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样温柔男 > 第六章

王样温柔男 第六章 作者 : 慕枫

    【第四章】

    她相信,世界上真的有报应这回事。

    所以,她的生命中才会出现罗敬钧这号人物。

    从国小认识开始,一直到国中,她始终摆脱不了他,两人之间的孽缘持续纠缠到现在。这样的报应会不会太Over了?

    是,因她而起的大小麻烦从没间断过,偶尔,她的见义勇为会荒腔走板成了一场闹剧,误揍了无辜的人,但是五哥都已经陪她去道过歉了啊,对方也原谅她了,老天爷为什么还要这样惩罚她?

    “你又惹麻烦了?”他一走进训练室,看见的就是华笙盘腿坐在榻榻米上,脸皱成一团,活像……嗯,便秘了三天解不出来的痛苦。

    或许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缘故,他的用词好像有点被她影响了。

    她把眼睛闭上,“我在冥想。”

    呼吸吐纳这么紊乱,再想下去只会走火入魔。“说吧,是不是你又没把事情弄清楚,打错人被臭骂了一顿?还是仇人找麻烦找到学校去了?”

    “才不是那样!”

    “不是?”他伸出手带点宠溺地轻戳她的脸,另一手始终放在身后。“那你的脸怎么会像捏坏的包子?”

    什么嘛!他竟然用包子来形容她,而且还是捏坏的包子,好过分!忙着自怨自艾的华笙无暇注意那么多。

    先是罗敬钧说她是小鱼干,要她别奢望席蒲月会看上她,然后五哥现在又说她像捏坏的包子。她更闷了,“对啦、对啦,我就是长得丑,行了吧!”

    “谁说你长得丑了?”他的嘴角微微扬起。

    “除了罗敬钧还会有谁……而且你刚刚也说我的脸像捏坏的包子……”她大受打击。

    过了三年多,他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老爱惹得小笙气鼓鼓的,像只河豚。

    说不出为什么,但这一回他不想客串月下老人牵起他们之间的红线。

    “其实包子很可爱啊。”

    亡羊补牢来不及了啦!她别开脸,“你不要管我,我是捏坏的包子。”

    耍自闭了?他淡笑,“只要你不生气,就是可爱的包子。”

    两人之间的差异那么大,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身边围绕着美丽成熟、风情万种的女人,她却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他会看上她吗?

    虽然很生气、很火大,但是她不得不承认罗敬钧说的是实话,就因为是实话,所以更残忍。五哥可以选择最好、最完美的对象,为什么要退而求其次、其三、其四、其五的劣质品?华笙越想越颓丧,像颗泄气的皮球。

    她就是不看他。

    “你这么生气,应该没有食欲……”他有点惋惜地从身后拿出一盒泡芙。“那御酥坊的泡芙……只好给荷月吃了。”

    御酥坊的泡芙!华笙咽了口口水,终究还是抗拒不了泡芙的诱惑,立即飞扑过去。“我要吃。”怎么可以便宜了荷月那个家伙!

    席蒲月赶忙将手里的那一盒泡芙提高,接住她。“小心点,我可不确定御酥坊的泡芙压扁之后还会一样美味好吃。”

    她接过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来。幸好每一粒泡芙都毫发无伤。

    她两口就解决掉一粒泡芙,还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指。“这个真的很好吃,你要不要吃吃看?”

    他敬谢不敏地摇头。

    小笙吃东西很豪迈率性,不像很多女孩子在他面前总是小小口地进食,胃口比小鸟大不了多少,他很怀疑那样的分量吃得饱吗?

    她这才有了笑意。“不好意思,那就只好我独享了。”

    他买回来的甜点糕饼哪一次不是进了她的肚子!这几年来,她吃得可顺口了,有时还会理直气壮地要求“续盒”呢,什么时候看她不好意思过了?

    她吃得津津有味,好半晌才想起——“我……真的很丑吗?”再怎么洒脱、不拘小节的女孩子在心仪的对象面前,还是会介意自己外表的美丑。

    他在她的对面坐下,凝睇着她。“怎么会?你一点都不丑。”

    “真的吗?”她先是精神一振,像是即将枯萎的花朵逢甘霖,随即又垮下肩膀。“算了,你不用安慰我了。”

    “我不是在安慰你,我说的是真心话。”他一贯温和的语气里多了一丝让人心醉的宠溺。

    她悄悄地竖起耳朵聆听。

    “你的眼睛圆滚滚的,双眼皮很漂亮,笑起来很可爱。”最迷人的是眼里散发的光彩,只不过她通常都是恰北北的凶样,让许多同龄的男生退避三舍。

    她的眼睛悄悄地弯成新月。

    “你的皮肤虽然不是时下流行的白皙透亮,不过另有一种健康、活力充沛的性感。”他觉得她这样很好。

    “还有没有?我的嘴巴呢?”她喜欢听他的赞美,那会让她的心情愉悦飞扬得彷佛置身在云端。

    “你的嘴唇粉嫩润泽,唇型很漂亮,适合……”亲吻——毫无预警地跃入脑海中的两个字让他蓦地一愕。

    她满脸期待地望住他,“适合什么?”

    他在想什么啊席蒲月摇摇头,“适合去拍口红广告。”

    “真的!那你觉得——”她问得兴起,不打算轻易罢休。

    席蒲月的手机响起,打断了她的兴高采烈,他瞥了萤幕一眼,是一组陌生的电话号码。“喂。”

    “席同学吗?我是余苹。”

    “你好,有事吗?”温和的语气敛去了宠溺,多了一丝淡然疏离。

    余苹是星期日的联谊里最受瞩目的女生,身旁始终围绕着好几个男生,他想不知道她是谁都很难。

    那天,他并没有把电话号码给任何人,此刻余苹会打电话来就表示他被出卖了。

    华笙好奇地看着他。

    “我想问你明天下午有空吗?”星期日的联谊过后,她接到他们系上三分之二的男生打来的电话,一通又一通,几乎瘫痪了她的手机,但,就是没有他的。

    “恐怕没有,我手上有个程序赶着完成。”闲暇时,他会写些小程序来测试自家公司的保全系统是否有漏洞,然后加以改善,让自家公司的保全系统更加地严密坚固。

    时间上并没有那么急迫。

    余苹不确定他是真的有工作要忙抑或者只是推托之词,又问:“那……这个周末呢?”

    “抱歉,我有报告要写。”声音仍是淡淡的,连一点点细微的起伏也没有。

    他不喜欢有人侵入他的生活、不喜欢改变目前的安定。

    “真是不凑巧,改天你有空再打电话给我吧。”她要是再不明白他的意思,未免迟钝到没得救了。“再见。”

    “再见。”他一挂断电话,对上的就是那双散发光彩的眸子。

    “刚刚和你讲电话的人是谁?”虽然没有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但是直觉告诉她,对方是女人。

    “星期日联谊认识的女同学。”

    果然没错。“她喜欢你,想约你出去?”心中的警铃蓦地大作。

    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对五哥有好感的女孩子简直多如牛毛,情书也从没少收过,如果有一天他交了女朋友,他要宠溺、要疼爱、要照顾的人将不再是她。

    她不再是他生命中唯一没有血缘关系却和他很亲近的女生。

    她不能在遇到问题或麻烦的时候就跑来找他。

    她也不能再霸住他的人、霸住他的时间。

    她当然更不能再在他的床上滚来滚去……

    她——不——要!

    那全都是专属于她的权利,她不会出让。“五哥,你刚刚说我的眼睛圆滚滚的,双眼皮很漂亮,笑起来很可爱,对吧?”

    他点头。

    “你还说我的皮肤虽然不是时下流行的白皙透亮,不过另有一种健康、活力充沛的性感?”

    他没有健忘症,他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十分钟前才说过的话不必再复述一遍。

    “还有我的嘴唇粉嫩润泽,唇型很漂亮,适合拍口红广告,虽然现在我的身材不怎么样,可是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嗯?”很大的发展空间?这一点,咳咳……有待商榷。

    她的脸微微一红,“不是有人说青春期多吃青木瓜炖排骨就可以拥有傲人的上围?从明天开始,我请厨师天天帮我准备,要是没有效果的话,也还有针灸可以试试……”方法有很多,总会有一个能让她变成身材惹火的辣妹。

    席蒲月沉吟地道:“嗯……每个女孩的发育状况,除了和遗传基因有关系,还得摄取足够所需的营养之外,其他的顺其自然就好。”原来,个性一向大剌剌的小笙也到了在乎身材曲线的年纪。

    只不过,这个问题不应该和他讨论才是。

    “所以,你不会介意我的身材不够好?”

    “不会。”有什么好介意的?从以前到现在,她的个子是抽高不少,至于身材……好像没什么长进。

    “我要当你的女朋友。”她霸道地宣告。

    她,到底是要向他告白还是下战帖啊!“为什么?”

    “当、当然是因为喜欢你。”血液在她的皮肤底下加速奔流,心脏也在胸腔内鼓噪着。

    “所以你刚刚才大费周章地把我称赞你的话重复了一遍,是想要说服我接受你当我的女朋友?”

    他平静的嗓音听不出一丝端倪,让她着实有些担忧、有些慌,忙不迭地道:“我知道我不够温柔、不够漂亮,身材又平板,可是——”

    他一点也不想拒绝。“好。”

    “可是我真的喜欢——什么”不是幻觉吧?

    他噙着一抹笑,“我说好。”

    她兴奋地扑向他,“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席蒲月猝不及防地被她扑倒在榻榻米上。“我不会,呃,你这么热情是很好,不过泡芙被压扁了。”

    现在她哪还有心思去管泡芙的死活啊!

    “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女朋友了?”

    “对。”

    “我想见你的时候随时都可以来找你?”

    “随时都可以。”从来也没有人拦阻过她啊。

    “我可以昭告天下你是我的男朋友,不准其他女人垂涎?”

    “当然。”

    “你可以说你有女朋友了,拒绝再去参加联谊?”

    “可以。”正合他的意。

    “你会一直宠我、疼我?”

    “我会。”

    她要一辈子霸住他不放,谁也不让。

    如果说罗敬钧是她做错事的报应,那么五哥就是她锄强扶弱、见义勇为的福报,这么看来,老天爷还是待她不薄的,她应该心存感激。

    往后她会继续做好事的。

    今年就要升高中了,她有把握她和罗敬钧的孽缘绝对会在国中生涯里画下休止符,哈哈……光是想到未来高中三年的生活里不会再有罗敬钧这号人物,她就兴奋得想仰天狂啸。

    为什么?

    因为她要选一间女校就读,她就不信他还能继续和她当同学。

    有种,他就男扮女装来就读女校呀!

    席荷月站在楼梯口,在她上楼之前堵住她。

    “老实说吧,你用了什么手段陷害我五哥?”他双手环胸地瞪视着她。

    手段?陷害?现在是在演哪一出?她完全摸不着头绪。

    “要不然我五哥怎么会变成你的男朋友?”即使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他仍旧无法接受,更遑论,得知消息的那一瞬间有多震惊错愕了。

    用恶耗来形容他当时的感觉一点也不为过。

    “什么意思?”

    他眼神轻蔑地瞟了瞟她,“如果不是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我五哥怎么可能会变成你的男朋友?”

    “那是因为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所以我们才会成为男女朋友。”听听!他说的是人话吗?

    “你对我五哥霸王硬上弓了?”

    “你——”生平第一次,她想飙脏话。“最好我有那个能耐啦。”

    这么说也有道理,五哥只是外表看起来像文弱书生……要制伏他、对他为所欲为,可不容易。“还是你耍贱招,故意露了不该露的地方让五哥撞见,硬是赖上他,要他对你负责?”

    现在是怎样?她只是粗鲁了点、野了点,所有奸yin掳掠、卑劣无耻的事情就都要算在她头上了吗?

    华笙气极反笑,“对啦,我就是不择手段要一辈子赖上五哥,你准备叫我五嫂吧!”

    正准备出声制止老六的席蒲月微愕。他——被求婚了吗?

    “五哥……”

    五哥华笙立即抬头,速度之外差点当场就扭断脖子。他、他听到了?天呐!她没脸见他了……

    席蒲月走到她的身边,哂然地道:“你愿意嫁给我,我是很高兴,不过你现在还太年轻了,至少等你二十岁之后再谈结婚的事比较适当。”

    “五哥!”有没有搞错啊?

    “荷月,小笙是我的女朋友,你至少该给她基本的尊重。”

    席荷月凑上前打量。

    席蒲月迎视他的目光,“看什么?”

    他才不会让她太好过。“五哥,你的眼睛看起来很正常啊,没有斗鸡眼、青光眼、白内障之类的眼疾……那肯定是神智不清才会看上她!”

    明明多得是才貌双全又温柔似水的名门闺秀排队等着五哥钦点,没想到他竟然挑了一个卖龙眼的,真的会令人吐血。

    太污辱人了!华笙气忿地出脚踢了过去。

    席荷月猝不及防,被踢个正着。

    “唔,你这个凶残暴力的女人!”他闷哼了一声。“我五哥肯定是卡到阴、鬼遮眼,才会被你迷惑。”

    连卡到阴、鬼遮眼这种怪力乱神的话都从他嘴里说出来了,看来荷月是真的很不爽。不过他仍然必须说句公道话,“只要你别老是一开口就要刺她两刀,小笙就不会对你那么粗暴。”

    就是说嘛,他不来踩她的尾巴,她也不会咬他的头。“还是五哥对我最好!”她感动地挽住席蒲月的手臂,罕见地出现了少女的娇态。

    “噢,我要吐了。”席荷月不给面子地抖抖身体,“妖气冲天,我还是赶快找个道行高深的法师来铛一下比较妥当。”

    “席、荷、月。”

    他们两个大概天生犯冲,无解。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样温柔男最新章节 | 王样温柔男全文阅读 | 王样温柔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