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条富贵路 > 第十二章 大病一场

医条富贵路 第十二章 大病一场 作者 : 艾佟

    虽然早猜到容哥哥要去做危险的事,可是万万没想到是皇差……

    林言姝心烦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双脚,楚昭昀以为他自个儿什么也没透露,其实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至少对她而言,她听得很明白,连楚昭昀都不能跟在一旁的要紧差事,当然是皇上交代下来的重要任务。

    天气渐渐凉了,容哥哥即使在她的养生丸调养下健壮多了,还是不宜在北方待太久,更何况身处在危险之中,得时时刻刻提着心,这会带给他的身子极大负担,很容易病倒了,只要病了,一点点凉意也能引发他体内的寒毒……林言姝越想越不安,若是寒毒发作,又无法离开北境,很可能熬不过就没命了。

    “姑娘,夜深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安置吧。”

    林言姝身子一僵,两只脚并拢,低下头,看见余芝晴和她的贴身丫鬟铃花走过来,最后在树下站住。

    余芝晴左右看了一眼,确定这儿视线范围内无闲杂人等,方才出声道:“铃花,你如何看待此事,哥哥为何不赶紧带我回永安侯府?”虽然楚昭昀至今未曾明示其真实身分,但是有燕王府这个消息管道,余芝晴当然知道自个儿不但飞上枝头当凤凰,而且还是相当尊贵的凤凰。

    “楚公子对姑娘的身分会不会起了疑心?”不同于其他丫鬟婆子,铃花是老鸨艳娘安排在余芝晴身边伺候的丫鬟,是跟着余芝晴一起从翠香楼出来的。

    余芝晴一听这话明显慌了,声音略带急促地道:“你在胡说什么?为何会对我的身分起疑心?又不是我上永安侯府认亲,是哥哥自个儿寻上门的。”

    “楚公子若真心当姑娘是妹妹,不是应该急着带姑娘回去与父母相认吗?”

    “哥哥不是说了,待容先生从白河镇归来,我们就回府。”

    “为何要等容先生?容先生不过是个谋士,这跟姑娘与父母相认有何关系?”换言之,这是楚公子拖延不带姑娘回去的借口。

    “容先生是父亲的谋士,父亲特地请他陪哥哥去燕州寻我,如今我们回府,却少了容先生,哥哥不好向父亲交代。”余芝晴当然知道这理由很勉强,可是也知道容先生很重要,哥哥不敢让父亲知道容先生独自留在白河镇,也是情有可原。

    “姑娘真的认为容先生留在白河镇治病吗?”见余芝晴一脸困惑,铃花接着道出自个儿察觉到的疑点,“难道姑娘不觉得那位容先生很奇怪吗?无论是离开晋阳城的时候,还是投宿客栈、露宿野外,容先生皆称病不曾出现在我们面前,可是,若病得如此之重,为何不留在晋阳城治病就好?白河镇的大夫难道比得上晋阳城的大夫吗?”

    顿了一下,余芝晴微微颤抖的道:“你的意思是——那位容先生是假的?”

    铃花点了点头,“那位容先生肯定是个冒牌货!”

    “这是为何?”

    “我不知道,也许真正的容先生有事,又不能让人知道他去了哪儿,楚公子便找个人掩人耳目。”

    余芝晴越想越有道理,也越不安,“哥哥藉容先生未归之名将我留在这儿,养是不愿意我回去与父母相认。”

    “是啊,楚公子怀疑姑娘不是他妹妹,当然不愿意姑娘与父母相认。”

    余芝晴摇摇头,觉得此事说不通,“可是,为何他要怀疑我不是他妹妹?”

    “姑娘忘了吗?韩嬷嬷说过,当初那位托婴的妇人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孩子。”

    身子微微一晃,余芝晴完全忘了此事。当初燕王府二公子帮哥哥找妹妹时,韩嬷嬷就私下向她提起当初托婴经过——

    那年先皇驾崩,又逢水灾,许多百姓流离失所,韩嬷嬷在前往福恩寺祈福途中遇见自称流民的妇人,对方带着两个孩子,而两个孩子的父母都没了,她独自一人难以照顾两个孩子,便将其中一个孩子托给韩嬷嬷。

    韩嬷嬷看那位妇人非常疲惫,好像快撑不下去了,表明愿意收留她们一段时日,可是那位妇人惊慌的抱紧孩子转身就跑,由此可知,那位妇人手上的孩子必然极其宝贝。

    “韩嬷嬷认为那个孩子才是楚公子在找的妹妹。”

    其实艳娘并未将这个想法告诉余芝晴,而是悄悄透露给铃花知道,是要铃花抓住这个把柄,将来以便威胁余芝晴,让其暗中帮助燕王府,不过这根本没必要,燕王府的人早在姑娘身上下了毒,姑娘一辈子都逃不出燕王府手掌心。

    “若是如此,韩嬷嬷为何不说出实情?”

    “韩嬷嬷若是说出来了,姑娘还能成为永安侯的嫡女吗?姑娘终究是韩嬷嬷一手养大的,韩嬷嬷总归是盼着姑娘能过好日子。”

    余芝晴冷冷一笑,是吗?韩嬷嬷根本是想一直握着这个把柄威胁她吧!

    “铃花,你是要跟着我一起进永安侯府的,我日子好,你的日子才会好。”余芝晴是在提醒她,她们才是同一阵营,荣辱与共的关系。

    “我当然希望姑娘日子好。”铃花很清楚她们是绑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也因此她早早表明忠心,不是待将来有需要时,再拿此事出来拿捏余芝晴。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你要嫁管事,我就给你找个管事,你想要当我妹妹,我就让你当妹妹。”余芝晴知道大户人家往往会抬举身边的大丫鬟给夫君当妾,而这也是许多丫鬟期盼的好归宿,不过,铃花在翠花楼也只能当个丫鬟,这就说明她姿色平庸,根本没有当妾的资格,可是她不介意画个大饼给铃花。

    铃花害羞的脸红了,“姑娘真爱寻我开心,我哪敢生出这种念头?”

    “我若是永安侯的嫡女,嫁的必然是权贵之家,夫君要纳妾,我当然要抬举可以信任的丫鬟。”

    “我会对姑娘忠心耿耿。”

    余芝晴暗暗冷笑,翠香楼多得是铃花这种丫头,明知自个儿没姿色,却又忍不住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

    “从今以后,我便当你是自个儿的妹妹。”余芝晴温柔的拍了拍铃花的手,转而问:“你可有法子让哥哥早一点带我回永安侯府?”

    略一思忖,铃花提议道:“若是姑娘病了,楚公子深怕难以向父母交代,会不会提早让姑娘回府?”

    “我听说林神医一家人住在这庄子里。”

    “林神医又如何?只要姑娘一直好不了,楚公子能不急吗?”

    “我的身子一向很好,难得生个小病,如何一直好不了?”

    “药汤里面少了一味药,或者每日少喝个一、两次药汤,小病也能拖上一段时日。”

    “好,就这么办了,可是,生病也不能太刻意了,让人发觉不对劲,那就不好了。”

    这会儿用不着铃花催促,余芝晴一边琢磨一边转身回自个儿的院落,铃花则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低声提出自个儿的主意。,许久过后,林言姝缓缓松开梧住嘴巴的双手,打了一个喷嚏……真是憋死她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何如此凑巧,教她偷听到这样的大秘密!

    林言姝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房的,只知道一回到房间,冷得直打咳喃,赶紧用被子将自个儿裹紧。

    她是不是应该将此事告诉楚昭昀?可是,她好心跑去揭发事实,他会不会以为她包藏祸心?他看她总像是一只应该捏死的臭虫,她的好心只会被当成驴肝肺,何必送上门给人家羞辱?再说了,那位余姑娘也不见得不是永安侯的嫡女,若此事不过是那个老鸨用来拿捏余姑娘的借口,她去告状,岂不是对余姑娘不公平?

    越想,她的头越晕……林言姝甩了甩头,敲了敲脑袋瓜,不想了,如今她寄人篱下,何必不自量力地去趟永安侯府的浑水?她又不是一个人,还有一大家子的人要挂念,可是……

    林言姝苦恼的叹了声气,有事不说,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受。

    糟糕,为何她的头越来越沉重?她是不是病了?

    不会吧,那位余姑娘还没搞出病来,她反倒先病倒了……不行了,她要晕了……

    楚昭陶将余芝晴暂时安置在卫容骏的庄子上,确实是考虑卫容骏未归,他不好向小舅母交代,当然,在余芝晴认祖归宗之前,他有必要先让父母知道某些情况——他可以不认这个妹妹,父亲应该也可以不认这个女儿,可是娘亲不一样,打从知道失去的女儿还活着,就日日盼着将女儿找回来,好弥补这十几年来她在外面受到的苦待和委屈,即使她在妓馆那种地方长大,她依然是娘亲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如今娘亲渴望寻回的女儿竟是对手手上的一颗棋子,这滋味当然难受。

    “什么?玉兔儿跟燕王勾结?”永安侯夫人卫氏满心期待等着见女儿,没想到却是等来这样的消息,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

    怔楞了下,楚昭昀想起玉兔儿是娘亲给妹妹取的小名。

    “娘,我们还不能确定她是不是真的玉兔儿。”楚昭昀纠正道。

    永安侯也点头道:“我知道你急着将女儿找回来,但是别忘了,我们并不能确定章氏在此事上头毫无隐瞒。”

    “我认为奶娘一定有所隐瞒。”楚昭昀坚持道。

    “这事我们不是早就讨论过了,若真如奶娘所言找到孩子,那就表示她应该没有说谎。”在卫氏看来,章氏连孩子流落妓馆都愿意坦白道出,还需要隐瞒什么吗?

    “我觉得娘应该找机会再探探奶娘口风,为何她要回京城来?”这件事楚昭均琢磨了上百遍,最后他只想到一点——回到最初,也就是奶娘为何回京,若是奶娘并未吐实,这就表示此事值得好好挖掘查证。,“不是为了让她儿子读书考功名吗?”

    “既然儿子想读书考功名,她不是应该请娘帮忙找夫子吗?或者,请爹帮忙推荐,好让儿子能进京陵书院。”京陵书院在京城名声不输国子监,差别在于国子监只收官家子弟,京陵书院倒是来者不拒,不过要有推荐信函。

    “她将我的女儿托给个妓女,她如何好意思向我开口?”

    “若真的羞于启齿,她找其他的理由不是更好?”

    卫氏嘟着嘴瞪着儿子。

    “娘,我只是想再小心一点,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若真是玉兔儿,奶娘也不泊我们查,总之,我不想认错妹妹。”

    卫氏也明白这个道理,也许内心深处,她很担心儿子证实余芝晴并非玉兔,而她的玉兔儿很可能早就死了。

    永安侯显然知道娇妻心里的担忧,温柔的握住她的手,“我相信奶娘活着,玉兔儿必然也活着。”

    略一顿,卫氏幽幽的问:“子书,那位余姑娘是不是很不好?”

    “不能说不好,我只是觉得她不像我们楚家的孩子。”其实,他更担心娘会失望。

    “她生长在妓馆那种地方,如何能像楚家的孩子?”

    “虽然我不记得玉兔儿娃儿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我记得她很爱笑,笑起来就好像吃了糖似的,甜得教人的心都软了。”而余芝晴的笑容像一张面具,也许是在妓馆那样的地方养成的,但他总觉得最初的那份美好不应该随着时间改变。

    卫氏永远记得女儿甜蜜的笑容,谁见了心都软了。

    “灵儿,我也想找回玉兔儿,那是我们亏欠最多的宝贝,但只要这位余姑娘与燕王勾结,我们就不能轻易认她。”

    这个道理卫氏不是不懂,虽然她不清楚朝堂局势,但也知道皇上迟早会收拾燕王,她的女儿若成了燕王的奸细,最后会拖累整个永安侯府……别说夫君和儿子不能接受,她自己又何尝可以容许这样的事发生?

    “娘,不是我对余姑娘有成见,是她真的不像玉兔儿。”

    卫氏瞋了儿子一眼,“女大十八变,难道你以为玉兔儿不会长大吗?”

    “玉兔儿刚生出来的时候像娘,长大了也不该差距太大。”

    “玉兔儿不像娘,像你爹。”

    楚昭时惊愕的瞪大眼睛,看着父亲,想象变成姑娘家的父亲……他无法接受。

    永安侯倾身靠过去,狠狠赏了他一颗栗爆,“你的脑子在胡思乱想什么?”

    吃痛的叫了一声,楚昭均很委屈的揉着额头,抗议道:“爹自个儿想想看,有谁能想象爹变成女儿身的样子?”爹是在战场上厮杀活下来的人,满身都是戾气,想想一个姑娘家生成他这副样子,这象话吗?

    卫氏噗哧一笑,摸摸他的头,“傻小子,玉兔儿只是生出来的时候眉宇像你爹,而你爹像你曾祖母啊。”

    “曾祖母?”

    “太宗皇帝曾当众夸你曾祖母是大周第一美人,若非你曾祖母自幼许配给你曾祖父,你曾祖母早进了太宗皇帝的后宫。”

    换言之,玉兔儿应该生得更像曾祖母,只是相貌上有爹的影子……话虽如此,楚昭昀还是摇了摇头,太难想象了。

    卫氏轻叹一声,道出她的心情起伏,“十多年来,玉兔儿一直是我心里的痛,梦里经常可见她哭着向我求救,惊醒过来,我总会痛哭失声,如今终于找回来了,我开心得连夜里都梦见我们母女见面的情景,盼着你能快一点带她回来。”

    “妹妹在外面受苦十几年了,我也盼着赶紧将她带回来,但必须是真的玉兔儿。”

    沉吟半晌,卫氏点头妥协了,“好吧,我们暂时不认,待你调查清楚,再来确定她的身分,可是无论如何,玉兔儿不能一直住在容哥儿的庄子上,还是先带回侯府吧。”

    “这是当然,可是,表哥有点事,未能与我一起回京,这会儿我若带妹妹回府,小舅母就知道我回来了,小舅母若是问起表哥,我可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如今还不方便带妹妹回府。”虽然小舅母答应让表哥接下皇差,可是临行之前再三交代他要照顾表哥,就知道她有多心不下,如今他们俩只回来一个,她肯定受不住,万一病倒了,他如何向表哥交代?

    卫氏闻言皱眉,“明渊有什么事?”

    “我哪知道表哥有什么事?”

    “哼”了一声,卫氏一副“你当我傻乎乎的什么都不知道吗”的样子道:“你的性子稍嫌莽撞了一点,但不是糊涂人,岂会不知道明渊为了何事逗留在燕州?再说了,燕州是燕王的地盘,你岂会放心他一个人待在那儿?”

    “表哥做事哪轮得到我说话?而且不管怎么说,燕王也没胆子动表哥一根寒毛,我哪会不放心他一个人待在燕州?”楚昭昀求救的看了父亲一眼,心想为何不帮他说话?

    永安侯当作没看见,若是让娇妻知道明渊并非去燕州,而是去北辽,她肯定担心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卫氏目光在他们父子身上来回转了一圈,最后直瞅着楚昭昀,“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楚昭昀忙不迭的摇头,“没有,娘也知道表哥生意做得很大,我又不懂,何必多问?”

    “姑且不说二哥的产业,就是二嫂的产业也够明渊吃上好几代,他要做生意也没必要跑到燕王的地盘上,这不是跟自个儿过不去吗?”燕王最痛恨的人莫过于长公主了,若没有长公主的扶持,皇上岂会有今日的强大?

    “娘真是太小看燕王了,燕王至少懂得在表面上展现度量,要不,我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妹妹。”

    一想到千辛万苦寻回来的女儿藏着其他心思,卫氏又难过了,难道她与女儿永远成不了真正的母女吗?

    楚昭昀赶紧展现柔情的抱了抱卫氏,“娘别担心,相信表哥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我会将那位余姑娘带回侯府,娘再仔仔细细观察她,也许发现她与我想的完全不同。不是说母女连心吗?说不定娘一眼就看出她是不是玉兔儿。”

    卫氏好笑的瞪了一眼,“十多年了,哪能一眼就看出她是不是玉兔儿?”

    “这可难说。”

    “我……能不能先让于嬷嬷去庄子上照顾玉兔儿?”

    “不好,我见了父母,却不愿意带她回府,她必然猜到我们质疑她的身分,她不是玉兔儿那就罢了,若她真的是妹妹,岂不是太教人伤心了?”

    永安侯安抚的拍了拍娇妻的手,“别急,已经回京了,只是多等上几日。”

    见了儿子也点头附和,卫氏只好无奈的道:“好吧,但愿别教我等太久了。”

    林言姝一直很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可是不管如何使力,眼皮还是没有动静,索性用两只手将眼皮撑开,不过下一刻,她发现自个儿是处于沉睡状态。

    她不死心,试了一次又一次,她真的睡够了,不想继续深陷这种沉重的状态中,感觉好像她会从此醒不过来……

    总之,当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张开眼睛,感觉身子好像有千斤重,全身的骨头都要散了。

    “姑娘,你总算醒了!”迎夏欢喜的冲到床边,扶着她坐起身。

    张着嘴巴,林言姝半晌才挤出干涩的声音来,“我要喝水。”

    迎夏连忙跑去倒了一杯温水给她,伺候她喝下,但她还是觉得很渴,再要了一杯,连着喝了三杯水,喉咙终于舒服多了。

    见迎夏拿了一个引枕放在她背后,她才有气无力的问:“我怎么了?”

    “姑娘病了,烧了又退、退了又烧,昏昏沉沉睡了好几日,吓坏我们了。”迎夏兑了一盆热水,取了毛巾浸湿了拧吧,给主子略略擦了一下脸,醒醒神。

    “对不起,没想到吹个风就病倒了。”师父老爱笑她是放养的孩子,壮得像头牛,由此可知,她很少生病,不过这样的人一生起病来,总要闹得天翻地覆,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

    “姑娘想必肚子饿了吧?夫人说姑娘这两日就会清醒过来,我熬了一锅粥在灶上热着,就等着姑娘醒来可以吃。”

    林言姝摸了摸肚子,没想到肚子正好咕噜咕噜的予以回应,她不由得腼腆一笑,“看样子真的饿坏了,还会表达意见。”

    “姑娘等我一下,我这就去厨房将姑娘的膳食拿来。”

    不过迎夏走到门边时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林言姝,张了张嘴巴又闭上,这才再次迈开脚步走出去。

    这是干啥?林言姝好笑的摇了摇头,拉开被子下床,抱着引枕来到窗边的炕上,微微推开窗子,让外面的风稍稍吹进来,脑子瞬间清醒多了。

    “好不容易醒过来,这会儿不当心一点,难道想再让自个儿遭罪?”

    这声音是……林言姝倏然转过头,看着已经来到炕边的卫容骏,他手上正提着食盒。

    她张开嘴巴,可是声音卡在喉咙出不来……这是在作梦吗?容哥哥真的在这儿?

    卫容骏将食盒放在炕几上,倾身关上窗子,再打开食盒,取出里面的清粥和小菜。

    “听说你昏睡了好几日,这会儿肯定饿坏了吧。”

    顿了一下,林言姝像在说梦话般的道:“容哥哥,我不是在作梦,是吗?”

    卫容骏忍俊不住的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声音却很温柔,“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事就好。”

    他在炕几的另一边坐下,同时将筷子递给她,“赶紧吃吧,等你吃完了,我们再慢慢说。”

    林言姝点了点头,可是,很显然害怕他会消失不见,边吃边偷看他……容哥哥痩了一大圈,不过,她终于看见容哥哥的真容,真是好看极了。

    卫容骏见了,猜出她的心思,只好出声说话,好教她清楚的感受到他在这儿。

    “我一定是你的福星,要不,为何我昨日一回到京城,今日你就醒过来了?”

    昨夜抵达庄子之后,得知她病了好几日,他真是吓坏了,差一点忘了她有个神医师父,就想直接冲进宫将蒋太医带过来。

    分开,才知思念有多深。面对赶来狙杀他的燕王,战到筋疲力尽之时,体内寒毒发作,支撑他的不是手上的议和盟约书,而是他向她许下的承诺,他让她在庄子上等他,他会尽快回去。若他回不来,他知道她会哭碎心。

    林言姝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待用完膳,方才开口道:“入秋了,北方的天气应该能感觉到寒意了,我很担心容哥哥的身子吃不消。”

    “我没事,你倒是病了。”

    “我不小心生病的。”想到会导致受了风寒的原因,林言姝苦恼极了,要不要说出无意间听见的秘密?

    可是楚昭昀这个人可恶透了,管他的闲事根本吃力不讨好,而且余姑娘也是可怜人,若证实她不是永安侯的嫡女,她会有何下场?被送回妓馆吗?余姑娘并非自愿卖身为妓,若因为她的告状,最后不得不卖身为妓,她于心何忍?

    “怎么会不小心生病了?”

    “我在树上待太久了。”她不愿意余姑娘落难,然而永安侯夫妇也该找回真的丢失的孩子……偶尔她也会期待自己父母寻上门,所以她如何忍心永安侯夫妇错认女儿?

    闻言,知她定是有心事才会如此,卫容骏决定面对他们之间的距离,“你有没有什么事想问我?”

    虽然知道请长公主府的侍卫护送他们进京,他们必然猜到他的身分,他也怕她因此对他却步,所以一直迟迟未事先向她坦白,可是,他也知道唯有长公主府的侍卫有能力确保他们离开燕州——果然如他所料,若不是长公主府挡在前头,燕王又正好去了白河镇,周子毓铁定请动燕王府的侍卫队,将姝儿他们留下来。

    说了不好,不说也不好,真是左右都为难……林言姝咬了咬下唇,索性顺从良心的道:“容哥哥,有件事我很苦恼,我偷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怔楞了下,卫容骏笑了,还以为这丫头因为他是镇南侯世子心烦不已,跑去窝在树上,因此病倒了,没想到并非如此。

    “你说说看,是什么天大的秘密?”

    “我真的能说吗?这个天大的秘密可能会害到某个人。”

    “事实就是事实,隐瞒得了一时却藏不了一辈子。”

    略一思忖,林言姝同意的点点头,便道出那天夜里在树上偷听到的对话,还有她思考过后的结论。

    “没想到余姑娘真的不是楚家的孩子。”

    “余姑娘不见得不是楚公子的妹妹。”

    卫容骏摇了摇头,“奶娘手上有两个孩子,一个必是奶娘自己奶的孩子,而另一个是他人托付的孩子,面对她不得不舍弃其中之一的情况,她会交出自个儿奶的孩子吗?”

    林言姝想也没想的摇头道:“不会,毕竟是自个儿奶的孩子,早有感情,若非到了最后关头,绝对无法割舍,除非,她有更大的利益考虑。”

    “若是考虑利益,楚家的孩子更有价值,这可是永安侯的嫡女,能够为她换取极大的好处。而且,楚家从西北返京的时候,正好有很多百姓因为水灾流离失所,奶娘手上的另外一个孩子应该是某个流民临死之前托付。”换言之,这是一个无利可图的托付,奶娘如何会拚死保住那个孩子?

    “若是如此,余姑娘真的不是楚公子的妹妹。”

    “即使你没有听见这个秘密,楚家也不会轻易认孩子,这关系着楚家的血脉。”

    “容哥哥,这事你会告诉楚公子吗?”

    “这事非说不可,我刚刚说了,楚家的血统不容混淆。”

    “这点我可以明白,不过楚公子那个人很爱计较,若是知道余姑娘没告诉他实话,他会不会索性将她抹脖子了?”林言姝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不以为然的皱一下眉头,略一顿,接着又道:“其实,我觉得余姑娘也是个可怜人,好不容易跳出火坑,如今断了她去永安侯府这条路,她会不会又跌回火坑?”

    “楚公子脾气确实不好,但不至于动不动就想抹人家脖子,况且这事也不能全怪余姑娘,若想离开妓馆,她也只能配合老鸨隐瞒真相,楚公子不是不能理解。”

    “容哥哥确定?”

    “你不用担心,我保证楚公子不会对付余姑娘,也不会就此扔下余姑娘不管,无论如何,是他将余姑娘带来京城,他会妥善安排她,而且永安侯夫人很善良仁慈,余姑娘流落妓馆也是因为奶娘的关系,她不会让余姑娘又跌回火坑。”

    林言姝松口气的拍了拍胸口,“若是余姑娘又跌回火坑,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

    卫容骏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无论此事如何收场,你只是将事实说出来,犯不着自责。”

    虽是如此,但她还是做不到。

    卫容骏也不勉强她立即就要将此事放下,转而道:“我给你带回几本关于寒地的书册,不过有一两本是用北辽文字撰写的,过几日待我译好,一起送过来给你。”

    闻言,林言姝立马忘了刚刚的担忧,欢喜的追问书册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条富贵路最新章节 | 医条富贵路全文阅读 | 医条富贵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