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诈亲大少 > 第八章

诈亲大少 第八章 作者 : 元柔

    翌日

    为了保护祝蓉,楚和祺一晚就将所有事情安排妥当,很快的,隔天清晨就已经准备出发到杭州的楚家别苑。

    “大哥,你放心的带未来嫂子去散散心吧,趁这段时日,我让二哥代你到祝家提亲,到时等一切准备好了,你再带着嫂子回来成亲就是了。”楚和谦说道。

    “那就麻烦你跟和珈了。”将事情交代给他,楚和祺十分放心,他对着站在眼前的两兄弟颔首。

    一脸寒冰的楚和珈看他一眼,随意点个头;楚和谦倒是露出一抹和楚和祺神似的笑,拍拍兄长的肩膀,让他放心。

    楚和祺偏过头,大门口,下人们忙碌的将行囊放上车,祝蓉也在一旁看着,她坐在一张特制的竹椅上,椅子两旁还有两个轮子,可以移动,看见他在看她,对他一笑,楚和祺回她一抹笑后,才又转头着看楚和谦。

    “事情办得怎么了?”他语气一转,有些凝重。

    楚和谦用眼角余光瞄一眼远处的祝蓉,脸上笑容不变,“我已经让商行里所有的探子行动了,调动了卫队,全力抓拿塔喇。”

    “别再让胡车儿向爹求情,我们的去向,也别告诉任何不相干的人。”楚和祺要一次解决这个人,不为他自己,也要为他与祝蓉的未来这么做,他不会像祝伯父一样,原谅杀妻仇人。

    “我知道怎么做,别苑里,暗卫们都已经布置妥当,若有需要,我会下令杀无赦,嫂子身边的丫鬟也不简单,你也不用太过躁心。”对于胆敢对楚家出手的人,楚和谦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就算了。

    “别用那张笑脸讲那么邪恶的话。”楚和珈冷嗤一声。他这个小弟,表里不一。

    “我高兴。”楚和谦瞥了二哥一眼,笑容不减,温文的话语却是猖狂无比。

    “和珈,大哥的婚事,就麻烦你了。”楚和祺淡淡一笑,对他慎重地点个头。

    “知道了。”楚和珈脸上表情有些扭捏,撇过头去。不用说他也知道,干嘛还特意交代,真是的。

    “大哥,嫂子在等你了,趁天气还未凉,快些出发吧。”楚和谦说道。

    三人又说了几句之后,楚和祺转身来到祝蓉身边,蹲低身子,平视着祝蓉的眼。“背还疼吗?”

    “不疼了,大夫给的药挺有效的。”祝蓉摸摸自己的腰,昨晚小喜要帮她梳洗的时候,发现她腰部有圈深紫泛红的瘀伤,应该是塔喇抓她时弄伤的。

    “我们出发吧。”楚和祺温柔一笑,对她伸出手。

    祝蓉心底一暖,双手伸向前,主动勾住他的脖子;他巧劲一施,轻而易举的将她从竹椅上抱起来,一起坐进旁边等待的马车里。

    轻柔地将她放在铺满柔软质地的丝绸布上,将一旁的小枕头放到她腰后,伸手再将一条薄被子盖在她腿上,一切都弄妥之后,他才坐到她的身边。

    “这阵子,我都在坐马车。”祝蓉轻笑一声,偎进他的怀里。自她上一回坐马车来到成都,不过也就是两个月前的事情而已。

    “不喜欢吗?”他低下头看着她绝美的笑靥,目光柔情似水。

    “也不是,到杭州要很久吗?”她只是在担心她的小屁屁会不会坐麻了。

    他想了下,回道:“约莫十二天的车程,但,也可能会更久。”

    马车轻轻晃了一下,缓缓地开始往前驶动。

    “为什么?”要那么久,早知道挑近一点的地方。

    “你有伤在身,不适合赶路,我们慢慢去就成了。”她的伤不适合颠簸,原本应该让她在床上静养会最好,只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她不在这里时解决会比较好。

    “嗯。”讲到伤,就让她忍不住捏捏还不甚有知觉的双腿,心底有个隐忧,刚受伤那时候,她明明还能够站的,只是想走的时候,双腿一软,到现在都还不能搞自己的意志移动。“和祺,我的腿会好吗?我真的能够再站起来吗?”

    “放心吧,大夫说的不是安慰你的话,塔喇情绪失控,将你背脊给弄伤了,等过些天,伤好了,脚就会开始有知觉了。”察觉到她的不安,他清楚解释安抚她。

    “嗯。”只要不是真正双腿废了,她能够接受。

    “休息一会,到中途站,我再唤你起来。”他伸手贴住她的双眼,希望她能够小睡一会儿。

    “好。”懒洋洋地打个秀气的呵欠,祝蓉没有反对这个提议,脸颊磨磨他的胸膛,慢慢地沉入梦乡。

    一个月后

    啾啾啾……唧唧唧……

    风吹,树动,鸟鸣,花香。

    浓郁茂密的树林里,有栋别致的小木屋,屋前摆放一张木桌子,一旁散落这两张椅子,桌子上,有几盘精致的小点,紫砂壶中,茶气飘香。

    远远望去,这木屋似乎正在等待它的主人归来,什么都已经准备妥当,就是静静地等待着。

    小木屋前方的道路上,有抹影子慢慢地自路的尽头出现,慢慢朝小木屋靠近,当他们的身影愈近,隐隐约约中似乎也能听见一个奇异的声响,跟马车在路上驶动,相似的声音。

    远方,一个清俊秀雅的男子,唇边噙笑,他前方还有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她坐在一张竹制的椅子上,椅子十分特别,两旁还有车轮子,每当男子轻推,轮子转动,她也跟随着男人的步伐一起往前行。

    两人要路欣赏四周的景色,慢慢地来到木屋前,男子转身走到女子身前,对她伸出双手。

    女子摇摇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伸出手勾上男子的脖子,而是两手扶住竹椅的把手上,使劲撑起,十分缓慢地站起来。

    男子没有阻止她,只是笑着在一旁守候着,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拍拍双手,眸瞳中也有喜悦,扶住她有些不稳的身子。

    女子对他嫣然一笑,籍由着他的扶持,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木椅旁坐着,轻笑一声,“你看,我能走的很好了。”洁白的额头上,冒出几颗细小的汗珠子。

    “别太勉强自己。”男子目光一柔,掏出怀里的白帕,轻柔地帮她拭去汗水,他舍不得她这么辛苦。

    “不会。”看着自己的双腿,她心底有股感动。“我一点都不辛苦,以前,从不知道走路会让我这么开心,现在,双腿还能动、还能走,开心都来不及了,怎会勉强。”

    男子没说什么,只是疼爱地摸摸她的脸。

    这两个人,就是从成都来到杭州的楚和祺跟祝蓉;经过了将近半个月的车程,祝蓉在到达杭州时依旧腿不能动,十分沮丧。

    楚和祺默默地陪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吃药、陪着她忍受针扎,夜里,帮她柔捏双腿,浸泡药水,两人之间就像一对夫妻般的相处着。

    所幸两人的努力没有白费,五天前,祝蓉的脚终于有了知觉,所有的感觉都已经慢慢恢复,她也开始试着走动跟站立,虽然还不是很顺,但是双腿能行,光是这一点,就够让她开心了。

    “大少爷。”一个男人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突然出现在木屋前。

    祝蓉眼睛微微睁圆,有点小小的吓到了,这阵子,自从他们在这里住下,这种场景十分常见,上一刻明明只有她跟和祺两个人在下棋而已,下一秒人就冒了出来,她从一开始的害怕到现在已经快习惯了。

    “等我一下。”楚和祺对她说道,而后起身跟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人走到一旁。

    祝蓉端起茶慢慢地喝着,很好奇他们到底在说什么,每次和祺都站到一旁去不让她听到,不过她想,应该是在说塔喇的事情。

    “如何?”楚和祺问。

    男子恭谨的低着头,轻声道:“五少爷飞鸽传来讯息,对方在十天前曾出现在洛阳,依照路径,五少爷猜测他已经知道我们所在的位置,目前正朝我们的方向而来。”

    “在别院的事情泄露出去了?”楚和祺双眉紧紧拧在一起,出门前,他还特意交代过的。

    “五少爷说,对方似乎有人在暗中帮助,迟迟查不出他藏匿的地方,再拖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与其避开其锋,不如主动出击。”

    有人暗中帮助?“查出是谁帮助他逃忙的吗?”

    护卫摇首。“关于这点,五少爷说对方太聪明,将自身的行迹全部销毁,但是,只要引出塔喇,就能带出躲在暗处的敌人。”

    “人手安排好了吗?”

    “五少爷虽泄露出我们的所在地,但并没有明说我们在哪个别院,五少爷打算将他们引向另一座别院,人手都布置在那儿,还让祝少爷穿上女装,假扮祝小姐。”

    楚和祺挑高眉,让祝英骀扮成祝蓉?轻笑一声,五弟的点子真多,也是,祝英骀的容貌与祝蓉极为相像,只是身高不一样,身形要是藉用外力形塑一下,蓦然一看,是不会察觉不对。

    “同时,属下在三天前,就已经发现他似乎已经进了城,城内的探子已经掌握到他的行踪,对方也照着五少爷的计划,往另一座别院而去。”

    “嗯,做得很好。”楚和祺点点头,回首对上祝蓉的眼,瞧着她好奇的模样,轻柔一笑。

    “这是属下应当做的,大伙儿,都很期待祝小姐成为大少夫人。”护卫严峻的表情松懈了一些。

    “就快了,等到将麻烦处理好,就能让你们喝酒喝到天亮了。”他也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护卫一笑,对他拱手道:“属下自当全力以赴,大少爷,属下先行一步。”

    楚和祺挥挥手,护卫眨眼间消失无踪,祝蓉看得目瞪口呆,一块小扳点含在嘴里,两手很捧场的拍手。

    “又不在戏班子看戏,拍什么掌。”楚和祺瞧她这模样,笑着摇头,一反手,握住她柔嫩的掌心,轻轻柔捏着。

    “很厉害嘛,能够这样飞来飞去,早知道我小时也去学武功,不一定我现在也是个侠女呢。”小时候她太贪玩了,每次英骀在练武的时候,她早就偷跑去玩了。

    “你是该练防身的武艺,只不过,练武要自小开始,如今想练也慢了。”他想象不出娇滴滴的她,如果是个武艺高强的侠女会是什么模样?

    想必,应该也是个很爱玩的侠女吧?而她应该也用不着出剑伤人,光是一个笑容,就能让别人失了神,不用出手,对方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我有啊,我有学箭术。”

    “除非你箭不离手,要不当别人出招,你有办法用弓挡住对方吗?”楚和祺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她,傻乎乎的丫头。

    “人家三国的吕布光凭箭术就威吓八方了。”她最崇拜的就是吕布了,虽然中了美人计落了个万世臭名,不过他英勇的武艺却也在史上留名。

    “吕布啊,你怎么少说了他的武功高强这一点呢?他的确是三国最强的武将,只不过爱上了貂蝉……”楚和祺笑着,他现在倒是挺像吕布的,陷入美人计,无法自拔,幸好他没个董卓这样的义父。

    “你不要把我说成貂蝉喔。”她斜睨着他。

    “好好好,你是甄宓,不是貂蝉,这样行吗?”楚和祺哈哈大笑,说她坏话倒是挺敏感的。

    洛神甄宓?祝蓉皱皱可爱的眉头,“勉强可以,我比较喜欢黄月英。”聪敏无比的孔明妻,她是她心目中最厉害的女人。

    “喔,我喜欢……”

    “哈哈哈……”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三国的故事,风轻轻地吹,将他们的笑声传到别院各个角落,躲在暗地的暗卫们,都因为他们的笑声而笑开了,多盼望这对有情人,能够快快成为眷属啊。

    还有,基本上,他们暗卫一致觉得,祝小姐,还是比较像貂蝉!

    事情在祝蓉不知情的情况下,如火如荼进行着。

    祝蓉的双腿恢复很快,没多久,她就已经可以不需别人搀扶慢慢走动,只是还不能做剧烈的快跑等活动。

    她在别院里过的很开心,每一天都有楚和祺陪伴,有时下棋、有时上画舫游河,有时只是两人窝在书房里一起聊天。

    她过得很开心快活,有人可惨了……

    祝英骀深吸口气,对着一身绫罗宫装,拿出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耐性,不去撕破它,而是轻移莲步,款款生姿地在一处凉亭里静静站着。

    脸上的笑容僵硬无比,一挥手“啪”地一声,打死一只正停在他手臂上吸血的臭蚊子,残忍地将蚊子柔捏成一团,又丢到地上,再用脚踩着转,碎尸万段!

    “祝少爷,你的表情太狰狞了。”空无一人的凉亭里,一道压低的嗓音不知道从哪冒出来。

    祝英骀一顿,勉强勾起唇角,一手摆出莲花指,另一手轻轻将颊边乱发勾回耳后。

    楚和祺的身影自凉亭小径另一端冒了出来,慢慢来到凉亭前,看见祝英骀后,脸上五官拧了下,而后放松,展露平时的轻柔微笑。

    “蓉儿。”他轻唤一声,上前伸手想要搂住祝英骀的腰。

    “你干么?”祝英骀下意识地拨开他的手,两道修的秀气的柳眉皱起。

    “祝少爷……”压低的嗓子又响起。

    祝英骀一愣,忘记自己现在正在扮演祝蓉,一抬头,楚和祺又靠了过来,鸡皮疙瘩瞬间爬满身,赶紧一转身坐在凉亭的石椅上。

    “蓉儿,怎么突然跟我这么生疏了?”楚和祺强忍着笑,跟着坐下,抓住祝英骀放在桌面的双手,柔捏着。

    “给我放手!”祝英骀臭着一张脸,恶狠狠的瞪着他。

    “祝少爷!”压低的嗓音由一个变成了两个。

    深吸口气,祝英骀笑了,娇滴滴的露出抹像花一样娇艳的笑,“楚哥哥,人家哪时候跟你生疏了?蓉儿,最喜欢你了!”拉细嗓子,不等他反应,主动抱着楚和祺的腰。

    要玩是吧!那就来玩,他豁出去了!

    “嘻嘻嘻……”

    “哈……”几道窃笑声一起响起。

    “蓉妹妹,让我来亲亲你这张甜蜜蜜的小嘴吧!”楚和祺一脸无所谓,还很大方的伸手搂住他的肩膀,抬高他的下颌,作势要吻上他。

    “哇!”祝英骀吓得从椅子上弹起来。

    楚和祺哈哈大笑,难得可以这样逗弄一本正经的祝英骀,还真是有趣,可惜祝蓉没办法看见。

    “你太过分了,别以为我……”

    祝英骀话才说到一半,整个人突然震了一下,脚下悬空!

    “哇!”惊叫一声,祝英骀感觉到自己整个人被抓起来。

    “仙如——”抓着他的人在他耳畔说着。

    “放开我!”祝英骀抬手向后撞去,使劲甩开身后的人。

    如他们所料,人上钩了!同时间,藏在花叶角落的暗卫一拥而上。

    剑光闪烁,塔喇手持长剑,就像不要命似的挥舞着,目光仍胶着在祝英骀假扮的祝蓉身上。

    “仙如、仙如!”疯狂的思绪逼迫他嘶吼着,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抓住雨仙如!抓住雨仙如!

    “啊——”银白的光芒在艳阳下强光一闪,塔喇将长剑抛上半空,旋身气转,长剑在半空中划出剑气,将靠近他的所有人都逼退一步。

    所有人矮身避过剑气,塔喇对着祝英骀的方向冲了过去,一道破空声传来!

    “咻!嘟!”一支长剑划破空气,勾住他衣角,硬是将塔喇拖住,长箭狠狠地定在凉亭的梁柱上,入木三分。

    “放开我!”塔喇用力拉扯,身上的衣服都撕裂了,还是疯狂地欲冲向祝英骀。

    一道黑影扑向前,眨眼间点了他的袕道。

    “大少爷!”暗卫们纷纷起身。

    “拿下!”持着弓,楚和祺冷眼看着被顶在梁柱上的人,方才的那一箭,便是他撃射的,要不是楚和谦有交代,他刚刚会直接将箭射穿他的心窝。

    “是!”

    几个人上前拔掉长箭,将塔喇驾到楚和祺面前。

    塔喇的双眼失焦,身不能动,但嘴上仍旧喃喃自语地说道,“仙如,我要保护你,仙如……仙如,跟我走!苞我走……”

    “英骀,你认得出当年绑走你娘的就是他吗?”听见他的喃语,楚和祺蹙起眉。

    祝英骀抓着裙摆走过来,同时拿下头上的一些发簪饰品,“当时被抓时,我几乎都在昏迷中,直到我娘叫醒我,就已经是要我逃走的时候,我只记得当我跑出被关的那栋房子,我有回头,的确是看到他没错,再来就是我娘叫着要我逃。”

    “仙如……仙如。”塔喇激动赤着双眼,对着祝英骀不停叫着。

    楚和祺跟祝英骀两人相视一眼,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又说不出怪在哪里。

    “押到地牢去,通知五少爷,让他派人来处理。”总觉得心底有股不安,楚和祺挥挥手,想要赶回去祝蓉身边。

    “楚大哥,你有没有觉得怪怪的?”暗卫们将动弹不得的塔喇带走,祝英骀看着他的背影,抓抓头。塔喇这个模样,怎么好眼熟?

    “交给我五弟去办吧。”楚和祺摇摇头。“我要先回去了。”

    他们所在的别院,其实离祝蓉真正住的别院不过两条街的距离,他是为了取信塔喇,才陪着假扮的祝英骀一起出现在这里。

    祝英骀努力想着,想破了头都还是想不起来,下意识跟在楚和祺身后走,压根忘了他身上穿的是女装。

    穿过了门,两个人来到杭州的大街上,街上的路人纷纷对行迹怪异的祝英骀行注视礼,祝英骀也没在意,还在想塔喇的怪模样。

    不经意地往大街上一瞥,瞧见角落一个老伯直盯着他瞧,顺着他的目光,往下一看,才想起自己还穿着宫装,连忙转头,没想到另一边更多人盯着他看。

    “走快点!”丢脸死了!祝英骀脸上无光,压低着头,他出声催促这还闲散走在他前方的楚和祺。

    楚和祺一笑,“就在隔壁街而已,不急。”

    祝英骀抬头瞪着他,当初怎么会觉得他是正人君子?根本就是一个爱幸灾乐祸的小人嘛!眼角一个余光,扫到一个卖捏面人的摊子,愣了下。

    “怎了?”楚和祺走了几步,没听到他的脚步声,疑惑地回头。他不是嫌在大街上丢脸吗?怎么还在街上发呆。

    祝英骀愣愣地伸出一根食指头,指指捏面人的摊子。

    “怎么了?”楚和祺看了下,没什么怪异的地方。

    祝英骀愕然地转头看他,“我想起来了,塔喇的模样,很像我在胜州时,看到一些人中了苗女巫蛊的模样……”胜州偶有苗人来买卖,他曾经见过一个被苗女下情蛊的男人,就是那个样子!

    楚和祺瞪着他,突然想起来,楚和谦曾说过有人在暗中帮助塔喇逃亡!

    “糟了!”他低叫一声,不再迟疑,脚下轻点,身影立即拔地跃起,眨眼间消失在大街上。

    这一幕让大街上的人全傻眼了,祝英骀赶忙将裙摆拉起来,跟在他后面冲过去。

    “等等我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诈亲大少最新章节 | 诈亲大少全文阅读 | 诈亲大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