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恋甜心 > 第五章

狂恋甜心 第五章 作者 : 季荭

    安亚洛眯细了深邃的双眼,炯亮的眸锁定在被男人抱在怀里的田馨。强烈的直觉告诉他,他不喜欢,而且是非常厌恶所看到的这一幕。

    因此他就这样定睛地看着萧振达和田馨。

    “萧大哥,你在和谁讲话?”即使头脑昏沉、全身难受,但田馨还是很清晰地听见了萧振达充满震惊的口气。

    “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他应道。

    陌生男人?田馨费力地在萧振达的胸前转头,她的眸子在不期然间和安亚洛那双会慑人魂魄的瞳眸相触。

    我的妈咪啊!他……他……他怎么知道她的住处?他来干什么?

    “啊——”失声尖叫一声,田馨挣开萧振达的怀抱,她整个身子像装了弹簧一般地弹向地板。“你……你……你找谁?”砰地一声**已着地,她跌坐在地板上,颤抖的手指指着他俊挺的鼻。

    “我找你——Mysweetheart。”安亚洛的手从电铃的位置移开,他的手指着田馨的鼻尖,他的视线和她紧紧相缠。

    昨晚被田馨逃离后,他就跑去向骆美薇打探田馨的住址和资料,今天一早,他便依着地址前来找田馨。

    没想到却撞见她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一幕令他不悦,他在心里猜测着这个男人和田馨的关系,安亚洛的眼里完全不掩藏他嫉妒的情绪。

    甜心?“你找错人了吧!”萧振达无法接受别的男人这样亲昵地称呼田馨。他不快地回道。

    弯下身,他想要扶起跌在地上、一脸惊惶失措的田馨。

    但,安亚洛比萧振达快一步探出健臂,他挡开了萧振达的手,霸道地把田馨拉进自己的怀里。“我找她,绝对没有错。”

    “这位先生,我……我并不认识你。”他想干么?被揽在他胸前的田馨,慌乱地想推开他。

    “请你放手,她说不认识你。”萧振达闻言,也加入了反抗阵容。

    但安亚洛哪会让他得逞?他甜甜一笑,一面伸出长臂将萧振达挥退。

    “我的甜心,你真是健忘耶!咱们昨晚才在我的床上见过面啊!你记不记得我还很热心地教你做睡前体躁耶!”他俯下脸,将唇附在田馨的耳畔,以两人听得见的声量,暧昧地说。

    “哪……哪有?我……我……才没有见过你。”田馨支吾地说着,然而脑海里却被昨晚的情景占据,此时,她再次清晰地记起他那性感的luo躯,还有他**她的所有过程。

    “你没有见过我?”安亚洛俊眉微微上挑。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我确定没有!”田馨很郑重地否认。

    “你真的把我给忘记了?”他失望地又问。

    “我真的不记得你!”田馨用力地摇着头。

    “那——看来我得找些证据来让你恢复记忆。”安亚洛扬起嘴角,既然她否认,那他只有出招了。

    “什……什……什么证据?”田馨颤着声问。她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

    安亚洛撇唇笑了笑,他扬起手上一包纸袋。“证据在这里,你想过目吗?”

    那是啥咪东东?

    “当然要看。”是用针孔摄影机拍下来的**录影带吗?田馨猜测着,她在心中一边哀嚎,一边咒骂安亚洛。

    “好吧!那给你瞟一眼。”安亚洛坏坏地把纸袋递给她。

    “啊——”打开纸袋一看,田馨尖叫一声,脸色霎时绯红,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又将纸袋的开口给紧紧封住。

    她真怕里头的“东东”会落入萧振达的眼中;这变态的安亚洛,他真是无耻卑鄙到了极点,竟然把她的内衣裤……

    “田馨,那是什么东西?”田馨和安亚洛两人过于诡异的举动看在萧振达眼里,令他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他追问田馨。

    “这里头……”她怎能告诉萧振达这纸袋里装着她的内衣裤呢?田馨支支吾吾地讲不出下文。

    “纸袋里装的是——”安亚洛奸佞地扬起眉,勾起性感的唇,他打算替田馨回答。

    “该死的,不准说出来。”田馨慌忙地爬起身来,她踮起脚尖,用软绵的小手掩住安亚洛的嘴。

    为什么不能说?安亚洛和萧振达都用疑惑的目光询问着紧张兮兮的田馨。

    “不准就是不准。”田馨对安亚洛低喝,那口吻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把这碍眼的男人赶走,我就一个字也不说。”微微拉开田馨的小手,他的热气吐纳在她的掌心。

    “你才是碍眼的男人。”他的热气令她手臂酥麻,她惶恐且慌乱地收回手。深吸了一口气,田馨扬高气焰,咬牙切齿地说。她不是可以任人摆布的女人,即使他的手上握有对她的名节不利的证据也一样。

    “真的?那很抱歉,我就把纸袋里的秘密公开喽!”安亚洛不在乎地道,他把田馨手上的纸袋抢回,作势要打开纸袋。

    “哦!不——”田馨说着,紧张地伸出双手,紧抓住袋口。

    “赶他走。”她既不想公开,那她就得答应他的条件。

    田馨忿忿地瞪他一眼,不得不屈服地转过身来面对一直沉默站在一旁、脸色不太好看的萧振达。

    “萧大哥,你先回去吧!”她歉然地说。

    她竟然赶他走?萧振达脸色一沉。“不行!我得带你去看医生。”

    “不必了,我只要吃颗退烧药就行了。”见萧振达没有离去的意愿,田馨只好将他往外推。

    挡在门口的安亚洛微微退开身躯,让萧振达走过去。

    “你赶我走,却让这个陌生男人留下来?”萧振达极不愿意离去,尤其是当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田馨和安亚洛之间存着诡异的关系之后。

    “其实,他……并不是陌生人。”田馨继续将他往外送。

    “你们认识?”萧振达顿下了脚步。

    “是啊!我们认识。”田馨道。

    “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萧振达的语气开始咄咄逼人,这男人的出现让他感到恐慌。

    “我们的关系匪浅,我和甜心——”安亚洛多事地想替田馨回答萧振达的问题。

    “你闭嘴!”田馨猛然回头恶狠狠地瞪了安亚洛一眼,她斥喝他闭上嘴。“萧大哥,你别问了好吗?”再度转回头来,她哀求着萧振达。只因为她实在不想让萧振达知道她和安亚洛“混乱”的关系。

    “我晚上会再来,如果你还要我这个朋友的话,我希望你能坦白地告诉我。”萧振达深深地看了田馨一眼。

    “好……”田馨为难地答道。这些年来,萧振达对她一直很照顾,就像亲大哥一样,她怎可能舍弃他这个好朋友。

    “那晚上见。”萧振达依言离去,离开前又瞥了安亚洛一眼。

    “拜拜!永远不见。”安亚洛露出得意的神情欢送他。俊朗的眉眼间尽是算计。

    他绝对会阻止田馨再和这个碍眼的男人见面,他在心里发下重誓。

    ☆☆☆

    萧振达前脚一走,田馨马上把安亚洛手中的纸袋抢回,然后把他拉进屋子里,忿忿地关上大门。

    之后她背靠在门板上,双手环着胸,表情不悦地对着安亚洛吼叫。“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说出来吧!”

    “你好像不太对劲?”看她脸颊潮红,他颇为担心地问她。安亚洛没有搭理她那小猫似的吼叫,他欺上前,厚实的掌覆上了她冒着细汗的秀额。

    “我没事。”田馨扬起手挥开他。

    安亚洛的手虽然被挥开,但他却俯下脸,用他的宽额抵着她的秀额。

    “你在发烧。”她的温度高得离谱,安亚洛不由得皱起眉心。

    “我说我没事,你别碰我。”田馨气嘟嘟地嚷着,他俩根本素不相识,他怎么可以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来?

    “我的甜心,你全身上下我都碰过了,还怕羞啊!”安亚洛暧昧地低喃,田馨顿时全身僵硬,体温又陡然上升了好几度。

    “你……你……你不要再提起昨晚的事。”瞪着和她仅隔三公分的俊脸,田馨只觉全身血液逆流。

    “关于昨晚的事,我又没提半句。”安亚洛好无辜。

    他是没提,只是暧昧不清地暗示而已。可是他的暗示竟让她心神不宁。“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田馨挫败地低号。

    安亚洛拧眉思索着;他也不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或许是想再见她一面,好继续昨晚未完成的事吧?

    “说!你的目的是什么?”见他不语,她再度厉喝。

    “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带你去——看医生。”安亚洛挥去了脑中所想的事,此时他所关切的是她微恙的病体。弯下身把娇小的田馨抱进怀里,他无视于她的抗议,霸道地把她抱出门——看医生去喽!

    ☆☆☆

    在田馨激烈的抗议下,安亚洛还是把她带到附近的一家诊所。

    这家诊所的医生好死不死正是田馨的邻居,而且这里所有的护士也都住在同栋大楼里,大家都互相认识。

    今天看诊的病人还算很多,挂号的人大排长龙。

    安亚洛替田馨挂了急诊后,便直接带她进入诊疗室。诊所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位帅到连希腊神鞍⒉薅甲蕴靖ト绲某端Ц缟砩稀V谌硕嘉薹ㄖ眯牛澜缟暇谷挥腥绱怂哪腥恕


    “田小姐,你哪里不舒服,有什么症状?”护士脸红地问着田馨,但她的目光却是放在英俊的安亚洛身上。

    “她发烧,有轻微的咳嗽。”安亚洛对护士绽露出一抹令人屏息的笑意。

    霎时,他低沉的嗓音让所有的女护士迷醉不已,甚至只要他那能勾人魂魄的薄唇微微扬起,就惹来所有人的惊呼和脸红。

    护士紧张又兴奋地倒怞一口气,她继续问道:“这……情况有多久了?”女护士早被安亚洛那对琥珀色的眼瞳慑去魂魄,她自动转移了问诊的对象,爱慕的眼对准安亚洛。

    “从昨晚开始的。”安亚洛回道。“甜心,你会感冒都是我害的。”他突然低下首向一脸愤怒的田馨道歉。

    “对,这全都是你的罪过。”硬是被架到诊所来,田馨对安亚洛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他竟然带她来这家诊所,这下子全大楼的人不就全都知道她被男人抱进诊所看诊的事吗?

    “我道歉!我知道我昨晚实在不该把你剥得精光,让你全身只裹着一条薄薄的丝被……”安亚洛一脸真诚的歉意。

    这——天杀的!他非得在公开场合讲这种暧昧的话吗?

    “安亚洛,你就算不开口,也没人会把你当成哑巴!”

    她硬声地斥他,尴尬地瞥了一眼身旁的人,他们都掩嘴窃笑,眼神极暧昧地来回看着她和一脸自在的安亚洛。

    “为什么要我闭嘴?我又没有说错话。昨晚我们就是光着身子一同躺在床上,你还跨坐在我的腰间,对我直磨蹭着……”安亚洛说道。田馨不禁认为安亚洛的演技一定很厉害,因为他的表情竟能在瞬间变得好无辜。

    这下毁了,她的名节毁了!

    他居然把昨晚的事全泄了底。田馨在瞬间困窘得无法呼吸,此时她恨不得地上有个地洞,好让她钻进去。

    “可恶的!你给我闭上嘴!”她从齿缝逼出话来。

    “可是我想说话啊!”安亚洛不理会她。

    “闭上嘴!”田馨气急败坏地又道。

    “你吻我,我就闭嘴。”安亚洛刻意提高声量,他一面朗笑地说,琥珀色的眸眨了眨。

    这真是尴尬到了极点。身旁的人窃笑声都快变成了仰天长笑。

    “我不要。”田馨摇头,挖地洞也已来不及,现在她恨不得自己会变魔术,好变成空气,从此从地球上消失无踪。

    “你不要吻我,那——换我吻你喽!”话落,安亚洛猛地俯下俊颜,在她还来不及会意之前,密实地攫住她的甜唇。

    天!这芳香甜美的滋味真令人心动呵!

    这就是他的目的吧!安亚洛在心里如是想着。

    ☆☆☆

    她无法在这个社区立足了,因为她的名节已被安亚洛毁之殆尽。田馨哀怨地躺在床上,她望着天花板,心里五味杂陈,情绪混乱到了极点。

    “嗨!我的甜心。”冷不防地,安亚洛那无赖的唇又欺上来,趁她冥想之际,他又封住她的唇。

    “唔——”田馨的惊呼消失在安亚洛的唇瓣间。

    可是这回他只停留一下下,便放开了她。

    “该吃药了。”他灿烂的笑容在她面前加大。

    “你别老是偷吻我好吗?”田馨的脸胀得通红,她羞窘地斥责他。

    “你不喜欢我吻你吗?”安亚洛两道英朗的眉略微拢起。

    “不喜欢。”田馨口是心非地道。

    “好吧!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以后就不吻你喽!”他说着,言语间明显有些失望,安亚洛撇撇唇。“来,把嘴张开,我喂你吃药。”把开水凑进她的嘴边,他热心而体贴地想要服侍她。

    “我……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田馨惶恐地说着,一把抢过杯子和药包,对他殷勤的举动感到不知所措。

    “唉!我以为你会希望我替你服务哩!”安亚洛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我还没病入膏肓,不需要你多事。”喝了一口水,田馨脸红地嘀咕着。

    安亚洛勾唇笑笑,看着她俏红的脸蛋。

    “你好穷哦!冰箱都空空的,竟然连一颗蛋、一瓶鲜奶都没有。你们当记者的薪水是不是很低?”他突然想起这件事,便把话题一转。

    “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记者的收入是多少啊!”吞下了药,田馨纳闷地把杯子递还给他。“我想记者的收入应该比我好吧?不像我穷得连饭都快没得吃了。”

    “你——不是记者吗?”安亚洛错愕地问。

    当然不是!田馨摇摇头。“谁告诉你,我是记者?”她疑惑地问道。

    “昨晚你来我的房间不就是为了要访问我,把我来台湾的行踪登在贵报的头条吗?”说着,他的表情更为困惑。

    他的身价值得上头条吗?田馨在心里感到怀疑。

    “鬼扯淡,我才不是要访问你哩!”他真是会自抬身价。

    “那你来找我有什么目的?”看来他猜错了,安亚洛在她的床沿坐下,老旧松垮的单人床随即凸陷了一角。

    “我找你是为了——”一提到此事,田馨的精神就来了,她现在可是肩负着剧团存亡的使命哩!只是到口的话在看见安亚洛那感兴趣的表情时,却顿住了。

    她心想,她和安亚洛不对盘,从认识他的那一刻起,她就浑身像受了蛊惑一样,老是失去理智,被他玩弄在掌心。

    不!不行!她得和他保持距离,以确保“人身”安全。

    “怎么不讲话了,被口水噎到了吗?”安亚洛狐疑地问,俊朗的容颜欺近她,疑惑地审视着她的神情。

    她似乎在盘算些什么,从她那沉重的神情看来,她的盘算可能对他有所不利。正想着,田馨忽地大叫。

    “不——别靠近我!”每当他一欺近,她就手足无措,感到心慌意乱。

    安亚洛才不理会她的喝阻,他突然像恶狼扑羊地往她身上扑过去。

    “喝——”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愣了田馨。

    一个不小心,她就被他压在床垫上,隔着一层棉被,她的身体和四肢全被手长脚长的安亚洛给制住了。

    “你、你……这是要做什么?”他又想非礼她吗?田馨用害怕、充满警戒又心慌意乱的眼神望着他。“告诉我,你昨晚找我的目的。”他威吓她。

    “我是临时起意的,根本没有特定的目的。”田馨吞咽着口水,紧张地对他撒谎。可,安亚洛才不信。只因为她的表情写着两个字——骗人!

    “不说是吧!那我就吻到你说出来为止。”他坏坏地笑着,俯下唇做出要吻她的样子。

    “啊!不准吻我!”田馨迅速地转过螓首,让安亚洛没能得逞,他只碰到她粉嫩的颊。

    “你不说,我就用吻来让你屈服。”他道。方才的一击竟然被她给逃了。安亚洛有点懊恼地开始搜寻着她极力躲避的嫩唇。

    左闪、右闪——田馨闪躲着他热情的攻势。

    “stop!”这样躲避不是办法,她一定斗不过他;田馨大声喊停。

    “嘿嘿!你打算屈服了吗?”他挑起眉,得意地问道。他的唇就落在她的唇畔,只要稍一移动,就掳住她了。

    “我说,你不准再碰我。”至此,田馨已经举白旗投降了。

    “说吧!我洗耳恭听。”要他不碰她的唇,这太可惜了。安亚洛在心中惋惜地叹气。

    “我是‘彩虹剧团’的团长,我昨晚去找你是想试图说服你,请你答应参加本剧团下一季的演出。”为免遭到狼吻,田馨只有坦白供出。

    反正说了也无大碍,他一定不会把她这默默无闻的小剧团放在眼里,他绝对会拒绝她的邀请,然后不悦地走人,这么一来他俩就不会再产生交集了。

    “演出?你说的是真的?”未料,安亚洛却张大双眼,一双兴味盎然的眼神所透露的讯息是——他对这个邀请很感兴趣。

    他怎么这副表情?简直吓坏她了。田馨急忙地试图浇灭他那充满兴趣的想法。“这……我邀请你参加这个演出……就是很辛苦地参加表演之后,领不到演出费。”她打算说服他打退堂鼓。

    “没有酬劳不打紧,反正我又不缺那么一丁点钱。”安亚洛不在乎的说。他的财产已经够他大富大贵、极尽奢侈地过完这辈子,他不会在意那一点点演出费啦!

    “你领不到演出费等于是做白工,你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吗?”田馨急了。他怎么还不拒绝啊!

    “我可以接受不领酬劳。”安亚洛回应道。

    啊?啥米?他答应了。

    她应该高兴才对,但为何却感到非常的惶恐?

    “你是个知名人物,参加我们这个小剧团的演出,太侮辱你的名气了。”田馨试着找理由,她不能让他加入演出,因为这样一来,她就得和他纠缠不清。

    “我的名气刚好可以为贵剧团带来号召力不是吗?”他不赞同她的说法。

    “是……是啊!但……你不是很忙吗?哪里有空参加本剧团的演出呢?要知道参加本剧团演出可是需要密集的排练哦!”

    “我是非常忙没错,但我可以利用空档时间来排练啊!”他推翻她的话。

    “哈哈!你真是爱说笑,你的工作地点都在国外,本剧团设立在台湾,你怎可能利用空档来参加排练呢?”光排练这就是一个大难题。

    “我随时随地都可以排练,不一定要在贵剧团本部啊!只要有剧本,我就可以自己演练!”对他来说,这根本不构成任何的困难。

    “这样是行不通的,你若没有参加排练,就无法和其他演员培养默契,在舞台上演员们如果没有良好的默契,那再好的演技也无法发挥出来。”田馨嗤笑一声,他未免把演戏想得太简单了吧!

    安亚洛皱着眉,睨着她瞧。“听你的语气,你好像不太喜欢我参加贵剧团的演出,是吧?”

    先前她不是极力邀请他加入剧团吗?为何却在他应允后一直排挤他?

    “啊?这……没的事,我欢迎你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田馨支吾道,没想到竟然被他看穿企图,真是尴尬。

    “既然身为团长的你这么欢迎我,那咱们就说定,下一季的演出算我一个角色,我不领酬劳,完全是义务性的参加公演。”不给田馨反对的机会,安亚洛霸道地做了决定。

    “这行不通啦!你不能参加排练,哪能上台演出啊?这场戏会被搞砸啦!”田馨慌得大声嚷嚷。

    “只要有你这个团长在我身边,一切难题就搞定。”他笑着应道。

    “我才不要和你有所瓜葛!”她就知道他会答应演出是别有目的。田馨大叫,快速地阐明立场。

    “我们从昨晚开始就注定要纠缠在一起了,你逃不掉的。”安亚洛扬眉,他再度欺向她。

    “拜托,别碰我——”田馨大叫,只因她无法管住自己慌乱的情绪,因此她只能阻止他的侵犯。

    “哦!对了!你不喜欢我吻你。”安亚洛轻轻叹息。“你别惊惶,我不吻你就是了。”他郑重地应我。

    危机解除,田馨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

    然而这个举动却引来安亚洛的不悦。

    她是第一个想和他保持距离的女人。只是因为男性自尊心的作祟,他由不得她如此的排拒。

    “我的甜心,我可以不吻你的唇,但除了唇之外的地方,我都要吻。”他得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

    这个教训就是吻遍她的全身。

    “哦!NO!”田馨惊惶地大叫。

    但已来不及阻止……而且她也抵抗不了安亚洛霸道的举动。

    他欺下唇,没有碰她的小嘴,但他的热吻却从田馨的耳际、颈项、锁骨到粉肩,再落向她雪白丰盈的侞房、粉色小蓓蕾——

    接下来的一个钟头,随着棉被的落地,一件一件衣物被拨开,他的唇膜拜着她的胴体,她那姣美的身躯在他琥珀色的眼瞳中,闪闪发亮。

    “哦……”田馨无法自抑地细声喘息、声吟。

    “我的甜心,你真美!”配合著她的喘息声,他赞叹地低声呢喃。“要不是你的身体微恙,我一定毫不犹豫地占有你。”当他的唇缓缓下移至她紧拢的双腿之间时,他饥渴又懊恼地说。

    “嗯……哦……”

    他的热吻实在令她招架不住,田馨迷醉地拱起身子。

    “甜心!下一次,我绝不会再如此轻易地放过你。”当他终于把热唇烙上她腿间幽密的花丛,他的舌尖闯进她那道紧窄的花径嬉戏时,他沙哑而紧绷的发下誓言。

    “哦!不——”田馨破碎的娇吟。那一刻,她感觉她的身体从腿间炸开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恋甜心最新章节 | 狂恋甜心全文阅读 | 狂恋甜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