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恋甜心 > 第四章

狂恋甜心 第四章 作者 : 季荭

    “田馨!她到底土遁到哪儿去了?”

    骆美薇在宴会结束后,到处找不到田馨的身影,她拿着薪资袋,穿梭在每一个楼层,四处找她。

    只是,从一楼寻到第二十五层,她就是找不着田馨那娇小可人的身影。

    会跑到哪儿去呢?她可是连每一间厕所都找过了啊!

    难不成她回去了?

    不可能!骆美薇马上很笃定地推翻了这个想法。

    田馨现在缺钱缺得紧,不可能还没领薪资就落跑,她应该知道今天打工的酬劳是立即领现的啊!

    可,这会儿怎么见不着她的人影呢?

    唉!真伤脑筋耶!自己马上就要下班了,她没空在这儿耗时间等田馨回来领钱哪!

    这女人——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啦!

    骆美薇不耐烦地双手环胸在走廊上踱步——她在心里一直不断地思索着,田馨跑去哪里了?

    “啊!”

    随着一声尖叫——骆美薇想到了。

    这女人今晚一直缠着她穷追猛打,打探安亚洛的下落。

    这……她不会是跑到他的房间去蚤扰他吧?

    想着,骆美薇越来越认为,这是极有可能的一件事,她铁定跑到二十六楼的总统套房去了。

    妈妈咪呀!

    这……如果田馨真的去蚤扰安亚洛这个贵宾,那她的饭碗不是保不住了吗?

    她一定会被经理以“口无遮拦,泄漏客人隐私”的罪名给扫地出门。

    惨啦!惨啦!她得赶快去阻止田馨才行。

    咻地一声,骆美薇拔起脚,飞也似地奔向二十六楼。

    像阵旋风似地席卷到二十六楼,骆美薇直接跑向安亚洛的房间。

    才要扬起手敲门——

    骆美薇发现房门竟半掩着。

    但,基于礼貌和饭店的规定,她还是举起手敲敲房门。

    只是,却没人回应。

    于是她又再敲敲门,可,还是没人理会。

    骆美薇转转眼珠,脑子里下着重要决定。

    直接进去或是在门口等候通知?

    经过三秒钟的思虑,她决定直接进去,也许田馨正在里面威胁安亚洛把钱借给她也说不定,她必须去解救无辜的安亚洛才行。

    她推开房门,踏上昂贵的波斯地毯,进到这个豪华气派的总统套房内。

    宽敞的客厅里没有人,但却有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左侧的主卧房传出来。

    这……诡异的声音是田馨特有的嗓音没错!

    骆美薇就知道!田馨果然来找安亚洛了。

    这女人,真会搞飞机,简直是莽撞到了极点。

    此事攸关她的饭碗,骆美薇当下沉下脸,凝着一脸火气,直接闯进房内,打算解救安亚洛。

    但是当她的小掌推开房门——

    “田馨,啊——”见状,骆美薇立即扬起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她看见田馨竟然跨坐在安亚洛的身上,还扒光了他的衣服——

    “啊——我的老天!田馨,你压着安先生做什么?”骆美薇大叫,眼前的情景让她差点晕厥过去。

    ☆☆☆

    “我在做什么?”

    骆美薇的尖叫声让田馨猛地从迷中清醒过来,她微微从安亚洛的胸膛爬起来,醺然的眸子低首看了安亚洛一眼。

    “我没有压着他呀——啊——”田馨茫然道,但当她定晴一看,即发现被压在她底下一身赤luo的安亚洛,这下换她大喊了。“啊!救命啊!”

    叫喊间,田馨骇然地跳起身来,欲逃离安亚洛的身体,未料,安亚洛的手竟然很不要脸地抓住她的婰,让她怞不了身。

    “嘿!别逃啊!”突然被打扰,安亚洛下腹的欲望正在大声地叫嚣抗议着。“你点起的火,就要负责把它给浇熄啊!”

    这句话说明了一切起因的始作俑者是谁。骆美薇把目光定在田馨的身上。

    “田馨,你实在太过分了!找男人竟找到这里来,人家安亚洛先生可是本酒店的重要贵宾,岂是你寻欢作乐的对象?”

    “我……”她寻欢作乐?“美薇,这不关我的事哪!”田馨急忙解释。

    “你就坐在我身上挑逗我,怎会不关你的事哩!”安亚洛凉凉地应了一句。

    “是啊!你就坐在他身上,这该如何解释呢?叫我如何能相信你的推托之词呢?”骆美薇跟着附和,看着田馨跨坐在安亚洛的身上,她当然认定田馨的意图不良。

    田馨气结,没想到相交多年的好友竟然不相信她,还倒向安亚洛那一方。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坐到他身上的,但我可以确定,我绝对没有挑逗他的意图。”她提出辩解。

    “你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把我全身扒个精光,就是最好的证据。”安亚洛随即又应了一句,再一次把她的辩解击破。

    “就是啊!你竟然还把安亚洛先生的衣服扒光光。田馨,就算你想要男人,也别这么粗鲁啊!

    “骆美薇依旧站在安亚洛这一边。

    她粗鲁?“我对这男人根本没兴趣,哪可能对他……”田馨说着。这男人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她哪有扒光他的衣服?方才她进门时,他全身就仅着一条短浴巾而已啊!

    “你对我没兴趣?”安亚洛扬眉。

    “没有半点兴趣!”田馨再笃定不过地应道。

    这句话引来安亚洛的极度不快,这对身为万人迷的他,简直是一种侮辱。猛地坐起身来,微愠的俊颜面对田馨纯净甜美的小脸说道:“一丁点儿兴趣都没有?”

    “完全没有!”她郑重地说。

    闻言,安亚洛皱眉。

    “骆小姐,请你出去一下,这儿的混乱我来处理就好。”他看着田馨,但却对着骆美薇说话。

    听了安亚洛的话,骆美薇知道她必须离开,临去前她说:“田馨,我等你一起回家,今晚的事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话说完,她便立即转身离去。

    解释什么?田馨想问她,可是安亚洛却突然坐起来,他的姿势让田馨腿间的柔软和他的坚挺更密合了,她的脑海顿时又陷入一片空白。

    “哦!你躺下啦!”田馨暗哑地说着。敏感的触点相贴,让她的心又漏跳一拍。好不容易才寻回理智,田馨骇然地倒怞了一口气。

    “除非收回你的话。”

    “收回等于是否定,我不!”威胁她,她才不怕哩!

    “不收回,那我马上就占有你。”他的欲望就抵在她柔软的入口,安亚洛威胁道,下身很邪恶地动了一下。

    “啊!你可别‘轻举妄动’啊!”田馨尖叫一声,立即感到浑身发烫,好像要着火了一样。

    “回答我,你对我有没有兴趣?”安亚洛又问。这关系男人的颜面问题,他非得征服她不可。他再动了一下,这次他把自己的坚硬往内推进了一点。“如果没有兴趣,那可别怪我‘轻举妄动’哦!”

    天杀的男人,竟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逼她就范。

    “你、不、要、动、了!我对你很有兴趣,非常的感兴趣,我巴不得把你占为己有,这样子行了吧?称了你的心了吧?”从齿缝逼出话来,田馨说得心不甘、情不愿。“放开我!”她挣扎着,单纯地认为她既然顺了他的意,他就该放掉紧抓在她婰上那两只魔爪了吧!

    但安亚洛哪肯放手?他要她的欲望是那么强烈。“你既然肯承认对我感兴趣,应该会想要和我发展更进一步的关系吧!”

    “放开我,我今晚不想要男人!”察觉他的意图,她咬牙切齿。

    “你今晚既然不想要男人,为何会来找我?”安亚洛好讶异,他不可置信地放开了放在她美婰上的手。“你可别告诉我,你真是来给我送圣诞礼物的。”

    田馨抓准了机会赶紧跳离他的身体,跳下床来,拉过被单裹住自己。

    “你猜错了,我没有礼物送给你,我来这里是想要告诉你一句话。”她气愤地说。

    “要告诉我什么?圣诞快乐,还是祝我有个浪漫激情的圣诞夜?”

    “都不是!”田馨的脸旋满怒气,莫名其妙被他给吃了豆腐,她气炸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是一只‘宇宙无敌世界超级——大色猪’!”扬起下巴,她大声地说道,然后一溜烟地冲出房间。

    他是一只色猪!闻言,安亚洛差点气绝身亡。

    ☆☆☆

    这辈子最糗的事是什么?

    就是全身光溜溜地裹着薄薄的一件被单,在众目睽睽之下窘迫地搭乘电梯,走过酒店大厅,然后迎着冷冽的寒风骑着机车回家。

    在这浪漫的圣诞夜,她是如此的狼狈啊!

    “哈啾!”在仅有十五度的低气温里着薄被骑车,田馨明白自己绝对难逃伤风感冒。

    而且她都还没回到住处,就已经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哈啾、哈啾、哈啾——”这是第十一个喷嚏。

    惨了,她这个向来自豪的铁打身体,终于染上感冒了。

    都是那个该死的“安赐百乐”害的,竟然倒霉的事怎么会跑到她的头上来呢?

    连连咒骂之间,田馨已把车子骑进她那间破旧公寓的小巷内,巷内的路灯坏了,又黑又暗,就着微弱的月光,田馨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个人在她公寓的骑楼下走来晃去。

    三更半夜的,怎么会有人还在街头流连?

    然而,这个时候田馨连自己都顾不了了,才没有那个心思去关心那个晃来晃去的路人甲。

    “哈啾!”

    把车停妥,她飞快跳下车,拔起车钥匙,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屋子里泡个热水澡,然后喝一杯姜母茶祛祛寒。可是那路人甲竟朝她走来。

    “田馨!我终于等到你了。”

    “啊?是谁?”

    在田馨抖着身子正准备打开铁门时,背后的那个路人甲高兴地唤住她。

    “是我,我等你一整晚了。”这位路人甲是萧振达,萧敏的大哥,在读大学时,他是田馨的同系学长,对田馨颇为照顾。

    “萧大哥?你怎么会在这儿?”田馨惊讶地回过身来,她看着温文儒雅的萧振达,口气、表情、眼神尽是不能置信的错愕。“你不是在旧金山吗?萧敏告诉我,你今年不打算回来过节啊!

    ““我临时改变主意了。开始放年假了,自己一个人留在旧金山也很闷,所以就回来了。”萧振达斯文地笑着。他好想念这个学妹,从大学时代他就喜欢上她了,这次会临时改变主意回国,全都是为了她。“田馨,见到你真好,你有想念我吗?”他兴奋地凝望着她,眼底充满了深情。

    “我……有啊!”萧振达那深情的注视让田馨有点招架不住,她不着痕迹地回避,旋过身打开了大门。“萧大哥,要进来坐坐吗?”她一手紧紧拉着被单,一手推开油漆斑驳的铁门。

    “好啊!”萧振达当然不会拒绝。进入公寓的楼梯间,在晕暗灯光下,萧振达才看甭田馨的穿着。“田馨,你怎么这副模样?”

    她竟然……只裹着一件被单,玉颈、粉肩全**在冷冽的空气之外,还赤着双脚。

    “呃……”该如何解释她今晚狼狈的际遇呢?说她上了男人的床吗?她暗忖着,才道:“我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只发春的大**。”

    说到大**就想起安亚洛,她的心竟莫名地悸动一下。压抑着内心那股莫名的情绪,田馨口气淡然地回应他。

    “我的天,你遇到歹徒了,他有没有对你做出不轨的举动?你有没有受到伤害?”萧振达一脸震惊,他抓住田馨的手臂,将她的身子扳了过来。

    “没有啦!那只**并没有得逞,被我给挣脱了。”田馨佯笑地安抚萧振达过于激动的情绪。

    安亚洛没有得逞吗?他仅差最后一个步骤就占有她了。

    咻!幸好,最后一刻被她给逃脱了——只是……

    唉,她怎么有点儿失望呢?这……真是的!难不成她被安亚洛那个“世界超级无敌大色猪”给迷倒了?不会吧?正想着,萧振达却做了一件令她吃惊的事。

    “你逃掉了,真是太好了!”萧振达将她紧紧抱在怀中。“感谢上帝!”

    “萧大哥!你别抱得那么紧好吗?我快断气了。”田馨说着,她就快要喘不过气来。

    “抱歉,我、我……太激动了。”他忙不迭地放开她,斯文的脸一片赧然,他逾矩了。

    “没关系。”田馨摇头。刚开始时是有点吃惊啦!可仔细想想她全身都被安亚洛那个坏家伙给摸透了,又怎么会为萧振达这个小儿科的拥抱感到害羞呢?

    田馨转身拾级上了楼,萧振达尾随在她身后。

    进到屋里,草草招呼一声,她便把萧振达丢在客厅里,冲进浴室泡热水澡去了。

    “哈啾、哈啾——”

    听到田馨的喷嚏声不断,萧振达皱皱眉头。心想与其内心担忧她,不如做些事的好,因此他索性起身到厨房煮了一大壶姜母茶。

    等到田馨走出浴室已是半小时后,她已经换上一套厚厚的休闲服,包着毛毯回到客厅。

    “萧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没有好好招呼你。”她注意到自己说话时的鼻音是那么重,看来她真的难逃感冒病菌的侵袭了。

    “没关系,我们都这么熟了,早就不需要特别的招呼。”见田馨终于洗好澡,萧振达赶紧跑回厨房倒了一大杯姜母茶给她祛寒。“趁热快喝了。”他体贴地把茶递到她的面前,还替她把杯盖掀开。

    “太好了,我心里正打算要煮姜茶来喝哩!”

    接过热茶,看着从杯口冒出直往上飘的热气,田馨的心里乱感激一把的。自从父母亲去世后,再也没有人为她煮过姜茶了。

    “我煮了一大壶,够你喝上一天。”萧振达凝视着她,他的目光充满了关怀。

    “谢谢。”田馨回他一个美丽的笑容。

    萧振达被她娇丽的笑颜给慑去了心魂。

    “田馨……我……”内心突然涌上一股冲动,让他想在此刻对她表达内心多年来的爱慕之意。

    “呃……萧大哥,你的工作还顺利吧。”田馨了然,她忙不迭地岔开话题。

    多年来她一直避免接触萧振达那深切的爱慕,因为她对他的感觉仅是单纯的友谊,就像兄妹之情。

    “我……工作很顺利,上个月刚升上软体设计部的经理。”见田馨岔开话题,萧振达的心里感到好失望。但她不想谈,他也勉强不得。

    萧振达大学毕业后便到美国攻读学位,去国七年,他的成就不错。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之后,他便进入美国一家知名软体设计公司担任软体设计师,而且在短短三年之内,他就升为经理。

    “荣升经理——这真是太厉害了。萧大哥,你的成就不错哦!”

    在田馨的眼中,萧振达一直是个优秀的男人。以他目前的身价,绝对是女人心目中最好的丈夫人选,但……感情的事强求不来,她对他真的完全没有“非分之想”,她的心里只有——

    那个恶质男人安亚洛。

    天杀的!这真是太荒谬了!

    田馨脸颊倏然飞上两抹红霞,她慌乱地甩甩头,想把安亚洛那luo着身体的性感模样甩出脑海之外。

    “我现在的成就算是不错了,收入稳定,也在旧金山置产,现在就缺一个女朋友——也就是将来的老婆。”萧振达道,他还是压抑不住内心泛滥的情潮,因此他再度把话题转了回来。

    田馨在他直勾勾的目光下,是那么尴尬。这……人家都直接表达了,她该如何反应呢?

    装傻吗?还是置之不理——

    “呃!啊!嗯……萧大哥,我……”不知该如何回应,田馨只能选择装傻。“哈啾,今晚好冷哦!”一个适时出现的喷嚏解救了她的无所适从。

    萧振达的表情瞬间变得落寞,田馨这样支吾其词的回应等于是间接拒绝了他。

    “我想我还年轻,并不急着那么早成家,我可以再等个三、五年。”要装傻大家来装傻吧!

    反正她也没直接叫他死心,那就代表他还有希望。

    “是啊!是啊!还年轻嘛!”田馨干笑着。“唉——时间很晚了,我想睡了,萧大哥你也累了吧。”瞥一眼墙上的骨董钟,她说道。

    “今晚可以睡这里吗?或者你要到我的公寓留宿?”萧振达应和,他的话让田馨吃惊。

    “呀……这……”萧振达提出的要求着实吓了田馨一大跳。今晚她犯桃花了吗?竟连着两个男人都要把她拉上床。

    “我想我吓到你了,我的意思是我想留下来照顾你,你受了风寒,我怕你会发烧。”

    “原来是这个意思。”吓死她了!“我还好啦!应该不至于那么严重吧!”

    “我坚持,今晚我必须留在你身边。”

    田馨搔搔头,把肩上的毛毯递给安亚洛。

    “好吧!那今晚只好委屈你睡沙发了。”她妥协道,对萧振达的关心只能非常感激。

    “晚安。”

    萧振达向她温柔地道晚安。

    田馨咕哝回应一句,便踱进房里去了——只因今晚和那个色猪的战斗着实累坏了她。

    因此,她好困哦!田馨头一沾枕,便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

    果然发烧了。

    田馨昏沉地从睡梦中醒来,她用力撑开眼皮,将手抚上喉咙,她感觉喉咙好干、好烫,全身像有一把火在烧。

    好难受哦!抬起又疼又烫的头,她费力地翻身下了床。

    她好想喝一杯冰凉的水,来消除身体过高的温度。

    迈开无力的步伐,用软绵无力的手掌拍打着门——

    “开门!萧大哥!你还在吗?”侧首瞥了时钟一眼,她看见时间已经接近正午,她实在无法确定萧振达是否已经离开了。

    几声软绵无力的呼喊后,她的房门被往外拉开,田馨整个人滑到地板上,像一只无尾熊的姿势趴在地上。

    “田馨——你怎么了?”

    在厨房煮稀饭的萧振达听见了拍门声,跑来打开田馨的房门,赫然撞见倒在地上的田馨。

    “我好难受。”田馨趴在地上哀嚎。

    “我看看。”萧振达焦急地趋前抱起她。才碰到她的手臂,那火烫般的温度便让他吓了一大跳。老天啊!你发烧了。”

    “难怪我感觉全身像火在烧一样。”田馨无力地嘀咕一声。双臂攀上萧振达的肩,她软绵无力地偎在萧振达的宽怀里。

    “你忍着点,我这就带你去看医生。”看她脸颊上那两抹怵目惊心的红潮,他心慌地将她抱出门。

    “不用看医生啦!我的药箱里有退烧药,吃一颗就没事了。”不知哪来的力气,田馨扯住萧振达的手臂。用极力反对的语气说道,只因这辈子她最害怕的事,就是看医生了。

    “不行,你一定要去看医生。”萧振达很坚持,他抱着她大步走向大门。

    来到大门前,他腾出一只手打开门,在用力拉开后——

    萧振达和站在门外的一位高大男子迎面相对,他正抬起手放在门铃上。

    “你……你找谁?”

    萧振达错愕地瞪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无穷魅力的男子。身为同性,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帅的一个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恋甜心最新章节 | 狂恋甜心全文阅读 | 狂恋甜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