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說網
滋味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放手,我不嫁 > 第四章

放手,我不嫁 第四章 作者 ︰ 金晶

    一旦潘多拉的盒子打開,災難就會從中跑出來。當黑箬橫踫上宇宙超級野蠻女友童子琳時,盒子里跑出來的不是災難,而是數不清的粉紅色氣球,一個個充斥著幸福的氣球。

    「你真的跟阿橫交往了?」午休時間,童氏的經理休息室里,兩名女子低聲交談著。

    「對呀!大姊,很奇怪嗎?」童子琳一邊說話,一邊吃著便當。

    「嗯,也不是很奇怪,我該怎麼說呢?」童子瑜思考著。

    「是不是覺得我以前怎麼都不同意跟他交往,現在又突然說願意了,有點怪怪的。」

    童子琳自己也覺得奇怪,不過自己這種說風就是風的性格來說,也就不奇怪了。

    童子瑜笑了,「確實。」有些話,她不方便說,即使是姊妹,她也不能干預太多,「不過阿橫這麼多年一直追著你,你多少也感動了吧?」

    「感動?」童子琳蹙眉,她心腸很軟,有時候卻像個男孩子少根筋。「為什麼感動?」

    童大姊汗顏,「一個男的一直真心實意地追求你,你不會覺得感動?」

    童子琳一副受不了的表情,「大姊,那也得兩情相悅,如果我不喜歡,那我會很討厭。」

    被一個不喜歡的人追求,會是令人開心的事情嗎?

    童子瑜想了想,「也對!所以現在你喜歡他了?」

    她歪著腦袋想了半天,直接地說︰「不知道!」

    童子瑜笑了,低頭吃著便當,過了一會兒,「既然己經交往了,就要好好對待人家。」

    听听!這是什麼話!童子琳委屈地看著大姊,「大姊,這話你應該對阿橫說,不是我!」

    她看上去是那種凶神惡煞的壞人嗎?

    記得交往的第一個月,她踫見小妹和妹婿,妹婿單哲典對她說了這麼一番類似的話,現在連大姊也這麼說,童子琳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壞。

    童子瑜悶不吭聲,在旁人看來,子琳就是一匹野馬,黑箬橫騎在馬上,難保不會有一天會被野性難馴的童子琳給甩下馬。

    即使子琳是她的妹妹,她也覺得黑箬橫要付出更多。她知道黑箬橫的存在是在二妹國中時期,那時候二妹一臉嫌棄地說著他的壞話。

    後來見到黑箬橫是在二妹高中時候,那時的黑箬橫來家里找二妹玩,而二妹則是無所謂地放了他的鴿子,自己跑去跟朋友玩了。

    所以在童子瑜的印象中,黑箬橫就是一個可憐的男人,捧著一顆火熱的心跟在某個沒良心的女人身後。

    旁人都看出了這個男人對二妹的心思,唯獨二妹改變不了自己的想法,始終……

    「二妹,你還認為黑箬橫是個花花公子嗎?」那時她听童子琳形容黑箬橫最多的詞就是這個了。

    「目前不是。」童子琳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子琳,我在商場這麼久,從來沒听到過有關阿橫的風流韻事。」童子瑜為黑箬橫說話。

    童子琳嘟著小嘴,「大姊能知道什麼,說不定他在什麼會所有一個專門小姐呢!」

    童子瑜不由地揶揄︰「真有,也要被你童二小姐給夷為平地了!」

    童子琳乖乖地認輸,低頭吃飯。她們不再閑聊,午休時間有限,還是抓緊時間吃飯,休息吧。

    等到童子琳下班後,黑箬橫己經開著他的車等在她公司樓下了。童子琳坐進他的車里,嘀咕著,「為什麼不讓我開車?」

    黑箬橫揚揚眉,「就不能讓我開車?」

    想到中午大姊的話,童子琳決定要對他「好」一點,「好吧,讓你開。」

    和童子琳喜歡快開的方式相比,黑箬橫就顯得溫和多了,車子開得很穩妥,童子琳也很乖巧地坐在那兒。

    童子琳不會挑剔別人開車如何如何,車是別人的,她沒得挑剔。

    過了好一會兒,童子琳才後知後覺地問︰「你要去哪里?」

    黑箬橫開玩笑道︰「把你給賣了!」

    「才怪!要去夜市?」童子琳看著熟悉的路線,這麼多夜市,這個夜市是她最喜歡去的。

    「嗯,你昨天不是說想要吃雞排嗎?」

    沒錯,童子琳是一個無肉不歡的人,有肉吃,她就會很開心。听他這麼一說,童子琳不由地吞了吞了口水,「那你快點,我要流口水了!」

    黑箬橫帥氣地點頭,「是!」

    等他們心滿意足地填飽了肚子之後,他們摸著鼓鼓的肚子,往停車點走。童子琳的套裝也有些凌亂,白色襯衫上有了幾滴不明顯的汁液。

    「吃的好開心!」她此刻沒有平日的嬌貴,反倒多了幾份平民意味。

    黑箬橫拿著紙巾擦拭著她油油的嘴巴,無奈地說︰「吃相太差了!」

    「有什麼關系,又沒有人看著我!」童子琳無所謂地聳聳肩。

    黑箬橫沒有說話,實在是覺得她現在不做作的模樣太可愛了,沒有控制地低頭在她臉上香了一個。

    童子琳有些意外他的舉動,倒也不扭捏,雙臂一伸,抱住他的脖子,大大方方地把嘴送了上去。

    黑箬橫習慣了她的主動,不客氣地含住她的嘴,吻得不可開交。直到童子琳抵著他胸膛的手狠狠地掐了他幾下,他才停下來。

    「送我回家!」吃也吃了,吻也吻了,童子琳現在想回家睡覺。

    黑箬橫反手一把抓回她,狠狠地吻了好幾下,才乖乖地坐在駕駛位上,童子琳差點就想伸手拍拍他的頭,夸他真听話。

    童子琳咯咯嬌笑,惹來他一記白眼,童子琳百無禁忌地湊到他耳邊,低聲問︰「你是不是很想跟我上床?」

    黑箬橫差點就把車撞向牆壁了,薄唇抿在一起,「你這個女人……」

    童子琳有恃無恐,她一點也不怕他,雖然他們交往才一個月,可是她可以很確定,這個男人很听她的話。

    「哈哈……」

    「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帶回家吃掉!」黑箬橫放狠話。

    童子琳瞧了他一眼,繼續大笑,才不相信他的話呢。

    車子一個大轉彎,黑箬橫真的往自己家里方向開去,童子琳仍是在笑,一點也不相信這個男人敢對自己怎麼樣!

    黑箬橫悲哀地想,是不是自己把她寵得太無法無天了!手中的方向盤一個轉彎,又往童子琳的家中開去。

    車子一到童家,童子琳悠然地解開安全帶,看著一臉哀怨的黑箬橫,她心情大好地上前,輕拍著他的臉頰,嫵媚地說︰「晚安……」

    黑箬橫撇撇嘴,「晚……安……唔……」

    他想,他會這麼喜歡這個惡女,是因為這個女人總是知道他在想什麼,不是說她在欲擒故縱,而是她對他的了解。

    他很好哄,只要她一個微笑,一個吻……

    纏綿地吻上他的唇,小丁香溫柔地與他的互動著,隨著交往的時間深入,他們的吻越來越自然,就好像一對交往了數年的情侶。

    激情自然是不用說的,只是他們之間除了那種讓人臉紅的熱情之外,還多了一種相濡以沫的溫情。

    他輕輕地推開她,將繞在自己脖頸上的雙手給拉下來,氣息不穩地說︰「童爸爸看見會殺了我!」

    「哼,才不會,他巴不得我嫁!」特別是大姊和三妹嫁了以後,童父唯一操心的人就是她了。

    而如今,她有男朋友,父親也認可黑箬橫,自然是樂見他們早日步入禮堂。只是童子琳不想,才交往了一個月,她當初可是說試用期是三個月。

    「好的,我隨時準備。」黑箬橫把她的話當做是暗示。

    「我又沒說要嫁給你!」童子琳冷諷。

    「是哦,不知道是誰吻得舍不得離開我?」黑箬橫笑得賊頭賊腦。

    「屁!」千金小姐不文雅地罵了一句。

    「噓,童爸爸來了!」

    童子琳立馬轉過頭一看,結果什麼人都沒有,馬上就知道自己被騙了,回過身大罵,「你這個大騙子!」

    黑箬橫趴在方向盤上大笑,她真的是太搞笑了!

    「你……」她氣呼呼地捶了他好幾下。

    「別氣了……童爸爸好……」

    「黑箬橫,你還想騙我!」童子琳大叫。

    黑箬橫對著她擠眉弄眼,奈何她沒看懂,仍在氣得火冒三丈。

    「子琳……」

    正要破口大罵的童子琳呆愣在那兒,身後的聲音這麼熟悉,她怎麼可能不知道是誰,她強硬地把氣給吞下,狠狠地瞪了黑箬橫一下,才笑著轉過頭,打開車門,下了車。

    「爸爸……」她喊得乖巧。

    「老早就听見車聲了,就是沒看見你下車,爸爸有點擔心。」童飛宇笑著對黑箬橫打招呼,「阿橫,你來了,要不要進來坐坐?」

    坐?哪敢?只怕這母火龍要噴火燒死他了,黑箬橫有禮地搖搖頭,「不了,童爸爸,我送琳琳回來後就走。」

    「爸爸,他明天還要上班,別留他了。」童子琳搖搖頭,拒絕父親的提議,而且留下來能說什麼,不是商場的事情,就是他們兩個的婚姻大事。

    「這樣呀,好吧,阿橫,下次一定要進來坐坐。」比起黑箬橫的叔叔白慕軒,童飛宇是很喜歡黑箬橫的,沒辦法,生了一個刁鑽的女兒,他總覺得誰喜歡自己的女兒,就是虧待了那個人。

    童子琳無助地翻翻眼皮,有沒有搞錯呀!每個人都以為黑箬橫是一個老實人,她要是說他是一個壞人,只怕沒人相信吧。

    「好的,童爸爸。」黑箬橫乖乖脾的模樣深得人心,他很清楚童父在童子琳生命中的角色,要與童子琳長期發展,必須要博得童父的喜愛,這個道理在白慕軒被童父惡整的時候,他深刻領會。

    「爸爸,我們進去吧。」童子琳挽著童飛宇的手往房子里走。

    黑箬橫坐在車里,靜靜地看著他們走進房子,才緩緩地發動車子離開。

    時間過得很快,他們很快就確定了彼此之間的關系,黑箬橫也從試用男友榮升為正式男友,除了名稱上有所變化,實質上沒有多大的改變。

    而在很多人眼中,黑箬橫配童子琳多少有些可惜,這麼一個脾氣不好的千金小姐輕易地讓鑽石單身漢深陷情海不能自拔。

    所有人都以為是黑箬橫脾氣很好,才能容忍童子琳,其實不然,這種事情是生黑箬橫的黑爸爸最了解,以及跟黑箬橫相處了很久的童子琳。

    「你太可惡了!」童子琳此刻正站在他家中的客廳中央。

    「怎麼可惡了?」男人穿著格子襯衫,袖子挽到了手肘處,一手在筆記型電腦上移動著,一手撐著下顎。

    童子琳磨了磨牙,深吸一口氣,「听說你昨天跟我爸爸吃飯了?」

    話說她昨天約他一起吃中飯,結果他說沒空,中午一過,父親就打了電話過來,問她是否好事將近,話語中帶著催促的意味。

    通常情況下,童飛宇不會催女兒的,所以童子琳堅定地認為是某人煽風點火的緣故。

    「是,童爸爸說很久沒有見我,要跟我一起吃飯。」這是實話。

    「中間說了什麼?」童子琳兩手叉腰,像母夜叉般的凶狠。

    「說了很多話……」黑箬橫漫不經心地說。

    「總有重點吧?」童子琳步步緊逼,不輕言放棄。

    「嗯……」他狀似沉思。

    童子琳一把火燒上心頭,還哪管他怎麼想,直接上前按住故記型電腦的關機鍵。當黑箬橫慢條斯理地轉過眸子,看向童子琳的時候,童子琳突然有了一種做錯事的錯覺,可她隨即丟開了錯覺。

    「人家跟你講話,你干嘛傻傻地不說話!」她試圖找借口為自己剛才的行為辯解。

    「你沒看見我在工作?」他沉穩地說。

    「是你說,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不能談工作上的事情。」童子琳反應迅速地反駁。

    黑箬橫低下頭,不在這個話題上繞圈,「你剛剛說什麼?」

    終于得到了他的重視,她單純地一笑,話中有話,「我爸爸有沒有跟你說些什麼?」

    「聊天罷了。」他還沒有把事情原原本本講清楚的覺悟。

    童子琳領悟地點點頭,狀似驚訝地說︰「那麼爸爸怎麼會突然我有關我們婚期的事情?」

    黑箬橫眼眸閃了閃,也跟著驚訝道︰「是嗎?我倒是沒听童爸爸說起過。」

    童子琳要是相信他此刻的無辜,那麼她就白白認識他這麼多年了,一個箭步上前,童子琳撩起短裙,動作利落地坐在他的身上,膝蓋架住他的大腿,半跪半站地倚靠在他身上,居高臨下地說︰「真的?」

    要不是此刻氛圍奇怪,黑箬橫差點就要笑出來了,可是他止住了嘴邊的笑意,嚴肅地說︰「真的。」

    事實不然,昨天中午,童飛宇確實問過這個問題,而他也很「乖」地說,一切由琳琳做主,言下之意就是他完全贊同童爸爸的想法。

    理所當然的,童爸爸就把逼婚轉到童子琳身上。黑箬橫說的是實話,他確實是完全尊重童子琳,他時刻準備著,只要童子琳一點頭,他就拉著她進禮堂。

    同時,他是故意的,他想試探一下她的反應,沒想到她反應這麼激烈,「你不想跟我結婚?」

    童子琳眼神鋒利,「這不是我想不想結婚的問題,而是你這個混蛋,竟然把一切都丟給了我!」

    她壓力很大呀!

    「那干脆就結婚呀!」他揚著狐狸狡詐的笑容。

    狠狠地掐住他的臉頰,用力地往外一拉,童子琳看著他吃痛的模樣,心里一陣痛快,「我就知道你打這個鬼主意!」

    「這算鬼主意嗎?」他艱難地開口,兩頰被她拉得痛死了。

    童子琳又一陣用力拉扯,「你要真的娶我,你干嘛不向我求婚,難道還要我先跟你求婚?」

    原來是在糾結這個……

    「你都是我的人,還要這些繁文縟節干嘛?」黑箬橫耍著嘴皮子,心里己經開始想著如何求婚。

    童子琳松開了手,臉上一陣熱燙,他們早就己經體會過水乳交融的感覺了,而他們因為第一次,都顯得笨拙不己。

    第一次的疼痛自不在話下,最讓童子琳心甘情願地被他「蹂躪」的原因,是他對她的珍惜。他的動作青澀,卻又不敢弄疼她。

    她疼得哭出聲,他嚇得不敢再做下去,想草草了事,要不是她堅持,他也許就會半途而廢了。

    反正都疼了,總不能白疼吧。幾次以後,他們方能一起體會到歡愛的愉悅。

    只是她沒想到他臉皮這麼厚,這種話都敢說!手掌重重地拍在他的肩膀上,喝道︰「胡說八道!」

    開過葷的男人似乎比較容易激動,而童子琳如霸王硬上弓的氣勢,更是觸動黑箬橫的情欲。

    大掌偷偷地鑽到她腿根處,他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我說的是事實。」

    「你!」童子琳被氣的說不出話,正想要揍他一頓,感覺到私處一陣癢,她低頭一看,無可避免地紅了臉。

    她半站著的姿勢,給他的偷襲有了絕佳的機會,他的大掌隔著內褲摸到了她的花瓣,她腿腳一軟,順勢坐在了他大腿上,而他的大掌更為親昵地包住她的下身。

    他湊到她的耳邊,壞笑,「怎麼不動了?」

    童子琳憋著氣說不了話,一雙眼楮都要凸出來了,可也不見他收斂。

    「嘖嘖!」他忽然驚奇地看著她,「你似乎濕了……」

    這個臭男人!童子琳火大地看著他,她是一個坦誠的女人,對自己坦誠,對別人也坦誠。他一踫她,她的身體就會化為一池春水,軟弱無力,而他顯然是知道她的罩門,還不斷地裝驚訝。

    他的手指微微曲起,輕輕地刮著她的花穴,指尖之間掐住她的花瓣,緩慢地揉捏著,而她瞬間傾倒在他的懷里,嚶嚶作響。

    「舒服嗎?」黑箬橫低語著,聲音沙啞了許多。

    她主動地挺直身子,抬起下身,更方便他手的運動,不想听他更多無禮的話語,她索性仰頭堵住他的嘴,免得他的嘴吐出更多叫人可恥的話。

    明明第一次的時候,他沒有情場高手的老道,一回生二回熟之後,他藉著男人天生的征服欲,迅速地掌握了情欲這門課程。

    內褲被輕輕地撩到一邊去,他的食指輕巧地鑽進她的體內,在她的甬道中輕輕地抽送著,她熱情地伸出舌頭,與他激烈地深吻著。

    他喜歡她的熱情,他一直知道她是一個大膽的女人,她可以穿著優雅的禮服,可以假裝很端莊,可是他知道,她體內的野性。

    而他通常在此刻是很難控制自己,下身迅速地勃起,手上的動作也不再溫柔,他知道她能承受得住,索性塞入三指。

    「啊!」她離開他的唇,半是難受,半是享受地揚著頭呻吟著。

    他轉而纏了上去,重重地吸吮著她的小嘴,另一只大掌在她挺翹的乳房上重重地揉著,像是揉著棉花似的,一點也不注意自己的力道。

    她開始難受地在他的腿上扭曲著,花穴隨著他指頭的抽插濕了一大片,而他褲子上沒有逃過濕濡的命運。

    童子琳半眯著眼楮,體內的快樂一陣高過一陣,但她知道她還能追求更多的快感。縴縴玉手悄然地來到男人的褲檔處,絲毫不溫柔地拉開他的拉鏈。

    「哦!該死!」他放開她的嘴,嘴里爆出一陣粗口。

    「對不起!」童子琳也嚇了一跳,沒想到拉鏈會卡在那個位置。

    黑箬橫無語地看了她一眼,再看了看自己的下身。童子琳緊張地看著他,「你沒事吧?」

    「你說呢?」黑箬橫臉色發青。

    「受傷了?」她輕輕地問。

    黑箬橫撤出還在她花穴的手,試著拉開拉鏈,無果,頹廢地搖搖頭,「脫不掉!」

    童子琳身體里的饞蟲還在作怪,此刻卻解不了饞,「那怎麼辦?」黑箬橫同樣一臉的焦慮,他也沒有這方面的經歷。

    「消不下去嗎?」她火上澆油地戳了戳他的下身,沒想到更為腫脹,臉兒大紅,「怎麼會這樣!」

    「這不是說消就能消的,我又不是機器人!」黑箬橫嚇得兩手抓住她的手,免得她又做出任何刺激性的行為。

    欲求不滿的滋味不好受,童子琳嘟著小嘴,眼楮在周圍轉了一圈,看見剪刀,突生一股大力,掙脫了黑箬橫的禁錮,拿著剪刀,也不知會一聲,直接剪開了他的褲檔。

    在黑箬橫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他的褲子己經跟他的下身分離了,他震驚地瞪著她,她一臉驕傲地揚揚下巴,「不用謝我,不用夸我!」

    不!他完全沒有那個想法,他現在只覺得自己的「小老弟」還在,真是上天保佑!

    「怎麼了?」童子琳不覺得自己哪里有問題,有問題就該解決,而她己經解決了問題。

    「呵呵……」黑箬橫突然失笑了,沒想到她也會有這麼急躁、可愛的一面。

    「笑什麼……」童子琳覺得莫名其妙。

    他一把將她抱起來,推開桌上的東西,同樣拿過她手上的剪刀快速地剪開她的內褲,冰涼的刀刃擦過她的大腿,她瑟縮了一下,花容失色地大叫︰「你干嘛?」

    惡劣地讓她也感受一下這種刀刃擦過的感覺,他無辜地說︰「做愛!」

    童子琳還想說些什麼,他己經快速地撤去他們身上的衣物,男性高傲地抵在她的私處,他在她的耳邊低喃著︰「你就不擔心我會早泄嗎?」

    被她的剪刀給嚇得早泄!

    一听到他這麼說,童子琳意會他的意思,也笑了,「那你就出丑了!」

    「壞女人!」他呢喃一句,大掌張開,捧住她的臀部,重重地挺進她的深處,引得她驚呼一聲,雙手緊張地拉扯著他,就怕被他撞出去。

    他擺動著臀部,穩重地一次一次地撞擊著她的花心,隨著他的每一次律動,優美的胸部蕩出美麗的弧線。

    他低頭含住,重重地吸吮著,而她的身體全部淪陷,只能任由他擺布。她是最美麗的海妖,展現出妖媚的姿態,不做作地迎向他。

(好看的小說盡在滋味小說網 www.zwxiaoshuo.com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放手,我不嫁最新章節 | 放手,我不嫁全文閱讀 | 放手,我不嫁TXT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