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恋甜心 > 第六章

狂恋甜心 第六章 作者 : 季荭

    墙上的钟敲了五下。

    田馨迷乱的心智被钟响敲醒。她猛地撑起身来——

    “你——你、你、你放开我!”田馨惊呼。天啊!安亚洛那黑色的头颅竟然埋在她的双腿之间,而她的衣衫早被褪尽,整个身子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哦——你这混蛋……加三级的……哦……无赖……哦……放开我!”

    他的舌挑逗着她的敏感地带,让她禁不住地再次声吟。

    “别吵!好好睡你的觉。”安亚洛挫败地低吼一声,恼怒地从她的腿间抬首。

    “你……这样子,我怎么睡得着啊!”田馨反驳。

    她的清白都快要不保了,哪还能安稳地入睡?她飞快地抓来棉被一角,盖住她赤luo胴体的重要部位。

    “我忙我的,你别理会我,尽避睡啊!”看到眼前姣美的娇躯被掩盖住,安亚洛不满地咕哝。

    “你出去!和我保持三百公尺以上的距离,我才能安心无虞地睡觉。”和这匹大野狼共处一室,非得分秒警戒不行。而这样一来,她哪有时间睡觉?

    “我不能走,我得照顾生病的你。”安亚洛扫兴地离开她的身体,他侧坐在床沿,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

    “我不用你躁心,萧大哥待会儿就会来了,你大可放心地离开。”田馨抬出了萧振达,她知道她非得赶走他不可,要不然下一秒铁定又会上演激情戏码。

    “他要来?”提到萧振达,安亚洛一脸戒慎与不悦。忽地,他想起来了,中午萧振达离开前,有说过晚上会再来一趟。既然知道他要来,安亚洛怎么能放心?

    他不准那个男人再和田馨有进一步的接触。抬首瞥了一眼时间,他在心里算计着下一步的行动。

    “你的身休还好吧?”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我除了还有轻微的发烧之外,大致都还好啦!所以你不用太过忧心啦!尽避走人没关系。”

    田馨以为他打算离开了,忙不迭地催促他。

    “那就好,我们走吧!”突地,安亚洛竟然连人带被将田馨抱起。

    “喂、喂——你要把我抱去哪里?放我下来啦!”

    他在做什么?突然被凌空抱起的田馨骇然惊叫,她**在棉被之外的两条玉腿,不停地摆动着。

    “去我下榻的酒店。”安亚洛简单地应了一句,他的长腿几个大步就已跨出了田馨小小的公寓,直往大门走。

    “我去你住的酒店做啥?喂!你不能就这样把我抱出去啦!我会很丢脸耶——”眼看着被抱出了门,田馨紧张又困窘地大声叫嚷。

    今天在诊所里当众被他“狼吻”就已经够丢脸,这下子全身仅裹着一条棉被出现在大街上,岂不丢脸丢到太平洋去?

    “反正你昨晚也是这样子回来,要丢脸早就丢光了。”行走间,他低首瞥了一眼她诱人的模样,琥珀色的眸带着挪揄的笑意。

    “昨晚是深更半夜,没有多少人瞧见,现在是白天,这样出门铁定会惹来所有人异样的眼光。哦!老天,前面那个是我的房东,她……她看见我了啦!”天,怎么这么幸运,一出电梯门就撞见刚好要上楼的房东太太。

    这下子她的名誉尽扫落地,房东太太一定会把她轰出去的。

    “啊——田馨!你怎么这么丢人眼现!竟然不穿衣服就出门,还被一个大男人给抱着,这……

    真是丢死人了。”真是羞死人,房东太太尖声地嚷嚷。

    面对房东太太的指责,田馨脸红困窘得无法辩驳。

    “房东太太,你误会了……”她挫败地低吟一声,不知如何解释这混乱的场面。

    “房东太太,你的眼睛如果看得见的话,应该可以很清楚看得到她并没有一丝不挂,她身上还裹着一条棉被呢!”安亚洛主动替田馨辩解,而且还说的义正辞严。

    “这样衣不蔽体,成何体统?”房东太太反斥一句。

    “你在床上和你老公**时,不也是这个模样。”安亚洛随即又还击。他这句话真是暧昧到了极点。

    “啊!你和她……”房东太太蓦然脸红,她来回梭巡着田馨和安亚洛。

    “安亚洛!你、你讲话可得讲清楚啊!我刚刚和你哪有……哪有……”田馨的脸蛋霎时红得像煮熟的虾子,可是她怎么也接不下去后面的句子,羞窘到了极点。

    “没有吗?方才我的舌尖还流连在你的双腿之间啊!怎么才一晃眼的时间,你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安亚洛低首睨她一眼,他那双深邃的瞳眸瞅着脸色绯红的她直瞧。

    “啊——你们实在太……”话一出,房东太太尖叫一声,她快要昏倒了。

    “安亚洛,拜托你闭上嘴不要讲话了,赶快走人啦!”哦!这真是越描越黑了。田馨羞得无地自容,把脸紧紧地埋在他宽阔的胸前。

    “是、遵命!”勾唇朗笑,安亚洛得逞地步出电梯。

    ☆☆☆

    一直进到安亚洛的房间,田馨才敢抬起头来。

    “你这天杀的男人,下次若敢再这样做,我就让你绝子绝孙。”恼火地挣开安亚洛的胸怀,田馨紧抓着棉被,迅速地跑往远远的角落。

    “我的甜心,我这么做是逼不得已的,请你原谅我好吗?”安亚洛委屈地说着,一脸歉意。

    “请你手下留情,别对我这么凶狠嘛!”

    “逼不得已?我又没拿刀子架在你脖子上,逼你这么做。”田馨生气地说。

    “你是没逼我,可是我若没这么做,你一定不会答应跟我回来的。”

    “我干么要跟你回来饭店啊!我又不住这儿。”

    “从现在起,这里就是你和我的爱巢了呀!”安亚洛眉飞色舞地说道。

    爱巢?田馨险些晕厥过去,这男人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你在鬼扯个什么淡啊!”她大吼,满脸的不以为然。

    “你和我住在一起是必然的事,因为在公演还没开始前的这段时间,你得指导我演戏,帮我排练啊!”

    这是安亚洛的计划,也是借口。因他发现可爱的田馨实在很对他的味,让他发狂地想要把她拴在身旁,最好寸步不离。

    “我可以请其他团员来指导你,并不是非我不可啊!”原来这个男人是在算计着她,田馨无法接受,即刻拒绝。

    “我只要你,其他闲杂人等一概不予理会。”

    “我没空。”他以为他是谁啊!语气竟然那么傲!最近她忙着筹钱,哪来的闲工夫指导他演戏?

    “如果你挪不出时间,那么很抱歉,我不打算上台了。”他威胁着说。

    “哈!这正合我意!”田馨高兴地想要大叫,终于可以摆脱这匹大野狼了。紧抓着棉被,她快步地移向门口准备离去。

    谁料,她的腰际竟被揽住,他结实的健臂一探,便把她捞进怀里,困在他的胸前。

    “放开我——”

    田馨想挣脱,但安亚洛接下来的话堵住了她。

    “我付你费用,你留下来指导我演戏。”

    “你肯付钱?”讲到钱,田馨眼睛一亮,霎时感觉前途明亮。在他怀里旋身,她兴奋地抬首望着他,用她那明亮如水的眼睛。“真的吗?”

    哪有这么好康的代志?要他不支领酬劳演出就已经够本了,他竟然还愿意付她指导费用?

    “是的,只要你留下来,我愿意付钱!”他认真地点点头。

    “我的指导费用很贵哦!”田馨灵机一动,想乘机敲竹杠。

    “多少?”

    “一万元一天,不足七日以七日费用计算。”田馨坏心地道,算他倒霉,遇到了老千。

    方才她在心里已经飞快地计算过了,他若在台湾停留七天的话,她就可以赚进七万元,而这笔费用刚好可以支付承租舞台三天的费用。

    “没问题!我可以先预付你七十万。”安亚洛眉皱也不皱地应允了。

    “啥?七十万?”田馨不敢相信,她是不是听错了?这笔天文数字可以帮她解决掉大半的财务耶!

    “我付你七十万,但是在公演之前,你必须留在我身边指导我演戏。”安亚洛了然地回望着她,他知道他提起她的兴趣了——她现在急需要钱!

    “离公演还有一个月,你会在台湾停留那么久吗?”

    “我只在台湾停留三天,然后就必须到巴黎去工作。”

    “去巴黎——我跟你?”这怎么成?她身为团长有那么多杂务缠身,根本走不开的。但是一想到钱,她又无法断然拒绝。

    “给你三秒钟考虑,如果你答应这份差事的话,我可以马上拨电话给银行,把钱汇到你的户头里。”

    “可是……这里的交易,让我感觉自己像个伴游女郎。”田馨的确心动了,但她仍是好犹豫。她的心里有着不好的预感,明知道她和这只**多相处一秒,失去清白的危险就多一分,她还要往虎口里跳吗?可是,她真的好需要钱啊!

    伴游女郎?安亚洛听见她的嘀咕,他仰头哈哈大笑。“你多心了。”

    “好吧!我答应就是了。”田馨敌不过金钱的诱惑,终于还是答应了。

    她告诉自己,没关系日后多防着他点,她的清白应该是安全无虞的。

    “我们会合作得很愉快。”安亚洛伸出手,俊颜挂满笑意。

    “但愿如此。”她可没他那么乐观,田馨也伸出手和他相握,但是她一动,身上的棉被竟滑下一半,露出半个娇躯。

    “咻——”

    一声口哨声响起,安亚洛两道眉高高挑起,他的眼眸突然发亮,目光定在田馨的身上。

    “啊!你不能看,把眼睛闭上——”他的目光引起她的注意,她倏然想起,自己竟然一时大意地放掉棉被。

    于是,田馨羞窘万分地怞回被他握住的手,飞快地把滑掉的棉被拾起来,手忙脚乱地再度裹在身上,把娇躯紧紧地包覆着。

    “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我都看过了,也几乎吻遍了,你还怕我看啊?”安亚洛勾唇邪笑,犀利的目光盯着她瞧,仿佛能穿透棉被般地直视她赤luo的胴体。

    “把你那邪恶的目光收起来,否则我即刻走人,取消合作关系。”他那眼神令她心慌、令她惶乱。田馨的双手紧抓着棉被,不敢再有丝毫的轻忽。

    “好!好!我不逗你了,你要去洗个澡吗?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吧!”好笑的睨着她那一脸的戒备,安亚洛耸耸肩说道。

    “我是很想洗个澡,但……我刚才出门时太过‘匆忙’了,根本没能来得及携带换洗衣物。

    “田馨没好气的应道。

    “我拿我的衣服借你穿,不过贴身衣物可能就不太适合了。”他好心地把他的衣服贡献出来。

    领着她走进房间,他朝她挥挥手,示意她进来。

    “凑合著穿总比没穿来得安全,你要借我就一起拿来,别那么小器巴拉的。”要她只罩一件衣服和他共处一室,那真是别扭又危险,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田馨跟着他进到了卧房。

    “好吧,只要你不嫌弃的话,我的贴身衣物就随你挑选。”安亚洛踱到衣柜边,拉开了黑色及柜,他先取出一件适合睡觉穿的棉衫,另外又拉开了一个怞屉,取出几件颜色鲜艳的性感高叉内裤,大方地摊在床上,展现给她选择。

    看着那几件布料稀少的男性性感内裤,田馨全身的血液突然往上逆流,轰然直冲上脑门。她的脸蛋在瞬间胀红不已,好像熟透的红番茄。

    “你挑一件去试穿看看吧!”看着田馨那胀得通红的脸蛋,安亚洛坏坏地对她说道。

    “我……”田馨羞得讲不出话来。穿这种布料少得离谱的性感内裤和不穿根本没两样。

    “你都不喜欢?还是因为SIZE不合?”安亚洛暧昧的对她眨眨眼,然后接着说:“依我看,我这几件‘加大尺码’的内裤是不合你穿啦!你是那么的娇小,而——我是那么的‘强壮巨大’。”他的话充满令人脸红的暗喻。

    他——强壮又巨大!田馨似乎受了他的蛊惑,她猛地低下头,目光的焦点就放在他修长健硕两腿之间的男性地区。

    仅是匆忙的一瞥,她就全身发烫、发热,内心的蚤动,轻易引起了异样的火热感觉。

    “怎样,你赞同我的话吗?”他把她那惶乱惊悸、羞窘的所有表情变化看进眼底,他抿忍着笑,微微扬起一边唇角,很期待地问她。

    他……竟然问她这种问题;田馨尴尬得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很抱歉,我对你的身体没兴趣,也没空研究。”一把抢过他手上的棉衫,她飞快地遁入浴室。

    砰的一声,田馨用力地掩上门,落了锁,把那个自大又不知羞耻的超级色猪隔离在门外。

    站在门外的安亚洛摇头直笑,他发现田馨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人,她的一切行为举止都能惹起他极度的兴趣。

    ☆☆☆

    洗了个舒服的澡,病菌也驱离掉大半,田馨精神好了许多。她把湿发吹干后,套上安亚洛借给她那件长袖白色罩衫。

    由于棉衫里头一丝不挂,田馨直是觉得好别扭,她一再地在镜前前后的审视着自己——

    呀!由于没有穿胸罩的关系,她双峰的小粉蕾竟隐隐约约地触着棉衫的布料,让人可以很清楚地透过棉衫看见那两处挺立的小圆点。

    这样子怎么出去见人?万一惹来安亚洛那个**狼性大发怎么办?

    “甜心!你洗好了吧,我已经点了西班牙海鲜烩饭,还有热汤!你赶快出来吃吧。”这时安亚洛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说到食物,田馨摸摸肚皮,肚子咕噜咕噜地叫着,哇!她还真是饿惨了。

    现在的她处在进退两难之中,她是要继续躲在浴室里面,还是硬着头皮出去用餐?

    在浴室里拉拉扯扯棉衫好一阵子,内心挣扎了许久,田馨终于还是拗不过肚子的抗议,用力地打开浴室门,大步冲了出来。

    美味的餐点就摆在餐车上,而餐车就摆在床边。田馨冲到餐车前面,看着飘着香味的烩饭和热汤,她的肚子又忍不住地叫了一声。

    好丢脸哦!田馨的小手紧抚着肚子,她羞赧地抬首觑了站在一旁的安亚洛一眼。

    “你很饿了吧!”安亚洛听见了她肚子的抗议声,他笑着迎上她的视线。

    其实正确说来,他的视线从她娇丽的身影一踏出浴室,就锁定住她了。

    她穿着他那件宽大的蓝色罩衫,娇小姣美的身影,看起来好诱人。尤其胸前微微凸起的那两朵小粉蕾,让他的身体起了反应。

    胯间男性的反应此刻正在逐渐绷紧中,他的眼神散发着无比的炙热。

    “我可以吃了吗?我快要饿惨了。”

    眼前的食物让田馨把顾忌抛诸脑后,她压根儿忘了自己在蓝色罩衫下的胴体是一丝不挂、赤luoluo的。

    安亚洛扬眉浅笑。“可以啊!你尽量吃,如果不够的话,可以再点餐。”

    “这就够了,我又不是大胃王。”她说着,兀自开动起来。田馨一**坐在床沿,她拿起精致的银汤匙,将热腾美味的海鲜烩饭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

    “这烩饭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安亚洛在她身旁坐下,紧挨着她。

    “好吃、好吃。”田馨猛点头,几颗饭粒黏在她的嘴边。

    “慢慢吃,又没人跟你抢。”安亚洛亲昵地帮她挑起那些留在小嘴边的饭粒。

    “好好吃哦!你不想吃吗?”田馨满足地又舀起一匙饭,问他。

    “我也有点饿,你肯喂我吃一口吗?”

    他的身体不着痕迹地更挨紧她,把脸凑进她的脸蛋,他的瞳眸释放着惊人的炽热,表情是垂涎而饥渴的。

    看他那副饥渴的样子,田馨大方地把盛满烩饭的汤匙送进他的口中。

    “很好吃,对吧!”看着安亚洛张开嘴把饭吃了,她挑起秀眉,兴奋地问他。

    “还不错啦!”安亚洛一面吃着,口气却很平淡。

    “听你的口气好像不太喜欢哦!”田馨垮下黛眉。

    安亚洛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我比较喜欢你身上这股自然的清香味道。”他凑近她的颈项,吸吸鼻子,闻着她沐浴后那宛如朝露的味道。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田馨手足无措。

    “我……在吃饭,你别这样子啦!”她微微偏首,想要躲开他这令人心跳加速的举动。

    “待会儿再吃……”安亚洛抢过她手上的汤匙,抬脚把餐车踢开,他忽然翻身将她压倒在床上。

    “呀!你、你……”

    低呼一声,面对安亚洛这样突然的“压倒性”举动,田馨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我想吃你。”他的手从她的大腿入侵,将蓝色罩衫的衣摆撩到腰际,他的手抚上她纤细柳腰,缓缓地往胸部上移。

    他的食指和中指挟扯着她雪白双侞的粉色小蕾,这样极具爆炸性的动作,挑逗着她的全身感官。

    他手指的每一个触点、每一个抚摸,都令她的身体颤抖,她的小手抓住他的手,制止他的**。“别——”田馨急急遽地喘着气。

    “我的甜心,把你给我好吗?从昨夜你进到我房间那一刹那起,我就渴望拥有你了。”他反手将她的手握住,十根手指亲密万分地交握着。

    他在她耳畔喃喃低吟,那炙热的气息撩动她敏感的粉颈,那酥麻的感觉窜动她的全身。

    “哦,不!不行的!我们对彼此是那么陌生,我对你根本一无所知……”尽避安亚洛的**让她心荡神驰,但田馨还是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拒绝他的求欢。

    “可是我对你已经爱意满怀,我好渴望能拥有你、珍爱你一辈子。”这份爱意有如狂潮席卷了他的心,即使来得令人无法置信。

    或许他和田馨是命中注定的吧!让他千里迢迢来到台湾,陰错阳差地认识了她。从她闯进他的视线开始,他的心和灵魂就被她给牵引去了。让他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她,用他炙热的目光和这颗从未被女人牵动过的心。

    田馨讶然地迎上他那发热而深情的双瞳。

    “你说的都是……”她无法想像,他会为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女人动心。

    “我说的全是发自心的真感情。”安亚洛用他深情的眼神发下誓言。

    “哦!我无法相信。”田馨在他身下惶乱摇着头。但是……

    “在我拥有你之前,我必须得到你的信任。”他渴望她,但却不愿意去强迫她。

    田馨愕然了,面对这样迷人的他,她怎么可能没有丝毫感觉?因此,她的确对他心动了,但要她全然相信他的誓言,惶乱的内心还是起了一番挣扎。

    “请给我时间好吗?”田馨很慎重地要求他。她是个保守的女人,在没有爱情为基础的前提下,她不要轻易交出她自己。

    “好……我给你时间。”安亚洛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他垂下失望的俊颜,埋首在她雪白的双峰之间。

    停留了几秒钟,他隐忍着胯间发疼的欲望,猛一翻身,翻离了她的身体。

    然后,他坐在床边,大口大口地深吸呼,企图压下自己饱胀的欲望。

    田馨飞快起身,她脸红地把身上那件被撩到胸部上的蓝色罩衫拉下,盖住她**的娇躯。

    看着安亚洛那凝重而痛苦的神情,她竟有着一股冲动想把自己交给他,完整的给他。

    但,在她要开口答应之前,安亚洛霍然站起身来,他大步地迈出房间。

    “你——要去哪里?”田馨疑惑地问。他不会是要去叫“客房服务”来解决他的生理需求吧?

    如果他是这样的男人,那她的拒绝是完全无误的。她不可能将自己交给这样一个不甘寂寞、风流成性的男人。

    安亚洛仓皇地脚步顿了一下。

    他潇洒地回首睨着她那娇艳的脸蛋。

    “我得赶在售货部未休息前,帮你买几套贴身内衣和衣物,要不然再和‘衣衫不整’的你待在同个房间内,我想我会忍不住强要了你。”他对她说,说话的同时还暧昧地眨眨眼。

    “你又不知道我的尺寸,怎么……帮我买贴身内衣。”他要去帮她采购衣物,田馨的脸蛋再度红炫又发烫。

    “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的三围是刚好在我掌握之中的三十六D,纤细的腰围是二十三寸,至于婰围嘛……”安亚洛邪气地挑高双眉,他的目光故意地往她的大腿瞧。

    “我的老天,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田馨被他的目光瞧得不自在,她惊呼一声,双手用力地拉扯着罩衫的衣摆,好盖住她那双白皙匀称的腿。

    “你忘记了吗?你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我都**过了,你身体的每一寸曲线也都存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也不会被磨灭的了。”他笑着,那笑意勾人魂魄啊!

    田馨无法招架他这般暧昧又极具挑逗性的言词。

    “要出门就快,别光站在哪儿傻笑啦!”田馨随手抓来一只枕头砸向满脸暧昧笑意的安亚洛。

    但,安亚洛闪得飞快,在枕头袭来之前,高大的身躯便已闪出了房间。只留下一脸红烫、芳心大乱的田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恋甜心最新章节 | 狂恋甜心全文阅读 | 狂恋甜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