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条富贵路 > 第二十章 终于盼到洞房夜

医条富贵路 第二十章 终于盼到洞房夜 作者 : 艾佟

    林言姝认祖归宗了,如今叫楚心悦,住在永安侯府的悦庭阁,可是,除了上半日待在永安侯府,下午她还是回林家种草药、炮制草药、制作药丸,这是她的乐趣,卫氏也不想限制她,便由着她。

    至于她与卫容骏的婚事,皇上下旨赐婚了,不过,却没有定下日期,换言之,他何时娶妻,这还得看永安侯夫人的意思。

    卫氏当然想拖上两、三年,女儿终于回到身边了,她要多留女儿几年陪伴陪伴自己,卫容骏当然不愿意,可是又不能跟姑姑闹,只能让安宁长公主出面说情,最后敲定一年。

    卫容骏如愿定下娶妻一事,可是如今楚心悦是永安侯府的姑娘,无论卫氏还是楚昭昀,皆认为男女有别,姑娘的闺誉很重要,因此严厉禁止两人私下见面,卫容骏不准踏进管教松散的林家,到了永安侯府,也只允许两人在卫氏面前眉来眼去,落得他想跟未婚妻说几句悄悄话,往往只能偷偷摸摸夜探佳人。

    他从来没想过自个儿也有这么一日,简直是个偷花贼,可是为了见他的姝妹妹,他也只能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

    “我听说容哥哥要去西山大营。”楚心悦最期待的就是每日跟容哥哥见面的时间,紧张刺激有,甜蜜幸福也有。

    “你别听某人胡言乱语,我可没有答应皇上。”为了寻找名医,他跟着爹娘跑遍大江南北,看遍天下风光,他可不乐意老是被困在一个地方,而且姝妹妹太惹人注目了,不适合老是待在京城这个地方……说白了,这是他想独藏姝妹妹的私心。

    楚心悦咯咯咯的笑了,“这不是哥哥说的。”

    “不是他说的,谁会在你面前扯这些有的没有的。”卫容骏爱怜的将她鬓边紊乱的发丝塞到耳后。虽然子书过去对姝儿不好,可是姝儿好像当作不曾有过这么一回事,子书成了她哥哥后,她就自然而然改口喊哥哥,乐得子书成日妹妹长妹妹短,神气得不得了,好像只有他有妹妹似的……这就是他的姝儿,无关生死之事,都可以轻轻放下,这也是大家无法不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小舅母和娘闲聊时提起此事。”

    怔楞了下,卫容骏略带苦恼的道:“我娘还真是多嘴,不过,你如何回答?”当娘的总是不愿意儿子被埋没了,尤其知道皇上想重用他,当然是满心欢喜,可是得知他以身子还不宜操劳为由拒绝了,难免有些失望。

    “容哥哥开心就好,我没意见,可是,皇上好像希望容哥哥将来能掌兵部。”

    “我喜欢平平静静的日子,有你相伴就够了。”

    “可是,皇上的命令真的可以不听吗?”

    “这些年我身子亏损得很厉害,难道不应该好好调养吗?我娘就我这么一个儿子,皇上也害怕真的将我折腾出个好歹,不会真的跟我计较。”顿了一下,卫容骏摸了摸她的脸,“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出息?”

    “不会,当个有出息的人太辛苦了,我舍不得容哥哥太辛苦。”看到容哥哥很健康很有活力,她就觉得很满足了。

    卫容骏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是真的吗?”

    楚心悦认真的点点头,“师父说,太了不起了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这是为何?”卫容骏对林神医的见解很好奇。

    “很容易成为靶心。凡是要射箭的人,无论是不是高手,目标都是靶心,谁也不愿意箭落在边缘,你说,靶心还能够逃离被射穿的命运吗?”

    卫容骏忍俊不住的哈哈大笑,“林神医的形容真是贴切。”

    “别说是靶心,就是箭靶,我也不乐意。”楚心悦吐舌头做鬼脸,“我就是这样子,难怪成不了神医,只能当个蒙古大夫。”

    “你当个蒙古大夫就好了。”

    楚心悦撒娇的靠过去圈住他的脖子,“容哥哥真的不希望我变成师父那个样子?”

    “若是你变成林神医那个样子,你就不是姝妹妹了。”林神医确实值得敬佩,但不会成为他心爱的女子。

    这会儿换她松了口气,“我不想当师父,太累了,有时候天寒地冻还要出门给人看病,因为人家求上门了,不去也不行,要不,就不配称为大夫。”

    “享有盛名是要付上代价的。”

    “是啊,所以,容哥哥别太了不起了,成就了丰功伟业,熬坏了身子,不值。”

    卫容骏双手捧着她的脸,重重的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我就专心当姝妹妹的容哥哥,姝妹妹想上哪儿,我就陪妹妹妹去哪儿,好吗?”

    楚心悦欢喜的点点头,然后换她主动亲上去,两人的唇舌很快就难解难分……

    “卫容骏,你给我出来!”楚昭昀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

    两人迅速分开来,卫容骏真想骂人,楚心悦则是害羞的脸红了。

    “卫容骏,你以为永安侯府的人都死了吗?”楚昭昀真是气炸了,永安侯府在京城是多么威严的存在,可是,对方不但如入无人之地,还将妹妹的院落当成自个儿的地盘,这实在太不象话了!

    “容哥哥,我去拦着哥哥,你赶紧趁机溜出去,小心一点,别教他逮到了。”

    楚心悦动作利落的整理好衣服跑出去,可是一看到院子里对峙的两方人马,不由得怔住了……难怪哥哥会如此生气,容哥哥真的很嚣张。

    “夜深了,姑娘怎么跑出来了?万一着凉了如何是好?”虽然玉茗是卫氏给女儿安排的大丫鬟,可是身为陪嫁丫鬟,她更不想得罪未来的姑爷,只能假装什么也没看见的守在房门外。

    “我若是缩在房里,两边肯定会打起来。”楚心悦叹了声气,穿过卫容骏最厉害的护卫群,走到楚昭昀面前,声音软绵绵的道:“哥哥别生气,容哥哥只是想跟我说句话,不是有意藐视我们永安侯府。”

    “他可以白日过来,何必挑在这个时候?”面对妹妹,楚昭昀不自觉的放轻声音。

    “若是白日你们别在一旁盯着,我们可以单独说几句话,容哥哥绝不会此时过来。”

    “若非我们在一旁盯着,难保他不会伸出魔爪。”他家妹妹已经开始展露曾祖母的绝代风华,当哥哥的都看傻了,更别说那个早就觊觎妹妹的宵小——楚昭昀如今看卫容骏就是个半夜偷翻人家墙垣的宵小。

    “我有分寸。”

    “你年纪小,很容易被他拐了。”

    “早一点让我们成亲,这会儿你们就不必担心了。”

    卫容骏无意偷偷溜走,反倒大剌剌的走到楚心悦身边,甚至还挑衅的当着楚昭昀的面前拉起心上人的手,还好楚心悦反应很快,转头娇瞋一眼,赶紧将手抽回来,要不,她那哥哥铁定扑过来掐人了。

    “哥哥,我一直有几句话想告诉你。”楚心悦连忙上前拉住楚昭昀,同时用眼神哀求卫容骏赶紧回去。

    卫容骏不想为难她,只好带着他的人撤退。

    “我才是你哥哥。”楚昭昀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他所做的都是为她好。

    “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哥哥。”

    “嗄?”楚昭昀怔楞的看着她,觉得自个儿一定听错了。

    “你是我哥哥,我真的很高兴。”相认之后,他一直很用心讨好她,比如每日带点心回来给她,不时买珠宝首饰给她,还有派人暗中保护她,确保她去任何地方都不会受到委屈,甚至,明知道自个儿不是容哥哥的对手,为了她仍不惜跟容哥哥对上……这些全是出于哥哥对妹妹的疼爱,她看得明明白白。

    “真的吗?”楚昭均真的很难相信。

    “真的。”楚心悦主动上前抱住楚昭昀。

    半晌,楚昭昀眼眶泛红的道:“对不起,以前我对你不好,还曾经想杀你。”

    “我不记得以前的事,只知道有个疼爱我的哥哥真的很幸福。”

    “哥哥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我知道。”

    这一夜过后,楚昭均真正放下过去的事,不过对于拦阻卫容骏当宵小的事,他还是执行得不遗余力,因为当哥哥的理当扞卫妹妹的闺誉。

    一年后,楚心悦终于嫁给卫容骏,不难想象他们成亲时的盛况——迎亲队伍全是皇亲国戚,而守在永安侯府大门的也尽是权贵,其他的像是前头嫁妆已进了安宁长公主府,后头的嫁妆还没出永安侯府这种事也没什么稀奇,总之,除了皇子娶妻,公主嫁驸马,绝不可能在京城看见此等嫁娶盛况。

    楚心悦觉得自个儿好像提线木偶,一个命令,一个动作,当她坐在新房,而那些闹洞房的人全部走光光了,她已经累得想直接倒下来睡觉。

    不过,今晚真正的重头戏还没上场,她还要撑着,但实在很想睡,在丫鬟的伺候下洗漱干净,她索性换上柔软的细棉亵衣,窝进被子里想眯一下,只是没一会儿就被人摇醒了。

    “累坏了是不是?”卫容骏不是第一次看到她睡着的模样,可是今夜的她看起来格外娇小软嫩,恨不得一口将她吃……不,他要细嚼慢咽,这一刻他等了好久好久,如何能囫囵吞枣?

    傻怔了半晌,楚心悦终于反应过来,“容哥哥,我睡着了,你何时回来的?”

    “我已经沐浴饼了。”

    “我们可以睡觉了吗……不是,我是说,我们要洞房……不是,我是说……”楚心悦急得脸都红了,因为突然发现怎么说都不对。

    卫容骏轻声的笑了,“若是你如此迫不及待,这会儿我们就睡觉。”

    楚心悦娇嗔的一瞪,“容哥哥就喜欢取笑人家。”

    “不是,我可是迫不及待,不过,我以为你喜欢慢慢来。”

    “这是当然……”为何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

    看到楚心悦一脸纠结的样子,卫容骏又忍俊不住的笑了,当然,立马又换来某人娇嗔的一眼,他连忙讨好道:“别生气,我不闹你了。”

    “容哥哥就喜欢欺负人。”

    “我还没欺负你。”

    顿了一下,楚心悦反应过来,顿时两颊爆红,索性转身向里面背对着他,“不理你了。”

    “你不理我,我们如何洞房花烛夜?”

    楚心悦好害羞的将耳朵塞住。

    卫容骏贴上去,靠着她的耳边道:“今晚我已经期待很久,你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这一年来容哥哥有好多次差点失控,后来还因此不敢再半夜翻墙,不过改成白日翻林家的墙,大白天总是比较能够掌控分寸。

    “姝儿,转过来看我。”

    楚心悦摇了摇头。

    卫容骏低声笑了,戏谑道:“没想到姝儿的嗜好如此特别,喜欢从后面开始。”

    从面……楚心悦脑海突然闪过春宫册的画面,连忙翻身面对他,又羞又急的娇喊道:“不可以,容哥哥真是坏透了。”

    “你说我坏透了?”

    “对啊,容哥哥坏透了。”她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口。

    卫容骏的眼神一沉,声音转为低喃,“既然如此,我如何能教姝妹妹失望?”

    楚心悦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就在这转眼之间,她已经成为卫容骏口中一块又香甜又滑嫩的糕点,衣服被剥光了,还惨遭魔掌魔嘴横扫逗弄欺凌,感觉整个身体越来越热,又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

    “哦……啊……”她听见很奇怪的声音,不像自个儿会发出来的声音,可是又很确定这是自个儿的声音,然后她就意识到关键时刻来到了,师父说她会痛得呼天喊地,虽然觉得师父吓唬她的成分居多,但是她知道会痛,因此她出于本能的开始求饶,“容哥哥,不要了,我会怕,我们改日再来好吗?”

    事到临头还可以改日再来吗?这不是要他的命,更别说今晚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洞房花烛夜,岂容她退缩?

    卫容骏像在诱拐小孩子似的道:“不怕不怕,容哥哥会对你很好,你放轻松,放心将自个儿交给容哥哥。”

    虽然她很相信容哥哥,身子也很听话的放松下来,可是嘴巴上总要确认一遍,“真的不疼吗?”

    “容哥哥会很温柔。”

    “我就知道容哥哥最好了……呜……啊,好疼,疼死人了,容哥哥骗人……”

    卫容骏还是赶紧将她嘴巴堵上,这是他们的闺房之乐,属于他们两人的,可不能给别人听见了。

    经过这一夜,楚心悦终于认清楚一件事——

    男人都会说谎,尤其在床上的时候,再温文尔雅的男人也会变成一匹满口谎言的饿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条富贵路最新章节 | 医条富贵路全文阅读 | 医条富贵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