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王府有只狐狸妻 > 第五章 巧计坏姻缘

王府有只狐狸妻 第五章 巧计坏姻缘 作者 : 艾佟

    十日后,京城权贵官宦之家都收到一张帖子——请众人明日前去硕亲王府吊唁。

    接到帖子,人人都吓了一跳,难道连硕亲王也病死了吗?可是不对啊,死人应该是派人来送报丧条子,怎么送来的是宴请用的帖子?这事实在太诡异了,各家赶紧派人出去打听,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各式各样的猜测搅得人心惴惴不安,可是一听到打听回来的结果,各个都傻眼了。据说,硕亲王从一位半仙口中得知皇室有难,血光之灾未消,自觉他很快就会跟着太后和先皇去了,索性先为自个儿办个隆重的丧礼,请众人前去为其吊唁。

    虽然人人皆知硕亲王素来疯癫,有此之举也不奇怪,可是听闻此事,还是忍不住斥一声“疯子”,真是太胡闹了!唯有徐卉丹笑得东倒西歪,还拍手叫好。

    “这真是高招,太高招了!”如今闹出这样的事,宫里还有谁敢动他一根寒毛?皇权时代,教育普及率不高,鬼神之言比孔子说更有说服力,而此时新皇的位子又未坐稳,有心人正寻机兴风作浪,新皇更不能容许妖魔鬼怪的言论成真。

    碧芳觉得很困惑。“王爷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他是在给自个儿打预防针。”

    “喔?”

    “我是说,他抢先一步说自个儿会遭到毒手,宫里的刀剑就会离他远远的。”

    碧芳明白的点点头,可是,又深感不解。“宫里看不出来硕亲王的用意吗?”

    “宫里都是一些脑子极其复杂的人,没有的事,也会变成那么一回事,怎可能看不出来?可是,那又如何?

    他们也只能莫可奈何,至少他敢为自个儿办丧礼,有哪一位王爷敢这么做?”

    碧芳想想也对,这不但触霉头,连王爷的面子都没了。

    徐卉丹越想越好笑,忍不住嘀咕。“他一定是弘昼的嫡传弟子……不对,应该说弘昼是他的嫡传弟子,而弘昼显然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喜欢办丧礼,还吃祭品。”

    碧芳听得迷迷糊糊。

    “弘昼是谁?”

    “呃……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人,总之是不重要的人……其实,硕亲王这么做还有一个更深沉的用意。”徐卉丹傻笑的赶紧转移焦点。

    “什么用意?”

    “他此举乃是在向宫里的人表示,宫里的人可以视他为死人,他对宫里的位子从来没有兴趣。”以前她从不认为皇子对坐上龙椅没贪念,闷题在于有没有机会,可是很奇怪,她相信他真的没有,只是不解,为何他对皇位没有野心?若是没本事,只能说他有自知之明,可是不然,她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若真的有野心,他不是没有机会去争。

    “宫里的人会相信吗?”

    “一个在众人眼中疯疯癫癫的王爷确实构成不了威胁。”

    “明日会有人去硕亲王府吊唁吗?”

    徐卉丹歪着脑袋瓜想了想。“脑子正常的人应该不会去吧。”

    “他是王爷。”

    “一个没有权力的王爷不可怕。”可怕的从不是身分,而是权力。

    一顿,碧芳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两眼瞪得好大。“大小姐要去?”

    “我当然要去,人家可是在帮我。”

    “硕亲王是在帮大小姐?”

    眼珠子贼溜溜一转,徐卉丹欢喜的道:“你说,哪个正常的人会娶一个傻子?”这会儿碧芳全明白了,原来那日大小姐去聚宝斋找硕亲王就是为了此事。

    “老太太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

    “若不想让老太太成日算计我的婚事,也只能这么做了。”她不在乎那位自私的老太婆有何反应,别怪她不尊重她老人家,满脑子只想从孙女儿的婚事得到好处,却不曾想她会不会嫁得委屈,她会不会幸福,这是至亲的家人应该做的事吗?

    “老太太若怪罪下来,竹芝轩的丫鬟婆子都会遭殃。”

    “不用担心,我有这个。”徐卉丹挥了挥手上的帖子,见碧芳遗是不解,她笑着道:“硕亲王为何单独发给我帖子?这是给了我不能不去的理由。”

    碧芳懂了。“我还正奇怪,硕亲王已经送给侯府一张帖子,为何又独独送给大小姐一张帖子?”

    “王爷是个心思细腻之人,我单独收到帖子,还能不去吗?”

    “可是,会不会有人不介意大小姐是傻子,还是上门提亲?”侯爷身分显贵,又得皇上器重,当了侯爷的女婿无疑从此成了权贵官宦之家的座上客,相信有不少贫穷士子不介意大小姐是个傻子。

    徐卉丹狡猾一笑。“就是有人敢上门提亲,别说父亲,就是老太太也不敢让我嫁人。”

    “这是为何?”

    “人家会说永昌侯缺德。”

    碧芳两眼瞬间亮了起来。“对哦,别说是侯爷一向爱惜名声,就是老太太也不愿意侯爷担此臭名。”

    “这是一招釜底抽薪之计。”

    碧芳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双肩垂下。“可是,大小姐的姻缘之路岂不是就此断了?”

    “嫁人有什么好?遇到好婆婆,谢天谢地,若是遇到坏婆婆,我能上衙门告状吗?相爱的人都会闹脾气吵架,靠媒妁之言结合的两个人岂不是更难相处?夫妻两人过日子已经不容易了,再来个小三……我是说侍妾,成日想着斗垮我,我还要过日子吗?我的脑子可是很矜贵的,可不想搞那种没格调的宅斗。”

    碧芳听傻了,真不知道大小姐哪来这些奇奇怪怪的话。

    她是不是说的太Over了?其实,她也没说错啊,以她的身分不可能嫁平民老百姓,而稍稍有本事的家庭,男人一定养小三、小四……她单是想象与一堆“小”字开头的女人耍心机,就觉得脑袋快要爆掉了。

    “如何度过眼前的危机比较重要,至于其他的事,走一步是一步。好啦,明日我们不去玉宝阁,而是直接坐府里的马车去硕亲王府。”

    “直接坐府里的马车去硕亲王府?”

    “我们光明正大去硕亲王府,人家才知道我们的身分。”

    “太太不发话,大小姐不能动用府里的马车。”换言之,大小姐出门必须得到太太同意,而太太只同意大小姐偷溜出门,可没答应大小姐光明正大走出去。

    “你告诉我娘,我吵着吃天香楼的糖醋鱼,请她安排马车,她应该会同意,到时候我们半路上再转去硕亲王府。”

    徐卉丹再一次将帖子看了一遍,收起来,重新拾笔蘸墨,继续未完成的事业计划书。

    在这个万物欣欣向荣的时节,艳阳高照,处处生机,热情奔放,而硕亲王府却陷在一片剌眼的白色当中——白色灯笼,四处白幛环拥,好像真死了人似的。

    中堂大院摆了一具棺木,棺木是空的,而这场丧礼的主角就坐在棺木前方的香案上,棺木两侧各跪着一列身着丧服的侍卫,神情肃穆哀戚。

    徐卉丹被迎进硕亲王府的时候,突然生出一种“不会寘死了人吧”的感觉,这种气氛哪里像在演戏?只差没有哭声凑个热闹。总之,她不能不说戚文烨这人真是了不起,想玩就玩得有模有样,一点都不马虎,看看府里的小厮侍卫,每一个人的神情都极其认真严肃,谁会相信这不过是主子的一场闹剧?

    徐卉丹很清楚,当她打量别人时,人家也在暗暗打量她,甚至还有人躲在暗处留意她,而她好像毫无所觉,只是带着胆怯的紧紧抓住碧芳,一步一步往前走,直到进了正堂。

    瞧见坐在香案上紧闭双眸的戚文烨,徐卉丹立刻松开抓住碧芳的手,跑到戚文烨身边,傻里傻气的歪着头瞅着他,过了一会儿,很困惑的皱着眉。

    “大小姐……”碧芳连忙追过来,伸手将徐卉丹拉开,不时尴尬的左看右瞧。

    “死人怎么会坐在这儿?不是应该躺在棺木里面吗?”徐卉丹回头问碧芳。

    “大小姐,硕亲王自觉活不了多久,先帮自个儿办丧礼。”

    徐卉丹好像明白的点点头,再次跳到戚文烨身边,伸手戳了戳他的脸。“你快要死了吗?”

    碧芳惊吓得再一次将徐卉丹抓回来。

    不过就在这时,戚文烨有如幽魂似的轻飘飘说了。“我快要死了。”

    徐卉丹尖声一叫抱住碧芳。“死人说话了。”

    “硕亲王还没死,只是自觉活不了多久。”碧芳不厌其烦重述一遍。

    徐卉丹小心翼翼转过头看着戚文烨,半晌,放开碧芳,再一次凑到戚文烨身边,碧芳想将她拉回来,可是被她挣开了,她又伸出手指戳他的脸,像在对小孩子训话的道:“死人要躺在棺材里面。”

    “本王还没死,只是要死了。”

    “死了就躺在棺材里面,不要坐在这里。”

    戚文烨张开眼睛,眼中闪过一抹异样光彩,用力大吼。“本王还没死!”

    “你要死了,先在棺材躺好。”

    戚文烨两眼瞪得像铜铃似的。“你这个丫头是傻子吗?”

    “我是傻子,你是疯子!”徐卉丹像在逗玩具的,直用手指戳戚文烨的脸,还咯咯咯笑个不停,不断呢喃“傻子”和“疯子”。

    戚文烨看起来好像恨不得掐住徐卉丹的脖子。“你们把这个傻子给我撵出去!”

    徐卉丹对戚文烨翻白眼。“疯子……傻子……疯子……”

    戚文烨终于激动的从香案上跳下来。“不是叫你们将这个傻子撵出去吗?”

    “啊……死人活过来了!”徐卉丹也跟着激动的跳起来。

    “本王还没死!”

    “死人活过来了!”

    戚文烨龇牙咧嘴的大吼。“你们都死了吗?还不赶紧将这傻丫头撵出去!”

    原本站在香案后方,已经看傻的张晋终于反应过来了,连忙来到徐卉丹身边。

    “谢谢姑娘今日来参加我家王爷的丧礼,姑娘请回吧。”

    徐卉丹看着张晋,控诉的指着戚文烨。“他是疯子!”

    张晋唇角抽动了一下,真的很想点头附和,他家王爷真的很疯,不过,徐家大小姐也是个高手,竟然可以跟王爷一来一往演得如此逼真,让所有的人都看傻了……他突然可以理解王爷为何喜欢这位徐家大小姐了,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一个人可以与王爷如此合作无间的人了。

    徐卉丹突然伸出手。“不是说有好吃的吗?”

    张晋怔愣了下,脑子反应不过来。“有好吃的?”

    “帖子上说有好吃的,我来吃好吃的。”

    张晋很苦恼的看着戚文烨,王爷怎么没说帖子上有这么一句话呢?

    戚文烨摆了摆手。“去厨房取一些点心给她。”

    这时,有人急匆匆的跑进来。“皇上宣王爷进宫。”

    王爷都要进宫了,碧芳当然是赶紧拉着徐卉丹离开硕亲王府,总算结束了这场闹剧。

    这事过了三日,冯氏才得知徐卉丹在硕亲王府闹了这么一出戏,气得不但将徐卉丹找来,连孙氏也唤来了。

    “你给我跪下!”

    傻子哪会乖乖跪下?!徐卉丹很识相的搬出拿手好戏——躲在碧芳后面,同时装出胆怯害怕的样子。

    冯氏又气又无奈,只能转向碧芳。“你究竟是怎么照顾大小姐的,为何会让大小姐跑去硕亲王府参加王爷的丧礼?”

    “大小姐收到硕亲王的帖子,奴婢怕得罪硕亲王,也就不敢阻止大小姐。”碧芳将预备好的帖子递给绿珠,绿珠再呈给冯氏。

    虽然事实摆在眼前,冯氏还是很疑惑。“硕亲王已经送帖子给永昌侯府,为何又单独送给丹儿?硕亲王又是如何认识丹儿的?”

    糟糕,徐卉丹没料到冯氏有一此一问,这个老太婆怎么念头一转就抓到重点?

    这会会儿碧芳可慌了,是要将此事推给硕亲王?还是直接承认硕王认识大小姐?这可不行,如此一来,就隐瞒不住她们溜去玉宝阁的事,不过,这还是小事,如何说清楚硕亲王与大小姐的关系才是真正的麻烦事。

    正当两人忙着在脑海寻找适当的说词时,孙氏说话了。“单独收到帖子的并非只有丹儿,容道、馨儿和香儿他们都收到了。”

    “这事我也觉得不解,便派人去几家交好的人家查探,原来硕亲王给那日赏梅宴遇见的少爷千金都送帖子了,只是没有人当真。”

    徐卉丹和碧芳同时松了一口气,真想对戚文烨竖起大拇指,太了不起了,安排得如此天衣无缝!

    冯氏看起来快晕倒了。“你为何不早说?”

    “我也没想到丹儿会跑去硕亲王府参加王爷的丧礼。”

    是啊,正常人不会做这种事,而徐卉丹不是正常人。冯氏已经着手帮徐卉丹挑了几门可以成为永昌侯府助力的亲家,如今全毁了,不禁又气又恼。

    “前些日子你不是说丹儿好一点了吗?”

    “这些日子丹儿的情况确实好转,经常乖巧的待在屋里看书练字,还在院子种了一些花卉,犯傻的事只是偶尔为之,我怎么也没想到丹儿会在此事犯了傻病。”前些日子为了挡下方家提起的那门亲事,孙氏不得不向冯氏表示,徐卉丹的情况有好转的迹象,这原本是盼着玛氏不再随便看待丹儿的亲事,谁知竟会闹出这一出。

    事已至此,冯氏再气也莫可奈何,只能口头训诫一番便作罢。

    虽然从此免于被老太太随便嫁了,徐卉丹却也因此被禁足一个月。

    以前她是静不下来的人,好像永远无法停住的陀螺,爷爷还会取笑她是过动儿。来到这个时代,她不得不配合身分慢下脚步,倒也渐渐适应了,不过,教她只能待在竹芝轩足不出户,这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还好,尽避失去行动上的自由,这段时间她倒是与到了北燕郡的芍药有了连系,并得知北燕郡的情况。芍药在信中拜托她帮忙——为北燕郡即将组成的商队寻找销货门路,因此待禁足令一解除,她马上钻狗洞直奔聚宝如今二掌柜一见到她,连礼貌性问一声都省了,直接请她们主仆进入厢房……碧芳已经被允许随她进入厢房,既然两人有了合作关系,当然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还好王爷今日在此,要不,我可能要去敲硕亲王府的大门了。”她真的打定主意今日在此见不到他,就要央求二掌柜去硕亲王府敲门。

    “你就这么想念我吗?”戚文烨的口气带着欢喜又带着戏谑。闹出那么一出戏,他也猜到她免不了被禁足,可是,他还是日日来这儿等她,想见到她……这个丫头真的很贼,那日去硕亲王府吊唁竟然没忘了蒙上面纱,害他最期待的事又落空了。

    徐卉丹脸红了,懊恼的道:“谁想你,我只是想见文华。”今日说是为了文华来见他,可是,她也挂念他是否平安无事。那日他闹得这么大,皇上宣他进宫,不可能不做个样子给予惩罚,而皇上会不会在惩罚上头搞鬼,这可是很难说。

    戚文烨佯装不悦的瞪她。“你真没良心,是我帮你,你竟然想见文华!”

    “我有事见他。”

    “何事?”

    “你先让我见他,我就告诉你。”

    “我说过了,见他可以,只有一个条件。”

    原本是想蒙混过关,既然行不通,徐卉丹也不再别别扭扭,爽快的将面纱给扯了下来。“好啦,你见到我的庐山真面目了,可以让我见他了吧。”

    这个丫头还真让人措手不及,一声招呼都没有就揭了面纱……他心中嘀咕,可是目光一触及那张容颜,所有的抱怨都消失了。出生皇家,何种美人没见过,然而此时,他依然为她的美色惊艳得不能自已。真的很美,有如仙子,不过最动人心弦的还是那双眼眸——清澈直率,却又透着一股傲气,正如同她这个人。

    他的目光带着男性的掠夺,仿佛要将她吞噬,徐卉丹突觉心跳得好快,张着嘴巴结结巴巴的说:“你……那个……看清楚了,是不是可以说了?”

    敛住纷乱的思绪,戚文烨看了碧芳一眼。

    “碧芳于我就像宁王妃,可以信任。”

    “若是你们说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文华是特务组织的头子吗?徐卉丹撇了撇嘴,诚恳的说:“我们不会说出去。”

    “我信你,我就是文华。”

    “……嗄?”

    “你没听错,我就是文华。”

    徐卉丹张着嘴巴,可是久久吐不出一句话,一个王爷怎么会变成富可敌国的大商人?王爷不是平民老百姓,有路引就可以上路了,王爷离京必须得到皇上同意,再说,建立一个厅大的商业帝国,要动用多大的人力财力,更非一朝一夕能办成成的,他如何做到?

    “这么难以相信吗?”

    半晌,徐卉丹终于挤出声音。“王爷为何会变成商人?”

    戚文烨云淡风轻的挑了挑眉。“皇亲国戚哪一个手上没有铺子庄子?只是,有人摆在明面上,有人藏在暗地里。”

    “王爷不是不能离开京城吗?”

    “未前往封地之前,只要父皇同意,皇子想上哪儿都可以。我一向疯疯癫癫,没有威胁皇权的背景,父皇从来不会限制我。”这不知道是他的幸还是不幸,父皇可以给他那么大的自由,某一部分是因为不看重他,没想到却因此让他挖掘出做生意的本领,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料到的结果。

    闻言,徐卉丹突然很感伤,原来他的成功起源于父亲的漠视。

    “我这样也不见得不好。”他觉得四哥更可怜,文武双全,聪明睿智,还深受父皇宠爱,可是正因为如此,如今要窝在那个苦寒的北燕郡。

    “如今也是如此吗?!”

    “是,只要皇上同意,我还是可以去任何地方。”

    “王爷何时必须前往封地?”

    “迎娶正妃之后,本王就必须前往封地。”

    对了,他还没有迎娶正妃……奇怪,她的心跳为何突然加快了?

    “为何要认识文华?”

    文华是商人,在商言商,可是硕亲王就不同了,这位王爷是与皇上站在同一阵线,还是心中另有所图?略一迟疑,徐卉丹反间道:“若是我要组织商队从北燕郡带货品进京贩售,文华可以帮忙吗?”

    戚文烨很稀奇的挑了挑眉。“你要组织商队?”

    徐卉丹扬起下巴。“不行吗?”

    “不是,我见过女子带领商队,只是,你乃永昌侯的嫡长女,身分娇贵,带领商队必须跋山涉水,这样的苦差事只怕你吃不消。”

    没错,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她都是那种在体力方面吃不了苦的人,但她还是有话要说。“王爷自个儿带着商队四处买卖吗?”

    “一开始组织商队,我是事必躬亲,不是不信任任何人,而是必须亲眼走过见过,方知何处该做何种买卖,何处有什么值得买卖,再说,身边的人身分越不过我,不如我更容易建立人脉。”

    “王爷所言皆是,可是我与王爷不同,我有更适合带领商队的人,而我暂时只想从北燕郡带货品进京贩售,无意在大梁各个都城做买卖。”

    “好吧,我帮你,你可以去四海之宝找乔大当家,我会交代他。”既然与北燕郡有关,他岂能不帮呢?

    怔愣了下,徐卉丹不敢相信的道:“你答应了?”

    戚文烨失声笑了。“难道希望我拒绝你吗?”

    “不是。”她只是没想到他会答应得如此爽快,至少应该再问清楚一点,譬如,商队由谁带领、预计从北燕郡带什么物品进京贩售……老实说,他对她是不是太好了?好像,只要她开口,他就一定会帮她,难道他不觉得北燕郡是一个很敏感的地方吗?那儿可是当今皇上最忌讳之人的封地。

    “我答应你了,你怎么不开心?”

    “我很开心,可是王爷三番两次帮我,我不知道如何向王爷表达谢意。”

    “这要看你的诚意。”

    扑过去吻他,这是不是很有诚意?吓!徐卉丹抖了一下,刚刚为何闪过那样的念头?难道她对他有非分之想?他是赏心悦目的帅哥一枚,也帮了她许多忙……好吧,还有令她相当心疼,不过就只是这样而已,没有别的了。

    可是,一旦有了某种念头,人的眼神就会不知不觉绕在上头打转,而他那两片红润的嘴唇越看越诱人……“你脸好红,不舒服吗?”戚文烨突然倾身靠向她。

    徐卉丹慌乱的跳起来,赶紧戴上面纱,以便掩饰心虚。“我去找乔大当家。”

    戚文烨其实很喜欢看她慌张失措的模样,他在她踏出厢房之前阻挡她。

    “你别着急,我的命令还未送达,乔大当家不会理你。”

    “呃……你派人去传话,我先去玉宝阁。”

    “玉宝阁……慢着,玉宝阁与你有关?”戚文烨两眼如挖到宝藏似的一亮,刘管事为了玉宝阁找了他好多次,可先是迎侧妃,后来宫里接连死人了,他也无心过问玉宝阁的事,也没派人去查玉宝阁的幕后老板到底是谁,只能放任玉宝阁名声越来越响亮。

    “对啊,玉宝阁是我的。”

    “原来让玉宝阁抢了绮华阁风采的人是你啊!”没想到她竟有这么大的本事,她总是带给他惊奇!“绮华阁是王爷的?”她当然知道绮华阁,也清楚老板是皇亲国戚,可是玉宝阁与绮华阁相距甚远,绮华阁还不是她的目标,因此没放在心上。

    戚文烨点了点头。“往后我们有更多合作的机会了。”

    对哦,怎么会忘了如此重要的事?若想将玉宝阁推上另外一个层次,不能没有文华的帮忙。徐卉丹赶紧坐下来,道出她的合作计划。

    时光匆匆,距新皇登基已两年,对于皇上换了这件事,徐卉丹没有多大的感觉,又不是皇家的人,皇帝是谁与她的利益并无冲突,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她的目标始终如一——赚钱,赚很多很多钱。

    如今玉宝阁在她的经营下,名气越来越响亮,又有文华掺股,取得上乘的珠宝,并在城西开设京城第二间玉宝阁,玉宝阁自此真正打进京城权贵的圏子,为她赚来一钵又一钵的金元宝。

    因为玉宝阁的关系,也因为处理北燕郡商队带来的货物,徐卉丹和戚文烨经常面的机会,不知不觉当中,两人倒想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哪儿有好吃的,得到什么好东西,总是想与对方分徐卉丹拥有现代人的思想,倒也不觉得哪儿不妥,碧芳就不认同了,认为她不应该与戚文烨往来太密切,若教人知道,这有损大小姐的名声。

    因此,每日碧芳总要抓住机会唠叨一下,尤其夜里大伙儿都歇着的时候,大小姐终于愿意从忙碌的赚钱大计中停下来时,她更是苦口婆心的劝谏。

    叹了声气,徐卉丹放下手上的书册。“你就别操心了,反正我这个傻子的名声已经无药可救了。”

    “只要大小姐愿意,傻子的名声随时可以导正过来。”

    “可是,我觉得这样子很好啊,你看徐卉英每次回侯府那副得意的样子,明明过得不怎么好,却不再找我麻烦了,不就是因为我是傻子吗?”少了一个会暗地设计陷害你的仇人,这是多么可喜可贺。

    “大小姐已经十九岁了。”

    “那又如何?”女人最适合生孩子的年纪是二十五岁,这会儿还太小了。

    碧芳实在不知如何反应,府里的奴才私下都在议论大小姐是老姑娘了,可是大小姐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

    徐卉丹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你几岁了?”

    “奴婢早大小姐几日出生。”

    “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呢?我得赶紧帮你找个良人了。”她知道这个时代的丫鬟都是十八岁左右嫁人,当然,慢个两三年再成亲也不会让人奇怪。

    碧芳害羞的脸红了。“奴婢说过要一直待在大小姐身边。”

    “成亲之后,你还是可以待在我身边,不是说可以做什么管事媳妇吗?”

    碧芳不知道如何应付这个话题,索性道:“还不急嘛。”

    “挑对象又不是一两个月,你要张大眼睛留心看,瞧对眼的就告诉我,要不,请郭大哥帮你留意。”

    碧芳懊恼的咬了咬下唇。“时候不早了,大小姐赶紧安置吧。”

    “我要看一会儿书,你去睡吧。”徐卉丹下了炕,拿起书册走回床边。

    碧芳知道她喜欢窝在床上看书,待睡意来了,就直接躺下睡觉,而她又体贴丫鬟,不准丫鬟在旁边伺候,于是收拾手边的针线活儿,起身道:“奴婢先去歇着了,大小姐有事再唤奴婢。”

    徐卉丹点了点头,上了床,继续看着手上的书册,当碧芳离开时,她已经沉迷在书中的大梁风情,直到窗子传来轻轻的敲打声,吓得她倏然抬头。

    叩叩叩!窗上再度传来轻轻敲打声。

    放下手上的书册,她蹑手蹑脚的下床,心脏跳得好快,一步一步走向窗边。

    咬了咬下唇,她惴揣不安的伸手推开窗子,接着,一个镶着各色宝石的珠宝盒出现在她面前,再接着,戚文烨也现身了。

    “这是商队从南方带上来的,给你。”戚文烨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第一次看到她放下一头青丝的样子,美得更像仙子了。

    徐卉丹不敢置信的瞪着他。“你……这是永昌侯府!”

    “我知道,可一看见这个珠宝盒就想到你,迫不及待想送来给你。”戚文烨真是委屈极了,兴匆匆偷溜进来,她竟然对他手上的珠宝盒视若无睹。

    徐卉丹终于将目光移向珠宝盒,撇嘴道:“我有生得如此妖艳吗?”

    若非穿着夜行装,深知此刻有多见不得人,戚文烨一定会大笑出声,这个丫头的反应总是与众不同。“我还以为你会喜欢。”

    虽然在现代看过各种珠宝盒,精美的东西依然令她难以抗拒。

    “我没有说不喜欢啊。”她赶紧将他手上的珠宝盒抢过来,细细一看,方才发现珠宝竟然镶嵌成一朵牡丹,难怪他一看见珠宝盒就想到她。

    戚文烨紧紧盯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期待的间:“喜欢吗?”

    “喜欢。”徐卉丹用手指轻触那朵奢华的牡丹,感觉丝丝甜蜜钻进她的心房。

    “喜欢就好,我走了,你赶紧安置了,别再看书,小心熬坏了漂亮的眼睛。”戚文烨眷恋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身子消失了。

    徐卉丹忍不住探出身查看,可是已经不见他的身影。

    “这个人的动作会不会太快了……”徐卉丹依依不舍的将身子缩回来,一只手将窗子拉上,然后捧着珠宝盒回床上。

    看着珠宝盒,就忍不住唇角上扬,这个男人对她真的很好,好到让她觉得……不要胡思乱想,他们是志趣相同的知已,他对她好乃出于本能……虽是如此,她的唇依然含笑,她的心依然溢满甜蜜。

    此时,戚文烨已经坐在藏身暗处的马车上,马车一动,他便命令张晋往他身上脸上洒酒。

    “王爷喜欢人家,直接娶回府里就好了,何必如此冒险?”张晋忍不住嘀咕。

    戚文烨瞪了他一眼。

    张晋可怜兮兮的撇了撇嘴,难道他说错了吗?徐家大小姐若是进了硕亲王府,王爷就不用努力塑造贪杯又有断袖之癖的假象。

    “张晋,本王若是随心所欲做想做的事,你认为本王还可以活到现在吗?”他也不喜欢成日将自个儿弄得满身酒臭,还养了一个戏班子,经常与戏班子的主角鬼混,误导别人以为他有断袖之癖,可是,有何法子呢?他无法再忍受抱着府里那些女人睡觉了,也只能将自个儿弄臭弄脏,好在徐卉丹知道他并非如此没出息。

    张晋不由得叹了声气,王爷也是很无奈啊。

    回到硕亲王府,戚文烨一路摇摇晃晃,不时推开张晋作势要扶他的手,嘴里喃喃说着。“本王没醉……没醉……再喝……没醉……”

    终于回到逍遥苑,再差几十步就可以不再装模作样时,他们被赵侧妃挡下来。

    “不是叫你别再让王爷喝酒吗?”赵氏在院子的凉亭等了一个时辰,不满的情绪已经涨到最高点,口气当然坏透了。

    “赵侧妃。”张晋连忙行礼,很无辜的申辩。“赵侧妃也知道王爷的性子,岂会听得进奴才规劝?”

    “王爷。”赵氏上前扶戚文烨,可是却被他不留情面的甩开。

    “本王没醉……”戚文烨继续迈开摇摇晃晃的脚步往前走。

    张晋匆忙行礼致歉,赶紧追上戚文烨。

    赵氏目送戚文烨的背影,唇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若不是她不懂得讨好皇后,沦为棋子嫁给戚文烨当侧妃的人就不是她了……她好恨!真的好恨!即使是棋子,她也想嫁给心仪的男子——那个文武双全的美男子,而不是这个像废物的男人!

    每次看着芍药的来信,徐卉丹总是笑得无比灿烂,虽然她与芍药的接触一直是建立在书信往来,可是,不知是否因为原主与芍药是双生子,她对芍药有一种很微妙的情感,见芍药有困难,她想帮忙,见芍药日子过得好,她很开心,芍药就是这样牵引着她的思绪。

    看完信,徐卉丹旋即烧毁,欢喜的道:“我真的放心了。”

    以前听人家说过这么一句话——荒地也可以开出美丽的花朵,当时她并不是很明白,如今懂了,苦寒的北燕郡在有心人的努力经营下,已经绽放成一朵欣欣向荣的花儿。

    “大小姐,哥哥说有些事不方便在信上陈明,请我口述给大小姐听——北燕郡和哈尔国已经化敌为友,两边要结盟通商。”

    徐卉丹闻言两眼一亮。“结盟通商,这不就表示有生意可以做吗?”

    “大小姐的商队都还没组织起来,恐怕不能去那儿做生意。”

    之前为了全力协助北燕郡的商队,她不得不先暂时放下自个儿的计划,不过,这不代表计划永远只能停留在纸上。徐卉丹不减热情的道:“我一直想开一间铺子,专门经营从异邦来的物品。”

    这种感觉真是不妙,碧芳不由得谨慎道:“大小姐还是先将商队组织起来。”

    “商队可以慢慢来,但我一定要先去瞧瞧。”徐卉丹从炕上跳下来,穿上鞋子,咚咚咚的跑到小书房,找出大梁的舆图。

    碧芳追着徐卉丹来到小书房。

    徐卉丹打开舆图,搜寻到北燕郡,然后指箸北方的哈尔国。“我要去哪儿瞧瞧。”

    碧芳的眼睛越瞪越大,半晌,只能挤出一句话。“大小姐疯了吗?”

    “没有,我很认真,这个京城真是越来越不可爱。”当今皇上坐上龙椅两年就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这像话吗?虽然她的生意没有受到影响,有钱人继续挥霍,可是看到越来越多人吃不饱穿不暖,她真的觉得很郁闷,不由得胡思乱想了起来——她会不会很悲惨的遇到大梁亡国?

    “这是不可能的事,大小姐别想了。”

    “为何不可能?”

    “大小姐是千金之躯。”

    “我可以扮成公子哥儿啊。”

    碧芳真的是无言以对,大小姐那张绝世容颜就算是扮成男人也无法遮掩,可是,大小姐从来认不清楚这件事,完全察觉不到自个儿的美貌会带来危险。

    “大小姐,太太来了。”秋莲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碧芳不由得松了口气,太太绝对不会同意大小姐大胆的想法。

    徐卉丹开心的跑上前迎接。“女儿正好有件事想与娘商议,娘就来了。”

    “何事与娘商议?”

    徐卉丹搀扶孙氏在软榻坐下,再亲自为孙氏沏了一盏茶,一副很狗腿的样子。

    “娘来我这儿应该有事,娘先说吧。”往常这个时候娘刚刚处理完家务事,累了一个上午,必然先回福德院休息,绝对不会绕到竹芝轩。

    “以后你要常常跟娘出门,明日红绣庄的掌柜会过来,帮你做四套衣裳,至于头面首饰,你去自个儿去挑两套,由公中支付。”

    “娘为何以后要常常带我出门?”她又不是真的傻子,当然明白其中含意,可是依然不解何以做出如此大的决定。

    “如今京城的人已经淡忘你是傻子的事,而你的亲事也不能再拖了。”

    “我还不想成亲,人家看我是傻子,我就当傻子,无所谓。”

    “人家看你是傻子,你就当傻子……我看你是真的傻了!”孙氏实在搞不懂她的想法,一开始不愿意教别人知道她不傻了是出于自保,如今府里太平了,老太太近来精神越来越不好,也无心管孙子孙女的亲事,她何必继续糟蹋自个儿的名声?

    徐卉丹看了碧芳一眼,碧芳明白的退到小书房的门边守着,她的声音转为低沉。

    “娘听我说,如今父亲称病淡出朝堂,不与朝中大臣往来,这是为何?还不是因为皇上荒yin无道。若是皇上再不思振作,弭平民怨,国中必定生乱。”

    孙氏闻言大惊。“你是说有人会……”孙氏实在不敢说出“造反”两个字。

    “如今京城权贵人人自危,女儿都是远嫁,不就是担心结错亲家,惹祸上身。”

    “娘若不信我,可以问父亲。”

    “我不是不信你,我知道如今你比我还淸楚京城的情势,可是,不至于因为如装断了你的姻缘。”

    “如今时局混乱至此,嫁错人,我连命都没了。”一顿,徐卉丹紧接着又道:“而且,我想去北燕郡看芍药。”

    孙氏惊俜的张大眼睛。“什么?”

    “芍药又怀孕了,可是,我至今连小圆仔都还没见过。”

    孙氏也想念女儿,不知道她的外孙生成什么样子,是像芍药,还是像宁亲王呢?可是,她不至于犯糊涂的忘了北燕郡有多遥远。“不行,太危险了。”

    “难道娘不想知道妹妹在北燕郡过得如何吗?”

    “郭清往返两地,不时为我们带来消息,这就够了。”

    “娘应该很清楚芍药的性子,再苦,她也不会告诉我们,总要自个儿亲眼看了才会安心啊。每次看到芍药在信中提起小圆仔,我就好想抱抱他。娘知道吗?小圆仔竟然叫芍乐‘娘娘”,是不是很可爱?”徐卉丹最着迷的是芍药在信中提到的北燕郡风光,无限向往,可是,她很清楚能够说动孙氏的绝对不是风景,而是人。

    徐卉丹猜对了,孙氏一听到小圆仔的事就动摇了。“即使我答应你,老太太也不会答应你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王府有只狐狸妻最新章节 | 王府有只狐狸妻全文阅读 | 王府有只狐狸妻TXT下载