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情霍香蓟 > 第二章

夺情霍香蓟 第二章 作者 : 寄秋

    好奇心人皆有之,既然猫有九条命,因好奇而丢弃一条命值不值得呢?

    林木茂盛深处的古堡巍然矗立,高耸人云的榛木几乎遮蔽天空的颜色,大白天仍显陰暗潮湿的环绕在墙头外圈,一阵腐味随空气流送。

    地面是一大片未啃食过的榛木果实,大概因环境太过灰冷,所以松鼠类的小动物不愿前来觅食。

    明明是大暑天,边踱边拾榛果的霍香蓟竟觉得手臂泛冷,不住地以手心互相摩擦,她不认为是鬼魅作祟,高大的枝干挡住了阳光的照射,陰冷是自然反应,不该归咎于无形之物。

    “我若在这里放火,里面的人会不会慌忙跑出来,顺便大喊两声救命?”

    心不正,人便有了邪念。

    外表柔弱如柳的她有颗刚强的心,只是从小到大她被保护得太周全,先是父母的庇荫,然后是紫苑的全面戒严,接着是陶乐的母鸡天性。

    她不像紫苑的精明外露,没有玫瑰的火爆性情,缺乏茉莉的温柔善良,更无水莲的冷静自持,但是人相处久了,坏毛病多少会染上一些,而好习性就……自动剔除。

    至于原本存在的劣根性,自然在潜伏期一过发作,不然她怎会融入恶中优游。笑谈间设下陷讲诱人入瓮。

    一堆枯树枝上头覆盖些枯叶,霍香蓟就地取材地捡了两块灰中带白的打火石。用力擦撞出细微火花。

    干柴遇着了火花迅速燃烧,她也不浪费的架高石板块,把拾来的榛果放在石板上烤。

    不断地在下头添柴,白烟任风吹向古堡内。

    热热的火光温暖了血液,她用两根较直的树枝充当筷子翻动榛果,使其不焦黑,轻松自在地当在郊游。

    “好耐性,不怕被烧死,够胆。”

    存心要惹事的霍香蓟又拾了一堆柴于一旁,上面覆盖潮湿的草屑,引火一燃,浓烟随即窜起,当场呛得她逃开三尺之远,黑蒙蒙带着闷臭的烟顺风而飘。

    掩着鼻夹了几颗已熟的榛果绕到背风处,她坐在突起的树根剥果壳。

    突然,一阵——声在身后响起,一股莫名的死寂感袭上她的背,那是一种痛苦怞空后的寒肃,不具备人的生气,来自黑暗世界。

    她做了一件老人家说不可以做的事——回头。

    “啊——”她抚着胸尖叫,片刻后笑得像傻瓜。“小朋友,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眼前立了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有着银白色的头发,诡谲的紫色瞳眸,他一脸深沉的伸出手。

    “你要吃榛果?”

    他点了点头。

    “来,姐姐帮你剥,小心烫手。”以她的年纪自称姐姐有点过份。

    霍香蓟以友善态度来亲近小男孩。像拿着毒苹果的美丽皇后。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杰。”

    杰?“你……住在城堡里面?”好漂亮的紫眸,真想挖下来收藏。

    他似乎听见她的心语,肩头一僵。“你是指以前还是现在?”

    她不禁问:“现在和以前有什么分别吗?”不可爱的小孩,泛儿、蜜儿嘴多甜呀!两个可怕的恶魔。

    “你不怕恶魔?”

    她笑着推推杰略显冰冷的额头。“恶魔有何可怕,人心才是真正无底的地狱。”

    “人人都怕堡中恶魔,他会吃了你。”他的眼中闪着不符合年纪的狡狯之色。

    “小孩子别乱看恐怖书藉,你被宗教教坏了思想,有谁看过食人的恶魔?荒谬至极。”

    地狱何所至,人心也。

    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你是笨蛋。”

    霍香蓟恼了,抓过他的衣领恐吓。“被宠坏的小表,你欠打呀!”

    “我不是小表。”他的心底有着苦涩。

    “是哦、是哦!人小表大!”亏他长得和蜜儿一样漂亮,脑袋却像个小大人,他没童年呀!她最恨不像小孩的小孩,被大人公式化了。

    像蜜儿那么鬼灵精怪,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乱转,活像仲夏夜里的精灵尼可,叫人又爱又恨,恨不得啄上一口好好疼宠。

    “谁是蜜儿?”

    “蜜儿是我大哥的女儿,快十岁了,是个美得冒泡的小天才,你……咦!你怎么知道蜜儿?”她没说呀!

    杰陰恻恻地勾起后角。“我说过我不是小表。”

    “呃……你……”她吞咽了一口口水,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阵陰风骤然拂过她的双颊,冷得像是贞子爬出井般悚然。

    “我不是小表,我是真鬼,”他冷眼等着看她狂叫奔离。

    霍香蓟出乎他意料地握住他的小手。“你好,鬼小表,你死得好浪费。”

    这下换杰被她吓到目瞪口呆的傻住,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哼!要不得的小表,敢说谎骗我,当我是白痴呀!”她根本不当真地拉掐他的脸皮。

    他恍然大悟的生气瞪她。“我真的是鬼,你这个白痴的中国女人。”

    “好大的狗胆,你竟然敢骂我白痴女人,我非替你的父母好好教训你一番不可。”

    二话不说,她仗着身高赢人,一把拉住他按在大腿上,一下狠过一下的拍打他肉肉的小**,小孩子不趁这个年龄教,以后会教不乖。

    她打得正过瘾,却隐约听到他含糊的泣声而停下手,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原来是——“我爸……爸爸……和妈妈……不要……不要我……我们……”

    弃儿?

    不会吧!他穿得这么体面,扣子还是纯金打造的呢!

    她正色的说:“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天底下哪有不要孩子的父母。”这小孩是吃饱了撑着,玩起苦儿流浪记吗?

    “我不是小孩子,我三十岁了。”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朝她吼。

    “恭喜,你保养得真好,用处女鲜血吗?”哈、哈!天真的小表。

    杰神情正经地推开她。“我死的时候是八岁,我没有长大的机会。”

    因为他讲的口气太沉重,深深的悲伤笼罩了霍香蓟,等她回神过来已不见他的踪影,她不管火会不会烧成燎原巨焰,直觉性要追上他再揍一顿,敢戏弄大人。

    一抹银白在两尺远的树后一闪,她立刻提腿要逮人!

    “小表,你给我站住,我要打得你魂飞魄散。”她一把抓住一束银发。

    当人一晃到树后,她看到的是长大的小男孩,三十岁左右,有一双空泛黯默的紫瞳。

    “天呀!小表,你在玩什么把戏?”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孔,除了尺寸不符外。

    “我不是小表。”

    低哑略带性感磁性的声音一出,霍香蓟几乎要迷恋上他的嗓音,这是她听过最动人的音律。

    “还说不是,是你自己承认的,健忘的小表。”她捏上手了,两只柔荑狠狠掐拧他无肉的硬皮。

    “你到底是谁?”

    她以为他是之前的小男孩,故意说着吓人的话。“我是魔鬼。”

    一双喑黯的紫眸倏然泛红,她在昏迷前捕捉到一抹锥心的恨。

    那一刻,她是心疼他的。

    一个受困的灵魂。

    ☆☆☆

    女人。

    他带回一个天性狡猾,内心污浊的女人。

    无数的不解困惑他无意深究,怕答案是一串无止境的幽魂,缠住他早已破碎不堪的知觉。

    不该有感觉,伤害如影随形地在一旁虎视眈眈,恶魔属于人心最黑暗的角落,他必须冷硬的伪装自己,阳光从来未公平地施舍一份温暖。

    他是人人口中惊惧的恶魔,狂暴、冷血、陰狠,紫色的眸光迸出鲜红颜色,就像死亡的预兆。

    但是,他也怕寂寞呀!

    孤独、寂寥的岁月多么难捱,活着为了什么,只为迎接日复一日的日升月落吗?

    他需要温暖的体温相伴,不然他怀疑自己身体流动的血液是千年寒冰,冷得心都冻僵了。

    而伸张的五指渴望化成恶魔利爪,毫不留情地扑杀每一双憎恨眼神的主人。

    那血的味这是如此温热、可口,像暖阳照射在冰冻的四肢,肌肤泛起对温度的贪婪。

    那一刻,心是满足的,不再冰冷。

    他,噬血。

    突地,沉静的他惊猛的紫光变得很厉,人神回避。

    “爵爷,你要杀她吗?”

    清惧老者眼神精悍,挺直的背脊略显老态龙钟,扭曲的五官布满杀意。

    “莫克,你想她该死吗?”他用反问句,深邃目光教人猜不着真意。

    “擅闯爵谷城堡的入侵者都留不得。”莫克的声音粗得好似钢丝切割。

    “她是入侵者?”恐惧失温的心再度颠覆。

    如云的长发披散在艳红床单上,紧闭的两扇羽睫微翘,似雪的肌肤衬托出无暇的光华,她仿佛失速坠空的一朵彩霞,丰富了冰寒的世界。

    他的床上躺着一位自己本该深恶痛绝的女人,她颈部的线条优雅地跳动着生命的迹象,令人想摧毁。

    伸手极欲扭断不及掌握的纤细颈项,那舒服的脉动舒缓了一丝戾气,他眷恋起她身上温暖的味道,是春天铃兰花的香味。

    一种幸福呵!

    “爵爷,犹豫是毁灭的源头,”莫克不要主人有心,他受太多伤害了。

    “是吗?”眼中闪过深沉的痛,他竟想以毁灭了他贫瘠的一生。

    “杀了她吧!爵爷,老奴已为她挖好了安身处。”是人都该死。

    欧尼提斯。格威特伯爵似受蛊惑的红了眼,两手无意识地往床上的昏睡者一掐——一抹小小银白身影出现在二楼窗口,紫色的瞳眸满是怒气,责怪他的鲁莽、无知,透明的琉璃落地窗无声震裂,飞散的碎片硬生生的插在他臂上。

    原来他也会流血,同世人一般的颜色。

    “为什么?杰。”

    “我喜欢她。”

    童稚的嗓音和大人成熟的沉痛声相互呼应,相仿的面容,飘扬的银发,一生一死。

    “她是个……外人。”欧尼提斯的声音饱含着对甜美生命的渴求。

    “她打了我。”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莫名地撼动亡灵的心。

    他怔愕地望望两眼紧闭的女人。“她不知你是……另一世界的游魂?”

    “我告诉过她。”杰露出近乎可笑的表情。“她不相信。”

    这女人怪得令他喜爱。

    “不相信?”

    未免太荒谬了,鬼堡的传说使人却步,日夜哀号的鬼鸣声在城堡内回荡,多少好奇者葬身于此,她耳朵不闻刺耳的呼吼声吗?

    冰寂的心出现剥剥的裂痕声,她这是无知得近乎愚蠢的傻子,还是勇敢地顶着光圈的救赎天使呢?他有了期待的愉悦。

    每个人都想伤害他们,可是没有一个人靠近得了,肉体上的疼痛是怎么一回事,他渴望知晓。

    “爵爷,她快清醒了,除了以绝后患。”莫克扬起诡谲的催魂声。

    杰怒眼一扫。

    “莫克,别忘了你的身份。”

    “是,大少爷。”他恭敬却难掩痛恨的退到角落。

    “洛,留下她。”

    欧尼提斯愕然一怔地望向杰。“因为她的温暖吗?杰。”

    “是的。她的怀抱好温暖。”他的脸上浮现令人嫉妒的迷恋。

    “她不属于你。”

    杰露出苦笑。“留下她,我的兄弟。”他的确无法拥有一个活人。

    “不是为你。”他是被遗忘的生命,只为自己。欧尼提斯望向床上的佳人。

    陌生的悸动冲撞他枯干的心房,无名的嫉妒燃烧得快又猛,她的温暖应该属于他,这是他的城堡。

    “你也喜欢她?”

    凝视着她那即将开展的美丽,欧尼提斯面容一整,“我们是心灵相通的孪生子,不是吗?”

    “是呀!我的弟弟。”

    年少的脸孔,年长的脸孔,一样的银白长发,一样的紫瞳,镜般真实的人生,他们是一对随命运玩弄的孪生子。

    一个虽亡仍存于世,一个生如行尸,同样活在地狱边缘。

    渴望的阳光何时降临?

    两对失了温度的紫眸落向昏迷的人儿,那是一种更残忍的诅咒,还是黎明将至的曙光?

    三个意识,三颗心。

    一份希望。

    黑暗在日落后来临。

    ☆☆☆

    好觉。

    近十年来,第一次无压力地睡了个好觉,真不想清醒面对一成不变的掌声。

    扰人的低哑磁音不断刺激她逃避的知觉,一双手在颈间若有似无地拂掠,一下子轻一下子重地降低睡眠品质,让她不得不提早睁开睡意浓厚的眼。

    “你们好吵,不扰人清梦是身为人应备的礼仪。”

    打立双臂伸个懒腰,娇柔地擦擦爱困的倦眼,不做作的女性举止让欧尼提斯心跳一紊,掌心紧握地贴在身侧,以防一个失控抚上她娇憨粉脸。

    黑玉般清眸镶嵌在秀丽的娇颜上,使原本出色的姿容更见亮丽,美得令人自惭形秽。

    藉由她的清净,他看见自己满身的罪恶。

    “放肆,这里不容低残人种张狂。”

    咦!

    霍香蓟定眼一瞧那粗嘎如鸭叫声出自何处时,瞠目的冷吸了一大口气,那是一个……人吗?

    两条手臂严重萎缩,似乎剐去不少应有的肌肉,全身干干瘪瘪活像出土的木乃伊,左腿呈现不自然的站姿,膝盖微突。

    最可怖的当属颈部以上——脸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焦黑疤痕,一只眼睛向下垂到鼻侧部份,翻白的眼珠子像死不瞑目的牛眼,丑陋而狰狞。

    纵横凹凸的老脸找不到一处完整的皮肤,如同战争后一片狼藉不堪的焦土,无一丝生机。

    “老伯,人吓人会吓死人,我胆子很小。”

    窗外的小男孩冷哼一声消失,嘲笑她千篇一律的开场白。

    “你不怕?”

    她托着香腮一愣,“怎么你们说话的口气都一致,那不知天高地净的小表八成是你家的小孩。”

    “小表?”

    两道错愕的呼声一前-后扬起,引起慵懒佳人的注意力,纤细食指怀疑的一指,粉红的樱唇阖不拢的问:“你……你是成人版的小表?”

    “我不是小表。”

    太诡异了,有点错乱的霍香蓟伸出一指戳戳立在床侧的高大男子,口气一松地说道:“你是人嘛!”

    “我是吗?”他深感疑惑。

    “你在质疑我不是人吗?”除非她已蒙王母娘娘玉驾召回。

    他冷冷的掀唇,“你知道我是谁?”

    “长大的小表。”她毫不迟疑的说道。

    欧尼提斯几乎要为她的胆量喝彩,心中恶意地想撕毁那一脸恬适的悠然,看她花容失色的夺门而出,和世间的女人无异。

    “我是魔鬼。”

    “魔鬼?”她柔搓下巴一瞟。“你头上的角呢?还有黑翼、尾椎的小尾巴哪去了?”

    不料这下受震撼的反而是他,远处传来小男孩嘲弄的笑声,似在讽刺他的失败。

    他半眯着紫瞳一瞪。“你不相信我是恶魔?”为什么有人不相信他是恶魔,他反而有种被侮辱的感受?

    “恶魔要是长得像你这么帅,四大天使还有什么搞头?怕不早早收拾包袱回天堂哭诉上帝造人的不公。”嗟!丙真一家亲,谎话连篇。

    “我真的是恶魔。”欧尼提斯第一次说服别人相信自己最不愿接受的恶名。

    霍香蓟同情的着向莫克。“你家主子看医生了没?他病得不轻。”

    “你……他……胡扯,爵爷很正常。”一阵浪打过来,老管家差点漏接。

    “你确定?我看他疯得很厉害……呃!别瞪我,怪恐怖的,我是说他幻想过于丰富,世间哪有什么恶魔……”

    她的话像关不了闸的洪水直泻,让一向寡言相对的主仆有一丝异样地哂然,几时沉寂的死堡有了人气?

    “你说够了没有?”

    主人“好心”提醒,她不禁失笑地抿抿唇。“抱歉,我很少演讲。”

    “演讲?”

    “不懂?”见他面色一沉,霍香蓟心里犯嘀咕。“就是话多的意思,你很没有幽默感。”

    “我不需要幽默感。”他冷然的说道。

    “好吧!有钱人怪癖多,我叫香蓟霍,来自台湾,你呢?”

    他顿了一下,有些不太情愿的挤出几个音。“欧尼提斯-格威特。”

    “喔!欧尼提斯-格威……特?你是鬼堡的主人。”不会吧!她真进来了。

    “对,一个专吸人血的邪恶魔鬼。”他冷笑地露出森冷白牙。

    他就是要别人怕他,孤单了近三十年,唯一学会的一件事——在旁人伤害你之前先下手伤害人,这样自己才不会受到伤害。

    世界原本冷酷,欧尼提斯全力断绝心头萌生的期盼,他禁不起再一次的失落,那比遭亲生父母遗弃还要难受。

    无心就不会痛。”

    “请问一下,吸人血有什么窍门?”人体内有好几升的血,全吸光了不会胀气?

    “嗄?”她……她的父母是怎么教养孩子的?净问些怪问题。

    不回答?“你有权保有隐私,我只想问一句,血好喝吗?”

    “你……你到底是谁?”他快被她搞得失去冷静,只觉血管里的冰血隐隐加温。

    霍香蓟好笑地下了床,光着雪白luo足走向固定的琉璃窗,孩子似的天真着着堡内的风光。

    “你是恶魔那!掐指一算即知我的生平,何必多此一问。”

    “我还没有那么无所不能。”他自嘲着。

    “所以说喽!你是个有缺陷的恶魔,对至高无上的恶魔一族而言是种羞耻,以后别再动不动自称是恶魔,免得自己讨难堪。”

    不止欧尼提斯面色一青,连敌视外人的莫克都失了戒慎,仿佛她是千年难见的怪胎,净说些惊世骇俗的话。

    很少碎嘴的霍香蓟蓦然回头。“你家的小表呢?告完状以后跑去躲起来?”

    “他说你打了他一顿,”欧尼提斯冷傲的眼底有着薄淡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该揍,小小年纪就学会欺骗大人,将来肯定没出息。”不可爱的小孩。

    他不必有出息。“他不是告诉你他三十岁,不算小了。”

    “他是你儿子吧?”父子一个德行,荒字爱加言。

    “不是。”欧尼提斯紧绷的脸部肌肉微微怞动。

    霍香蓟一副少骗人的模样,“拜托,你们父子长得像拷贝品,难不成还能是兄弟?”

    “他的确是我兄弟。”欧尼提斯嘴角有抹可恨邪笑,准备让她“惊喜”。

    “是唷!你干脆说他是你死了二十几年的双胞胎兄长。”聊斋志异是中国出品,八卷四百三十一篇是蒲松龄的作品,她早在国二那年就读烂了。

    “安琪儿,你的光环不折断很不甘心是吧?”他乐于效劳。

    她俏皮的用手在头顶打几个圈。“恶魔与天使,很好的教材。”

    欧尼提斯的银白长发往后一甩,紫色瞳眸骤然一沉,迸射出火一般的光芒。

    顿时——整个房间天摇地动,家具飘浮在半空中,似明似暗的旋涡在角落处回绕,纸张随之飞舞,脚下颜色暗沉的罗马式地毯左右波晃,似要起飞冲天。

    脸色呆滞的霍香蓟因此呼吸不稳,在掌抚上跳动的心口,瞠大惊愕的双眸。

    就在格威特主仆以为她被吓着之际;她大笑的反将一军,“哇!原来你有超能力呀!恶魔伯爵。”

    闻言,两人当场傻眼,只差下巴没掉。

    第一仗,败得可笑而无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夺情霍香蓟最新章节 | 夺情霍香蓟全文阅读 | 夺情霍香蓟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