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怜心清莲 > 第五章

怜心清莲 第五章 作者 : 寄秋

    一道气冲冲的红棕色身影如风扫过,三寸细带的高跟鞋叩叩作响,狂野而带着噬人杀气,她无礼地推开档路人潮,引起诸多抱怨声。

    黛儿怒火中烧地踏进赌场大门,从小被宠坏的大小姐脾气刁钻、骄纵,目中无人的横行。

    三天来她见不着心爱男子的面,不管走到哪间赌场找人,皆会有人出来破坏,阻止她妄为的举动,让她无功而返。她一直以为他是忙着再开设一间新赌场,或是重复三年前的拒绝手法,刻意躲避她的痴缠。

    谁知她无意间从某个赌客闲聊中听到,他竟然带个女人状似亲密的出入各赌场,还公然地打情骂俏,丝毫不顾忌场合,完全无视她的深情等待。

    哼!她倒要瞧瞧是什么样的货色敢来和她抢男人。

    “让开,你们不知道我的身份吗?”

    两位工作人员尽责地堵在能上休息室的电梯门前。“老板说过你不可以私闯他的工作领域。”

    “我是他的女人,来找他不成吗?”她不讲道理地伸手硬要按电梯升降扭。

    “黛儿小姐,请不要为难我们。”真是难缠的任性女。

    “我不信,我今天一定要见到桓哥,你敢挡我试试看。”她取出皮包中的袖珍银色手枪比着。

    “别激动、别激动,小心擦枪走火。”为求保命,他们小心的移动脚步。

    黛儿得意地按下升降钮,“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包括男人。”

    “那可说不定。

    电梯门一开,适时探出一只手,轻松夺走她手中的枪,小巧的武器在他手中旋了几圈像是玩具,不具有危险性。

    “晋然,把枪还给我。”她伸直手臂欲抢走自己的手枪。

    “不好吧!小女生不应该玩枪。”纵使她出落得成熟、美艳,以她的年纪唤小女生仍不为过。

    西方女孩的发育就是比东方女孩来得具可观性,她有一张二十五岁女子的脸孔,蜂腰窄婰,近一百七十公分的高眺身段,完美的玲戏曲线,就是他看了也会心动。

    只要是美丽的女人,不管有毒或带着刺都是一种挑战,而他手下鲜有逃兵。

    尤其是她那天生的狐媚味,叫人看得心痒难耐,好几次想弄她上床,尝尝这黑手党女人的滋味,是否更加销魂。

    不过考量再三后,还是忍痛放弃这条美人鱼。

    不是因为段天桓和她有扯不清的男女关系,主要是怕她上了他的床以后会转移纠缠目标,届时撵都撵不走的粘上他,坏他的性福。

    三年来,她驱赶情敌的手段十分毒辣,丝毫不逊于男子,曾经有几个女人被她卖到私娼家,有的还遭受一大群男人轮奸,事后畏惧得不敢再接触男人,至今仍定期作心理治疗。

    美人俯首可拾,何必为了一朵心不在他身上的罂粟费心,舍弃更娇、更媚、更听话的美丽生物。

    “我是女人,快把我的枪还我。”她盯着开开关关的雷梯门,心想怎么闯过眼前的男人。

    他眼明心亮地在她界前摇摇食指,“有我在,别想。”

    “你……”黛儿压下怒气咬着牙,“我只是上去找桓哥,你凭什么不让路?”

    “可是他不想见你。”段老大现在正忙着呢,正忙着办人生大事。

    “我要听他亲口说,你没资格阻止我见他。”可恶,一只陰险的看门狗。

    “你用眼睛骂我。”晋然用轻怫的笑脸抚弄她的手枪,似在调戏本人。

    黛儿忍住不一拳挥去的欲望。“桓哥是我的男人,我没权力去找他吗?”

    “那是你的一相情愿,段老大自始至终没承认过。”玩玩嘛,何必认真,他就说这女孩难缠。

    依自己一日无女不不欢的程度,十座后宫都容纳不了他的女人,岂能全部当真。

    而段老大算是异数,那方面的需求近乎和尚。

    都是她一再主动献身,段老大才会在不堪其扰的情况下勉强玩个几回,他还不是为了打发她而“牺牲”,发泄多余的存货。

    根据段老大事后的说法:乏味,纯粹是体能运动,他当是手滢。

    可见他有多委屈了,难怪每一回都想逃,避之唯恐不及。

    “你管不着,我就是要他当我的男人,谁要敢来抢,我就让她没命吃下一餐。”她定要宰了那不识相的女人。

    晋然轻浮的表情一寒,“包括他所爱的女人?”

    “他只能爱我,其他的女人没有存在的必要性。”她们都是死不足惜。

    “你最好别妄动杀机,段老大不会再纵容你。”这种毁灭性的爱情令人生畏。

    “难不成他敢杀了我。”自恃有强力的靠山,黛儿口气天真的说道。

    “为了这个女人,他会。”他不是危言耸听。

    这个女人?!他真的有了新欢?”

    “段老大说是旧爱。”晋然浮夸的眼底有抹精光。

    “旧爱?!”怎么可能。

    她一天二十四小时紧紧监控着,他哪来的旧爱,根本是诌之语。

    而且爱既然已经旧了就该舍弃,她不相信有人比她更适合他,要是他舍不得丢弃,她会善尽新人之责出手清除,不留一丝余味。

    “别太执着,他不属于你。”这是劝告也是警告,他喜欢看美女,活的。

    黛儿听不过他的话。“他们在楼上?”

    “嗯。”

    “她长得有我美吗?”

    平分秋色,但……“她的气质情雅、圣洁,鲜少有女人及得上她。”

    黛儿鲜明、娇媚的五官相当迷人,第一眼给人的印象是惊艳,她猫似的绿眼随时像在挑衅,活泼而生动,男人很少逃得开她的媚波。

    她有意大利人的热情和狂野,个性强悍而不知进退,锋芒太露削减了她的美丽,属于浅尝即可的烈酒,不耐久存,否则会失味。

    而楼上的美人儿恰巧相反,她的五官很细腻,像精致的瓷器,时时把玩不致生厌,男人容易被瓷面上的流色吸引,不可自拔的沉迷。

    东方人有着一股淡淡的神秘,而她懂得隐藏锋芒,每一个小动作都优雅的表现出美的画面,让人在无形中受她牵动。

    黛儿是一朵似玫瑰的蔷蔽,不知自身颜色不足拼命绽放,而楼上的她看来是朵雪地白梅,但实质上是夏天的青莲,浅笑含波的挑战顶上烈阳。

    不过不管蔷蔽或是青莲,全凭赏花人的喜恶。

    “你说我比不上她?”

    晋然暗自喊糟,女人最忌比较。“当然不是,你比她……豪放多了。”

    “你指我滥情?”黛儿眼冒绿火,浑身气得颤抖。

    “我……”唉!清官难断家务事。“反正你的条件那么好,随便找找都比段大烂人出色。”

    “我只要他。”她非常固执,不愿认输。一个让她花尽心思,苦追多年的男人,她岂会轻易罢手。

    “你硬要钻牛角尖我也没办法,反正按你是上不了,早点离开免得自己难堪。”他打了个手势,要手下“护送”她出场。

    黛儿是个在黑社会长大的女孩,涉世得早,一见苗头不对就转起心机,巧笑媚声的贴上晋然胸前,有意无意地抚摸他的手臂。

    “然哥哥,你觉得我美不美?”

    他的弱点就是女人。“美。”这是必然的答案。

    “你喜不喜欢我?”

    陷讲,他虽深知却勇于一跳,“当然喜欢,美人是我的精神食粮。”

    “吻我。”她嗯着红唇引诱气息微端的他。

    “不好吧!你是桓哥的女人。”他很想一口吞了她,又怕刺梗了喉。

    一抹桧光闪过,黛儿在他喉结上画圈圈,“嗯!人家想要嘛!”

    “你打算放弃段老大?”这磨人小荡妇,真会挑动男人的感官。

    瞧她奶油白的酥胸多可口,恨不得咬上几口。

    “扫兴的话题,我要吻你的唇,吮你的肩,在你胸前轻啃,摸摸我的心跳,它因你而火热……”

    晋然诡异地一笑,一手覆上她盈握的侞房柔捏。“咱们要在这里做吗?”

    “我等不及了。”她娇笑地攀上他的肩。

    黛儿眼底有着一丝丝的块感,用身体磨蹭着他,时而轻吻,时而重咬,雪白长腿勾在他腰际,以逗引他的愤起物。

    她眼波流转,娇声嘤咛,不安份的手像蛇一样溜向他的手臂,慢慢地往上攀、攀……

    突然,他微险的说:“小丫头,你的火候还不成熟,勾引男人你在行,但是想从我手中取物,难矣!”可惜,她太早行动了。

    扬扬手中的枪。晋然一手托着她的婰安抚他尚未消肿的小弟弟,一手下流地以枪口抵在她,撩开底裤的边缘探入,沾染她泛滥的湿滑。

    恬了恬她的味道,他不想平日委屈了自己,她挑起的火就该由她灭。

    “你想上我?”不甘心被识破诡计,黛儿抿抿唇狠瞪他一眼。

    “我一向不拒绝美女的要求,你都湿了。”他轻笑地咬疼她的玉肩。

    想玩把戏,他奉陪。

    可恨,他太奸诈了!

    “放手!”

    “不行哦!小美人,我疼得厉害。”他抓住她的手往他胯间授去。

    “你……你自己解决,我不是妓女。”竟被他挑起**,她气息不稳地说道。

    “你的行为像妓女,我会付钱的。”他邪笑的抚上她大腿内侧。

    “晋然,你太过份了。”她举高手一把挥下。

    晋然喀皮笑脸地抓住她的手腕一吻,正打算“逼奸”时,电梯门当的一声打开。

    黛儿见机不可失踢了他一脚,飞快的奔入电梯,顺手把里面的人推出去,按下关门钮。

    当两双惜愕的眼尚处在征然之际,门已关上。

    “你看来很狼狈。”

    晋然低咒了一声,“老墨,你在报仇吗?

    “不,我要去通马桶。

    “嗄?!”

    两人相视一笑,抬头望望上升的灯号。

    “老板一定会杀了她。

    “除非他来不及办事。”

    静默了三秒钟,他们爆出大笑声,真正狼狈的人在楼上,他会憋得内伤。

    可怜呐!

    女人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动物,同时也是最可恨的猛兽,当她们被激怒时。

    灯号停在最后一格。

    开战。

    砰!突来的三声碰撞传来,段天桓忍受着即将来到的高潮,一个翻身抬起满近的衣物,大大的衬衫套上妻子的娇躯,不忍她未获满足的低吟声。

    不管来的是谁,都得付出代价,竟敢打扰他和妻子的恩爱,罪不可恕。

    “怎……怎么了?”犹陷于清欲的何水莲仰着脸望向他,桃腮泛红,眼神涣散。

    “不速之客。”该死,她好美,美得他下腹又紧又热,真想再一次埋入她的温暖。

    客?!她迅速的恢复神智拉拢衣襟。“我以为你才是老板!”

    “我也是这么认为,可是显然有人反对。”他快速的穿上长裤,迎向门口的瘟神。

    这儿虽是休息室,实则和办公室差不多,墙上是监视系统,一旁则有几部电脑和办公桌。

    里面有间分隔出的小房间,当贪一时之便的晋然和赌场某位女子瞧对眼,便相偕来此风流,双人床就是他私下添购的。

    在赶走两盏灯泡后,段天桓迫不及待地和妻子在沙发上温存。

    刚开始她稍微推拒了一下,两人用身体沟通了几分钟,在他不妥协的强迫下,她慢慢的软化,接受他急切而温柔的给予,趴伏在她身上绿动是件多美妙的事,他差点像六年前两人第一次**般太早释放,辛辛苦苦地忍得快爆筋了,期望给她美好的**。

    就在最完美的高潮来临前,坏事的女人出现了。

    “谁准许你进来?!

    他目瞪牙张的怒吼声让气势汹汹的黛儿为之瑟缩,高涨气焰顿时消了一大半,惊讶地倒退一步撞到门板,无退路的缩了一下颈项。

    认识他这么多年,她很清楚段天桓能在拉斯维加斯呼风唤雨的本事,绝非单凭运气。

    她看过不少来挑场子的人,下场都不是一个惨字了得,几次下来,无人敢在他的地盘上闹事,他对敌人的狠劲如野兽对到口的猎物般无情撕裂,不留残屑。

    一时间,她退却了。

    “小声点,你要拆房子呀!”拍拍耳朵。何水莲嫌他嗓门像在喊山。

    脸色稍露,段天桓口气仍有些怒意,“半途中辍很伤身,你都不同情我。”

    “能屈能伸大丈夫,我不比你好受。”她苦笑地背过身穿戴衣物,理理乱发。

    古人说八字、风水,她相信了上辈子八成欠了他,明明坚持不要有性的因数掺杂在根基无底的婚姻中,可是他温热的男性躯体一覆上,她的身子便失去自主意识,迷迷糊糊地给了他。

    他是毒品,她是吸毒者,两相制衡。

    可惜他们选错了风水地,诸事不宜,白虎当头,开了闸的欲供临时止泄,碰壁的难受言语所能形容,无关性别。

    “她是谁?”不甘被冷落的黛儿含恨的大喊,像个捉奸的妒妇。

    段天桓冷冷一脱,“你太放肆了。”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愤怒使她忘了害怕。

    “轮不到你来管,开始为你的鲁莽祈祷吧!”敢打断他的好事,活太腻。

    “你是我的男人,怎么可以背着我和野狐狸厮混,你把我放在哪里?”黛儿有种被背叛的哀伤。

    年轻不代表不懂情,她也会受伤,只是环境教会她使强,以豪夺成就自己的私心。她在扭曲的教育里学会了一件事,只要够强,天下无得不到的人事物,所以她不知谦以待人、仁以收心的道理。

    尽避她外在成熟、美艳,毕竟是个二十岁的小女人,任性多难免的。

    “你有胆再说一遍,我正愁找不到宰了你的理由。”眼露杀气的段大桓冷凝着陰寒神色。

    “你……你在吓……吓我……”焦儿唇瓣微颤,眼中有了不确定的慌色。

    “你可以试试看人命有多廉价,脆弱得不堪一击。”若不是顾忌到莲,她早死了。

    他不会在妻子面前杀人,她的清新气质不适合污秽的死人味。

    “我父亲是黑手党大老,你不、不可以动我。”她一急就抬出强势靠山。

    他冷声说道!“死人是不会有声音,要让一个人消失在拉斯维加斯太简单了。”尤其对他而言。

    “我不相信你那么无情。”无声的泪滑下她的脸庞。“我们曾经那么亲密。”

    他光着上身冷笑,“事情的始末是你一手策划,难道要我一一细数?”

    “我……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你不是也接纳了我。”她不肯轻易的被撇清。哑着喉咙低吼,忿忿地抹去泪痕。

    段天桓看看一脸冷静的妻子,猜不透她此刻的心思,仿佛置身事外的游客,无所谓地拍照留念,眨眨眼不存留恋。

    是他努力得不够吧!她才会以过路人的心态看待他们的婚姻。

    眼色贼光一现,他存心要她陷进浑水里。

    “你的算计太让人作呕,瞧瞧我心爱的小莲花,她是男人的梦想。”他顺势吻上身旁微启的唇。

    滑头的家伙,居然拉她下水。“段天桓,你是小人。”何水莲用唇语华骂。

    “温婉恬静,患质兰心,典雅不俗的谈吐,雍容端庄的气度,眼柔不挑,敛眉含笑,唇红不妖,齿皓如贝,宛如特意打造的完美女人,我会舍她就你吗?”

    他该改行写诗。何水莲浅笑微温。

    “太安静的女人像杯无味的白开水,你需要像我这样的女人,她无法应付你的需求。”黛儿故意表现出两人很亲昵的假象。

    “酒喝多了伤身,她就是我要的女人,平淡如水却益我心。”一语两意,他也是说给妻子听,意思是水才是他的生命。

    “我不相信你甘于无趣的女人,我可以原谅你的一时出轨。”黛儿尽量表现出大方,不想被这弃。

    “出轨?!他深觉可笑。

    在三角习题中,她是没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不该出现的第三者——他的懦弱所纵容下的产品。

    “你的口气太伤人,我有说错吗?”她恨透他的漠视,祝她如尘。

    懊喔!不,休想。何水莲用眼神警告他。

    他不可以这样陷害她。

    段夫桓笑得有点邪地搂住妻子。“你知道她是我的什么人吗?”

    夫妻本当同祸福,乘机公开她的身份,免得他老是担心有人来抢。

    “她……”黛儿有丝不安的斜眼着他怀中女子,一股嫉妒来得凶。

    “不要相信他的话,男人十之八九不诚实。”何水莲抢在他之前先开口。

    “莲……你不乖哦!”他抚抚她的下颚,警惕意味多过怜惜。

    何水莲真想翻白眼,但那是淑女不该有的行径。“你养过猫吗?听说爪子挺利的。”

    这年头乖女孩没糖吃。

    “老婆,你很不尊重我。”看到她脸色一变,段天桓心头一乐。

    “老婆?!”

    捂着耳朵,何水莲快受不住黛儿的尖声惊叫,她就知道他不怀好意,非要破坏协议取悦自己。

    “你得意了。”她略显哀怨地以指括括他的臂肌,一道红痕立现。

    他是很得意,丝毫不掩藏。

    “你值得我炫耀。”

    “病态。”

    “你怎么老是喜欢打击我的自尊。”他渐渐习惯她的损人之语。

    “怕你过度膨胀爆了,我还得帮你缝肚皮。”她不想冠上“未亡人”三字。

    “你关心我?”

    “不!我对离婚妇人身份的兴趣大过寡妇。”免得老一辈迂腐人士说她克夫。

    段天桓不是味道的问:“怕缴遗产税?”

    “我已经够富有了,不想压死在钱堆里,墓志铭不好写。”此人卒于钞票山,难看。

    光是个连锁饭店就让她忙得没空回台湾和朋友相聚,要是接下赌场生意,她会提早衰老,发白如霜。

    黛儿受不了的开口,“你们讲完了没?给我解释清楚“老婆”的意思。”他一定是说着玩,不可能是真的。

    何水莲抚平裙摆,同情她的惊吓过度。“老婆是婚姻用词之一,你可以当它是无意义。”

    “什么无意义,你想视法律为无物吗?”他眼瞪着死赖着不走的黛儿,一边还问着他的妻子。

    “段天桓——”讨厌的家伙,她是在平息一场女人的战争。

    “天桓,桓,亲爱的,老公,要我一再重复再重复吗?”他不厌烦的提醒再提醒她。

    何水莲苦笑说,“我建议你穿件上衣以免失礼。”太养眼了,让她心神不宁。

    她是好色女。

    心存恶意的黛儿红偷走了两步恬恬舌瓣。“何必多此一举,他身体的每一寸我都摸熟了,我还吃过他的……”

    何水莲眼神微闪,对她大胆的暗示感到些许愤怒,有种主权被侵犯的恼意。

    “好女孩是不会盯着男人的敏感部位,它不会因为你的性挑逗而动起。”他敢,她会先终结他。

    “你……你以为他真当你是老婆吗?桓哥不过是一时货鲜玩玩罢了,他会回到我身边。”黛儿好气,气得眼眶都蓄了水气。

    何水莲恬雅的笑笑,“那你请他先填好一式两份的离婚协议书,外遇是件不道德的事。”

    嘴角上扬的段天桓心底暗喜,默不作声地以指代梳整理她又散落的发,她开始有了“妻子”的自觉。好现象。

    “离婚协议书?!你们……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一定在骗我,你这个这个虚伪的女人。”假的、假的,全部是假的。

    不肯接受事实的黛儿以为他们合计要骗她,圆睁的绿眸扬着激越,以杀人似的目光瞪向“情敌”,是她造的谣,一定是的。

    难以抚平的怒气排山倒海而来,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扑上前,企图用尖尖的指甲划花河水经平静无波的脸孔,完全没顾忌到后果。

    手一伸出去,十指尚未碰到水嫩的肌肤,惨叫声先起,继而是跌出房外的碰撞声。

    “你太粗鲁了。”呼!好险,差点破相了。何水莲拍拍胸口。

    “我要将结婚证书影印放大,加框挂在各赌场。”他火了,敢碰他老婆。

    段天桓拿起床头分机下了命令,一脚揣扣上房门,不一会儿门外的哭闹声逐渐远去。

    “你疯了。”

    他俯身一吻,“去他的鬼婚姻契约,我要昭告全世界,你是我老婆。”

    “天桓……”

    才一开口,何水莲又被吻住,紧接着被拦腰抱起进入小房间,随即身子一空的落向双人床,光luo的健胸现于她上方。

    “老婆,你穿太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怜心清莲最新章节 | 怜心清莲全文阅读 | 怜心清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