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净水 > 第九章

净水 第九章 作者 : 寄秋

    风吹柳絮任意飘,金桂藏香粉枝头,双雀叽喳梁上跳,人间儿郎影难双,笑问碧海何日晴,那光影儿,却道仙乡无处觅,留虹无数……

    媚烟儿的一番话确实深深地影响凡事不沾尘的净水,她踽行在僻静小径,面带忧愁,纠结难放的心藏着沉郁的幽思。

    走还是不走呢?

    她本是天上仙子,无人间姻缘,自是不该有情爱,和凡间男子相恋是不被允许的,若她强求了这段感情,他们真能结出善果吗?

    不懂情,她欢欢喜喜笑看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不关己身地认为那是人生必经之路,她不痛、不疼、不难过,冷眼旁观。

    一旦识了爱,她也变得多愁善感了,纠纠缠缠的情丝织成了一张网,网内有她的不安和彷徨,以及不知何时染上的怅意。

    伤害他人非她所愿,若是知晓她会因爱上一个人而令另一人痛苦难当,她会选择不去爱吧?

    约定的日期一日日迫近,她的心也越来越不安定,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心头沉甸甸的,不开怀。

    “烦呐!当人真麻烦。”还是神仙好,无忧无虑乐逍遥。

    “当人怎么不烦,可是当个小仙也不见得快活,不然你怎会咳声叹气,愁容满面呢?”人呐仙的,全都不知足。

    “谁?”净水一惊,倏地回头。

    一道白雾由地底冒出,雾才散去,就见个拄着竹头拐杖的白胡子老头笑盈盈地捻着长须。

    “仙子,不认得我土地呀?”烦恼多,忘性大,和瓶儿那丫头一样快记不得他喽!

    “咦,是福德正神,许久不见了,你找我有事?”她眼神带着怯缩,不若以往一见到老土地便欢天喜地的朝他奔去。

    “没事不能来瞧瞧你吗?说得怪没良心的。”他假意一恼,怨她没心肝。

    “不是啦!我是想你老公务繁重,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人间事,怎好劳烦你常常来看我。”净水干笑地拉拉他衣袖。

    “嗯,说得还有几分诚意,老土地我就原谅你,不过……”唉!这日照真炙人呀!秋老虎晒得他眼花。

    “不过什么?”她顿时心口一窒,七上八下地屏气凝神。

    土地公咳了几声,清出一口浓痰,“瞧你紧张的,我会吃了你不成。”

    “呃,呵呵……”除了笑,她还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我老头子要是一天不在外奔波劳碌就浑身不舒服,筋骨僵硬,你们这几个粉娃儿就让我躁心……”害他一把老骨头不得不四下走动。

    “土地爷爷……”喔!急死人了,他到底想说什么嘛?别尽吊胃口。

    他呵呵笑地抚了抚胸前白胡,“哎呀!你几时变成急性子仙女了?老头子我就开口了,你别催。”

    净水不语,只用嗔恼的神情瞅着他。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青莲仙子要我转告你一声,唯有痛过、苦过、伤心过,方知人间情爱,她要你好自为之。”真累,待会还得去找绿柳、瓶儿两位仙子呢!

    嗯,紫竹仙童那儿也该去瞧一瞧了,他的麻烦也不少,老是让他烦心。

    “青莲姊姊呢?”若是以前,她定会追问是什么意思,但此时……万般辛酸皆为情,苦痛不离。

    “她呀,回去了……”老土地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

    “什么,她回去了?”怎么会呢?十五年的期限不是没到?

    当初绿柳不小心打翻观音大士的宝盒,致使五颗宝珠流落人间,她们四仙婢及紫竹童子约定好下凡寻珠,十五年后见。

    期限未到,青莲却回去了,那……净水恐慌了,茫然失措地微红了眼眶。

    “是大士亲自带她回紫竹林,但是……”他好整以暇,等着她问为什么。

    天机虽不可泄露,但老土地和仙子们相处多年总有些情分在,私心地想多帮帮她们,就算不能明白告知日后处境,但老头子记性不好,不小心漏了口风也是常有的事,天庭若怪罪下来他也有理由脱身。

    可惜净水太慌乱了,心中一片局促不安,生怕下一个被带回去的是自己,因此没瞧见土地公眼眨得快怞搐的暗示。

    天意难违吧!老土地这么想着。他一瞧见小仙面带愁色的低下头,微叹地晃晃脑袋,看来她还有得苦头吃。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切记别太伤心了,柳暗花明又一村……”他已经明示得如此透彻,她再不明白他也没办法。

    雾气再起,那道佝偻的背影如来时般悄然消失。

    许久之后,净水才发现幅德正神不见了,她慌张的连忙一呼——

    “土地爷爷、土地爷爷,你别走呀!快告诉我该怎么办?我不想回去……你出来,出来吧!我不要回去……”

    她好慌,又惊又惧,如同失去伴侣的野雁,焦虑慌忙的四处高喊,想找回那份安逸和依靠,不愿就此孤雁南飞,落得影单形孤。

    急了,她也就不辨东西,不意撞进一具温厚的胸膛,她噙慌的眸子一抬,闯入怜爱的黑瞳里,顿时心一定的紧捉着他不放。

    “怎么了?瞧你一脸慌色,想回哪儿去?”除了他的怀抱,她哪里也去不了。

    “抱紧我,妒恶,不要放开我,你千万不能松开你的手。”她好害怕,怕得心都发冷了。

    虽不知她为何做此要求,风妒恶收紧双臂将她环紧。“你抖得好厉害,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媚烟儿又来寻你晦气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即便心性大为转变的媚烟儿已非他昔日所熟知的那个爱笑妹子,坚持留在临安县不肯离去,他也无法真狠下心赶她出家门,让她怀着怨妒之心返乡。

    不愿走,他也只能留,总不能真撕破脸让魏叔难做人,病情加剧,造成不可挽救的憾事。

    其实他悬念在心的魏叔不是病了,而是人生必经的老迈,当年他带幼主逃出时已快五十岁,如今是六旬老者,又岂能体力如昔,毫无老态。

    有鉴于此,净水才不因他请求而送涎,解其一身病痛,时日无多的魏仲谋已如风中残烛,就等油尽灯枯了。

    “她回去了、她回去了……”双肩不断打颤,净水她只是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谁回去了?”竟让她如此惊慌,语句含糊。

    “青莲回到大士身边了,她是被捉回去的,她……”她忽地掩面,不敢再往下想。

    “青莲是……”对她的事,他从未深究过,只知她非凡间女子。

    星眸蒙上一层水雾,她微带哽咽的说道:“当初我们顽皮,打翻了星君送给大士的盒子,里头五颗五彩宝珠因而遗落人间,所以……所以我们就下来了……”转眼间已过了一十四载。

    “青莲也是一位仙子?”话问带涩的风妒恶低声问道,将她搂得更紧。

    难道他们分别的日子就要到了吗?黯淡的闇眸中闪着沉痛,幽深不见底。

    她颔首,“别看她外表清清冷冷的,看似淡薄世情,其实心最软了,若非不可抗拒的因素,她断无抛下我们而归的可能。”

    净水猜想她一定是被五花大绑给捆回天庭,不然也会知会一声,怕她们担心。

    “那你……”他困难的掀了掀唇,似有千斤重的吐出——“也会被抓回去吗?”

    净水拚命的摇头,想摇掉那必然的结果。“我不知道,我……我不要离开你,我好怕,好怕那一天的到来……我不做神仙了,不做了……”

    仙子难为。

    风妒恶想对她说不做也好、不做也好,我们当对平凡夫妻,可是……“不怕,我陪着你,不管你是仙或是人,我的心意永不改变,我会一直等着你,地老天荒情不移。”

    “风二哥……”她怎么舍得丢下他?!

    眼一柔,他轻笑地抚挲胜雪玉颊。“我还是喜欢你喊我一声妒恶,由你柔腻哝音低唤。”

    “妒恶。”净水的泪眼佯欢,眨回眼底欲夺眶而出的薄雾。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人常在,不要太担心了,你很久没给找我麻烦了,有几分想念。”他故意打趣想冲淡离愁,不让无忧的脸庞添了神伤。

    “什么嘛!哪有很久,才三天……啊!你套我话,你跟阿猛一样坏。”一个欺负她,一个不理人。

    “小净,你又做了什么?”别又是令人头疼的事儿,她惹的祸简直罄竹难书。

    “呃,这个……”她心虚的吐舌,小声的认罪,“我看他爪子太利了嘛!想替他修一修,结果就……断了……”

    “你弄断神兽的兽爪?”他先是目一瞠,继而仰头大笑,“做得好,做得太好了,早该有人修修他锋利的爪子,你替天下人做了一件好事。”

    那个讨厌的家伙肯定气炸了,他一向自负又骄傲,以身为祥瑞之兽为荣,这下子要郁闷许久了。

    难怪这几日没人出面打扰他和心上人的相处,原来是躲起来恬伤口,怕人耻笑他是无爪的麒鳞,光是生得威猛却伤不了人。

    “妒恶,我怎么觉得你的语气里有幸灾乐祸的意味?”他笑得太狂放了,好像非常……开怀?

    眉一扬,他笑声渐歇。“等我了结了手上的案子后,我们就成亲。”

    他要尽快迎娶她,让她当他的妻。

    “你不要突然提出这种事啦!吓得我差点咬到舌头。”她越来越不经吓了,草木皆兵。

    “小净,我爱你娇羞的脸红模样,如醉人的女儿红。”醇香四溢,满郁芬芳。

    酌一口酒香,送女上喜轿,恩爱白头结同心。

    一听他醇厚的调笑声,粉腮绯红的净水赧臊地更加媚丽。“啐!几时学了滑舌,把糖蜜给吃了。”

    “不,最甜的是你的胭脂小口,甜入心坎,叫人百尝不厌。”羞意染蛾眉,双颊注红脂,嫩得怕风儿弹破。

    目中漾情的风妒恶低首一匀香,偷得唇香胜海棠,他满心欢喜地拥着娇媚人儿,心暖唇羞地染上笑意,他爱逾生命的可人儿啊!他一个人的人间仙子。

    但是一想到她是菩萨跟前的小婢,当下那抹暗影飞进垂视的眸底,心益发沉重地将佳人拥得更紧,不让她如流萤飞去。

    “妒恶,你有把握捉到白虎精吗?”以凡人的力量恐怕制伏不了它。

    一提到吃人恶虎,温眸立即转厉。“合我们四大名捕之力,就算不能生擒也要重创它,让它再无余力残害他人。”

    “要不要我帮你?”她不知何时会回到天庭,在她还能留在他身边前替他做一件事——

    除妖伏魔。

    小事迷糊的净水拥有一身好仙法,虽非四仙婢仙术最高的一位,但应付未成气候的精怪妖邪绰绰有余,她只是不愿出手罢了。

    “你?”他怀疑地瞟了瞟她,不具信心。

    她学麒鳞高傲的仰鼻一哼,“少瞧不起本仙子,我法宝可是多得很。”

    他失笑,以手指弹弹娇俏瑶鼻。“少惹麻烦就是福,捕头办事,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

    “哼!等着瞧吧!”她抚抚泛着流绿暗光的圆珠,一仰玉颚。

    四下无人,风平浪静。

    虫鸣蛙叫声四起,夜枭呼啸掠过星空,沉寂的临安县一片宁静……不,是过于静谧,连更夫的打更声都不曾响起,空荡荡的巷道似无人走动。

    树影摇动,夜越深沉越冷清,阵阵寒风吹来,卷起黄叶无数,路边的老黄狗蜷缩成一团,窝在盘根的古柏下酣息。

    夜,是这般沉静,理应说来要家家熄灯,户户闭门,收妥银两不张扬,金银藏柜要落锁,太平盛世未来临前,慎防宵小横行。

    但是在万佛寺中却是灯火辉煌,万佛万盏灯照明菩提路,佛光大放照亮整片夜色,火光灼灼竟有如白日,贼影无处藏。

    不过,为何佛寺中不见一人,沙弥、和尚、老住持通通消失了踪影,唯有寺前的大钟下摆了一张大桌,桌上供奉佛祖得道升天后所留下的舍利子。

    据闻只要吃下那颗舍利子便能长生不死,不论妖或精怪,都能在瞬间羽化成仙,不用再遭遇一百零八次大劫,历经千年修行。

    这是个诱饵,诱使白虎精上勾的精心布置,出自四大名捕合谋的计策。

    此寺所有的佛像皆来自西藏密宗,以欢喜佛居多,也就是说这些神佛不插手人间事,尤其是妖物和精兽,从不出手收服,任由它们佛前行走。

    “都第七日了,还要继续守下去吗?”他觉得他们大费周章做了一件傻事,而且很蠢。

    啪!好大的蚊子,专挑肥嫩的大腿叮,攻势威猛又毒辣,即使穿上厚重的衣物仍难逃毒手。

    大概很久没吸人血了,一逮到机会便偕老带幼的倾巢而出,不吸干他的血誓不甘心,卯起劲来叮、叮、叮,叮得他满头包。

    手背抓破皮的赵少甫不免低咒两句,不敢怨声载道地猛打蚊子。

    “我们向外宣布的时日是半个月,你再忍一忍,应该快有动静了。”消息一放出去应该有效果,不致石沉大海。

    “什么?!还要忍八天呀!我快被吸干血了。”又一只死蚊子,它们怎么特别爱叮他?

    闷笑声顿起,流云斜眸一睨老是在打蚊子的好友,不懂他为何颇获青睐,一连数日拍蚊声不断,徒增笑柄。

    “想想那些无辜受害的小姐、千金们,八天一晃眼就过去,也没那么难熬了。”往好的方向想,也就是逮到凶手之日不远了。

    “你说得倒简单,白虎精来不来是一大问题,若是它硬是不上当,决定循老法子害人,我们不就白守一场了。”辛苦无人知,但唾骂声肯定四起。

    他的话引来一片静默,确是有可能白忙一场,尤其是他们行使县衙公文,勒令临安县百姓入夜后不得在街上走动,香客和庙里的师父们一律出庙挂单,确实引来不少民怨,认为此举有扰民之嫌。

    他们做的是吃力不讨好的事,若真是一举擒获妖凶,自可平息百姓们的怨气,获得体谅,反之则准备迎接冲天的怒气吧!不让人礼佛拜神可是对神明的不敬。

    “哎呀!我说说罢了,你们可别因此丧气,就剩八天嘛!我轻功绝顶,风流倜傥的赵少侠就跟它拚一拚,反正我也快被叮得像人干了。”赵少甫自嘲地往耳后一拍,肥蚊的血溅了一手。

    他最后一句让人发噱,一阵轻笑化解沉闷。

    其实守着一间庙宇真的挺闷人的,既不能离得太远,又得时时提高警觉观察四周动静,若没有一定的耐性早闷出病了,哪能心平气和地守着。

    当捕头这一行是自己选择的,别有太多怨言,除非想舍弃公职回家当大少爷,否则就得认命,当吃苦受罪是一种磨练。

    “少甫,你就别埋怨了,等这件案子了结后,我请你上宝香楼好好吃一顿,不醉不归。”算是慰劳大伙多日来的辛苦。

    “喝!大家都听见了吧!追魂手要摆阔了,你们全是证人不能让他赖帐,咱们去吃他个够本。”呵呵!他要吃掉流云半年的薪饷,让他两袖清风的勒紧肚皮。

    真是的,他还是一脸小人得志的嘴脸。“我家大业大不怕你吃,你……咦,那是什么?”

    “什么、什么……嗯,怎么有个算命的老头,他不晓得有宵禁吗?”可恶,那些弟兄是睡瘫了不成,居然放人入庙。

    万佛寺里外明桩暗哨布置了上百名捕快,严守各出入口,禁止百姓和香客人庙,以免他们扰乱衙门办案,甚至遭遇不测。

    “八成是外地来讨生活的吧!一听有大庆典就连忙赶来,错过了宿头就抄小径入庙好借宿一夜。”都一把年纪了,也别太苛责。

    耄耄老者拄着手杖,身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系竹长布条,一步一步极其缓慢的踽行,步履蹒跚地先在庙口的石阶上喘息,停顿了一会观看夜色,又慢吞吞地拖着沉重脚步走过庙外头的山门。

    但他并不是直接走入庙里,而是朝摆放舍利子的大钟观望,似在评量圣物真假,既不前进也不后退,就停在百尺外没了动静。

    “不,你们看地上的影子。”风妒恶指着老者曳地的长影,目光倏地转厉。

    “什么影子……”噢!天哪!那是……那是……“是我看错了还是树影作祟?我看到兽的倒影。”

    “是老虎的影子。”那老人有问题。

    不多话的邢风证实了赵少甫的惊疑,同时也证实了风妒恶说法无误,世上真有虎妖害人,那抹虎影便是证据。

    “该死的老虎,看我不剥了它的皮做虎皮大衣,它害我差点做了左丞相的乘龙快婿。”而他的女儿们美则美矣,可是个个骄纵刁蛮,黏人又醋劲大,谁沾了她们谁倒楣,绝非喜事一件。

    “等等,别冲动,等它再靠近一点……”大张的网子就在大钟下,只要它一接近便会落下。

    “可是它一动也不动地像尊石像,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行动?”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大展身手了。

    就在他们耐心等待之际,白虎精装扮的老头向四周嗅了几下,接着在数双目光的注视中卸下背后长幡,脚下移了一步。

    不过不是往前迈进,而是往后一退,那双泛着黄光的虎目朝他们藏身处直睨而来,嘲笑般的虎啸声由喉口发出,惊得鸟雀纷飞。

    “槽了,它发现舍利子是假的,准备逃走……”

    一见老者忽地抛掉手杖,健步如飞地不若先前迟缓,众人见状立即一惊,察觉它比想像中机伶,竟意图从他们眼前溜走。

    不用出声招唤了,四道飞快的身影不分先后的冲出,极有默契地以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拦阻,不让它有机会开溜。

    而一见上头有行动,一拥而上的捕快将万佛寺围得水泄不迩,别说是人,恐怕连一只鸟也飞不出去。

    “哈哈……就凭你们几个不知死活的小捕头也想困住我?!未免太异想天开了。”捏死几只小虫易如反掌。

    啧!啧!啧!竟想用这种笨方法引它上钩,简直太小看它了。

    “少说大话,快束手就擒,别让差爷我动手。”不过是个只会虚张声势的家伙,何惧之有。

    “动手……”笑得更猖狂的白虎精摇身一变,骤地老头不见了,一位翩翩俊鲍子手摇着墨扇冷笑。“让虎爷送你们一程吧!早日投胎。”

    没人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见它手中扇子一摇,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整座庙宇竟笼罩在漫天沙石的暴风之内,让置身其中的人受到猛烈攻击。

    接着乌云蔽月,万盏灯火一瞬间熄灭,忽暗的寺庙黑得看不清身边所站的身影是敌是友,叫人不敢随意出招怕伤了自己人。

    第一声哀嚎响起时,浓膻的血腥味随风飘扬,无法占得上风的风妒恶等人怒多于惊,以袖挡风想看清白虎精身处何地。

    直到此时,他们才赫然明白一件事,人力毕竟有限,难与幻化的妖兽抗衡,纵使他们拥有一身出神入化的好武艺,仍难敌诡异难测的妖法。

    “死吧!小蝼蚁们,虎爷送你们送西天……”通通去死,竟敢弄颗假舍利子骗它,让它空欢喜一场。

    怒极的白虎精不在乎死多少人,或是在佛门净地杀人,扬起巨掌便要直取众人性命。

    佛光四射,拂去乌云和飞沙,狂风骤停,万灯倏燃,落地的影子映照出停在上空的异象,娇美的女子跨骑马身独角的麟兽,以慈悲眼神看向地面的妖。

    仙袂飘飘,麒麟高踞夜空之下,一身素白衣裳的净水看来神圣不可侵,四周的风声竟也悄悄,让圣洁光芒普照大地,带来祥和。

    “哼!仙子又如何,我一样吃了当夜宵。”白虎精嘴角流涎,一副极馋的模样。

    “那么这个呢?相信你一定会动心才是。”大士,请原谅我的自作主张。

    净水从怀中取出一颗珠子,乍然一放的光亮引得身下的神兽四肢微僵,几乎要将她抛甩落背。

    想当然耳,两眼跟着一亮的白虎精丢下脚踩的衙差,奋力一扑仰起头,垂涎她手上的宝珠。

    “快给我、快给我,我可以饶他们一命……”是仙界神珠,多可口的光泽呀!

    “想要就自己过来拿。”净水有如一朵盛放的白昙,翩然地由天而落,立于衔球的石狮上。

    “呵呵……你这小仙很上道,等我修练了上乘妖法就收你为妾……啊?那是什么?”它倏地脸色大变,急忙后退。

    “缚妖索。”

    “缚妖索?!”来不及退开的白虎精被一条无形的绳索给束缚住,银光乍起的瞬间它已无退路可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净水最新章节 | 净水全文阅读 | 净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