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条富贵路 > 第十九章 我的玉兔儿

医条富贵路 第十九章 我的玉兔儿 作者 : 艾佟

    皇恩寺山脚下的百鸟园并不大,不过因为面对湖泊,看起来辽阔,令人心旷神怡,偶尔可以听见清悦的鸟鸣声,不觉吵闹,反而好奇那是什么鸟儿,叫声竟如天籁。

    “灵儿,别再想孩子的事,若是老天怜你,终有一日可以见到孩子。”

    安宁长公主今日是来见未来的媳妇和“亲家母”,实在不应该带上永安侯夫人,可是见小泵子近来死气沉沉,她觉得很心疼,索性拉她助阵——根据她从卫邵那儿问来的消息,林言姝性子如同儿子所言,可是拉拔她长大的师父林雨兰,却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撇开身分,她们两人对上了,谁输谁赢说不定。

    卫氏努力打起精神,随口道:“我知道。二嫂真要让明渊娶那个姑娘?”

    “我当然舍不得明渊娶个孤女,可是你没见到他执拗的样子,爱得死心塌地,还是因为那位姑娘才能在幽州活下来,就算那位姑娘一无是处,我也必须成全。”

    卫氏明白的点点头,语带感伤的道:“只要女儿能找回来,就算她在妓馆长大,我也不在乎,可惜余姑娘不是我女儿。”

    “我听说林神医走遍燕州大街小巷,你要不要向她打听玉兔儿的下落?”

    摇了摇头,卫氏绝望的道:“玉兔儿也不知道被抱到哪儿去了,而唯一能证明她身分的,就只有伍阳先生雕刻的玉兔,可是,总不能拿着玉兔的画像四处寻找啊。”

    “此事的确难为。”安宁长公主也叹了口气。

    “若是玉兔儿遇到好人家,倒也无妨,就怕……”

    “莫要胡思乱想,那位姑娘将玉兔儿从妓馆后门抱走,必然是怕玉兔儿进了妓馆,这显然就是好人。”

    “我也相信如此,可是,就怕日子过不下去,玉兔儿不得不卖身为奴。”

    虽然想安慰几句,教她别胡思乱想吓唬自个儿,可是又不能否认将儿女卖到大户人家当奴才屡见不鲜……安宁长公主正不知如何回应时,贴身大丫鬟文荷走进来了。

    “长公主、侯夫人,林神医和林姑娘来了。”

    安宁长公主连忙板起威严的面孔,点了点头,“请她们进来。”

    卫氏见了忍不住嘀咕道:“二嫂是要见未过门的媳妇,不是要见底下的奴才。”

    安宁长公主刚刚板起来的面孔瞬间垮了,懊恼的瞪了小泵子一眼,若是没有先摆出长公主的气势,将来媳妇进了门,儿子宠上天了,哪还有她这当娘的地位。

    稍后,文荷领着林雨兰和林言姝走进来,两人上前行礼见过安宁长公主和永安侯夫人。

    这对师徒真的来自燕州晋阳城外的小村落吗?两位贵夫人只记得喊一声“免礼”,其他的一句也说不出来。

    “来了京城快一年,还是第一次来到此地最有名的世外桃源百鸟园,传闻这儿的鸟鸣无比动人,今日能一饱眼福、耳福,这全是托安宁长公主之福。”林雨兰完全没有当客人的自觉。

    “林神医喜欢这儿就好。”安宁长公主第一次在某个女人面前有种被压制的感觉,可是说也奇怪,她竟不觉得讨厌,还有一种终于棋逢敌手的感动……对,感动,从小到大,她一直是高高在上,对任何人皆是如此,就是父皇也不见得压制得了她,只有夫君,因为深深爱慕,在他面前自然想当小女人。没想到,今日她竟然可以遇到一个没有身分却能与她对视的女子……难怪夫君再三提醒她,千万别小瞧这位燕州人人皆知的林神医。

    卫氏的目光先在林雨兰身上转了一圈,接着落在林言姝身上,顿时怔住了……她在哪儿见过这个姑娘吗?

    林言姝真的是某条经络不通的人,听师父随口一说,刚刚一颗小心脏还扑通扑通乱跳的紧张感瞬间抛到脑后,然后,她发现自家师父根本是应付安宁长公主的高手,人家看过来,她就气定神闲的看过去,至于她这个没出息的徒儿,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欣赏这处世外桃源,当然,还有好好品茶。

    喝上一盏最上好的毛尖,安宁长公主点头赞许,“我就喜欢这茶香,林神医觉得如何?”

    “我喝茶只是为了解渴,好茶解渴,不好的茶也解渴,于我无异。”林雨兰最喜欢的还是咖啡,可是如今只能在梦里喝了。

    安宁长公主瞪着双眼,显然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率,不过,为何她讨厌不起来?

    林言姝用力咬紧牙关,免得不小心笑出来……好想给师父拍拍手,师父真酷!

    “我不懂茶,但是懂下棋,安宁长公主愿意跟我来一局吗?”林雨兰觉得如此美好清幽的地方很适合下棋。

    安宁长公主觉得这是挑战,当然不能拒绝,立马有人搬来棋盘棋筒。

    不到一盏茶,两个女人已经战得昏天暗地。

    林言姝对下棋一点兴趣都没有,礼貌性的看了几眼,就忍不住将目光转向树上,若是能坐在那儿欣赏湖边风光,应该很不错……等一下,为何她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她转过头,正好对上卫氏的视线,然后,很自然的送上笑容,右唇边的梨涡甜得教人很难不喜欢上她,“不知侯爷夫人有何指教?”

    “林姑娘今年几岁?”卫氏也不知道自个儿怎么了,整颗心被这丫头勾住了。

    “十五,及笄了。”林言姝一看到卫氏,就想到卫氏可怜的遭遇,至于卫氏有个楚昭昀如此不讨喜的儿子,她就自动略过去。

    “你属兔?”

    “对啊,可是我觉得自个儿更像猴儿……”林言姝懊恼的捂住嘴巴,怎么一不小心就说溜嘴了?还是赶紧说点什么弥补一下,“侯爷夫人别笑话我,乡下长大的孩子,总是习惯口无遮拦,您大人有大量,别搁在心上。”

    卫氏轻声笑了,“你是我见过最直率、可爱的姑娘。”

    林言姝惊喜的两眼圆瞪,“这是赞美。”

    “当然,我跟林姑娘好像特别投缘,欢迎以后林姑娘常常来侯府找我。”若是教人听见了,可能会觉得她很疯狂,可是很奇怪,她就是很喜欢这个丫头……她看起来为何如此熟悉?

    略一顿,林言姝很为难的说:“可是,楚公子很讨厌我。”

    “我骂他。”

    “别别别,他肯定说我耍心眼。”

    “他不敢,以后他敢欺负你,我帮你出气。”

    林言姝欢喜的两眼闪闪发亮,“这是真的吗?侯爷夫人可以帮我出气?”

    “我们打勾。”卫氏伸出手,林言姝见了也不客气的伸手跟她拉勾。

    这个时候,文荷疾步却无声的走进来,走到安宁长公主身边,行礼低声道:“长公主,世子爷和楚世子不知为何一言不合,打起来了。”

    “什么?”卫氏的反应比安宁长公主还紧张。

    “妹妹坐下,没事。”安宁长公主显然不想被外面的事破坏棋兴,继续下棋,而坐在她对面的林雨兰也是一个德性,只当两个年轻人在玩闹,这样的态度令安宁长公主很满意,果然是一个可以让她视为对手的女人。

    卫氏明显不知所措,想出去,又不敢出去。

    “侯爷夫人放心,他们是表兄弟,最多打得鼻青脸肿,不会闹出人命。”林言姝最近才知道她的容哥哥很厉害,楚昭昀根本不是他对手,容哥哥若能藉此机会帮她修理楚昭昀一顿,她可开心了。

    安宁长公主终于抬头看了林言姝一眼,不得不承认儿子的眼光真是不赖。

    卫氏坐下来了,但是坐立难安,无论哪一个鼻青脸肿,她都心疼。

    “我小时候也会跟师弟打架,师父从来不介入,师父说,我们要学习自个儿解决问题,无论我们采用的方法如何愚蠢,这都是长大的过程。”

    卫氏平静下来了,好奇的问:“为何跟你师弟打架?”

    “因为他学习医术比我有天分,我只好证明自个儿的拳头比他硬。”

    “结果呢?你的拳头比他硬吗?”

    林言姝瞬间蔫了,“没有,他可厉害了,我被他打成猪头。”人家可是混过乞丐帮的,她当然不是他的对手,是她太不知天高地厚,错将人家的文质彬彬当成肉鸡,结果惨遭师父嘲笑,说她无知者无畏。

    卫氏抿嘴一笑,“从此你不敢跟他打了吧。”

    “我是学聪明了,与其动手,还不如动脑子,我的花样比他多,他往往只能被我整得哇哇叫,我当然没必要跟自个儿的小脸过不去。”

    卫氏赞赏的点点头,“果然是学聪明了,你师弟如何反击?”

    “他当然也学聪明了,索性粘师父粘得更紧,以此脱离我的魔掌。”林言姝不屑的摇摇头,真是没出息,躲到师父的**后面。

    卫氏忍俊不住的哈哈大笑,这丫头真的太可爱了!

    安宁长公主也忍不住笑了,而对面的林雨兰唇角微微往上一翘,这么可爱的媳妇若还是不满意,只能说太没眼光了。

    “好啦,我们还是出去瞧瞧吧。”安宁长公主突然很感慨,根本还没跟未来的媳妇说上话,她的心已经被这丫头收买了。

    “卫容骏,我可是你兄弟,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对我下狠手,你疯了吗?”

    上次短暂交手,楚昭昀就发现表哥身手不错,只是过去身子不好,不能久战,因此很容易让人忽略他是个练家子。今日交手,他的认知再一次更新,表哥的身手何止不错,根本在卫林之上,重点在于他是否真的想出手,而现在是真的准备将他打趴。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准你对她有一丝丝不敬。”卫容骏打定主意今日要狠狠修理楚昭昀,要不,这小子永远不会认清楚林言姝是表嫂,而不只是小大夫。

    “慢着,我有意见,我要申诉。”楚昭昀举起手,示意暂停一下,卫容骏倒也配合的收手,他赶紧大声强调一件事实,“她还不是你的妻子。”

    “皇上已经拟好圣旨了。”

    “你还没娶进门,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发生什么变化?”不是常说世事变化无常吗?

    “不会,三个月后她一定会嫁进安宁长公主府。”

    卫容骏再次发动攻势,楚昭昀自知身手在他之下,而且表哥已经杀红眼了,他还是采消极闪避对战。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不过是说她绣的荷包见不得人,肥猪会长成那副德性吗?这分明是事实,怎能说是对她不敬?要不,我们请她主持公道,这究竟是从哪儿来的肥猪?”楚昭昀真的觉得很无辜,肥猪会有兔子的耳朵吗?

    卫容骏收回攻势,很认真的纠正他,“你听好,这是兔子,以后别弄错了。”

    “兔子?”楚昭昀差一点尖叫,这个打击更大了,“你有见过这样的兔子吗?这明明是一只肥猪……妖怪附身的肥猪,丑得不能再丑的肥猪,怎么可能是兔子?”

    卫容骏真的是很火大,直接发射暗器,割断楚昭昀的腰带,随即杀猪般的尖叫声响起,见者莫不齐齐发出一声叹息,这是自作孽!

    尖叫完之后,楚昭昀终于投降了,要不,待会儿被表哥“脱光光”,以后他还要活吗?

    “你觉得是兔子,那就是兔子,你爱谁就爱谁,我都没意见,好吗……对了,我的荷包……我的玉猪……”

    看着突然四处乱跳的某人,卫容骏觉得很搞笑,可是当楚昭昀找到口中的荷包,松口气的猛拍胸口,还宝贝的拿出里面的东西时,他顿时僵住了,心跳得好快好快,然后下一刻,他冲过去抢走楚昭昀手上的东西。

    “卫容骏,我已经投降了,你别拿我的玉猪出气,这个玉猪可不是普通的东西,这是我娘特地请伍阳先生为我雕刻的生辰之礼。”伍阳先生可是大周最有名的工匠,有银子还不见得请得动他来雕刻。

    “你有玉猪,表妹是不是有玉兔?”

    “对啊,妹妹的小名还叫玉兔儿。”

    顿了一下,卫容骏失声笑了,“楚昭昀,我是不是要你请林神医给姑姑治病?”

    楚昭昀糊涂了。虽然娘的病苞妹妹有关,可是,干啥扯到林神医?“我娘是心病,林神医治不好。”

    卫容骏挑起眉,“你就如此确信林神医没有治好心病的药吗?”

    “我都找不到妹妹了,林神医找得到……等一下,你是说……林言姝?”楚昭昀反应过来了,两眼瞪得好大好大,可能吗?林言姝是他妹妹?

    “姝儿身上有一只玉兔。”

    “林言姝身上有一只玉兔?”

    “我也是无意间看见的,那只玉兔一看就知道价值连城,重要的是,与你的玉猪雕工相似,想必也是出自伍阳先生之手。”

    楚昭昀用力点点头,“娘很喜欢伍阳先生的作品,爹与伍阳先生是八拜之交,娘便请伍阳先生为我和妹妹雕刻生辰之礼,伍阳先生以我们的生肖为题,娘还请伍阳先生将我的玉猪雕刻得憨厚朴实,而妹妹的玉兔是古灵精怪。”

    卫容骏想起那只玉兔,笑了,“那只玉兔确实古灵精怪。”

    楚昭昀终于相信了,激动的抓住卫容骏,“她真是我妹妹?”

    “林神医捡到姝儿的时候,玉兔就在姝儿身上,可是林神医究竟是在哪儿捡到姝儿的,这事还要问过林神医。”

    “她们不是在这儿吗?我去问她。”

    楚昭昀急匆匆的转身往里面走,正好见到安宁长公主一行人走出来,他越过众人冲到林言姝面前,“你身上是不是有一只玉兔?”

    玉兔?安宁长公主和卫氏同时转过头,先看楚昭昀,再望向林言姝。

    若不是眼前的气氛很奇怪,林言姝一定会哈哈大笑,难道楚昭昀没察觉到自个儿衣衫不整吗?容哥哥干得真好……她努力将思绪从他的衣衫不整上移开,很认真的点点头,“对啊,楚世子有何问题?”

    “给我看。”遇到妹妹的问题,楚昭昀一向很谨慎。

    楚昭昀怎么会无缘无故提到玉兔?林言姝的目光望向卫容骏,见他点点头,她便从袖兜里面拿出荷包,取出其中的玉兔递过去,可是楚昭昀刚刚拿到手,卫氏就抢过去了。

    “玉兔……我的玉兔儿……”卫氏的目光缓缓从手上的玉兔移向林言姝,心情好激动,终于想起来刚刚为何有一种很熟识的感觉,原来林言姝长得像永安侯府藏书阁里的一幅画中人——那位太宗皇帝口中的大周第一美人,也就是她的祖婆婆。

    林言姝有些不知所措,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下一刻,她就落入卫氏的怀里,听着热泪盈眶的她不停喊着“我的玉兔儿”……

    回到永安侯府,卫氏还拉着林言姝不放,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恨不得将这十几年来失去的时光补回来。若非太久没去藏书阁了,第一眼她就该认出来了,祖婆婆那幅画像刚好是及笄那一年画下的,正是玉兔儿如今的年纪,两人简直一个样。

    林言姝听着卫氏叨叨絮絮地说起在西北那几个月的事,又是如何弄丢她,他们如何寻找她,最后不能不放弃……可是,她依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明明是丑媳妇去见婆婆,为何变成母女相认?她亲生父亲竟是位高权重的永安侯,而容哥哥是她表哥……这些变化太大了,她一时无法消化,不过,她感受到满满的爱。

    永安侯急急忙忙被请回来,除了知道找到女儿了,其他的事一概不知,这一刻只能傻傻的坐在一旁,可是看着满心欢喜的娇妻,再看看明显是楚家人的女儿,他好满足……这个家,终于圆满了。

    “林神医,可否知道你当时是在哪儿捡到姝妹妹的?”虽然认定林言姝就是永安侯府的玉兔儿——大名楚心悦,卫容骏还是想弄清楚其中细节。

    “妓院后门,当时我要去妓馆给人看病。我怕丫头知道了这件事会难过,便含糊其词说是在庄子外面捡到,丫头显然有自个儿的想法,认为她娘看上我这位大夫,刻意将她放在我们庄子门外。”这种情况下,林雨兰更不好纠正林言妹,索性当成就是这么一回事。

    “原来如此,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那奶娘绝不可能如此善心。”

    “若非遇到容先生,她找不回自个儿的身分,而容先生若非遇到她,就解不了体内的寒毒。”林雨兰突然有一种感触,“你们的相遇是上苍对你们的怜悯。”

    卫容骏点了点头,眷恋的看着窝在卫氏怀里的林言姝。

    “表哥为何不早点告诉我?”楚昭昀又郁闷又自责,鄙视、嘲弄、威胁……他都不敢回想自个儿干过什么蠢事,玉兔儿会不会不愿意叫他一声哥哥?

    “这不过是我一时突发其想,万一不是,岂不是教姑姑空欢喜一场?”卫容骏没好气的斜睨他一眼,“不过,我不是让你请林神医给姑姑治病吗?”

    “我以为你是要抬举……你干啥不说林神医那儿有治我娘心病的药?”楚昭昀就是觉得他太不够意思了,难道不能多暗示一点吗?

    “我又不确定。”

    “你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他有苦头吃了。妹妹明明近在眼前,他却绕了一大圈弄回一个冒牌货,这也就算了,还搞到妹妹看他不顺眼,如今恐怕连爹娘对他都有怨言……他真是命苦啊!

    “经过此事,你也该长脑子了。”

    “我哪有不长脑子?不过是……”楚昭昀实在没有勇气说出真正的想法。

    “楚世子出身显贵,平日所见尽是阴谋诡诈,习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难理解,不过,若是人只能用单一眼光看待你所接触的每个人,你会失去许多美好的事物,可惜了。”林雨兰没有责备楚昭昀之意,只是觉得身在高位的人更应该有宽阔的胸襟,这不但是自个儿的福气,更是百姓之福。

    安宁长公主忍不住赞许的点点头。这个林神医真是不可思议,出身很平凡,只求温饱,不过是祖父在医馆干活,父亲跟着一个老大夫习医,而她从小苞在父亲身边打杂,可是她不但在医术上成就了自个儿的传奇,更有着不下于男子的开阔胸襟……若是出身显贵,她的成就是不是更了不得?

    林雨兰若是听了她的心声,肯定要说:错了,本姑娘不过是作弊,没什么了不得的。

    “林神医教训的是,子书谨记在心。”楚昭昀恭敬的对林雨兰行了一个礼。

    “我是医者,看过形形色色的人,知道每一处风景都有属于自个儿的故事,可是若不用心去看,再多的故事也只有一个结论,那会错失故事的精彩度。”林雨兰随意的摆了摆手,“我偶尔喜欢感慨一下,楚世子若有受益,就放在心上,若觉得毫无意义可言,左耳进右耳出也无妨。”

    “每一处风景都有属于自个儿的故事——这话还真是有意思。”

    安宁长公主越品味越有劲,好奇的拉着林雨兰追问,她看过什么样的风景、什么样的故事,林雨兰想要打哈哈混过去可不行,只好当起说故事的老师。

    卫容骏见了不由得笑了,姝儿即便不是永安侯嫡女,单凭林神医的魅力,娘就招架不住了,更别说姝儿如此可爱,娘很难不喜欢上她。

    楚昭昀不能不竖起大拇指说:“这个厉害丨”

    “我早就警告过你了。”

    “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小瞧任何人。”

    卫容骏嘲弄的挑了挑眉,“她是姝儿的师父,你还敢小瞧她吗?”

    无法争辩,但楚昭昀倒是突然想起一事,不怀好意的对着卫容骏嘿嘿一笑,“你也有苦头吃了。”

    卫容骏猛然生起一股强烈的不安,“这是何意?”

    “我娘好不容易找回妹妹,如何愿意三个月后就将她嫁出去?”

    卫容骏脸色一变,他怎么忘了如此重要的事?

    这会儿楚昭昀可得意了,终于也有压制表哥的一日,“你有得等了。”

    卫容骏冷冷一瞪,他岂会如此轻易就范?今年不成,明年他也会如愿将姝儿娶进门,姑姑不答应,他就将人拐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条富贵路最新章节 | 医条富贵路全文阅读 | 医条富贵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