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净水 > 第十章

净水 第十章 作者 : 寄秋

    “小净,危险!”

    捉到白虎精理应是件津津乐道之事,大凶得伏实为百姓之福,众人欣喜之余不免惊叹万分,人生哪得几回见天上仙子。

    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以为可以放心之际,尾随其后的媚烟儿见净水擒妖后大受拥戴,心下顿生妒意地走向她身后,顺手一推。

    她原本只是想让净水跌下石狮出出气而已,殊知净水没料到会有人推她而足下不稳,骤地一慌地放开缚妖索。

    缚妖索一松,凶猛的白虎精不趁机逃走,反而前足一纵恢复原状,以惊人虎姿神速扑上来不及防备的仙子,意欲一口撕开她的咽喉夺珠。

    风妒恶见状为之一惊,想都没想地纵身相护,挂心在佳人的安危上,顾不得自身的危险,为她挡下致命的一击。

    尖锐的牙刺入肩骨之中不觉痛,不断冒出的血珠很快染红那身素白,也让他顿感虚弱的失去血色。

    狂吼声一起,雄姿凛凛的麒麟以角顶开虎腹,昂首长嚎地与之缠斗,巨大的兽由地面撕咬至庙顶,再由庙顶战到树梢,互有负伤地战况激烈。

    毕竟麒麟是三大神兽之一,久战之后渐占上风,他以后蹄一踢,再用角顶虎一抛,牙尖一咬将落了下风的白虎精丢向庙前,准备以牙口了结它的生命。

    殊知白虎精狡猾无比,它是假意落败而四足落地,一口叼走掉落庙埋的灵珠,趁麒麟尚未攻向它时囫囵入肚,直抵胃袋。

    它得意极了,扬起巨爪挑衅,有了神珠的助益,它根本不惧面前龇牙咧嘴的神兽。

    “孽畜,还不知反省,连神兽都敢伤害,本座今日便要收了你。”

    一道刺目的光击向白虎精腹部,它呕了一声吐出神珠,在金光的拂照下它竟无法动弹,慢慢地在光中升空,缩成一团巴掌大小的小兽,困在一道光线之中难以挣脱。

    “净水,还不随本座回紫竹林受罚。”

    罗汉的身影乍现,不敢求情的净水依依不舍地噙着泪,在看了风妒恶一眼后便被收走,无法亲口说出道别的话语,只能用眼神嘱咐他保重。

    伤重的风妒恶亦痛彻心扉,但肉体的疼痛远不及无力留住心上人的苦楚与不甘,他挣扎着冲上前求神明大发慈悲别带她走,可来不及了,金光消散后已无佳人芳踪,徒留他叩首再叩首把额都磕出血。

    一对有情人被狠狠分开,伤心的不只他们两人,在场目睹的众人也难过不已,为他们的仙凡恋一掬同情泪,却也无能为力为其尽一分心力。

    不过,伏虎罗汉似乎得了眼疾,竟只知有仙却不见神兽,他带走了私逃下凡的小仙婢,把一心想回天庭的麒鳞遗忘了,让他闷得直呼气,频频刨土扬沙。

    三日后——

    “大士呀!?就做做好事,别再害我老头子失眠了,我年纪大了不堪折腾呀!”再来几回他肯定虚脱了,累得没法送姻缘。

    第一个前来投诉的是衣服被扒了一半的月下老人,他满脸慌色急急忙忙,一路上丢拐杖抛红线地怕被身后的人追上,一把老骨头竟跑得比飞还快。

    “怎么了?月老,瞧你一身冷汗的,不会又错牵了凡间姻缘吧?”急着拜托她向玉帝求情。

    “牵错姻缘还好办,可是凡间也不知着了什么瘟,竟猛烧一堆美女给我,还不经我同意帮我娶妻纳妾,我都快被家里那群女人给烦死了。”

    他是神呐!怎么圆房,她们一个个急着想剥他衣服,也不瞧瞧他多大岁数了,就算有心也没那个力气,一大堆妻妾他是有惊无喜,享不起艳福。

    就在月老发完牢蚤后,二郎神也牵着一头怪模怪样的……呃,是狗吧!来找观音大士。

    “大士,祢不能再坐视不理了,凡间的百姓实在太胡来,根本无视神威浩荡。”

    菩萨垂目,“那是……哮天犬?!”

    左耳多了只铜铃,右耳挂上金梳子,颈项上是串了珍珠的云朵项链,全身上下的毛被剃个精光,只剩下四足一圈毛发,以及尾巴末端染了红漆。

    她从没见过哮天犬如此沮丧过,像见不得人的丧家犬一般,头低低的不肯抬高。

    “大士,祢一定出面解决此事,下头的信徒扬言要拆我的庙呀!我快要无家可归了。”

    “大士,祢快快出手呀!他们要毁我金身,叫我元神俱灭……”

    “大士,慈悲睁眼吧!我的胡子没了不打紧,他们怎能掀了仙姑的裙子……”

    “大士呀……”

    先是南极仙翁大喊救命,接着又是天枢星君,然后少了半边胡子的吕洞宾也扶着花容失色的何仙姑来了,大小神仙一字排开的请求,望菩萨开眼。

    此时的凡间是一片闹烘烘,不论是哪一位神祇都难以幸免于难,害他们叫苦连天的聚集紫竹林,久久不肯散去。

    “那?们想我如何做才好呢?”大士掀唇浅笑,睇凝诸多仙友。

    “把净水仙子掷下凡间吧!她害仙不浅呀!我们留她不得。”

    “快抛、快抛,迷糊仙子只会给我们惹麻烦,让她下凡重新修练……”

    “不要迟疑,给她死……呃,是赐她重生,别让她哭哭啼啼地惊扰玉帝……”

    说得太快的太上老君招来一阵怒视的斥责,他连忙改口说出众神连日来的痛苦,泪水中孕育而成的净水有着丰沛的眼泪,镇日不歇的哭声已严重地影响到他们的正常作息,她哭出的泪水快淹到天庭众神的足踝。

    菩萨听完众神仙的怨言后,笑眼盈盈的望向怞噎不止的小婢,失笑她对人间的眷恋竟深重至此,宁可放弃仙籍也要和凡间恋人长相厮守。

    罢了、罢了,身在心不在,留她何用,她和青莲一样结缘在人间。

    “净水,你真不愿留在大士身边吗?”情爱本无价,唯有有情人。

    “大士,我……我想伺候祢一辈子,可是……可是……他受伤了。”伤得好重,整个背都是血,吓得她手足无措,竟忘了医治。

    “若我让你下凡医他伤口,你还会回来吗?”祂笑道,眼神温柔。

    “我……我……”净水怞怞噎噎地尽是落泪,好不悲凉。

    “好了、好了,别再哭了,你就下凡去吧!别再替所爱的凡间男子惹麻烦了。”她再哭下去,连佛祖都要关切地问一句——怎么回事?

    她一怔,不敢相信地急问:“真的吗?我可以不用受罚。”

    “谁说不用,本座罚你一生一世在凡间受苦,历经为人妇、为人母的痛苦,有生之年为柴米油盐而奔波劳碌。”

    对养尊处优的仙子而言,这是极其严厉的重罚,被贬的谪仙得为生计躁劳。

    “谢大士恩典、谢大士恩典,净水一定不忘恩惠,日夜为祢上香祈福。”

    连磕了数个响头的净水不待菩萨开口,兴匆匆的一抹泪水,朝连接凡间的缺口一跃而下,迫不及待想见到思念的人。

    她一走后,捂着双耳的金童才由帘幕后走出,神情明显放松地走至菩萨身后,问出心中的疑惑。

    “大士不觉得寂寞吗?”一个个婢子都走了,少了不少笑声。

    “百年之后自会回归本位,何来寂寞。”衪一笑,闭目歇息。

    “啊!我忘了她们很快就会回来了。”瞧他糊涂的,被迷糊仙子哭傻了。

    人间一年,天上一日,百年不过三个多月,何必担心寂不寂寞,一眨眼就到了。

    金童笑咪咪地拉出一脸思凡的玉女,取笑她哭得两眼汪汪的丑模样。

    “喂!你够了吧?!再闹下去,人间的神明都要逃之夭夭,不敢再居住了。”

    手拿利剪的麒麟一把剪掉文昌君笔上的毛,又将武曲星君的长戟削去一大半,武鞋改换绣花鞋,战袍儒服成了华丽的绫罗绸缎,裁剪成翩然彩衣。

    他还不甚满意地取来水粉胭脂,眉笔一画,细粉儿一抹,大红花头上一戴,血盆大口的媒人婆招摇出现,眼下近鼻处还点了一颗媒人痣。

    众神众仙被他这么恶搞一番,还真是有苦难言呀!一尊木雕偶儿不能还手、不能回嘴,只能由着他胡弄瞎为,垮着一张脸盼能早日脱离苦海。

    “这句话该是出自我口中,你这样恶整众神像,不怕他们找你算帐吗?”罪行重大。

    提着一桶红漆的风妒恶为庙宇整修门面,龙柱撑天,凤羽舞空,灵龟吐珠,白蛇戏兔,他一笔一笔地粉刷着,不消多久整间庙有如浴血一般,殷红一片。

    不嫌累的他还拔除庙庭种植的花花草草,一一洒下籽苗种福田,让贫苦人家多了菜蔬可摘,不致因腹饥而做贼,得以一餐温饱。

    “我做了什么为何我毫不知情,你别将自己的恶行栽赃在我头上,我可是一头尊贵的神兽,与你们卑劣的凡人不同。”麒鳞高傲地一嗤,睥睨向来瞧不起的人。

    自从媚烟儿推了净水一把后,大家对她不当的举动十分不谅解,虽然白虎精并未脱逃,但风妒恶因此受到重伤,让人很难不怪罪于她。

    一开始她还认为自己没错,不过是轻轻推了一下,哪知事情会变得那么严重,她也吓了一跳,以为老虎精会吃了她。

    可是她不知悔改的态度让原本顺着她、宠着她的众人渐觉不值,慢慢疏离她,不与她往来,看她的眼神充满失望和遗憾,她才惊觉已失去人心。

    但为时已晚,她在临安县百姓眼中是一名妒妇,不择手段陷害人的恶婆娘,不论走到哪里都有人鄙夷一睨,甚至是朝她吐口水,名声之坏让她已无立足之地。

    而这个时候,她一直依恃的舅爷过世了,享年六十五的魏仲谋在听闻她所为的恶行后,竟一口呕出鲜血,愧对少主而羞愤辞世,解脱了一身病痛。

    即使媚烟儿再不愿,抱着柱子不肯离开,还是被远道来奔丧的娘亲带走,并在不久后下嫁她最厌恶的族长之子,至此便再也未听闻她半丝消息。

    “被丢下的又不是只有你一人,你到底要闹多久的别扭才肯消气?”他根本是头任性小气的兽,为一点小事记恨至今。

    一勾起伤心事,倍感愤怒的麒麟朝风妒恶一吼,“你懂什么,我气愤的不是回不了天庭,而是那个笨仙子早就找到珠子却没告诉我一声,让我傻楞楞的和她在凡间游荡,以为她真的蠢到没有我不行。”

    结果她下凡不久便寻获宝珠,却为了想正凡间多玩几年而隐秘不宜,拖着他东走西跑尝试新奇玩意,害他得跟着收拾她惹出的麻烦。

    “我就不信换了是你会无动于衷,你也看得出她招惹是非的本事有多高,要不是我在后头给她撑着,她起码死上百次。”

    他越说越气的用力一拧,竟然将太霄神君的手臂扯断,顿时怔愕的怒火更盛,将错手之过怪在好玩的仙子身上。

    “阿猛,你何必恼火呢?想想我得一辈子背负避免她惹是生非的重责大任,你这短短几年又算什么?!”与他一比,犹如芝麻和卵石。

    麒麟闻言一怔,继而撇嘴的冷笑,“等人回得来再说,天庭不比凡间,你就算等到发白齿落也不一定等得到她。”

    人太痴情有何用,天高神远,谁理会他一介凡人。

    “我等到了。”风妒恶放下漆桶,越过他看向门外一道缩颈藏肩的身影。

    “什么等到了?你白日梦作多了终于疯了,笨仙子她……等等,那个用袖子蒙脸的背影有点眼熟。”似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见人。

    倏地,两眼瞠大的麒麟,难以置信地将拳握紧,新怨加旧仇一古脑的涌现,震惊的神色由怒气取代,他挽起袖子准备讨回一肚子怨气。

    一道极快的人影掠过他,激动万分抱住分别多时的人儿,怒色满面的麒麟顿时停下脚步,冷嗤的放开握紧的拳头,回过头将神君的手臂装回去,再洗去龙腾凤舞上头的红漆。

    既然人都回来了就不用打扰这些神明,反正以后有苦头吃的人不是他,他又何必拿衪们出气。

    心想至此,他的气也消了,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想回到天庭过他逍遥的神兽生活,其实他不想承认他也满喜欢纷扰的人间,比起每天打盹、无事可做的无聊日子有趣多了。

    尤其是又笨又蠢的迷糊仙子,少了她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起劲,让他竟然想念她种种惹祸的蠢行。

    “我回来了。”不再哭的净水带着明亮的粲笑,明眸媚如春水。

    “你回来了。”微带哽咽的风妒恶细细端详她的娇颜,像看不够似的目不转睛。

    “大士罚我下凡当一世人,我不走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分开。

    “真的吗?不会再有神佛将你带走?”他仍是不安。

    她开心的一笑,“是真的,我一直哭一直哭,衪们被我哭得受不了就求大士将我踢下凡间……呃,送下凡间啦!你不用再担心了。”

    “小净……”他动容地凝望那双略显红肿的水眸,深情立现。

    “你的伤好了没?要不要我帮你治?我在天上一直想着你的伤势,想得我的心好痛,眼泪就停不住的想哭……”说到这,她的眼眶又红了,泪光盈盈。

    风妒恶笑着握着她的手,阻止她割腕喂血。“已经全好了,没事了,你打算几时嫁我为妻?”

    “啊!这……”净水脸一红,羞得直往他怀里钻。

    “我会尽快娶你进门,让你多生几个胖儿子,以后你就没空四处惹麻烦。”他想要她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

    “什么嘛!又说我惹麻烦,我又不是故意的……啊!对了,我带了一个人来见你喔!你一定会高兴的落泪。”

    哼!别再说她迷糊了,她是大智若愚,深藏不露,不轻易展现才华。

    他失笑,“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能回到我身边我已经很满足了,不可能……”

    “二弟。”

    一声轻唤,身子一僵的风妒恶惊讶地看向不远处的一对男女,他的目光盯住那道昂藏俊挺的身影上,热泪盈眶地红了双目。

    即使多年不见,他还是能一眼认出那个人是谁。

    “大哥——”

    兄弟见面恍若隔世,两人相拥落下欢喜的泪,一切尽在不言中。

    《完》

    *欲知性格清冷的青莲如何心系风家老大风寄傲,请看花园系列808仙婢奇缘之一《青莲》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净水最新章节 | 净水全文阅读 | 净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