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精灵の爱 > 第三章

精灵の爱 第三章 作者 : 寄秋

    主角当然不会被排除在故事当中,而且会加重场景。但她并不是主角。

    即使神情冶艳,风姿撩人,北齐美女高兰心还是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身体十七岁的高中生法律上称之为未成年,就算她表现出妩媚大方的女人娇态,稚气的脸庞仍留下抹不去的青涩记号。

    在二十一世纪的现今社会,有理智有道德观念的成年男子绝对不会知法犯法地去碰未成年少女,何况她只是借住别人躯体的千年死灵。

    从古至今她还没遇过不为她美貌倾倒的男人,上官月是第一人,也是她第一个不服气的男人,他怎能漠视她倾城倾国的容貌呢?!

    当年齐后主高纬就是垂涎她美色才赐死兰陵王,假借功高盖主名义铲除异己,好顺理成章接收她为宠妃,养在深宫中日夜狎玩。

    为了夫君她忍受他一次又一次的蹂躏,身心俱残了无生意,直到被隐瞒的消息传到她耳中,她才知道夫君早已惨遭毒手。

    十尺红绫布,一张玲珑椅,她为自己下了血咒自缢而亡,愿生生世世追随夫君而去,永不投胎。

    飘泊了一千多年,她的情事始终无著落,缥缥缈缈的人世间她走得厌烦了,她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输给一名紫眸精灵。

    不意,竟没人理她。

    “许个愿望吧!拜托,拜托,不管你要金山银山还是皇宫别墅,我都会尽其所能地满足你的愿望。”

    排著五行方位,计算角度,上官月无视肩头跳上跳下的小银点,他准备排一五角星芒阵形为结界,防止蠢蠢欲动的邪恶力量入侵。

    一到高家他便发觉一团黑气盘据四周,与白色魔法的灵气相互抗衡,并有逐渐增强之势。

    起先他并不明了为何有两股迥然不同的气流盘桓,直到他见到身有双翼的精灵,以及附身高兰馨的死灵,他才明白这股黑气所为而来。

    反倒是引灵的工作变得其次,那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只是怕高兰心寄生的宿主不肯醒来,灵引出来了反而成为植物人。

    本来布阵一事并非他服务的领域之中,可是为了肩上这个没一刻安静的精灵,他只好破例试一试,免得这小东西沦为黑暗力量的主食。

    “不要不理精灵嘛!许个愿望我就不烦你,你别让我难交代。”看见她的人都得许下愿望,这样她就不算违反不得被人类瞧见的规定。

    瞧!她多聪明呀!谁还敢叫她笨精灵。

    以前她是迷糊了些,经过智慧花的洗礼不算是开了窍,一开始的胡涂不代表她资质欠佳,总要给精灵成长的空间。

    虽然她已经一百一十七岁了,但实际活跃的年限只有十七年,所以犯点小错是理所当然,以精灵界的年轮来算她还是小蚌Baby。

    “喂!你很顽固咧!我好说歹说你都不看我一眼,我真的长得不丑啦!”艾莉丝飞到他鼻前企图以双臂阻止他前进。

    想当然耳,这是不可能的事,她只有十公分高。

    “不……不要再走了,你这人类很无聊耶!一点都不尊重许颢精灵的权益。”他分明想害她不得好死。

    “上官月。”

    嘎!他说什么?“是愿不是月,你发音错误。”

    哈……哈……终于捉到他把柄了,他也不是完人,老天是公平的,哇哈哈。

    “上官月,我的名字。”她未免笑得太得意了,嘴巴比脸还大。

    “我管你叫什么名字,你到底要不要许愿,浪费精灵的愿望会遗憾一辈子。”停住,停住,走了一上午不累吗?

    唉!她飞得好累,刚学会飞的时候也没飞这么久,借他的肩膀歇歇脚吧!

    “你叫什么名字?”他许的愿恐怕不容易实现,而且最好别实现。

    “不告诉你。”艾莉丝使性子的两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公分不到的小脚用力踢著他。

    想也知道,不痛不痒。

    “好吧!我也挺喜欢小精灵这称谓,以后我叫你小精灵好了。”偏著头,上官月瞧著肩上的小不点。

    以她的身材比例倒算是美女,他是没见过她正常体型的模样,但他想最多不超过一百公分,小小的个头惹人怜爱。

    他一直对她背上的翅膀深感兴趣,想做一次深入了解研究其构造,日后为侦探所的伙伴制造一对飞行翅膀便于行事。

    艾莉丝因为他不肯许愿而恼怒,“不行,不行,你这个坏人类,我是精灵不是小精灵啦!你不要乱叫。”精灵要有精灵的尊严,她要坚持。

    “名字。”上官月将不及巴掌大的她握在掌心,清冷如月的容貌毫无表情。

    “你……”他会不会掐死她,人类是最残忍的生物。“好嘛!好嘛!我叫艾莉丝。”

    “梦游仙境的爱丽丝?”

    她不屑的撇撇嘴,变化万千的表情相当丰富。“拜托,请别把我和童话故事扯在一起,我没那么笨好不好?”

    “精灵原本也是一则传说。”他提醒著。

    她是不笨,但也没聪明到哪去,居然想以螳臂挡车的方式迫使他屈服,实在天真得令人同情。

    “知道你在嘲笑我啦!你们人类最无情了,同类相残还不够,现在又来残害精灵。”她忿忿不平地扯他耳朵,使劲全力往下拉。

    “闭口人类,开口人类,我们人类对待不怀善意的精灵的方法是掐死她。”幸好她只有十公分,不然他真成了少耳族。

    纵容她胡作非为的上官月不知为何特别宠爱她,除了上官微笑外还没人敢爬到他头上造反,而她之所以无所忌惮的理由是她最小,堂哥要爱护堂妹。

    但是这理由并不适用于这精灵,虽然她个子迷你得像只麻雀,而且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可他就不由自主地喜欢她,超乎常理地对她眷宠。

    可能是他从没养过这么小、这么可爱的宠物吧!

    “啊!好残暴,你们人类……呃!都是好人。”她惊吓得直发抖,飞入他长发中躲藏。

    “记住,人类不喜欢被批判,尤其是来自小不拉叽的精灵。”他刻意强调她的“小”。

    不甘又必须屈从的艾莉丝委屈的瞪著他。“要你许一个愿望有那么难吗?”

    处处刁难精灵,他真可恶。

    “我没有愿望。”不忮不求,自然少欲少望。

    他说谎。她用指控的眼光进行审判。“是人都有愿望,你不诚实。”

    活著的生物都有所求,有的想口腹之欲,有的求长命百岁,有的希望健康一生,甚至有人要求无疾而终,睡梦中平静辞世,不可能毫无请求。

    要是人人如他一般没有愿望,那么许愿精灵不就是虚有其职,摆著好看的。

    “就算我真的许下愿望,恐怕你也无能为力,还会埋怨我专出难题。”简单的愿望不需要她出手,他自己便能摆平。

    “我不信,你诳我。”天底下哪有许愿精灵办不到的事,这是一件非常神圣的工作。

    想考倒她,太难。

    许愿精灵拥有自然界所有力量,而且十界之内只有一个,也就是她,所以她有调动自然力量的权利,谁说她帮不了他。

    上官月挑起眉,掷枚铜钱没入地表。“世界大同。”

    “嘎?!”他刚求了什么?

    “世界和平。”

    艾莉丝的表情已经开始怞搐。

    “战争不再发生。”

    不……不可能的事嘛!

    “癌症从人类世界绝迹。”

    她的眼神变得呆滞。

    “地球上不再有饥荒。”

    木然。

    “老有所终,幼有所长。”

    他在开玩笑。

    “四季恒春,冬雪消弭。”

    装死,她什么也没听见。

    “人心良善,社会安和。”

    请让我平静的死去吧!

    望著躺平在他掌心的小尸体,他不免莞尔。“你还要我许愿吗?”

    “不……”一脚怞直,表示她此命休矣!

    “不是我故意刁难你,而是我真的无愿可求。”求人……不,求精灵不如求己。

    她是一个不值得信任的精灵。

    “你……你……你是恶魔。”呜!他欺负精灵。

    什么叫无愿可求,分明是瞧不起她的能力,刻意说些连精灵王也改变不了的事让她恨死,他知不知道人心多险恶,单凭一个精灵哪能扭转天命。

    自然界的力量虽大仍敌不过群众的力量,她一次只能成全一个人类的愿望,想净化人心达成共融是天界的责任,小小的精灵不敢越权。

    还说不是刁难,专挑不可能的事为难精灵,他实在太坏了。

    “精灵可以偷偷诅咒人吗?”不需要眼睛看,他也能感应她满身的不平之气。

    啊!他怎么知道?

    吓了一跳的艾莉丝滑了一下,按住怦怦直跳的心口大呼他好可怕,人长得漂亮勾引精灵心神不宁,而且还有透视力,他实在太可怕了。

    “人类……呃!上官月,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她小心翼翼地从他手指挣开,飞向他所不能及的高度。

    “不用对我太客气,我会受宠若惊。”上官月难得愉快的开她玩笑。

    该死的人类,她几时客气了。“为什么你瞧得见我?人类是看不见精灵的。”

    精灵会隐身和躲藏,不轻易示人。

    “不知道。”自然而然就看见了,像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不行,不行,这样的答案我不满意,你一定要说出原因。”她才不信有那么简单。

    这个原因他也很纳闷,照常理说他的能力并未强到足以看见异空间的生物,得借助仪器才能得知生灵死魂的原貌,不像表姊和易水能直接透视,与鬼沟通,甚至使唤他们做事。

    透灵眼镜看来与一般墨镜无异,但戴上它便能看见灵魂,而引魂索是将人的魂魄从不知名的茫然空间引回体内,他能由一个人的贴身之物感到魂魄落于何处。

    未死而脱体的灵魂通常走不远,经常徘徊在几个较熟悉的地方,要找并不难。

    比较困难是顽皮的灵体,以为身已死的四处游荡,天、地、人三界乱逛混迹浊然环境,身上的气会因此消退,寻找起来特别麻烦。

    不过到目前为止,交托在他手上的案子还没有失败的例子,他不想有例外,也不许不成功。

    “喂,一个理由需要想这么久吗?你敷衍敷衍我也好。”漂亮的人类有特权,她好爱闻他身上的味道。

    与精灵的纯净气息不同,一股浑然自成的麝香味中有著刚强,让一向爱好和平、喜爱玩乐的精灵乐于亲近。

    “敷衍是对自己人格的轻贱,我从不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因为没有理由。

    啊!他在说天方夜谭吗?怔了一下的艾莉丝立刻回神。“不要这样啦!咱们打个商量,不然我多给你一次许愿的机会。”

    她很少这么好心的喔!

    “我很忙。”他在庭院的东北角掷入第三枚铜钱,同样深入地底。

    这算什么话,他以为她很闲不成,她还有九十八个愿望没送出去。“那你许个愿吧!我保证不吵你。”

    看了她一眼,上官月冷然的俊颜笑开了,以指轻轻抚弄她黑中带蓝的如瀑长发,对她的喜好又添了一分。

    窗边纱帘后的人影微微移动,他不动声色当没瞧见地继续手边的工作,埋下第四枚铜钱,不受一双追随其后的哀怨眸子所影响。

    他不欠她,他不是她的兰陵王,她也很清楚。

    可是皮相的迷惑教人不由自主,他很明白自己的长相对人有多大的吸引力,不管是男是女碧硬豢美丑的迷思,轻而易举的迷恋上他的外表。

    像他身边的小精灵不就是一例。

    只不过她的迷恋是单纯的喜欢,爱看一张美丽的脸孔,不掺杂过度的占有欲,好奇的欣赏多过强烈的情感,憨憨傻傻讨人欢心。

    高兰心的企图心太强了,怨、哀、惧、爱、恶、欲、喜七种情绪十分明显,眼、耳、鼻、舌、身、意所衍生的**则过于张狂。

    人有七情六欲,适之则益,若超过一定极限即为痴狂,由她执著千年岁月的坚定看来,她有著非常强的控制欲,不让命运主宰的命格。

    一个来自遥远历史的娇贵公主,帝王的宠妃,她就是网路上寻找兰陵王的兰心公主。

    气度是瞒不了人的。

    “安静,小精灵。”

    这……

    太蔑视精灵了,他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小”这个字眼羞辱她的能力,她是许愿精灵不是小精灵,要她重复几次才能灌进他的水泥脑袋?

    要不是他长得比精灵还好看,她一定翻脸给他看,借助风的力量让他知道她的力量。

    不过很奇怪的是好像好一阵子没精灵找她玩,似乎大家在同一时间全不见了,连她最要好的风精灵姊妹坦儿也好久没出现了。

    是她不长进他们才不跟她玩,还是长老看她一事无成,下令精灵们别靠近她,以免被她传染笨症?

    不管了,反正她现在也没空玩乐,光是搞定这个难缠的人类就让她忙得不可开交,哪有闲工夫在意周遭的变化,她一定要他许下愿望。

    由庭院追到客厅,高院长的居所是占地千坪的日式平房,修剪整齐的花木欣欣向荣,草坪茵绿透著生气盎然,非常适合精灵的气息。

    但是不死心的艾莉丝从未注意环境的好坏,拚命地挥动背上薄翼追赶固执人类,不相信她所遇上的第二个许愿人不肯许愿。

    人不可能没有愿望,他摆明了不信任她才执意拖延,这对她的“专业”绝对是莫大的不尊重,她不讨回这口气怎么成。

    从一开始的好奇到最后的不服气,她由客厅跟到房间,再由房间跟到浴室,不逼他许愿她绝不离开。

    “要不要许愿?”

    好笑的勾起嘴角,上官月的回答是──“好女孩不窥探男人的**。”

    “我是精灵不是女孩,而且你穿著衣服。”想骗精灵是不可能的事,她可是很聪明的。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给她一次机会,错过不再。

    “浴室呀!”废话,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

    虽然她来自精灵界,但对人类的作息习惯她了如指掌,根本考不倒她。

    “人进浴室要做什么?”该说她天真还是傻过头?

    她用他很笨的眼神睨他。“当然是洗脸刷牙,不然你打算在这里睡觉吗?”

    “也许。”他习惯一边泡澡一边小憩一会调养气息。

    “你疯了呀!浴室怎么睡觉?”他不会想浸泡浴白自杀吧!

    因为只有将死之人才没有愿望。

    上官月拎下她乱飞的身子往镜台一放。“你没想到我可能需要清除体内的杂物吗?”

    他含蓄的不说排泄,希望她自动离开。

    显然地,艾莉丝明白了,但也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托著下巴,等著欣赏他的脱衣秀。

    “请不要顾忌我的存在,你方便就好。”她这人很开通的,绝不会妨碍他任何事。

    这是一个女孩子,不,是精灵该说的话吗?他仿佛看到第二个调皮成性的上官微笑。

    他该知道精灵是淘气、爱玩的,他的声明根本阻吓不了她,精灵纯净的心灵不懂何谓避嫌,更没有该与不该的疑虑,一切但凭喜好行事。

    “如果我要洗澡呢?”他故意用一根小指头蒙住她双眼,意思是非礼勿视。

    她兴匆匆的变出一块小海绵。“我帮你擦背,你不必太感激我。”

    叹了口气,上官月认命的朝她吹气。“你喔!真不像一个精灵。”

    “你又侮辱我,不像精灵像什么?”艾莉丝马上变脸地飞到他鼻头,用小粉拳威胁他。

    明知不自量力还逞强,她还不笨吗?

    “像好色的人类,垂涎我的美色。”如果她有一百六十公分高就更像了。

    “我像人类……”这绝对是耻辱,但是……啊!她脸红了,她真的垂涎他的美色。

    “小精灵,你流口水了。”他逗弄的扬扬指上一小滴水渍,表情正经得几乎没有表情。

    “我是艾莉丝,你别再叫我小精灵,不然我就……我就强吻你……”他看起来好好吃的感觉,和花蜜一样可口。

    楞了一下,他露出深思熟虑的眼神。“你不觉得你太小了吗?”

    自认为是清心寡欲的柳下惠,但此刻却有想亲吻精灵的冲动,他本醯糜械悴豢伤家椋她不该是他喜欢的类型。

    一个小精灵?!真是见鬼了。

    “你又说我小……”她气呼呼地飞上前,在他足以吞没她的嘴上重重一吻。

    “没什么感觉。”他实话实说,少了想像中的香艳刺激。

    但是,他仍能感受到有一股小小的电流瞬间通过,令他的唇瓣一麻。

    “你……”艾莉丝生气的双手环胸,飞往镜台不理人的生著闷气。

    无法理解为何受一名精灵牵引的上官月沉吟了一会,脑子里飞快的比较他曾遇过的各类美女,心里影像最深刻的还是她。

    这代表什么呢?他爱上一名精灵?!

    自觉不可能的他摇头想晃去残存的可笑想法,背一弓脱下上衣,习惯性的扭开水龙头准备盥洗。

    他完全忽略到这空间里不只他一人,很自然的脱掉一身束缚先洗头,挤满掌心的洗发侞往动人的长发抹去开始抓洗,等发上泡沫冲净时,一缸热水也已放好。

    一如往常的浸泡浴白中,眼微闭地闻著上升的热气,心无杂念的整个放空,回归一种近乎冥思的净空心灵。

    若非一道几不可闻的怞气声干扰了他的思绪,说不定他真忘了她的存在。

    “艾莉丝,你没见过男人的**吗?”她非要大惊小敝的趴在缸沿大口喘气,冒著被淹死的危险吗?

    不知气从何来的上官月将她拎到胸前一放,避免她滑下浴白惨遭减顶。

    “没看过比你更好看的男人。”她老实的说道,小手轻轻划过他突起的侞头。

    她纯粹是好玩,无心之下的举动,却没料到他突然颤了一下,一股热流涌上了下腹。

    “你看过很多男人?”他问得很轻,但不难察觉其中的责怪。

    她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当他的身体是滑板般的滑来滑去。“我是精灵耶!你有见过不顽皮的精灵吗?”

    答案是肯定的。

    她常常和一群同伴戏弄在河边玩耍的人类,有时朝他们丢树叶,有时偷走他们的衣服藏起来,让他们急得哇哇叫。

    但这些恶作剧中,她从来没见过比他更漂亮的身体,随手一摸还会跳动。

    唔!这是他的心跳声吗?跳得好快呀!人类的皮肤都这么烫不成?好像快把她融化了。

    头好晕哦!

    “你要非礼我到几时?”他不敢相信他竟然因为她无意义的动作起了反应。

    头一抬,她笑得晕陶陶的。“我哪有非礼你,我是在观察人类的身体和精灵有何不同。”

    热呼呼的,好想躺一辈子。

    “结果呢?”他轻滴一滴冷水浇熄她的傻笑。

    呼!好冷。牙根一颤的艾莉丝用力拉扯他的“柱子”。“你好坏心,想害精灵感冒。”

    冷怞了口气,上官月暗呻一声地保持不动的姿势忍受非人的折磨。“小精灵,你在做什么?”

    “你欺负我,我要把你的手扯断。”奇怪,怎么压不下去?

    他怀疑她知道自己捉的是什么。“麻烦你擦亮精灵眼,这是我的手吗?”

    “为什么不是,我的眼睛最雪亮……咦!你的手指哪去了?”她发誓,真的不是她把它变不见的。

    立在眼前的“断腕”巨大无比,而且越长越大,会不会是长老所言潜在能量发挥了,不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产生庞大能量。

    只有十公分长的艾莉丝当然认为那是手,因为抱起来的感觉差不多,还会上下摇动,就是多了一股怪怪的味道。

    “我的手在上面。”他无奈的举高双手以兹证明。

    噫!真的呐!双手俱全。“那我抱的是什么?”

    “你说呢?”他等著让她发现自己的杰作。

    由头往下瞧,滑下胸部直到小肮,她看见一个很漂亮的肚脐眼,然后是一片黑黑的……

    轰地,她涨红的脸蛋如同番茄。

    不敢呼吸的艾莉丝两颊鼓鼓的,环抱著巨物的手不知该松开还是继续抱著,全身红通通像煮熟的虾子,一动也不动。

    她怎么会拉错了,明明他的手就摆在旁边,为什么她还出错?

    再装死吧!她是一只苍蝇,什么也没看见,她是一只死苍蝇……快自我催眠好进入假死状态,这种事绝对不能让同伴知晓,否则她被笑上一百年,流传为经典。

    可是──

    它干么动来动去?手好酸,她快抱不住了。

    哇!她在往下滑,谁快来救救她,她会淹死……

    就在上官月打算捞起自作孽的紫眸精灵,滑嫩如脂的肤触在他指尖逐渐扩大,柔细发丝扬散胸前和手臂……

    一具活生生的赛雪玉胴呈现眼前,紫眸慌乱的对上他的黑瞳。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精灵の爱最新章节 | 精灵の爱全文阅读 | 精灵の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