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精灵の爱 > 第二章

精灵の爱 第二章 作者 : 寄秋

    纯净的灵气。

    是人吗?

    不,不是人,人没有这么干净的气息,宛如一株新生的嫩芽,不带半丝污浊。

    是灵吗?

    不,不是灵,旺盛的生命力显示出此生物仍活著,有形体,有躯壳,有轻浅如芷的蜜香味,微带温度的呼吸声不似死灵。

    不是人却活著。

    不是灵却拥有灵的气息。

    “她”到底是什么?

    看不到鬼却感应得到鬼的上官月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锐,一股清新的灵气扑鼻而来,迫使他必须停下交谈觐察四周。

    下意识的直觉是个女的,但是何种生物不得而知,浓淡适宜的花香味不断袭来,顿感灵台一清似开了天眼,通畅的气流直透全身。

    此种情形从未发生过,并非压力而是一种舒服的气。

    花鬼、树妖他都曾遭遇过,可是不曾遇到令人感到安心的气流,毫无杀伤力像个保护者,他不由得想起一则守护天使的故事。

    不过他很清楚这不是天使的灵气,它少了一层透明感,而且不够超然,缺乏真善美的欢乐多了好奇。

    他毫不犹豫的回头,一抹光点似的小影倏地躲进树丛,白天也有萤火虫?

    “上官,你在看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一见他表情凝肃,神情紧张的高院长连忙开口一问。

    “还好,是对令媛有益的那种。”他说不出是何种生物,只觉不简单。

    一听,高院长神情显得轻讶。“你是说真有奇怪的东西缠上我女儿?”

    “不是她。”纯净的灵气不会害人。

    “不是她?”那是什么意思,另有邪恶之力不成?

    身为医界权威的他原本不信这些怪异邪说,现代化的科技早超越一切,人存活的空间已经过于狭小,怎么可以容得下异世界的存在,他向来嗤之以鼻。

    但是半年前女儿被人绑架后受到极大的创伤,精神状况不佳地老说有人要害她,躲在家里不肯见人也不愿上学,几度欲轻生。

    在一次濒临死亡,呼吸及心跳几乎停止的那一刻,脑电波急速震荡,在医疗小组极力的抢救下,终于抢回她轻视的生命。

    可是从那天起她变了,胆小内向的个性趋向骄纵、任性,眼神过媚,不似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说起话来总带一丝命令口气。

    他与妻子四下求医未有所获,反倒医院一位对玄学有研究的义工师父指点明路,指出女儿是中了邪,被不明物占据了身体。

    当时他半信半疑和妻子两人上各大庙宇求教神明,所得的答案皆与师父所说的相同,令一向不信邪的他大为震撼。

    难怪世人皆畏鬼神,天下事无奇不有,若非亲身遭遇谁会相信确有其事,女儿的反常举止令他求助无门,只有藉助他所未接触的力量。

    但是灵媒、神棍虚有其表者众,一连请了十多位法师、道士仍无功而返,令身心俱疲的他不知如何是好。

    此时他想到昔日的优秀学生正好从事类似工作,辗转透过关系联络上他的父母,再由他们传达其负责人,希望能解除女儿的业障。

    “没见过本人不清楚为何者所缠,但请老师放心,学生会全力所赴,不负所托。”极具挑战性的任务,令人期待。

    树叶动了一下,与风向相逆。

    高院长轻慨的摇摇头。“想我带过的学生就数你最出色,偏偏你不走医学的路子,医界痛失人才呀!”

    幸好不是痛失英才。上官月心想。“学医是兴趣,驱邪避灵是天职,两者并不冲突。”

    “我知道你在你父亲的诊所兼差,你们父子俩的医术一样卓然,为什么不开间大一点的医院好容纳更多的病人呐?”这点他一直不能理解。

    据他了解他们并不愁资金的来源,除了本身小有积蓄外,至亲好友皆是跨国企业的负责人,义务赞助不成问题,反倒父子同心不愿医务缠身,宁可闲散过日。

    “因为钱够用就好不必挡人财路,大医院有大医院的麻烦,不如小诊所来得平静。”而且适合接收来路不明的人。

    以前是紫姨不时丢些“大哥”来割肉挖取子弹,现在则成了他们五人多管闲事的避难所。

    基于工作之故,三教九流的朋友多不可数,总有几个夜路走多了遇上未加盖的地下沟渠,扑通一声得劳人捞一捞。

    “现在的人若有你们这种的想法,社会会安定得多。”可惜人心不古,贪念四起。

    沉冷的上官月没回应他的欷吁,迳自走向树丛一拨,粉红色的亮光倏地往上一飞,快速的隐入茂密的树叶中躲藏。

    难得地,他微露清和的笑意。

    “上官,你看到什么?”好像有只巴掌大的小鸟飞过,可是又不太像是鸟。

    “一只小精灵。”如果他没看走眼的话。

    高院长当他在说笑。“天底下哪有精灵,不过是爱尔兰的民间传说。”

    “传说又何尝不是真的呢!万物皆有灵性,肉眼瞧不见不代表不存在。我说得对不对呀!小精灵。”

    我不是小精灵,我是许愿精灵,小精灵还低她一等。差点回答他的艾莉丝急忙用双手捂住嘴巳,怕泄漏自己的藏身处。

    精灵王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除非选定了需要帮助的许愿对象才可以在那人面前现身,否则被十个以上的人类发现,她就会死亡。

    虽然这只是精灵间的傅说,但没有精灵敢以身相试,他们精灵没有灵魂,只能在花果间补充能源,一旦死亡即消失了,不像人类有三魂七魄能转世投胎。

    不过精灵的寿命比人类长十倍,足足有一千岁左右,当死亡来临前会进入重生树的花苞中沉睡,百年后将不复千年记忆而获得重生,成为一个全新的精灵。

    所以精灵不需要灵魂,他们会一再重生,生生不息。

    但前提是灵身不得损坏,并且留有一口气进入重生树,若身亡灵毁已化成空气就来不及了。

    “上官,你真的看得见另一空间的生物是不是?”瞧他的神情不像在作假。

    “是也不是。”上官月模棱两可地回答。

    “嗄!那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还是不是呢?

    收回视线,他毫无表情的回道:“老师,令嫒的情形如何?”

    话题一转,高院长的思绪差点跟不上他的跳跃式问法,微怔了三秒才了解他在问什么。

    老了,反应不如年轻人灵敏。

    “她的情况非常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不太愿意理睬我们夫妻。”以前虽然内向却孝顺,常帮著做家事。

    现在教她拿个碗都推说是侍女的工作,好像她是生长在古代的公主,一切由侍女打理起衣食起居,不做卑下之事。

    “有时她还会自言自语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和她母亲担心得寝食难安,生怕哪一天没注意会出事。”

    上官月大概明了是怎么一回事的低嗯一声,再度抬头看看颤抖的树叶。“小精灵,希望这不是你的杰出作品。”

    啊!他……他是人类吗?

    心虚不已的艾莉丝将自己藏得更深,小心的收好薄如蝉翼的银翅,她把自己缩得宛如巴掌大怕人发现,口水直吞的睁大眼。

    人有这么精明吗?随便闻一闻、嗅一嗅就知道她不老实,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是搞砸看似简单的工作,让它变得复杂。

    她只是做错一件事而已绝对非出自存心,她怎么知道一时的迷糊会导致不可收拾的后果,许愿精灵倒成了受人类遥控的帮凶。

    要不是高兰心威胁要伤害高兰馨的身体,她不会多事的出手,装神弄鬼的帮她赶走一群穿著打扮奇形怪状的人类,好让她继续当人。

    其实她是很无辜、很无辜的精灵,绝不害人。

    “上官……”高院长不安的一唤。

    上官月投以一瞟,诡秘的扬扬唇。“走吧!老师,我们去会会令媛。”

    不得了,不得了,来了一位真正厉害的高手,她一定要赶紧把地上扫扫,碎裂的冰晶可会启人疑窦,人类的眼泪不会结冰。

    咻地,一道银色光芒由树中窜出,飞快的身影如银弧划过,只在一瞬间没入低窗。

    眼睛微眯的上官月注视流光消失的方向,他更加肯定判断无误,那的确是一位小精灵,而且是非常冒失、稳定性不够的菜鸟精灵。

    通常状况百出,摆不平所犯下的小事者,新手准是第一号嫌疑号。

    看来此行并不寂寞了,不管是兰心公主还是高兰馨,多个莽撞精灵会使日子有趣多了。

    说不定还能捉来当宠物玩。

    此时环绕在他心中的并不是急待援手的高中女生,而是不知容颜,小巧如蜂鸟的小精灵,比生灵死魂更能引起他的兴趣。

    嗡嗡嗡……

    是翅膀鼓动的声音。

    命运的齿轮连接两个空间,由无至有,由虚而实,逐渐怞长的扭曲黑洞在人间横行。

    风发出警告声。

    危险,危险,危险,危险……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人。”

    如一阵狂风卷起,满地的泪晶顿时一空,干净得一尘不染,仿佛水洗过一般无垢,连一点痕迹都未留下,弹指间已一如从前。

    但是忙碌的小身影仍不肯安分,这边找找、那边瞧瞧的拚命寻一处安身之所,精灵是不能随便让人瞧见,那会倒大楣的。

    衣柜好不好?藏进去安全又保险,包管没人猜得到,啊!不行,最爱漂亮的高兰心一天换几套衣服,她必须找个更妥当的地方。

    嗯!穿衣镜后头好像不错,她可以偷窥又不怕人发现,一举两得。

    咦!什么声音?

    回头一瞧,当场垮下脸的艾莉丝有想哭的念头,最引以为傲的精灵之翅反而坏事,嗡嗡的声响像雨刷,谁会听不见。

    沮丧不已的她哭丧著脸,像无头苍蝇似的飞来绕去,忽高忽低地不肯停止。

    突地,她眼睛一亮。

    高兰心受不了的道:“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没人比鬼更可怕吧!你慌个什么劲。”会有人比她可怕吗?

    “真的非常可怕啦!我的心到现在还卜通卜通的跳著。”喔!好惊险哦!她的心都快跳出来。

    “他是道士?”降妖除魔,她的克星。

    “不是。”

    “和尚?”念经超渡,烦都烦死了。

    “不是。”

    “法师咯!”法器一大堆,真用得上的没两样。

    她摇头。

    “也不是?”奇了,是何方神圣吓得她发红……嗯!发红?

    媚人的丹凤眼微掀,保持卧姿的高兰心娇慵的卷著发丝,轻点绛唇猜测她为何惊慌地脸泛桃色,像极了害羞的模样。

    “他到底有多可怕,可怕到你必须将自己缩小到一寸大小,藏进花形壁灯里?”斜仰著,她笑得非常妩媚。

    抚著心口直脸红的艾莉丝眼露迷恋。“天哪,他真是可怕的好看,美得好像画里走出来的王子,声音低沉带著磁性,好像要把我吸进去一样。”

    噢!怎么有这么漂亮的男人,眉毛细细的,眼睛大而有神,英挺的鼻子好性感哦!她瞧著瞧著都想借风的力量偷吻他一下。

    一向出产俊男美女的精灵王国都找不出比他更美的男人,她差点瞧呆了忘了躲藏,恨不得缩成沙粒贴近他的心,聆听他规律而强壮的心跳声。

    怎么办,怎么办,她浑身发著烫快要煮熟了,精灵喜欢人类不算坏事吧!他实在太迷人了。

    “好看?画里走出来的王子?”这算什么可怕,她发痴了不成?!

    “你们人类说唇薄的人寡情,可是我看他的薄唇越看越性格,好想拐他来当我的精灵心。”可惜他不是精灵。

    精灵只有半颗心,除非找到命中注定相守的另一半,否则永远没有完整的心。

    “真有那么好看?”高兰心怀疑的抿抿唇,不相信世上有比王兄更俊美的男子。

    “当然。”她直点头,前额还撞上灯壁。“他的眼神好深邃,笑起来一定更好看。”

    “你不会迷上一个人类吧!你可是精灵。”高兰心取笑的提醒她。

    “不行吗?我只是瞧他好看而已,又不是要嫁给他。”如果他是同类就好。

    他们精灵王国的男精灵眼界都很高,瞧不起低等精灵,像她这种大错没有、小错不断的许愿精灵,通常他们连多看一眼都嫌浪费时间。

    活了一百一十七年,她有一百年是在智慧花中度过,所以她也不觉得难过,反正在精灵世界她还算年轻,不怕日后没点长进。

    长老说了,她有蕴藏丰富的潜能只待觉醒,只要她继续努力当一个好精灵,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虽然她不是很相信这番话,但是不可能更差了吧!要是所有的男精灵都长得和他一样帅,她绝对会发愤图强朝精灵王宝座迈进。

    “意动而情生,凡事总有例外,你要是傻呼呼的爱上人类,将来有得是苦受。”天真的精灵。

    相处久了总会有感情,这半年来蒙她照顾了,不然她也难生存,早被学道之人给收了。

    “高兰心,你怎么突然转性了?”劝起精灵了,她又不傻,才不会爱上人类,即使他美得让精灵看傻了眼。

    高兰心冷嗤的弹弹床头的小风铃。“我是怕你一爱上人类忘了替我寻找爱人,要是百年后这具身躯老化了,我将无处栖身。”

    说到底,她也是自私。

    “我就说嘛!你哪有那么好心,原来是为自己著想……”呃!这是什么声音?

    风的精灵想告诉她什么吗?为何讯息微弱得听不清楚,好像有一股邪恶的力量阻挡著。

    是她想多了吧!她的功力是精灵中最差的,哪有足够的力量窥探未知的能量,八成是精灵王国的同伴偷骂她,所以她才会耳朵犯痒产生错觉。

    不知自己力量的艾莉丝缩手缩脚的挤在小灯泡内,浑然不察刚有一位风精灵被黑洞吞没了,哀嚎的求救声被一堵无形的墙弹回。

    “怎么了?你的表情变得很奇怪。”高兰心并非关心,而是不解。

    一个成天气呼呼的精灵突然露出困惑神情,任谁都会好奇。

    “没什么,我以为有精灵殒落了。”感觉心揪了一下,不太舒服。

    她娇笑地发出咯咯声。“瞧你认真的,你们精灵不是不会死?”

    “说得也对,大概是我……”艾莉丝要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但半颗心仍觉得闷闷地。“啊!有人来了。”

    嘴巴一闭,她缩成圆球藏在灯泡之中,相信没人能瞧得见小小的她。

    从不怀疑她直觉的高兰心笑笑的坐正,若无其事的编著发辫,媚意横送的丹凤眼略微收敛,假装闲来无事自个和自个玩。

    沉稳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她感到一丝莫名的兴奋,能让万般挑剔的精灵沉迷的男子必定非同小可,养养眼也好,她的心还是属于王兄所有。

    “这间就是兰馨的房间,要我陪你进去吗?”

    怎么是糟老头的声音,看了他一百多个日子早看腻了,要不是他是这具躯体主人的父亲,她早给他脸色看了,一天到晚问她好不好,要不要吃饭,冷不冷的,他不烦她都烦了。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即可。”

    嗯!多低沉的嗓门,的确让人有期待的心情,也许精灵并未夸大,世上真有与王兄一样俊美的男子。

    不看、不动佯装文静,高兰心的视线落在纤纤细指上,有意无意的弹弄著,即使有心扮演无邪的高中生,那溜呀转的凤眼仍散发媚人的娇态。

    嘎吱!门开了。

    地上一道修长的影子直往床头走来,低眉敛首的眼注意到来者有一双笔直有力的长腿,她知道他在打量她,想从高兰馨的身上发现她的存在。

    深宫内院一十七载,她旁的伎俩没学会,倒是学会了美貌的重要性,若要在宫里生存必须懂得如何让男人倾心,小指一勾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等待许久的高兰心认为时机成熟,她娴雅地半抬起头,以动人的丹凤眼斜睨,绽放出最娇媚的甜腻笑容。

    蓦地,她的笑脸为之凝住,美目圆睁的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俊逸的男子,容貌、长相丝毫不逊于千年前的爱人,沉寂的心怦然一动。

    王兄呀!王兄,莫怪皇妹移情别恋,实在是你让人等待得太久了,皇妹不想再等上一千年。

    勾魂眼一转,她笑得更加动人,举手投足间散发女子蕴含的韵味,虽不羞人也撩人,她这一生中还没有得不到的男人。

    俊颜一近,她芳心暗动,仿佛一股纯然的男人味飘入鼻翼,撩动她千年未曾欢爱的**,她仰起头,等著他的唇落下。

    “嗨!精灵,你躲在灯泡里不难过吗?出来聊聊吧!”

    嘎?!什么,他居然抛下她选择一寸高的精灵?

    表情错愕的高兰心有说不出的难受,北齐第一美女的她拥有裙下臣无数,无不争前拥后地奉若天人,为何他能无动无衷的走过她?

    难道这具躯体不够美丽,无法展现她过人的风情?

    “用不著害臊,我已经瞧见你了,你再躲也没用。”真可爱的小脸蛋,整个贴在灯泡上看来十分逗趣。

    谁在害臊了,本精灵是不想理你……咦!不对,他为什么看得见她?人类不应该看得见精灵,除非他有愿望要许。

    下意识瞧瞧脚有没有藏好的艾莉丝小嘴嘟嘟,不知他神通广大的本事从何而来,她都给自己施了隐身咒,为什么他敢肯定的朝她勾勾手?

    哼!她是精灵耶!竟然当她是小猫小狈用食指小贝,她就是不出来怎样,他能电她吗?

    “或许是你长得太丑见不得人,不好意思出来吓人。”他的表情认真得不像在作假,似乎真这么认为。

    定性不佳的艾莉丝一听气得把头探出灯罩,一寸身长拉长为三寸。

    “谁说我丑得见不得人,我们精灵的品种可是优于人类,个个都是美的化身。”谁不知道精灵是十界中最美的一族。

    他们混和了天界的灵秀,魔界的冷艳,妖精界的绝美,还有摩陀界的佛心,是最最优秀的品种了,人类根本比不上他们。

    她忘了提精灵界的纯真和可爱,那才是精灵们受人喜爱的主因。

    紫眸?那不是……“原来你会长大,不是矮不隆咚的小东西。”

    一抹深练的眸光微微闪动,虽然他不了解精灵界的运作,但紫眸精灵并不常见,通常千年才出一位,而且地位崇高。

    但她……

    怎么形容呢?

    巧慧不足,单纯冲动,稳定度低,人性过多,她是个笨拙的精灵,似常常出错。

    “你……你侮辱精灵,我只是故意缩小不让你看见而已。”倏地飞出,光点形成巴掌般大小,一个手叉腰的精灵怒视底下的人类。

    “可是我已经看见了,有必要再缩小吗?”这么单纯近乎蠢的精灵为什么会有一双紫眸?

    对她来说应该是一种负担。

    “看见就看见有什么了不起,我不会变不见……啊!你看得见我?!”不可能,不可能,凡人的肉眼瞧不见她,他不可能看见她。

    “粉红色的花瓣小衣,粉红色的花瓣小鞋,鞋尖往上翘像个雪橇,头上圈著粉红色小花,两手手腕上各套一只蔷薇花造型的小铜环……”感谢她让自己变大,他才有机会看个仔细。

    上官月此刻面上并无笑意看来极其冷淡,但了解他的人不难发现他心情挺好,冰墙筑起的心门为她开散。

    大概因为她是精灵吧!所以少了对人的防心。

    “够了,够了,你干么每件事都加个小字,我一点都不小。”她并未使用精灵的力量,但奇怪得很,她的身体因被他激怒而长大一倍。

    现在的艾莉丝体型迷你,玲珑有致的身段却属于女人,可是她未曾察觉其中的变化。

    “和我比起来你真的很小。”她真的不怎么成熟,心智上。

    气涨双颊的她无法反驳,即使她恢复正常的体型也不可能高过他,这就是男女身体变化上的不公,就算是精灵也改变不了。

    何况她还是蹩脚的精灵。

    “两位,请别聊得太忘我,我以为我才是主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精灵の爱最新章节 | 精灵の爱全文阅读 | 精灵の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