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第六章

王府有只狐狸妻 第六章 作者 : 艾佟

    “老太太近来不是不管事了吗?”

    “这是大事,她的精神再不好,也不可能不管。”

    徐卉丹狡猾的一笑。“若是我有法子让老太太答应,娘是不是就答应了?”

    “老太太绝不可能放任你去那么远的地方,况且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

    “这很难说,老太太当我是傻子,没有太大的价值。”

    “你教我如何放心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

    “我会安排妥当,绝对不会教娘担心。”

    孙氏苦恼的拿不定主意。

    “老太太若答应了,娘就答应吧。”

    许久,孙氏终究是点头了。“老太太若是答应了,我也不再阻止你,可是,你必须交代好一路上的安排,若是一切都安全无虞,方能由着你去北燕郡。”

    徐卉丹很慎重的举起手向孙氏保证。“娘可以放心,我明白事情轻重,绝不率性而为,事前必定先做好万全准备,将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

    这是一个没有飞机可以帮忙翻山越岭的时代,徐卉丹很清楚凭自个儿的能力到达不了北燕郡,即使她有郭清帮忙,郭清这两年经常往返京城和北燕郡,可是独来独往简单,“携家带眷”就变得麻烦多了。

    想来想去,这事她只能找戚文烨商议,若非他的身分很敏感,相信戚文烨必然也会亲自走一趟哈尔国,寻找赚大钱的商机。

    其实,她希望戚文烨可以和她一起去哈尔国,他也说过,只要皇上同意,他还是可以离开京城,可是,如今朝堂动荡不安,皇上有可能让他走出京城吗?

    徐卉丹甩了甩头,不想这些,决定见了面再说。

    此时马车突然停下,车夫的声音传了进来。“大小姐,前面有人在闹事,奴才去瞧瞧。”

    徐卉丹忍不住皱眉,这是京城,天子脚下,怎会有人在街上闹事?

    车夫的声音很快又传进来。“前面是忠勇侯的公子,强行拉着一位卖花的小泵娘要回家当妾。”

    “什么?!”徐卉丹最痛恨这种强抢民女的戏码,权贵之家,家里的美婢丫鬟还会少吗?有必有要去外面抢一个卖花的小泵娘吗?一股火气往上冲,当下她毫不思考的便要冲下马车,不过最后一刻被碧芳拉住了。

    “大小姐可不能乱来。”碧芳知道她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路见不平不能拔刀相助,但也不能闷不吭声啊。”

    “大小姐忘了吗?这位忠勇侯的女儿是近来最受皇上宠爱的妃子。”

    “我知道,就是那个把皇上榨得……我是说,皇上因为沉沦在她的美色当中,她老爹还因此得了爵位,是吗?”

    “大小姐!”碧芳担心的看着车窗。

    “我很小声,不会有人听见。”

    “此事大小姐管不了,这种人绝对不能与他正面对上,还有,万一不小心教他看见大小姐的样貌,他说要娶大小姐,大小姐怎么办?”戴着面纱,可不能确保不教人瞧见容颜,而大小姐的容颜绝对是祸水等级。

    “我是傻子,任性的大闹一场,这不是情有可原吗?至于容貌……”眼珠子贼溜溜的一转,徐卉丹伸手向碧芳要胭脂,然后掲开面纱,用胭脂在脸上画上有如红疹似的小点。

    “这么一来,若是教人瞧见也没关系了。”

    “不行,这太冒险了。”

    “这是我个人的事,你们不准插手,我会平安无事的。”徐卉丹推开碧芳,重新戴上面纱,跳下马车,确认目标所在,迈开脚步一步一步靠过去,待快要接近目标之后,转而快跑冲过去,同时扯开嗓门大声嚷嚷。“我是傻子……啊……傻子来了……”

    拉扯中的男女因为突如其来的叫声顿住了,同时转头一看,接着就被飞奔而来的身影给撞开来,两人同时踉跄的往后退。

    忠勇侯公子的小厮马上扶着自家主子,同时咧着嘴大骂。“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

    徐卉丹动作迅速的拉起那位卖花的姑娘就跑,嘴里还不时喊着。“我是傻子……傻子来了……”

    众人纷纷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怔住了,待反应过来时,忠勇侯公子立刻对后面还在发傻的几个侍卫大叫。“你们还不去给我追回来!”

    侍卫们终于有动作了,可是这时,好多石子砸过来,此起彼落的哀叫声响起,顿时乱成一团,不过混乱中,依然听得见忠勇侯公子在大叫。“还不赶紧去追人……”

    徐卉丹跑了几十步路,就决定松开卖花小泵娘的手,示意两人分开跑,以便分散注意力,接着她继续跑,跑到觉得自个儿快要趴在地上时,突然有人将她扯进巷弄,带着她继续往前跑,只是双脚没着地。

    她是不是应该尖叫?她被男人亲密的抱在怀里,若是教人瞧见了,她只能非君不嫁了,可是,她只觉得刚刚紧张到快跳出胸口的心脏回到原位,害怕不安都没了,是啊,因为很清楚抱她的是谁……没见到脸,却知道是他,这是不是很不可思议?也不知道何时开始,只要他出现,她就可以感觉到他。

    终于,他们停下来了,然后他拉着她进了一道门。

    “我就知道你是个小麻烦,早晚会惹事!不过,你也太冲动了,怎敢插手管忠勇侯公子的事?”虽然顺利将她救下来了,戚文烨还是心脏评评评狂跳,若非当时他见时辰差不多了,她应该快到聚宝斋,正好走出茶楼,要不也不会看见她从马车上跳下来,更不会瞧见她做出如此疯狂的事……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真担心她出了什么事。

    她是小麻烦……算了,今日若非有他,她还真是麻烦大了,她不跟他计较了。

    “我无法坐视不管。”

    “你坐在马车上怎么会看见呢?”

    这是冷笑话吗?徐卉丹撇嘴道:“总之,我知道发生这样的事,就不可能不管。”

    “你知道如今京城的局势?”

    “知道。”

    “你根本不知道!永昌侯已经退出朝堂了,再显贵,如今在京里的地位还不如兵部一名小将,若是忠勇侯公子要娶你为妾,永昌侯还不见得保得了你。”他是将事情严重化了,但唯有如此方能教她记取教训。

    徐卉丹突然觉得很沮丧。父亲退出朝堂,永昌侯府已经失去显贵的光芒,在满地都是显贵的京城一点价值都没有——这些她都很清楚,只是不曾意识到现实如此残酷,在皇权体制下,皇上一句话,没罪可以变成有罪,而如今道位皇上又是昏君。

    “无论发生何事,我会保住你。”戚文烨实在不忍她双眸失去光彩。

    “嗄?”

    “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徐卉丹这会儿心跳得好快,但不同于先前因为害怕而心跳加速,是一种欢喜的心情,是一种害羞的心情,是一种甜蜜的心情。

    “……我要去哈尔国,你能够在身边保护我吗?”她好不容易挤出声音,可是声音微微颤抖,拆穿了她看似随意,其实很紧张的心情。

    “为何想去哈尔国?”

    “我想去哈尔国寻找商机。”

    如今京城乱七八糟,她的容貌早晚藏不住,若能够离开京城最好。

    “我陪你一起去哈尔国,不过,侯爷和侯爷夫人会答应吗?”

    她怔愣的看着他,没想到他这么爽快的说要陪她去,他不考虑一下吗?难道他忘了自个儿的身分不单单是文华,还是硕亲王吗?

    戚文烨调皮的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怎么了?”

    徐卉丹吃痛的叫了一声,可是两眼却欢喜得闪闪发亮。“这是真的吗?”

    “本王答应你的事,何时不认帐?不过,我需要一点时间做准备。”

    徐卉丹用力点点头。“你说何时出发,我们就何时出发。”

    戚文烨挑了挑眉。“你呢?你真的可以去哈尔国?”

    他都能离开京城了,更何况是她?她总不能明明白白告诉众人,她要去哈尔国寻找商机吧。

    “王爷的四哥在北燕郡,我的妹妹和外甥也在北燕郡,我此行乃是为了解父母亲对女儿与外孙的思念之情。”

    戚文烨闻言哈哈大笑。“原来你都算计好了?!”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要出远门谈何容易,不但要有充足的理由,还要带上不少侍卫和丫鬟……糟糕,碧芳这会儿找不到我,一定吓坏了。”徐卉丹终于想起来被她遗忘的丫鬟了。

    这个丫头有时像精于算计的狐狸,有时却又傻不隆冬的像个糊涂蛋,可不管是哪个她,都一样可爱。“你不用担心,我的人待会儿会将她带来这儿。”

    “这是那里?”

    “这间宅子的后门正对聚宝斋的后门。”

    徐卉丹明白的点了点头。“王爷真厉害,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出聚宝斋。”

    “我偶尔出入聚宝斋挑些宝物,与京城权贵官宦无异,可是经常出入聚宝斋,就容易启人疑窦,若是有心人追查下去,难保不会发现我与文华有关。”他很庆幸自个儿不像四哥那么引人注目,要不,想要隐瞒文华的身分还真不容易。

    “王爷可以隐藏如此之久,真是了不起。”

    “这只能说本王太不起眼了。”

    明明是他很擅长隐藏自己的光芒。“王爷确定好起程的日子,我们要如何会合,请王爷交代郭清。”

    “我知道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会待在府里不与任何人接触,免得教人察觉到我暗地的举动,坏了此行的计划……还有,这个给你。”戚文烨取出一个锦袋给她。

    “这是什么?”

    “你这个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每到了你上街的日子,我总要提心吊胆,索性请一位香料师傅为你调制这个东西,必要时候可以保护你。记住,最好每隔十五日换一次,我将香料成分的单子一起放在锦袋里面,若有不懂或困难之处,可以找乔大当家,他会帮你弄到这些香料……你的丫鬟来了。”

    戚文烨的话刚刚落下,戚明赫就带着碧芳出现,后面还跟着张晋。

    徐卉丹正想大赞一声王爷的耳朵太厉害了,碧芳已经激动的扑进她怀里。

    “大小姐,吓死奴婢了,奴婢真担心你出了事。”

    “对不起,没事了。”徐卉丹安抚的拍着碧芳的后背。

    戚文烨不以为然的撇嘴,若非他,岂是她一句“没事了”就能了结?

    徐卉丹显然见到他的小动作,懊恼的扯下面纱,教他见到一张满是红疹的麻子脸,他见了惊吓得两眼暴凸,不过很快就发现是胭脂画出来的,不禁气恼的一瞪,她开心的咧着嘴笑。

    张晋强忍着爆笑的欲望,上前提醒主子。“马车已经在外面了,王爷还是赶紧让徐姑娘她们离开。”

    戚文烨点了点头,连忙让负责看守这间宅子的管家送她们离开。

    徐卉丹不担心老太太反对她去北燕郡,老太太年纪大了,只要她天天缠着闹着,很难招架得住,而事实证明的确如此,唯一没料到的是,老太太无奈之下索性将此事推给永昌侯。不过,当她以为自个儿要上演下跪哀求这种戏码才有可能说动父亲时,父亲竟然一口就答应了,害她顿时傻了。

    “爹对不起你和芍药,如今只求你平安健康,无论你想做什么都由着你。”

    因为一个传说——双生子乃是不祥的征兆,此事关系着一家兴衰,他不得不抛弃苟药,让芍药以奴才女儿的身分长大。经过十年,芍药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又因他不能承认这个女儿而关进落霞轩,一关就是四年……若非芍药自毁容颜,破了双生子的咒,如今怎能成为王妃?若非自己如今不受皇上看重,可以静下来回想过去种种,他还没认清楚自个儿是多么愚蠢。

    略微一顿,徐卉丹诚心的道:“女儿很高兴爹远离朝堂。”这样的局势下去,难保不会有人兴兵谋反,一旦事成,如今在皇上身边的红人紫人只怕都没有好下场。

    永昌侯怔愣了下,不解的道:“人人都说爹很傻,你不同意吗?”不懂朝堂的人来看,他乃因为不受皇上重用,因而称病渐渐淡出朝堂,可是明眼人皆知,他是对皇上太失望了。皇上沉迷女色、无心朝政,对于他的进言表面上说好,转眼便抛至脑后,站在朝堂上,他自觉英雄无用武之地,还不如退下来。

    “人若真傻了,反而是好事。”

    “这是为何?”

    “傻子活得是真正的自由自在,无论做什么,最多换来一句‘傻子”,而是不是真的傻子,其实他毫不在意。”

    细细品味,永昌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徐卉丹的目光有着重新的省思。

    “爹不同意吗?”徐卉丹没有退缩的面对永昌侯的审视。

    “这就是你宁可教人当成傻子的原因吗?”

    徐卉丹嘿嘿一笑,不愿意做任何解释。

    “人生在世还真没几个能像傻子一样活得自在。”

    “爹如今活得不自在吗?!”

    “每日可以钓鱼、下棋、看书,怎么会不自在呢?”

    徐卉丹两眼一亮,决定充当红娘。“娘很喜欢下棋,爹可以找娘一起下。”

    “是吗?”

    “我与娘下过棋,十次有九次是娘的手下败将。”

    “改日,我一定要与夫人下盘棋。”

    “何必等到改日呢?今晚让娘亲自下厨,我们一起用膳,再看爹娘对弈,看是爹的棋艺高过娘,还是娘的棋艺胜过爹?”

    永昌侯笑着点点头,徐卉丹欢喜的赶紧唤来碧芳去福德院传话,永昌侯回到先前的话题。

    “前去北燕郡,路途遥远,理当多派一些侍卫护送,可是人一多,难免招人注目,徒增闲言闲语,给宫里添猜忌。我想,除了郭清,你再挑上三名侍卫,另外带上两名丫鬟伺候。”

    “是,谢谢爹。”

    “你一个姑娘家出门在外总是不便,还是换上男装。”

    “女儿与爹的想法一样。”

    “你要有所准备,这一路会很辛苦,吃不好,睡不好。”

    “当初芍药能够挺着肚子去北燕郡,我又岂会应付不来这一路的辛苦?”

    “这会儿天还冷,暖和一点再起程吧。”

    “我会做好完全准备再启程,对了,不知道爹有何话要女儿带给芍药?”

    脸色一沉,永昌侯道出内心挣扎许久的决定。“告诉芍药,爹不能为你们做什么,只能让你们做自个儿想做的事。”

    这是在暗示什么吗?爹忠君爱国,是标准的文人,虽说当今皇上令他失望,但也不会就此倒向宁亲王,可是,为何现在这话听起来有那么一点支持宁亲王造反的味道?

    “你将我的话带给芍药就可以了。”

    徐卉丹点点头。“女儿明白了,必然将爹的话原封不动带给芍药。”

    过了父亲那一关,徐卉丹天天数着日子等待戚文烨的消息,还好不到一个月,郭清就得到消息了,十日后,他们在京城通往北方官道的第一个乡镇——仙化镇会合。

    虽然她是一个很重视时效的人,但是不喜欢一直赶路,这会让她错过很多沿途的风光。出了京城到仙化镇至少要一日,她索性提早三日出发,如此一来,就可以在仙化镇歇息两日。

    这一日,徐卉丹终于起程前往北燕郡,带上碧芳和秋莲两个丫鬟,还有包含郭清在内信得过的四名侍卫。

    他们来到仙化镇,住进当地唯一的一家客栈,待了两日,文华手下的齐二当家带领的商队也来仙化镇,而戚文烨易了容混在其中;与此同时,打着戚文烨名号的一小队人马从硕亲王府出京去了西北。

    徐卉丹看着易容的戚文烨,一遍又一遍,觉得真是不可思议。虽然在现代也见过化妆的技巧创造出来的神奇,但是真的没想到一把胡子配上古代的化妆技巧,竟可以让一个人老了十岁。

    “你这个丫头盯着男人看都不知道害羞吗?”戚文烨的口气听起来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倒是透着偷悦。

    徐卉丹抗议的撇嘴道:“你看清楚,我如今是男儿身。”

    “我看你就是个娇滴滴的姑娘。”还是个天仙般的女子,即使脸上画满疹子,还是美得教他无法移开视线。

    老实说,她看自个儿这身打扮,还是只有胭脂味,没有阳刚味,不能不说,这身装扮其实很阿Q,根本是自我安慰。比起她的装扮,她更好奇他的易容。

    “你每次出远门都是如此打扮吗?”

    “若是混在商队里面,就必须如此打扮。”

    “谁是你的替身?”

    “一个与我有七分相似的人,不过,他会以皮肤长疹子为由蒙着脸,最重要的是他能够模仿我的声音。”

    徐卉丹闻募大双眼,她对替身演员一直很好奇,“我见过吗?”

    “我岂会让他轻易出现在众人面前?”

    “对哦,他要当你的替身,若是常常出现在众人眼前,很容易被发现……差点儿就忘了,皇上为何允许你离开京城?”

    眼中闪过一道狡猾的光芒,戚文烨语带嘲弄的道:“我要去西北找一位隐士。”

    “隐士?”

    “这位隐士上知天文下通地理,能够算出大梁的国运。”

    “这么厉害?”她不是故意嗤之以鼻,只是不认同,一个国家的兴败用算的,那人还要不要努力?

    “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如此厉害,但是他曾经见过父皇,直言父皇会死于非命。”言下之意,皇上很清楚先皇死于非命,因此深信这位隐士有预知的能力,说白了,皇上根本是作贼心虚。

    徐卉丹没好气的撇嘴冷笑,这有何稀奇?若是皇上身边尽是心怀不轨之人,她也能够预言皇上必然死于非命。

    “真是奇怪,先皇既然得到这位隐士的预言,为何没有防备呢?”

    “先皇识人不明,错将奸猾的小人当成忠仆。”

    “这是何意?”徐卉丹两眼闪烁如灿烂星光,这个时代太无聊了,豪门八卦最适合解闷,偏偏傻子不便交际应酬,没有机会听到豪门秘辛……凡事有利有弊嘛!

    戚文烨伸手轻戳徐卉丹的额头。“你这个丫头何时成了包打听?”

    “不要叫我丫头,要叫我小扮儿。”徐卉丹懊恼的揉着额头。

    “小……不行,脸儿水水嫩嫩,一看就知道是个丫头。”

    她无法否认原主这张脸实在美得不像话,只能回以一个鬼脸,他宠溺的一笑,顺手拍了拍她的头。

    她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对了,差点忘了,皇上为何要找那位隐士?”

    “皇上近来身子不好,夜里经常作恶梦。”

    徐卉丹又想冷笑了,沉迷女色,身子都被榨干了,怎么会好呢?况且能够坐上这张龙椅,透着弑父的阴影,也难怪夜里会作恶梦……微微挑起眉,她歪着脑袋瓜瞅着他。

    “皇上夜里作恶梦与你有关吗?”

    “我岂有本事让皇上夜里作恶梦?”

    “我听说有那种可以让人生出幻觉的草药。”

    戚文烨大为惊奇的扬起眉。“原来你还懂得这种玩意儿。”

    “我不敢说博览群书,但也看了不少。”徐卉丹一副很八卦的绕着戚文烨打量了一圏。“你是大商人,能够为我制作香料当武器,想要取得这样的草药应该不难。”

    “可惜啊,这事确实与我无关。”这事只怕与后宫那位六宫之首有关。

    从皇上迩是皇子之时,方皇后就处处想展现一国之母该有的贤慧,好不容易盼到夫君当了皇帝,她得偿夙愿,可是这位皇帝却如同脱缰野马,纵情声色,怠惰朝政,眼看着要将大梁带向毁灭,她怎能不紧张?

    她的儿子还小,所以她应该适时给皇上敲打敲打,盼着皇上醒悟过来,振作起来,只是她绝对想不到,这一切会遭到有心人利用。

    想想也是,戚文烨在宫里还不至于有这等通天本领,不过,从戚文烨若有似无的笑容中,她肯定此事绝不单纯。

    “皇上为何知道这位隐士在西北?”

    “最近从西北传来不少传言,与大梁的国祚有关。”

    徐卉丹笑了。“这事肯定是你动的手脚吧。”

    戚文烨笑而不语,没有否认。

    “皇上为何将此事交给你?”

    “我有缘见过这位隐士一面,而西北正好是我的封地,我又没有威胁性,皇上当然只能将此重大任务交给我啊。”

    这是她第一次认清楚他的势力……不,应该说文华的势力有多庞大,虽然不像掌有兵力的武将可以占地为王,可是情报在关键时刻能够左右胜负……当今皇上太小看这位弟弟了,如今被人家算计了,真是活该!

    “宫里有这么多人,就你见过隐士,这真是不简单。”徐卉丹饶富兴味的道。

    “父皇是在皇家避暑山庄见到这位隐士,当时身边只有四哥和我。这事说起来真的很巧合,那一年二哥身子不适,没有跟去避暑山庄,而三哥因为逼死一名青楼名妓,遭父皇禁足三个月,至于其他皇子,父皇不下令,他们无法凑近父皇。”他也不喜欢待在父皇身边凑热闹,可是他与四哥亲近,自然就跟着出去踏青了。

    “宁亲王也见过这位隐士?”

    “是啊,按理四哥在北方,距离西北比较近,可是皇上信不过四哥,这份差事当然就落在我身上了。”

    “你若是找不到那位隐士,回去如何向皇上交差?”

    “我当然找得到那位隐士。”

    “你找得到……难道人在你手上?”

    略微一顿,戚文烨避重就轻的道:“文华要找一个人倒也不是难事。”

    这个男人不只是狐狸,还是千年的狐狸,皇上肯定不知道自个儿被他耍得团团转。

    “我听说你与宁亲王没有往来,感情不好,事实不然,是吗?”

    “四哥是我最敬佩的人,文华能够成为大商人,这背后有四哥相助。”虽然他是皇子,但是银子不多,而四哥是父皇最宠爱的皇子,赏赐不断,四哥的母妃香贵妃又出自宣州郡的大族,嫁妆绵延十里,银子真的很多。

    徐卉丹不由得重新打量戚文烨,得到了一个结论。“王爷堪称骗子中的高手,人人都被王爷唬得团团转。”

    “我可不曾骗你。”

    “我聪明机灵,王爷可不见得有本事骗得了我。”

    “是,你聪明机灵,还绝美无双。”

    徐卉丹懊恼的跺脚。“不要强调我的容貌。”

    “好好好,你没有绝美无双,你与所有的姑娘一样——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哪个姑娘不希望被人家夸成了天仙,京城权贵官宦之家的千金小姐更是如此,人人恨不得在外貌上压过群芳,只有她,宁可将自个儿的绝世容貌隐藏起来。

    徐卉丹噗嗤一声笑出来。“难道你不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吗?”

    是啊,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可是,偏偏她特别美艳,老是教他忘情的看傻了。

    “……我去看看箱笼收拾好了吗。”徐卉丹受不了他越来越炽热的目光,转身跑出房间。

    人跑了,戚文烨的目光还是收不回来,直到某人受不了的轻咳了几声。

    “主子最好管好眼睛,还有,不要一逮着机会就在人家脸上摸一把,要不不到一日,整个商队的人都知道主子喜欢那位‘小鲍子’。”孟云霄可以说是戚文烨的情报头子,也是戚文烨底下暗卫队的头领,平日不会出现在硕亲王身边,可是文华在商队的时候,他就会亲自守护。

    戚文烨无比哀怨的收回视线,送上一个斜眼,若是张晋和戚明赫,绝对不会唠叨这些……没法子,他们必须跟着替身去西北……真想念他们两个,他们比起这个像影子似的小子更懂他的心。

    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们不敢住驿站,只能投宿客栈,而且分开投宿,好像两边毫不相千。偶尔,他们也要露宿荒郊野外,这时候就不分彼此,一起搭棚子,一起轮值守夜,虽然有诸多不便,但是戚文烨宽敞的马车足以让徐卉丹、碧芳和秋莲安安稳稳睡上一觉。总之,这一路走得很顺利,不到半个月就进入北燕郡的边界。

    想到明日就要进入北燕郡了,徐卉丹数了几千只的绵羊都睡不着,索性溜下马车,找一个高处看星星。在现代,都市因为光害的关系,根本看不见星星,而她每日忙于工作,也没有闲情逸致看星星;来到这个时代,虽然星星每夜高挂天空,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可她还是不曾好好欣赏。

    念头一转,她就闻到一股香味……深深吸一口气,这应该是烤鸡的香味,徐卉丹忍不住嘴馋的咽口口水,肚子随之附和的咕噜咕噜叫。

    “是不是肚子饿到睡不着?”戚文烨也不知从哪儿蹦出来,手上还带着油纸包着的鸡腿,打开油纸包,香味更是令人两眼发直。

    “你哪来的烤鸡腿?”

    “我去附近的农家买的,吃吧。”

    “我们一人一半。”

    “我是特地为你弄来的,你吃就好了。”

    虽然很想说有福同享,但是唱空城计的肚子真的很不配合,她也就不客气的拿起鸡腿大快朵颐,还抽空问他。“你怎么知道我肚子饿了?”

    “这一路上你吃得很少,都痩一圈了。”虽然从不见她挑食,人家吃什么,她就跟着吃什么,可是明显吃得很少,看得出来食物不合她的胃口。

    心,微微一颤,没想到他如此注意她,徐卉丹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

    “不好意思,我养尊处优惯了,在吃食方面向来很挑嘴,一时不习惯这一路上的吃食。”现代,她一直都是在富贵环境中长大,饮食讲究精致;在永昌侯府,食物的美味和精致度虽稍微逊色,但是倒也没有适应上的问题;可是投宿不到二星级的旅店以及露宿荒郊野岭,吃食真的相差太远了。

    “我第一次跟着商队出来的时候,足足有一日没吃东西。”

    “当时你几岁?”

    “八岁。”

    她还真是傻眼了,虽然一直觉得古人过于早熟,七早八早就结婚生子,不知道是不是因太闲了,只好被迫长大,可是八岁就跟着商队跋山涉水,这是不是太卖命了?

    “别发呆,赶快吃。”戚文烨好笑的轻轻推她一下,她赶紧继续啃鸡腿。

    “我跟着商队走了几次之后,也就习惯各种粗食了。”

    她只能说人的适应力真的很强,而关键在于心态,接受必须生活在这样的环境,自然就会去适应、融入。

    戚文烨拿出手绢,轻轻为她檫拭沾满油渍的嘴巴,宠溺道:“真像个孩子。”

    她被电到了……一抹嫣红爬上娇颜,她感觉心跳得好快,以她在现代的年纪——二十五岁来说……不,她来这儿三年了,应该说是二十八岁了,总之,她比他年长,为何这会儿觉得自个儿像情窦初开的小女孩?

    “赶快吃啊。”

    粉红色的氛围瞬间消失不见,她该说这个男人很会破坏气氛,还是庆幸他及时阻止她无边无际的胡思乱想?

    “明日进了北燕郡之后,我们必须分开行动,你要进入宁亲王府,而我投宿客栈,待我与四哥商议好了,我们就起程前往哈尔国。”

    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她歪着脑袋瓜瞅着他。“即便我不去哈尔国寻找商机,你为了宁亲王也会走一趟哈尔国,是吗?”

    “你不提此事,我也会问你馨想去哈尔国寻找商机。”他怎可能将她独自留在京城?即使见不到她,也要随时能确定她是否安好,两人相距千里,他岂不是日日担忧她会不会遭人家欺负,或者哪日她又见义勇为惹祸上身?

    徐卉丹满意的点点头。“很好,赚钱一定要想到我。”

    “我只要赚钱想到你就够了吗?”

    “原来你对我的期待竟是少得如此可怜!”

    这是何意?难道她应该对他有其他的念头吗?

    戚文烨故作不悦的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看我如此费心在此深夜为你弄来这只烤鸡腿,还以为我们好歹是好友。”

    “……你愿意当我是好友,我很开心。”为何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感?难道期望他对她的好有着更深的含意吗?

    他一点都不开心,他不愿意只当好友,还想要更多……若他不是王爷,身边没有阴谋算计,没有难以预料的危险,无论她愿意与否,她只能是他的妻子。

    “我真的很开心!”为何他一脸阴沉?她是不是不够有诚意?

    有时他真想不顾一切告诉这个丫头,他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

    “你不开心吗?”徐卉丹觉得很困扰,他看起来很不开心,可是,她已经搞不清楚他为何不开心,“好友”

    是他先提出来,而她只是附和,怎么这会儿好像是她硬要勉强他当好友呢?

    戚文烨无声一叹。“我没有不开心。”

    “真的没有不开心?

    “没有,你的鸡腿究竟要不要吃?”他没有等她回答,伸手将鸡腿抢过来。“你不吃,我吃。”

    “那个……”她说不出口,那是她啃过的鸡腿,他怎能吃呢?男人比较粗线条,可能不觉得此举有何不妥,若她点破了,反倒让两人都变得不自在,可是,这样子真的太亲密了……“夜深了,继续坐在这儿看星星,你会招凉的。”

    徐卉丹点了点头,赶紧逃回马车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想到她要漱口,只好重新下马车漱口,还好两个丫鬟累坏了,自始至终没有惊醒她们。

    除了刚刚来到这个时代见过一次面,这是徐卉丹第一次与徐芍药面对面说话,你看我,我看你,两人越看越新奇,撇开徐芍药左边脸上的疤痕,她们还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双生子,不过仔细一瞧,两人却又截然不同——徐卉丹热情诨放,可是举手投足优雅得像一幡画;徐芍药沉静如水,可是浑身透着教人不敢轻视的气势。

    “听王爷说,硕亲王要带姐姐来北燕郡,我吓了一跳,也不曾听哥哥提过姐姐认识硕亲王。”芍药口中的哥哥就是郭清,当初永昌侯就是让她以郭家的女儿活下来。

    “郭大哥大概没想过特意将此事告诉妹妹。”

    “姐姐怎么会认识硕亲王?”

    “你知道聚宝斋外面有个金元宝,我就是因为那个金元宝认识硕亲王的。”

    芍药见过那个金元宝,虽然不清楚过程,但是不难想象一定很有趣,于是笑盈盈的道:“姐妲真的很喜欢金元宝。”

    徐卉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你不觉得金元宝真的很可爱吗?”

    “是,很可爱。”她觉得姐姐比金元宝更可爱……虽然这个二度落水之后的姐姐与她先前熟悉的姐姐不一样,但是她觉得这样很好,一如她过去所言,姐姐如此善良,上天怎会让她一辈子当傻子?如今她不但恢复健康,还活得更有朝气活力,这岂不是上天对一个良善之人的回报?

    “……总之,我们后来因为合作赚钱,两人就成了朋友。”一般人很难理解她对金元宝的喜爱,她还是将焦点拉回来原来的问题。

    “只是合作赚钱的朋友吗?|徐卉丹顿了一下,点头道:“是啊,只是合作赚钱的朋友。”

    芍药一笑置之,也不再追问,转而问:“永昌侯府都还好吗?”

    “爹已经远离朝堂了,倒是徐容道与方家走得很近,看得出来他野心很大。”

    “侯爷不管他吗?”

    “管不了,还反过来被说了一顿。”

    芍药冷冷一笑。“徐容道盼着侯爷给他铺路,可惜他们怀抱的心思从来不一样,他也只能四处结交权贵,给自个儿找机会。”虽然侯爷曾经舍弃过她,但她不会否定侯爷这个人,侯爷是真正忠君爱国之人,而徐容道不过是一个妄想权力的小人。

    “爹要我带一句话给妹妹。”

    “姐姐请说。”

    “爹不能为我们做什么,只能让我们做自个儿想做的事。”

    眼神一沉,芍药默默不发一语。

    “爹让我将他的话原封不动带给你,你就明白了。”不过,她实在不知道妹妹真的明白吗?关于芍药的事,她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聪明睿智、刚毅果断,总之,就是像花木兰一样传奇的女子,她不会不明白爹的意思。

    “此行回到京城,姐姐让侯爷带着母亲……若是老太太愿意,也带上老太太,一起去南边的庄子住上两三年。”

    “去南边的庄子住上两三年?”

    “母亲一直很想去南边,如今侯爷赋闲在家,不如带着母亲去那儿住上两三年,看看那儿的风光。”

    虽然她有很多问题,可是直觉告诉她,问了,芍药也不会正面回答她,索性直接点头道:“我知道了,必会将妹妹的话转告爹。”

    “姐姐长途跋涉必定累了,先回房歇着,晚上我设宴款待姐姐。”

    “我想先看小圆仔。”

    “这会儿小圆仔应该与王爷在骑马场……王爷坚持男儿应该在马背上长大,而小圆仔好像很喜欢马儿,我也拦不住。”芍药知道她有多震惊,小圆仔才一岁七个月,走路虽然稳了,但还称不上利落,如何上马呢?可是王爷坚持将小圆仔教导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她能够说不好吗?再说,如今肚子里面还有一个,她也管不了王爷要当严父还是慈父。

    徐卉丹一副可以理解的点点头,道:“我晚宴再看小圆仔好了。”

    当夜,徐卉丹躺在床上,闻着被褥散发出来的香味,以为一翻身就可以睡着了,毕竟这段日子没能睡这么舒服的床,可是翻来覆去好一会儿,眼睛还是睁得很大。

    她这个人还算有政治敏锐度,经商的人嘛,不能看不出来权力的变化,她很肯定芍药在暗示一件事——京城未来的两三年必起战火。

    宁亲王若造反,硕亲王是不是也会卷入其中?宁亲王如何与她无关,但是戚文烨若出了什么事……叩叩叩!窗上传来轻轻的敲打声。

    戚文烨?怎么可能?徐卉丹小心翼翼的掀被下床,套上鞋子,来到窗边,将窗子悄声往外推开,见到戚文烨站在外面对她微笑,她不由得眨了眨眼睛,再看,真的是戚文烨。“你怎么跑来这儿?”

    “没见到你,总觉得不安。”

    他们是好友,他只是单纯关心她,可是,她还是觉得整个人甜滋滋的。“我在王府很安全,倒是王爷就不一定了。”

    “这是为何?”

    “王爷随着商队来这儿,总不会一直待在客栈吧。”

    “本王到现在连客栈都还未进去。”

    徐卉丹半眯着眼睛,语带质疑的问:“王爷今日都去哪儿了?”

    “我想在这儿做生意,当然要先四处走走看看……你以为我去哪儿了?”戚文烨显然察觉到她的脑子在想什么,戏谑的挑起眉。

    娇颜浮上一层淡淡红晕,徐卉丹语带打探的扬起下巴。“北燕郡可热闹了,王爷有没有每个铺子都进去瞧瞧?”

    虽然进了北燕郡就被送进宁亲王府,但是坐在马车上,还是可以从车窗窥探到外面的热闹,真没想到,她以为苦寒的北燕郡如此热闹,不能不说,这位宁亲王很了不起,不过也因此开始担心了,戚文烨会不会不小心就逛进青楼?青楼可是很容易闹出人命的地方。

    戚文烨强忍着大笑出声的欲望,正经八百的道:“若是每个铺子都进去瞧了,本王看上三天三夜也看不完°”

    “王爷是否很想用上三天三夜将每个铺子都看完?”其实她更想问:王爷会不会去青楼坐一坐,顺道和北燕郡第一名妓把酒言欢?

    “若是你陪着本王,本王倒是考虑进每一个铺子瞧一瞧。”

    这话可真是讨人欢心,不过,这事恐怕有点困难。“我可是宁亲王府的贵客,怎能与一个商人四处闲逛?”

    “本王何时才能与你四处闲逛?”戚文烨玩笑似的抱怨道。

    “到了哈尔国,我们总可以当个普普通通从大梁来的商人吧。”徐卉丹接着将窗子关上,隔着窗子道:“时候不早了,明日王爷想必还有事要忙,还是早一点回客栈歇息吧。”

    “我还没说完……”

    “主子说得还不够多吗?再说下去,天都要亮了,主子还是明日再说吧。”某人很不识相的打断这位情难自抑的王爷。

    怔愣了一下,徐卉丹赶紧捂住耳朵,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床边,甩掉鞋子,躲进被子里面,真是丢死人了!虽然知道戚文烨从来不会落单,明着暗着也不知有多少侍卫,可是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忘了其他人……她以后如何见人?人家,定会认为她很随便……不对啊,随便的人是戚文烨,是他没规矩,半夜跑来敲她的窗子,若惊动其他人,岂不是更坏了她的名声!

    是啊,真该丢脸的是戚文烨,不是她,干么像个采花大盗一样?不过……徐卉丹忍不住唇角上扬,丢脸是丢脸,可是他的挂念依然令她心头甜如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府有只狐狸妻最新章节 | 王府有只狐狸妻全文阅读 | 王府有只狐狸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