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怜心清莲 > 第六章

怜心清莲 第六章 作者 : 寄秋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一大清早就不对劲,黑猫大刺刺跳过围墙攀上了窗,毫无羞耻感地叼走她准备喂小鸟的玉米,还很恶劣地拉了一把屎。

    中午时,一只大黄狗咬着半截血兔子,如入无人之地在赌场后方的小空地和只小母狗分食,四周有乌鸦乱叫,好像狗儿抢了它们的食物。

    下午无风,盘子无端地跃个粉碎,刚好在她脚边散成一朵诡异的瓷花,瓷面上的村妇似乎在嘲笑她。

    一整天下来心神不宁,眼皮直跳,何水莲直觉感到有事要发生。

    而她将其视为不可抗拒的力量,感觉有点像世界末日来临……不,是群魔转世。

    “怎么了?”

    她倏地抬头,“呃!没事。”

    “还说没事,你喝口红茶试试。”抱着胸,段天桓等她发觉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迟疑了一下,何水莲端起林看了一眼,确定色泽无误后小吸一口。

    “噗!甜死了。”她接过他递过来的湿纸巾擦擦手。

    他大笑地吮掉她嘴角的甜渍。

    “坏心的家伙,依存心看我出糗是不是?”她微慎地取饼他的咖啡一漱,平衡口中的甜腻感。

    哇!真是夸张,把方糖当成冰块也就算了,还掏光了一整盒,难怪浮在茶水面上的四角方形全往下沉。

    段无桓笑着将她抱坐到大腿上,就她的手喝咖啡。“看你一颗一颗的丢着实在有趣,有什么事恼心?”

    “我……唉!”想开口又不知道如何解释。

    “没想到你也会叹气。”他闻闻她淡雅的发香轻吻一记。

    她横睇他一眼,咖啡塞回他手中。“我是人,有七情六欲。”

    “是吗?”他眉一挑放下咖啡。

    “你藏在哪里,我找一下。”

    “呵呵!不要啦!你这是非礼我!”好贼的手,故意戏弄人。

    他继续呵她痒。“我是在疼老婆,完美无缺点的优雅淑女居然有弱点,老天挺公平的。”

    “卑鄙。”

    笑不可支的何水莲恨透了自己的体质,一推,就从他腿上逃脱。

    的确,她几乎是没有弱点,几乎。

    偏偏腋下、小腿肚和肚脐眼的地方特别敏感,轻轻一呵气就让她像个傻瓜一样咯咯笑,蠢得要命。

    以前在兰陵念书时,好友们老是刻意捉弄她,尤其是没分寸的玫瑰,根本不顾她边笑出泪边哀求,非要呵得她满屋子跑不成。

    不过教唆者罪最大,此人除了紫苑别无他想,因为玫瑰盲目的崇拜她,只听从她一人的话。

    而香香有时会下来搅局,帮忙整她,但有时也会和茉莉笑成一团,在旁边看她窜得像猴子。

    为了避免让人发现她可笑的怕痒,她尽量装出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坐不摇裙,笑不露齿,目光维持不斜视,淡雅的微笑与人保持距离。

    原本是学生时代的幼稚举止,长久以来竟成习惯,连面对父母亲人,她也会不自觉地伪装起真性情。

    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奶奶,这就是她要的继承人形象。

    等接下何氏的连锁事业,她发现高雅、恬淡的气质很容易瓦解对手戒心,凝聚员工的向心力,成为他们尊敬、模仿的偶像,想恢复真我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继续任由习惯,以假象示人。

    “老实招来,你在烦恼什么?”他轻握她的臂膀,作势要搔她腋窝。

    她微瞠地一膘,“盘子碎了。”

    “打破个盘子再买新的,有没有伤到你?”段天桓仔细瞧着她的细肤嫩肌,乘机轻咬她可爱的手指。

    “老狗在空地撒尿。”

    “待会我叫人赶走它。”他爱抱着她,闻她特有的体香。

    “乌鸦叫。”不吉的象征。

    他眉头一皱,“全猎了!”

    “猫吃了玉米。”

    胸口好闷,整个人都不舒服,她托着腮,用脚抵住他进退的身子。

    “你直说了,别叫我猜。”女人,永远深不可测,尤其是他眼前这位。

    何水莲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天桓,你有没有乌云罩顶的感觉?”

    “乌云罩项?”他怪异的瞥瞥她。“抱歉,这些天累着你了,我憋六年了嘛!谁叫你……”

    “谁跟你说这些,何况你还有一个绿眸美女暖床呢!”她说得有点酸味。

    憋?不是早解放了。

    想博取同情心,他是打错算盘,反正连着几天的纵欲,没她的配合早散场了。

    “你吃……醋呀!”他问得很谨慎,怕她秋后算帐。

    她轻嗤一声,“尽想些男欢女爱,谁会去吃陈年老醋,男人的欲望是禁不得。”

    “你就那么希望我去碰别的女人,那我何必忍得那么辛苦。”他说得有些怨总。

    “以前我管不着。”六年来,她哪记得有个老公,早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呢?”他用着期盼的眼光凝视着她。

    他为她付出全心的爱恋,不回收一点太蚀本。

    她的肌肤一如记忆中滑细、水嫩,让他爱不释手地一再掠夺,舍不得放弃那微妙的探索,镇日困在一方双人床享受夫妻之欢。

    即使她已在他怀中,午夜梦回时,他总会突然惊醒,以为她又像六年前那般舍他而走。

    之后冒了一身冷汗的他睁眼不睡,静静地看她沉睡中的细微小动作,以指浅描她完美如玉的五官,感动于人世间有她。

    看着看着,身子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他会在睡梦中进入她的窄窒,以身体的绿动唤醒她的欲望,两人共赴天堂的殿门。

    她并不是绝对的完美,挑食便是其中的一项。

    不吃青椒、不吃洋葱,生菜抄拉会推到一旁,切小朵的洋菇挑到盘子边装饰,讨厌半生不熟的东西,尤其是日本料理。

    她不喜欢和陌生人有太多肢体接触,这点他无异议的赞同。

    还有,她有暴力倾向,虽然她一再否认,企图以优美的手法掩饰,但是一闪而过的厉色是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瞧得一清二,“现在呢?老婆。”

    何水莲笑得很甜,用脚指头拧他的大腿。“我会阉了你,然后改嫁。”

    段天桓不怒反笑,笑得像刚中大奖的模样。

    “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舍不得把我让给外头的野女人。”他快乐晕了。

    “大白天少作梦,我是在维护主权,香港都归还中国了。”她才不会承认对他用了心,助长他的自大。

    “莲莲,你不老实哦!”他握住她的脚一拉,让她跃向他。

    “啊!”好坏的男人,她有种上当的感觉。

    “说你爱我。”好香。他在她颈边轻嗅。

    “威胁对我没有用,女人应该矜持。”他有一对性格的眉。她好玩的划着。

    他故意挑动眉毛,“利诱呢?”

    “嗯!可以考虑。”她手心往上翻。

    “老婆,你很现实呐!这么好收买?”他可不信。

    “生意人嘛!”

    眼皮又是一跳,何水莲不安的柔柔眼睛,神色失去笑闹的风采,显得沉重。

    她下意识地往四周瞄了几眼,暗笑自己的神经贸,谁敢闯进段天桓的赌场对她不利,又不是存心找死。

    “说吧、什么事在困扰你?”他也察觉到一丝异样,她在紧张。

    她努力要强颜欢笑,却在他的注视下变成苦笑。“我来这个城市颇长一段时间。”

    “你想走了?”他急切而带着怒气地抓紧她的双肩。

    “不!呢,你该知道我不可能长留拉斯维加斯,我的事业领域主要在芝加哥。”她不想提起,但……

    此刻他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是个重事业、轻家庭的女人,天晓得她在策划赌场式饭店前,哪晓得会冒出个六年前结婚的丈夫,他不在她规划的轨道上。

    分离是必然的结果,他们各有责任在,即使她走得伤感。

    她不是无情,而是动了情。

    他对她的好,点滴都记在心上,虽然他小了她两岁,可是却十分宠她,几乎到了有求必应的地步。只要她开口,没有得不到的。

    男人大不同,他对她真的无所求,以她为主,满足她一切喜悦,以一个丈夫的心情在眷宠妻子.她很惭愧,只有勒索而不付出,不及他用心的千分之一。

    “你休想离开我。”

    看到他的认真,她突然想笑。

    “你在嘲笑我的自作多情,还是讽刺我留不住你?”段无桓眼中有抹受伤的怒气。

    原来我将想法实际化。“你在侮辱我。”

    “嗄?!他怔仲一下。

    “我看起来像是玩弄男人的人吗?”她不是冷血动物,不知温暖。

    “你以前就曾抛下我一次。”他埋怨地说道,像抹孤魂一脸哀怨。

    翻旧帐。“以前我们都还年轻,做事难免冲动,你打算怪我一辈子吗?”

    “可是你现在又想走,和六年前当我们的婚姻是儿戏有什么不同,你认为我配不上你?”他愤慨的问他就怕有这么一日,所以绞尽心思的讨好她,永远填不满欲望的与她欢爱,希望能留下她。

    但机关算尽,到头来她还是要走,叫他伤何以堪。

    “受不了,你非要把自己塑造悲情主角吗?”她白眼不翻都难。

    “我是说我们都成熟了,可以理智的看待婚姻,你在拉斯维加斯,我在芝加哥,难道你不来看我,还是你阻止我来找你呢!”

    “我……”他还是有不满处。

    何水莲举起手放在他唇上。“听我说完,我认定了你是我的丈夫,除非你背叛我,不然我这一生都会是你的妻,陪你走到七老八十,牙齿全掉光。”

    “我会帮你装一副假牙。”握着她的手,他眼中有水光反射。

    他的妻呵!多美丽的宣言。

    “傻气,”她笑着反握他厚实的手。“你得忍受有个忙碌的妻子。”

    “我跟着你。”

    “跟着……我?”好奇怪的说法。

    段天桓深情的轻拥着她。

    “我是个孤单的人,第一眼见到你时,我的生命才圆满,等待了六年,终于拥有你,我再也放不开手,独自品尝相思的日子太苦了。

    “不管你飞到哪个城市,我都要紧紧跟牢你,免得你又忘了我,一个深爱你的男人,我爱你,莲。”

    “她吸了了鼻子,想哭。“你的赌场呢?”

    “管他的,反正我赚够钱了,就丢给晋然去处理。”省得他玩太多女人,挂了。

    “真可怜,要一个浪荡惯了的风流鬼管事,他会怨死你。”可以想像他的嘴脸有多惊怵。

    “哼!他敢。”段天恒凶恶的脸一柔,“你没说爱我。”

    喔!头疼。“都嫁你为妻了,还有什么好不放心。”

    “我想听你说那三个字!”男人也需要甜言蜜语。

    眼皮跳得厉害,何水莲的眉头打结了。

    “天桓,你会不会觉得有点冷?”

    “在室温二十七度时?”他挑挑眉,以为她故意规避话题。

    “你不是一直问我有什么事?”要命,她的寒毛都竖起来。

    “嗯。”他一手握住她一方丰盈隔衣轻柔。

    她太专往在思绪,没注意他的小邪恶。“我想这几日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她就知道,眼皮跳个不停一定有事,果真发生了。

    赌场的夜晚特别美丽,满城的霓虹灯闪烁,蔚成一片风华,堕落的糜烂世界,刺眼的光亮使星星失去了颜色,黯淡得看不到一丝光芒。

    赌场外斗大的看板张贴上一张大型宣传海报,鲜绿的背景衬托着乐笑如月的巨星。

    每个月赌场会邀请世界各地顶级的歌手来表演,今日上台表演的是来自台湾的明星,由某名主持人率团登台演出。

    一首唱过一首,台上人载歌载舞的取悦观众,台下的何水莲却是心惊胆跳,时时盯着大门。

    她在眨听,听灾难声从何处传来,她好在第一时间逃离现场,以免枉死。

    “老婆,有虫咬你吗?”坐在包厢,段天桓注意的不是舞台,而是他坐立不安的妻子。

    她装不出恬雅、圣洁的笑容,一脸紧张的说!

    “待会如果发生事情,我们一定要快逃,别逗留。”

    “你发烧了?怎么疑神疑鬼的说些傻话,在我的地盘上会发生什么事?”爱躁心。

    他不知道她在忧虑何事,但从一看到宣传海报起,她的神色就不曾放松过,紧绷着神经似在防范什么。

    “今天的主秀花了你不少钱吧?”一定捞不回本,还得算上装修费。

    “看看现场的观众快挤破表演厅,晋然这回是请对明星了。”听说是红遍东南亚的天后。

    “我看他会死得尸骨无存,如果他不改风流本色乱献殷勤。”欧尼提斯会将他撕成两半。

    没错,海报上的大明星正是半息影的天后袁紫香,她在结婚前特别拨空到此演出,动机叫人存疑。

    她害怕的不是袁大牌即兴之举,而是在星光之后印了两个粉雕玉琢的小人头,叫人看了不免动心的一呼,好漂亮的孩子。

    而事实上,这对看似天使的双胞胎,其实正是恶魔的化身。

    段天桓笑搂着她,“你在诅咒晋然呀!这可非淑女应有的礼仪。”

    “陈述事实非罪也,不然他人呢?”人总要为好色付出代价。

    “八成看上某位美女逍遥去,他常常处于‘饥饿’状况。”要晋然不玩女人比登天还难。

    “我怕他小弟弟还没喂,脑袋先搬家。”她看看舞台上的热身戏炒热快乐气氛。

    他当她说着揶愉话,不以为意。“看表演,听说主秀那位天后唱得不错。”

    “是呀!美声歌后。”做姑姑的不该太纵容小孩子,不知他们的妈来了没?

    好友相聚是她所盼望,但不包括灾难。

    有幸见过那对魔鬼姊弟的破坏力,她是叹为观止,小小年纪在阁下大祸时,却睁着无辜的眼,可爱得叫人无从责骂,好像骂了是天大过错。

    惹了事还能从容而退,他们是天才,将来若成了智慧型罪犯,她一点也不怀疑为何抓不到犯罪证据,因为法律会偏袒。

    “你在美国也听过她的歌声?”可见真是很红,他就很少涉及娱乐圈。

    “嗯。”本人签了名寄到她手中的CD片片不缺。“你……你注意她身边的两个小表,别让他们搞鬼。”

    “小表?捣鬼?”满头雾水的段天桓被她搅迷糊了。

    清清亮亮的间歇音符响起,豪华的舞群从舞台两旁跳向中央,白羽的孔雀一张,露出一张胜雪赛月的娇美脸孔,缥缈幽远的天籁微泻。

    全场喧嚷的嘈杂声沉淀,全然美妙的声音征服赌客和观众的心,面露心醉神往的表情。

    散发魅力的歌手从舞群中走出,众人眼睛一亮。

    不过发光的不只是超级天后,她身边一对天使般的合音才是焦点所聚,人人发出赞叹声,恨不得把他们打包带回去。

    “喔!天呀,他们居然朝我挥手。”嫌她不够出名吗?

    段天桓不解地望着她,“你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这是艺人讨好观众的小伎俩。”

    “是吗?你看那扎着马尾的小女孩,她的反应也未免太激烈了。”她忍不住想逃。

    “几个飞吻罢了。”他为之失笑。

    两个长相雷同的小合音拼命的挤眉弄眼,一张可爱的小嘴直啄着,送出一个又一个天真无邪的吻。

    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大概是晋然事先调教过,要他们找对人献殷勤,小费、红包才会丰富。

    “现在你还笑得出来,待会依恐怕得哭了。”她好笑地看着前排观众突然见鬼似的向后仰。

    何水莲偏差的视线引起段天桓的醋意。“那个男人是谁?”

    “一个死人。”原来他也发现一抹魔魅身影。

    “莲,不要敷衍我。”

    她轻笑地摇摇头,“不骗你,名义上他已是亡者。”

    “你以为我会相信?”同是男人,他可以闻到那股死人味。

    说那是一个死人,不如说是一个令人致命的男人。

    “别吃味,他的女人是舞台中央那个猛抛媚眼的女人。”顽皮的香香。何水莲无奈地挥挥手指向舞台招呼一下。

    “你怎么知道?”段天桓狐疑地瞅着她瞧。

    “因为我们是一挂的坏女人。”一道女音插入他们。

    “紫苑、茉莉、玫瑰?”她挺意外的,全到齐了。

    “死女人,我的名字为什么排在最后一个,你敢瞧不起我。”艳美无双的金玫瑰一开口就破坏美感。

    有点想笑场的何水莲朝她们身后的男人一颔首。“你走在最后嘛!”

    “去你的臭莲花,三个人我最高,一眼就瞧见了,你分明欠揍。”她作势要扁人。

    段天桓不了解女人的交情,当真以为她要伤害自己的水莲花儿,一个巧劲抓住金玫瑰高举的手腕,突然另一道影子飞快地砍向他“轻薄”的手背。

    “老婆,他没伤着你吧?”

    “老婆,她没伤着你吧?”

    一个冷如风,一个残似狼,两人恶狠狠的互睥,较量彼此的实力。

    “我作庄,赌水莲花的男人赢。”来到有名的赌城,多少要沾栽一些赌气。

    黎紫苑一吆喝,几个出色的男女纷纷下注,一致不看好“肉脚”的风展翔。

    原本对峙的男人一看这情形,紧张的气氛立消,脸色微沉的瞪向众人,似有联手之势。

    但是连自己的女人都倒戈,他们还动得了吗?

    “不打了?我一口气下了十万美金耶!”金玫瑰气嘟着嘴。

    “老婆,你赌谁赢?”不敢对心上人发火的风展翔小声问道。

    “他。还有我们只是订婚而已,别老婆、老婆的乱叫,坏我的行情。”她瞧见好几个漂亮妹妹怎能放过。

    “玫瑰吾爱,是我不够努力播种吗?”风展翔装出一副很卑微的模样问。

    “你去死,说什么鬼话。”她一拳捶过去,脸色泛红。

    闺房事回家说,想让她无颜见人呀!

    “你们都跑来了,是谁通风报信?”何水莲气定神闲的问道.其实她心中已有个人选。

    “问得好笑,你会不清楚?”

    她叹了口气,“紫苑,你是怎么教导亚雷小弟的?”

    “人天生有劣根性,要狗不摇尾乞怜有点困难。”亚雷是标准的狗腿子。

    白茉莉温柔的一笑,“你们别老是欺负亚雷嘛!”

    “我们是在爱护他,所谓恨铁不成钢,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练,我早想把卡登家的事业移转给他。”

    “紫苑,你在说笑话吗?那块烂铁该报销了。”金玫瑰粗鲁的将脚搁在桌上。

    霍香蓟笑笑的喝着蛋蜜汁润喉。

    五个好朋友在后台聊天,她们的男人全被赶出去当“保母”,看顾那对破坏王。

    本来不爱与人接触的欧尼提斯不肯走入人群中,是霍玉蓟和白向轮一人架一边,威胁不从要把双胞胎“寄养”在他们姑姑身边几个月,他才勉为其难地跨出第一步。

    差点打起来的段天桓和风展翔倒是一见如故,气味相投地勾起肩膀,聊起彼此的女人。

    世界看起来很太平,其实不平静——

    “水莲,他不是你奶奶会接受的那一型人。”读心理学的白茉莉道出她所观察到的一面。

    何水莲笑得不在乎。“管他的,我脱离襁褓已久,用不着学步机。”

    “可是你奶奶的权威仍在,惹她生气不太妥当。”白茉莉看看最重家庭的黎紫苑。

    紫花是个可以为家庭牺牲的人,包括爱情和友情。

    “咱们莲花的家务事别看我,何奶奶的固执和我有得拼。”老人家的想法太根深蒂固,难以拔除。

    金玫瑰大笑的拍拍桌子。“有什么好烦恼,先斩后奏不就成了,在拉斯维加斯结婚最快捷了。”

    “我已经结婚了。”

    “嗄?!”

    突来的消息使后台失去了声音,过了一会儿大伙笑成一团,你一句我一句笑闹着,时光仿佛倒退了十年,回到青春飞扬的时代。

    流光渐逝,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尖叫声。

    她们会心一笑。

    小家伙们还是那么精力充沛。知道赌博不是好事,需要“劝导劝导”沉迷于赌的大人们。

    一间赌场要花多少资金整修呢?

    未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怜心清莲最新章节 | 怜心清莲全文阅读 | 怜心清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