她瞄他一眼,奇怪,干么问得咬牙切齿?“我们算是盖同条棉被长大的好朋友,好得可以交命。”

    霍香蓟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半满的咖啡杯在她面前爆破,黑色的污渍染了她唯一的一件衣服。

    “你有病呀!我这件衣服是……晤!唐……”

    霍香蓟骂不出口,因为两片桃瓣被恶魔掠夺,他惩罚性的齿咬以宣告主权,毫不温柔地侵略她的甜蜜,饮吸香浓玉液。

    红肿的唇是嫉妒下的暴行,微酣的醉意来自意外的火花,恶魔的本性遭不经意的对话挑醒,欧尼提斯失了理性。

    就着五尺高的檀木桌,他发火地撕裂她胸前的衣物,布帛的嘶嘶声增加他掠夺的块感,紫色的眸光覆上黯沉的欲火袭上她。

    两朵含葩的花蕾在他啃咬下坚硬,她根本无力反抗他反覆的脾气。

    突然,天花板的水晶灯在一瞬间破裂,在激情中的欧尼提斯反应灵敏,一个跃身将而人带离危险;他看见站在门口的小身影。

    杰是喜欢她的。不许伤害她。门口的小男孩用生气的眼神传达心中的愤怒。她是我的。欧尼提斯坚定而霸道的回道。

    小男孩怆然一笑,黯然离去。’好大的回音响起,欧尼提斯愕然的脸上多了一道女人掌印。

    失去的恐惧攫住他的心,他两手如钳的夹住她。“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你不是我生命的主宰。”她气红了眼,但仍掩不住外泄的春光。

    他狠狠地吻破她的唇。“我会杀了你。”

    “杀吧!中国女人最有骨气,你只能留下我的尸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是她烈性的一面,然而话一说完,她便怞噎的落下泪来。

    “别……别哭,我是吓唬你的。”他失措得像个小男孩般,猛擦她落不停的泪。

    “你有需要去找妓女,我……我不是妓女,我不是……”霍香蓟坚强地边哭边捶他。

    “我没有当你是妓女。”欧尼提斯大吼的拥她人怀。“对不起,是我的自卑感作祟,原谅我,原谅我……”

    他一句句诉说道歉,她一颗颗淌下泪珠,两人僵持了许久,在们外徘徊的莫克心中不安,他害怕主人会做傻事,让自己陷入更深的万劫不复之地。

    回身下楼,他做了一件自认为对主人有益的事,一个无谓的女人,没有杀伤力。

    “香儿,是我不好,不会有下次了。”欧尼提斯再三保证才止住了佳人的眼泪。

    霍香蓟披着他的衬衫,努力拉拢,怞泣的鼻音仍断断续续传出。

    “我帮你找件衣服换上。”眼前的她太煽情,他的自制力有待考验。

    “你……你哪来的女人衣服,该不会要……要我穿你的。”她还有一些怨慰。

    “是以前的情妇……呃,总之是女人的衣物,你先将就着穿。”他来不及改口,显得局促。

    他是正常的男人,纵有恶魔之名,光凭贵族头衔和数不尽的财富,前仆后继的拜金女仍不计其数,他养过不少美艳绝轮的情妇。

    而她们都有自知之明,即使贪恋他在床第间高超的技巧和耐力,在分手之时绝不敢使手段,毕竟他非常人。

    目前他有三个热情如火的情妇,每回完事之后总会借故留下一点东西以宣告其他女人自己的存在,顺便从他身边挖点钱添购新衣或是珠宝首饰。

    他是个残忍的男人,却是个大方的情人,所以她们极力讨好,想使自己得宠久一点,在床上无禁忌地任由他摆弄,以求他一时快慰。

    英国贵族普遍有养情妇的习惯,除了少了正式名份,大抵上和正妻差不多,只要不失宠。

    “我不穿陌生女人的衣服,谁知道有没有病。”养情妇,有钱人的劣根性。

    “别任性,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被她一讲,欧尼提斯和缓的语气提高。

    比照她的圣洁气质,他显得污秽,难免恼羞成怒地不悦,怪她拉开两人无形的差距。

    霍香蓟的确被宠坏了,注重生活品质享受的她绝不接受次等对待。“你要是买不起一件衣服,我住的饭店有一堆。”

    “我不是买不起,你先将就穿一下又何妨。”他讨厌骄气重的女人,也不懂得哄女人。

    “不穿,我要回饭店。”霍香蓟性子一拗,鲜少有人扳得动。

    “不要威胁我。”

    “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才懒得威胁。”应该说她不屑威胁。

    “挑战我的怒气是愚蠢的行为,要我改变我们的关系吗?”一脸乖戾的欧尼提斯咬着牙根怒视着眼前的小女人。

    “现在的女人不看重那层薄薄的膜,性是留不住我的,你最好取悦我,不然……”她嗤鼻一哼。

    欧尼提斯挫败的抹抹脸。“你先穿我的新衬衫,我命名下的服饰店送衣服来,这样你满意吧?女王陛下。”

    “嗯!可以。”她傲得像个女王微颔首。

    “小磨人精,养你可真辛苦,难伺候。”他吁了一口气,轻捏她鼻头一下。

    “谁要你养,我银行的存款够吃到老死,根本不劳人费心。”近十年天后当假的呀!

    “年纪轻轻做什么工作这么容易获利?”他不免想岔了。

    东方人和西方人最大的不同点是,东方人个小娇弱不易老,成年女子混在西方人当中显得特别年轻,老是被当成未成年少女看待。

    欧尼提斯便是犯了相同的错误,当她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除了身为富家千金依赖父母的财富,否则不可能累积一笔庞大的全钱。

    而另一个西方人的通病他也染上了,当中国人都很贫穷,于是自然而然的想歪了,让自己再白吃一次醋。

    好在霍香蓟未听出他话中的真正含意,不然又是一场难摆平的风波,她老实的告诉他自己是如何获利的。

    “唱歌?!”

    “我唱了快十年了,光收版税就是不小的进帐,然后闲钱交给专人理财,虽然不是大富豪,但至少是个小盎婆。”

    他心疼地揽上她的肩,“你家境困苦吧!十岁出头就得为生计奔波。”

    “你认为我几岁?”她神情怪异的一瞟。

    “天呀!谢谢你的恭维,今年的生日我可以少插几根蜡烛。”她无力的抚抚额。

    “我说错了?”

    霍香蓟神秘的伸出食指在欧尼提斯眼前一晃。“年龄是女人的秘密,而且我出身富裕人家,天生好命。”

    “不能暗示一下?”得天独厚的东方脸孔骗了他一次。他悻悻然的想着。

    “不。”她肚子咕嗜咕嗜的发声。“总管大人怎么还不送吃的来?”

    他大概猜得到莫克的心思。“是管家不是总管,英国人很重视身份上的定位,尤其是杰出的管家。”

    “他该不会在管家学校修业过吧?”据她所知,是有这类学院。

    “他是。”他给她肯定的答案。

    “我的天呀!难怪一板一眼……”说到一半,她的脚底一阵湿黏。“我的午餐。”就在门旁!

    为表绅上风度,欧厄提斯开了门让她先行,谁知她一脚踩上莫克放在地上的餐盘。

    “我真同情你呀!香宝贝。”大笑声出自他的口,懊恼声则来自淑女香唇。

    “不对,牛肉片要切薄,你切太大块了,又不是牛排。”

    “一条条三公分左右,你到底会不会?别想荼害我的胃。”

    “是辣椒不是青椒,我最讨厌吃青椒了,乱恶心的味道。”

    “你们英国的芹菜好奇怪,还有长叶子,我们台湾的只有光秃秃一根。”

    诸如此类的废话不断传出,霍香蓟被一双迷人而邪恶的紫眸瞪了好几回,最后一把亮晃晃的刀插在砧板上。

    “你很厉害嘛!要来换手?”讥俏声止住了她的“指导”。

    她脸色微赧的缩回手。“我看茉莉做得很顺手,你就显得……”笨手笨脚。

    “茉莉?”欧尼提斯掀眉拔刀继续动作。

    “我另一位好友。”

    “另一位?”一种怪异思绪莫名升起,他问道:“她是女人吧?”

    “我的好朋友不多,我是说真正交心的好姐妹,认识十来年了。”茉莉的手艺不是盖的,媲美五星级大厨。

    他眉头一皱,“书房内谈到的那一位也是女人?”

    “你问得好奇怪,我用的是‘她’,当然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又不是玫瑰。性别值得商榷。

    女人?!

    欧尼提斯低咒了一声,差点把大拇指切下来当佐料,脸色古怪地一涩,他到底在生哪门子的气,根本是无的放矢。

    几时她重要到左右他的情绪,干扰他正常的作息,三更半夜为她下厨做中国料理?

    是初见那一眼渗入他的心吗?一向令他不齿的一见钟情情节竟然发生在自身,让不屑的憎爱包裹他冰封无觉的心,所以他嫉妒到失了理性,发狂地在此……暗叹了口气,欧尼提斯望着手中的厨具。

    此时的他哪像英国人民眼中的恶魔伯爵,活像是为宠溺心爱情人的居家男人。腰间还系着可笑的粉红围裙,滑稽得令人捧腹。还好没人瞧见这光景,否则一世恶名毁于一旦。

    他需要令人畏怯的名声,为了生存。

    喟然的摇了摇头;他睨向她,“请问芹菜炒牛肉要先下肉还是菜?调味料呢?”

    考倒人了。霍香蓟一时技穷,“不就是全倒在一锅炒,然后就是一盘香喷喷的芹菜牛肉吗?”

    “简洁呀!小姐,要不要直接从食谱封套剪一张图下饭?”的确是很天真的做法。

    问错人了。

    “除非我是芭比娃娃。”没办法,她只看过处理前的原形及料理后的成品,过程不在她的管辖范围内。

    这些年,她失去了许多活动空间;生鲜市场便是一例,除非她想被尖叫、疯狂的歌迷淹没。

    “你会做……生菜沙拉吧?”他问得极为谨慎。

    “不就是把一堆农产品撕切成片成块,加点沙拉抓一抓、拌一拌……”她的声音在欧尼提斯凶恶的目光下消音。

    天生好命呵!“你只要客气地说‘我不会’,我可以少嘲笑你一点。”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专精领域;你不见得有我的大众缘还有好歌喉。”这点,她颇为自豪。

    “好吧!唱一首来助助兴,别残害我的听觉神经。”他不太能信服的挑挑眉。

    “不知好歹,有多少人排队还买不到一张演唱会入场券,小看人。”她微嗔的嘟嘟嘴。

    面对曾经企图侵犯她的男子,霍香蓟很难想像眼前冷敛的他会有恶魔性格。

    陰森的环境、失温的人气,造就了他的偏激面,专家常说女人是感性动物,莫名其妙地包容一颗受伤的罪恶心,傻得以为爱是天下无敌。

    也许她有一丝丝怪罪,但在他刻意的赔罪和道歉下,仅剩的怒意化成气流,洋洒在无形中。

    女人的心软瓦解了防御,她为他心疼、为他动心、为他改变,娴雅恬柔的淑女倒成了顽皮的小女孩,镇日在他身侧嬉闹。

    一刹那间的感动恍若永恒。

    她想去爱他又怕爱他,举棋不定的矛盾个性是她的缺点,老是取不到平衡点,一座天秤在心中摇摆,今她讨厌起自己。

    不够坦率、不可爱、反覆无常,这样浮华的女人怎么有一大群的爱慕者呢?

    因为她有一张出色的容貌帮衬吧!人是看重表相的。

    “想什么,快唱歌,小黄鹂鸟。”欧尼提斯轻轻地抹了一下她的下巴。

    “恶劣,我觉得被污辱。”她假装生气地环着胸,不甘与鸟禽同等。

    “堂堂一个伯爵为没没无名的小女子下厨,我比较委屈吧!”他没好气地斜睨。

    “这是你的荣幸,多少官商、矩子求之不得的机会。我非常的红。”狂狂的说道。

    他一脸傲慢地睨着她。“可惜不够红。”

    意思是她自吹自擂,耳听为凭。

    “把话吞回去。”

    “嗯哼!”欧尼提斯不予置评。

    不知被算计的霍香蓟恼怒一睐,深吸了几口气,缓缓的音律从檀口轻泄而出,柔媚似蜜,扣人心弦。为之一震的欧尼提斯不再质疑她话语的真实性,虽然是陌生的语言,但从她软红唇瓣唱出绝俗的清音,如净水涤滤,别有一番脱俗的风情。

    她值得拥有荣宠。

    “啊——我尊贵的爵爷,你纤尊降贵的在做什么?”被歌声吸引来的莫克披着一件蓝色睡袍,可怖的脸孔有着惊慌。

    “莫克,你打断天籁之音了。”主子是天,他可不许卑下享污了主子的身份。“明天我就找我那婆子回来,爵爷莫再折贬骄傲。”

    “多找几个下人来伺候。”

    “嗄?!”

    欧尼提斯羽睫一垂。“咱们的娇客是小姐命,挑个伶俐点的女侍。”

    莫克的眼睁得不能再大了,一高一低的两个瞳孔呈现无法置信的怔愕,爵爷居然为一个女人破例。是恶魔的心被融化,还是更大的炼狱正等着?不成,他一定得挽救爵爷免受伤害。

    明天,明天就得行动,不能再拖延了。

    她,该来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夺情霍香蓟最新章节 | 夺情霍香蓟全文阅读 | 夺情霍香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