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样温柔男 > 第七章

王样温柔男 第七章 作者 : 慕枫

    【第五章】

    喉咙痛好像变严重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她就觉得喉咙有点不适,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太大意的结果,就是没能及时控制住靶冒病毒的侵袭。她自作自受,这下可好,得自食恶果了。

    好不容易撑到午休时间,但是喉咙更痛了,而且头也有点痛,所以她传了讯息给席蒲月。

    五哥,我好像感冒了,喉咙痛、头也痛。

    高兴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席蒲月;难过的时候,第一个跃进她脑海里的也是席蒲月;发现好吃的东西,她也想立即和他分享;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她更想有他陪在身边。

    很快就收到席蒲月的回复——

    你先到保健室休息,我马上过去接你。

    五哥说要马上来接她!华笙趴在桌上,忍不住露出微笑,身体上的不适好像比较能够忍受了。

    “华笙,你的脸色不太好……”可是却在笑,感觉很诡异耶!罗敬钧凑近打量她。

    她一把推开他的脸,“滚……远一点!”

    “是不是……你的大姨妈来了?”他猜测。

    “大……你的头啦!”是不是都跟他无关。她的喉咙很不舒服,不想讲话,没有力气和他斗嘴,他今天能不能好心点放过她?

    “对喔,你是人妖耶,怎么会有大姨妈?抱歉抱歉,我失言了。”

    “你——”她现在生病,一讲话,喉咙就会痛,更遑论是大声骂人了。等她病好,他就死定了。

    “你感冒了?该不会是禽流感吧!”他连忙掏出口罩戴上。

    “对啦、对啦,你离我远一点!”只要能让他和她保持距离,不管说她得什么病都好。

    但是他并没有退避三舍,反倒伸手将她从座位上拉起来。

    她挣扎着,“干……么啦?”他该不会是想趁她虚弱的时候,把她拖到阴暗处,给她一顿“粗饱”吧!

    欸欸……趁人之危可不是英雄好汉该有的行径——

    “我陪你到保健室去休息。”

    咦?华笙一愕。她没有听错吧!他是要陪她到保健室去休息,不是要把她拖到阴暗处去修理?

    “你走不动了吗?真是没办法。”他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蹲下。“上来吧,我背你。”

    “不、不用了,我先把东西收一收……”他,真的是罗敬钧吗?

    “为什么?”剩下的三堂课,她不回来上了?

    她将还在手机萤幕上的简讯给他看。

    原来席蒲月要来接她。罗敬钧的眼神微微一黯,随即又恢复正常。“你先到保健室去,不要在这里散布病毒。”

    “喂!”这才是她认识的罗敬钧。

    “你的东西我等一下再回来帮你拿啦。”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她遂没再有异议。

    罗敬钧陪她到保健室,确认她有听从护士小姐的话,喝过凉凉的舒跑后,乖乖地爬上病床躺着休息,他才返回教室替她整理好书包,送来给她。

    他帮了她那么多,她是应该跟他道谢。“……谢谢你。”

    当!当!当!

    “嗯。”他拉来一张椅子,在病床旁坐下。

    咦?钟响了耶!她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上……课了。”

    “我知道。”他还是坐着不动。

    她挥了挥手,“我、我可以自己待在这里,五哥应该快到了。”

    护理小姐也说:“罗同学,华笙同学有我照顾,你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帮助,还是回去上课好了。”

    这所国中上从校长下至校工没有人不认识他们两个。

    “这家伙得罪过的人太多了,要是有人趁她不舒服来找麻烦,她肯定会被打成猪头。”他得留在这里保护她。

    她嘲讽地道:“你……还真看得起我。”她的头更痛了。

    “这里是保健室。”护理小姐笑笑地提醒。校内的学生若在这里惹是生非,那简直笨到可以拿金牌了。

    罗敬钧耸耸肩,仍旧没有离开的打算。

    护理小姐见他那么固执,遂不再多说,转身走开。

    “喂,你……”能不能让她好好休息啊?她不需要人陪。

    他横了她一眼,“你能不能闭上嘴,不要再荼毒我的耳朵?”

    厚!他以为她爱跟他说话啊?要不是看在他好心陪她来保健室,又替她把书包整理好送来,她才懒得跟他说话咧!

    说话的时候,她的喉咙也很痛好不好!他竟然还说她在荼毒他的耳朵。

    华笙不爽地翻过身,背对他。

    周遭立即陷入一片静默,只有操场上追球的呐喊声远远地随着风飘送过来。

    “我听说你和席蒲月在交往……”

    不是嫌她吵?那干么还要跟她说话?华笙撇撇嘴。

    而且,她和五哥交往关他什么事?

    罗敬钧又继续说:“我真的不知道他看上你哪一点?如果不是他的眼光有问题,也没有被雷劈到,那我只能说他的眼光真的非常独特。”

    关他屁事!华笙的身体一僵,很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要转过身去踹他。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现在和你交往是事实,你最好想办法抓住他的目光、抓住他的心,他才不会移情别恋。”

    是可忍,孰不可忍!“五哥才不会移情别恋!咳咳——”

    “你是对自己有自信还是对他有信心?”席蒲月可是集俊美、聪明、温柔、多金诸多优点于一身的男人,不论摆在哪里都会让女人垂涎觊觎,即使不择手段也要将他据为己有。

    “都有,咳……怎么样?”她瞪视着他。

    “有信心是好事,不过要是过度自信就是自大了。”他一顿,“改天你若是失恋了,我可以免费出借我的胸膛,就当是日行一善。”

    他怎么这么坏心啊,竟然诅咒她和五哥会分手!

    她咬牙切齿,“不、必。”而后又转过身去,不想再看他。

    坏人姻缘是会衰三年的。

    唉……罗敬钧望着她的背影无声地叹息。他只是想让她知道,当她伤心难过的时候,都有他愿意陪在她身边,给她安慰。

    他明明是关心她、喜欢她,为什么说出口的话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即使她喜欢的是别人,他也希望她能幸福快乐。

    席蒲月和华笙的交往跌破了很多人的眼镜,更狠狠地打碎了许多少女芳心。

    名义上,两人虽然是在交往,不过他对她的态度一如之前的宠溺、包容,并没有太热情如火的亲密举止,所谓的交往,也只是让他能够名正言顺地照应她、疼宠她,并担待她的一切,更让她可以理直气壮地宣誓主权所有,不许其他人觊觎。

    七岁的差距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他并不急着要她跟上他的脚步,他可以放慢脚步,配合她的速度,跟她一起探索爱情、探索人生。

    他迅速地收拾好课本,准备离开电脑教室。

    “蒲月。”班上的女同学忽然叫住他。

    他停住,“有什么事吗?”

    “你能不能帮我看一下这个程序有什么问题?”美女轻蹙着眉的模样会让许多男人的心纠结成一团,就算拼了命,也要帮她解决问题。

    叶子蓉,长相漂亮、个性温柔、气质优雅、家世显赫,是集众多优点于一身的天之骄女。

    据说,她还是他们系上的系花,他向来对八卦或什么风花雪月之类的事情没兴趣,那个据说还是班上某一个“热心”的同学告诉他的,也不管他是不是有兴趣知道,就一古脑地说个没完。

    他不着痕迹地朝萤幕投去一瞥,“明天吧。”

    “你待会不是没课了?”她把他的课表都记在脑袋里了。

    “嗯。”他确实是没课。

    若是平时,他帮她Run一遍那个程序,找出Bug是无妨,也用不了几分钟,但是就在刚刚下课钟响之前,他收到小笙传来的简讯,说她不太舒服,好像有轻微的感冒症状。

    小笙的身体状况一向不错,也甚少感冒,除了三不五时会因为“意外”而受些皮肉伤外,套句荷月常说的话——她壮得跟头牛似的。

    只不过,她不生病则已,每次一感冒,就一定会发烧。

    “只要几分钟就好,你连帮我这个小忙也不肯,太无情了吧。”叶子蓉神情哀怨地指控。

    “我不是不帮你,是真的有事。”

    “真的?”

    “小笙身体不舒服,所以……”

    叶子蓉立即道:“那身体要紧,你快点去接她,带她去看医生吧。”

    “那我先走了。”

    “嗯,开车小心。”只要她能一直待在他身边,就算是以同学的名义也无妨,总有一天会让她等到机会的。

    席蒲月点点头,没再多说。

    现在叶子蓉对他的态度就像是好同学、好朋友,得知小笙是他的女朋友之际,她也很大方地给予他们祝福,没有不甘、没有不愿,更没有纠缠不清,他没有理由疏远她。

    所以,他们仍是好同学、好朋友。

    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向他告白,但是被拒绝了。

    席蒲月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华笙的学校,和校门口的守卫点头打过招呼之后,他便直接到保健室找人。

    他熟稔得犹如在走自家庭院,事实上,就连这所学校的校长、老师、守卫和工友都认得他了。

    在门口就遇见了保健室的护理小姐——

    “席同学,又见面了!”

    “你好。”他微微颔首,“小笙的情形如何?”

    “华笙同学的喉咙红肿,应该是扁桃腺发炎,扁桃腺发炎很容易发烧,你最好先陪她去医院看诊后再送她回家。”

    “好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虽然席蒲月才二十三岁,但是他沉稳内敛的气质令人折服,要是她再年轻个十来岁,肯定也会倒追他。

    他推门而入,“小笙。”

    “五哥,咳咳……”华笙立即坐起身,下床拉了席蒲月就要走人。“我……要回去。”

    她一点都不想再和罗敬钧多相处一秒钟。

    “好。”

    “等等。”罗敬钧将挂在椅子上的书包递给席蒲月,“这是她的书包。”

    他伸手接过,“谢谢你照顾小笙。”

    “没什么。”

    “小笙,罗同学一直在这儿陪你,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席蒲月提醒她。

    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她还是乖乖地开了口,“谢谢。”

    罗敬钧倒退了两三步,“你不要把病毒传染给我就是最好的谢礼了。”华笙的个性冲动火爆,很多时候她动手比动嘴快,没想到席蒲月轻轻淡淡的一句话,就能让她温驯地依言照做。

    由此可见,席蒲月在她心中的分量不容小觑。

    她朝罗敬钧哼了一声,挽着席蒲月的手臂。“我……们走。”

    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粗嗄,跟鸭子的叫声差不多,说起话来也显得有点吃力。“喉咙很痛?”

    她点点头。

    他掏出方才在来的路上顺道去药局买的喉糖。“药剂师说这种喉糖可以稍稍纾缓喉咙的疼痛不适。”

    她立即剥出一粒喉糖放入口中。

    他背着她的书包,被她拉着走向校门口。“小笙,你不觉得你对罗敬钧太凶了吗?”

    “哼。”

    听起来是不觉得。“其实他对你还不错……他很关心你。”不然他不会注意到她的身体不适,也不会一直在保健室陪着她。

    华笙皱眉,“哼哼。”最好是啦!

    显然她一点也不认同他的看法,不过他只能说这么多了。在爱情里,不论男女都是小眼睛、小鼻子,容不下一粒沙的。

    他不会再替罗敬钧将心意传达给小笙。

    席蒲月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前座,顺手替她扣上安全带,然后探了探她的额温。唔,果然发烧了。

    他带她去医院看诊,拿了药之后才送她回家。

    这阵子华伯母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华伯父立即着手安排行程,带她出国旅行去了。而这个时间,筝姊应该还在公司上班。

    席蒲月本想让她吃点稀饭之后再吃药,免得伤胃,但是又肿又痛的喉咙让她难以吞咽,吃不下任何东西,只好作罢。

    他动作轻柔地将用毛巾包裹着的冰枕放到她的头下方,让她枕着。“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她很累,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却不想闭上眼睛。“你要回去了吗?”虽然管家和佣人会把她照顾得很好,但是他们都不是他。

    她想要五哥留下来陪她。

    他拉起棉被帮她盖好,“我会在这里陪你。”

    “真的?”

    “真的。”他点头保证,“现在,闭上眼睛休息。”

    “嗯。”她阖上眼,不一会便入睡了。

    不到半个小时,华笙就开始冒汗,枕头、衣服、床单全都湿透了。

    虽然他们是交往中的男女朋友,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仍是处于纯纯爱恋的阶段,甚至连接吻都不曾,若由他来替她擦拭身体、换衣服,并不合宜。

    因此,他请管家上楼来替华笙擦拭身体,并把所有湿透的、该洗的、该换的都换掉,让病人保持干净清爽。

    将近七点,华筝回到家看见的便是妹妹安稳地在床上睡着,而席蒲月坐在一旁,腿上摆着一部笔记型电脑,十指在键盘上跳跃飞舞,虽然萤幕上的运算程序跑得飞快,让人应接不暇,他仍不时会抬眼查看华笙的情形。

    房间内很安静,只有敲键盘发出的细微声响。

    她不经意地自眼角瞥见,床上的妹妹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席蒲月,眸底流转着爱恋的光芒。

    任谁都不会怀疑她爱他。

    席蒲月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抬头,迎上华笙的目光。“醒了。”

    她坐起身,“我睡多久了?”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

    “将近五个小时。”他将笔记型电脑关机,往旁边桌上一搁,起身走近床边,摸摸她的额头、颈项。体温很正常。

    五个小时?那么久?“你一直都在这里?”

    “我说过要在这里陪你的。”他说到做到。“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虽然喉咙还有些痛,但是心里盈满了幸福,很感动。她伸手环抱住他的腰,“五哥,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好不好?”

    他打趣地道:“说不定哪一天你会突然觉得我太老了……”

    “才不会!”她激动地大声反驳。“咳……”

    “喉咙不舒服别那么用力喊叫。”他倒了杯水给她。“多喝点水。”

    “嗯。”她慢慢地喝着微凉的水,喝着喝着,忽然发现身上穿着的是睡衣!

    “咳咳咳……”她狠狠地倒抽了口气,被口中的水呛个正着,咳得满脸通红。

    “慢慢喝,又没人要跟你抢,喝那么急做什么?”他轻轻拍着她的背,既无奈又心疼。

    她僵住。

    他发现她的身体一僵,“怎么了?”

    “我、我的……衣服是、是你换的吗?”她一脸惊恐,费了好大的劲才能把话说完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他忍不住想笑,“当然……”

    轰!她彷佛当场遭到雷殛,一阵晕眩,耳朵嗡嗡作响。

    那、那……他不就都看到了!看到她骨感偏瘦、没几两肉的身材。

    她还没做好要跟他“袒裎相见”的心理准备啊!

    要是因此让他幻想破灭、倒尽胃口,从此对她一点“兴趣”也没有,那该怎么办?华笙欲哭无泪。

    他好笑地道:“当然不是,是管家帮你换的。”

    她立即松一口气。

    他狐疑地瞧着她,“你的小脑袋瓜里都在想些什么啊?”脸上的表情变换可丰富迅速得让人眼花撩乱呢。

    她干笑,“呵呵,没事、没事。”没看见就好、没看见就好,至少还可以保有一点点的幻想。

    小笙是很幸运的,能有蒲月陪伴、守候在她身旁。华筝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悄悄地又将门带上,不去打扰小俩口。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样温柔男最新章节 | 王样温柔男全文阅读 | 王样温柔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