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条富贵路 > 第十一章 半路遇拦截

医条富贵路 第十一章 半路遇拦截 作者 : 艾佟

    再过三日,就要离开燕州了……林言姝总觉得像在作梦,可能吗?前一刻,还以为自己永远找不到理由说服师父,可是容哥哥突然来拜访师父,师父就宣布举家迁往京城。

    她很想问师父为何改变心意,只是要离开燕州,他们有很多事要安排、处置,师徒两人各忙各的,至今连坐下来面对面说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没法子弄清楚发生何事教师父转变态度,当然觉得很不踏实。

    师父最重信用了,说一就不会是二,临行之前说不去了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所以,她真的要去京城了。

    林言姝越想越兴奋,实在没心情看书,索性睡觉了。

    叩叩叩!窗上传来轻轻敲打声,林言姝惊吓的将手上的书册甩了出去。

    半晌,她小心翼翼问:“是谁?”

    外面的人没有回答,只是又轻轻敲了几下。

    弯身拾起掉在地上的书册并放在枕边,林言姝拉开被子下床,蹑手蹑脚的靠近窗边,又问了一次,“是谁?”

    外面的人还是没说话,她只好打开窗子。

    “夜深了,为何还没安置?”卫容骏从暗处走出来。

    林言姝又惊又喜,好一会儿才找到声音,“我睡了就见不到容哥哥了。”

    “也好,我正担心信上没法子说清楚,盼着能当面与你说几句话。”林神医肯定不乐意他们两人见面,他只能挑三更半夜前来打扰,可是也不确定能不能说上话,便写了一封信。

    “对了,容哥哥如何说服师父改变心意的?”

    “你这丫头真是教人放心不下。”

    卫容骏举起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她吃痛的低叫一声,双手连忙捂着额头。

    他像在教训小孩子似的道:“你还不知道自个儿待在这儿有多危险吗?周子毓很可能为了逼你为妾,不惜将你掳进燕王府。”

    “……不会吧。”容哥哥说周子毓看上她,她一直心存怀疑,当然,有时想想,他确实很喜欢纠缠她,其中若没有一点歪心思也说不通,不过,他是骄傲的人,若她拒绝当他的妾,他应该会甩头走人……好吧,燕王府财大气粗,也会仗势欺人,周子毓的确有可能根本不管她愿意与否,可是,不至于卑劣的掳人吧?

    “周子毓被燕王妃宠坏了,性子霸道执拗,无法接受拒绝。”

    反正她就要离开了,周子毓会不会强行掳她回去为妾已经不重要了。

    “师父是为了我才决定举家迁到京城的吗?”

    “不全是如此,燕王府早晚会跟朝廷对上,你们还是去京城比较安全。”

    “燕王府和朝廷的关系很不好吗?”师父跟她分析过燕王府和朝廷的关系,看似君臣,却又存在着敌对关系。君臣之间难免互斗制衡,理论上,君王占有优势,臣子处在劣势,可是世上的事很难说,君王败在臣子手上的事也不是没有,而朝廷和燕王府如今算是处得相当平衡。总之,谁起谁落皆与他们无关,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当好老百姓,别卷入其中就对了。

    “如今还谈不上不好,不过事先防备总不会错。”

    事先防备?这是说两边的关系将会产生变化吗?林言姝忍不住道:“朝廷要对付燕王府了吗?”

    怔楞了下,卫容骏伤脑筋道:“当今皇上不会随意将矛头对准自己人,还有,除了我,不可在其他人面前提起朝廷的事。”

    林言姝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我会努力管住嘴巴。”

    “我没法子陪你一起进京,不过都安排好了,进了京,先住在我的庄子,庄子上的管事姓常,庄子上的人都称他常庄头,你有什么需要就告诉他一声,他会帮你打点。”卫容骏接着取出一个荷包递给她,“出门在外,身上要多备些银子,记得藏好。”

    林言姝吓了一跳,连忙推拒,“我有银子,上次在福恩寺,楚公子还分别给我和师弟一张银票。”永安侯世子在银子方面真的很大方。

    “往后的日子还长得很,收着吧,有备无患。”他此去北辽也不知能否顺利,何时回京更不确定,按她师父的性子,只怕在庄子上住上一个月就想走人,可是在京城买间宅子不容易,还有一大家子的人要生活,身上最好多备点银子。

    “容哥哥别担心,我们有银子,师父很精明的。”

    师父说过,除非是靠自个儿的本事挣来的银子,可以收得心安理得,否则非亲非故的,不可以贪图别人的银子,免得着了人家的道,当然,容哥哥绝对没有其他目的,只是想帮助她,不过,这会让她忍不住胡思乱想,忘了去京城的目的只是为了解他体内的寒毒。

    “你身上没有银子,我会挂心。听话,乖乖收着。”卫容骏的声音很轻很柔,却有着不容反抗的霸气。

    略微一顿,林言姝收下荷包,担心的问:“容哥哥是不是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若非如此,为何要他们住在他的庄子上,还要担心她没有银子傍身?

    一怔,卫容骏笑了,因为她很纯真善良,他总是不自觉就将她当成没长大的孩子,忘了她敏锐的观察力,还有她的见识不同于一般女子。

    “不是,只是不确定何时回京,难免多想多计较,深怕你有急需,到了京城毕竟人生地不熟,求助无门。”

    这倒是,可是,她依然觉得很不安,“容哥哥真的没事?”

    “没事,你在庄子上等我,我会尽快回去。”

    林言姝还是不放心,可是又不能跟着他,只能道:“我给容哥哥拿样东西,容哥哥在这儿等我一下。”

    她转身跑到床边,从床头上的柜子取了一个小葫芦瓶,再跑回窗边,将手上的小葫芦瓶递给卫容骏。“容哥哥出门在外,不方便食用我先前给的养生方子,而你的身体又不宜过度疲惫,这药丸方便食用,每日早晨放在温水里化开喝下,可以增强身体抵抗力。虽然这不能抑制寒毒发作,但是可以增强身体抵抗力,不至于寒毒一发作你就无力招架。”

    “谢谢姝妹妹。”

    “容哥哥记住,无论何事,都没有自个儿的身子重要。”

    卫容骏点了点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夜色之中,不过一转眼,就不见人影了,可是,林言姝的双脚好像粘住了,就是走不开。

    “丫头,你是不是忘了自个儿是姑娘,不是猴儿?”林雨兰苦恼的看着依依不舍伫立在窗前的林言姝。

    师父怎么还没睡呢?林言姝缩了缩脖子,望向林雨兰,嘿嘿一笑,“我怎么会忘了自个儿是姑娘?猴儿可没有我如此讨人喜欢。”

    林雨兰的眼神变得更锐利,显然要她牢记为师的立场,“我是答应举家迁往京城,但不同意你跟他搅和在一起。”

    “我还要帮容哥……容先生解毒。”

    “我没有阻止你为他解毒,但是别跟他牵扯太深了,免得你傻乎乎的绕着他团团转,他说往东,你就往东。”

    其实,她觉得这丫头已经管不住自个儿的心,可是她不能挑明了说,这丫头还不如保持现状,否则一旦看明白,真会煞不住脚。

    “我不会,我可是很有主意的人。”

    林雨兰唇角一抽,冷冷的看着她还握在手上的荷包。

    林言姝显然也想到了,顿时僵住不动,可是这会儿将荷包藏起来也来不及了。

    林雨兰语重心长的叹了声气,“丫头,人一定要守住自个儿的界线,这是一个人该有的骨气,懂吗?”

    林言姝乖巧的点点头,“我知道,师父放心,骨气我还是有的。”

    林雨兰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好啦,荷包收好,去睡觉了。”

    林言姝回以一笑,道了声晚安,将窗子关上,摸着荷包,满怀幸福的上床睡觉。

    挥别自幼生长的陈家村,林言姝自是依依不舍,可是师父说了,将来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毕竟这儿离京城也不是多远,最慢一个月就到得了……师父说的一个月未免太简单了,好像无须长途跋涉,不过自家庄子还留着,他们确实想回来就可以回来,这种感觉总是好受一点。

    除了护送他们前往京城的侍卫,他们一家子分坐两辆马车,一辆由张叔和苏云牧轮流驾驶,一辆由卫容骏派来的侍卫驾驶。

    “丫头,若是半路遇到拦截,你记住我们去京城只是为了给人治病,治好病,我们就会回来,至于给谁治病,师父没告诉你们。”

    林言姝不明白师父何来此言,直到他们马车快驶离燕州边界,一阵杂沓的马蹄声传来,他们的马车被迫停下来。

    “没想到真被那家伙说中了。”林雨兰原本不想麻烦卫容骏请来的护卫队,这太劳师动众了,可是他很坚持,还提醒她可能会发生的状况,应该如何应付,避免双方发生战火。

    林言姝不解的看着林雨兰,同时掀开车帘,可是从她这儿什么也看不见。

    林雨兰叹了声气,“丫头,这事只怕要你出面解决了,记住好好说话,别惹火那家伙,他是一个会豁出去一切以达到目的的人,你要离开这儿,他肯定受不了。”

    林言姝还来不及问清楚那家伙是谁,护卫队队长的声音隔着车窗传来——

    “小林大夫,燕王府的四公子想见你一面。”

    “我知道了。”林言姝恍然大悟,整理了一下衣服,在迎夏的伺候下下了马车。

    林言姝连周子毓人在哪儿都没瞧见,他已经窜至她面前了。

    “我没说你可以离开,你敢走?”周子毓真的气炸了,若非昨日听说林神医前些天突然跑去福恩寺义诊,说是要离开燕州一段日子,今日他跑去陈家村想确认此事,他可能还不知道他们一家子要去京城。

    林言姝忍不住皱眉,“脚长在我身上,我想上哪儿就上哪儿。”

    “我不允许,你跟我走。”

    周子毓伸手要抓她,还好她反应灵敏,顺利闪过了。

    “四公子别闹了,我们是要去给人治病的。”

    “若是给人治病,为何一家大小都要带走?”

    “我们至少要在那儿待上一年,当然要一家大小都去啊。”

    “为何要在那儿待上一年?”

    “师父说要待上一年,当然有她的道理。”

    “给人治病的是你师父,你干啥跟去凑热闹?你留下来。”

    林言姝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义正词严的道:“四公子会不会太瞧不起人了?虽然我的医术不好,但也是我师父的好助手,再说了,大夫就是应该多看多学,我去那儿不是凑热闹,是盼着医术能更上一层楼。”

    “你的医术无须更上一层楼,将来我不会让你行医。”

    林言姝怔楞了下,“我要不要行医应该与你无关吧。”

    “待你明年及笄,我娶你……我说要娶你就会娶,别担心,谁也别想拦阻。”

    林言姝终于相信了,周子毓真的看上她,不过,最严重的问题不在这儿,在于最后一句话——谁也别想拦阻……这个谁是也包括她吗?

    迎夏从后面轻拉了一下林言姝,深怕她管不住嘴巴,出言刺激周子毓,那他们真的出不了燕州了。

    这会儿林言姝知道麻烦了,不敢再口无遮拦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明年才及笄,明年的事明年再说,如今我只想跟着师父好好学习。”

    周子毓的眼神转为锐利,“你去了京城就不会回来了,是吗?”

    “我们去京城是给人治病,怎么可能不回来?除了简单的衣物,我们什么也没带走,不信,你可以到我们的庄子上看看。”林言姝一副理直气壮。若是他们没有回来的意思,那些最珍贵的医书就不会留在庄子上了——

    若她知道林雨兰已经得到卫容骏的保证,会派人陆陆续续将医书送到京城,她就说不出这些话了。

    周子毓深深看了林言姝一眼,知道她没有说谎,可是,总觉得就此放她离开,他就会永远失去她……

    他左右瞄了一眼护送他们的侍卫,以人数来说,两方势均力敌,若是交手,他不见得赢得了,但若只是掳走林言姝,他绝对有胜算。

    林言姝感觉到危险逼近,不自觉地往后退几步,抓住迎夏的手。

    空气中仿佛出现了一股肃杀之气,就在这时,护卫队的队长走过来,对着周子毓行礼道:“周四公子,在下是安宁长公主府侍卫队队长张凛,奉长公主之命护送林神医一家人进京为世子爷治病,还望您别为难我。”

    周子毓的眼神一闪,“安宁长公主?”

    张凛取出安宁长公主府的令牌,证明自个儿身分,又道:“长公主收到永安侯世子送回去的消息,得知林神医医术精湛,就是燕王也夸赞林神医的医术无人能及,便派在下前来恳请林神医前去京城为世子爷治病。世子爷的病众大夫束手无策,林神医可能要费点心思,因此跟林神医约定一年,林神医才会带上一家大小上京。”

    周子毓恨恨的咬牙切齿,安宁长公主府的侍卫皆是身经百战,可以一敌十,他的人根本对付不了。若非父亲昨日已经出城了,他无法借调王府的侍卫队,否则他绝对能够从他们手上将人抢过来。

    衡量双方形势之后,周子毓不得不选择退让,转头看着林言姝,语带威胁的说:“一年后若是见不到你,我会去京城找你。”

    林言姝硬逼自个儿挤出笑容,“四公子保重,我告辞了。”

    周子毓不甘心的握紧拳头,目送她走上马车。

    上了马车,林言姝还可以感觉到周子毓紧盯不放的目光,待马车再度前进,约莫一炷香后她才渐渐放松下来,“吓死我了。”

    “你也知道怕了啊。”林雨兰戏谑道。

    喘了口气,林言姝心有余悸的道:“若非听到安宁长公主府这名头,我觉得他会强行将我们留下来。”这会儿她真的相信容哥哥所言——周子毓会不惜一切将她掳回去当妾。

    “安宁长公主?”

    林言姝点了点头,“护送我们进京的是安宁长公主府的侍卫,他告诉四公子,他是奉长公主之命护送我们进京帮世子爷治病。”

    眼神一沉,林雨兰静默片刻,仔细道来,“安宁长公主是皇上唯一的胞姊,据说是一位巾帼英雄,皇上能坐稳龙椅,大权在握,大周百姓能有如今安居乐业的生活,可以说是她与驸马爷冲锋陷阵得来的,皇上因此还给了她的驸马爷一个爵位——镇南侯。可是,这对大周最有名望的夫妻却极其低调,长年住在江南,这全是因为他们唯一的儿子镇南侯世子身子很不好。”

    半晌,林言姝低声问:“师父究竟想说什么?”

    “丫头,你应该听出来了,安宁长公主府的侍卫为何要护送我们进京?这是因为小主子镇南侯世子的命令啊。”

    “镇南侯世子想要师父给他治病?”

    林雨兰真想赏她一颗栗爆,装傻就可以改变事实吗?当师父的可不会容许徒儿逃避现实。“你的那位容哥哥,只怕就是镇南侯世子了。”

    林言姝懊恼的咬了咬下唇,闷声道:“口说无凭。”

    林雨兰赏她一个白眼,“没出息的丫头!”

    “容哥哥就是容哥哥。”他不说他是镇南侯世子,她就当他是容哥哥。

    “镇南侯世子的身分可是比燕王府四公子还要尊贵。”林雨兰很残酷的接着道。

    林言姝闭上嘴巴了。

    林雨兰怜爱的握着她的手,“丫头,若他给得起承诺,师父不会计较他的破身子,只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略一顿,林言姝像个小可怜似的道:“师父,如今我只想着一件事——为容哥哥解毒,但愿他一辈子不再受寒毒折磨。”

    “好,那就什么都别想,专心解毒就好了。”

    林言姝撒娇的歪着头靠在林雨兰肩上,好奇的问:“师父为何不当我娘,只要当我的师父?”

    “师父就是师父,师父哪能代替娘亲?”她有个期盼,姝儿的母亲能够回来寻找孩子,可是事与愿违……这个结果早该猜到了,将孩子丢在妓馆那种地方,就是个狠心的,怎么可能还回头寻找孩子?

    “对我而言,师父就是娘亲。”林言姝不再言语的闭上眼睛。

    林雨兰心疼的垂下螓首看了林言姝一眼,如此体贴良善的孩子,她的娘亲为何舍得丢弃她?她一直庆幸当初为了生活去妓馆行医,要不,姝儿肯定被妓馆的人抱走,最后只能以美色卖身。

    半个多月后,林言姝他们终于抵达卫容骏在京外的庄子,而卫容骏交代为她准备的北国相关书册也全送到庄子上,另外,庄子的常庄头更是给他们整理出一片土地来,方便他们种植草药,还有一间药材房,满满一室的药材,甚至连百年人蔘都有……总之,卫容骏对他们的安排可谓费尽心思,仿佛在告诉他们:以后你们就将这儿当成自个儿的家。

    林雨兰见了,忍不住问:“容先生知道你想来京城的真正目的吗?”

    林言姝摇了摇头,“我不确定能否解了容先生体内的寒毒,只道我对于北国各种可以入药的奇花异草很感兴趣。”

    半晌,林雨兰心情复杂的道:“他对你可真是用心良苦。”

    “……容先生本来就是好人。”林言姝勉为其难的挤出这么一句话。

    林雨兰没好气的送上一个白眼,“这与好人或坏人有关吗?”

    “无关吗?”

    林雨兰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送给她一颗栗爆,示意她别太偷懒了,凡事要多多动脑,否则实在太对不起自个儿聪明的脑子。

    安顿好了,他们首先动手建造草药园,当然,不及他们在燕州的草药林,但是京畿要地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辟出如此一大块的土地给他们种植草药,不能不说容先生实力雄厚。

    草药园布置好了之后,林言姝全心全意投入北国相关书册当中,而林雨兰则带着苏云牧四处行医。

    “姑娘,我们今日出去走走好吗?这几日你闷在房里看书,也该喘口气了,再看下去都要看傻了。”迎夏实在很担心林言姝,成日关在房里,吃饭也不好好吃,偏偏夫人早出晚归的,谁也管不住泵娘。

    “我想快点将这些书看完。”截至目前,一点进展也没有,她免不了心急,想赶紧将所有的书册都看完,好将其中摘录下来的资料梳理一遍。

    “姑娘,夫人老是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凡事慢慢来,也不容易有疏漏。”

    “我看得很仔细,不会有疏漏。”

    “姑娘眼睛都熬红了,真的不会有疏漏?”

    略微一顿,林言姝沮丧的垂下肩膀,“迎夏,我很担心,举家迁来京城,最后我对容先生体内的寒毒还是束手无策。”这几日她一直紧张兮兮,每个段落总要看上好几遍,深怕自个儿闪了神有所遗漏。

    迎夏苦恼的搔了搔头,“就我所知,夫人决定举家迁至京城,并不全是为了帮容先生解体内的寒毒。”换言之,解不了就解不了,何必耿耿于怀?

    林言姝张着嘴巴半晌,懊恼的一瞪,“我知道,可是,这是我来这儿的目的。”

    “……哦。”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迎夏看了她一眼,略带迟疑的道:“我可以说实话吗?”

    闻言,林言姝可不高兴了,“你何时在我面前遮遮掩掩了?”

    这下迎夏不客气了,直接道:“姑娘即使在燕州就解了容先生体内的寒毒,还是会想来京城。”姑娘来京城根本是为了容先生。

    林言姝张着嘴巴,可是一句话也挤不出来。

    “姑娘,容先生会不会真的是镇南侯世子?”迎夏觉得容先生的气质实在无可挑剔,若能成为姑爷就太好了。

    “不知道。”她一直想忘了这件事,这丫头干啥又提出来惹人心烦?

    “我以为姑娘还是有个准备为好。”

    林言姝决定将某人扔出去,免得她的心情越来越糟,不过就在这时,常庄头的妻子常婶来了,告知楚昭昀带着一位姑娘来了,会暂时住在庄子上,可能会带给他们一些生活上的不便,请他们见谅。

    林言姝不在意这种小事,只关心她的容哥哥,是以急急忙忙跑去找楚昭昀。

    见到林言姝,楚昭昀惊骇得两眼暴凸,“你为何在这儿?”

    “我不能在这儿吗?这儿又不是你的庄子。”言下之意,他没有资格质问她。

    楚昭昀懊恼的拍着脑袋瓜,“我应该猜到,他早就打定主意要将你弄回京城。”

    林言姝懒得跟他废话,直截了当的问:“容先生在哪儿?”

    楚昭昀冷哼一声,“容先生在哪儿岂是你能过问的?”

    “我是他的大夫,为何不能过问?”

    若非她提起,他早忘了他们之间的约定,没法子,自从找到“妹妹”,他的心思全绕着“妹妹”打转,当然没有心思关注她是否找到解毒的方子。

    “你找到解毒的方子了?”

    “我不是说了要一年吗?”

    “既然还没找到解毒的方子,你干啥找他?”以前看这丫头,他只觉得她是满肚子坏主意的耍奸之徒,如今看她,觉得她根本是狐狸精,竟然迷得卫容骏忘了自个儿的身分,硬是将人弄回京城。

    “大夫理当常常关心自个儿的病人,掌握他的情况,确保他没有发生其他状况。”

    楚昭昀嘲弄的扬起眉,“我看你是找理由接近他吧。”

    林言姝很想踹他一脚,可是她很有自知之明,就怕还没碰到人家,就先惨遭人家一掌击飞,这会儿她只能赏他一个白眼,“我想接近就接近,何必找理由?”

    楚昭昀豁然开朗的道:“打从一开始,你就是打这个主意,你只是个蒙古大夫,根本没本事为容先生解毒。”

    林言姝真是无言以对,师父还说她想象力丰富,这位世子爷才厉害吧!

    “我劝你识相一点,你的身分配不上容先生。”

    “你不觉得自个儿操太多心了吗?这会儿我只关心一事——容先生在哪儿?”若不是想知道容先生的下落,她根本不会浪费时间跟他多费唇舌。

    “我是为你着想。”

    林言姝的眼神充满鄙视,看不出来他有一丝丝为她着想的样子。

    “你不要不识好人心。”他已经答应为表哥隐藏身分,要不,单是“长公主”这身分就可以吓跑她了。

    “好好好,你是好人,那么请你告诉我,如今容先生身在何处?”

    楚昭昀没好气的道:“不知道。”

    闻言,林言姝的脸色为之一变,“容先生不是你的夫子,为何你不知道?”

    她一直不去想容哥哥为何在他们离开燕州前送银子给她,因为越想,她越不安,感觉他好像在安排后事……

    可是她也相信,若容哥哥跟楚昭昀在一起,楚昭昀定会尽全力保护他,如今竟然连楚昭昀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身处险境,不便教人知道。

    楚昭昀孩子气的撇了撇嘴,“容先生若只是我的夫子,就不敢让你进京了。”

    “你真的不知道容先生在哪儿吗?”

    “不知道,甚至连他是不是还活着都不知道。”楚昭昀恶劣的看着林言姝,可是见她脸色瞬间惨白,他莫名又有些不忍了。

    林言姝努力稳住身子,声音颤抖的问:“容先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离开燕州时,两人就分道扬镳,我不知道他去了哪儿,发生什么事。”

    按表哥推测,他在白河镇遇上燕王,而燕王就会知道受骗上当,必然想从他身上找到皇上派往北辽议和的使节下落,因此,表哥觉得他什么都不知道最为妥当。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燕王缠着他不放,后来接到北境传来的消息,幽州守将李锋将军又赶过来救援,他这才顺利从白河镇脱身。

    林言姝担心的紧咬着下唇,容哥哥必然身陷险境了,怎么办?

    见状,楚昭昀不忍心的安慰道:“容先生不是简单人物,你不必担心。”

    “再不简单,也是血肉之躯,若是敌人从四面八方而来,他如何招架得住?”

    怔了半晌,楚昭昀心烦的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我还能如何?他有重要的差事,我又不能跟着他。”

    林言姝不再多问,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来,她失神的转身回去自个儿的院落。

    楚昭昀傻眼了,这丫头一声招呼也没有就走人了?也好,若是继续纠缠不清,他会忍不住一掌将她打晕了,免得她没完没了,害他一不留神,不该说的也说了。

    不过话说回来,想到还身陷北边的卫容骏,他就觉得很不安,表哥是否达成任务了?燕王究竟接到什么消息,不得不急急忙忙赶着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条富贵路最新章节 | 医条富贵路全文阅读 | 医条富贵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